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 第二章

1

学园都市第七学区。

坐在四角大楼屋顶的长椅上,拿开戴着覆盖全视野的眼罩的御坂美琴感受到了自己周围的欢声笑语。

“赢了——!这下突破预选了,我们成为第七学区的代表了!!”

“好、好厉害,没想到真的站上大舞台了……”

佐天泪子和初春饰利在一旁激动着,她们两虽然是同校生但今天没有穿平常穿的水手服,而是穿着以亮紫色为基调的拉拉队服。

不必多言,那是和美琴操纵的雷电和白井黑子操纵的飞燕一样的上色。

“唔……回想起来了。”

“事到如今还在害羞什么呀!我们是代表了,必须得为了学区的名誉二战了!!抬起胸膛吧!!”

知道刚才美琴自身也和她们一样穿着露肩迷你裙沉浸于电脑战机的对战之中,她体感上是进入了茧形密闭驾驶舱之中,但客观人眼里的她又是怎么样的呢。

“哈、哈哈!姐姐大人毫无防备的玉足,能从即使在这种时候也严实地闭着的姐姐大人的腿上感到浪漫呢。”

“果然如此那个混账!!”

美琴的腿为了踩住趴在地上的双马尾少白井黑子的脸而行动起来了。

在一旁兴奋不绝的佐天提议道。

“接下来举行个突破预选的庆祝会吧!纪念比什么事都重要,地方就选在平常那家家庭餐厅如何!?”

“……在那之前让我换个衣服。”

“不可以,这个制服已经是第七学区的商标了!”

美琴不禁叹了口气。

她想起同为常盘台超能力者的食蜂操祈的脸。

这下成为了学年代表穿礼服上台打招呼进行演讲的食蜂和身穿拉拉队制服在假日的大街上走动的自己,哪个受到的精神伤害更大呢。

美琴(抓住还想趴着看下身的白井黑子的胸襟)站起来后,她的Portable Device发出了细小的电子音。

不对,是队伍全员同时响起了。

并不是邮件和通讯,而是能同时用短文对话的聊天申请。

『富良科/我观看过比赛了,恭喜你们进入正选。』

“哦——!要叫凛铃一起吗?她可是教我们电脑战机的事的人哎。”

佐天笑着这么说道,但对方的回信却让她失望。

『富良科/虽然想与你们汇合,但人群太多无法确认谁在哪里。』

“哎呀。”

“说起来确实呢。”

Virtualroid们战斗的舞台已经到了傍晚的话,台面上的对战也越来越多。生活在这城市里面的美琴等人都不禁怀疑这景色是否是真实的。事到如今即使用相互联络互相搜索也无法保证能顺利汇合,因为在车站等人赴约的来往人群实在太多了。

『富良科/我有点路痴,不擅长处在人群之中,请你们自行享受吧。』

“哎,明明Portable Device有导航啊。”

『富良科/我晕3D,文字聊天还好,但不想长时间使用图形服务。』

“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

美琴没有说的很直接。

之前她们也约过几次,但都在赴约地点的人群中错过了。美琴等人最多只是捡过大概是她掉的手帕这种程度的碰见。

虽然她们只在网上通话过,但美琴等人觉得这并不是最新式诈骗。说起她们相识的契机,是富良科对在火爆的SNS中晕头转向的美琴等人伸出了援助之手。

富良科整体来说是小动物系的。

她虽然尝试过各种事但却保持着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也许这对于她来说是最能安心的距离吧。

(……感觉比黑子更有正统派的后辈氛围啊。)

而她拿出的电脑战机则是十足的挖掘品。

说不定就连她自己也很惊讶会提到电脑战机吧。

“那么姐姐大人我们走吧。这场战斗十分耗神,吃点甜食养精蓄锐也很重要哦。”

“不不,要说也是面向明天的团结吧,好好讨论阵型的问题吧!!”

