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第一卷 第三章

1

“哎?这是怎么一回事???”

陷入混乱的不只有上条等人。

夜幕降临,大赛正选的比赛全部结束,处理今天的各种遗留事项且同时进行关于明天决胜的会议之中。

蓝发耳环等打工人员和店员集中到了一起,在Center中发出了暴躁的声音。

像是负责人的成年男性一脸困惑地说道。

“所以说,精查Virtualroid的行动后发现存在众多做出即是使用Material Analyze也不可能实现的动作的机体。简单来说就是利用了『流亡』Portable Device……至今没有暴露大概是他们采取了让替身进入密闭性Cradle等各种功夫吧。因为据说『流亡』玩家在Link Scan时身体会消失啊。”

这理所当然是犯规行为。

既然发现只要处分掉,也就是处于不战败就行了。

可是。

“我说了,是众多。”

“难道……”

“有23组队伍在正选出场,其中半数都是这种问题。队伍里的有人利用了『流亡』Device。这也不奇怪。正规机体和『流亡』机体,怎么看都是能随心所欲的机体更强。所以进入正选的大多数人都认同了『流亡』这一方法。”

“可是,如果对这些人给予处罚……”

“没错,就无法维持大赛了。即使还剩下几组,但就那样进行决战又能怎么样,绝对压倒性地无聊。”

话虽如此,也不能这样进行下去上演一出闹剧。

蓝发耳环虽然知道这不是一介打工学生有资格说的话,但还是脱口而出了。因为他就是这么地喜欢电脑战机。

“那么联系他们如何?无论是什么形式,都必须做个了断吧?”

“这个啊。”

负责人的表情再次阴沉了下来。

“有什么情况吗?”

蓝发耳环感觉到了不妙。

“联系不上。”

“哈?”

“联系不上。我们这边不断尝试与他们接触,但完全没有回应。我们本以为他们是觉得不妙所以没有回宿舍或者逃走了,但又觉得不安所以也试着联络了下剩下几组安全的正常的队伍。你们别惊讶,他们也联系不上。他们没有『流亡』,所以不应该会不回宿舍和逃跑啊。”

“这个,也就说…是怎么一回事?”

“天知道。”

负责人耸了耸肩。

“能知道的事就是正选出场选手全都消失了这一结果,简直就像被不明亡灵抓走了一样。”

这已经是不属于大赛的问题了。

没有选手的话正选和决赛就会付之东流,明天就会一片混乱。

蓝发耳环即使只是一个打工学生,也会被群众泼出要求说明的浪潮,一个不慎就会被疑问的浪潮给吞噬。

但他的心头压着并不是这种常识性的问题。

蓝发耳环想象着潜伏在破败的大赛深处的某种东西,吞了口唾沫。

(……这座城市,到底发生了什么?)

2

“……”

竞技终于结束了。

铁木真大庞大身体消失,将上条当麻独自一人留在了夜晚的机场里。

之前还在场的少女已经不在了。

这片寂静,无比的寒冷。

刺猬头少年已经无法用自己的双脚站立,失去平衡的身体左倾两步后右倾三步撞到了加油车上。他流出的口水受到重力的牵引滴落在地。

是在哪里出错了?

该怎么选择才能回避这种未来。

无论上条怎么思考,也无法得出答案。

这实在是过于蛮不讲理,一切的发生又过于短暂,连分析都来不及。

该打倒的敌人。

『Blue Stalker』。

即使想起他,上条心中的火焰也未被点燃,仍是一团漆黑的煤炭,无法转化成少年奋起的动力。

丧失过于巨大,就连怒火都涌不上来。

无能为力。

上条当麻忘记的感情。

“……真看不下去。”

他听到了声音。

一段时间,上条没有循声望去。对方也没有行动,在等待他的反应。最终,他慢慢地像人偶一样扭动起脖子,看向了声源。

白发赤瞳的怪物。

学园都市第一位,只有七人的超能力者(LV5)的顶点。

用现代设计的拐杖支撑身体的一方通行摇晃着手中的报告书说道。

“我要确定一件事,你啊,还有前进的气概吗?”

“……”

上条慢吞吞地拼命去理解一方通行所说的话,即使是睡眠不足,他的思考速度也从未这么迟缓过。

“……前进,又能怎样?”

