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4-17意外的再会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四卷试看 4-17意外的再会

最初察觉到骚动的人是希娅。

「咦?阿一先生、那个是……抢劫吗?」

像往常一样,阿一在车内和月亲亲我我,香织插入两人之间,升级版的冰雪般若和雷龙互相威吓,结果导致阿一几乎看不到前方,变成了危险驾驶。听到希娅的话,阿一才终于开始注意前方。

像希娅说的那样,似乎是哪里的商队正在被贼人袭击,相对的两个集团正展开激烈的攻防战。随着距离的接近,希娅的兔耳捕捉到人们的怒吼和悲鸣,阿一的【远见】也明确的把事态的详细看在眼里。

「对手是山贼的样子……外表邋遢的男人约四十名……相对的,商队的护卫共十五人。如此的战力差还能打得平分秋色,挺厉害的啊」

「……嗯,那个结界真不错」

「唔嗯,宛如城壁呐呀。只要那个不崩溃,就接近不了商队的核心部分。隔着结界被魔法攻击,贼人也受不了吧」

「但是,完全没有撤退的意思哟?」

「那是当然的吧,像那样的覆盖那么大商队的结界,如果不是异世界组的话,是不可能维持很久的吧。多少会花点时间,但只要等着,到时候结界就会自动解除了」

最初被奇袭了吧。有几个受重伤倒地的人,也有已经被贼人杀害、倒在血泊之中的人。靠着坚固的结界勉强顶住了,但本来人就少,护卫则更少。如果结界被破除的话,他们一定会被蹂躏致死吧。在结界外,冒险者一样的女性等已经被剥的赤裸裸的,像是故意晒给结界内的冒险者同伴们看似的。

然后如阿一推测的那样,车里面刚说完,结界就失效、融化般消失了。等了很久似的,呐喊着的贼人们如饿虎扑食般向商队扑去。他们个个面露卑鄙的狞笑,似乎已经在脑补该怎么享受战利品了。护卫队虽然拼命应战,但寡不敌众,一个又一个的受伤倒地。

这时,像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似的,香织的表情吃惊的凝固了,用焦躁的声音向阿一寻求帮助。

「阿一君,拜托了!救救他们!也许,在那里的是……」

阿一还没把香织的话听到最后,就无言的以加速的形式回应了。他判断,要是听完之后再去帮助,商队估计就全灭了,之后再听香织想要说什么也不迟。

车轮吱————!的咬住地面,像火箭喷射一样以惊人的气势加速。

「阿一君……谢谢」

香织高兴的微笑着向阿一道谢。阿一只是耸了耸肩。月她们从爆走的四轮车察觉到阿一要做什么,急忙重新系好安全带,抓紧车内的某处。

「那、那个,阿一君?难不成……」

感觉到四轮车的速度正在飙升,香织的脸颊绷紧了。确实,拜托他去帮忙的人是自己,但作为一个知道地球交通常识的人来说,竟然毫不犹豫的实行这种先发制人的战术是闹哪样啊?她不由得这么想了。

对于那样的香织,阿一用澄澈的表情回答道。

「看见犯罪者就踩油门……驾校有教的吧」

「才没有呢!别随便扭曲交通法啊!看,月她们都信以为真的点头了啦!」

香织的吐槽炸裂中,但阿一似乎全然不介意,向着在后方指挥的男子冲了过去。一副【不用犹豫,这是为了碾杀犯罪者!】的样子。

贼头似的人物似乎终于注意到了卷起沙尘、急速接近的神秘物体,慌慌张张的对同伴们发出指示,自己也开始咏唱魔法。在他们看来,那一定是什么新品种的魔物,绝对做梦也想不到,那是由人在操纵的铁块吧。

阿一灌入魔力,启动四轮车的机关。车身两侧和车顶同时弹出长约一米的刀片。虽然贼人们射来火焰弹,但因为没什么意义,所以就干脆无视了,继续二话不说的猛冲。看到黑色物块被几发火焰弹击中也不痛不痒的继续突进,贼人们的表情大大的扭曲了。

咚咕!吧唧!咕沙!

