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1魔王的邀请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1魔王的邀请

至少也有几百个吧。数量非常多的魔物和诺因特覆盖了整个视野。然后,那些就好像是跟随着弗里德·巴古亚和中村惠里的那样。

二人好像在显示自己的余裕那样在闲聊着。无视了因惊愕而说不出话来的光辉他们,阿一认真地眯着眼睛。现在是,杀意之弦已经拉到极限,就差还没射出必杀之箭的状态。

明明已经连用皮肤都能感觉到阿一放出的非比寻常的压力,但,弗里德他们依然保有余裕。理由只有一个吧。那是因为被一群与现在的香织完全一个样子的“真的神之使徒”包围着。

阿一在心里「果然很讨厌呢。真是和小强一样的家伙呢」这样抱怨着,但女人的第六感非同小可,同样容貌的香织突然抽了一下作出反应,所以阿一老老实实地继续思考摸索歼灭他们的方法。

以前,阿一VS一个诺因特要拼死战斗,但是现在,由于通过升华魔法使肉体和兵器的规格提升了,所以如果是一对一的话连“限界突破”都不需要就能收拾掉,就算一对多也不认为自己会输。

阿一向身边的月她们使了个眼色,正当他们想要先下手为强地解放杀意的时候,弗里德就好像是先发制人的那样再次开口了。

「别急。现在并不打算与你们互相厮杀。虽然很想让你们在这里跪下求饶呢」

「哈,那么,来干什么?对那个只会缠磨人的没用的神感到绝望了而过来自杀吗?」

阿一用嘲笑般的语气如此说着,弗里德的眼眉抽动了一下。

阿一所说的“没用的神”当然是指艾希特神。从诺因特在这里的这一点来看,就说明了阿一以前的推测————艾希特是不区分种族的,是人类和魔人的神,无论是人类还是魔人都是玩具。然后,魔人族所崇拜的神,要么是艾希特本人假扮的,要么是艾希特的眷属————是正确的。

关于这个事实,弗里德有着什么程度的理解呢……

「……不会受你挑衅的。这是我的主人下达的命令。我只需要执行命令」

「是吗。那么?忠犬弗里德收到了怎样的奖励(命令)?」

「……我宽容的主人对你们那厚颜无耻的言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邀请你们到主人所在的城堡去。我们就是来迎接你们的。能够拜见那位大人是你们的幸运。为此感动而颤抖吧」

「哈?」

到底在想什么啊,弗里德的样子是至今为止都没有过的平静。阿一看到那变得更加面无表情,听到那用没有起伏的声音如此宣告着的弗里德,不禁漏出了呆呆的声音。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到处都是可以吐槽的地方。旁边的月她们也用讶异的目光看向弗里德。

「艾希特和阿尔巴是神吧?为什么会在城堡里哟」

总之,阿一问出了最为感到奇怪的疑问。对此,弗里德用平淡的语气,但是,就好像表示这是至高的荣誉的那样,像站在舞台上的男演员的那样两手张开地回答问题。

「阿尔巴大人确实是神————艾希特大人的眷属……但同时也是我等魔人族的王————魔王大人。与在神界的时间相比,魔王大人更长时间地留在这个肮脏的大地,为了伟大的目的而引导着我等魔人族哟」

看来魔王的真正身份是叫“阿尔巴大人”的神本人的样子。而且,魔王=阿尔巴大人的这个真相好像只有极少数被选中的人才知道的秘密事项。弗里德漏出了那隐藏不住的喜悦,那大概是因为在那极少数的人里包含有自己吧。不过,从那语气看来,好像是最近才知道的样子……

