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偶尔连休的第一天。

学园都市第七学区某学生宿舍里,一位穿着白色修女服的银色长发修女茵蒂克丝滚躺在木地板上。

“当麻,也许哔哔哔也不怎么讨厌呢。”

“嗯?怕微波炉盯着干燥器里的旋转衣物就眼晕的你会玩掌上游戏机……应该说会摆弄机器真是稀奇啊。”

这么回应她的是刺猬头少年上条当麻。

茵蒂克丝挥着差不多笔盒大小的掌上机器说道:

“因为伟人说过电脑战机里的每一次失败都会成为必要的力量!所以必须不断地战斗!”

“哪个伟人说的啊?记忆好又这么坚持的茵蒂克丝既然都这么说了应该有这么一个人吧,而且我也不怎么懂电脑战机。”

一股风潮来临了,但是不懂电脑战机这游戏的上条根本不明所以。只是对贴在学园都市各处的彩色机器人海报有些印象而已。

他看向茵蒂克丝递来的掌机,然后摆弄起来。

“哎呀,更新Firm的窗口弹出来了,茵蒂克丝,这下得去一趟Center才行了。”

“更新Farm?我没有经营葡萄园啊?”

“我说的不是田地。”

上条无奈地说,

“算了,我也差不多该冲信用卡了,一起去营业厅吧。”

“嗯?更新家里弄不了吗,当麻?”

“因为厂商为了防止破解,不让人碰里面啊。”

究极的保全手段是断绝各种网络并拆除外部内存,但这样一来一台机子就会收发不了信息彻底完蛋了。这台Portable Device应该是以“看顾客能容忍什么程度的不便”为对策,给人种“安全优先”的感觉。

“玩游戏太久不好,但回过神来手指就黏到掌机上去了。这不是摸了就能冷静,而是不摸就不能冷静吗。电车的检票、ATM的操作、料理的食谱……啊,光是看画面就无法放开折扣卷给予的恩惠了……”

上条将Portable Device的挂钩扣在裤子皮带上。

“喂,该出门咯,茵蒂克丝。我去检查水龙头和关窗,你记得带上三毛猫哦。”

“遵命,当麻!呵呵呵,真想早点见到巴巴托斯啊!”【注:巴巴托斯,72柱魔神之一,这里是电脑战机精英专用机之一。】

“这名字好牛逼,魔导书图书馆的你讲这名字给人种在地板上画魔法阵咏唱咒文的感觉。”

“因为巴巴托斯很好吃啊。”

“好吃啊,你说啥!?”

“巴巴托斯感觉是可丽饼味,雷电是血橙,斯贝西涅夫是香草和薄荷,古力斯波克是绿色的所以是酸橙!所有人都难以取舍呢……流口水。”

“不好,把机体想象成软糖和碳酸了吗。茵、茵蒂克丝,你先冷静一下。面对进入GM模式的你也许是对牛弹琴,但据我所见的海报,Virtualroid是机械类的吧!?”

“在电脑虚数空间里是没有正确答案的!”

“居然迅速用难懂的单词回答,我看会把Center想象成糖果屋的人只有你一个!”

总之,上条等人离开了学生宿舍。

因为是假日的早上所以来往行人很多,慢跑减肥的女生,带狗散步的男生,拿着镜头直播视频的青年,总之各种各样。但所有人都拿着或身上带着那台Portable Device。

“最近增加了很多呢,虽然也不是事不关己。”

这台Portable Device已经不是只有掌上游戏机的功能了,更接近一种“万能小箱子”。卡路里计算,音乐播放器,电影播放器,直播中转器……用法随持有者的不同而千变万化。

就像手机的汉字转换功能会使不懂汉字读写的人增加一样,这也会使不懂简单的计算和英语的人增加吧。

“所有人都抵不住Virtualroid的软乎乎感,明明只是资料却这么刺激人的食欲,真不像话……”

“都说了,就算那玩意光滑又能动,但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软糖和布丁的抖动吧!?”