上条如同中在途放弃思考一样嘀咕道,

“不断战斗……在那前方又存在什么呢。我是半桶水,在最初的入口就摔倒,还让不能失去的东西在眼前失去……”

“关我屁事。”

怪物冷酷地唾弃道,

“那是抵达那里的人才能说的台词,在半山腰放弃的人没资格谈论山顶上的风景。”

回过神来,一方通行那没握着拐杖的手握住了一把大镰刀。像从虚空之中出现的那东西大概是斯贝西涅夫的武器『艾弗利萨』。

和袭击富良科凛铃的亚垡姆德和古力斯波克一样。

这样说起来,斯贝西涅夫是特化什么的机体来着。

“要不我用这玩意儿污染你的精神把一切记忆消除吧。怎样,也有以不明麻药忘记背后的伤痛活下去的路哦。”

“——”

上条脑海中出现轻微的疼痛。

疼痛在诉说着。

无论在这里选择前进还是放弃,疼痛都不会痊愈。

所以,接下来……就是该忍耐哪种疼痛的问题。

前进会受伤。

没心肺地笑下去也会受伤。

那么你选哪种,上条当麻。

“……也是、啊。”

上条感觉到自己心中的齿轮咬合了起来。

他将身体无声地离开肮脏的车体,再一次抗衡重力的沉重。

他往双脚中注入力量,慢慢但确实地站了起来。

“磨磨蹭蹭地烦恼等收集到最后一个碎片再弄吧,我还有着该做的事呢。”

一方通行没有伸手拉他。

而是等他自己重新站起来。

“这对于你来说是没有必要的东西。”

一方通行以这句话作为前置,将报告书压到了上条的胸板上,

“但因为你踏了进来所以变成必要的了,不过别忘了你的定位啊。”

“这是……”

“名叫『Blue Stalker』的脑子有病的混球的内部调查资料。但因为内容太过跳跃,也不知道有哪些是可信的。”

“……”

说道报告书上条可没什么好回忆,其中大半都是将他拖进无底沼泽的。更别说这是学园都市的顶点,又或者说是位于里侧的存在带来的了。

“这种东西,你是怎么入手的。”

“只是从和你不同的入口进入,然后抵达了同一个地点而已。”

“……?”

上条一瞬间想起了一方通行所在的漆黑世界,但一方通行打断了了他。

“……谈到和那边有关的事情你应该普通地无视掉。”

铛铛铛,几个干燥的声音响起。

一方通行突然间将几个电子机器扔到了前地板上。

Portable Device。

液晶屏幕碎掉,内部基板也外露了,没有一个是好的。

“你……”

“这些家伙我全部搞垮了。自诩预言者的地下网站管理人、擅自设计一切又擅自放弃人生的老爷爷,这些人的城池周围有许多不安分的家伙。”

一方通行的言外之意就是在上条当麻看不见的地方也发生了完全不同但是有关联的事件,而一方通行经过和上条一样的波澜且怀着和上条一样丰富的经历踏了进去。

“因为电脑战机传播得对于『Blue Stalker』过于有利了,我就调查了传播情报和作为赞助商撒钱等一系列人,不过没有赶上。”

那么,除此之外还发生了什么。

这个怪物有着光明的世界吗。

有着作为和自己作为桥梁的东西吗。

上条对其送去疑问的目光,但对方看起来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一方通行不耐烦地移开视线咋舌。

“反过来说,所以才麻烦。那个原型NPC之后,想要实现那个小鬼的愿望必须切换成败者复活战了。”

在此之后,第一位不再开口了。

他肯定也有着优先一切的事物吧。

认为只要和上条一起行动,就能够达成什么。

“……”

上条抓住这份来历非法的报告书,仔细阅读起上面的内容。

这毫无疑问,是他个人的意志。

3

调查报告资料,对象『Blue Stalker』。

本名不详,推测性别男性,推测年龄25岁,推测血型A型,国籍·出身地不明,学历·职历不明……

推测项目全都取自目击情报,没能取得遗传因子等明确的个人识别情报。这并不是他使用了什么妨碍解析的方法,而是遗传情报本身就十分暧昧。虽然会继续进行分析,但令人遗憾的是很难保证结果。

