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8-4被夺走的东西是……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第八卷试看 8-4被夺走的东西是……

「月!」

「月桑!」

阿一和希娅不禁以被焦躁支配的声音大喊。月被那神秘的、明显瞄着月的、只让人感到不好的预感的光之柱吞没了。阿一他们不可能不着急。

在那发出灿烂的光芒的光之柱里,身体硬直了的月终于好像解开了束缚的那样动起来了。

实际上,月只受到了一瞬间的束缚。原因是惠里放出的暗黑色一闪一闪的球体————“堕识”。那是暗系魔法之一,能让对方失去一瞬间的意识,作为应用技,在那暗黑的球体闪着的期间,能让脑部发出的命令受到妨碍。

这次使用的是应用技。这是由于惠里的天职“降灵术师”的性质是暗系魔法,以及肉体被强化而使规格得到爆发性的提升,这两个合在一起,使到那魔法被强化到不能和以前相提并论的程度。

因此,月由于神经传达的阻碍而使到身体暂时动不了,回避动作迟了一点,结果魔法的使用也被妨碍了。

月为了从这从天而降的光之柱里掏出来而伸手摸了一下光之柱的边界。那是硬质的感触。感觉好像不会轻易打破的样子。理解到自己被囚禁了的月发动空间魔法,尝试连同空间一起把光之柱切断。

「!」

但是,让人惊讶的是,确实是发动魔法把空间断裂了,但只有光之柱的边界部分没有效果,连一条裂痕都没有。不只如此,射下来的光逐渐增强,更是增加了庄严和不祥。

月放弃破坏光之柱,想要开门出去。但是,光之柱好像不允许她这样做。月那稍微带有一点焦躁的视线所看到的是,有点扭曲的空间马上就变得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那样恢复原状。传送门发动之后,因什么原因而强制性地被取消了。

「嘁。缪、雷米娅,在这里不要动哟」

「好的」

「老公……」

看出了月的困境的阿一,用十字浮游炮在缪和雷米娅的周围张开结界,冲过去想要破坏光之柱。

「呼呼,不可能让你得逞吧?」

阿尔巴看到阿一那可怕的表情,愉悦得一边扭曲表情一边啪嘁地打了响指。那个瞬间,晋见的房间里出现了数目惊人的魔物和使徒,还有魔人族和人族。和刚才使徒们出现的时候一样,在晃动的空间里好像渗透出来那样出现了。

出现的魔人族和人族无一例外的眼瞳空虚,但那身体放出的压力不逊色于魔物。恐怕那是惠里的傀儡兵————而且是被相当强化了的人们吧。

使徒们一起向那想要救援月的阿一飞过去。

「碍事啊,木偶们!」

阿一怒吼,喷出红色魔力。那是“限界突破”。而且,那是以前与诺因特战斗的时候无法相比地洗练了的战斗方式,通过升华魔法而使到规格得到提升的电磁炮精确地打穿了使徒们。

分析了对方的不仅仅是使徒们。阿一也是日复一日地钻研,没有怠慢过。进行过无数次的对使徒战的想像训练,从而使到能力提高。

即使如此,对手是使徒。有着超出常规的规格,是名副其实的神兵。不会这么简单就被突破过去。还利用了数量的优势而不让阿一接近月。

其他的成员也是差不多的状况。

希娅守护爱子她们已经竭尽全力了,提奥、雫、龙太郎、铃也由于被魔物和傀儡兵包围着,保护自己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光辉君,恢复正常啊!“万天”!」

然后,被光辉袭击的香织也一边承受同时袭来的使徒的攻击,一边判断到光辉被人使用了什么魔法而向他使用异常状态恢复的魔法,但是……

嘁咿咿咿嗯!!

得到的结果是圣剑的一击。变成了再次交锋的状况。香织发出了动摇的声音。

「为什么!」

「该恢复正常的是你哟,香织。这种事情你打算持续到什么时候?」

「在说什么」

「听到丁里德桑的话了吧?他明明是想要拯救世界的,南云却想杀害那么出色的人……不可原谅哟」

看到那说着不知所谓的事情的光辉,香织浮现出困惑的表情。然后,无意中与那个用暗系魔法干涉意识,卑鄙而又确实地妨碍了雫她们的战斗的惠里对视了。突然,惠里露出邪恶的冷笑。

