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2真的假的 前篇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2真的假的 前篇

「……叔父、大人……」

月发出嘶哑的声音。那眼睛睁得大大的,娇小的手就像是显示出内心的动摇的那样小幅颤动。

没有注意到阿一的呼唤的这种在平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显示了那是多么的动摇。

无视了那看到月的样子而显露出惊愕的阿一他们,金发红眼的魔王露出更加温柔的微笑,再次用那没听惯的名字来称呼月。

「对,是我哟。娅蕾缇雅。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呢。……这不怪你。不过,那身姿真的很怀念很可爱。从三百年前开始就没有变呢」

魔王微笑着。大概是看穿了在那里的叔父吧,月后退一步。然后,那抖动的嘴唇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使徒阿哈特就好像要取得先机的那样开口了。

「阿尔巴大人?」

阿哈特面无表情,但是,用让人明白是疑问句的音调呼唤了魔王的名字。从那样子看来,就好像是魔王对月的态度出乎阿哈特意料的那样。不仅仅是使徒,连弗里德也是同样的稍微有点讶异的表情。

听到阿哈特的呼唤,魔王轻轻一笑,缓缓举起一只手。……向着阿哈特她们、神之使徒的方向。

下一个瞬间,和月很相似的金色魔力光犹如闪光手榴弹的那样爆发,一瞬间,全部被光覆盖了。那光芒就好像时间倒流的那样被吸进丁里德的手里消失了之后,使徒们就好像关闭电源的机械的那样倒下了。

还有,就好像是顺带的那样,弗里德和惠里也倒下了。旁边的光辉大概是因突如其来的事态而呆住了吧,注视着那一动不动的硬直的惠里。

在因突发情况而哑然的月她们的面前,魔王就好像在说紧张时间过去了的那样「呼~」地吐了一口气,接着,伸出的手高举过头啪嘁这样打了个响指,某魔术发动了。

阿一的魔眼石里看到的是半球状扩展开来的金色障壁。但是,那用途与一般的障壁好像有些不同。

「这是把偷听和监视蒙混过去的结界哟。用我预先准备的其他声音和光景替换过去。这样,在外面的使徒们就不会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了吧」

「……你想怎么样」

看到那就好像是与使徒敌对的言行,阿一眯着眼睛质问到。

「你好像是叫南云一君呢。你如此警戒也不无道理。所以就不绕圈子,单刀直入地说吧。我是伽兰德魔王国的现任魔王,原吸血鬼之国阿巴塔尔王国的宰相————丁里德·伽尔帝亚·维斯佩里提利奥·阿巴塔尔……是反叛神的人」

这作为魔王说出来的有威严的话在宽大的晋见的房间里回荡。那句话使到在场的人不禁在怀疑这是不是认真的。

除阿一外的其他成员们因这惊愕的事实而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与人族敌对的魔人族的王居然会是反叛神的人,做梦都没想过。那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吧。

这时,勉强回过神来的铃「惠里」这样叫着想要跑过去,但是被光辉伸手制止了。光辉把手放在倒下了的惠里的脖子上感觉到脉搏的跳动,好像在说不用担心的那样一边微笑一边点头。看到那把手放在胸前松了一口气的铃,丁里德「让你感到不安真是抱歉」这样说着谢罪了。

顺带一说,关于使徒那是停止了机能,而弗里德他们是停止了生态机能————换句话说,就是假死状态。

包含“魔王的谢罪”,一连串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无语了的时候,阿一环顾四周,然后想要追问丁里德的真正意图。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叫喊声。那是拼命的,想要否定什么的声音。

「骗人……不可能这样的。丁叔父大人是普通的吸血鬼!确实是格外强大,但是没有像我这样的返祖现象!叔父大人,丁里德不可能还活着!」

「娅蕾缇雅……。动摇了呢。这是……当然的吧。虽说那是必要的,但我还是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这样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动摇才奇怪」

「别叫我娅蕾缇雅!不要模仿叔父大人!」

看到那连阿一都没有看过的月的激动的样子,丁里德悲伤地微笑了。可能是连那样的态度都惹月不高兴吧,月放出杀气伸出手来。从身上喷出庞大的魔力。

尽管在【冰雪洞窟】里发现自己的记忆可能有错,但毕竟眼前的男人是把月困在黑暗的深渊里长达三百年的人。给予绝大信赖却背叛自己的人。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放得下。

更何况,本应该死了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而且和三百年前没有变,亲切地、和蔼地对自己说话。就算是月也无法保持冷静。内心就像受到台风直击的海面那样翻着巨浪。

任凭自己也不明所以的那股冲动,月放出了雷龙。对这突然发展起来的状况,其他的成员也紧张了起来。

但是,丁里德依然是微笑着。用那有余裕的态度,再次啪嘁地打了个响指。那个瞬间,沿着玉座所在的祭坛深处形成了光之壁。咆哮着雷鸣逼近丁里德的雷龙与那障壁冲突着,如果不是非常巩固的障壁的话是敌不过雷龙的吧。

