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9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3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外传01 番外9 因为是魔王的女儿3

激烈的枪击声回响,在某建筑的一室,浪漫灰色的头髮乱了年迈的男人愁眉苦脸的表情,确认自己的智能手机。

“不行。果然,被妨碍。其他的人怎麼办?”

“不,不行。通信机的反应都。”

“这裡也……总统”

散满拿手枪黑衣人的黑人男子转颈部回答。那个言词那样,灰色头髮的男人,是美国的总统。隐藏因公前往某高层大厦上层被恐怖分子的袭击,特务们的决死的行动总算让他逃脱了。

但是,大楼本身也逃不脱,通信也被切断,就这样潜伏在一个房间。不过,以数十人的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的对手。不能期待援军,距离他们的命运的尽头只是时间的问题,他们是明白的。

总统————アートルド・シュラネルナッガー,感受到死神从背后爬过来了的声音了。

“……洩漏情报者的存在是不容忽视的,在这之前,我们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啊”

“那样的话……”

“但是,弹药也已经用完吧。努力了。乔治,克里斯,巴克斯,基思尼尔,汉克……到现在為止好好守护的。最后的战斗对你们感到自豪”

“总统……我们才是我的荣幸”

平静地笑著,伸出一隻手的总统,乔治之称的特务的男人,枪用代替握手预备给他了。アートルド的模样就是如此请求。(网上查出是个健美先生-.-)

那样的言词,準备战斗到最后吧。前突击队队员,近了五十岁还有鎧甲般的肌肉覆盖著身体。所以,毫不累赘。何况,曾经有“结束者”之称,构筑著种种传说的男人。被杀,是不可能的。

アートルド和乔治互相点头。那个紧接之后,“啊”的发出苦闷的声音,巴克斯从的对面的房间裡回来了。看见腹部和肩膀大量出血。并且,“可恶”的骂人的同时,尼尔扛著基思进来了。基思的腹部被击中了已经意识朦朧。

房间外面的走廊的阻止了由深处而来武装集团的前线已经崩溃了。那一瞬间,[コンッ]轻声,有黑色物体被投入房间中。

“总统说,趴下”

“啊”

乔治总统覆盖一样拋出身体。克里斯试图以其身覆盖作為后盾。

剎那间,房间裡被暴力的光和爆炸声蹂躪。身体被吹跑了,感到浮游感的同时,身体的从下面的衝击・・・・・・呼吸哽咽。

“咳,咳”

“啊,啊?还活著?”

“啊,什麼?怎麼了?”

近距离被投入的手榴弹爆炸了,只是普通地感觉衝击和轰鸣声的的现状,アートルド们惊讶的表情一边抬起脸了。然后,这次惊嘆的。

“对,房间改变啦?”

是的,就如那个言词那样,アートルド们的眼中,被爆炸蹂躪的房间,甚至跟刚才的房间不同的光景。

呆然的他们,突然,爽朗的声音响起。

“太好了。赶上了。”

“啊,来,你是……”

吃惊的艺术世界有回首,那裡更是非现实性的景象。

从窗口进入的风,绑著美丽的马尾辫的黑髮飘动著,涂成黑色凛然的形状的携刀的东洋女性————不言而喻,就是八重樫雫那个人。(但是,装备认识的阻碍的眼镜ver.)

“直接斩天花板掉去楼下了。用了粗暴的方法,紧急事态,原谅我吧”

“啊,啊啊。哎?不,斩了天花板吗?”

“哦,喂喂,是谎言吧?”

