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第一卷 第四章

1

变化就在一瞬间。

咕啾!!铁木真脚边传来了某种粘稠的声音,在上条这么认知时,地面早已像溶化的雪糕一样发生了形态崩坏。

不,不仅是地面。

风力发电扇、建筑物的墙壁、行道树……全部的风景像被烤炉烤的巧克力一样失去了表面色彩和形状,并逐渐混合在一起。虽然整体外表还勉强维持得住,但却不知道能撑得多久。

『沙沙沙沙沙沙沙!!……叽叽、沙沙……当麻大人,变化是从下方按顺序产生的。高层建筑的楼顶没有变化,请使用斥力跳到屋顶,但小心别撞到凸起!』

“莉莉娜,你恢复了?”

『啊—呜—……自我诊断结果是没有任何异常,反而让人觉得恐怖呢。这下没问题了的保证也无法特定其原因!因为明显之前出现过异常呀!!』

总之有铺助就好。

铁木真助跑之后用不可视的斥力用远抛球的轨道起跳,然后踢了几次粘稠的大楼墙壁抵达了高层大楼的屋顶上。

正如莉莉娜所言,屋顶还保持着原型。

可是眼下的世界可以说是糟糕透顶。

一切东西都被溶解并混合起来,慢慢地改变形状。上条有种像在用胃镜窥视不明巨大生物的腹腔的感觉。

这种时候明明不可能会有电脑战机的比赛,但不知为何大量裁判球升空了。并且明显没有一个是正常的,无论哪个都在精查着毫无意义的场所。

“莉莉娜。”

『有何吩咐。』

“……『Blue Stalker』他说电脑战机从设计阶段开始就是为了第二白金而组装的,只是将战争道具Virtualroid以次世代竞技的形式配布而已。也就说从根基上全部都有着那家伙的味道,莉莉娜你也是那样吗?”

『即使搜索也找不到任何情报,但被这么说也无法否定呢。』

莉莉娜这么回答道。

『我是为了让电脑战机圆滑进行而设的对话处理程序,圆滑进行的目的是让所有人玩得开心,还是完成不明计划,我都没有拒绝的权利。因为我就是这种程序。从凛铃和莉莉娜有着数个共同点来看,莉莉娜可能是为了从外部制御第二白金的仿真控制程序呢。』

“这样啊……”

『要删除对话处理程序吗?』

这话可以算是对自身的否定了。

问这问题的上条摇起脑袋。

“不用,这样就可以了。”

『这样好吗,会将性命托付给『Blue Stalker』制造的东西哦。』

“Virtualroid不也一样,而且只凭一只右手就能渡过这溶化都市实在太不切合实际了。”

上条缓缓吐了口气,

“所以就采取包莉莉娜你在内,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东西的方法吧。”

『好的,了解了,当麻大人。』

就在这时,状况出现了变化。

被认为相较安全的大楼屋顶摇晃了起来,如同被泼水的沙堡上的木棍一样倾倒了。

『当麻大人!!』

“啧!!”

上条暂且使用斥力尽量朝上跳,但Virtualroid不是能无限飞行的机体,所以这最多只是延长滞空时间而已。

周围的大楼接连倒下。

附近没有能立足的地方,因此上条只能缓缓坠落而已。

然后。

“那是……什么?”

咔吧!!世界开了个大洞。

漆黑重油似的地表世界出现了一个点,然后那个点不断扩大延伸,并且吞噬了整个学区。勉强幸存的数个大楼也因被卷进了大洞的扩张而崩溃。

上条虽然不知道它的深度,但深刻感觉到只要掉进去就会完蛋。

『重新扫描了地图,当麻大人,大洞中央附近有反应。漂浮……能这么说吗,总之有陆地!』

“那是啥!?上去真的好吗!?”