对象人物的相关记录可以说几乎不存在。无论是电子情报还是纸片之类零碎物,就连胶卷底片都进行了彻底隐藏,实在让人无法置信。

要解释这个悬念,只剩他并非隐藏了情报而是一开始就没有他的情报这一可能了。

无中生有的方法存在着几个假说,比如像风斩冰华这一奇异现象(闲谈,这似乎更适合解释富良科凛铃,详细情况请参照其它纸张)。

『Blue Stalker』拥有完全不同于我等的异样技术,其技术以当下电脑战机的形式渗透进了学园都市的表面舞台(我们虽然企图分阶段平息这股风潮,但最终都以失败收场。详细情况请参照其它纸张)。这无法让人认为是在一朝一夕偶然诞生的,因此足以让人体会到『Blue Stalker』身上的浓厚经历。

统括理事会的各位所列举的假说中存在着平行世界说,但无法以我等现今的主流《历史的橡皮筋说》说明。

橡皮筋假说里世界是一根橡皮筋,会因为数个分歧的不同而造出各种新平行世界。在乒乓球台和弹珠台上打上大量的钉子,然后将橡皮筋缠上去。以此做出迂回曲折的一条道并自由操纵只有一个的历史。

相对,要想解释『Blue Stalker』就必须成立复数世界名副其实地平行存在的假说。

历史橡皮筋假说是驱动只存在一个的历史之轴的假说,但橡皮筋单调的外表下其实是个无数细线的集合体呢。又或者是和作为记忆媒体的带子一样,存在着背面呢。

我们暂且保留空想和哲学性探讨,推测『Blue Stalker』是来自名为电脑战机的东西被作为常识使用的世界的。

『Blue Stalker』穿越世界的目的为何仍旧不明。

但这造成的动摇十分庞大。

有可能会对以扩大解释量子论从而改变限定场合中的事象的学园都市的超能力开发造成重大打击,并对学园都市本身的存在造成威胁。

这足以预见上层会将木原投入实战。

对于富良科凛铃也会尽早采取对应措施。

4

“这是什么啊……”

上条不断翻看报告书,然后又合上报告书思量其中的内容。然后自觉自己却连一半内容都没看懂。

“这次的敌人是异世界的居民,如果是玩笑的话根本连笑点都没有。”

“不是这问题。”

“啊嗯?”

“为什么富良科会被视为和『Blue Stalker』一样危险啊?”

『不存在名为富良科凛铃的少女的户籍情报,精查网上的情报后,发现她最初登场与于数个揭示板和博客留言里。』

上条一开始根本摸不着头脑。

但继续看下去后,他整张脸都冒出了不好的汗水。

『之后,在数个地方实际目击到自称富良科凛铃的少女。』

上条的手在颤抖。

现实的风景和报告书中的无机质文字产生了强烈的乖离。

『这估计是通过将蔓延在学生之间的NPC化拯救手段和将挽救濒死的人类的技术注入不存在的少女的形象之中,从而固定了她的存在。』

致命结论出现了。

上条忍耐着晕眩,读取那段文字。

『在谣言被散播的初期阶段有着「Blue Stalker」的痕迹,因此可以认为富良科凛铃这一存在对该人物的目的有着重要影响,需要慎重警戒。』

“……天啊。”

上条想起差点在傍晚被人掳走的富良科凛铃。

那也是和『Blue Stalker』有关的事件。

布置着某种恶性计划的『Blue Stalker』最初就打算收获遵从某种法则乱逛的富良科凛铃。

如果『Blue Stalker』的目的是富良科凛铃,他不可能就此罢手。即使不是,他仍会袭击某处入手富良科凛铃。

“畜生,茵蒂克丝……!!”

5

金属大门被拆掉了。

阳台玻璃破碎,冷徹的夜风吹进了生活空间之中。

漆黑的房间里没有人的气息。

无论是茵蒂克丝还是富良科凛铃,都不在了。

事到如今已经不用拟定嫌疑人了。『Blue Stalker』不可能毫无关系,也不可能不危害富良科凛铃和茵蒂克丝。现在的情况,最有嫌疑的就是犯人,除此之外不作考虑。

“……”

站在被搞得一团糟的学生宿舍中的上条当麻缓缓吁了口气。

他的感觉已经麻痹了。

富良科凛铃大概已经被『Blue Stalker』掳走了。

那么,茵蒂克丝呢。

茵蒂克丝今天是和富良科第一次见面,也没什么话题,应该不怎么要好。但如果富良科在她眼前被掳走,她会坐视不理吗。

如果不坐视不理,她怎么了。

『Blue Stalker』对反抗的茵蒂克丝做了什么?

