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10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4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外传01 番外10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4

一万米的高空。

天空上一架巨型客机。雲海下,强有力的喷气发动机的声音在迴响著,一路,以美国為目标。

但是,那架客机的航班,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普通状况。因為,客机在稍微远离的后方,有复数的战斗机在飞。此外,它不会是一个有惊无险。但是,实际上那架客机并不是总统专机护卫的。全副武装的战斗机,在一般的客机的后方伺机一样飞翔的理由只有一个。

最坏的情况,為了在国家受害之前击落。被恐怖分子劫持客机,是有巨大的质量跟在天空飞的砲弹没有分别。

是的,那个客机,现在,被恐怖分子们劫持了。如何带武装进去呀,拿手枪的恐怖分子们就不同,机内用异样的紧张和恐怖支配。

“餵,你……”

“?”

谁都沉黙,只是等待这种恐怖的时间会过去的,偷望巡逻的恐怖分子的眼睛,了是商人的乘客隔著通道对旁边的青年小小声呼吁了。

青年不显眼地稍微仰起垂下的脸,一闪转动到呼叫他的商人视线,之后,小纸片被扔到了青年的膝盖上。

青年会猛然了向商人望了一眼,那时,商人就若无其事地向下座位和完全平息。

青年,一边记住冷汗流浹背的感觉,一边注意巡逻的恐怖分子,把手掌中被折叠的纸片,打开了。

————17 : 35

被写了那数字的纸片。一般的话是意思不明吧,青年身体有电流通过一样的衝击。有人猜出。那个时间,说不定以后分鐘后机内的状况会有很大地变化。

顺便,旁边的生意人的目光,青年。商人,也只有脸不动,视线转向浓烈,慢慢的点了点头。那,是这个劫机事件解决的反击,发起人就是商人,是那个意思。

恐怕,不仅青年还向其他的人也传著的吧。由谁开始传著了这东西就不得而知,但得更多的人呼应,能符合这封信的发信人的期待。

那一定是恐怖分子们的目的,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了,只有孤注一掷的了吧。最近的新闻中,离不开都是自爆式恐怖活动的话题。恐怖分子们的容貌,明显地有被连日报导的有名恐怖组织的所属国家的特有容貌。那麼,这个飞机劫机的目的,能作出最坏的预想了。

青年,如果说不定反正都是死,也许呵斥恐怖得快要萎的心,对商人[kokuri]的点头了。然后,為了增加多一个有勇气的朋友,偷偷地传去反击时间记录了纸片给其他人员。

不久,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支配的飞机上,乘客们拿的表打算迎接那个时候。突然高涨的紧张感。是青年和旁边,商人擦拭著额头的汗。这个心情,在青年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说不定几分鐘后就决定。并不是普通的紧张。青年自己也,背和颈部流下的汗水,让身体变冷的感觉。

在那个时候,突然机舱内的后部发生吵闹了。怒声和悲鸣,然后[パンッ]的枪声迴响了。青年的面充满血色了。终於开始了。

青年和商人,还有几个男人————带家属的爸爸、夫妻一起坐。刚步入老年的男性等,都紧张板起脸,一边等待机会。

然后,注意到机内后部异变的恐怖分子,一边说什麼一边跑出去打算离开工作岗位的瞬间,

“ぉお哦哦哦”。

“压制他们”

“抢枪啊”

商议好的乘客们一齐起义了。把背向的恐怖分子的一个人从背后拦截,跌跌撞撞的把枪不离手的男人的手拼命压住。另一个恐怖分子也,把视线转向被打倒的伙伴的瞬间,就被旁边的一家人的父亲从旁边被抱到地板倒下。