『Virtualroid无法持续飞行,不迅速定夺的话即使缓慢但还是会降落到没有立足地的黑暗里的!!』

说来也是,上条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上条判断那地方无论是什么样,总比掉进像是连接地狱深渊的大洞里强后改变了铁木真的行动,使其朝处于大洞中央的唯一安全地带降落。

以俯视角来看,那实在是一个奇怪的场所。

三百六十度的周边全都是漆黑的瀑布,但那数公里长的巨大物体却毫不示弱地在其中漂浮。不对,它不是在漂浮着,而是将漆黑浑浊的粗血管般的东西以水平延伸并连接到了外部的墙壁上。从那恶心的脉动来看,似乎在不断吸收着什么。

『警告,请注意透视,过大的基准会扰乱体感距离。』

目前没有能用来确切说明的言语。

看起来是巨大的长方体金属块,虽然厚实但却不像是用来脱出太阳系的宇宙船。上面最为显眼也最为不明所以的是个在中央附近膨胀起来的巨大球体。

上条不知道那是什么,但靠直觉感觉到。

那是埋进了什么东西里的眼球,并且直愣愣地盯着自己。

上条咽了口唾沫后发现了其它的东西。

哔,火器管制的准星出现在视野之中,并对准了不明物体。

也就说铁木真捕捉到了某种反应。

“有东西。”

『分类不能,虽然毫无疑问是敌机反应……但,那不是Virtualroid?』

“导航别用疑问句啦!”

『我怀疑起自身存在了。至少档案中的资料中不存在这个机体,但另一方面又能把它像Virtualroid一样锁定……』

“有用Material Analyze改造到其原型的可能吗?”

『更像从零打造全新的机体呢。不过既然没有支持机体构筑的V-Disk,那是无法分类成Virtualroid的。』

“也就说。”

上条想起了一个名字。

而且如今的学园都市之中,除了上条当麻也只有她还活着。

想到这,上条呐喊到。

“第二白金!!”

2

失去第七学区原形的大洞里。

覆盖四面八方的漆黑瀑布之深处,像宇宙船又像长着巨大眼睛的棺材的数公里长的立足台上。

学园都市除了这座奇怪至极的最后陆地全都溶化,铁木真缓慢地降落到了这四角形的救生圈上。

上条面前有台背对着他的机体。

那名异形虽然拥有数个Virtualroid共通的零件,但整体外形却没有任何相同之处。它虽然确实有像是着覆盖厚实装甲的兵器的东西,但又有着少女身体般的纤细曲线。

将这一切组合起来实在是诡异至极。【神笑:这机体让我想起了银河美少年的巫女机。】

并她身上没有任何像是武器的东西,只有扁平皮带一样的东西连着手掌和脚踝。酮体只有像脊椎一样的零件支撑,女性形象也是凭肋骨般的装甲和盆骨般的东西体现。

并且,她身上不存在无论是哪个机体都有的V-Disk。

没有核心,那她到底是由什么支持的机体……?

还是,因此才拥有这异常性。

无限近似Virtualroid,却绝对不是Virtualroid。

是正因为是常规来说决不成立的构成,才能掌管支配常规来说绝对不成立的事象吗。

还是说,那是未完成的证据吗。

未完成的人类。汲取这一印象后,得到了这种外形吗。

当这座城市完全溶解,当她得到完全的血肉之时,第二白金将以美丽的外貌降临人世吗。

对上条来说,那是一切破灭并且不再复原的最终信号。

『当麻大人,有通讯申请,用户名是….』

“够了,直接同意。”

二人世界中的少年毫不犹豫地说道。

接着平静的声音传进了少年的耳中。

『……对不起。』

“你不需要道歉。”

『可是我将你的世界变成了这样……』

“这不是你的错。”

必须打倒的敌人就在眼前。

土地、建筑、机材、人物,她将一切吞噬后成立自我。不打倒她,茵蒂克丝、御坂美琴、将胜利托付于上条的一方通行,没有人能够回来。

战无可避。无论如何,非胜不可。

不过。

可是。

即使如此。

去憎恨她一定是错误的。

上条如此判断道。

『你明白吧。』

“嗯。”

『无论「Blue Stalker」在不在,我都进入了完成的轨道。因此,我无法以我的一直结束战斗。我不饮干包括你在内的一切是无法完成的。』

“我明白,这是强行选择让蛹羽化还是变回幼虫的战斗。”

铁木真缓缓握紧近战剑『Blitz·Saber』。

“只是。”

理解一切的上条做出宣告,

“即使你是世界的天敌,你仍是我的朋友富良科凛铃这一存在。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上条宣告道。

『……』

通讯一瞬间陷入了寂静。

从轻微的呼吸声来看,对方可能在轻轻地笑着。

不久之后。

至今在城市中左来右往的裁判球一齐注视起两人。

咚——!!!!!!

