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职业造就世界最强_番外13 南云家婚礼骚动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外传01 番外13 南云家婚礼骚动

“结婚典礼……怎么办呢?”

在明媚的阳光照耀的客厅,筋疲力尽的沙发上南云菫小声的嘟哝着的。

在一般是假日的这一天,人气少女漫画家菫本来是休息,但是,今天是逼近截稿日的时候,所以好像僵尸一样去了工作室……但结果毫无进展,于是就赌气般不完成工作而回家,就这样拖延了工作。

现在,是阿一家也没有忧愁的地方,除了只有女性们的阵营。今天罕见地,阿一自己一个外出了,只留下月他们在家里了。

为了去愁的公司所制作的新作游戏的会议,姑且不论虽然是学生但是被认可作为重要战斗力的阿一,但对于游戏知识贫乏的月他们,和恋人在一起去参加了会议理由是没有的,表面上・・・・。

另外,缪也今天外出了。总之,在她幼儿园的朋友(属下们)带来邻镇的幼儿园的孩子们,注意到他们就像黑白一样分得很清楚。在走出门口的时候,“今天,是决战日。对那些有点烦人的孩子们,要用身体来教育他们”之后目中无人的笑了,到底像谁呢? ……不言而喻。

因为,香织和雫也在家所以导致只有月她们,只有后宫在家的悠闲的休息日……

在那里突然被投入名为菫的炸弹,在她们之间带来了很大的回响。就像在头顶上,敌军士兵发现喜欢待在某纸箱的佣兵的说“!?”面带笑容而且气势强劲的菫看着他们。月他们饮一口红茶,一边用稍微感到为难的眼神望向菫。

“啊,那个,继母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希娅作为代表,询问着菫所嘟哝的本意。而且对于此,菫,沙沙的整理头发并抬起头,用那迷人的表情开了口。

“就这样的意思啊,希娅酱。在你们里面,是有打算盛大地举行阿一和希娅酱你们的结婚仪式,不过,能不能全体都举行就并不能说的吧?你看,在日本这法治国家是被禁止重婚的。”

“啊,确实……”

慢慢地点头希娅。香织和雫都纳闷地想“怎么办”,打算开口说一些话,但菫先发制人一样继续说。

“大家的父母都是一样,绝对想看自己的女儿的做新娘身姿的呀。但是,很悲哀的是,根据日本的法律,能接受结婚仪式的新娘只得一个人……,也可以穿着婚纱的,也只有这其中的一个人!”

ズガーン!各人的背后的同时雷声,冲击的事实?大声呼喊菫。希娅和缇奥,香织等人“啊————!!”那样的脸。雫,被菫的眼紧紧地望着……

“雫……婚礼礼服,不想穿?”

“诶?不,不,堇小姐。那,那个,当然想穿的,但……”

Gashi地被靠近至肩膀,雫被菫近距离看着脸和问那样的问题的话,雫的身体就不受控的把真正的心情吐露了。看准那个间隙似的,菫继续语言上攻击!

“雫。而且,那么在那裹装贤淑的雷米娅的话,还有那边以困扰的目光注视着我的月酱都是。大家都想穿婚纱啊?穿着礼服跟阿一走进教堂吧?”

“那个……是的。”

“……啊。这当然是。继母大人”

“我也一样啊,继母大人”

连声点头,但是,不久,以胡乱的戏剧动作仰天的堇,

“就是呢。但是,能做的只有一个人。然后,婚姻登记,对外公报是阿一的妻子,能这样做的只有一个人……在这个日本,做阿一的妻子,正式的得到认可的唯一的哦”

这样悲伤的表情围绕月他们的视线。然后,希娅他们以“正式的阿一的媳妇,这其中的一个人”一词,彼此接受仅有的紧张的环境。互相交换眼神中,在今天堇说出了令南云家陷混乱到那个言词。

“来吧,在这其中,阿一的妻子认真相称的是谁?我,作为母亲,谁如果选择好呢?喂,阿一的,“自称”妻子们?”

““! ? ””

希娅们的身体好像通电了! 