就在上条这么大叫的时候,一道庞大的影子盖过了他的头顶。

那并不是厚实的云挡住了阳光。

锵——!!!!!!

比校舍还要庞大的两台电脑战机正用剑与杖对拼。

一台是飞燕。

这台Virtualroid虽是机器人(?)风格却有着纤细少女的造型,头部装甲是双马尾,腰边则系着迷你裙装甲。主武器是右手上的西洋剑风格的近战剑『愚者慈爱』,擅长远近距离攻击。

另一台是安杰兰。

这台也是少女风的Virtualroid,马尾和长裙的装甲给人种文静的气氛。主武器是杖状武器『对偶法杖』。真本领并不是互殴而是从远距离展开各种炮击。是台除了单纯的破坏力外,还能以弄出各种效果玩弄敌机并以此获得利益的机体。不知是不是定制的,两者的涂装都不是该机体常见的那种。飞燕是拉拉队那种以紫色为主色调的配色,安杰兰是杀人蜂那种黄与黑的警戒色。

不怎么玩游戏机的上条知道的并不详细,但从何处墙壁上的海报来看,这两台机体和武器应该是叫这名字。

它们不理会脚边的上条等人不断近身互殴,击打产生的强风拍打着行道树。

安杰兰在交锋的同时还打出熔接般的闪光,飞燕为了躲掉那攻击随着安杰兰漂移。

大概是加速增加了什么负荷,各机体背后的圆盘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炽热。

两机体以圆形轨迹躲进了密集的大楼阴影之中。

在数秒沉默后。

两台机体突然从另一侧的大楼阴影里跳出,以最短最快的路线对炮。

它们流弹的火力足以摧毁一栋大楼。

就连它们庞大的身躯就足以让人粉身碎骨。

即使如此,上条仍悠闲地围观着它们的战斗。

“哦,在打着呢。”

电脑战机Virtual-On。

这就是这个次世代竞技的名字。

接近后挥舞铁塔般的杖与剑,从远处不断发射高热源体的光线的Virtualroid们。作为大质量的象征,它们每当行动就会造出地下铁路过般的强风,道路也会轻轻摇晃。当然它们的命中率不是百分百,它们的流弹不断在各处着弹,但并没有因此产生大爆炸和引发大楼倒塌。别说墙壁龟裂了,就连各处的窗子都没有破。

它们脚边停着的汽车和行道树,就连慢跑中的女学生也没被踩扁。还有闲人还拿Portable Device的摄像头对准它们,有的人还组成应援团喊着加油的口号,有的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走在街上,所有人都欠缺着对巨大机器人的恐惧心。

估计打开Portable Device搜索或将Portable Device镜头对准战机就能得到更详细的资料吧。

在来往的人群中传出了一道便宜扬声器发出的声音。

『你好你好,统括全学区预选战视频的视频直播DJ来了。以只要是Cosplay即使是组装纸箱做成的德尔德雷也果断挑战而出名,DJ中村玛丽为各位播报!自由身,求工作中!!』

『那叫玩偶服啦,肥大妈你好好学习一下行不。还有好好为赞助商着想一下吧,在工作中为自己宣传可是会出局的。』

『就你多嘴,要叫姐姐你这哥特萝莉中学生,我可是很辛苦的。』

『形象。』

『咳咳,在二十三学区开展的预选大赛,本日最有压倒性观看数量的热门直播是第七学区!名门常盘台中学的大小姐们在激烈交战着,果然才能不同凡响呢!』

作为裁判的球形机械【注:这裁判球初次出场是在超炮漫画大霸星祭篇】轻飘飘地浮在空中,各处应援声不断交错。

“上啊上啊!!只要在这争取到胜利就能突破预选得到正式出场权了!”

“佐、佐天同学,不可以这么摇御坂同学的肩膀啦,会对正式出场造成影响的!”