“啊呜呜……那样肯定会不吃不喝一直在搞作战会议吧——。”

喧哗的四位少女走向了屋顶的屋顶的出口。

她们手上拿着的是Portable Device。

自然而然会将电脑战机作为话题。

2

和蓝色赛法『Blue Stalker』的战斗结束后,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被平安解放了。

黑白分涂的斯贝西涅夫也不在了。

上条揭开眼部的超薄型眼罩后,第一次感叹自己的手脚能动。

之前那种潜入皮肤深处的究极现实已经不在了。

他手中的Portable Device毫发无损,也没有被折断的痕迹。

眼前出现的是一如既往的第七学区Center正门口。

“茵蒂克丝,对了,茵蒂克丝!没事吧!?”

“唔喔,唔咳!?这、这是什么,看不见前面……袋子吗!?”

茵蒂克丝这么说后上条也记起了这件事。

和烦闷地从头套中出来的茵蒂克丝相反,只露出头喵喵叫的三毛猫似乎十分中意狭窄的地方。

蓝发耳环一脸惊讶地问道。

“阿上,怎么样,你没事吧?”

“哎,啊?我姑且没什么事……”

“途中阿上的身体消失了,我还以为你被用空间移动绑架了呢。”

“什么……消失?”

“对啊,要看店里的监控摄像吗?就像魔术一样。Link Scan……这么说能懂吗?”

“不懂。”

“玩电脑战机时,一开始会有光环从头到脚扫描的那个。带护眼罩的当事人是看不到的,我认为那是用来再现出驾驶舱里的身体的东西。”

“这样啊……”

上条记起他在Center前玩电脑战机的少年少女的头上见过。

“那就是Link Scan。”

“那原本只会在开始的时候出现一次。我可没听说过会在游戏中突然出现并开始扫描,然后把里面的人弄不见。不对……消失……电脑战机会让人消失,怎么可能……?”

看来蓝发也想不通,说明零星又连不起来。

蓝发没有察觉到上条的混乱,继续歪着脑袋说着。

“乱入进电脑战机的阿上的身体消失后,铁木真以不曾见的动作爆发了。但竞技平安结束阿上也平安回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空间移动……那应该会被我的右手无效化掉啊……?)

一般不会出现第二次的Link Scan。

如果蓝发说得准确,上条消失是在铁木真动作急剧活性化到竞技结束这短时间内的事情。

上条心中最先想到的是。

(那奇妙的现实感,不清楚自己现在在哪的感觉。)

一股恶寒在上条的背脊游走。

(……是在驾驶舱里亲手扳坏可以说是生命线的Portable Device遥控器的瞬间的吗?)

那到底具有什么意义,是不是正确的,就连执行者上条也回答不出来。其他玩家跟他一样折断Portable Device会不会也有同样的结果也是个疑问。

比如,舍弃一切前提。

比如,真心相信能做到各种动作。

如果这样。

“蓝发。”

“嗯?”

上条本想发问,但又语塞了。

蓝发耳环不爽『流亡』,但从他一脸不解的表情来看,他还未察觉上条已经『流亡』了。

(记得有防止逆探知的隐形,所以从Center的显示器上是看不出谁『流亡』的吗。如果能做到这种事估计就连账号搜索都能一概消抹掉吧。)

想到这,上条脑中涌起了一个疑问。

“茵蒂克丝,她怎么样了?果然和我一样在途中出现了不自然的Link Scan吗?”

“没有,只有阿上一个人而已。”

“当麻,你们在谈什么啊?”

“只有我?茵蒂克丝,你和『Blue Stalker』战斗时发生了什么。呃,该怎么问呢……”

“没有,只是巴巴托斯的动作有点不安定。”

“不安定?”

“感觉动作被牵制了,按摇杆也咔咔作响,感觉有时反应迟钝。”

就这样?

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吗。

上条是为了抵抗那种『违和感』踏出了一步,把Portable Device破坏掉了。而茵蒂克丝是止步,使自己回到了次世代竞技之中。

这能说是不同吗?