「惠里,你」

「库呼呼,不是哟~,我只是稍~微诱导了意识而已。只是把对自己有利的话往光辉君的心里扎根而已哟?之后就是光辉君本人那样相信了而已哦~」

看来是让光辉只相信丁里德最开始那戏言部分的那样被洗脑了。本来就顽固地钻牛角尖还有利己解释的坏习惯,然后还有精神上积累下来的负担,使到光辉很容易就被惠里洗脑了。

「不是“缚魂”」

香织就好像没有听到自己和惠里的对话的那样,然后对那不知道为什么只瞄着自己的光辉感到疑问,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把光辉杀掉对他使用自己所祈愿的“缚魂”,香织提出这样的疑问。

对此,惠里的回答是,

「使用了哟~?」

「唉?」

香织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发出呆呆的声音。趁着那情不自禁地出现的空隙,香织受到使徒的猛攻。尽管勉强回避过去避开了致命伤,但身体出现了好几道浅浅的伤痕。香织瞬时治愈那些伤痕,以疑问的表情看向惠里。

惠里好像对香织的那个样子从心底感到高兴,格格地笑着回答了。

「我也不是在玩耍的哟?为了得到更好的光辉君而不怠慢地努力的“好女人”啊~」

「那是,怎么回事」

「“缚魂”呢,改良了之后,不再只对残留思念起作用,变得对活着的人的思念也能直接起作用了哟!换句话说,就是把生灵隶属于自己的那样呢~。就算是活着,自己也不会感到违和感的那样隶属了哦!诱导意识,对光辉君植入正义,而我成为支撑着他的朝气的女主角!」

听了惠里的话,香织的表情出现恐惧。惠里在到达魔王城之后就格外明显地贴着光辉,恐怕是而了对他施加这进化了的“缚魂”吧。最恐怖的是,不知道那咒文的咏唱是咏唱。对他人来说,最容易信服的话语就那样变成束缚思念的咏唱。

而且,诱导完毕后,停止使用那魔法也不会失去效果。毕竟,本人相信着那是自己思考之后做出的决断。时间过的越久,对本人来说那就越是真实。那个对光辉那样的人类是效果超群的术。

实际上,在现在的光辉看来,惠里和丁里德他们才是为了拯救世界而到处奔跑的正义的伙伴吧。而妨碍他们的阿一是恶人,仰慕着那样的阿一的人们全都是被洗脑了的被害者。

只瞄着香织,大概是因为被惠里说了什么吧。不希望被使徒的力量妨碍的惠里推测,如果是香织的话,光辉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马上杀掉她吧,然后指示光辉与使徒联手拖住他们。光辉无意识中判断那是“正确的”。无论那是有着什么样的理由。

也就是说,光辉是活着成为惠里的傀儡兵。只要不杀掉就不会中惠里的术的这个想法太天真了。看来光辉已经落入惠里的手中。

接下来,无论拿出什么样的事实和话语,都很容易就被惠里那恶魔般甜蜜的一句话就操纵了吧。而且,由于相信着那是自己判断的“正确的事情”,所以战斗能力不会下降。真不可思议,阿一所指出的光辉的弱点————由于意志软弱而在绝境中迷失自我的这个弱点被消除了。

就在香织以那样的光辉和使徒为对手感到伤脑筋的时候,其他的成员也相当陷入困境。

众人之中,只有一人把几十个使徒四肢不全地打飞,把魔物的内脏撒了一地,把傀儡兵打得七零八落,逐渐迫近地进击的那个人是阿一。

现在这个瞬间,阿一也在读取使徒们的联合行动,分析新品种的魔物的弱点,理解傀儡兵的行动模式。

「停下来。异常!」

使徒中的一人一边把两把大剑架成十字架的姿势,一边生成好几重残影地快速迫近。明明以前阿一和使徒不相上下的,现在有复数的使徒同时攻过去,虽说被打到机能停止的人很少,但使徒单方面被打飞,面对无法阻止阿一进击的这个事实,使徒的声音也不禁变得粗暴。

然后,使徒绕到阿一的旁边,粗暴地想要把大剑的暴虐向阿一攻过去,

「碍事」

就好像一开始就知道会在那里出现的那样,阿一伸出义手,抓着使徒的脸。阿一以伴随着怒吼的“豪腕”,把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的使徒向前方丢出去。