自称————这句话深深地,已经深深刺进心口。确实,即使递交婚姻注册书。但是,还未举行婚礼的。多少当事人夫妇而言,对外界也是个证明。 “自称”,总觉得没有言语否定猛烈涌出的不适感!

“母,母亲大人!我,我应该怎么办?”

“啊,希娅,真狡猾!继母大人!我,会为阿一君而努力!所以!”

“啊,那个,我也会努力的,所以……”

“嗯,妾身,也差不多到了该认真出手时侯”

坐立不安的希娅,香织,雫,有缇奥为了向岳母请教而聚集着。总觉得,知道堇的意图的月和雷米亚,只以稍微为难视线望向堇并一边露出笑容去了堇的旁边。

有那样坦率的感情的女儿们,菫内心充满喜悦,一边但是,这样的情况仅仅是看不见的,以[Zubishi〜]响起这样声音的气势亮出了母指。然后,宣言道。

“月酱,希娅酱,缇奥酱,香织酱,雷米亚酱,雫酱!站在阿一的旁边位置,新娘服装想穿吗————!”

当然,用“哦,~~~”来回应的后宫们。

“邻居们,也想看阿一的妻子啊!!”

当然,兴致勃勃的以“ガンホー,ガンホー,ガンホー!!” 来回应的后宫们。

“婚姻登记哟~名字想写的吗————!!”

当然,兴致勃勃的以“ぁらぁらぁらぁ---” 来回应的后宫们。

已经,细小的事无论怎样也好了。

此后,因为堇的煽动,月他们开始就“南云家的媳妇儿最适合的是谁决定战!”而准备。

傍晚,阿一和愁工作结束回家了。今天的议题。就是关于这个游戏新作,一边聊天一边进家门,将手放在玄关的门。然后,

“我回来了”

“回家了哦~”

回家的打招呼,一边打开门……

“……啊。欢迎你回来,继父大人”

“欢迎回来!”

出来迎接的。是只穿着纯白小围裙的・・・月和希娅。旁边的愁都“喂、喂!?”地提高了声音,接下来的瞬间,响起“ぷげっ”的悲鸣。对于儿子的速攻不可闪避的一击所以意识被打飞了。

“到底在做什么呀,月,希娅”

若无其事露出雪白的美腿和纤细的肩膀和手臂,然后,胸前有一半以上的裸露的这种过于煽情的身姿,阿一脸一边抽搐一边问。

“……当然,为了迎接工作努力的老公————”

“来自妻子的竭尽全力的迎接”

“以裸体围裙?”

““以裸体围裙””

月和希娅,决定了改变策略。用赤裸的背影,好好的把屁股向阿一显示。

“不高兴?”

“失败?”

月和希娅,一边感到疑问一边确认。当然,阿一“谢谢”的低下了头。男人的悲伤的性。向着那样的阿一,月和希娅问“在10分中,拿几分呢?” 听了不可思议的话。阿一起了疑问,一边想也毫不犹豫回答“满分”的。

月和希娅做出“好”取得胜利手势,把阿一的上衣和行李寄存,就那样可爱的屁股就在房间里消失了。

“什么啊……”

阿一在做白日梦般的感觉,扛晕的父亲打开了客厅的门。

于是,这次,

“你们也是吗!?”

“你,你,你回来了,阿一君”

“欢,欢迎回————还是承受不了!”

“哎呀哎呀,呵呵。欢迎回来”

“嗯,您回来吗。主人大人。”

香织和雫,雷米亚和缇奥,果然是以裸体围裙三つ指对来迎接了。 (迷之声:就是日本妻子对丈夫行礼)不由得吐槽阿一,雫羞耻而脸通红,一边跑进房间的深处。但是,裸体围裙。不会改变的,所以其魅惑的屁股purun地被展示的是不用说。

“呜,什么,突然在前面下巴被冲击……是!?什么啊,这里是桃源乡吗?眼好痛”

被扔到沙发的愁醒了,但因为不可避免的速攻一击夺取了视野一边翻白眼一边倒下了。

对那样的愁不再理会,还是被问到“几分呢?”这一系列的问题的新娘。阿一对缇奥,只有“2分”和活生生的处刑,香织们传达了“满分”。暂且不论哆嗦一吓了开始哈哈笑的缇奥,香织们高兴地摆出胜利手势,露着屁股向厨房的方向消失了。

“接着,妈妈。这次搞什么了?”