アートルド混乱,乔治仰望头顶忘了词儿。确实,被切下三角形的天花板。慌忙地向自己的脚下看,在那裡落下的地方有床,再围绕视线的话,稍微离开了的地方尼尔他们恰好地掉到楼下的这个房间裡了。

“你究竟是————”

“对不起,没有说明的时间。现在马上到房间的角落”

不由分说地用强烈的语气,总统被压制了。同时,在这裡后背感觉到坏的预感,乔治们把尼尔们拖著移动到房间的角落。及时性判断,真不愧是一国的顶级护卫的地方吧。

之后,复数的蒙面男人们从开了洞的从天花板上了窥伺下来了。然后,莞然一笑的雫,看到一瞬间惊嘆的同时,随即枪口对準。那个扳机被扣下前,

“————拔刀·“闪断””

拔刀的手是看不见的。刀身也看不见。只是,小小的嘟噥的同时雫右手的图像朦朧而已。但是,其结果是明确的————以天花板塌陷的形式显示了。

跟房间的轰鸣声一起,进来了恐怖分子们天花板一起落下。连著陆机会也没有,难看地滚的恐怖分子们,接下来的瞬间,[チンッ]那种心情好的声音,就那样意识的黑暗中掉了。

“总统。疑问洋溢著,我也知道那种胡思乱想心情。但,还活著的事请相信吧。我们被守护了”

“……”

太过於非常识了。这是现实吗?出现在眼前的美丽的女人,实际上是恶魔的化身,以帮助我们的代价要求莫大回报吗?那样的在风中思考旋转到处奔跑。不,没有选择的餘地,只看见面前发生的事实,不可能的现象姑且不论,确实自己得救了。

那麼,

“我明白了。按你说的办吧”

“英明的决断。那麼,那边的各位是————”

雫在途中语言切。从走廊大量的脚步声传来了。

“总统,我的药品,给你和他们喝吧。”

雫从“宝物库”中取出的魔法回复药拋给アートルド。アートルド说一些张开嘴的,在这之前,房间里门被子弹打通了。

然后,传来的是ギンギンギンギンッ硬物掉地的声音。アートルド们的下巴很像开玩笑似的,[カク]地掉下的。也难怪。不管怎麼说,在空中无数的,美丽的曲线被描绘的同时,子弹的残骸也在附近散落下去的。

神速的连续拔刀术。乍眼一看的话,只是普通拔刀姿势(就是纳刀),只是挺立著,如果仔细看,雫的右手带点朦朧。那正是,现在这个瞬间,超越音速袭来的子弹,尽斩裂的证据。

房间裡发生的异常事态理解的不是吧,儘管如此,看见目标还健在的跡象恐怖分子们,试图衝入门。

雫,剎那,大拔刀了。跟至今為止一样的纳刀,而是好好地抽出了的黑刀而刀身也看见。

那样的话,就算是门的对面能也听到的是倒下的声音。

————八重樫流刀术・黑刀型奥义“至绝·魄崩”

无视途中一切的障碍物,只斩杀目标的对像。与此同时,不问肉体和意识。以现在雫的剑术,没有防御的选择。尽是无法迴避者,那一击,是雫所希望的东西,才会被斩裂。

一下子闭上了眼睛的雫,一边寻找瞑目的跡象。捕捉了的跡象,同样的阶层还有七个。

“————“飞绝·魄崩””

再次响起拔刀的音色。无拘无束,不可视之剑闪透过一切障碍把潜伏著的恐怖分子们的意识切断下去。他们是感觉到了吧。意识中断咫尺,抚摸著身体内侧冰冷的刀刃的感触。然后,有幻视的。看著自己的身体被切碎的情景。

“总统。这一阶层的袭击犯全部压制住了。几天内不会醒吧,所以有时间的时候谁逮捕请让我。你是在做什麼呢?!不早点吃药,真的死了!那麼,我们不是应该动吧,动!”

“啊,是”

总统不应该有的糊涂的回答。アートルド是糊涂的表情的样子,机械的运动在回复药给基思们喝了。那样的话,眨眼之间出血停止,基思们的脸色很明显地变好。已经浮不出乾笑以外表情。

“那麼,一起去吧?。就这样诱导到一楼。现在,到处都在发生对这个国家恐怖主义行為了,快点回到白宫了吧。”

“啊,是。非常,谢谢”

曾经被称為“结束者”的男人,或元突击队站在这个国家的顶点的男人,只是个唯命是从的人了。(原文听到的是yes manイエスマン)