战栗、绝望、困惑————浮现出这些表情的贼人们,伴随着血淋淋的声音像开玩笑似的被撞飞了。

有的人滚上发动机盖,被车顶伸出的刀片斩裂,还有人尝试横跳回避,却被两侧的刀片拦腰斩断,运气好的没被刀片砍中的人,也被四轮车以八十公里的时速撞得内脏破裂,骨头粉碎。

仅仅一瞬间的交错,贼人的后方集团便有七成丧命。

阿一碾杀强盗的后方集团后,便向着前方飘移逆转车身停车。看到突然发生的杀戮剧,强盗和商队的成员都哑然了,呆滞的凝视着阿一他们乘坐的四轮车。甚至连斗在一起的贼人和护卫都面面相觑。

阿一侧目看着那样的他们,又将视线转向香织,确认似的说道。

「既然做了就不要留情。把那些家伙都杀光。不要有慈悲之类的。明白了吗?」

「……嗯。明白了哟」

这句话的意思是,无论香织有多么温柔,都不允许她治愈或包庇敌对者。如果那样的话,香织就做不了阿一的同伴了,该去的地方是勇者的团队。香织深吸一口气,用决然的眼神向阿一点了点头。

「那么,去吧。不会让他们碍事的」

「嗯!」

香织下车后也不左顾右盼,直接跑向伤者身边。刚才是被四轮车吓坏了吧,这回看清跑向这边的是位年轻女子,贼人们立刻清醒过来,带着因同伴被杀而愤怒的表情袭击跑来的香织。

「该死的小屁孩儿!去死吧!」

发出怒吼声,贼男手持长剑抡过头顶。

但是,香织侧目瞥了一眼那群贼人就视若无睹的移开视线。并且毫不减速的一边跑向伤员身边一边咏唱咒文。男人被香织那样的态度激怒了,但下一个瞬间,随着他头部的爆裂,其一生也干脆的落下帷幕。

咚叭!咚叭!咚叭!咚叭!咚叭!咚叭!

爆炸声音连续鸣响,每次都会掀起杀意的狂风。看到贼人的脑袋一个接一个的爆碎,连被拯救的护卫者们都浑身起鸡皮疙瘩。太过压倒性,太过无慈悲。四十人以上的贼人们,仅仅几数秒就减少到半数以下。

面对这非现实的光景,数名贼人陷入恐慌,向兔人族的少女猛扑过去,打算拿她当人质。一名护卫发出「危险!」的警告。不过,这是无用的担心。不论怎么说,那可是逐渐进化为超人的希娅啊。战斗兔子没有死角!

希娅从【宝物库】取出的多琉根出现在斜后方的虚空中,吧唧!发出心情好好的声音握紧,直接一口气挥出。舞动的多琉根前方出现圆形的白膜————产生空气之壁的同时被挥出,一击就将三名逼近的贼人的上半身撕裂吹飞了。

「咦?哇、血溅过来了!」

看来,因为最近没怎么和正经儿的敌人作战,对付杂鱼的力道没调整好。本来只是想打飞他们而已,一不留神就把他们的上半身击碎了。好像做了不能做的达摩下降(不规则Ver)一样。(科普:达摩下降,日本的一种游戏,几个积木之类的东西叠起来,用锤子把最下面的积木敲飞出去,上面的积木整齐掉下。)被飞散的血沫惊到,希娅慌慌张张的后退。

就算希娅摆出惊讶的脸,月和缇奥也毫不留情的降下魔法的暴风雨,贼人们连接近都做不到,就被蹂躏了。

残存的十名贼人总算想起要逃跑,但这种事不可能会成功吧,他们连乞求饶命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轻易射穿、断气了。真是毫不留情的蹂躏剧。

香织连续使用复数人用的光系回复魔法【回天】,一口气治愈了受伤的冒险者和商队的人们。但很可惜,在阿一他们到来之前就被打倒的冒险者护卫们大部分已经死亡,就算是再生魔法,也做不到起死回生,因此救不了他们了

看着渐渐变得冰冷的他们,香织咬牙切齿,突如,有一个人影猛然向她跑来。那人身材娇小,戴着风帽,乍一看非常可疑。但是,那位其实是在刚才拼命张开结界死守商队的人物,阿一已经通过魔力的流动和颜色确认了这一点,因此他并没有阻拦,直接就放行了。

「香织!」

带风帽的人气势满满的扑向香织,用可爱的声音叫着香织的名字并紧紧抱住她。香织也没想到自己那几乎不可能的推测竟然猜对了,惊讶的叫出那个人的名字。

「莉莉!果然,是莉莉吗?我对那个结界有印象。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你会在这里,所以半信半疑的,但是……」

