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第三章 魔王军VS解放者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外传 零3 第三章 魔王军VS解放者

钢铁打造的宽广锻炼场上,狂风呼啸而过,发出隆隆声响。

那是挥舞战锤所发出的暴风,也就是冲击波。

展开隔音和缓和冲击结界的巨大魔法阵,刻划在地面正中央,挥洒汗水的同时,超乎常识地挥动战锤的人,是一名光头男子。

「哼,疾!」

男人的长相宛如将严肃两字画成了绘画,口中迸出急促呼吸与干劲十足的声音。有著锐利目光、紧绷的嘴角、气质沉稳的五十岁男子──看似如此,实际上是三十二岁的男人。

或许是平常劳心劳力日积月累之故,老脸已彻底成为注册商标的他,其实正是白光骑士团团长劳斯•拜恩。

他不断挥舞著就像在又大又粗的圆柱上,插入稍细的原木所组成的战锤──教会首屈一指的神器,也就是圣锤。

他的模样专心致志,也因为宽广的锻炼场中央只有他一个人,因此看起来就像某种神圣的仪式。

不过,实际上,劳斯内心距离平静和专心的状态相去甚远。

(……密雷迪•莱森。)

占据他内心的是一名少女。

还有,大约两个月前,发生在西海的一连串事件。

(继承神谕巫女贝尔塔……遗志的人。)

记忆非常鲜明强烈。

就像拨开乌云、让光芒洒落大地的强烈光辉。

──我就是你们的敌人!

从没有人能像她一样,堂堂挡在我们面前。

──我们永远反抗该死的神,直到生命尽头的那一天!

她和自己就像天平的两极。和那个「从不反抗」的自己正好相反。

她的灿烂夺目,甚至令他以为会灼伤眼睛。

──放马过来!神的木偶们,我小密来教你们何为人类!

他回想起这句话,在心中苦笑。

傀儡……为什么自己无法否定那句话呢?

「教你们何为人类」这句话,为什么会深深刺中我的心呢?

两个月。

已经两个月了。

但是,那天的记忆却丝毫不见褪色。

不仅如此,反而变得日益鲜明,填满劳斯心中。简直就像为了不让人塞进任何东西,而严密封口的容器中,注入了清冽的雪水一样。

(基于自由意志。)

他绝对不会说出口。但是,常常无意识之中在心底呢喃。

如此专心致志地锻炼,也是想藉此挥掉那个念头吗?

自己是圣光教会最强战力的一角。自由意志既是互相怨慰的宿敌,也是应该击垮的存在。

切莫遗忘。

必须消灭。

割舍多余的念头。

不该感受任何事情……

──你这个秃子!

不该感受……

──哎呀,你秃了耶!

「噗哧~嘻嘻哈哈」大笑的密雷迪那咧嘴的表情……

「哼啊!」

就算会感到愤怒也很合理。就像在说这句话一样,劳斯更加用力,圣锤的一击制造出气势惊人的冲击波。冲击喷向墙壁,结界发动,发出淡淡的亮光。

「呼、呼……」

不知锻炼了多久。轻呼一口气后,他才注意到全身都冒出了热气。

光滑的脑袋也冒出一缕热气。

没错,我不是秃头。老子不是秃头!

这是光头!是我把头发剌光的!谁都不准说我秃头!

回想起往事,因为愤怒造成太阳穴青筋颤动的劳斯,突然对密雷迪瞧不起人的态度,产生一股奇异的心情,嘴角忍不住露出微笑。

他立刻发现自己连在家人面前,都鲜少露出笑容,于是不禁愕然。

为什么一想起那个少女,心中的枷锁就会自然而然地解开呢……

(是个麻烦的少女啊!)

贝尔达那家伙,找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女孩。想起从前救了自己一命的神谕巫女,他带著苦笑,叹了一口气。

「所以,你打算看多久?」

劳斯唐突的疑问,回荡在应该只有一个人的锻炼场里。

结果,锻炼场入口旁边,出现了一名青年。青年身材纤痩、黑发全往后梳,容貌看起来很神经质。从法衣右侧袖子里,可以看见金属质地的手。

「果然被你发现了吗?你明明在训练啊……」

露出苦笑的是白光骑士团中仅只三名的师团长之一──拥有固有魔法『圣炎』的艾赖姆•欧克曼。

「不想被我发现,就隐蔽你的灵魂!」

「别强人所难啊!」

进入锻炼场的艾赖姆,将手巾递给劳斯。

艾赖姆对接下手巾擦拭汗水的劳斯说:

「会议时间快到了,所以我过来叫你。」

「唔,对喔!抱歉。」

劳斯边说,边心想「等等?」,歪头不解。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躲起来偷看我?直接叫我就好了啊?可能是因为他心中的疑问,展现在脸上的关系吧──

艾赖姆稍微低下头,谨慎小心地开了口。

「……因为我看你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原来是在顾虑我啊!」

艾赖姆对微微摇头、身体朝向出口方向的劳斯拋出疑问。

他的声音听起来平板,且缺乏抑扬顿挫。

「……劳斯大人。我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事?」

「那天在西海,你跟那个异端者谈了些什么?」

「…………你指什么?」

劳斯的声音,不知不觉间也变得平板。

艾赖姆低著头,但是只有眼睛直视著头也不回的劳斯背后,继续问了一个问题。

「异端者奥斯卡•奥尔库司,问了你什么?」

「……」

「在我眼中看来,劳斯大人你似乎动摇了。你──」

「艾赖姆!」

艾赖姆正要逼近他,双脚却因为那短短的一句话停了下来。

那是冷漠无情到令人害怕、背脊发冷颤抖的声音。

劳斯回头对他说:

「你在审问我吗?」

「怎、怎么可能!」

如大瀑布水压般强大的压力,让艾赖姆喷出冷汗。

他发现自己明显不敬,连忙低下头。

「会议快迟到了。走吧!」

「是!耽误这么多时间,真是抱歉!」

劳斯视线转回前方,直接走往锻炼场出口。

艾赖姆稍微抬起脸来,凝望著远去的背影。他眼中充满畏惧,同时也有某种黏稠的情感沉淀在他眼底。

劳斯走出出口,消失不见人影。

即使如此,艾赖姆仍凝望著出口,过了好一阵子──

「……劳斯大人。你是光荣的白光骑士团长,是我等的光芒。请你……千万不要忘记。」

他发出微小低沉的呢喃。

进入会议室一看,才发现出席者除了劳斯之外,所有人都到齐了。

接著,只要等教皇陛下莅临,会议就开始了。

(真是如坐针毡啊!不过也是理所当然。)

劳斯表情如面具般僵硬,如此在内心低语。的确,在他入场的瞬间,所有出席者的视线都宛如针刺般注目著自己。

除了一部分的人之外,那些目光绝对不是好意的。

证据就是,劳斯才一坐到既定的座位上,冷言冷语立刻就如枪矛般飞射过来。

「这不是劳斯大人吗?最后一个才到,你还真悠哉呢!」

「真是的!如果我站在你的立场,我才不敢那么做咧!」

一个是将因睡觉而压塌的头发,往后梳成一束的痩巴巴男人,另一个则是蓄著马蹄形胡须、身形壮硕的男人。前者是神殿骑士团第三军军团长泽霸•依根。后者是同骑士团第四军军团长墨克斯•古雷安。

所谓的神殿骑士团,是神国拥有的常备战力,军力多达第四军。

其中,经过千挑万选的优秀骑士,可以获得升格,加入地位更高的三光骑士团……

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对怀抱野心的人们而言,担任要务的劳斯之地位令人垂涎;同时,他们对于他的失态,老实说根本无法涌上丝毫同情之心。

虽说如此,但劳斯在西海时的失态──导致白光骑士团一个师团毁灭,可以说关系到神国,以及教会的威信。

张开双臂且感到喜悦,不仅不敬,被人解读为背信忘义也不奇怪。而实际上──

「泽霸、墨克斯。不准再用那些贬低神殿骑士品格的说法!」

第一军军团长,也是神殿骑士团总长──莉莉斯•亚凯因,以严厉的口吻拋来忠告。

中分的金色直发、细长的双眸、散发深沉智慧的深绿色眼瞳美丽动人,她是年仅二十七岁,就扛下总长位置的杰出人物。

她实力究竟有多惊人,不言自明,泽霸呕气地撇过头去,墨克斯则耸了耸肩、闭上嘴巴。

「抱歉,劳斯大人。」

「无妨。」

听见莉莉斯的道歉,劳斯闭上眼,清楚直率地回答。

不知是否因为看他那态度不满意,心醉于莉莉斯的第二军军团长史特拉斯•马其力昂双眉愤怒地往上吊起。

「劳斯大人。就算你是使用神代魔法的高手,又是白光骑士团团长,也不应该露出那种态度吧?你知道为了重新编组白光骑士团,总长下了多少苦心吗?」

「够了!重新编组白光骑士团是无上的荣誉。对于部下中人才辈出,我感到非常开心,从来也不觉得麻烦!」

听见莉莉斯的斥喝,史特拉斯不满地垂下视线。

通常,三光骑士团补充人员时,会从担任神殿骑士团的骑士,而且拥有固有魔法的『神之眷属』中选拔。人事权交由三光骑士团团长全权处理,不过因为团员升格,造成神殿骑士团中出现空缺,找人填补空缺,也是军团长的任务。