机内有一片哗然。同时,这样的恐怖分子们能被压制的。这个希望,乘客们之间开始扩大。

但,

パンッ

一声枪响声响遍,同时,压住了恐怖分子商人传出呻吟声。再一发。[パンッ]枪声,压住另外的恐怖分子的家庭的父亲都发出悲鸣倒下了。

一瞬间,把其他乘客殴飞了,更用手枪射击的恐怖分子们吐出骂人的话起来。同样,被击中脚的青年发出苦闷声一边围绕视线的话,那裡是举起小手枪的架势空姐的身影。

“那样的……為什麼……”

青年很困惑的声音洩露。也应该是这样。空姐,金色头髮的白人,怎麼看都是恐怖分子们的国籍和不同。

乘客们,对连日报导恐怖分子们的容貌和那个国家的人种构成的组织完全有深入认识的,但实际上,是有诱拐各种各样的国家的人,经过洗脑再回到原来的国家进行恐怖主义活动的时候可以取得入境手段了,所以一定是那个国家的人种不一定的。

“爸爸,爸爸”

“喂你,振作一点”

悲鸣的声音和担心安危的声音迴响了。看来,被枪击的家庭,年幼的女孩和母亲对著父亲在哭泣著。

对乘客的叛乱吐出脏话迁怒给他们的恐怖分子的男人们,好像观察这样的家人的样子,於是就用丑恶的表情走近他们了。

“作為我们的厚意,荣誉地一起死吧。因為阻碍我们是重罪。跟家人一起,无意义地去死吧”

恐怖分子的男人把枪口对家庭。被枪击的父亲,流血过多脸青的表情,一边拼命保护女儿和妻子吧。

谁都,预料到那家人的悲惨结局了。这个公开处刑,是想种植在乘客们的心中这是完全失败的叛乱。

恐怖分子的男人扣动扳机的时候,突然从机舱内后部有枪声轰鸣起来。听那个声音来动作停止恐怖分子的男人。可是,推测在机内后部也发生同样的事呢。马上拉下扳机。

之后,再次,响起连续开枪的声音。一边想看来相当华丽地干著,再次停止动作。那个时候,在这个场所的恐怖分子们,深信机舱内后部也正在进行著惩戒了。

不管怎麼说,飞机后部都潜伏著已洗脑的其他国家的合作者,所以就算有什麼奇袭也能解决,配置了的也比人数飞机前部的多。连续开枪,冲动的傢伙比较多,想都是因為那个原因啊。

“喂喂,你在干什麼啊。那些傢伙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出手太过了。流弹会打破窗户你们到底打算做些什麼啊。”

恐怖分子的男人们看起来奇怪地互看了脸了。原因是,现在仍在迴响著可怕的枪声。

恐怖分子的目的是,劫持了飞机的向美国首都的特攻。在那之前的机体不能坠落,所以用枪的情况也密切注意。儘管如此,现在,机内后部听到来自枪击声,彷彿感觉不到那样的担忧,是在拼命的枪击的样子。

“餵,纳迪姆,做著什麼?报告情况!”

机内后部之间,之后,视野很堵住的,在正视的状况把握不了。因此用通信机联繫的恐怖分子的男子了,传来的是“不可能的啊!什麼啊,那个..”的恐怖和混乱,满是焦躁的意思不明的声音。

“餵,纳迪姆!到底怎麼了!报告吧”

“是女人,不可能!枪是无效的。金发女人————”

纳迪姆之称的男人的声音中断了。同时,激烈的枪击声也 [pitari]地停。

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笼罩了机内。

凝视著通信机的恐怖分子的男人,已经是一人的男人和空姐在视线打信号。两人点头,枪和机内把枪描向飞机的后部。

“这裡是优素福。萨义德。纳迪姆们到是怎麼了?在你们那边到底发生了什麼?”