被香织叫做莉莉的对象,她正是哈利王国的公主

————————莉莉安娜·S·B?哈利

莉莉安娜打心底松了口气的样子,从那戴歪了的风帽中,显露出她那闪耀的金发和碧眼。并且,她深受感动似的眯着眼,凝视着香织嘟哝道。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见到香织。……侥幸。看来我的好运还没到头呢」

「莉莉?这到底是……」

香织理解不了莉莉安娜所说的意思,莉莉安娜也像是突然注意到什么似的重新戴好风帽。然后用食指抵住香织的嘴,示意她不要叫自己的名字。

看来是连随从都不带就这样混进商队了。有什么事必须要让一国的王女做到如此地步?香织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表情也变得险峻。

「香织,治疗结束了吗?」

香织和莉莉安娜一脸认真的相互注视时,阿一不知不觉来到她们身边搭话了。因为完全没有声息,莉莉安娜发出「呀!」的可爱惊呼,并从风帽里抬头看着阿一,作出稍微思考了一阵的举止,乒!的一下,露出头顶冒出电灯泡一般的表情开始问候阿一。

「……南云哥……是吧?好久不见。从雫她们那里听说您还活着。对您生存下来的坚强表示由衷的敬意。真是太好了……您不在的时候,香织真的让人看不下去哟?」

「真是的、莉莉!现在不用提这种事啦!」

「呼呼、香织的大告白也听雫说了哟。之后请详细的告诉我吧?」

与香织嬉戏的莉莉安娜一副戏弄的口吻,一边侧目看着羞得满脸通红的香织,一边从风帽里面向阿一露出微笑。

公主的笑容在国民间有着绝大的人气。一旦看到那笑容,不论男女老幼肯定都会不由得被那可爱迷倒。但是,阿一看了那个后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反倒是用可疑的眼神看着莉莉安娜并放出了不懂气氛话语。

「……话说回来,你谁啊?」

「咦?」

阿一还在王国的时候,莉莉安娜就积极的与香织她们交流了,对于其他学生,只要有机会,莉莉安娜就必定会亲自前去搭话。确实,由于阿一的立场很微妙,所以和莉莉安娜直接交流的次数并不多,但是,尽管如此,阿一也曾被香织拉着与莉莉安娜谈笑过。

并且,莉莉安娜虽说是公主,但她待人接物非常坦率,性格也很好,因此从未体验过被对方忘记这种事。所以,被【完全不知道你是谁】的眼神看着,令她大受打击,不由得发出了公主不应有的愚蠢之声。

代替呆掉的莉莉安娜,香织慌了似的打圆场。因为被周围的人知道莉莉安娜是公主会很麻烦,所以香织把嘴贴近阿一耳边小声说道。

「阿、阿一君!是公主!公主大人啊!哈利王国的公主,莉莉安娜哟!聊过天还记得吧!」

「…………………………………………………………啊啊」

「咕嘶、被忘记原来是这么伤心的事呢、咕嘶」

「莉莉!不要哭了!因为阿一君稍微有点【那个】!阿一君只是【特殊】而已,【普通】的话忘记莉莉什么的是不会发生的!所以、对吧?不要哭了?」

「喂、我是不是、被若无其事的骂了啊?」

为了安慰哭泣的莉莉安娜,香织拼命的打圆场,说出的话相当的一针见血,阿一忍不住吐槽了。但是,「阿一君稍微安静一下!」被香织一笔带过了。而且,「不、没事的香织。是我太过自恋了」由于莉莉安娜说出了如此坚强的话语,阿一更没理由抱怨了。各种方面来说,都是完全忘记莉莉安娜的阿一不好。

这时,一个人物向着气氛很微妙的阿一等人身边走来,是一个连月她们也觉得眼熟的人物。

「好久不见呐,康健……岂止如此,似乎相当活跃啊」

「营养饮料的人……」

「哈?什么?营养饮料?的确,在鄙人的商会也很出名……但是还不到作为代名词的程度……」

「啊~、不、什么都没有。记得是,是格言吧?」

「嗯,您还记得,鄙人真的非常高兴。云柯商会的格言。承蒙搭救,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和您真是有缘呢」

一面求握手一面微笑的男子,是阿一曾经担任护卫、从布鲁克小镇至弗里恩的商队的队长,云柯商会的格言·云柯。

他的商人之魂暴走事件,阿一也好好的记着呢。毕竟,阿一就是从他那里学到这个世界的商人之魂的。现在看来,他的商人之魂也没有半点衰弱,一边握手,一边若无其事的触摸阿一手指上的戒指型【宝物库】。而且他的眼睛完全没有笑,「差不多该卖了吧?」看上去就像是在如此无言的诉说,这一定是错觉吧。