此后,在高楼一半版佔领状态想杀害总统的恐怖分子们,被穿过墙壁的斩击和斩裂墙壁衝锋了雫的刀锋,飞踢,打耳光,斩子弹而丧失斗志而被打脸等等的原因被歼灭的雫,平安无事把アートルド们成功送到白宫了。

アートルド,包括乔治们的秘密生存下来的特务相比,黑髮的武士女,不仅是白宫,经过媒体全世界成為话题也不用说。

雫总统袭击恐怖分子们轻鬆解决的同一时刻,在某机场。

那个机场,跟其他的一些机场一样成為恐怖分子的目标而被爆破,现场凄惨呻吟的地狱绘图化了。到处都在爆炸,号啕大哭的声音,对被埋在瓦砾下面的人们,救助队拼命想要救出。

在那裡,只有绝望了。拯救只得一边其他也没有,崩溃了机场内部是悲惨的环境用语言表现的话只有地狱,谁都理解。

“啊,可恶……”

救助队的青年,拼死对眼前的重伤的幼儿急救,一边哭著一边吐脏话。血止不住的。断了的手臂,深深的侧腹的伤痕……做多少止血工作血也停不下来。然后,因為流出的血,就这样那年幼的孩子的生命,脸上已经浮起死相。

救不了。那样的感情,青年的身体内敲打著。这显现了地狱似的的悲剧的漩涡中,青年太无力。自己是為了什麼才进入救援队吗?。这样的想法也闪过脑海。

“谁都可以,谁给我帮助。帮助这孩子。”

这样,边自言自语一隻手的动作继续按照训练。但是,现实是嘲笑青年的努力的成果。现在,青年的面前,小生命的灯火消失了。

停下来,悄然ORZ的青年。这种情况下不应该这样头裡明白。现在散落了生命以外,等待救援的人还有很多。儘管如此,四肢还是没力量。

青年,仰向天,仇恨,谈心,逃避现实,祈祷也做出的表情和声音都露出了,

“……神……拜託了。听见这声音的话,请帮助我……”

嘟噥著的。

那一瞬间,

从天上纯白的光倾注而来。闪光般有力,但是,像月光一样柔软的温柔。那样的光,突然,没有任何前兆,覆盖整个机场了。

而且,谁也有什麼和天仰望之后,

“什,麼,机场,消失了!”

“什麼啊,那!?”

“什麼啊!?正在发生著什麼呢!?”

人们交口呼喊。手指指著,愕然的样子,其中有些变成恐慌的目光,前方,确实,那个言词那样,崩溃了机场,宛如快速风化也好像在从上面沙沙消失这种异常事态起床了。

纯白的光触摸的大质量的瓦砾,週囲的人来说是什麼影响也没有。

“餵,餵,啊!”

“人?不,但是,浮起……是不是说,翼?”

人,从上空慢慢下的人影注意到。但是,到底那人称呼吗?。降落伞。,却无法从上空还有缓缓下的本身,颇附有的异常了,那个人影是纯白的羽翼為止目视可以做的。

人们消失的瓦砾的山,从天上下来拿了翼的人影如有所失著,

“————遍く子等祝福的风,灾祸支付救济的光芒————“回天的威吹””

铃声一响的声音,这样的祝词迴盪的。不久,一个一个纯白的光包围。没有理由,在人们的心中与放心欢喜的感情沸腾。没有理由的,明白了。自己们现在,大的存在,被救济的。

“啊,是怎麼回事……”

青年,一边流著泪,视线望向去世了孩子了。

那裡是奇蹟。

缺损的应该手臂逆播放般正在復原,侧腹的伤痕瞬间痊癒。浮现出来死相般的表情,变成平静血色的脸了。

现在,完全消失了的瓦砾的旧址,被倒著的活埋了人们的身影,还有被纯白的光包围著五官被治愈。

奇蹟的光满足机场遗址。人们,连自己也难以控制的表现,就这样流下衝动的泪水。

不久,受伤的人全部被治愈的时候,上空的人影,使空间為之震动然后直接从那个空间迅速的消失了。

“天使……”

“神啊,感谢您。”