这次的敌人不是魔法师,因此茵蒂克丝脑海中的十万三千本魔导书没有用处。而想掳人问出情报的『Blue Stalker』会怎么处理碍事者。

胸口被贯穿的雷电的身影在上条脑海中苏醒。

不仅是机体,就连御坂美琴也消失了。

这里也发生了那种事吗。

『Blue Stalker』没有放过茵蒂克丝吗。

“………………………………………………………………………………………………………………………………………………………………………………………………………………………………………………………………………………………………………………………………………………………………………………………………………………………….”

一瞬间。

真的只有一瞬间。

上条心中涌现出了比夜风还要冰冷的某种东西。

……喵。

一道轻微的叫声也同时进入了他的耳朵。

“斯芬克斯?”

三毛猫从坏掉的床铺中露脸,看来它逃过了一劫。

它看见上条后,小跳着凑了上去。

即使三毛猫还在,茵蒂克丝和富良科凛铃也不会回来。

可是,即使如此。

看到这唯一残留下来的理所当然的事物后,上条放松了下来。

他微微感受到心中某种无可救药的黑暗正在远去。

上条弯下身子抱起小猫,然后对它说道。

“抱歉啊,斯芬克斯。打扫房间还要等上一段时间,能等等我吗。”

猫听不懂人话。

所以这只是上条确认自己的限制器是否有在工作的行为。

上条将三毛猫放到地板上后,走出了没有门的房间。

走出学生宿舍后,他见到了等在外面的一方通行。

用现代设计的拐杖支撑着身体的一方通行问道。

“怎么样了。”

“打飞『Blue Stalker』的理由增加了,所以就顺从内心吧。”

“具体要怎么做。”

“能派上用场的全都利用……即使要寻求你的协助也一样。”

“要本大爷借你火力?”

“不对。”

一方通行那被头发遮住的耳朵听到上条的速答后稍稍皱起了眉头。

刺猬头少年继续说道。

“……如果我,真的要杀掉『Blue Stalker』的时候记得阻止我。是这个意义上的协助。”

上条的声音十分平静,但那并不是不存在感情起伏的声音。

一方通行至今为止和各种怪物交过手,接触过各种恶意。因此,他可以看透上条眼中的黑暗意志。

(…….没办法啊。)

“我无所谓,但要从哪里找起?不可能毫无头绪地在街上瞎逛吧?”

一方通行打算如果上条说不出办法就直接把他打趴送医院关起来,但上条当麻说出了意外方法。

“我有唯一一个头绪,但让警备员先得手就完了。”

6

深夜的医院里。

一名面包车司机因发生交通事故而被紧急送到了这里。

实际上司机并没有大碍,最多只是脖子扭到了而已。即使如仍被强制入院是因为警备员的要求,也就是有案件的嫌疑所谓为了防止司机逃跑而让其强制住院关押起来。

轻伤住院且直接住进个人病房实在可疑至极,但能无视医生恐吓直接回去的人类少之又少。

两名来访者无视探病时间的限制来到了司机的身边。

是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

两人毫无顾虑地在夜晚来访使床上的男人漏出了像笛子一样的声音。

“咿、咿。”

“初次见面,从你这反应来看,你也知道不是吧?”

“咦噫!咦噫————————————————!?”

司机慌忙对呼叫铃伸手,但他无论按多少次都没有反应。

原来是某种东西刺进了司机的枕边。

那是死神的镰刀。

一方通行从虚空中召唤出来的『艾弗利萨』将呼叫铃的线头和床垫以及弹簧一起撕裂了。

白色的怪物宣告道。

“我可以用这个破坏你的脑子问出情报哦?”

“啊、阿不啊!?阿布列吧!等等,我是住院患者啊!!”

“好了,好了好了。”

上条笑容满面地抓起来客用的折叠椅走向床边,向司机展示挥下就能将人的头盖骨敲碎的钝器。

“一人是古力斯波克,另一人是亚垡姆德。那么你是哪个?铁木真,还是飞燕?啊啊!对了!医院里不能使用通讯器材,也就说你现在手边没有特别的『流亡』Portable Device吧,因此也召唤不出Virtualroid的武装。”

赤手空拳。

被上条点破这点的男人全身颤抖着发出质问。

“你、你要,要对我做什么!?”