在背后,希娅说明了和格言之间的关系,「明明只见过一面就记住了……我……明明是王女……」如此嘟哝的莉莉安娜更加失落了。香织拼命的安慰垂头丧气的莉莉安娜,阿一侧目看着那样的两人,继续听格言的话。

根据他所说,他们打算经由霍鲁阿德前往安卡吉公国。安卡吉的窘境已经在商人之间传遍了,现在正是挣钱的时候,商人们都在向那里聚集。格言也已经完成一次买卖,并且在王都进货了,这次是第二次。从他那喜滋滋的脸来看,应该是赚了个瓢满钵满吧。

阿一他们预定经由霍鲁阿德前往弗里恩,把送还缪的报告交给伊鲁瓦后,就前往【哈鲁森呐树海】,听到这事,格言就哀求他将商队护送到霍鲁阿德。

但是,有个已经等了很久的人。莉莉安娜。

「对不起。商人大人。我也想得到他们的帮助。虽然我也知道允许同乘到霍鲁阿德的要求很任性……」

「哎呀,已经不用到霍鲁阿德也可以了吗?」

「是的,到这里就行了。当然,会支付到霍鲁阿德为止的费用给您的」

看来,莉莉安娜原本是打算跟随商队前往霍鲁阿德的。但是途中遇见阿一后,似乎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在这个时间点,阿一就察觉到了莉莉安娜的目的的狐臭,正打算抱怨些什么,却因为香织「到此为止!不要再欺负莉莉安娜了!」这样无言的诉说,总之先沉默了。

「是这样啊……不,能帮到您比什么都重要。钱就不用了」

「哎?不、那样的事是……」

格言坚决不肯收钱,莉莉安娜有点困惑。在商队,从床褥到料理全方位的被照顾了。之前还担心着自己或许不得不请求延期付款,稍微有点不安,因此格言的话语完全是预想之外。

看着这样的莉莉安娜,格言困惑似的笑容相向。

「虽然不认为会再次出现这样的事,不过……好歹,忠告吧。一般,要乘马车也好顺道也好,都是要先付款的。如果出发前没有被索取这些,那么对方不是在图谋不轨,就是不打算收钱了,这次是后者」

「那个是、难道说……」

「虽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事,但像您这样的大人物都必须要独自隐姓埋名的外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吧。在如此危难的时刻,如果不能成为一名可以出力的角色,今后别说是商人,连挺胸抬头的自称国民都做不到了吧」

从他的语气来看,似乎打从一开始就看穿莉莉安娜的真实身份了。并且,即便注意到了,也过意装作不知道,想要成为莉莉安娜的力量。

「如果是这样,作为感谢的证明就请收下。多亏有阁下的帮助,我才能从王都出来」

「嗯呣……虽然很突然,但您知道对商人来说,最难进货,同时又让我们垂涎三尺的东西是什么吗?」

「诶?……不,不知道」

「那个啊,就是【信任】」

「信任?」

「嗯,没有信任,生意便无法开始,也无法继续。而且,信任是买不到的。相反,只要有了这个,大部分情况总会有办法解决。哎呀哎呀,对您来说,究竟,鄙人的云柯商会值得信赖吗?如果是的话,鄙人就已经收到没有比这更好的报酬了……」(lih:老实说我还以为是阿一的宝物库来着- -)

莉莉安娜听了这巧妙说法,内心不由得苦笑。话已至此,还要强硬的送上金钱就等同于不信任对方。这就与感谢的心情相反了。莉莉安娜放弃了似的,当场脱下风帽,堂堂正正的面对格言。

「你们是真正值得信赖商会。哈利王国王女,莉莉安娜,决不会忘诸位的厚意和献身。非常感谢……」

「不胜惶恐」

听到作为王女的莉莉安娜所赐予的言辞,格言与部下们一起,当场深深低下了头。

此后,莉莉安娜和阿一他们留在那里,格言等人则按预定,沿着通往霍鲁阿德的大道前进了。离别之际,格言以知道阿一被认定为异端者的口气,忠告他总觉得王都的气氛有些不妙,阿一也提供了安卡吉公国完全复活的信息。只是,关于阿一被认定为异端者的理由就不清楚了,现在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推测,即便如此,「有缘的话,今后也请多多关照」能说出这种话的格言还真是纯粹的商人啊。