房间的角落里,用非常感兴趣姿势一边笑着望着阿一们的菫,阿一吐着叹息地问。

“哎呀,真讨厌。就像是我问题儿似的。我只是,提出大家的进行新娘修业啊?”

“裸体围裙是新娘修行,我真是第一次听到了”

“迎接老公的,是漂亮的新娘修业之一。月酱们啊,不论谁也,想跟南云家的新娘的身份相应的吧,现在,就是竞争。作为丈夫,好好地看着啊。因为大家满分是不会结束的,所以好好做好伙评分的事情!知道吗!”

“……”

阿一这个以上没有把眼睛朝向菫。所谓新娘修行,就是开始练习家务洗衣服和料理的了。但我现在,对于裸体围裙的这种异常的方法竞争等等,怎么想都是恶作剧。那个主谋,是这个空间只有那一个人。

阿一,进一步、想向菫追问的时候,月走近了。但服装依旧。

“……阿一,吃饭和洗澡准备好了。”

“哦,哦,这样啊”

“……嗯。所以……”

月,紧紧地抓住围裙的下摆一边扭扭捏捏的。那样做的话,本来对只是很暴露的长度的围裙,变成更是毛孔扩张严重的事情了。自然,阿一的视线被魔物吸引雷龙的一样那个领域去吸引。

对那样的阿一,月说了像模板的那句台词的说。

“……洗澡先不要去?还是不要食饭,是要我?或者,我,还是我的?”

“……结果,我别无选择……”

稍微偏离了模板!不愧是月的出品。但是,以稀世的色情吸血公主这个程度不会结束!

“那么,先去洗澡边O我?还是,先去食饭边O我?”(迷之声:嗯,{O}我就不写出来了,你们自己配个字上去吧)

“这是什么意思呢?”

“……在继父先生,继母先生面前,这样子,还是有点害羞的。但是,阿一希望的话”

“不希望啊!异常也要有个限度!”

“嗯,阿一的话!这个色情儿子!”

“妈妈稍微闭嘴吧!”

阿一的逗哏迸出。这个时候,先放置脸颊绯红的月。总之,穿点衣服什么的,阿一作行动想要取回南云家的秩序。

但是,在那之前,

“啊,只有月,霸占好的地方看!哈,阿一君!”

“啊,香织?”

裸体围裙的那样,排队等候的呢,从厨房的影子偷窥的香织飞出来了。然后,害羞的大腿内侧了扭扭捏捏的同时,充满决心的表情大叫。

“想食我的饭吗?!?”

“你在说什么呀!?”

“调味怎么办吗?”

“冷静点,说的太过了!”

“嗯,阿一的话!这个美食大师先生”

“再说就把你从家里扔出去了,妈妈!”

之后,再跳入了希娅们又说了同样的话是阿一向着菫强烈的逗哏,让看那个菫场掻乱,而突然恢复了意识的愁,又因为不可躲避的速攻一击沉睡,结果,能普通地吃上了饭已经是一小时之后了。

顺便说一下,在饭桌上,果然全体穿了衣服。不知为什么,全部人都穿了角色扮演的身姿……

途中,了快递的哥哥,看见出来应门的人是穿着警察迷你裙的金发女,接着看见从后面说着“印章忘记哟”出现的超短裙护士后而后退和“多么合适出去!”的超短裙巫女小姐而慌慌张张一边脸红一边流冷汗,“请,请在,在这里盖————”之后包含了道谢的说出去了的突发事件也有……

总之,一个人一份的料理对决,之后做评价的事,大概上平静。

“啊”

“嗯?怎么了爸爸?”

洗澡的时候,在帮在吃饭前回来的缪洗头,不由得好像累了的叹气的阿一,缪是被阿一[AwaAwanomokomo]地洗头同时感到困惑。

“缪……缪要作为普通的女孩子长大哦。”(迷之声:这是不可能的说)

“??”