“哎呀,糟糕糟糕。”

“呜~~可是佐天同学,我们正式出场的话不是得和比那更厉害的选手较量吗……”

“不得了的时代到来了呢!大能力者(LV4)和超能力者(LV5)居然在街上毫不留情地对战着!更不得了的是我们无能力者也能对等和他们战斗!”

“实际上我并不是无能力者的说!”

“……初春,现在我不计较你在我兴头上泼冷水,但事后我会找你算账。”

上条听到头上传来了的少女的悲鸣,看来大楼屋顶是由应援团和拉拉队在据守着。

无论如何这都不是炮击战厮杀的氛围。

但某种意义上这确实是炮击战厮杀。

可以清楚地看到某个不自然的Block Noise般的东西闪现,阻挡了攻击的命中。它拥有着即使会允许产生强风和震动,仍会优先阻止会产生重大破坏的要因的机能。所以人不会受伤,东西也不会损坏,庞大的机体越过头顶也没人在意。感觉电脑战机给路人的感受,比起像坐云霄飞车更像坐电梯。即使冷静思考一番就知道是件可怕的事,但只要知道安全措施完善就不会害怕。

(果然还是弄不懂是用什么样的技术让机体像游戏里那样浮起呢……)

这点也和电梯同理,即使不懂原理、用了什么样的基准、也没有罗列出安全装置和原理构造,人类也会以感觉体会到安全。

所以带狗散步的男子和发布视频的青年才不会对未知的巨大兵器Virtualroid织出的闪光、响声和震动做出一惊一乍的反应。

他们将其当做一道风景,毫不为其驻足并普普通通地从亮紫色拉拉队飞燕和杀人蜂安洁兰脚底下穿过。

“嗯——。”

“当麻你怎么了?”

“……先从我明白Virtualroid是Virtualroid,不是其它什么东西的前提下进行话题吧。”

“?”

“话说那双马尾叫什么来着?”

“飞燕。”

“果然跟海报上的一样啊……但从这个角度抬头看飞燕,怎么说呢,各种不可以呀。与其怀着这种冒渎的心还不如认真地去找工作呢……”

因为这时少女型的飞燕和安洁兰仍在激战着,所以会时不时越过上条等人的头顶。

正如之前所述,飞燕不仅不太像机械,身形还会被错看成双马尾的魔法少女。

“当麻,那是Virtualroid也只是Virtualroid,没有裙子和内裤的概念。所以偷窥也不是偷窥,不算数哦。”

“我明白,我明白啊。估计出货的时候那些人也没有想过会被人以这种视点眺望飞燕吧……”

“你想太多了吧?飞燕只是飞燕,所以无论从上面看还是从下面看都是飞燕。你看,抖来抖去又光鲜多彩,很好吃的样子呀……吸口水。”

“茵蒂克丝快停下!!不能形容用抖来抖去和很好吃来形容飞燕!旁人听到会认为你是一个整体规格很高的人呀!!”

“???”

上条和茵蒂克丝穿过两台Virtualroid的下方向第七学区的车站前走去。

目的地的Center是Portable Device的供给地点。分类上虽然是租赁的,但实质上和列车的IC卡一样免费私有化了。虽然有着更新Firm和电子信用卡充值等诸多手续只能在Center办的制约,但这些不平不满都被“初期投资零円就能玩透高性能器材”这部分的正面印象给掩盖了。

Center的构造是半个巨大楼层被设为Firmware的更新、电子信用卡充值、定制维修的区域,另一半则全被高性能筐体覆盖。虽然次时代竞技电脑战机Virtual-On虽然只用一台Portable Device就能畅玩,但也有很多人为了体验高密度的影像和加速感进入卵状的Cradle筐体之中。

同Center之中,也有人不使用专门性高的Cradle筐体,特地在长椅上对坐玩耍Portable Device。

(大概就跟手机玩家和大屏幕玩家一样,不是追求某种高度,而是取向因人不同。)