整个溶化的世界,也就是第二白金的血肉对上条当麻露出了魔爪。

最后的战斗开始了。

3

时间限制、获得分数、局数,一切的一切。

『呜呜……所有显示都乱掉了,这已经不是正规的战斗了,当麻大人。』

“这种事看周围不就知道了。”

别说规则,就连世界也溶解的场所里,唯一能认知的只有铁木真和第二白金两架机体。

因此,决胜的方法除了互相厮杀使对方全损别无他法。

让蛹羽化,还是让蛹变回幼虫。

只有扁平的人工骨骼的第二白金并没有称得上是武器的武器。

她只是挥舞起发着红光的手掌,朝上条伸去。

能用的只是瞪人的不可视威压。

只有这样。

本应这样。

但在那瞬间,整个风景如被撕裂般变质。

地面上长出巨大的枪头,朝上条的铁木真刺去。

“什……!?”

某种东西将巨大的立足台贯穿了。

上条连忙使用斥力冲刺,倾尽全力朝一旁闪去。撕裂空气、贯彻天际,被强行压缩的空气化作冲击波朝四周散去。仅是这样,就差点让铁木真失去平衡。

在这时,第二白金将发着红光的手掌缓缓对准铁木真。

但并没有利爪般的近战剑飞出,也没有巨大镭射破开手掌射出。

按照用途来推测。

“轰炸瞄准铺助!?”

无比巨大的巨人之剑不断从地底长出,拼命左右闪避的上条打算强行从远距离狙击第二白金。

(嘶!?不在!!)

『当麻大人,在上面!』

那娇小的身躯乘坐从脚边涌现的龙,像火箭一样升空然后将发着红光的手掌对准了上条这边。并不是所有攻击的目标都是铁木真,也有让周围溶化的墙壁生出数个尖锐且有机的角和颚般的东西的行动。

上条的后背涌现出一阵恶寒后,包围着他的东西一齐发出了压倒性的闪光。

有的是角的前端发出落雷般的光条,有的是裂开的颚突出特大的光弹。接着第二白金本体趁机朝使用『流亡』恩惠在地面上靠前后左右小冲刺躲避攻击的上条袭去。

她立于溶解之塔的顶端,像体操选手一样借助脚边的隆起起跳旋转。

从地底涌现的大质量之龙配合着她的飞踢轨迹回旋,像长颈龙捕食地面上的猎物一样以倒U字咬向铁木真。

以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压倒性破坏之光和光之弹幕相伴,强大的娇躯巨锤和龙像流星一样向铁木真袭去。

(呜。)

“哦哦哦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

上条发出嘶吼。

要躲开,因此要不断行动。

上条虽然在有在朝上方开炮,但巨大的龙阻挡了他的炮击。上条咋舌重新专注于高速冲刺,倾尽全力使用斥力逃跑。

之后,流星陨落。

第二白金连同折成倒U字的塔一起重击地面。

为了利用庞大的破坏力踩死爬在地面上的虫子。

宇宙船裂成两半,保护眼球的装甲板发生龟裂,整体下沉了三楼左右。

4

那瞬间,刺猬头少年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脑袋阵阵发疼。

警报声比闹钟还要刺耳。

在不怎么大的茧型椭圆驾驶舱内,背后被奇妙的柔软吸住的少年双手上捧着只比巧克力盒子大上一点的器材,那是只有用拇指操纵的摇杆和几个按钮的挽命器材。

茧内什么都没有,但即使没有安全带身体仍被固定住了。里面并不像常规战斗机那样被显示器和按钮覆盖殆尽,不知是不是将选择功能最简化了,想要开动机体凭手上的器材就足够了。

但这挽命器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存在。

手中的Device,不对,乘坐进去的上条自身的存在也十分模糊。

有的只是触感和触摸后有反馈而已。

即使如此,也足够了。

世界极速扩展。

“……嘶!!”