也就是说,劳斯可以随便选走他想要的人,而由她来负责擦屁股善后。

劳斯认为这次需要补充的人员数量太多,便将人事权委任给莉莉斯全权负责。那是劳斯顾虑到事情方便所做的决定,但从史特拉斯等人看来,似乎就像把麻烦差事全丢给了莉莉斯。

「莉莉斯总长。」

劳斯闭著眼睛叫她。或许以为他生气了,莉莉斯轻轻低下头。

「我再次向你赔罪。我的部下对你失礼了。」

「不用字放在心上。对于重组队伍,感谢你尽力安排。你的目光非常准确。他们是一群很优秀的骑士。」

「……是吗?太好了!」

莉莉斯只说了这句话,垂下双眼。

其实,莉莉斯对于以五岁差距担任白光骑士团团长的劳斯,一直怀抱著些许崇拜和深深的敬意。关于这次的事态,原委已众所皆知,就莉莉斯而言,也认为是非常难以处理的状况,因此她并未对他感到失望。

所以,听到他坦率回以道谢和称赞,不禁令她有些动摇。

「劳斯,你再说清楚一点!」

突然,小声从正面开口的是,有著一头中分的黑色中长发、戴著单片眼镜的中年男人──兽光骑士团的团长慕卢•奥利基。

个性稳重的慕卢与劳斯是同期。

「需要讲的事,我已经说了。」

「我在跟你说,连不需要讲的事,也说出来!」

慕卢个性较具社交性。跟劳斯正好相反。

身处一样的地位、总是能跟劳斯轻松交谈的慕卢,从旁人眼中看来,他们就像朋友关系吧?实际上,慕卢确实认为他们是朋友。但劳斯却从未表明过他真正的想法。

「请好好处理吧!」

「你老是那样!真是个令人伤脑筋的家伙耶!」

慕卢无奈耸肩,取而代之,坐在他隔壁的六十岁男人开了口。

「没错,好好处理,否则我们会很困扰的,拜恩大人。」

「迪斯塔克大人。」

劳斯睁开眼睛,看向对方。因为不这么做的话,将会对他不敬。

巴兰•迪斯塔克枢机主教。

他是四名枢机主教之首,任职政务枢机主教,在其他国家相当于宰相的地位。他的眉毛总是呈八字,此时脸上露出困惑的微笑。

「这关系到教会的威望,你知道你这次的失态,令多少人感到动摇吗?」

他们完全截断了通往首都或其他国家的消息。

但是,实际上和重新编制有关的骑士团内部,可就行不通了。最强战力的一角崩塌造成的冲击过于强烈,巴兰最近这阵子都在四处奔走,以防教会的威信坠地。

「关于异教徒的事,我都听说了……我并不是在怀疑你,拜恩大人。但你的信仰是不是有些问题?」

「请等一下,迪斯塔克大人。你说成这样就太过分了。」

慕卢开口想缓和气氛,而巴兰却露出困扰的表情,带著愤怒与轻蔑之意指责劳斯。

「只要拥有坚定的信仰,无论敌人有多么强大,你应该一样能打倒对方。若神罚即为神意,我们便无所不能,不是这样吗?」

若是赞同这番话,也就等同承认了自己的信仰心不足。

若是否定,便是意指神的信徒也有无能为力之事,变相指称是神给予了不可能的任务。所以无论怎么回答都不妥。

这名政务枢机,擅长在他那彷佛感到困扰的表情之下,藏著毒蛇般的狡猾。

一片寂静中,劳斯开口回答。

「你说得对。」

「哦!也就是说你承认了!你明明身为白光骑士团团长,却因为信仰心不足而败给了异端!」

巴兰说这话并非在刻意贬低劳斯,他只是气得脱口而出。因为劳斯承认信仰心不足的行为,等同在白光骑士团的荣耀及教会威信上蒙了一层灰,这是何等失态。