在雷光迸发之中,障壁对面的丁里德用温柔的声音说话了。

「娅蕾缇雅·伽尔帝耶·维斯佩里提利奥·阿巴塔尔。历代最聪明的女王,我最爱的侄女哟。我确实是你的叔父哟。还记得吗。我是强力的魔物使的事情」(Juno:月的全名,除了名字外的其他部分,有一个音与叔父的不同,不知道是作者故意的还是不小心打错)

「你说什么」

「现在的你应该明白的。当时的我为什么有那么强力的力量」

「……,神代魔法……变成魔法」

就好像是以前看着月的学习那时候的那样,丁里德「说得好」这样说着微笑了。大概是出现了既视感吧,月的表情扭曲了。

「没错。要继续说的话,生成魔法我也习得了。不巧,缺乏那方面的才能而浪费了宝物呢。相对的,关于变成魔法的方面颇有才能哟。也尽了相应的努力了哟。结果,不仅仅是能制作出魔物,还变得能对自己的肉体进行强化了。寿命延长至今就是这个原因哟」

实际上,阿一不露声色地放出电磁炮混在雷龙里,明白到不能如此简单地突破障壁之后,把手搭在月的肩膀上。在精神混乱的状态下,雷龙的效率和收束率都与平时无法相比的差,放出这样的雷龙只是在白白浪费魔力而已。

月由于放在肩上的温暖的感触而取回了自我,用认真的眼神盯着丁里德,然后让雷龙雾散了。取回了几分冷静,用毫不隐藏自己的混乱的语气追问了。

「……那个白龙使的魔人族,说你是名叫阿尔巴的神。说你率领了魔人族好几百年!」

至少,在月还没被封印起来的那二十多年,他是吸血鬼的王国阿巴塔尔的宰相的这件事情,与弗里德的发言相互矛盾。

即使如此,丁里德也依然保有余裕。好像在说着那是理所当然的指摘的那样,悠然地回答了。

「弗里德所说的并没有错。所谓阿尔巴确实就是我,同时也可以说不是我」

丁里德说着像是禅问答那样的事情,月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丁里德对此苦笑着,继续说到。

「叫做阿尔巴的这个存在,在神代是艾希特神的眷属神。就像是下属的那样呢。最开始,阿尔巴对艾希特神发誓效忠,成为其左右手,但是某一天,产生了疑问。是否该无视艾希特神的残忍呢。这个疑问在经过几百年、几千年之后变得越来越大,最终,他变得带有反叛的想法了」

丁里德发出噋嘁噋嘁的脚步声在玉座的周围走来走去。那轻轻的脚步声绝对不是很大声,却听起来格外响亮,而且完全不会让人感到不愉快。

「但是,不可能敌得过身为主神的艾希特神。因此,阿尔巴想到了一个计策。那就是,作为艾希特的棋子而降临到地上,让人们的战争激烈化,趁着混乱而成为魔王————这方针的根本,是在地上寻找能够对抗神的手段和战力」

停下了说话的丁里德,把自己的手一张一合,做着好像是确认感触的那样的动作,继续说话了。

「但是,没有肉体的神要在地上很好地活动,就需要作为容器的肉体。于是阿尔巴寻找能够成为容器的人,把灵魂寄宿在那个人的身上。本来,在别人的身体里寄宿灵魂的这种事情,如果本人强烈拒绝的话,就算是神也难以寄宿……但是,如果展示了自己是作为神的存在的话,自然没有人拒绝了。因为自己并不是消失,而且,这是光荣的事情吧」

「……就这样,丁里德被阿尔巴选中了?」

「阿尔巴狂喜了哟。如果仅仅是适应者的话,就只会说自己是艾希特的眷属神,但是,我知道了真实情况。真的是成为了反叛的同志。在使徒的监视之中,在体内打听了真意了哟。我的体内现在也有着阿尔巴的这个存在,从各个方面都得到帮助。一个身体里有着两个灵魂。这就是既是阿尔巴又不是阿尔巴的那句话的意思哟」

丁里德把手放在玉座上,好像是确认月她们是否理解了的那样停顿了一下,月表情复杂地问到。

「……什么时候开始」

「在你继承王位的前不久呢。同时,知道真实却什么都做不到的我,明白自己也有可以做的事情。我认为那是我的使命哟」

「……使命」

「对,打到神的这个使命。不过,不让艾希特神和使徒们得知我的真意实在是很费劲呢。因此,做了好几次不是自己本意的事情哟」

还有没其他想打听的事情?看到这样微笑着的丁里德,月唤起了他是自己的教师的那时候的记忆,内心动摇了。无论是说话方式还是氛围都和自己记忆里的叔父一样,说不定就是他说的那样,现在还活着,月开始这样想了。

然后,如果是那样的话,月有想要打听的事情,不,是不得不打听的事情。

「……为什么背叛了祖国。为什么,背叛我……」

「对不起」

「……不是想听你的谢罪!而是想听理由」

月对着那以沉痛的表情说出谢罪的话的丁里德大喊。旁边的阿一,往搭在月肩上的手使了一点力让她冷静。其他的成员也因为这是关于月的过去的事情而没有插口,以认真的表情看向丁里德。