店内的一整张墙壁分割成数十份,播放着Center周边的大赛战斗。虽然看起来像监控摄像一样,但里面全是大赛预选的参赛者。

“嗯,在Center周边战斗只要不做什么出格的事都会播放到各处去的,”

“干嘛这么特意……啊,这样啊。有人为了想做实况引人注目才特意开放频道的吗。”

各处的店员都在走动着、用Portable Device和某处联络以及公布贴在墙上的最新对战结果,看来都在忙于大赛的介绍和运营。

从总进程来看,刚才的飞燕和安洁兰已经晋级到了一个十分不错的位置。照这个势头,其中一人会作为第七学区的代表进入正选。

“哟,阿上。难得的休息日怎么了啊?蹦出Ver.20.5的更新通知才冲过来的?这可不行啊,平时应该多手动检查更新哦。”

“蓝发……?你干嘛到这里来打工啊?”【神笑:超炮S里蓝发也在打工,难道他是打工战士?】

“我视金钱如粪土,只是想站在萌发的浪潮之中。这纯洁的心情是谁都阻止不了的!啊——哈——哈——!!”

“呜……确确实实被飞燕蛊惑的男人的末路就在我眼前呈现……”

“大笨驴!!将硬派的土木机器德尔德雷和娘气的Virtualroid葛拉亚卡(ガラヤカ)碳的动作强行组合起来后展现扭扭捏捏才是萌啊!!强行废除原本结实且冷酷风格的涂装和纹样改成整幅猫耳美少女的痛机设计——————!!”

“戳到你爆发点我很抱歉!能讲路人也能懂的人话吗!?”

“就是那个!”

上条向蓝发所指的海报看去,看来德尔德雷是重心低身材宽,整个机体像堵厚重的墙壁一样,那架又热又闷的机体两手安装着钻头和U字机械臂。而葛拉亚卡那边……怎么说呢?比少女形象的飞燕还要小巧,呃?

“葛拉亚卡碳就是葛拉亚卡碳!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你那充满魄力的脸快吓哭我啦!!”

一旁的茵蒂克丝打断了有点泪目的上条。

她递出Portable Device。

“话说这个拜托了,快点让我见我的巴巴托斯呀!”

“好的,这是我的工作嘛。不过主攻巴巴托斯啊,真是选了个偏门的类型呢。”

“……听了刚才那话你也无动于衷呢,茵蒂克丝。这是那啥吗,拥有共同语言的同志们的余裕吗……?”

“之后只要打开设定画面的更新栏点击『更新最新版本』就行了。给,『同意』的按钮你就自己按吧。”

这不需要特殊的数据线,因为在Center室内铺设有维护专用的的无线通讯网。

上条盯着绿色的%进度条的进度同疑惑的语气说道。

“话说,需要这么严格吗?”

“阿上你不知道吗,『流亡』Portable Device已经成为了话题了啊。”

“我虽然对游戏本身的了解不怎么详细,但也有在网络新闻上看到过。好像是自行关掉保全系统的来着。那玩意不是加入外挂,而是解放原本就有的不可见功能。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一种为了整理测试条件,能自由替换数字的Debug模式?或是有人擅自对开发者留下的空白写入了数据???”

“无论是哪个都能尽情享受原本体验不到的服务。玩家增多比率中的做傻事的家伙也会增加。千人的百分之一就有十人,一万人就有一百人。”

“那是跟自行切掉自己的电脑的安全软件一样的行为吧,万能的Portable Device当然会塞有各种个人情报……为什么要做这种置身于危难之中的事啊。”

“如果能将德尔德雷碳变成美少女的话我也会立刻『流亡』的。”

“都说了我可不会你们的共同语言。”

“嗯,德尔德雷脱了的话估计会散发很重的味道呢。”

“不会吧,这孩子好懂行呀——!!”

“学会那种共通语言就会变成这样子吗!?我根本不懂机器人兵器脱的意思啊!”