上条并不是靠显示器显示出的情报,而是从茧型驾驶舱内那种燃烧空气的氛围中感觉到了不明正体的杀气。

少年终于回想起来了。

他稳住晕眩的脑袋,咬住血染的嘴唇。

“……听好,铁木真。”

他发出轻微的呻吟,

“你不是杀人的道具,我不会让你变成那样。”

少年再次摸起手中的器材,拇指摸着摇杆的头,手掌感受着器材的坚硬,将一切交付于它。

少年说到。

“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让我们一起救出那女孩。”

5

回想起来了。

醒来了。

铁木真复活了。

“——!!!!!!”

上条虽然避开如同流星从天而降的第二白金的直击,但冲击周围的冲击波击中了他的机体。

不过铁木真还能动。

上条仍能操纵它。

不想被不知道采用哪种素材,像是宇宙船的物体的残骸制造的瀑布吞没的上条使用斥力大幅度上跳。对此,第二白金将发红光的手掌对向了各处的瓦砾。

复数的枪朝天袭去,然后如同如来佛的五指一样压向空中的铁木真。接着无数的角和颚接踵而至,为了填补些许的缝隙和逃生路线用光弹暴风填满了整个空间。

“啧!!明明只要打中那轻飘飘扁平平的身体就能让她沉默!!”

『警报!!方位为北、西、南、东、西北…….哇!!全方位,全周警戒!!』

上条已经不想去理警报风暴了。

他突击到压迫自己的巨龙身上,以在光中游动的姿势回避掉弹幕。勉强在塔的侧面落脚,然后以脚底为起点使用斥力起跳,像乒乓球一样弹跳,一边躲避攻击一边朝第二白金飞去。

进入近身范围。

切换武器计量条。

“嘶!!”

上条在她正面着地,引诱她做出攻击后朝一旁滑去,接着用近战剑『Blitz·Saber』朝她斩去,可惜被围绕在她身体周边的溶化之物的漩涡挡住了。

溶化之物的漩涡不仅防住了上条的连击,还像气球一样膨胀破裂掉了。随之产生出的冲击将铁木真的庞大身躯朝后推去,使他失去了平衡,产生了些许的硬直。

世界看准了这个机会,行动了起来。

『当麻大人!!后方有警报!!』

上条以摔倒的姿势躲过了来自后方的旋转攻击,失去目标的龙向身为盟主的第二白金迫去。

这时上条使用斥力进入了高速冲刺状态。

随着尖锐的声音响起,不破之盾和必杀之龙同时破碎。

龙和光之弹幕也在这一瞬间产生了空白。

在那因自我相残而产生些许的间隙之中,倒下的铁木真用最高速度跳起,握紧近战剑朝立于不破之盾内侧的本尊劈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6

那一瞬间。

富良科凛铃看着从正面跳来的铁木真,微微地笑了。

一开始,她就不期望着胜利。她不断抵抗,还几度想将手中的PD抛弃。但内部却对她加以妨碍,擅自争取压倒性的战果。Portable Device黏在手上无法分离,即使她反抗也会被施于最佳铺助行战斗。即使她决定傻站着,进行错误的大跳,第二白金也会擅自以她的行动为轴心做出最佳铺助,对敌方制造最大伤害。这就是名为第二白金的异形机体。

所以,她笑了。

终于能结束了。

因某人的目的而诞生,通过摧毁原有的事物成长,为了不曾见的世界的可能性这不明所以的东西而被带走。富良科凛铃从出生就怀抱的烦恼,终于迎来了救赎。

所以,她笑了。

没成功真是太好了,能阻止真是太好了,自身的存在没能完成并且回归虚无真是太好了。没人牺牲,所有人都能回归和平的世界,这么完美真的、真的、真的太好了。

所以,她笑了。

很强。

上条当麻很强。

和植入自身拥有的特殊才能的学园都市的超能力者(LV5)们不同,与掌握作为苛刻的、最简化的战争道具Virtualroid的操纵法的『Blue Stalker』不同。