「……伟大的目的,呢。那么,魔人族被耍到什么地步呢」

「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刚刚在称赞魔王大人好厉害好厉害哟」

「……」

听力灵敏的弗里德注意到了阿一轻轻的一句自然自语,问了一下,却得到阿一耸着肩说的俏皮话,果然好像是感到生气,太阳穴抽搐了。

这时,惠里用比阿一更加轻浮的语气开口了。

「那个,弗里德。不要在那里喋喋不休,赶快完事哟。因为我想早点与光辉君度过甜~蜜的时间啊」

「……知道了」

弗里德大概是不怎么喜欢惠里,一边咂舌一边改变心情,整理一下衣领。然后,再次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这次被铃拼命的叫喊声覆盖过去了。

「惠里!铃……想和惠里……那个」

「嗯?什么,铃?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的感觉……才怪呢?什么?想吐出自己的辛酸之类的吗?嘛,想说的话擅自说出来就好了吧?不过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呢」

「不、不是哟。铃只是想再一次和惠里说话!」

看到惠里好像在表示对那样的铃没有兴趣的那样移开视线,光辉终于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用嘶哑的声音问了关于惠里那异样的身姿。

「惠、惠里……那身姿,怎么回事」

惠里被光辉搭话,与对铃说话时不同,浮现出满脸的笑容。不过,那是让人总觉得带着冰冷感觉的歪曲的笑容。

「光辉君!怎么样?漂亮吧?魔王大人他呢,给了我新的力量哟。我明明只是想和光辉君二人世界而已,连这样小小的愿望都有这么多混蛋妨碍我。不要紧!因为让光辉君烦恼混蛋全~部由我来扫除掉呢!我们二人一~直一~~直要在一起呢~」

「惠、惠里……」「惠、惠里……」

一边冷笑一边暴露出好像浮现出热量那样的声音和表情的惠里,在空中咕噜咕噜地转来转去。长在背后的不白不黑的,给人肮脏印象的灰色之翼因惠里的动作而随风飘舞,散落出灰色羽毛。轻轻地飘舞着散开的灰色羽毛就这样飘落到地面后,碰到羽毛的部分一瞬间就被分解了。

毫无疑问,这是和诺因特一样的分解能力。

「该不会,像香织那样……不对,那是惠里的身体……只赋予了能力?」(Juno:变成魔法无误)

静静地注视着惠里的雫一边皱着眉头一边观察。

但是,在得到那回答之前,响起了嘎嘁!那样的不祥的声音。那是听过好几次的阿一架起搭档的声音。

「总之,全部杀掉OK吧?」

阿一不禁开口骂人了。同样的,月她们也变成了好像苦瓜干那样的表情。动摇得特别厉害的,果然是光辉他们异世界召唤组了。

「大家……老师!」

「连莉莉也在」

香织和雫用参杂着焦躁的声音大叫。

没错,和二人说的那样,被困在映像中的笼子里的是本应该留在哈利王国的同班同学们和爱子,然后还有莉莉安娜公主。

大部分的学生都是抱着膝盖不安地扭曲了表情,在这人群中,爱子和莉莉安娜在拼命地护理着几个无力地倒在地上的学生。仔细一看,那几个倒下了的学生好像是永山组的队员。除此之外,还有玉井淳等爱酱护卫队的成员,虽然没有永山他们这么严重,不过也痛苦得扭曲了表情蹲在地上。

阿一马上取出“导越之罗盘”探测爱子的所在地。

「嘁,真实的吗……」

「呵,拿着相当有趣的东西呢,少年。作为查探用的神器,却让人感觉到了相当强力的力量喔?用那个能确定重要的同伴的所在地吗?」

罗盘指着南大陆的一个点。那就是说,爱子他们毫无疑问的是在魔人领的魔王城里。确信了那不是伪造的映像的阿一咂舌之后,弗里德对罗盘感到有兴趣,在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坦率地流露出感情。说出来的话里带着满满的优越感。