顺便,在放开手的瞬间,也不忘从手掌放出子弹把头部粉碎。那美丽造型的脸庞有一半被毁了的使徒如同炮弹一样在空中飞着,把迫近过来的使徒和魔物卷进来,就像雪崩一样。

在那强制制造出来的一瞬的道路上,阿一也依然拖着残影突破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那呐喊着的,每分每秒都在提升战斗力的阿一,阿尔巴和弗里德失去了刚才那余裕的态度,脸色难看,但还是展现了攻击的意思。当然,使徒们也配合他们进行强袭。

『不让你得逞喔』

接着,出现了不好的迹象。那是龙化了的提奥的巨体。大概是使用了变成魔法吧,身体比平时大了一圈。感觉颜色也变得更加黑了。

虽说晋见的房间很大,像这样在有限的空间里龙化很不好。提奥自己也应该明白的,尽管如此还是龙化了,那是为了以自己的身躯成为阿一的盾。

提奥在阿一与阿尔巴他们之间占地盘,以那龙鳞成为城壁。

「耍小聪明」

「呼嗯,让我给你以前的回礼吧」

阿尔巴和弗里德毫不留情地放出攻击魔法。周围的使徒们也毫不留情地用分解能力杀向提奥。发动升华魔法和变成魔法,还有“痛觉变换”的最大效率,把龙鳞硬化的技能提升至极限,还展开了好几层风之障壁打算分散威力……但是以她们为对手实在太恶劣了。提奥的美丽的黑鳞,一点一点地被削掉。

『咕~,呜呜呜……』

「提奥。别勉强!」

伴随着冲击音,提奥那自豪的龙鳞成为碎片飞散了,像是一点不剩地全部挖掉的那样,阿一看到那个样子,忍不住大喊。

提奥一边用吐息和尾巴向周围施展无数的风刃进行反击,为在光之柱马上崩坏之前,对视着的月的表情痛苦得扭曲了。不好的预感在全身蔓延着。

「月」

「……在这里」

在不知道第几次呼叫的时候,月终于有反应了。伸过去的手传过来柔软的感触。是月的手。接着,从光之粒子的间隙看见了月的身姿。月向阿一的胸膛飞扑过来。

「太好了。月,没什么事吗?」

「……呼呼,没事。不如说,非常清爽的感觉」

「啊?月?你————」

看着那依然比脸埋在自己的胸膛,带有些高兴的声音回答的月,阿一眯缝眼睛。然后,虽然再会了却停不下来的不好的预感转变成恶寒的瞬间,阿一想要一口气拉开距离。

但是,好像稍微迟了一点。

「嘎哈……你……」

「呼呼呼呼,真的很舒畅的感觉哟,异常。上次降临现界,到底是多久以前了呢……」

阿一没能拉开距离。月的声音、月的身姿,但确信那不是月,那带有好像胆怯那样的氛围的“什么东西”————贯穿了阿一的腹部。

凶器是月的小手。手形成手刀的形状笔直刺出,完全贯穿到背后。平时很柔软的月的小手染上了凄惨的红色的色彩。

紧接着,到处乱飞的光之粒子就像逆龙卷的那样向头上消失了。希娅她们一边讶异地警戒着那些不知不觉间停下动作的使徒们,一边看向阿一和月的方向。然后,那难以置信的光景使她们目瞪口呆了。

阿一立刻使用魔力放出和“冲击变换”想要把月吹飞。现在的月明显不是普通的状态,既然展现了对自己攻击的意思,阿一判断,总之先拉开距离。

但是,这个又再一次做不到。

「以艾希特之名命令————“不要动”」

「!?」

阿一惊愕得睁大眼睛。理由有两个。月口中说出的“名”,以及自己的身体不知道怎么回事服从那个命令。就好像体内的神经被遮断,像标本那样被固定起来的那样。

那个月的身姿,自称“创世神艾希特”看到那样的阿一,艳丽地微笑了。看到那个微笑,阿一出现了既视感。那不是月的微笑,而是以前看过的……对,在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神山】是圣教教会本部,在那大圣堂看到的艾希特的肖像画那里画着的微笑。

艾希特从动不了的流着汗的阿一的腹部抽出手来。立刻,从阿一的腹部里噗咻地盛大地喷出血来。被那血花溅了一身,染上凄惨的红色色彩的艾希特伸出舌头慢慢地舔了舔手上滴落的血液。

「呵~,这就是吸血鬼感觉到的甜美吗。不错。本来打算在绝望的尽头杀掉你的……不过,这样的话,把你作为家畜来饲养吧?嗯?」

「呼~,呼~, 啊啊啊啊啊啊!!」

在和蔼地微笑着说出充满恶意的话的艾希特面前,被不明正体的术拘束着的阿一发出绝叫了。虽然从腹部那个空洞里喷出大量的血,但阿一毫不在意地灌注力量。“限界突破”的光芒更加增强了。