不管现场状况如何、有多么凄惨,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神的旨意,便是一切。

无论缘由为何,在没有达成任务的当下,劳斯就犯下了等同背信的行为,这是最严重的失败。

在场的全员都认同这样的想法。即便是莉莉斯,她虽然因瞭解现场的状况,而不至于怪罪劳斯,但若换作她自己站在劳斯的立场上,恐怕已经因为羞耻心及罪恶感而自刎了吧。

所以,众人都只是看著劳斯,不发一语。

「你说得对,迪斯塔克大人。」

劳斯正面肯定了巴兰对他的骂语。

这里是神国,是教会,是最上级干部集合的地方。因此这里只会是最强信仰心的齐聚之地。但劳斯却在此说道:「我的信仰心不足。」

也难怪众人皆哑然失语了。

「我的信念跟力量都不足,实在是──远远地不足。」

劳斯的独白像齿轮般压过了寂静的空气。

在旁人来看,或许他的行为就像在愧于自己的信仰不足。毕竟他可是那个沉默、铁面的劳斯•拜恩。

他这样的人,情绪竟然会如此外露,即便只是一瞬间。众人看在眼里,必定会觉得他是对此次失败最为悔恨、愤怒的人吧。即便劳斯实际上心思是放在别的地方。

而这样的表现,的确令场上一直沉默不语的最后一人,如此解读后开口圆场了。

「还请各位冷静下来。劳斯大人舍己为人的心以及他的信仰,皆不容置喙。想必各位也从他一直以来的行动上看到了吧。」

眼睛眯得细如丝线的老人说话了,他那一头美丽的白发梳成三七分,年约七十。

他名为基美耶苏•昔姆提耶,身分是统领七名大主教的首席主教。他既为教皇的左右手,也负责掌管实务。这样的人物说出来的话,自然没有人敢出言置喙。

「关于这次的事,没有任何人会比劳斯大人还要悔恨。因此教皇陛下也没有究责。」

昔姆提耶说这话时,依然眯细了双眼,无人能窥知他的眼眸深处。

面对他这句这毫不带抑扬顿挫说出的话,众人皆颔首回应,劳斯则低下了头。

「好了,闲话就聊到这。陛下到场了!」

他才刚说完,会议室深处那两道庄严的门扉,便发出沉重声响打开。

劳斯等人在门打开的那一刻迅速站起,并跪在座位旁。

两名遮去面容的神官打开门,一身纯白的老人缓缓地步入室内。

他穿著一袭白色长袍,天鹅绒般的袍角由孩童神官跟在身后,恭敬地拉著。

跟在老人身后出现的是,唯一一个之前不在会议室的骑士团长──三光骑士团中最后的骑士团,护光骑士团团长达理昂•卡兹。

他是个拥有一头茶色短发、面貌普通的中年男子。彷佛在哪看到他这样的人都不稀奇,存在感相当低。

接下来,在一片静寂中,只听得见衣料摩擦的声音。

花了不少时间后,教皇鲁西鲁•史莱因•艾尔巴德终于入座了。

只有达理昂没有坐下,而是像影子一般随侍在鲁西鲁身后。

「开始吧。」

随著乾哑嗓音道出这句话,劳斯等人便整齐划一地站起,接著各自入席。

率先开口的是巴兰。

场上首先谈及国政,对于经济、农业、各国情势等等简明扼要地汇报,接著进行今后对应方针的建议。在简短的提问时间后,鲁西鲁下了核准,而后进入基美耶苏及各骑士团的报告等流程。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众人交换完情报及看法,鲁西鲁没有提问,会议陷入即将结束的静默,大家都在等鲁西鲁宣告会议结束。