从阿一的态度看来,香织她们也察觉到了映像是真实的而变成了苦恼的表情。然后,在这样的状态下首先吼起来的是光辉。光辉用愤怒的声音大喊。

「太卑鄙了!抓了同伴作为人质算是哪门子的邀请啊!现在马上把大家放回来!」

「啊哈哈,不愧是光辉君!率直而又善良呢~。面对垃圾也这么认真,让我重新爱上你了哟」

「惠里,别开玩笑。就算做这种事也什么都得不到的!放大家回来,你也回来吧!」

「呀~,光辉君叫我回去了哟。想让我兴奋而死呢?」

「惠里」

「咕呼呼,等我一下。马~上,把光辉君变成只属于我的光辉君呢~」

光辉的叫喊完全传达不到惠里那里。眼看好像是在对话,却完全是对牛弹琴。对惠里来说,“惠里心里的光辉”已经确定好了。那扭曲的地方好像比背叛的那天更加严重了。

光辉理解到自己的话无法传达过去而咬牙切齿,视线转回弗里德那边。然后,就在光辉变得更加激动的那个瞬间,

咚啪!咚啪!

「!?」

听惯了的枪声打断了光辉。两条红色的闪光笔直飞向弗里

「……嗯。也没有接受邀请的理由」

「全部打飞就结束了」

「……果然,聚集了这么多同样的面孔,就算明白那不是自己但也还是感到毛骨悚然呢」

「话说,那邀请方式也不像样呐。如此的不懂礼貌,不得不教训一下呢」

同时,月、希娅、香织、提奥四人一起展示出攻击的意思。月和提奥举起自己的手,希娅把多瑠根搭在肩上,香织展开银翼。

阿一的杀意当然是向着惠里的。那碍耳的冷笑声和丑陋扭曲的表情激怒了阿一。由于在脑袋的角落里还记得着铃的请求,所以至少把四肢粉碎掉吧,阿一这样想着把多纳的枪口对着惠里。修拉库则是对着弗里德。

但是,在马上就要开枪之前,就好像是作为盾牌的那样在惠里和弗里德的前面出现了镜子一样的东西挤了过来。在讶异的阿一他们面前,那镜子般的东西里有一瞬出现噪音,然后慢慢歪曲映出了某地方的风景。

那是空间魔法之一。“仙镜”————把距离很远的地方的光景投影到指定空间的魔法。

在仙镜里映出来的是竖着几根庄严的柱子,地上铺着红地毯的大房间。然后,好像是改变摄像头的视点那样,影像慢慢动了起来。

开始能够看到房间的样子。那是放置了玉座的好像祭坛那样的地方。果然映出来的地方是王城————而且恐怕是魔王城的晋见的房间吧。在高高的天花板上连细致的部位都制作得很美丽的图案,以及别具匠心的家具的数量,都间接地把魔王的威严通过影像传达了过来。映像继续移动,视点移动到玉座的旁边。

然后,开始看到的是深灰色的金属以及被闪耀的赤黑色魔力光包围着的巨大的笼子。当然,肯定有什么被困在里面……

「……混蛋」

阿一不禁开口骂人了。同样的,月她们也变成了好像苦瓜干那样的表情。动摇得特别厉害的,果然是光辉他们异世界召唤组了。

「大家……老师!」

「连莉莉也在」

香织和雫用参杂着焦躁的声音大叫。

没错,和二人说的那样,被困在映像中的笼子里的是本应该留在哈利王国的同班同学们和爱子,然后还有莉莉安娜公主。

大部分的学生都是抱着膝盖不安地扭曲了表情,在这人群中,爱子和莉莉安娜在拼命地护理着几个无力地倒在地上的学生。仔细一看,那几个倒下了的学生好像是永山组的队员。除此之外,还有玉井淳等爱酱护卫队的成员,虽然没有永山他们这么严重,不过也痛苦得扭曲了表情蹲在地上。