“没什么!什么都不做,我什么都不做哦。即使和你要好的『Blue Stalker』杀掉了我两个女性朋友,我也不可能会对你做什么。那家伙是例外啊,无视坏行为的统计和NPC化玩家之类的事,直接打穿Virtualroid背后的V-Converter,让我见识到了用一击让玩家消失的情景。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那种情况下是肉身受到攻击吧,是会NPC化吗,还是直接变成黑炭?你觉得,到底是哪种呢?”

“………………………………………………………………………………………………………………………………………………………………………………………………………………………………………………………………………………………………………………………………………………………………………………………………………………………….”

张合着嘴的男人像求救一般仰望起一方通行。

上条所散发出的压迫感使他觉得直接挥舞凶器的怪物还要痛快点。

上条坐到椅子上,继续笑着询问司机。

“所以我想请教一下,你对『Blue Stalker』了解多少?就是他指示你们掳走富良科的吧,你和他应该不是陌生人吧。”

“怎、怎么可能招供啊,你也明白吧,我会被杀的!!”

“来确认一个根本的问题吧。”

上条咬文嚼字地说道。

“我们是怎么查到这里的,你知道吗?”

“哎、啊……这是因为。”

“你觉得学园都市里有多少医院。算了,只回答第七学区这里的就好。发生事故后被救护车送到哪家医院,一般根本调查不到。对,只要不用十分犯规的让内部在泄露情报的手段是办不到的。可是呢,既然我们能办到为什么『Blue Stalker』不能办到呢。”

“难、难道。”

“我说过了,一人是古力斯波克,另一人是亚垡姆德。那么你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吗?”

根本不可能知道。

司机被带进医院后一直被关在个人病房里,电视新闻除了普通的事故什么都没报道。

如果这两人真的是一开始就找到了这个医院……

“谁都想努力生活下去。”

上条说道,

“既然会把情报卖给我们,也就说明会卖给其他人。而且你们工作失手,让富良科凛铃逃掉了,『Blue Stalker』可是火冒三丈呢。因为自己相关的情报被泄露给警备员是不可能有好事的。虽然躲藏起来的古力斯波克和亚垡姆德也许还有换回的机会,但你已经没有了。那他们两人,应该也想得到安抚雇主的礼物吧。”

“你撒谎……你在扯谎!!我和真理华和鹰斗老早就组队了,一直很融洽!不、不可、不可能会这样出卖我……!?”

“他这么说哦,我们回去吧。”

“啊,哎?”

上条无视一脸发懵的男人对一方通行发出指示。

上条从椅子站起来后继续和一方通行说道。

“这家伙似乎自有对策。这样一来值得担心的就剩古力斯波克和亚垡姆德了,他既然自己有办法那我们去找他们吧。”

“……可以吗?这家伙十有八九会死哦。”

“既然认为自己不会死我也没办法。而且我们也没有什么要强迫伤患做的事。”

“蠢货。明明只要打垮『Blue Stalker』自己就能得救了,还特地去坐上死亡列车。”

“好了,他都说不需要我们也能自保了。这里可以放心,但在风头过去前我们去保护古力斯波克和亚垡姆德吧。我和你各对应一人应该可以吧?即使不是零,但牺牲还是越少越好。”

上条和一方通行两人发着疲惫的叹息,很爽快地走向了病房的出口。

这种对待让男人心中迅速涌现出不安。

…要比喻的话,就是不怎么想要的商品突然间被贴上季节限定的贴纸一样。

“等、等、等、等等等等请留步————!!”

“……怎么了?”

看见上条回头,男人的话开始滔滔不绝地涌现。

“我知道的很少,而且我根本不是『Blue Stalker』的朋友!只是被他委托掳走富良科凛铃那小鬼而已!!”

“哈,就凭这些线索你就叫我们去打倒他,我们也无从下手啊。”

“我招,我全招!!他的付款方式是使用网络银行,我知道他已经消除了痕迹,但绝对做不到完美消除。我把资料给你们,还、还、还有小鬼的交货地点也是!当然,现在因为交易失败你们即使去那边埋伏大概也不会有人去了,可是……!!”

“『Blue Stalker』继承了某个老人的遗产巩固了在学园都市里的地盘。金钱先不论,人是不会那么简单能继承的。于是老人将有用的部下带等级列成了名单,而『Blue Stalker』最终使用的却是这种底层啊。恐怕,这个家伙连自己被作为老人的棋子登记了都不知道。”

“哎,什么……”

“『Blue Stalker』很有可能是置身在能一览交易现场全景的地方,如果是长时间埋伏,应该会留下痕迹。”

“我、我能,得救吗……?”