但他口中说出的话是众人没有预料到的。

「我想向你们介绍一个人。」

鲁西鲁缓缓挥手,神官接到他的指示后便轻轻打开了门。

原先由教皇亲自介绍这点就已经够众人惊讶了,但在看见入室之人后,在场众人更是惊讶到目瞪口呆。

「初次见面,大家好。我是此次接下『神谕巫女』一任的爱茵丝•亚萨克。往后请各位多多指教。」

她的嗓音轻盈、悦耳,若要打比方的话,就是有如银铃转动之声。

比任何事物都要美丽。

无可比拟──

她那银色头发、银色眼睛,还有容貌与姿态,她的全身上下皆像是由艺术组成,简直可谓之神圣。

神国的最上级干部们一个个呆若木鸡,甚至还陷入了爱茵丝已报上姓名,他们却没能立刻回应的窘境。

「她是神所选定的巫女。」

在鲁西鲁乾哑的嗓音之下,众人终于拉回了神智。

于是他们一个个开始对爱茵丝自我介绍,只有劳斯仍然没有回神。

不,应该这么说,只有劳斯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失神。

他只是彷佛心脏被冰锥刺入一般,陷入了恐惧与惊愕之中。

「劳斯。」

「──失礼了,我是劳斯•拜恩,职阶为白光骑士团团长。」

鲁西鲁出声提醒他后,他才连忙敬礼。而光是要忍住声音中的颤抖,他已经用尽了全力。

幸好现在在场之人都看新巫女看得入神,要不然他根本无法蒙混过去吧。例如现在已经流到他鬓角的冷汗。

「各位,我有事情要告知你们。」

这位打从进门开始就迷住了泽霸跟墨克斯的银色巫女,此时唇角漾起了艳丽的微笑,彷佛吟唱般地开口道:

「──世界迎来变革之时,七名神子将会现身。起于神代的因果,将会招致破坏,抑或带来新世界呢?该准备了,暴风雨正在逼近。」

「这是……」

基美耶苏睁开了他一向眯细的双眼。

像在回应他一般,爱茵丝颔首。

「此为神谕。」

茫然的赞叹声在室内此起彼落。

这是神的话语。

他们皆为献身信仰之人,这叫他们要怎么忍住自己感动的泪水呢。

不过,爱茵丝接下来的这句话,却一口气将气氛转为凝重。

「已经发现五个人了。」

其中一个自然不用说。

众人的视线集中到劳斯身上。所谓神的因果,也就是神代魔法。

爱茵丝仰头望向上空,缓缓道出:

「干涉重力之人。前莱森伯爵家的下一任当家,亦为异端组织『解放者』之首领……密雷迪•莱森。」

基美耶苏等人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制造神器者。同是『解放者』的奥斯卡•奥尔库司。」

爱茵丝从巫女服袖口拿出两张图──拥有『念写』的固有魔法师在西海捕捉到的照片,并将其排在桌上。

「干涉空间者。同是『解放者』的奈兹•古卢恩。」

那是独自一人支撑海洋的密雷迪身影。

还有制造出巨大闸门,让船只转移到海上的奈兹。

以及──

「万物损坏皆可再生者。『解放者』梅儿•梅尔基涅。」

一瞬间让废船所的船只全部复原的梅儿。

爱茵丝的视线看往劳斯。

「以及,干涉魂魄者──劳斯•拜恩大人。」

劳斯觉得心脏彷佛冻结。他发现她虽拥有极限之美,却露出冷漠得惊人的目光,令他忍不住感到害怕。

不经意移开视线的爱茵丝,露出揣揣不安的表情,但是从劳斯看来,她简直就像人偶勉强移动脸上的部位一样,以一种阴森的模样继续说道:

「正如各位所知,现在已确认的五人之中,有高达四个人隶属于异端者组织。」

「太令人感叹了!身为神之子,却胆敢对神拉弓。他们疯了吗?」

巴兰用拳头捶打桌子,露出愤怒的表情。

「空有力量,心灵却染上邪恶,就有可能如此。虽然可悲,但我们必须重新教导他们,对神的信仰之心!」

那种事,他们一定会立刻举起中指拒绝吧?劳斯想像著密雷迪可能会做的事,觉得稍微找回了心中的余裕。

「问题是剩下的两个人。」

「喔喔,没错。必须在他们的心完全弄脏之前,教导他们神的爱为何物!」

基美耶苏宛如使命燃烧般,以热切的声音说道。「没错,您说得对!」爱茵丝微笑,基美耶苏见状,脸颊染上一丝红晕。

「根据神谕,已经确定其中一人所在之处了。」

现场又响起欢声。

奇妙的是,教皇从刚才就不发一语,但似乎没有人在意。会议场中就像爱茵丝在表演独角戏,异样的热气逐渐高涨。和劳斯冷却的心正好呈反比。

「就在共和国。在那片深不可测的树海中,有神之子的气息。」

「那表示……神之子是混种──不,失礼了……是兽人的意思吗?」

「那样的可能性很高。」

这次气氛一变,就像冷空气灌进来一样,会场中流过一道沉重苦闷的空气。

教会是人类至上主义。

对教会而言,兽人族是人类和野兽之间的混种,也是冒渎神祇的存在。此外还有不是与野兽结合,而是人称『大地或森林混种』的土人族及森人族,他们都未拥有相当于神之恩惠的魔力。比起神,更崇尚自然信仰的他们,是下等的种族。

「这也是神赐予我们的试炼之一吗?」

「神的试炼……」

基美耶苏反覆思索这句话,爱茵丝对他用力点头。

「神代的因果,也有重新制造身体的力量。」

「喔喔,没错!也是说,我们必须告诉其他种族。神的威力能拂去污秽,让人像个人!」

身为其他种族,是一种污秽。既然如此,祈祷去除污秽,就是圣职者的责任。

我们要拯救神之子!