「娅蕾缇雅。你是个天才。在魔法的领域上,没有其他人能追得上你。就连身为神代魔法的使用者的我也敌不过你。那强大太过惹人注目了。所以被监视了。就像你旁边的南云一那样」

「……异常」

「对哟。娅蕾缇雅,你还记得吗?当时,阿巴塔尔的上层已经被信仰艾希特神的势力所逐渐占领了。就连你的父母也是。你应该隐约感觉到了那片鳞半爪才对的」

「……我记得。叔父大人和父亲大人经常在我的教育方针上争论。……我的教师是叔父大人。所以,我几乎没有接触到信仰方面地成长」

月点了点头,丁里德也一点头。

「因为我知道真实呢。虽然无法证实解放者说的是不是真实的,但是我认为让年幼的你无条件地信仰是很危险的。我想保护你。但是,就那样让你成为了远离信仰的人了」

「……不能随心所欲的棋子是障碍?」

「就是这么回事。变得认真企图对你暗杀了。你的不死性不是绝对的。特别是以神为对手就更是如此了……就算我习得神代魔法,也没有自信能在神的意志下守护你。而且,体内寄宿着阿尔巴而觉醒了使命的我也不愿意失去你这个杀手锏。所以,在你被暗杀之前,把你当作是已经死掉了的那样隐藏起来。直到能够升起反叛的狼烟的那天为止」

「……」

叔父没有背叛。不如说是想要保护自己。就算,意识里把自己当作是战力,包含着不想自己死的想法的话语,与月的记忆的片段一致。

现在,月的表情就好像是失去了目的地的那样,或者说变得像是迷路的孩子所浮现出的不安。

犹如显露出不稳定的情绪的那样,月以无力的颤抖的声音投向最后的疑问。

「……人质呢?如果你真的是丁叔父大人的话……如果没有背叛我的话,为什么」

从低下头的月那里传出了混有责备的话,丁里德苦笑着「是呢」这样嘟囔着。然后,再次啪嘁地打了个响指。马上,覆盖笼子的光芒就像溶解掉的那样消失去了,笼子的锁也发出声音打开了。

被囚禁的同班同学们和缪她们摸不着头脑地注视着开了锁的门口。

「不这样做的话,我认为你们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他们呢。而且,也有着在万一的时候保护他们的目的。关于受伤的方面希望能原谅我。去迎接的是使徒,而且不能当着她们的面进行治疗呢。姑且下令不能杀死他们。而且,接下来可能会与娅蕾缇雅你们成为同伴呢」

「……同、伴?」

丁里德说着那样的理由。大概是说不出反驳的话了吧,月用疑问的语气重复了丁里德说的一个词。虽然那慌乱的内心里浪潮更加高,但那声音已经没有力量了。由于一次性给予大量的,而且对月来说是不能无视的重要的情报,内心整理不过来。

守望着月的希娅他们也隐藏不住自己的困惑。被困在笼子里的人们也感到了这里的气氛而一动不动的。

这时,丁里德就像是看透了月的内心的那样眯着眼睛,微笑着从祭坛上下来。悠然向月的身边走过来。

「娅蕾缇雅。无论如何都希望你相信我。我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都一直爱着你。我们再会的这一天都等的不耐烦了。这三百年来,没有忘记过你哟」

「……叔父、大人……」

「对。是你的丁叔父大人哟。我可爱的娅蕾缇雅。时机到来了。为了完结所有的事情,请助我一臂之力吧。」

「……助、一臂之力?」

「一起打倒神吧。就像以前我们背对背地与外敌战斗的那样。艾希特神已经想让这个时代终结了。其实是打算在不得不战斗之前都一直把你藏起来的……幸运啊。你比以前要强得多了,然后还聚集了这么多的神代魔法的使用者。一定能打倒艾希特神的」

「……我、我……」

月因丁里德的话而动摇了。就好像想要拥抱那样的月的那样,丁里德张开双手。

那身姿再次唤起了脑海里小时候的记忆。幼小的月在魔法和座学(Juno:座学,坐在教室里学习)取得结果的时候,“丁叔父大人”总是比月本人还要高兴地微笑着张开双手去迎接的。然后,抱住月说着「你努力了呢」这样的褒奖的话抚摸月的头。

活着的,然后没有背叛自己的的重要的自己人的拥抱。比亲生父亲更加作为父亲地仰慕着。月的眼睛湿润了。

丁里德的微笑逐渐加深,想要编织为了迎接月的话语。

「来吧,我们一起去吧。娅蕾缇————」

突然,

咚啪!!

响起了那样的听惯了的无情的声音。同时,像弹起来的那样后仰的丁里德就那样向后倒下了。

没有人能把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众人注视着目光空虚地倒下了的丁里德。他一动不动。宽大的晋见的房间充满了静寂。

这时,响起了嘎嘁哩的好像是击铁的声音,不,那根本就是击铁的声音破坏了静寂。身体震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一起把视线转向那声音的源头。

那里出现了能够预想得到的光景。

也就是,

「杂碎。把你作成肉末」

那是架着冒白烟的多纳,说着像是小混混那样的台词,额头上浮出青筋的阿一的身姿。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