格言等人走后,阿一他们在魔力驱动车内听取莉莉安娜带来的情报。莉莉安娜的表情混入了焦躁感和紧张感,让阿一那讨厌的预感加剧了。然后,终于开始说话的莉莉安娜的第一句话就是……

「爱子小姐……被掳走了」

超出阿一的预感,但也可以说是最起码的事。

莉莉安娜的话概括来说就是。

最近王宫内的氛围有点奇怪,莉莉安娜总觉得有违和感。

父亲埃利西铎国王,至今未曾有过的倾向于圣教教会,时不时的还会狂热的崇拜【艾希特大人】,是被其感化了吗,宰相和其他的重臣们也像是被卷入似的信仰心飙升。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这种现象或许是,因为魔人族在各地暗中活动的报告层出不穷,进而与圣教教会加强合作,从而出现的类似副作用的东西吧,莉莉安娜也如此劝诫过自己,可是……

违和感并不仅限于此。格外的没有霸气,或者该说是没有生气的骑士和士兵们增加了。也询问了关系不错的骑士身体是否有不适,虽然本人也能好好的回答,但总觉得像是木偶一样,感受不到以前的干脆爽朗,宛如患病了似的。

想要与她最信任的骑士梅鲁多相谈此事,却从不久前开始就找不到他了。偶尔,他会在光辉等人的训练中露个面,但马上就像是在忙着什么似的不知道去哪了。结果,莉莉安娜一次也没能逮到机会和他交流。

在此期间,爱子返回王都,并详细报告了乌鲁町之战一事。当时莉莉安娜也一同出席了。然而,高层领导们却做出了平时无法想象的强行裁决。那就是,阿一的异端者认定。拯救乌鲁町或勇者一行的功绩也是,作为【丰收女神】有着绝大人气和知名度的爱子的抗议、意见也是,统统被无视,就这样强行决定了。

对于这不可能决议,莉莉安娜当然向父亲埃利西铎强烈抗议了,但是,说什么也没能改变他认为阿一是神敌的想法。仿佛被囚禁于这个强迫观念中似的那样顽固。而且,埃利西铎反而开始对莉莉安娜说教,说她信仰心不足,渐渐地,他看着女儿的眼神就像在看着敌人一样。

莉莉安娜害怕了,她装成理解到自己错误的样子逃跑。然后,为了找人相谈王宫的异变,她便追赶悄然离去的爱子向她传达自己的忧虑。于是,她便从爱子那了解到,爱子打算在晚饭时告诉学生们阿一在奈落之底得知的神的事以及他旅行的目的,莉莉安娜也想要同席,便拜托了爱子。

告辞爱子房间的莉莉安娜,于傍晚时分前往爱子等人进餐的房间,途中,在走廊的拐角处听见爱子似乎正在和某人争吵。从拐角处偷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便看到爱子被身穿教会修道服的银发女人击昏扛走了。

莉莉安娜对那不知底细的银发女人感到恐怖,立刻躲进附近的客房,藏入只有王族才知道的秘密通道隐蔽气息。

银发女人虽然找了过来,但由于秘密通道本身附带隐蔽气息的神器,银发女人没注意到莉莉安娜就离开了。莉莉安娜认为银发女人或许就是幕后黑手,至少也与幕后黑手有关,想着一定要把这些传达给谁便行动起来。

只是,既然能埋伏爱子,学生们应该也被监视了吧,能依靠的梅鲁多又不知所踪。烦恼到最后,莉莉安娜想起了现在唯一一位不在王都的可以信赖的朋友。是的,香织。而且,听说香织身边还有那个南云阿一。恐怕,只剩这两人可以依靠了,想到这里,莉莉安娜便从隐藏通道离开王都,一路目指安卡吉公国而来。

王都的异变应该还没有抵达安卡吉,在那里,或许能得到岑根公的帮助,考虑到时间,能遇到阿一他们的可能性也相当高。

「之后就是你们知道的,拜托云柯商队带我一程。没想到,从一开始就被注意到了,途中会被强盗袭击也是,而且做梦也没想到会被香织你们搭救……如果是以前就会认为是【神的保佑】吧……但是……我……现在……很可怕教会……究竟发生了什么……那银发的修女到底是……父亲他们到底……」