“不,没事。忘了吧”

对着不明不白的,情况感到疑问的向爱女,我到底在说什么啊”一边苦笑,缪的泡泡沫还未冲洗阿。

那个时候,阿一感觉到,有复数人的气息接近浴室!

“啊,香织也雫也,还没有回来吗?”

洗澡之前,差不多传达了回到家,在气息里也感觉到香织和雫的阿一抱头了。之后,浴室的门被气势地打开。果然那里,一丝不裹的,或者想说有没有毛巾之类的盖着前面,堂堂正正的一丝不挂飞扬跋扈的ユエ们的身姿! (姑且,雫就用毛巾隐藏的)

“……啊,喂”

“突击的说”

“不会输!阿一君的身体最拿手地洗的,是我!”

“fufu,今天,让我洗前面吧。”

“哈哈,主人啊,哈哈”

“……打扰了。”

好歹,这个谁最能帮老公的身体的对决。阿一,让眼睛抽搐的同时,让缪进入澡盆了。几乎想出说我们未结婚似的。

所以,

“不让!”

“不让!”

跟那样的言词一起,月一瞬间就出现在眼前。

“喂,在这种地方用“天在”这种技能的吧!”

“等级X~”

“身体强化MAX!?啊,笨蛋,放开,这个色情兔!”

“我也,极限突破了”

“你有什么极限可以突破呀!?”

阿一被吸血姬和BUG兔子和使徒模式的少女包围了!那个间隙,缪有雷米亚确保着,在缇奥风魔法的结界下,挺起空气的膜把声音从外部隔离所以没有泄漏出去。

然后,在下一个瞬间,浴室化为了战场。因为肉食系少女们。

“真的,这样不是你们这群野兽来的地方?!我要回房间吧!”

奇怪的转折点立的同时,阿一给缇奥来一发强烈的,之后同时更让她[哈哈的],从浴室跑出去了。月到那里空间转移了,神速发动的香织背上飞过,希娅用强化的身体最大限度的紧紧的拥抱月的腰。因为淋湿的脚下和平滑的地板身上滑倒了,但向着阿一的方向。

看准机会的月们更飞行,而复活了缇奥也骑上了阿。

南云家的走廊,趴倒的,满身都是美女·美少女的阿一的身影。

同时,

看到这个样子,抱着肚子在走廊里边滚边笑着,在周围的堇的身影。

在哪里,Puchi声音响起了。 (迷之声:在动漫里主角理性短路的那个)

之后,月们,“啊”的提高娇声。阿一,看准他们脆弱的部分呢。无意识地用力气钻了空隙,然后阿一站了起来。香织你,“在阿一君的小阿一君的面前……”对傻话无视了。

“妈妈,看来我们之间,要开家族会议的必要。与此同时,这个是特别刺激的会议”

“哎呀,阿一。我,不认为这样的会议是必要的?”

“好,我觉得需要的。……为了让妈妈反省的会议啊!”

阿一,对母亲的恶作剧忍无可忍了的样子,踏出一步。就算用席绳卷起,整晚吊起都要,这才能稍稍反省吧”有着这样的意图。

但,堇好像预测了那样行动的。 “怎会有这样的事吗!”和用嚣张的脸说,走廊靠在楼道清洁房中取出了吸尘器。

————办公室型吸尘器神器“狙击手马克Ⅱ”

在用扫除机正在打扫时,有不小心吸入的不应该吸入的东西的经验吗?这是令吸尘器失灵的原因,一一要打开盖子很麻烦啊。在那样的时候,就用这个次世代吸尘器“狙击手马克Ⅱ”

有了这个的话,可以选择想吸入的对象和不想吸入的对象!而且!应用这功能的话,在远离的地方的酱油和电视的遥控器也好,按一个按钮可以吸引身边!这个次世代的吸尘器的用途,是没有收录的!

摆脱不掉吸引力也是理所当然的。在今后的时代,被瞄准的猎物只有被吸取的选择! 

以这个宣传词宣传的阿一开发的吸尘器(南云家专用),在堇的手里。

在惊讶的阿一面前,堇是从怀中取出的劣化版水晶钥匙。万一阿一们有事,父母都可以有什么东西能马上空间转移,所以就给了他们。

在阿一“哪里”之前,堇,把劣化版水晶键刺到眼前的。一瞬间,空间扭曲,门出现了。同时,菫把吸尘器的按钮按下了MAX模式。当然,强力的吸引力,为了达成目的把面前的东西吸住!