“你就这么祈祷吧。啊,对了。”

“怎、怎么了?”

上条最后一次询问起被吓到的男人。

“对于富良科凛铃,你知道些什么。”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交给我们的只有面部照片和附有行动范围的地图,还有就是……”

“?”

“和外表不同很结实,手段粗暴也死不了这句话。”

“……”

获得了必要情报后,上条和一方通行终于离开了个人病房。

第一位的怪物一边拄着拐杖行走在漆黑的走廊里一边愕然地说道。

“你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你以为我和多少个像你一样的怪物交手过。我可是对扮猪吃老虎的可怕大哥形象深有体会的。”

上条用被肩上的重担折磨的语气抱怨道。

但他并不知道,一根手指都不动就让对方吐露必要的情报,这种客客气气却能获得足够的成果的人物即使在这座城市的暗部里也十分稀少。

7

上条和一方通行两人来到第七学区的垃圾处理厂。

学园都市大半垃圾都会被回收利用,但其运作时间的分配却十分极端。简单来说就是早上到傍晚会进行筛选,深夜才完全停止。因为处理的不是高价资材所以保全系统很弱,想要入侵其中并不怎么困难。比起被标记为犯罪的温床的废弃大楼,在这里进行的非法交易更多。

因此。

“有和垃圾车无关的胎痕。”

蹲下的一方通行用手指摸着柏油路说道,

“根据重合程度来看这个是最上面,相对较新的……是作业时间之后的。”

“只靠这些真的追踪得了吗。”

“现在是你也能办到。”

一方通行一边嘲弄一边取出自己的Portable Device。

他将背面的扫描器对准了地面。

“Material Analyze?”

“莉莉娜,选择扫描轮胎的痕迹,然后再定义,选择范围为这个胎痕的全部。”

嗡!!小型机器发出了响声,然后出现了Link Scan般的光圈。

简直是AR。

隔着屏幕看风景,可以看见难以用肉眼确认的微弱胎痕像是被涂上了荧光涂料一般。选择范围被名副其实地视觉化了。

Material Analyze虽然需要接近对象,但如果是由一根线连接的对象的话无论扩展到哪里都属于选择范围。举个例子,在车门方向扫描车子而无法扫描到车子的另一侧的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因为车子是一个整体。

因此只要选择胎痕,就能掌握到它在整个城市中的痕迹。

“走了。如果他们没有在中途换载具,那个混球就在终点那。”

上条和一方通行追寻屏幕中的轮胎痕迹,经过七拐八拐最终进入了无人工厂众多的第17学区。但他们抵达的是和工厂不同,排列着数个相同设计的建筑物的巨大仓库之中。

上条在其中一间前面抬头仰望。

“是这里吗。”

“有闲情问愚蠢的问题还不如警惕四周。”

根本不用查看巨大的卷闸门和一旁的人类用入口有没有上锁,一方通行握住把手的瞬间就将门锁的内部构造给破坏掉了。

内部理所当然般没有光亮。

持拐移动的一方通行手中的Portable Device的后光灯是唯一的光源。

宽阔的空间里有着像是由复数铁管和斜立的铁板组成的攀登架的东西,但那没有填满仓库的空间而是被放到角落里。

“这是什么……?”

中间空出来的部分给上条一种不舒服的空栏镇坐的印象,他思考过后取出Portable Device将镜头对准仓库的中央。

上条对小型机械说道。

“莉莉娜,有蓝色赛法的资料吗,用原尺寸进行对比。”

『好的。』

用AR合成组合景象后,上条发现正好合适。

一方通行在不远处对上条搭话到。

“你看。”

蓝色帆布后面有个能用双手抱住的大小的保险箱。一方通行踢飞把手后保险箱也从内部破裂了。从里面掉出来的是纸束,但上面并不是日语。16进制……可以这么说吗?上面全是0~9的数字和a~f的英文字母,看起来十分的怪异。

这东西的所有者『Blue Stalker』能不用机械就解读出来吗?