佔据著驾驶舱的恐怖分子的同伴传来通信了。座舱的门牢牢关闭,事先协定机舱内会发生什麼也不要打开门。所以,自称為优素福的恐怖分子不会从驾驶舱出来的事,不过,收到不能忽视的通信忽视而寻求报告。

另外,一般,飞行中,决不会被打开了坚实的座舱优素福侵入完成了,是事先拿飞行员的家人作為人质。驾驶员是苦涩的选择,虽然模糊地知道反正都会被杀,一边也理解只是令事态恶化,但刀就摆在眼前,看著幼小的儿子娇嫩肌肤被伤害的画面,终於遵从他们了。把枪带入了机舱内,也打开了飞行员的驾驶舱。

“我不明白。现在开始确认”

那样说了的萨义德,一边架起枪一边打算走近到机内后部的间隔。

但是,在那之前,从对面异常的原因出现了。たおやかな指先が仕切りの縁から覗き、そのまま无造作に开け放たれたのだ。(这裡大概是:[一看就明白的意思,毫无遮掩])

“哦”

“……”

萨义德一瞬间,也忘记情况露出了感嘆的声音。另一个人的恐怖分子的男子,无言,但睁大眼睛显露惊愕。

从飞机后部显示了身姿的,蓬鬆的金发随风飘动,红玉之瞳[ねむた]地瞇著黄色人偶一样的绝世美少女了。不言而喻,那个人是少女模式的月。

為了践踏恐怖的阴谋,他们的行动的全部意义,所以空间转移进入到被劫持了这个飞机了。

月的瞳孔,按顺序,围绕著恐怖分子们。跟萨义德的视线相遇,看到少女只是十几岁前半,但有体温升高的感觉。怎麼看都是外表是小女孩的,本身有妖艷的气氛所包围。彷彿,飞蛾扑火一样,心就摇摇晃晃地就被她穿过了。

月,把视线投向了萨义德脚下颤抖著对家人的。家人们也,呆然的把视线投向突然出现的美貌的少女。

“……没关係”

父亲抱住年幼的女孩子,月是微笑著这样的言语。然后,就这样随便地,走近什麼的警戒心也没有家人的身边。

那太无防备的姿态,反而突然回到自我的萨义德,忽然隔开的召开的机舱内后部的视线投向了去。在那裡……

“啊,什麼,啊。你正在做什麼呢……卡鲁洛”

其他伙伴的恐怖分子,跪下,自己勒住自己的脖子的光景。已经失去意识,反白眼嘴角泡沫吹著。太,异样的景象。

“……虽然远不及香织,但这程度没有问题”

萨义德,被脚下的迴盪的声音再次取回意识。把视线下移的话,在那裡月举起手向被枪击的父亲的身姿,淡淡的黄金的光包围父亲的身影。就像做著逆播放似的,父亲从伤口流出的血回来,伤口癒合了。侵入体内的子弹,从伤口中被推出掉下了。母亲和女儿目瞪口呆,凝视著那个奇蹟的景象。

见证了伤口完全癒合的月,马上站起来了。正好,在萨义德的正面。目击了连续不可能出现的光景的缘故,萨义德脑海中已经一片混乱。

儘管如此,眼前的太过美丽的少女,对於我们自己来说只有构成威胁的,多年的训练和恐怖活动的经验,所以身体擅自活动了。把枪口,瞄準月的头部,把枪拿出来。

“你,你究竟是————”

“……你们也,没事吗”

枪口亮出来,也丝毫没有动摇的样子。与其这样,不如意识都没有的样子的ユエ,萨义德的表情凝固了。

月,彷彿不介意那种萨义德,还是指尖像指挥棒一样散佈黄金之光了。那样的话,濒死的重伤的商人和青年,其他支持叛乱的乘客们像刚刚一样疗伤。不仅如此,已经断气了的人,连它的心跳都会復苏而恢復了意识。

乘客们来说,那正是奇蹟的景象。

但是,对恐怖分子们来说是恶梦的景象。

故此,

“哇,这个妖怪啊”

[パンッ],萨义德扣下扳机,子弹向月眼睛飞奔而出。由枪口至目标的近距离射击。无论是谁,都对这显现奇蹟的少女,浮现出头部脑髓爆发而死的景象。

但是,

“那,啊……愚蠢的”