肉体完全消失的上条和被什么附身一样即使被遮住眼睛也能高速操纵Portable Device的茵蒂克丝。

(原来如此……看来和蓝发的,和『流亡』的Virtualroid战斗会发生异变的想法有些不同呢。)

上条看向自己手中铅笔盒大小的器材。

(难道是察觉到在驾驶舱能做不只是通过手指摆弄Portable Device操纵Virtualroid开始吗……不过我那时有部分是被『Blue Stalker』犯规的动作和乱码的邮件触发的。)

怀有疑问。

由自己的邮箱寄给自己邮箱的不明邮件。

上条见到过类似那个系统错误报告的现象,比如说提示发送的邮件没有寄到对方那里的机械性邮件。也就说那可能和『Blue Stalker』无关,只是自己的Device处理出问题了。

和邮件发送错误不同。

Portable Device从上条身上读取了什么才发送那封邮件仍是个谜。

“……”

台面上能看见的次世代竞技电脑战机只是冰山一角。

看不见的水面下沉睡着庞大的资料和脚本。

『流亡』并不是追加了什么,而是关掉了保全装置将所有功能全交了出来,上条模模糊糊这么觉得。普通玩家对正常运行的Link Scan有着什么样的看法呢,茵蒂克丝说是检查身体,所以上条不觉得那会左右操作机体。该不会那其实是机能不全的状态,上条经历的『消失』才是正常的Link Scan?

只是这样一来就摸不清『Blue Stalker』的意图了。他为什么不将这个秘密是藏起来?使用外挂的人立于优位去袭击不用外挂的人确实开心,但秘密外泄就会威胁自己的优位性。

上条不认为他是不明白这种事的白痴。

也就说它有某种意图吗。

“总之能赶走真是太好了,如果它老守在Center附近可是会影响客流的。”

(哎呀,那么我今后限制下对战比较好呢。我是『流亡』不仅不公平,也不想变成『Blue Stalker』那样的气氛引爆剂。难得开始觉得有点意思的说。)

“不过,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天知道。虽然能跟上『Blue Stalker』的阿上确实超乎常人,但那是因为那台蓝色赛法到最后也没有变形战斗。能做到那种那种异常的连续回避,应该是阿上已经玩得很熟练了吧?而且他的ID是那个样子,如果他想挽回面子盯上阿上就难办了。”

“唔咕……”

“因为那架赛法对战铁木真终于要使出变形最后却不得不自行退场啊,虽然可以放着不管但最好还是拟定自卫对策吧。”

“嗯,比如说改变用户名重选其它机体吗?”

上条说着操纵起Portable Device,但不知为何无法受理机体变更的操作。

“这是什么?错误吗,试着重起一下。”

(……难道是『流亡』的弊端吗?)

姑且保留这件事,问下其它问题吧。

“比起这个,通讯,不关掉电源呢?”

“有效是有效,但对生活相当不便啊。如今坐电车都有用到这东西了,就连从ATM取钱也是。虽然不知道阿上依赖到什么程度,但有人不靠这东西都不会计算零钱和读写英语单词了,跟以前的手机汉字转换依存症一样。而沉迷的家伙因为老用它写复杂的汉字和德语等中二病外语,没有它反而无法交流。”

“事、事到如今我可无法接受没有优惠券的生活!!……可是,这样一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果——然,只能彻底定制铁木真了吧?阿上现在是完全无定制的朴素新手状态吧,也就说有很大发展呢。”