之后残留的人们,没有停止流著眼泪,语言,或者在心中,发生奇蹟以及派遣天使了吧,奉献对神念头的感谢。

……其实,那个神,是有軾神的魔王之称的男人,天使是魔王的情人之类的话……谁都发梦也想不对吧。

此后,天使大人的香织,向恐怖袭击的目标了各地飞来飞去,依次治癒人们了。

通过互联网,某影像对全世界实时播放。画面上的地方,是用油漆涂成了雪白的大房间,房间裡面用头布盖著的小孩子们被迫跪下。人数近四十人吧。

他们週围,蒙面带著步枪恐怖分子们,用冷酷的目光看著害怕的孩子们。

这样的孩子们和武装集团為背景,在照相机前一个人的恐怖分子用光滑的语调展开了演说。内容是听不搞笑的东西。大国的既得利益是怎样,相信神是怎样的,要求被拘留的同胞解放啦,他们的主张所不承认的製裁,同时都是恐怖事件的惯例的啦,驻扎军队撤退,之类的内容。

於是,人们,“这个,突然,不是吗?”和不信任感开始,政府有关人员对自己的孩子们被公开处刑的事咬牙切齿之前,恐怖分子的男人是命令部下带一个孩子到镜头前来了。

“现在进行定罪的仪式,全部,都在证明你们的罪。刻在心中吧。愚蠢的人们。”

恐怖分子的男人,在跪倒的孩子的脖子上,放上大型的刀了。一旦切下去的话,凄惨这个言词不足形容的悲剧会在照相机前蔓延吧。

普通的人们禁不住掩上眼睛,政府有关人员一边明白无意义一边呼喊「住手啊」,察觉著那个,不论怎样都觉得喜悦,恐怖分子的男人浑浊的眼睛闪闪发光,拿刀的手用力,

“那麼,定罪的————”

“不过,这是左撇子的说!!”

男人被吹跑了。跟轰鸣声一起被粉碎的房间的墙上飞到的淡青白髮的美女,跳起并打向太阳穴。一边锥揉著。

[ドグシャッ]活生生的发出的声音,摔向对面的墙壁上的恐怖分子的男人,眼睛和鼻子和耳朵和口开始[ビクンッ,ビクンッ]的流血和痉挛。

普通人,政府相关者们,都是相同的心情。也就是说“发生了什麼!?”。

“嘿嘿,犯罪者们。这个可爱的兔耳姐姐,一股[ウッサウサッ]地上了。做好觉悟了吗?”

那一瞬间,淡青白色的头髮的美女头[ぴょこん](弹出的意思)出现了一对兔耳,同时,在虚空中出现的巨大的战槌一摇捲起暴风。

因為衝击,相机和突然倒下了映出不鲜明的映像了……

“啊啊啊”

“Bubera”,

“Gobosu”

“Kupe”

发出哀鸣声音与敲响衝击声音,然后,在照相机前的映出蒙面男子反白眼的状态下的事,看到播放了的人们是猜到了。刚才的,长著兔耳的美女,用那巨大的锤子,殴打恐怖分子们。

不久,声音都听不到,相机前侵占了眼白的恐怖分子在可怕的气势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暴露著腿部雪白柔软的曲线。

“哎,恐怕,我认為应该听到这个,不过,政府有关人员,总之,这个据点的犯罪者们全部都被抽飞了,所以请快点保护孩子们。多多关照吶~”

这句话,广播中断。

看了直播人们,谁都呆然,“什麼啊?”这样嘟噥洩露了。

几分鐘后,在别的地方,另外一样的恐怖分子以人质的孩子们為背景,用“我们”主义的主张去说话,“嗨!!!”还是兔耳美女飞来蹂躪了这场。

那之后持续了三次……特定场所内的政府相关人士都盛大地摇头。总之,各自的据点,每百公里的远方,如果实时播放的话,怎会可能是同一人物及时赶到了。

“到底,她是什麼人啊……”

那个,看了恐怖分子的直播的全部人们的坦率的心情。

-->"> 本章已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