子弹,在月前面的空间与[pitari]地停了。在什麼都没有的空中,彷彿好像被什麼柔软的东西阻止似的,就以那样的状态浮起着。

月的视线,再次移向了萨义德。没有浮现什麼感情,无机质的瞳孔。看到那个的瞬间,萨义德是不论愿意不愿意都被理解。眼前的少女来说,自己,才是路边的石头那样也没有价值的。连出生的意义没有,活著就是只有害人,只是很碍事要被排除,谁都看也不看地消失……这样的存在的。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自身存在也被否定。这种恐怖,屈辱,萨义德精神崩溃了。近距离,忘我地连续扣下扳机。而且合起,另外一人的恐怖分子和空姐,ユエ目掛け开枪了。

乘客们发出悲鸣。可是,那个也只是稍微的一瞬间。全部数十发子弹,都以月為中心在空中停留的情形来看,悲鸣也在渐渐消失。

萨义德们,拼命地更换弹匣,把身上全部子弹的射击继续扣下扳机的。

然后,[カチンッ]这个无常的声音迴响。滑不动的手枪,宣告结束。其间,完全不动的月,视线慢慢围绕萨义德们。月的周囲著的子弹一齐掉落地板分散了。并且,一句话。

“……之后?”

“啊”

“啊”

“呜……”

萨义德们摇摇晃晃后退了。[ゴトリッ]手枪往地板上落下。他们的眼睛,已经只有恐怖而已。

“你、你是什麼啊————”

“……不必知道。总之,“闭嘴”

“啊”

萨义德,的口一张一合打算询问的月的身份。月说“闭嘴”的瞬间,不能发出声音了。萨义德有惊嘆的过程中,月更是再说出语言。

“……『跪下』”

一起,跪下的萨义德们。到那裡,停止的————“神言”。

“……『把自己的脖子,慢慢地掐住』”

到最后,向自己们的感情的没有感觉的月的红玉的瞳孔。那个,是萨义德们看到的最后的光景。

月的视线,望向最后的敌人。走向佔领驾驶舱的恐怖分子的方向。然后,隔开的坚固的门等已经没有打算走近,

ドゴォ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オンッ

“啊”

可怕的衝击和轰鸣声袭击飞机了。不久,机体骤然下降,氧气面罩哗啦哗啦比头上落下。乘客们的一片悲鸣。机体后部座位的客人们,从飞机的两翼目击到以惊人气势喷出黑烟,让人一口气脸青褪色了。

好歹,客机搭载的四座发动机,全部被炸毁。翼本身还平安应该说是奇蹟。还是说,在计算上呢。

月的视线一下子细等座舱方投向。原因不明。最后的恐怖分子,察觉机舱内的异常,判断就这样向美国的首都特攻失败可能性很高的,啟动了安装的炸弹。

说实话,月已压制了劫持客机,这是第三部,突出。以优素福的判断,自己劫机的机体目的已不能达到,想著唯有依靠也有其他的被劫的飞机的想法吧。比起原机被压制带回,让大多数美国的乘客跟的机体本身一起坠落,稍微让美国带来的悲剧吧这样的意图。不直接破坏机体,只是发动机而已的,更能考虑坠落不同地方令其受害的吧。

“……啊,这是我的失态。出去平衡一下”

这样自言自语的月,之后,用“天在”在飞机姿态跡地消失。

“我,在做梦吗?”