3

偶尔连休的第二天。

特地空出一天的时间果然是因为『Blue Stalker』太过毛骨悚然和恐怖了,在做好万全的对策前乱逛碰着的话就会重蹈覆辙。

于是上条发现了。

即使自己不行动也不努力,危险也不会离去。自己什么都没有成长,也什么都没有强化。万全的对策不是会有谁带给自己的东西,必须由自己动手筹措才行。

所以他行动了。

连休第二天的今天,电脑战机大赛的各二十三学区代表已经进入正选了。Portable Device上不断蹦出广告邮件,电视机也在介绍一定的活动新闻。

『我是中村玛丽!今天是期待已久的正选大赛!!不喜欢会场人群的您可以在各地有实况转播的吧里边点杯饮品边观赏,也能悠闲地在家中通过Portable Device观看!因为影像经过本直播DJ剪辑,所以说不定比现场观看还有魄力哦?顺便一提观众人数增加就能提高我的广告收入,请各位多多指教哦!!』

『你这广告混球到底在干嘛啊。』

上条边用听家庭餐厅的背景音乐的感觉去听主播们的对话,边带着茵蒂克丝逛街。

街上各处都贴着海报,烟花像信号一样不断升空。路上还开着卖周边商品的小摊子,有很多是能装到Portable Device上的望远镜,看来正选的比赛场地里的人群也很多呢。和预选的联盟团战不同,正选是突选者的锦标赛战。比赛本身虽然在顺利进行,但观众追的特定队伍移动时,观众们也要跟着到处移动,看来会十分辛苦。

上条拉起被铁木真和飞燕模样的瓶装饮料勾去魂的茵蒂克丝的手走着。

“当麻,今天要做什么?”

“嗯——。”

上条想要的是机动性和安定性,总的来说就是速度。

即使装备着厚实的装甲,搭载着能一击逆转的大招,但无法跟上那个速度、那个世界的话根本毫无用处。而且赛法是可以通过变形获得更快的速度展开爆炸性攻击的Virtualroid。它那从死角冲刺而来的攻击,可不是能凭杵着就能抗住的。

万幸的是Virtualroid很简单就能够定制,不需要什么专门的工具和维护器材。

『您可能忘记了,还有Material Analyze哦。』

根据蓝发耳环和从睡眠中解放在画面在露脸的莉莉娜的说明。

『只要用Portable Device对住,就能读出现实世界中各种物质的特征和性质并将其组进Virtualroid之中。无论是机械性的还是生物化的都行,不仅能将兵器的构造组装进去,就连昆虫和动物的生态也能。人的身边就是个小宇宙,只要开阔思维就能拓展各种可能。』

似乎是这么回事。

只要凭手中Portable Device就能无限扩张。

“那么最先要去哪里看看?”

上条和茵蒂克丝两人一边在第七学区的街道上走着一边对话。

即使在这时,各处仍有荧光色的Virtualroid在互相激战着。

虽说是正选大赛但会场并不只有一处,而是在各个学区同时举行。

街上的人流比昨天的预选更胜一筹,比赛会场里也上演着震撼的演出。不知是不是和让机体浮在空间里是相同的技术,各种显示窗口直接在空间里浮现,显示出分隔战区的蓝白带状境界线、机体耐久力、剩余时间以及其它会场的战况如何等。

实况解说的人声传来,但那不是从某种大号扬声器而是从观战者的Portable Device中传来,像回声一样的重音并不存在。

『果然空中技很华丽呢。是在吸引观众吗,动作看起来有点乱来且缺乏合理性呢?』

『这种观众会立即发现的。我试着随便剪辑了下观看数多的比赛,但果然视频的世界不是那么简单啊。影像是需要缓急的,你们是缓!别以为谁都能成为必要的蔬菜哦,哇哈哈哈!!』

上条等人只能勉强在人缝中前进。强烈激战的Virtualroid在不断地往各地散播流弹、被推倒滚到路旁,但发出高潮声援并用Portable Device的学生们根本不予躲避,反而更为兴奋地提升声援的浪潮。

“迅速、敏捷……到底要什么啊,飞机或火箭吗?但即使走到二十三学区,估计也摸不到啊。”

上条一边在人潮中等信号一边将Portable Device背后的扫描器对准附近的红色跑车。

像是手电又像是投影仪透出的微亮光环在跑车表面跳跃着。

(哎……这道光?感觉在哪里看到过???)