阿一马上取出“导越之罗盘”探测爱子的所在地。

「嘁,真实的吗……」

「呵,拿着相当有趣的东西呢,少年。作为查探用的神器,却让人感觉到了相当强力的力量喔?用那个能确定重要的同伴的所在地吗?」

罗盘指着南大陆的一个点。那就是说,爱子他们毫无疑问的是在魔人领的魔王城里。确信了那不是伪造的映像的阿一咂舌之后,弗里德对罗盘感到有兴趣,在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坦率地流露出感情。说出来的话里带着满满的优越感。

从阿一的态度看来,香织她们也察觉到了映像是真实的而变成了苦恼的表情。然后,在这样的状态下首先吼起来的是光辉。光辉用愤怒的声音大喊。

「太卑鄙了!抓了同伴作为人质算是哪门子的邀请啊!现在马上把大家放回来!」

「啊哈哈,不愧是光辉君!率直而又善良呢~。面对垃圾也这么认真,让我重新爱上你了哟」

「惠里,别开玩笑。就算做这种事也什么都得不到的!放大家回来,你也回来吧!」

「呀~,光辉君叫我回去了哟。想让我兴奋而死呢?」

「惠里」

「咕呼呼,等我一下。马~上,把光辉君变成只属于我的光辉君呢~」

光辉的叫喊完全传达不到惠里那里。眼看好像是在对话,却完全是对牛弹琴。对惠里来说,“惠里心里的光辉”已经确定好了。那扭曲的地方好像比背叛的那天更加严重了。

光辉理解到自己的话无法传达过去而咬牙切齿,视线转回弗里德那边。然后,就在光辉变得更加激动的那个瞬间,

咚啪!咚啪!

「!?」

听惯了的枪声打断了光辉。两条红色的闪光笔直飞向弗里德和惠里。闪光马上就要爆碎掉弗里德的头盖以及惠里的身体的一部分,但是两个诺因特拖着残影挤了过来用大剑挡住了。

和以前不同,现在一击就把大剑打出裂痕了,再来一发的话就能打碎了吧,不过,被挡住了的这个事实没有改变,阿一感到很麻烦的那样皱着眉头,想要继续开枪。

「不、不要!等一下!拜托了,等一下,南云君」

这样妨碍阿一的是铃。好像想用小小的身体撞上去的那样往阿一那笔直伸出的手冲过去。对阿一来说,铃的体重就像是棉花一样不成问题,但是看到那用拼命的表情和声音吊在自己的手上的铃,阿一有一瞬放松了。

趁着机会,弗里德一边流着冷汗一边勉强不改变表情地开口了。

「……这个狂人。不想要同伴的性命了吗」

「哈,在以前同样的情况下被我骄傲的同伴打飞的那件事忘记了吗?要是老实跟着你走结果全员被杀掉那就完蛋了。因为,自称神的家伙好像很想看到我痛苦地死去的样子呢」

「就是说,要舍弃同伴只有自己活下去?」

「不要让我重复好几次。那些家伙不是同伴。而且……」

无畏的笑容和野兽般的一闪一闪地闪耀着的眼光射向弗里德。对那个不禁在白龙乌拉诺斯的背上后退一步的弗里德,阿一就好像在说这才是世间的常识的那样宣言到。

「把你们全杀光再去接受邀请,没问题吧?」

接受魔王城的邀请的话,顺便带上一、两个手信吧,阿一一边做出砍头的动作一边冷笑。所有人都理解了那是表示把弗里德他们的头作为手信。有这种想法的这家伙才是魔王啊,光辉他们如此想着浮现出颤栗的表情。

听到阿一如此骄傲的说话方式,稍微后退了一点的弗里德对这样的自己感到生气,所以有一瞬间表情歪曲了,不过马上重新振作,好像在嘲笑的那样嘴角上吊。

「气势不错。在这么多的使徒大人面前还能这样实在是异常……不过,这里就让我再打一张卡牌出来吧」

「啊啊?」

无视了感到奇怪的阿一,弗里德把映出了爱子她们的映像视点切换了。看来,在困住爱子她们的笼子旁边还有一个笼子。同样的笼子,不过尺寸要小很多,因为那是只困一、二人的东西。