目瞪口呆的样子这样嘟囔著的是,為追赶客机的飞行员。对无线电,状况报告的呼声迴响著,不过,没有回答的空閒。

但是,那责备稍微苛刻东西吧。要说為什麼,因為他视线的前方,突然的爆炸,造成了黑烟喷起客机一度一口气下降高度,但下一瞬间被黄金的光包围继续飞行,这太缺乏常识的情景。

没有什麼比飞行员的视线,更强烈发楞的,在这个机体的上,有一位少女的身影。在高空飞行的客机上,站著一个人————但是怀疑自己的正常的事态了,那个少女的身体也包围著黄金的光,背展开一对的光辉的翅膀。

注意到飞行员的视线了,黄金的少女————月面向那边去。然后,突然露出了微笑。 ————战斗机剧烈的摇晃。飞行员被什麼打击到一样按住著胸口。应该快点握著操纵桿啊。

视线望向前的月,就这样在机体上的,对风的阻力,气温的影响也好像没事普通地,在驾驶舱前降落了。

“您,女孩子?不,但是,啊?”

“什什什什什什”

头部流血的机长,优素福露出相当有趣的脸。副机长被枪击而倒下了。还勉强呼吸一样,但是能保持几分鐘了? 月一边缠绕黄金之光,迅速的指尖副机长指向了。

一瞬间,淡淡的光包围伤口恢復的副机长。

“你、你是。这个,妖怪啊”

优素福不能取得机舱内的朋友的联繫的理由总算知道而提高颤抖的声音怒声。然后,把手枪指向座舱的外面的月扣下扳机了。反正,打算让该机坠落。事到如今,打破驾驶舱的窗户也无需多在意的程度。

但是,

“……“不要动”

“啊”

当然,乾脆地停下动作。机长,像石头一样[ビシリ]坏凝固了和[ユーセフ]向上翻白眼。和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优素福的身姿突然消失。

被月转移的。那优素福出现了的,是从驾驶舱死角的机体上方。是的,高度八千米上空的时速数百公里的大型飞机飞行的外面。与此同时,似被钉十字架地仰著,张开双臂,机体与[pitari]附著。

“……一边冻僵死就好”

优素福瞪大了眼睛。一般的话,即时失去意识的吧,更鬼畜的事,有防寒和氧气供应,所以已经没这麼简单就这样死。

月,轻轻的向后方飞。黄金的翼随风飘舞,跟飞机的相同速度一起飞行,所以机长和恢復了意识的副机长来看,飞行的机体跟眼前的女孩像漂浮著一样吧。

目瞪口呆,注视著自己的两人,月是微笑的话,

“……加油啊!”

这样说的话,突然消失了。

月消失后,机体是黄金的光包围著。发动机是只一机都没有动,保持高度的话。操纵的难度上升,不可思议地坠落时候的焦躁已经消失了。

“……威廉。我是个罪人。”

“机长……”

机长握住操纵桿,挤出一样的声音,被这麼说的话,副机长的威廉脸上是说不出复杂的表情。恐怖分子作交换,机长的家人被诱拐,眼前的伤害也察觉到是被威胁的。看了充满痛苦的机长的表情,虽然差点就死了,威廉没说痛骂的言词。

对那样的威廉,机长宣告。

“但是,罪人的我,神要我活下去。加油,把乘客平安送回。如果不能理解我,我就沉默地委託你操纵。但是,如果————”

“机长。我也有家人。儿子遇上同样情况,儘管如此,以乘客优先的自信是……没有”

机长的话,威廉中途打断了。然后,返回副驾驶席,一边用认真的眼神点头了。那是,比语言更能明白,再一次,把这个飞机委託机长的说明。

“……感谢。这是我最后的航班。无论如何,平安著陆给你看!”

“没事的,机长。不管怎麼说,我们有女神的呵护所以没问题”

“啊,是啊”

机长说别人穿面容扭曲了。那是,放心和后悔,感谢和道歉,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感情混杂了复杂的表情。

(女神啊。虽然厚顏无耻,也怎麼都要拜託。我的家人……怎麼办)

机长,对眼见了前奇蹟祈祷,情不自禁。

在半天后,被黄金的光包围的破旧的飞机平安著陆这样前所未闻的事态的在机场哗然动盪,听取事情的机长,知道家人兔耳美女搭救了。而且,成為黄金女神和兔耳美女的虔诚的信徒的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