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1-19同班同学side2 前篇 噩梦再临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一卷试看 1-19同班同学side2 前篇 噩梦再临

阿一与月邂逅,在与蝎子怪死斗中存活下来的那天。

光辉他们,勇者一行再次来到了【奥卢克斯大迷宫】。但是,来的只有光辉他们的勇者队伍、小恶党组,再加上叫做永山重吾的大块头的柔道部的男学生率领的男女五人的队伍。理由很简单。即使没有造成话题,阿一的死使他们的心罩上了阴影。如果对「战斗的最后的死」没有强烈的实感,将会变得无法好好的战斗。这是一种心灵创伤。当然,圣教教会关系者没有给好脸色。只要不停地实战,过一段时间应该能够再次战斗了吧,几乎每天都这样委婉的催促道。但是,爱子老师对此猛然抗议了。爱子老师,当时,没有参加远征。由于作农师这个特殊的非常珍稀的天职,教会那边希望与其进行实战训练,不如在农地开拓方面出力。只要有爱子老师在,解决粮食问题的可能性将大大的提高。当那样的爱子老师知道阿一死亡的消息之后受到刺激,卧床不起。正当自己在安全圈里优哉游哉的时候,学生死掉了,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把学生全员带回日本这件事变成了不可能,责任感很强的爱子老师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正因如此,绝对不允许继续把不能战斗的学生送上战场。爱子老师的天职,有着完全改变这个世界的粮食问题的可能性,极其珍稀。那样的爱子老师,以坚定不移的意志抗议他们强制对学生进行战斗训练。教会方面为了使关系不继续恶化,接受了爱子的抗议。结果,自己期望进行战斗训练的勇者队伍、小恶党组以及永山重吾的队伍继续训练。然后他们再次训练兼挑战【奥卢克斯大迷宫】。这次也是与梅鲁多团长和几个骑士团员一起来的。今天是迷宫攻略的第六天。现在的阶层是六十层。距离被确认的层数还有五层。但是光辉他们现在,感到很为难。不,正确的说不是不能前进,而是因会不禁回想起来那时的噩梦而感到为难。对,他们眼前的地方虽然和那时候不同,却延伸着同样断崖绝壁,要去下一个楼层就必须通过这里的吊桥。这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果然还是会想起那件事。特别是香织,一动不动的注视着那延伸至奈落的崖下的黑暗。

「香织……」

雫担心地呼唤道,以强烈目光注视着的香织慢慢摇了摇头,对雫微笑了。

「不要紧哟,雫酱」

「那样......没有勉强吧?不用对我客气的」

「嗯,谢谢你,雫酱」

雫也对亲友(香织)微笑了。香织的眼睛放出强烈的光辉。那里没有看见逃避现实呀绝望呀什么的。洞察力优秀、对人的细微之处很敏感的雫明白了香织是发自内心的说不要紧。

(果然,香织很坚强呢)

阿一的死几乎确定了。生存的可能性即使用绝望来形容也显得不够。即使如此,香织既没有逃避也没有否定,为了能让自己认同而前进,雫对着这样的挚友感到自豪。但是,不会看气氛就是勇者的才能。在光辉的眼中映出的是,看着下面回想到阿一的死而叹息的香织的身姿。得出善良的香织为了同学的死而痛苦着这样的结论。因为这个原因,由于想太多而带着有色眼镜,微笑着的香织也被看做是在勉强。然后,‘对香织来说阿一是特别的,一直相信着他生存的可能性’,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的光辉再次对香织说出脑残的安慰的话。(ourjuno:原文直译是偏移的安慰的话,多少需要修改一下的,就按我自己的意思,使用「脑残」了,谁叫他是脑残。。。)

「香织……我喜欢你善良的地方。但是,一直把自己囚禁在同学的死是不行的!前进吧。南云也一定这样期望着」

「那个、光辉……」

「雫闭嘴!即使说的太严格了,但是身为青梅竹马的我必须说。……香织,不要紧的。有我在身边。我不会死的。不会再让任何人死去。我们约定好不再让香织悲伤吧」

「哈~,和平时一样的暴走呢……香织……」

「啊哈哈,不要紧哟,雫酱。……那个,光辉想说的我也明白,所以不要紧的」

「那样啊,明白我说的呀!」

光辉的错误方向的全力发言让香织只能苦笑了。恐怕,现在的香织的心情就算直接说出来,也传达不到光辉那里吧。在光辉的心里、阿一已经死掉了。所以他没有想过,香织对训练的热情和迷宫攻略的目的是因为相信阿一还活着。从来不怀疑自己相信的事、全力贯切的天性,对那样的香织的心情也是,只会用内心病了而逃避现实这样的解释吧。正因为是长期的来往,香织多多少少明白光辉的思考模式,所以才什么都不说。