然后,在映出被困在那里的人们的瞬间,

----

世界上的声音消失了。

超越常规的杀意完全覆盖了附近一带,让人产生那样的错觉。

能够得到声音消失的认识,那是属于强者的范畴了。因为,在杀意————或者应该说是鬼气才对的那样的令人讨厌的气息的奔流之中,由于生物的本能而保护自己精神,弗里德管理的魔物有一大半都马上失去意识而掉落到地上了。

抱住阿一的手的铃也感到意识逐渐远去而倒在地上,通过紧咬嘴唇的痛楚而勉强保住意识。

「!————!————你、你,那些鱼怪们怎么样都无所谓吗」

弗里德意识到自己那随时都好像要停下来的呼吸,以扭曲的表情进行口头警告了。已经没有假装冷静的余裕了。

“鱼怪们”————弗里德这样称呼,让阿一的气息突然剧变的原因的两个人影是……缪和雷米娅。

在笼子的正中间,二人就好像相互确认对方的存在那样紧紧地抱在一起。虽然无法隐藏那不安的表情,不过并没有浮现出眼泪,而是坚毅地观察着周围。

阿一为了缪和雷米娅不会出现万一的情况,在离开艾莉森之前做了准备。在艾莉森的街道上和缪的家里设置了隐藏二人的存在的气息遮断系神器、当敌人出现就会向阿一警告的感知系神器、为了争取时间的结界系神器。可不是白白在那里住了六天的呢。

但是,对他们完全没有用,缪和雷米娅被拐带走了。如果不是非常清楚阿一的脱离常识的神器的力量以及与缪的牵绊,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而且根本不会想到她们。

也就是说,出现这样的想法,并且能够以完全的准备去拐带她们的只有一个人。

阿一的视线马上转向,射向惠里。

「————」

好像要慢慢侵蚀到精神的深处的那样的气息在惠里的肌肤上爬来爬去。惠里打了个冷颤,体感温度突然下降,呼吸自然也跟着变得紊乱。

阿一用目光射着那样的惠里好一会之后,就好像看见路边的石子的那样移开视线了。突然,惠里就好像从束缚中被解放出来的那样在空中一晃一晃。

虽然阿一散发出怪物般的鬼气,但,就好像是骗人的那样,平静的眼睛好像带着倦意的那样,阿一以这样不协调的异样的目光再次看向弗里德。然后,果然是平静地开口了。

「……接受邀请吧」

「什、什么?」

依然迸发着鬼气的阿一口中说出来的话,使弗里德的表情变得困惑。

「……我说接受你们的邀请啊。赶紧带路」

「……呼嗯,一开始这样说不就好了」

得到接受邀请的回答的同时,鬼气逐渐收敛起来。弗里德虽然呼吸紊乱,不过马上取回原本的表情,浮现嘲笑。然后,用变成魔法之一把昏迷的灰龙群弄醒,开始咏唱咒文打开通往魔王城的大门。

月无视了弗里德旁边的同样喘着气的流着大量汗液的惠里,以及解除了身体的硬直状态摇摇欲坠的光辉他们,侧着头仰望着阿一。

「……这样好吗?」

「……啊啊。使用水晶钥匙的话就能连接空间吧,不过延迟时间太长了。而且,那边也应该知道我们有着空间转移系的力量」

「就是说可能有什么对策呢」

「要是出现万一情况也会很困惑的呢。与老师殿下她们不同,缪和雷米娅不能靠自己去争取那段延迟时间呢」

正如提奥所说,只要想那样做的话,是可以使用水晶钥匙和罗盘准确地转移到爱子她们被困住的魔王城里的。

但是,由于那是概念魔法,所以距离发动之前无论怎样都会出现一段延迟,知道阿一他们拥有空间魔法的敌人那边肯定不会放过那段延迟时间。

即使如此,如果只是爱子她们的话,因为是外挂集团所以也许能通过自己的外挂而承受住挺过那段延迟时间。正因如此,阿一刚才才会选择了歼灭战,但是,完全没有战斗力的缪和雷米娅……而且被很小心地关在笼子里,情况就不一样了。