落单的上条连基础中的基础都不懂一丝一毫。

他看向Center墙上的海报。

“对了,叫Virtualroid来着?它们为什么都背着同样的包啊。”

“包……”

蓝发一脸惊讶地解释道,

“那是名叫V-Converter的装置。省略详细解释,就是Virtualroid并不是金属巨人,而是资料实体化后的产物。V-Converter是其核心,里面装载的V-Disk就像机体的设计图一样。V-Converter只要读取V-Disk里面的资料就能将机体具现化。”

“哼嗯,将游戏世界中的资料具现化真是复杂……”

“顺便一提保护V-Disk的盖子叫做Motor Deck……算了,这些跟玩游戏没什么关系,也不是像爆头一样的弱点。”

一旁的茵蒂克丝突然跳了起来。

“在哔哔响!当麻,这没问题吗?巴巴托斯还能用吗?”

“蓝发。”

“试一试就懂了。阿上虽然说不玩电脑战机但也带着Portable Device吧,那么要不趁这机会也试一试。”

“不了,我就。”

“对啊!如果当麻能趁此机会入电脑战机的坑就好了!!我来帮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吧!!来这边吧当麻,这边这边!!”

“而且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干得过不参赛的人的说。”

“我会手把手全部教给你的!而且你当然能行,因为没有人不靠练习就能成为精英啊!!”

“这就是那种问有没有消遣时间的电影结果被人推荐一列难懂的法国电影的气氛啊!!”

“如果不是想培养而是想传教的话,不如让阿上对战AI简单的NPC让阿上品尝下胜利的味道吧?”

“当然是PVP比较爽啊!!”

蓝发耳环轻轻挥了挥手:

“抱歉啊,虽然这里是Center,但高端的Cradle筐体都被预选参赛者使用了。画质清晰没有雪花,潜在因素…这么讲阿上你也不明白的吧,简单来说掉帧越少越有利。”

“够了,足够了。一开始就让连基础都不懂的人用高端货只会让他手足无措而已。得让他认为不奢华是理所当然的普通的Portable Device开始才行!”

“讨厌啦,这孩子实在太懂行了!”

上条在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被带着三毛猫的茵蒂克丝带出了Center外面。而且刚才都被说就连掉帧都会觉得头大,接下来又该怎么做啊。

为了不妨碍来往的行人,上条和茵蒂克丝在人行道边边上启动了各自的Portable Device。

而茵蒂克丝的样子。

“你一直看着画面呢。我不太懂,你难道没有游戏用的眼罩吗?”

“那会让眼睛发晕的。”

“晕3D啊,算了,只要你开心就行。”

上条说着也同样开始着手于Portable Device,然后弄出吧唧一声将其底下的塑料盖拨开了。

不,那其实是与他平常无缘的装置。

上条从眼罩两端抽出带子,然后像戴泳镜一样戴到眼睛上。

他手中的机器本体接受到信号,然后他眼前充满了无尽的光芒。

就在那时。

上条的意识消失。

他已经与坐机铁木真同在。

2

之前在上条和茵蒂克丝头上不断持续远距离攻防的Virtualroid们。

第七学区预选。

只要赢得这场就能晋级到二十三学区代表同台竞技的正选,是场至关重要的比赛。

四台机体对峙于被隔离出的方圆八百米的领域内。

雷电。

这是一台以整体身形十分结实、支撑机体的腿部粗厚、右手所持的火箭炮『Zig-18』和两肩火力超凡的『Binary·Lotus』而闻名的机体。

十分像机器人的机器人,这说法虽然和铁木真重叠。但相比铁木真纤细的运动型身材,雷电印象上十分接近一身重甲的棒球捕手。

它的涂装也十分特殊,是以淡紫色为基调的体育类涂装。

机体整体会发出播放电视画面和摄像机摄影时出现的噪音,这是搭乘者的Virtualroid的定制反应。由此可见Virtualroid比起钢铁兵器,更近于资料。

飞燕。

这台机体的定制风格更加鲜明,有着纤细女性的身形。它正与雷电组队作战。虽然有着近身用的西洋剑『愚者慈爱』和高制导性的心形光束的特征,但最为显眼的特征却是动作。奔跑、踢楼起跳、在空中可以无限横跳等三次元行动将机体本来就具有的敏捷性更加先锐化了。