顺便一说,不管怎样想都是在追求她的台词,本人是完全没有其他想法的单纯的说了出来。习惯了光辉的言行的雫和香织也普通的无视了,如果是其他的女生听到了,肯定会表现出甜美的表情和氛围,一下就被攻略的吧。普通来说,是帅哥而且性格又好再加上文武双全的话,青梅竹马的女生也会喜欢上他的吧,但是,受到严格的父亲的影响,雫从小就在本家的道场将他作为大人的门徒接待,再加上她天生的洞察力,她察觉到了光辉那该说是缺点还是什么的正义感,而且经常显摆。只是将他作为青梅竹马,没有抱此以上的感情。不过,与其他人相比是比较重要的这件事并没有改变。香织因为天生拥有恋爱迟钝技能,而且从雫那里听到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所以不会为光辉的言行感到心跳。只是觉得他是个好人,作为青梅竹马来说很重要,但是完全没有扯到恋爱感情。

「香织酱,我,为你加油的,如果有我做得到的事就说出来吧」

「是啊~,铃无论何时都是香织织的同伴呢!」

中村惠里和谷口铃在旁边听着与光辉的对话,现在加入了对话当中。两人都是从高中开始认识的,关系好到可以说是闺蜜的程度,也加入了光辉率领的勇者队伍的实力者。 中村惠里戴着眼镜,是天然短发的黑发美人。性格温和老实,基本就是那种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人。喜欢书,给人一种图书委员的感觉。实际上,就是图书委员。谷口铃,身高只有一百四十二厘米。不过,这幺小的身体,藏不住她的朝气。经常高兴的使自己的双马尾甩来甩去。那身姿让人不禁微笑,是班上的吉祥物那样的存在。那样的二人,在阿一掉进奈落里的那天看到香织慌乱的样子,领悟到那心情,也赞同了香织的目的。

「嗯,惠里酱,铃酱,谢谢你们」

香织对在高中交到的两个亲友高兴的微笑道。

「呜~,香织织恢复精神了呢~,南云君那家伙!让铃的香织酱这么悲伤!如果死掉的话铃就把他杀掉!」

「铃、铃?如果死了的话,那个,杀、杀不了的吧?」

「别在意那种小事!对了,如果死了的话,就让惠里里使用降灵术,让他侍奉香织织就行了哟!」

「铃、铃,不够细致哟!香织酱是相信南云君还活着的!而且,我的降灵术....」

铃暴走、惠里阻止。这是她们的标准的日常。香织和雫高兴的看着和平时一样吵闹的两人。顺便一说,光辉他们离得有点远,听不到刚才的对话。只听不到关键的话题和台词,光辉理所当然的具备了这种听力衰退技能。

「惠里酱,我不在意的所以没问题哟?」

「铃也适可而止吧。惠里困惑着吧?」

听到香织和雫那混杂了苦笑的话语,铃「呜~」的鼓起了脸蛋。惠里看到香织不在意铃刚才说的话,松了一口气,刚才提到降灵术的时候(惠里)脸色发青了。

「惠里里,还是不擅长降灵术?明明是难得的天职……」

「……嗯,对不起。要是能够好好的使用的话,明明是很有用的……」

「惠里,谁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事。而且你的魔法的适应性也高,没什么好在意的哟?」

「对哟,惠里酱。虽说是天职,也只是说明有那方面的才能,喜欢跟讨厌是另一回事。惠里酱的魔法用得很合适很正确,大家都受到帮助了哟?」

「嗯,但果然还是努力克服。因为,想要更好的帮助大家」

惠里握紧了小小的拳头表示了自己的决意。铃看到那样的惠里说道「就是那气势,惠里里!」飞跳着抱过去,香织和雫则为友人的努力感到微笑。惠里的天职是【降灵术师】。暗系魔法是作用于精神和意识的系统的魔法,在实战中基本是给予对象不良状态的这样的认识。而降灵术是那样的暗系统魔法中的超高难度魔法,是能够作用于死者的残留思念的魔法。在圣教教会的祭司中也有几名降灵术的使用者,汲取死者的残留思念传达给家人,这是何等的有着圣职者风格的使用方法。不过,这个魔法的真髓不在于此。这个魔法的真正的使用方法是,用魔法把遗体的残留思念包住并实体化,对其赋予原本的能力并使役。也就是说,能够使役的是,虽说生前的技能和实力都劣化了,不过确实能发挥一定实力的死人。还有,因为能够附身到活人的身上,所以被附身的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使用死灵的技术和能力。但是,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应答,但是脸色苍白,眼睛没有生气,真的是幽灵,然后,惠里对于使役死者有着伦理上的厌恶感,所以她有这个魔法的才能却不太能使用。在后方有一个人用黑暗的目光注视着那四名女生的身姿,正确的说是香织的身姿。那是桧山大介。那天,回到王都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学生们冷静下来之后,不出所料,严厉的谴责等待着导致那个困境的桧山。桧山当然预想到着个情况,所以一个劲的下跪谢罪。他知道在这种时候反驳是下策而且什么也解决不了。然后,谢罪的时机和地点很重要。桧山是看准了时机在光辉的眼前下跪的。他预想到,光辉会原谅谢罪的自己,而且会帮忙调停来自同学的谴责。然后这个预想奏效了,光辉原谅桧山的说辞让谴责的声音收敛了。香织因为生来善良没有特别谴责一边哭一边谢罪的桧山。跟桧山计算的一样。(ourjuno:算漏了一个地方,主角没死。。。剧透:后面,桧山看到主角出场后非常激动。。)只是,雫隐约察觉到桧山的企图,对于他利用自己的青梅竹马这件事抱有厌恶感。还有,由于那个人的命令而沉默。真的是非常恐怖的命令。应该说是令人颤抖的命令。虽然感到强烈的避忌感,但是已经超过那底线(杀人)的桧山,已经停不下来了。(ourjuno:让我想到某广告。。根本停不下来。。。)但是,对于那个自然融入同学们的同时又在背后策划恐怖计划的那个人,桧山感到畏惧的同时也感到了欢喜。