“莉莉娜,扫面全纸面,解读暗号。虽然不知道可不可行但拜托你翻译成日语。”

“不对,才不是这么一回事你这白痴。”

一方通行终于将骂白痴的语气怼向了摊开地板上的资料对PD发出指示的上条。

“不想泄露的情报只要藏在脑子里就好,放到保险箱里根本不保险。有时间将资料暗号化还不如烧掉。而且单独作案根本没必要写用来共享情报的计划书。特地留下这种东西的理由只有一个。”

“等等,也就说……”

“没用的保险箱,解开也意义不明的暗号书。『Blue Stalker』的意图很简单,把侵入者长时间拖在这里。”

也就说。

“能轰飞整个仓库的什么东西!!要来了!!”

上条打了个咋舌。

幸好为了调查他将Portable Device拿在了手中。

嗡轰!!视野大幅度摇晃之后,上条进入了铁木真之中。

就在那一瞬间。

咚————!!!!!!剧烈的闪光迸发。

强烈的光弹连射从外部横着贯穿仓库的墙壁,上条的铁木真下滚躲过,而一方通行的斯贝西涅夫就连大镰刀『艾弗利萨』都没握,直接无视了攻击。

光弹一碰到斯贝西涅夫那像针一样的突出的机体表面就像光线碰到棱镜一样扭曲了轨道,然后以更复杂的轨道破坏掉了仓库的墙壁,最后七零八落地掉到了地上。

和普通的『流亡』不同,那光弹明显能直接破坏Virtualroid外的一般建筑物。

并且,必须打倒的敌人就屹立在攻击的源头。

以蓝色为底画有黄色线条的异样赛法。

再次将其正视,果然发现他身上全是异样。

只是机体外形的话没什么特别的,都是有并非这个世界的金属和矿物而是Virtualroid特有的曲线和流线构成。铁木真、斯贝西涅夫、赛法虽然各有各的个性,但还是被收纳于Virtualroid这一框架之中。

但作为他核心的东西有着明显的不同。

要比喻的话就跟握着真剑的孩子和握着竹刀的高手的不同,比试时哪边更恐怖哪边更有死亡的感觉的问题一样。

真的只是乘坐的人不一样就能体现出这种印象吗。

“Blue Stalker!!”

上条发出怒吼。

但在回音传来前,预料之外的地方发生了异变。

『叽叽、处理速度……过负荷……严重……超载……』

“莉莉娜?”

『亚俱67具麻毘*绶wh呖蛊**齿观gui获*菟l蚯堕kli志邪546吾*濡**cdi葡******误90散哔——————————————————————』

咔咔咔咔咔!!上条后方响起剧烈的摩擦声,那恐怕是机体后部的V-Disc急剧炽热造成的。

“喂,莉莉娜!?见鬼!!”

虽然视野没有出现问题,但重叠表示的文字全都变成乱码了。各种准星到处乱跳,根本无法锁定。

整个交战区域都很奇怪。

仓库墙壁被打碎所以视野很开阔,但是没有看到分割交战区域的墙壁。擂台组件…也就是功能是为了保护上条生活的学园都市的Block Noise没有出现。

至今的规则派不上用场,这里是『Blue Stalker』的领域。

支配这里的是无视安全基准的保全系统将美琴和雷电杀害的法则。

规则被更改了。

异常成为了正常。

“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强行解释的话,就是我将电脑战机恢复成了原来的形态,这说法更为正确。况且,电脑战机本来就不是次世代竞技用品。』

嗡,蓝色赛法身上的绽放出黄色的光辉。

『而是为了有效率地杀人,在限定战争中获胜的最新兵器。』

上条身边迸发出雷电。

当他察觉之前注视的『Blue Stalker』只是残像时,第一次交锋就已经结束了。

对方手中握着的是匹敌机体身高的巨大近战剑,一把让人胆寒、一击就能将对手一刀两断的巨剑。

铁木真勉强用来招架的近战剑『Blitz·Saber』迸发出剧烈的火花。

上条虽然眼睛没跟上,但身体自行动了起来。

咚咚咚咚!!激斗不断进行。上条明明是在驾驶舱中却感受到了机体的震动。

另一方面,不妨碍上条视野的位置里弹出了一个小窗口。

莉莉娜虽然无法对话,但她仍然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在仓库里发现的资料已经被翻译成了日语。

上条每看一会儿脑海中就会出现濒临破灭的偏见。上条之所以自行将突然出现的单词扭曲成自己的看法,是因为玩着电脑战机的他有着先入为主的观念吧。

想知道。

上条炙热的内心在呐喊。

如果是胜利所需,即使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