他的铁木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只是理所当然地在公园里取材,然后使用Material Analyze组装了而已。

上条当麻注意到了吗,他所选择的小世界正体现了他的存在和本质。

学园都市里有这么一句话。

属于自己的现实(Personal Reality)。

一座被卷进『Blue Stalker』的计划,压缩成第二白金的城市。将所有温暖无视,只作为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利用的Virtualroid。这样,根本赢不了。强行篡夺的富良科,和自然地化为自身的上条。力量的差距十分显然。

赢不了是理所当然的。

不对,是赢不了真是太好了。

所以,她笑了。

“啊啊……”

在停止的体感时间之中。

富良科凛铃眺望着迫来的死亡,这么嘀咕道。

“我也想被人拯救呢。”

少女一定是不能活下来的存在。

少女一定只是异物,无论置身何处都会破坏学园都市的存在,无法与生活在里面的人分享一样的笑容。

可是。

即使如此。

眺望玩着不被作为战争兵器的电脑战机的少年少女们真的很开心,可以的话她也想加入进去。她越是拥有自我意识就会越加剧学园都市变质,使其变为第二白金的血肉。所以尽可能消除自我意识方为正确的。可是,她没能办到。并不是闪光和爆炸声动摇了她的意识,而是由此产生的热情、欢喜、一体感、幸福感,使富良科凛铃的内心出现了动摇。

但这也要结束了。

预见的结果中最棒的一个。

富良科凛铃败北就会使第二白金的精制流水线停止,学园都市也会恢复成原来的形态。

没有比这更棒的结果了。

不能奢求在这之上的结果。

所以,她为了不让遗言传到对方那边而切断了通讯。

独自一人在这狭小的空间之中压抑一切。

可是。

可是!

可是!!!!!!

那一瞬间,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在她的眼前。

乘坐铁木真的上条当麻的体感时间早就混乱了。

无论他的大脑着怎么焦急思考,也得不出拯救富良科凛铃的方法。想不出来,走投无路了。

可是。

即使如此。

他仍强烈地祈愿,仍深刻地思考。

绝对。

无论如何。

也要选着不需这名少女化作血水的道路。

溶化的学园都市、茵蒂克丝、御坂美琴、将一切托付给自己的一方通行,上条将这些人摆上天枰后得出了牺牲富良科凛铃一人是最妥善的结果。但他仍在执着着。明明没有答案,只是在浪费机会,但他还是死咬着不放。

这根本不是圆满结局。

如果不把茵蒂克丝等人、学园都市以及富良科凛铃一并救出,他是不会死心的。

所以。

“抱歉,铁木真……”

在看准一瞬的间隙呈直线与第二白金拉进距离,但却静止了的时间当中,上条嘀咕道。

咔咔咔咔咔咔!!悲鸣从背后响起,这一定是铁木真背后的V-Disk正散发着究极的炽热。但这并不单纯是上条乱来的行动所导致的。

他的右手。

幻想杀手。

就像御坂美琴把超电磁炮组装进雷电之中一样,就像一方通行将最强的力量封入斯贝西涅夫之中一样,如果上条当麻所拥有的什么也能流入铁木真之中的话……

之前上条的右手面对亚垡姆德和古力斯波克的武装无能为力,但如果能为这个局面带来某种变化的话…….

常规思考没有用处,于是刺猬头少年遵从直觉吼道。

“我想救富良科凛铃!!想对眼前连救我都说不出的女孩伸出援手!所以拜托了!拜托了!!你也要咬紧牙关,铁木真————!!!!!!”