莉莉安娜抱着自己因害怕而颤抖的身体,与其说才女的公主,现在看上去只是个小女孩而已。但是,也不能怪她吧。毕竟是自己的亲人们在不知不觉间发生变化,被夺走了。

香织像是想稍微减少莉莉安娜心中的恐惧似的紧紧拥抱她。

看着她的样子,阿一在内心咂嘴。莉莉安娜谈到的情况,宛如【梅鲁吉内海底遗迹】里彻底展现的【末期状态】似的。被神蛊惑的人接二连三的出现,可以说是非常危险的状况。

即便如此,如果是原来,就算知道这件事也会当做不知道对此弃之不顾。不,应该说是急于取得神代魔法,去探寻能尽早从这个世界离开的方法吧。

但是,察觉到爱子被掳走的理由的阿一,做不出这样的决断。因为,十有八九,爱子打算说出神的真实以及阿一旅行的目的就是原因吧。恐怕,神判断,如果作为棋子的光辉他们被打入了怀疑的楔子,他控制起来会不方便吧。阿一的推测可以说是正中靶心。

这样的话,爱子会被掳走,就是利用了她的阿一的责任。虽说掳走就是不打算杀掉的意思吧,但当她落到在背后操纵木偶寻欢享乐的人们手中时,会被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阿一的生活方式能变得更好都是多亏了她的建言,而且实际上,他也认为爱子是给了他不错的【现在】的恩师,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对爱子的生死置之不理。

正因为如此……

「总之,要去救老师才行啊」

阿一选择了这个。不是抛弃,也不是放弃,而是拯救。

听了阿一的话,莉莉安娜抬起头。她的表情,有着一起去王都的安心,也有着意外的感觉。那是因为,她从雫她们那里听说,阿一对这个世界的事和同班同学的事并不怎么关心。还想着要说服他会很困难,竟然如此简单的就伸出援手,实在是预料之外。

「这样好吗?」

对于莉莉安娜的确认,阿一只是耸了耸肩。

「不要误会。不是为了王国。而是为了老师。那个人会被掳走也怪我,不能放手不管」

「爱子小姐的……」

莉莉安娜了解到阿一并不是纯粹为了王国才借出力量,虽然稍微有点失望,但想到阿一会跟着一起来这件事是不变的,便重新振作起来。但是,听了阿一接下来所说的话,她不由得笑了。

「嘛、在救老师的过程中,要是无意间发现了异变的原因,我会捎带手揍飞就是了」

「……呼呼、那么,我就这样期待吧。请多关照,南云哥……」

掳走爱子的是身穿教会修道服的女人。再加上国王等人异常的倾倒于教会,十有八九,这次的异变和教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就是说,如果要救爱子,就必须同时应对异变。这种事阿一也应该知道,总之就是虽然没直说,但实质上却等于说了要帮助莉莉安娜。

看到莉莉安娜侧目和香织交换了一个笑容,阿一的嘴角略微弯曲。

除了救出爱子以外,阿一还有另一个目的。那便是【神山】的神代魔法。米莉迪曾告诉过他,【神山】也是七大迷宫之一。但是,作为圣教教会的总本山,【神山】大迷宫的入口究竟在何处就不得而知了。有必要探索一番,教会关系者的存在将会成为相当麻烦的妨碍吧。

因此,他本来打算先攻略看起来比较容易的【哈鲁森纳树海】……不过由于这次的事,有了前往【神山】的理由。还有,在救出爱子的过程中,与教会发生争斗的可能性非常之高。那么……他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袭击总本山,说不定能直接领受神代魔法呢。阿一是如此考虑的。(准准:我算是见识到都合主义了)

莉莉安娜所言的银发之女……阿一的脑海里,浮现出在【梅鲁吉内海底遗迹】的豪华客轮上看到过的,在阿里斯特王身旁待机的,戴着兜帽的人物。失于船内之际,仅看到一眼那个人物的头发,确实是【银色】。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物。时代差太多了。但是,阿一有这种预感。之后,自己与那个银发的女人必将互相厮杀。

阿一燃起斗志。若挡己之路,不论来者何人,必杀之!他的眼眸看上去就像野生的狼一样,嘴角浮现出狞猛的笑容。

「……阿一,可爱」

「是啊,阿一先生,又是那个表情耶~总觉得心一下子就被抓住了的说」

「唔嗯,主人呦。竟然显露出如此凶恶的表情……下面湿了哦?」

但是,总觉得,脸颊通红,哈啊哈啊的女性阵营让气氛变得有点微妙。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