上条想了会儿,然后记起来了。

这很想那竞技开始时罩住玩家身体的Link Scan。

嘁咔嘁咔,一阵闪烁后,画面上显示出了负责导航的莉莉娜。

『好了好了,Material Analyze完成,请对新资料起名,指定好保存位置,迅速!』

“嗯——。资料名为跑车红,创建新建文件,起名新建文件A。”

『真朴素呢。』

“又没必要起复杂的名字,搞不好会找不见啊。”

铁木真和雷电各有各的基础规格。

比如说速度快、接近攻击强、跳得低、刹车不灵等等。

另一个基础规格就是这个Material Analyze。

“到底是什么原理啊……”

简单来说这是种只要用Device扫描,就能读取该物体的材质和性质以及特征并组装进自己的Virtualroid的辅助服务。既能对重装甲德尔德雷给予速度补其短处,又能帮雷电提高火力增其长处。能组合的选项千变万化,这也是上条迟迟无法认定哪个才是最强选择的原因。从shortcake到包围学园都市的厚实围墙皆可采用,也有玩家大意发出《组装炸弹了》的帖子使得警备员上门。

“先走一遍,把看起来很迅速的东西都收集起来。”

“嗯?猫或鸟之类的吗?”

“这种类也行啊。看来对于我们这些学园都市人来说,与其老想喷射战斗机和火箭引擎之类无法触及的机器,重视身边的奇妙相对更有建设性一些呢。”

上条总之先用光环扫描了下趴在茵蒂克丝头上的三毛猫……但这张着嘴打哈欠的小猫怎么看都无法成为打倒蓝色赛法的王牌,因此只是储存一下而已。

说起其它会有鸟和猫和狗的地方。

因为人行道上都挤满了因正选聚集起来的人潮,上条放弃了目前的所在地。

“对了,总之去开阔的公园看看吧。”

4

“……”

御坂美琴脸上浮满着汗水。

身穿拉拉队般的队伍制服的她身子僵住了。

她深呼吸然后吐气,接着看向Portable Device的画面。

(没有……)

虽然她用手指进行了各种操作,但还是没得到期望中的现实。

美琴咬紧牙关忍耐晕眩。

(即使再怎么等,她也没有联络过来。)

美琴觉得自己的心被开了个洞一样。

一直在身边人不在了。

再怎么伸手也无法触及。

那个不懂珍惜,有时会让自己觉得忧郁的少女不在了。

毛骨悚然的传说慢慢地侵蚀着美琴空白的思维。

『流亡』Portable Device,以及它所降下的惩罚。

《电脑战机官方大赛的正选即将开始,请各位通过预选的参赛选手用Portable Device进入,登记好机体编成和队伍参加人数。》

器材收到公务性邮件后,美琴的烦恼更上一层。

全队进入正选,今天本应是会成为美好回忆的一天。为了掌握毛骨悚然的传闻的真相,可能需要将自己的Portable Device『流亡』。所以不能用这Device参加官方战,那会毁掉一切。

御坂美琴闭上眼,回想起每一个人的脸。

然后她睁开了眼睛,得出了缺一不可的结论,所以做出了决断。

她将嘴凑近Portable Device。

“莉莉娜,对队伍全员同时送信,说我不能参加正选。”