原本Virtualroid就不是具有钢铁团块印象的机器人,其中有着合成树脂和化学纤维的集合体。可能是因为原本具有体育竞技的印象,才延伸出了体育服和保护装置吧。

虽然和雷电同为紫色,但给人的印象却不同。从整体轻量化来看,十分有拉拉队的风范。

与它们敌对的是两台同机型同涂装的安洁兰。

以杀人蜂的黄色与黑色为装扮的安洁兰是台远距离特化型,并且一旦命中目标就会给予目标各种干扰伤害为众所皆知的妨碍机体。本来的话近身冲刺是不可取的,但这里因为策略只能硬撑。

伴随着刺耳的马达声,安洁兰背后的巨大V-Disk急剧炽热起来。这是在为这胡来的驾驶方式以及负荷宣告着不平。

完全相同的两台机器的动作与机器人工学的死板Cylinder和齿轮完全沾不着边,十分具有人类、或者说女性特有的性感。可见这两台机体也是定制的。

人工肌肉有着各种各样的制法,其中也存在着使用特殊液体的方式。估计这些动作就是对那方法的反馈吧。

这两台机体以迅敏的交错狙击敌机。

如同将一个球藏于杯子后不断位移,让人猜不出哪台安洁兰是哪台安洁兰。

在上空漂浮的裁判球也被骗得晕头转向。

雷电的火器管制虽然不断摇动着锁定用的准星,但敌机不断从死角处往死角处移动躲避,本以为如此敌机又从视野中心交错。面对对方的这个战法,雷电自身一大特色的自动追尾功能也被蒙骗了。这种扰乱行动和之前所述的干扰攻击并用后,瞄准准星也真的陷入混乱状态了。