考虑到万一的情况,真想用强硬的手段控制住他们。

「……那么,我们带路去主人的身边吧。没什么,只要不出差错的话,等下可以和那些没用的生物接触一下吧。那种肮脏的生物到底有什么好,难以理解呢」

弗里德完成了传送门,在连接的对面的空间可以看见宽大的阳台和眼下的街道。看来不是直接转移到爱子她们所在的晋见的房间,而是在王城的上层的外侧部分打开了门。

恐怕,在王城的内部施展着禁止入侵之类的结界吧。就算是同伴也不能直接转移过去这不会有错。考虑到是魔王城的防卫的话,这是理所当然的措施。

就好像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听弗里德的嘲笑的话那样无视了弗里德,正当阿一想要踏进传送门的时候,表情很扫兴那样的弗里德好像想起了什么的那样开口了。

「对了。少年,在转移之前把武装解除掉吧」

「……」

阿一只是无言地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他,对此,自以为终于得到优势的弗里德毫不隐藏自己的愉悦,重复了混有嘲笑的话。

「听不见吗?我说快点解除武装。啊啊,还有,戴上这个封住魔力的枷锁」

发出嘎啦那样的声音取出来的手铐般的枷锁,与过去爱子和光辉他们戴上的东西非常相似。亏他们名义上是邀请,却完全是对待俘虏的那种行为。

因为有名为人质的把柄吧,弗里德冷笑着。虽然以前就是狂热的信仰者的感觉,但不会让人认为是如此小人的性格。是严重的败北使他的性格扭曲了吗。还是说,在进攻王都之后发生了什么而使他解除了限制变得更加狂热了吗……

不管怎么样,阿一的回答都是固定的。

「我拒绝」

「……说了什么?」

「别让我说两次。我说我拒绝」

弗里德听到阿一那没有任何气势的话之后,表情有一瞬变得呆滞,但是下一个瞬间就用好像看着难以理解的东西那样的眼神看向阿一。

「……无法理解自己的立场吗?你们没有拒绝的权利。要是不好好服从的话,那丑陋的母女————『别得寸进尺』……你说什么?」

不服从的话就危害缪和雷米娅的这样的老土的台词,在中途被打断,平静的声音向眼睛上吊的弗里德传了过去。

「你以为只要以缪和雷米娅为人质,就能完全封住我了吗?理解一下吧。你们打出来的卡牌是一把双刃剑」

「说是……双刃剑」

从阿一的身上没有放出刚才那样的鬼气和杀气。岂止如此,连一滴魔力都没有漏出来,当然也没有使用“威压”。

虽说如此,仔细一看,白龙乌拉诺斯稍微后退了一点,乘在悲伤的弗里德也注意到了自己的手在微微的振动。到底为什么……连思考那样的疑问的时间都没有,阿一编织出话语。

一如既往的,是平静到完全感觉不到愤怒和憎恨的,就好像是诺因特那样的无机质的声音,但是,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让你们现在还活着的理由也是多亏了缪和雷米娅。……试着给二人弄一道伤痕看看。……无论是小孩、女人、老人,无论出生贵贱,不差别对待,把叫做魔人的这个种族……灭绝」

「————」

弗里德倒吸一口凉气。周围有上百个“真的神之使徒”包围着,只要自己的主人还是现人神(Juno:现人神,在现界的人形的神),阿一的话就应该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戏言。但是,在那没有起伏的声音里感觉到了难以理解的异样的力量,即使只是一瞬间,也出现了“可能做得到”那样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这邀请有着怎么样的目的,但不打算徒手进入敌人的基地。因为那样做的话可能什么都做不到就全部结束了呢。与其变成那样,还不如碰运气去捣乱还要好」