她说完后,艰难地咽下了后悔感。

『流亡』。

只是流言的话是有对策对付的。

学园都市的人不全是白痴,肯定已经有人拟定了方针开始了拯救『被吞噬之人』的行动。

首先先『流亡』,与先行的人取得联系。然后以此为基础提出最合适或转换方向所需的建议,如果需要战力就献出一臂之力。

5

公园有着设置在大楼间的长草空地和保护稀少动物的庞大森林等各种类型,上条两人来到的是野外活动广场类型的第五学区的自然公园。

这个公园以一定规模的人工湖为中心,在周围铺上绿色的构造。周边还设立有室内泳池和网球球场。

这里没什么滑梯和秋千,有的是跑步跑道和野外演唱会会场等。是个面向青少年年龄的公园。

『噢啦——!中村玛丽亲临了!不想动真格打沸腾观众的话我就走了哦——!!』

『自大女人的末路啊……』

这里是似乎也是正选会场之一。不远处,名为亚垡姆德和德尔德雷的Virtualroid在被机器人修得整齐的草坪和人工湖间来回跳跃着。德尔德雷是具有巨大土木机器影响的机体,亚垡姆德和铁木真一样是具有标准型印象的机体,但有点圆相对接近人类,持有的武器是机关枪和拐棍,拥有像现代兵器的细节特征。

开阔的地方净是在享受连休的学生和亲子家庭。

上条逃离人群,到有些难走的树林后缓了口气。

他眺望了下显示着各种信息,被四角分隔的区域。

虽然前辈们的动作也能成为参考,但如今重要的是Material Analyze,先不用去管那些。

“有了有了,鸽子和麻雀,得到允许应该能扫描散步中的狗吧。如果还有其它各种各样的生物就好了。”

『想实行Material Analyze时,请处于与对象的一米范围内并维持十秒。』

“鸽子、麻雀、鸡皮、鸡肉丸,流口水……”

“你难不成也对巴巴托斯输入味觉资料了……”

上条虽然有点厌烦,但在电脑战机上茵蒂克丝是他前辈,

“顺便问一下,你往巴巴托斯上装了什么。”

“苏打、薄荷、酸橙,做成似是而非的清凉系薄荷风雪糕……”

“果然不得了啊!除了食物呢!?”

“嗯?这个嘛,水平人偶的平衡、纸飞机的轻盈、平底锅的坚硬……整体来说是速度吧,因为狡猾的巴巴托斯本体机动不怎么强。”

“嗯嗯,各种各样呢。自由度高的奇怪呢,不决定好最初的发展方向可能会迷失呢。”

综上所述,上条继续着狩猎资料的旅程。

对人没有危机意识反而积极接近的鸽子很简单就能应付,它们甚至连Virtualroid激战产生的闪光和爆炸都不予理会。如果行人走路不注意,可能就会一脚踢飞它们。

麻雀就很麻烦。它们本来就对周围的光和声音很敏感,根本无法接近到一米之内,两米内就是极限了。上条思考了一阵后决定将Device放在草地上,在远处用线和棍子按按钮。

他还用光环扫描了蝴蝶和蜻蜓等能看上眼的东西。因为组装进Virtualroid的不是扫描到的东西而是东西的特性和性质,所以这些小虫子反而不可忽视。就像传说蜘蛛丝怎样怎样结实一样。

画面中的莉莉娜不禁疑惑地询问扫描着各种东西的上条。

『当麻大人您为什么要照招牌啊?Material Analyze的搜集方向改变了呢。』

莉莉娜那块招牌是用来通知水位调整用放水路的相关通知的。

“没事,说不定这以后能派上用场。”

离开了人工湖旁边的招牌的上条用随意的语气说道。

在旅途中,慢吞吞跟在上条身后的茵蒂克丝和三毛猫一起发出了抗议。

“当麻——,我肚子饿了,已经中午了——。”

“哎呀?已经这个时候了啊……”

虽然担心家计,但回一趟学生宿舍做午饭再来公园也挺麻烦的。

最终,上条决定在处于公园停车场的角落,有些暗淡的店铺区就餐。说实话那里十分偏僻,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多店铺估计是商家想沾点大赛的光。

“莉莉娜,搜索。”

『好。发现大赛本部的官方网站,上面登记的所有店铺都能用Portable Device的打折优惠券。』

上条听到这姑且安心了下来。

接着他无视贩卖戴在耳朵上的摄像眼镜、薄膜式无线键盘、用手指操作画面就能简单起飞并摄影的无人机、装到Portable Device上的首饰等物品的露天店铺,物色起食物。

食物种类有拉面和关东煮这些正式货,热狗和土耳其烤肉这种常见食品,以及深海鱼串烧和花生黄油咖喱这种黑暗料理。店铺的种类也是有从手推车到厨车,各种各样的样式。

“全部吃完!全部吃完!!”