『气死了!!你一如既往的行动猥琐啊食蜂!!』

『呀——,御坂同学好可怕W,而且雷电的脚好粗WWW,跟御坂同学很契合呢WWW。』

『啊啊!?别用那个WWW了!!』【注:W在日本网络用语就是笑的意思,类似于中国大陆的233。】

咚咚咚!!紫色雷电不断射出火箭炮炮弹,但两台安洁兰如同嘲笑它一般躲进左右两边的大楼阴影里。美琴无论去追哪边都会将背后暴露给另一边,所以只能作罢。

『怎么可能这么同步,你绝对用能力操纵搭档了吧!!』

『姐姐大人!当下还是无视火器管制的瞄准吧!直接用手动制御,这样射击对手的命中率更高一点!!』

『我、知道!!』

淡紫色的拉拉队飞燕在空中俯瞰大楼丛林,然后放出了粉红色的粒子轰炸。

但这招依然没有命中。

食蜂那边并不是靠高速回避或高跳躲过。

而是黄黑色安洁兰在光之雨中穿梭,并顺势冲向了隔离交战区域的透明墙壁。

『不好,被她们Pit In了!可能交换武装了!!』

所以飞燕的远距离攻击会被墙壁阻碍。

『这是2打1的好机会!在它回来前把那一台收拾掉!只要先取得分数我们就能赢————!』

在美琴说完话前,黄黑色的安洁兰突然间从墙壁后面飞了出来。

『哎、啊唉唉!?刚回去怎么又……』

『姐姐大人!那是另一台!耐久力不一样不是吗!?』

『烦死了,对面包含待机组在内,四人全员都用同色的安洁兰以「Hive Eater」为名登记了吗,真麻烦!!』

暴怒的美琴用与以往不同的高度眺望着熟悉的学园都市的街道。

虽然美琴如今处于与平常不同的角度之中,但她还是奋勇地高速冲刺起来。

在她以蜻蜓点水般靠着不可视的斥力让机体起跳前进的瞬间,一台安洁兰于出乎意料的近距离大楼的阴影里将杖以水平伸了出来。

『什!?』

美琴的雷电像被绊到脚般摔倒。

叮咚,一道电子音响起。

《第七学区预选候补,机体名『Hive Eater』取得2分。现状为6:8。》

『见鬼!!这种骗小孩子的手法!!』

『姐姐大人,快点恢复!!不在三秒内起来还会被取得1分的!!我们已经输了一局了,这局再输我们会被直接淘汰的!』

咚咚咚!近处的杀人蜂色安洁兰不断地对倒地的雷电展开炮击,而受到干扰的美琴不打算慢慢起身。

『小分数想要就给你吧……』

她将粗壮手臂对准了敌人。

接着雷电的肩部装甲像携带式抛物线天线一样张开,散发出蓝白的粒子。

『所以你直接给我……飞吧!!』

声音消失了。

巨大的闪光将整台杀人蜂吞噬掉了。

这象征性的高火力一击虽然很难命中,但一旦命中就能逆转全局。

安洁兰没被给予躲避的缝隙,直接在光芒中消失了。

但是。

『什么!?明明命中了却没得分!?』

『因为只要事先知道有炮击就会有对策。』

像煮透的蜂蜜一样甜美的嬉笑声响起,

『我的安洁兰身子纤细,和某人的萝卜腿不同很苗条。你双肩上粗大的镭射炮「Binary·Lotus」间的间隙,即使是正面炮击我也能潜进去哦。』

『什么鬼!?裁判,你们真的做好命中判定的确认了吗!?』

『讨厌——,御坂同学好可怕☆颜值大爆炸吗,所以才会被裁判讨厌的吧?』

美琴咋舌一声,然后雷电和安洁兰双方都向后跳去。

次时代竞技和互毁互杀的游戏不同,更接近柔道和摔跤。采取的是倒地得分的形式。虽然能爆头和腰斩敌机,但不得分就没有意义。相反,只是用闪光晕眩对方然后绊对方脚使其摔倒,也能得到分数。

胜利就是靠这些分数的积累。无论对对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只要对方最终获得的分数在自己之上就会败北。注重于眼前的攻击、在大局前被小事挑动就会失去大局。

而名门常盘台中学的大小姐们为什么会互相争斗,除了这是事关预选和正选的一战外还有其它理由。

『御坂同学,你是时候在公共力高的场合出场演讲了!代表学校的超能力者(LV5)除了我还有你在啊!?』

『开——什么——玩笑!你这想出名的暴露狂去不就行了!!赶紧穿轻飘飘看光光的礼裙向各位来宾献媚啊!!』

『所——以——说——,也该轮到御坂同学去穿轻飘飘看光光的礼裙了吧!!再说我真心想迷惑的只有一个人而已!!』

『不知为何我火了,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

咚咚咚咚!!在高楼上俯瞰远距离炮击的拉拉队长飞燕歪起了脑袋。

『哈!?难、难道,只要故意输了这场就能看到因为轻飘飘看光光而扭扭捏捏的姐姐大人羞涩的模样……?』

『黑子!!别被食蜂操纵了!!』

『啊啦啊啦!你觉得品学兼优的我会做那种事吗?』

『安洁兰全部采取相同行动,怎么看都是你直接操纵了队伍里的所有驾驶员啊……?话说用被操纵的人来补充拍档,自称最大派阀的女王实际上没有朋友吧?』

『真头疼呢,作为天下独孤之王的御坂同学这话说得完全没有说服力呢。』

『……』

『……』

在稍作沉默后,互挑逆鳞的两者以最短距离激斗了起来。

3

上条当麻被奇妙的压迫感囚禁了。

这是一个茧状的椭圆形空间,这里没有椅子也没有安全带,但上条的背部被清晰的触感吸住了。

这里十分光滑,没有特别的装饰。

没有透明的窗户也没有舱门。

用来操纵机体的只有手中的Portable Device而已。

这种单调并不是铁木真和雷电等机体的特征,而是上条这新手没有对其装扮而已。只要有心就能将这里化作坦克和战斗机的驾驶舱,也能放置象棋和设置辅助快捷以及在手边和头上摆放人偶。简单来说就是只要努力,就能将这空间随心所欲地改变模样。

当然,上条当麻没执着于空间的单调。

只要手中的Portable Device能用的话,就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了。

(这就是,铁木、真……?)