(那家伙已经疯了……但是……跟着那家伙的话,香织就是我的……)

只要乖乖听话就能得到香织,桧山为了这句话暗自感到高兴,不禁嘴角浮现笑容。

「喂,大介?怎么了?」

近藤和中村、斋藤看到桧山那奇怪的样子都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三人至今为止一直和桧山在一块。本来就是物以类聚的四人。刚开始有一段时期他们的关系比较生硬,后来由于桧山令人钦佩的态度而取得了友情。不过,那个在真正意义上能不能称得上友情有点微妙……

「不、不,没什么。只是想到已经超过了六十层感到高兴」

「啊~,确实是呐。还有五层就到达历史最高纪录了呐~」

「我们,变得相当强了呢。真是的,残留组真是太没毅力了吧」

「嘛,别这样说。我们是特别的」

三人对于桧山忽悠他们,没有任何的疑问。因为认为连续战斗的自己很特别的小恶党是小恶党。王宫对残留组的态度真是差。那种傲慢的态度让他们很不满意。但是,突破六十层的话就能证明他们的实力,所以他们也没什么号抱怨的。

本来,他们就和勇者队伍扯不上关系,所以他们在光辉他们的附近的时候都很老实,这是小人物的行动原理。一行人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问题,终于到达了历史最高纪录楼层的六十五层了。

「绷紧精神!这里的地图是不完整的。这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一起来的梅鲁多团长发话了。光辉他们绷紧精神,踏入了未知的领域。前进了一会儿,出现了一个大厅。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那预感是正确的。入侵大厅的同时,房间的正中间显露了魔法阵。那是红黑色脉动的直径十米左右的魔法阵。那是,曾经看见过的魔法阵。

「难、难道……是那个!?」

光辉额头出现冷汗大喊道。其他的成员的表情也明显能看到紧张的神色。

「不是吧,那个不是死了吗!」

龙太郎也显露惊愕大喊道。回应他们的是表情险恶但声音冷静的梅鲁多团长。

「迷宫的魔物的发生原因还没搞明白。曾经打倒了的魔物能再次遇到也是很普通的。绷紧精神!别忘了确保退路!」

到万一的时候,为了确实能够逃得掉,梅鲁多团长首先发出了优先确保退路的指示。部下马上就遵从指示。但是,光辉好像对此感到不满的回嘴了。

「梅鲁多先生。我们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我们了。已经变强了好几倍了!已经不会输的了!绝对赢给你看!」

「额,就是这样。老是认为自己会输实在不像我们的性格。现在开始时反击复仇了!」

龙太郎也浮现出无畏的笑容应援道。梅鲁多团长则「真是的」耸了耸肩,确实以现在的光辉他们的实力是没问题的吧,然后同样的浮现无畏的笑容。然后,魔法阵终于爆发出光芒,曾经的噩梦再次出现在光辉他们的面前。

「库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咆哮踏在地上的异形。贝希摩斯用寄宿着绝壮杀意的眼光斜视着光辉他们。正当全员紧张跑动的时候,有一名女子露出仿佛与此无缘般的决然表情径直瞪了回去。是香织。香织用没有人听到的,但确实寄宿着有力意志的声音宣言道。

「不会再让你夺走任何人了。我要踏着你的尸体前进,到下面的他那里」

现在,跨越过去的战斗开始了。

~~~~~~~~~

附赠:天之河光辉现在的属性

============

天之河光辉 17岁 男 等级:46

天职:勇者

筋力:560

体力:560

耐性:560

敏捷:560

魔力:560

魔耐:560

技能:全属性适应性·全属性耐性·物理耐性·复合魔法·剑术·刚力·缩地·先读·高速魔力回复·气息感知·魔力感知·限界突破·语言理解

============



-->"> 本章已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