“啊,啊,什么!?什么!?嗯————,被吸入了了了......”

然后,耳熟的悲鸣,在门的对面娇小的套装身姿的女性滚出来了。菫,把那个人物吸出来的同时,切断了吸尘器的开关,但因惯性定律,隆隆地在南云家的走廊滚出来的女性,面部正面地撞向障碍物,终于停止运动了。

“……”

“……”

滚动出来,面部在某个东西深入的女性————畑山爱子老师,无言,慢慢的,那张脸从埋在地方的脸拉开了。然后,眼前挂着的,看到它觉得眼熟的,一边感到疑问……

“阿一君?”

“爱子,看到我胯股之间之后再呼唤我名字,真的请饶我了。”

“哈!?泡哇啊,对不起”

是的,用残留的气势滚出来了的爱子,就跟真・全裸地站起了的阿一的[儿子]面对面落地。

一瞬间脸红的同时,因为不知道情况!而混乱的爱子。套装身姿的事的话,即使是假日也在工作啊,说不定也是刚刚回来了。要说的话,突然被空间转移,面对对一般人是隐匿着的恋人的胯股之间面部俯冲的话? ……转动眼睛也不无道理。

“这,这样的强硬方式向我求……!?”啊,“不,决不是说讨厌,不过……光着身子来等待着的………”啊,“这,今晚不能回去吧… …”等等的自言自语地点着头也是不无理由的。大概。

总之,把毛巾缠在腰部的阿一再次视线围绕的话,在那里,玄关的门关上挂着,一张翩翩飞舞的纸,菫的身影已经哪里都没有了。好歹,以爱子为诱饵,然后逃之夭夭的计划。漂亮地逃走了。

阿一,望向脚下捡到的记录纸。在那里,

“材料已充分领受了。谢谢。妈妈返回工作了!”

和,还有写着。

“啊,是这样的还有月他们方面了,你要去注意一下呢!”

对母亲的所作所为一边吐叹息,对不知不觉站在旁边的月都默默地点头了。而且,同样复活了希娅询问应该怎样做。

“那个啊,婚礼之类的每一个人,都做一次,怎样方式也好,只有一个人能做不合规则吧。变成这样的话,トータスで上げてもいいわけだし。”(迷之声:这句我看不透)

“啊~,说起来是这样啊”

“那,都已经结婚登记,你们的文件本身也是伪造的,把你们全部人一起递交上出。再把它整合在一起,以后多少都可以做出来的”

“这么说来,是啊。那么,为什么婆婆,什么新娘决定战之类的……”

“啊啊,收集材料的吧。今天,谁白天就在家里了?”

总之,恰当地说了挑衅希娅们的事,根据这个将会发生的骚动,做成了之前脑堵塞漫画的话题和题材。

希娅们。对上当的自己但也是自己选择的,不过,对这种即兴的煽动家一样的台词=,真不愧是阿一的母亲。

然后,对菫的意图,注意到了的月,也没有特别反驳的是,

“今天,也快乐的一天。”

“是吗”

那样的事。也包含这样笨蛋的骚动,对月来说也是可爱的日常的。无粋な正论など、ゴミ箱にポイッである。 (迷之声:这句我也看不透)。看起来满足的月的表情,阿一,“啊、这样、就算了”,的话,一耸肩膀。

“那个……,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事……”

对心里暖烘烘的阿一们,爱子提心吊胆的打招呼了。阿一,那样的爱子横抱起来,

“身体完全变冷了……大家重新进入浴室,?”

这么说,把爱子用公主抱起了。 “诶?嗯?”混乱的爱子斜望着,月他们是“请”异口同声的,回到被改建的南云家大浴室。

此后,阿一的手被爱子削去了,阿一和新娘系列特别竞争的事也没有发生,悠闲地享受洗澡的。

……在客厅,反着白眼的愁,在意他的人,一个也没有。

-->"> 本章已完
天道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