「……要舍弃那对母女吗」

「不舍弃。但是,我只是认为在这里失去武器就等于舍弃她们而已」

经常在故事里出现的一个场景里,主人公们为了取回人质而听从敌人所说的放下手中的武器,但是阿一并没有选择那样做。为了人质暂时的安全而使到救人的这边无力化,阿一认为这根本不值一谈。那样做的话,结果只会导致全员被干掉而已。

因此,这种时候,阿一选择了就算人质不能四肢健全,也要把犯人消灭。只要还活着就能治愈。那样的话,确确实实地杀掉犯人才是更加合理的。阿一心里那不屈服于黑暗的强烈观念使他做出那样的选择。

当然,从常识来看,那是非常脱离常识的,某重意义上,可以说是恶行的选择。因为,对人质的解放是要求着最大限度的准备和慎重的呢。只要没有死就可以了,一般都不会有这种想法。

更不用说,如果那是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存在的话,跨过理论和信条而仅靠两条腿跑过去才是正常的。

「……你果然疯掉了」

因此,弗里德得到那样的感想。当自己成为进攻的那一方取得优势的时候,对方放弃了据点反而进攻过来。但是,那说到底也只不过是谁先干掉对方的chicken race而已。确认,让人怀疑他是否正常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吧。

不过,这个情况,阿一所说的话里含有着吓唬人的成分。阿一当然是丝毫不想缪和雷米娅受伤。可以的话,想要毫发无损地夺取回来。正因如此,只有解除武装这个是不可能认同的。

因此,给他们“如果逼得太紧了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这样的印象,想要强硬地留有一张手牌。由于已经在弗里德的面前展示了那一鳞半爪,所以阿一敢这么做的可能性很大。假如这样也不行的情况的话,姑且也留有一手的。

「那么,趁在这个狂人还没把你同族的女孩子们的肉块陈列出来,赶紧带路到缪和雷米娅的那里去」

「……」

弗里德回答不了。虽然明白阿一不屈服,但是,作为一个虔敬的下仆可不容许把全副武装的敌人带到主人的面前。

实际上,弗里德只是被魔王阿尔巴下令使用人质把他们带过来,并没有受到解除武装和拘束的指示。阿尔巴好像对阿一带着武装过来的这件事不怎么在意。

就是说,要求解除武装是弗里德按照常识的独断,不过他没有坦率地点头,果然还在犹豫着

这时,至今为止一直都一言不发的“真的神之使徒”诺因特插口了。

「……弗里德。别做这种没用的事情了。那位大人不在意这样的小事。不如说认为这能成为不错的余兴吧。还有,只要我等还在这里掌控着,就不会发生万一的情况。对“异常”的拘束,只要有我等的存在就足够了」

「呣,但是……」

无视了那不情愿的弗里德,诺因特用与以前相对时完全相同的声音和表情向着阿一。

「我的名字是“阿哈特”。“异常”,你和诺因特的战斗数据已经解析完毕了。别想着能再次战胜我等」

因此,言外之意是你想武装就武装吧。仔细一看,叫做阿哈特的和诺因特同样容貌的“真的神之使徒”那眼瞳有着仅有的一丝晃动。可能是错觉,不过阿一认为那是敌对心,或者是类似憎恨的什么感情。

“别想着能再次战胜我等”————这句话不是单纯地作为人偶说出来的,可能是含有着更加强烈的感情在内。

但是,那种事情对阿一来说是无所谓的。因此,阿一移开那无机质的视线看向传送门的深处。大家都明白那是快点带路的意思。

阿一那骄傲的态度使弗里德绷着脸,但是由于阿哈特在催促着,所以弗里德好像没有办法的那样子甩了甩头,就那样向传送门走去。

阿一他们跟在后面。-->">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