“不吃完!!茵蒂克丝你好好选定一个!!”

逛过各种店后,上条等人最终选择了邪恶的海鲜饭的店铺。当然,邪恶说的并不是人类,而是渔夫觉得卖不出去而扔掉的鱼。因为没人捕食而大量增殖,破坏了生态系统。

好好品尝就能为社会做贡献!不仅能喂饱茵蒂克丝,而且因为是卖不出去而扔掉的鱼所以十分的便宜,上条将这些真心话全部吞进了肚子里。

“好吃,真好吃!但这吃起来像金枪鱼的是什么鱼啊!?”

“认真你就输了,茵蒂克丝。可能会蹦出像深海鱼一样超长的名字,用Portable Device识图的话你绝对会因它的影像而后悔的!”

不仅上条和茵蒂克丝大快朵颐,就连三毛猫也在尽情享用着店主特别准备的猫粮。菜单里的菜色都是时价,费用的对人效果比午饭的菜色还高。

“当麻,接下来做什么?”

“也许去趟动物园和水族馆也不错呢,虽然有这个念头,但不知到底对不对。因为感觉不能隔着玻璃Material Analyze,那样反而会变成在扫描玻璃。可是之前的扫描也没有被光和空气隔离,哎?”

店铺收银台上有台路由器,是用于Portable Device 结账的。

拿着发泡styrol盖饭的上条看着那路由器。

(通讯机器……不过即使装入光纤也无法得到光速吧,即使得到了也无法控制的样子。)

“哈——,好好吃啊,多谢款待。”

“面向我啊,居然对店铺大叔合掌,让上条先生很悲伤啊……”

吃完午饭后,上条将茵蒂克丝的styrol盖饭碗和自己的叠在一起拿去不远处的垃圾箱丢。

(说真的,蓝色赛法如果再一次出现,我要怎么战斗?在远距离散布弹幕封锁它的退路吗,近战缠斗不给予它变形的机会吗。根据不同战法需要不同的Material Analyze铺助的组合……)

上条打开Portable Device查看已经扫描了包含猫、鸽子和小虫子在内的二三十个资料。这些只是料理的材料而已,接下来重要的是要怎么扩大解释怎么舍取。

丧失记忆的上条当麻没理由知道,于是莉莉娜用以前文字处理软件和表计算软件上的能说话的水栖哺乳类般的语气说道。

『请问怎么了?我正等待提问呢。』

“没什么。”

(基本资料的调整就交给莉莉娜吧,全部都由自己动手只有职业级的能办到吧……果然还是学习一下比较好吧,但胡乱向别人请教感觉会失去乐趣。)

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他已经抵达可回收垃圾的垃圾箱了。因为正选使得人潮涌动,垃圾箱已经爆满了。但将学生宿舍的复杂家务完成到极致的家庭主夫上条当麻毫不客气,强行将自己的styrol盖饭碗塞了进去。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出其不意地从旁边传来。

“姆喵姆喵……”

不,那估计不是对上条发出的。

但他下意识往声源看去了,估计也有声源很近的原因在内。

堆积可燃垃圾和不可燃垃圾的角落里已经堆有数个垃圾袋了,大概里面装有割下来的草和落叶,所以没什么腥味。

话虽如此。

有女孩会以倒大字的姿势睡在那里吗?