手中的Portable Device无法用声音操纵,是用十根手指操纵摇杆和按钮的设计。茧状驾驶舱内的计量器也全都是装饰。那么,这叫喊有什么意义呢。

也许什么意义都没有。

可是。

就在那一瞬间,发出剧烈悲鸣的V-Disk的噪音消失了。就像在蓄音机上旋转的磁带一样,所有的声音都柔和化均一花了。

『没事的。』

莉莉娜说道。

在代言无法交流的某种东西的话语。

『电脑战机的操纵方式十人十色,千差万别。如果这就是你的驾驶方式,以你的目的将铁木真这么定义……Virtualroid绝对会回应你的。』

那句话语推动了上条。

感觉就连无言者的声援都被拯救了。

用Material Analyze读取自身周边的虫、鸟、风景并化为自己力量的铁木真。如果它能接纳上条当麻坚信的所有理所当然,如果它接纳并非恐怖的例外并非冷酷的特别,而是使茵蒂克丝和御坂美琴等人欢笑、自然地维持每一天的必要之物。

打倒是不对的。

厮杀是错误的。

和Virtualroid铁木真一起战斗的上条能断言。

所以他正视前方的敌人,不对,是应拯救的对象。

不应被称为第二名普拉吉娜的少女。

“富良科———————————————————————————————————————————————————————————————————————————————————————————————————————————————!!”

不需要武器。

杀死她的力量没有任何用处。

铁木真放开近战剑『Blitz·Saber』减重,以最短最快的距离冲到她面前。

铁木真握紧巨大的拳头。

就在那一瞬间。

时间回归了。

嘭————————!!的轰声炸裂了。

在冲击发生的瞬间。

雪球爆炸了,上条这么想到。

不仅是第二白金,就连上条的铁木真也被冲击弹飞了。

从手腕到酮体到全身各处,破坏异能之力不断传播,使Virtualroid像冰雕一样破碎。

就连铁木真背后的V-Converter,不对,是被收纳在里面的V-Disk也一样。

盖子Motor Deck脱离了。

内部扭曲分离了。

崩溃且在天空中飞舞,像是即将停止旋转的Disk的表面上,上条当麻的整个身子就像精灵从泉水中涌现一样飞出。

上条不知道这种投影能力的方法。

是某种东西,不对,是某个人帮助了自己,他隐隐约约理解到。

您去吧,还没有结束,吞下流出的口水,展现出放出豪言后的成果吧。

那人就这样将一切托付给了上条。

因此上条怀着感谢正视起前方。

没有搭载V-Disk,极限轻量化的矛盾机体。不知道是怎么支撑,也不可能有装人的空间的机体的肋骨附近吐出了某人的上半身。

是富良科凛铃。

上条下意识伸出手。但伸出手又能做什么呢。幻想杀手难道不会对如今的她产生影响吗。如果将她拉出了机体,溶化的学园都市和被吞噬的茵蒂克丝等人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上条什么都不明白。

上条什么都回答不了。

可是,抛开这些。如果眼前有名女孩渴望着死,擅自决定世界最棒的答案,放弃求助和流泪,独自一人咬着嘴唇的话,上条坚信自己伸出手是没错的。他不知道世界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该怎么拯救所有人,但认为必须以拯救眼前的人为第一步。如果放弃拯救眼前能拯救的人,脑海中净烦恼着未来的事,实在是愚蠢之极。所有人对于认同牺牲取回日常和不认同牺牲取回日常的抉择,绝对更愿意选择后者。所以上条无论要面对多少困难,绕多少远路,也会坦然接受。

即使被人定义为自作主张,擅自决定人的意愿他也仍要怎么做。

上条相信着人类的心、善意和正义。

所以上条对于抓住失去选择的富良科凛铃的手,将她从逐渐崩坏的第二白金之中完全拉出的抉择没有任何的踌躇。

上条用双手抱紧富良科纤细的身体。

然后第二白金完全粉碎、崩塌了。如果稍迟一步,富良科会变成什么样。上条无法想象,也不关心这种问题。

只要眼前的少女还活着就好。

只要原本就不想做这种事,却被某人强行赋予破坏世界的配角的职责的女孩活着就好。

上条自然而然地说道。

“已经没事了。”

他们失去了机体,在天空中飘舞。

即使看不见未来,也不知道解决方法。

“Tangram和普拉吉娜根本无关紧要,如果还有人想从你的夺走什么,我就抹杀掉那种幻想。所以,你不必再担心什么了。”

没有回应。

上条也看不见自己抱住的富良科凛铃的表情。

但一双纤细的手腕抱住了上条身子,那小巧的手掌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后背。

足够了,上条已经十分理解少女的意思了。

可是。

有什么行动起来了。

在他们被重力拉扯坠落之前,在他们摔落地面之前。

看着像是巨大宇宙船且镶着诡异眼球的唯一一座陆地蠢动了起来。行动起来的某物正在在震撼着空气。

不对,是在发声。

『没事了,指什么?不必再担心了,在说谁?』

上条听过这个声音,虽然没有直接见过,但有着隔着驾驶舱的会面。

“Blue Stalker!?”