然后,响起叭嘁嗯这样什么东西坏掉了那样的声音的同时,取回了身体自由的阿一一口气向后方飞退。同时,多纳向着艾希特咆哮了。

如果物理性的伤害的话,以月的再生力是没问题的。总之,现在需要压制住对方。

但是,那子弹……

「!」

在悠然地站着的艾希特面前的空间完全停止,碰都没有碰到。

「哎呀哎呀,居然能靠自己解开我的“神言”。不愧是异常吗。————“天灼”」

接着,在阿一的周围浮着十二个雷球,用雷电形成墙壁。然后,瞬间出现凄绝的雷击之柱袭向阿一。

那是曾经在奈落底部作为最后的试炼的九头龙所给予阿一痛恨的伤害的雷系最上级魔法。但是,现在的威力和那个时候不是一个层次的。无论是生成的雷球的数量,展开的速度,还有攻击的雷击。在“瞬光”状态下的阿一无法逃离这个雷球的结界的时候,马上就明白那异样了。

晋见的房间里迸发着凄绝的雷光,在场的人们的视界全染上纯白,耳朵听到的全是轰鸣声。

「阿一桑」

「阿一君!」

「主人」

希娅、香织、解除了龙化的提奥的悲鸣在这轰鸣里回响着。

连思考为什么使徒们不妨碍自己们赶去的疑问的余裕都没有,面对那激烈地闪着的雷光的余波,希娅他们一边用手护住颜面一边迈出脚步。

终于,绝大威力的雷击收敛了,在冒着白烟的正中间看到的是同样全身冒着白烟的阿一。看来是被突破了“金刚”的防御而受到直接攻击的样子。

仔细一看,本应该在阿一的周围展开的十字浮游炮全部都埋到地上了。大概是想用十字浮游炮张开结界之前被击落了吧。从那状态看来,恐怕是被用了重力魔法。

但是,阿一是正在发动“限界突破”的状态。虽然全身受到烧伤也没有失去意识,紧咬着牙关瞪着附身在月身上的艾希特。

「承受住了呢。异常,如果是你的话应该是能承受住的。但是,接下来的攻击,全身受到电击而变得迟钝的你是避不开了吧?————“四方的震天”————“描绘螺旋的祸天”」

阿一的本能在全力地敲着警钟。反射性地想要后退,但看到周围的全部空间都慢慢地扭曲的光景,领悟到已经无处可逃了。阿一在内心盛大地咒骂着,再次最大功率地展开“金刚”,同时取出大盾。

接着,爆碎空间而形成的冲击波从四方袭向阿一,同时,从头上坠落如同龙卷风一样的螺旋的重力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盾好像开玩笑的那样被粉碎,展开的“金刚”轻易被贯穿,传递着绝大的冲击的荒谬的神代魔法的暴风雨。这明显是使用了轻易就超越月的力量。

「停下来!」

「从阿一君和月的身上离开」

「用月的身体打主人……罪该万死的呐!」

从月的言行,以及阿尔巴和丁里德的关系来看,希娅他们察觉了大概的情况,想要制止艾希特,一起冲过去。

但是,那样的希娅他们,只得到一句话。

「以艾希特之名命令————“趴下”」

「啊呜」

「呀啊」

「呜嚄!?」

仅仅如此,希娅、香织、提奥三人就好像被从上面出现的巨大力量压下来的那样被压到地面,身体动不了。这是致命的空隙。

「————“吞噬一切变化生成的野兽”」

伴随着那样的话语,希娅她们周围的地板隆起,瞬间变成石头制的狼的样子。然后,用那锐利的爪子向趴下的希娅她们的背后插下去压住。希娅她们发出苦闷的声音,不过石之大狼好像对此感到很烦的那样张开颚门,好像在命令她们闭嘴的那样把自己尖锐的牙碰了她们的脖子。

香织想用分解能力把它们全部打飞。但是,比发动那个更快的是,

「以艾希特之名命令————“停止机能”」

「啊————」

由于艾希特的命令,香织眼瞳里的光芒消失了。就好像变成了仅仅是人偶的那样。从那句话里判断的话,大概是把使徒的肉体变成停止活动状态的那样。大概这是所谓的创造主的特权。