虽然上条环顾了驾驶舱,但这里只是装饰并不是本质。

当他看向手中的Portable Device后,小画面中显示出了机体的名字。

(不像普通的格斗游戏那样先给出机体选择画面,而是直接将人装进来啊……啊啊,不,不对。Portable Device送来的时候我姑且选了头像一样的东西登记了,但没怎么用。)

上条呼了口气。

然后上条靠在不可视的背托上(在现实世界里就是中肉体的感觉吧……?),他自然而然这么做了,然后涌现出了疑问。

(话说。)

上条坐在“坐席”上伸展着手指。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虽然带上了眼罩,但这样就会被带走五感吗……?)

当然,只是看眼罩显示的影像是无法将体感和实体分割的。不过居住在学园都市的学生非常异常,经常会被人联想和幽体脱离有一腿。

“算了,只要开心就无所谓了。”

因为乘坐巨大机器人就像在做梦一样。虽然只要总动员学园都市的技术就有可能实现,但至少对于普通的高中生上条来说那种乘坐的机会根本没有。果然也有不会实现的梦想啊。虽然至今不怎么感兴趣,但如果开心的话就尽情地玩吧。

然后,积极的认知似乎成为了信号。

嗡!!漆黑的茧中泛起了光芒。前方一百八十度的视野被扩展,椭圆形的墙壁显示出画面,驾驶舱像是变得完全透明了一样。

全身各部位的关节都是兵器。

虽然有着各种细节,但操作只需要手上的Portable Device就足够了。

上条思考了下左右手和十根手指的放置位置。

但手掌吸附上去后,他进入了一种自己成为齿轮之一的气氛里。

(怎……怎么样……站、站起来了吗,呜哇,真站起来了!?)

确认完Virtualroid的状况后,周围响起了低沉的响声。那比起齿轮和汽缸的集合体,更像是细纤维的绳子收缩的响声。人工肌肉……对了,以前和茵蒂克丝外出时见到的行道树的修理机器人身上好像也装有那种东西?

裁判球轻飘飘地浮到上空后,街道的景色被四方的光之壁分隔出来。

在不断延伸的大楼丛林景色中,一个不碍眼的地方显示出了一个窗口。那窗口像影像频道一样显示出了一名女孩子的脸。

『呀——吼——,用户名当麻大人,莉莉娜正常启动了哟。初期登录后一直放置我不管,我都快厌烦睡眠模式了。』

“这、这、这是什么?通讯!?我没发出通讯许可啊!?”

『哎呀,难道因为时隔太久需要全力帮助才行吗?顺便一提这不是外部通讯哦。我是原本就收纳在Portable Device的辅助AI莉莉娜酱,请多指教。也能辅助战斗哦。』

茵蒂克丝那边似乎已经准备好了。

巴巴托斯站在铁木真正对面稍有些距离的地方。它是一台比较纤细的Virtualroid,使用的并不是用手指握住的武器,而是手臂本身就是炮身。它装备着一身长到脚边的长裙,头部装着往后伏去的白色装甲,整体身形看起来……

“好像茵蒂克丝。那啥?能将机体定制到这种地步吗?”

『这也是乐趣之一。只要使用Material Analyze,无论是地球上的哪种物质都能够读取。喂喂,虽然我会教授使用方法,但直接使用这么朴素的机体也实属稀奇呢。』

上条再次注视眼前的巴巴托斯改。那台以白色为基调构成的机体身材身高比海报上的轻装飞燕和重装备德尔德雷相对中庸,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