该称为白金发色吗,她有着一头处于金发银发中间的显眼头发。发型基本上是长发,盖住一只眼睛和半张额头。个子不高还很瘦,穿着一身蓝色基调的衣服。胸口上有个大缎带,白色的女性衬衫和迷你裙以及深蓝色的束腰。大概是因为迷你褶裙太短的缘故吧,这打扮像芭蕾舞演员又像手办柜里的手办一样。

不仅如此,这名少女像妖精一样有着非人类的美丽,让人不禁倒吸一口气。

“……”

上条下意识用双手捂住脸。

这场景太差劲了,就像河上漂浮着熊的玩偶一样违和感爆棚。

上条老老实实背向少女离开,但最终还是回过头去。

他知道放着少女不管就好。

(为什么是倒大字啊!?明明裙子那么短还要倒大字!?至少,要,怎么说呢。至少给个放着不管也不会卷进麻烦的理由让我安心抛弃你好不好!!)

虽说垃圾场是没什么人聚集的区域,但今天是电脑战机大赛正选当天,不远处就是一堵堵人墙。糟糕的是,这里虽然有着能迅速来人的可能性,却是个很难被注意到的地方。

上条实在无法想象当极其无防备的女孩子和过着无法褒奖的生活的人完成奇妙的组合后会发生什么。

因此。

投降了的上条抓住了舒服得睡在垃圾袋里的少女的肩膀,顺便一提这是个如果有正义使者路过就会立即对他做出制裁的景象。

“喂,我说,喂!你到底是怎么倒在这里的啊!?”

“……哔——……唔唔,姆喵?”

醒了。

惊人的是,少女的眼睛是像红宝石一样的赤红。

看起来也不是戴着有色隐形眼镜。

从那完全没有危机感的表情看来,她似乎并不是处于都市传说《被灌醉后内脏被拿走》的状态,完全是一副以自己的意志睡着的表情。

维持着倒大字的姿势的少女眨着眼睛问道。

“啊呼哈啊,啊……到底怎么了呀……?”

她摇了摇脑袋,头发也随之摇曳。

上条再次盯起她的脸,然后背部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少女的脸十分地像……

“什么……莉莉娜……?”

“呼哎?”

『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呢?』

两道声音重叠了起来。

对比眼前的风景和Portable Device的画面,两名少女的脸可以说是完全一样。

即使穿着和色彩上有着差异,但两人的造型惊人的相似。

一瞬间,上条陷入了混乱,他放弃了偶然相似这一理所当然的思考后得出了三个可能。

一:眼前的少女是从Portable Device里跑出来的。

二:眼前的少女是莉莉娜的Cosplayer。

三:莉莉娜是以眼前的少女为模型创造的。

(……从常识来看应该是二和三吧。)

但少女这么问上条。

“请问,你把我和其他人弄混了吗……”

“你说什么?”

“我是凛铃,富良科凛铃,并不是莉莉娜……姆喵……”

少女的语气听起来是完全没有兴趣的样子。

就像午夜中接到打错电话一样。

(感觉对大赛和电脑战机没什么兴趣的样子,那么这应该不是兴趣上的Cosplay吧……?”

那么只剩下第三种可能了,莉莉娜是以眼前的少女为模板设计的。因为是模板,所以跟次世代竞技电脑战机的开发者关系很近吧?电脑战机虽然很流行,但是有着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做出来的等谜团。感觉,自己遇到了活着的传说了呢。

“姆喵……”

“不不不!不是这样,不是这里!别在垃圾山里睡觉!!至少还有长椅之类的地方吧!?”

“……我是睡不了硬木板床的体质……”

“别再用通货膨胀崩坏物价了你这上流阶级,总之先出来——!!”

上条虽然拽起了少女的胳膊,但是少女仍不为所动。看来担起完全脱力的人需要花上相当的劳力才行啊!!

拽着摆大字倒地的少女喘着气(心底觉得这举动很让人误会)的上条发现了在附近走动的熟人。

是名门常盘台中学的大小姐御坂美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