希娅、香织、提奥被完全压制的同时,袭向阿一的魔法的暴风雨终于结束了。阿一仅仅站了一会儿,马上就咕嚄啪地从嘴里像瀑布那样吐出血来,如同断线的提线木偶那样屈膝跪下了。

看到阿一和希娅她们的那个样子,雫她们也喊着阿一他们的名字想要跑过去。

但是,果然在那之前,

「————“扭曲境界的圣痕”」

在那即使屈膝跪下,也尽量不把两手撑在地上展示着自己的顽强的阿一的头上,扭曲的空间出现了十字架的形状。那是由空间本身扭曲而成的,就像透明度非常高的玻璃制品那样。艾希特仅仅用视线就把那个诱导落下到阿一的背后。

「嘎哈」

受到强烈的压迫而吐出更多的血的阿一,就这样毫无办法被挤压着。就像是墓碑的那样,阿一的背后竖着空间扭曲形成的十字架。那十字架就那样把被固定在那个空间的阿一钉在地面上。

艾希特以流畅的动作指着雫、龙太郎、铃,并编织话语。

「————“捕捉恶梦的显现”」

「啊」

「咿」

「呜、啊」

仅仅如此,雫她们就变得脸色苍白倒下了。然后,她们开始就像确认自己的头是否还在的那样摸着自己的脖子,看到脚还在的就用发抖的手确认感触。但是,大概是没有感觉的那样,发青的脸没有恢复原来的样子。也好像站不起来的那样。

以使徒和魔物、傀儡兵的群体为对手战斗的成员,被依附在月身上的艾希特一个人轻易就全灭了。面对那样的结果,蹲下和趴在地上的希娅她们惊愕的同时也咬着牙。

「呼呣。嘛~,就这个样子吧。我降临到现界的话,全部都如同草芥。不过,要不是这个优秀的肉体的话,就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力量了吧。在听着吗?异常」

「咕……」

艾希特发出噶呲噶呲的脚步声,悠然地对那被钉在地面上的阿一说话了。阿一想要操纵十字浮游炮,但是那好像被施加了惊人的重力那样陷入地面里一动不动。

勉强把头转过去一看,在不知不觉间,守护着缪和雷米娅的十字浮游炮也是同样的状态。缪一边嘟囔着「爸爸」,一边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注视着阿一。

爱子她们大概是想要去救阿一吧,想要踏出一步,但是受到使徒们的阻碍而只能停下了。

阿一从“宝物库”取出了爆炸类的武器,想要把全部人一起炸飞。用“金刚”的“集中强化”只保护致命的地方的话也许会死不去,而且只要喝神水的话就能复活。

但是,就好像读取了那些意图的那样,阿一想要启动“宝物库”的那个瞬间,艾希特用让人感到优雅感的动作啪嘁地打了响指。

然后,戴在阿一的手指上的“宝物库”的戒指忽地消失,下一个瞬间转移到了艾希特的手掌上。不仅仅是“宝物库”的。在那手掌上,还放有其他几只戒指。那是制作给希娅她们的“宝物库”。没有制作传送门,如此简单地进行复数的同时空间转移。

不仅如此,接着,多纳·修拉库和多瑠根、黑刀等,阿一制作的数量不少的神器浮动在艾希特的周围咕噜咕噜地旋转。

「很好的神器。收纳在这里面的数量不少的神器也相当感兴趣。异常你那边的世界,好像是相当愉快的地方。呼呼,正好在这个世界的玩耍也腻了。如果是只有灵魂的存在,要转移到异世界是很困难的……但是,我得到了容器,下次试着去异世界玩耍吧」

哼着鼻子,浮现出月绝对不会有的邪恶的笑容,摆弄着“宝物库”的艾希特慢慢握紧拳头。然后,手掌里漏出仅有的一丝光芒后张开的手掌上,出现了像沙一样散落的司空见惯的“宝物库”的最终下场。就那样慢慢倾斜手掌,被光之渣滓附着的沙壮残骸沙沙地洒了下来。

就好像要给阿一感受绝望的那样在他的眼前洒下“宝物库”的碎片。那就像是被附在上面的光吞噬掉的那样,终于连灰尘都没有地消失了。

收纳在里面的东西没有出来。大概用了什么方法把那些一起消灭掉了吧。在睁着眼睛的阿一的眼前,继续,以多纳·修拉库开始,其他的武器也变成粉尘后,也像是被光吞噬掉的那样消灭了。