基美耶苏的演说拂去沉重的空气,气氛再次变得热切。

此时,鲁西鲁终于发出声音。

「众人听令!」

所有人正襟危坐。安静无声的房间中,响起鲁西鲁的命令。

「调查共和国!不择手段,确认神之子。将他带回这间神之住所!」

回答的话,当然只有「遵命」。只不过这句回答,伴随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热度。

之前对共和国的调查,都是以游戏般的规模进行。原本他们认为对树海出手是极度困难的事,以前玩票性质的程度,将在这次变得截然不同。

(或者……跟共和国……)

劳斯心中留下冷汗。

「闭会……劳斯,跟我来!」

「是、遵命!」

听见教皇指名叫了劳斯,基美耶苏等人瞪大了眼睛,但是现在更重要的是神谕。

救出神之子,去除污秽,迎接过来。

他们的意识中,只剩完成这个荣誉的使命。

离开会议室之后,劳斯跟著鲁西鲁进入后方一开始鲁西鲁现身的房间。

巫女和达理昂也一起前往。

一行人在铺著地毯的大理石上缓缓前进。没有一个神官看著前方,他们全都注视著鲁西鲁的脚下。

所有人都面无表情。

以前从来没有任何感觉的事,不知为何,现在却感觉怪得不得了。

鲁西鲁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劳斯这样的变化,他在一个绝妙的时机对劳斯说:

「周围有点吵闹呢!」

「不劳您费心。」

令人感佩的慰劳,让劳斯低下头。

「听说伊谷道尔还有一名会使用神代魔法的人。」

「咦?啊,这样啊!」

因为话题突如其来地转换,以及刚才会议中未提及的事,使劳斯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在视线所不能及的地方,对方已经开始行动了。」

「意思是……魔王已经在准备战争了吗?」

看见鲁西鲁缓缓点头,劳斯无法隐藏他的困惑。

根据巴兰的报告,这一代的魔王看重内政,丝毫没有想要发动战争的意思。只看关于神代魔法使用者的事就好,鲁西鲁究竟是怎么知道那些事情的呢……

劳斯的视线转向爱茵丝……但是,鲁西鲁就像想拉回他的注意力一样,继续说道:

「战争一定会发生的!」

如独白般沙哑的声音流过。

「他们无法忍受不跟我们人类起纷争。魔王就是那样的存在。」

鲁西鲁停下脚步,灰色眼眸看著劳斯。

「信仰魔王者,将会驱使战争发生。」

「……」

劳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他沉默无语,但取而代之的,他理解地点了点头。

「劳斯。」

「在!」

「暴风将近。你是神的前锋。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也就是我会给你挽回的机会,你要好好努力的意思吗……终于察觉鲁西鲁这番话意图的劳斯,当场屈膝跪地,深深低下头。

「我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鲁西鲁微微点头,再次迈出脚步。

达理昂和神官们经过跪在地上的劳斯两侧。

最后,爱茵丝正要经过时……停了下来。

「那是神对你的期望。请好好表现!」

「……遵命!小的感激不尽!」

总觉得她话中有话,但劳斯一瞬间说不出话来,结果他只能更深地低下头。

爱茵丝这次终于走了。

疲劳和寒冷一口气向他袭来。

神所企望的巫女。

没有灵魂、算不上人的人。

空心人偶。

那种人成了传达神旨意的巫女。

没错,因为神期望如此。

劳斯忍不住颤抖。

他觉得自己好像被沉重无比的枷锁缠绕住了。

那之后,结束一日工作的劳斯,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身为最高干部,也是历史悠久的拜恩家子弟。

拜恩家的豪邸在神都之中,自然是位于距离城堡最近的精华地段。

马车抵达正门前,派遣至此担任守卫的一名神殿骑士,毕恭毕敬地打开大门。

「劳斯大人!欢迎您回来!」

「啊啊,辛苦了。」

一头柔顺的灰咖啡色头发、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以充满敬意、闪闪发光的眼神看著劳斯,向他敬礼。

这个青年名叫莱恩海德•阿希耶,是劳斯看中、特别提拔的骑士。

他并不-->">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