「哎呀,差点忘了」

艾希特浮现出能让人确信她绝对没有忘记的笑容,视线射向阿一的义手。然后,和对其他神器做的一样,放出魔力啪嘁地打了响指。

仅仅如此,阿一的义手就发出咕嚄叭的声音崩坏了。阿一的义手是用魔力来通过拟似的神经,能够感知到触感和温度。当然还有痛楚。虽说能进行调整,但由于是突然被粉碎,因剧痛而生气的阿一发出混有愤怒的咆哮。

「混蛋啊啊啊啊啊!!」

「真能挣扎呢。明明身体已经破破烂烂的了。用你来作为容器也许也可以呢。由于本应该在三百年前失去了的我的容器依然还生存着,内心感到焦急了吗……不,魔法的才能无法相比呢」

红色的魔力形成浪涛,连空间魔法的拘束都在嘎吱嘎吱地响,但是,艾希特没有特地去注意的样子,一边仔细观察月(自己)的身体一边沉思。好像是认为阿一的挣扎没有用的那样。

看到那些情况的阿一……马上,让那红色的魔力跳动了。噗通噗通地起伏,“限界突破”的魔力继续没有限制地上升。接着,就像喷火的那样,红之魔力喷了出来。描绘着螺旋直冲天际的红色的魔力奔流————那是“限界突破”的最终衍生技能“霸溃”。

至今为止,由于阿一太过于强大,使用“限界突破”之后没有打不赢的敌人,所以一直没有觉醒“霸溃”,但是现在在创世神的压倒性的力量面前,终于开花结果了。可以说,因那个表示这是我的东西而使用月的身体的艾希特而积累下来的怒火点着了导火线吧。

在稍微离开一点的地方,阿尔巴对于艾希特降临的这件事浮现出恍惚的表情并流下眼泪,现在突然回过神来浮现出颤栗的表情。那是因为,阿一发出的力量的奔流,与附身在名叫丁里德的优秀的男人而降临现界的,有着神格的自己不相上下。虽说自己的力量远远不及艾希特,但还是不禁感到惊愕。

「我的主人!」

「没事,阿尔巴哈伊特。归根到底只不过是羽虫的挣扎(Juno:原文羽虫,译成中文是白蚁,感觉羽虫好听一点所以用原文)。以艾希特露朱艾之名命令————“镇静”」

和刚才的名字不同。不,是更加完整了。那效果,以绝大的力量对阿一起作用了。而且,比刚才的“不要动”这个命令要强大得多。

起伏着的魔力光的光辉逐渐收敛起来。就好像是阿一自己服从艾希特的命令那样以自己的意志解除了“霸溃”。

「啊啊啊啊啊!!」

阿一再次绝叫。红色的魔力在阿一的身体里好像在表示对抗着的那样反复一明一暗的。看见那样的情况,艾希特邪恶地扭曲了月的脸庞。好像看到从心里感到有趣的余兴之类的那样。有或者是嘲笑那拼命的挣扎的那样。

「呵~,想不到能与我使用了真名的“神言”对抗呢。……让我相当高兴。同伴倒下,最爱的恋人被夺走,信赖的神器被破坏。即使如此还是不够绝望吗」

「……当然、了。杀掉……你。取回……月。……那就完了」

「库库库,这样啊这样啊。那么,差不多该做最后的加工了吧。能够公布出没有一狠心把你们歼灭的理由,我也高兴之极」

艾希特对那个一边吐着血一边溢出杀气的阿一浮现出满脸的笑容。然后,故意发动月创造出来的原创魔法。

「————“五天龙”……相当有气派的魔法。我喜欢喔」

以月为中心,出现了五条魔龙。但是,那威容比月使用的时候要厉害多了。存在的密度不是一个层次。如果是现在的五天龙的话,就算是那个大型的吸收龟也能只用一条龙的一击就能消灭掉吧。

五属性的魔龙扬起镰刀脖,目光看向各自的目标。缪和雷米娅、爱子和莉莉安娜她们、雫她们、希娅她们,然后还有阿一。

阿一明白她想做什么。想要在阿一的面前,把希娅她们让魔龙们吃掉吧。用最爱的恋人的魔法在阿一的眼前,把阿一的全部都夺去,用在绝望的深渊痛苦着的阿一来充分寻开心,然后给予最后一击。

「月!清醒过来!」

「呼呼,终于依靠恋人了吗?没用的。这个已经是我的东西了。还是说是在争取时间吗?因为刚刚解除了对你的警戒呢。真是,了-->"> 本章未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