『我说过了,即使败北,只要能最终获得第二白金回归原来的世界一切都无所谓。吞噬了作为莉琳·普拉吉娜的异常形态的学园都市,第二白金已经结晶化了。只剩下让Code Phoenix进入最终阶段。即接触连接着各种平行世界的Tangram,回归原本的真正的电脑战机的世界。收获时期已到,来摘取作为一切钥匙的白金吧。』

这名纤细的少女,并不是第二白金。

那台细长的机体,并不是第二白金。

『因为根据这回的规则,双方全损平局等于双方败北。』

一切皆为将学园都市这一巨大的构造物凝缩、结晶成一点的芯。那架机体没有V-Disk也是因为这点吗。富良科凛铃,少女本身也是积蓄巨大情报的核。那么第二白金所指的其实是,这个溶解的巨大空间中的一切。

所以没有等待落地的必要。

全部的风景扭曲,飞出数千数万的漆黑巨腕将上条两人吞噬。

幻想杀手和少年拙劣的誓约,在压倒性的物量面前毫无作用。

7

那是什么样的时间、什么样的场所,拥有什么样的距离,上条当麻无法明白。

别说他人,就连自身的肉体都无法掌握,留下的只有五感,没有肉体,就连电影和电视剧里灵魂出窍般的半透明身体都没有。无限广阔的世界之中,自己仿佛就是一颗毫无价值的光点,十分的不安。

不,不对。

之所以会不安,之所以会寂寞,是因为自己拥抱的少女的温暖不在。

(富良科……!?)

上条在无限的不明之中不断打量四周。

但意识伸向外界的瞬间,景色改变了。

整个宇宙大幅度张开了。

前后左右上下的概念之所以稀薄,是因为这是无限延伸的空间。漆黑的空间各处有着闪烁的光点,那是表示它们和上条一样拥有意识的,还是在表示繁星或世界呢,上条无法理解。

只是,散发着压倒性存在感的东西占据着空间的中心。

那是像究极的人工物又像生物般的眼球般的东西。

上条不由得想起之前和第二白金战斗时所呆的那个像宇宙船般的物体。

那是对这的模仿吗。

对这无比饥渴『Blue Stalker』就是接受了什么愿望,才构筑那那样的舞台吧。

虽然没有任何根据,上条仍这么想到。

(……这不是我们的世界的东西,是不能存在于我们世界的东西。)

不,这是这点言语是不够的。

哪里都有,跨越所有的世界,因此无法被一个世界独占、挽留的东西。因此只是一个世界中的渺小存在的上条光是眺望它,就产生了心和灵魂这种无形之物被削减的痛楚。

连接各种世界的门卫兼支配者。

能想到的只有一个。

“Tangram!!”

在上条叫喊的同时,什么东西发出了闪光。

那是两颗小光点,和如今的上条酷似的两颗光点正向巨大的眼珠疾走。不,严格来说是一颗在牵扯着另一颗。那是在强行尝试接近并接触Tangram。

它们没有脸也没有肉体,即使如此,上条仍立即判断出来了。

(『Blue Stalker』和……)

“富良科!!”

没有迷茫的必要,不存在目送的理由。

要夺回富良科凛铃,要拯救她。

思考出现指向性后,上条的光点也以凄厉的速度朝Tangram突进。

Tangram明明填满了空间,但上条无论怎么前进都觉得距离没有缩短。

大概是因为它太过巨大了吧,正可谓是夸父追日。

并且想缩短与『Blue Stalker』的距离一事也不怎么顺利,上条越是前进,某种猛烈的逆风越剧烈地妨碍上条。

眼前的光点嘲笑道。

“没用的。Tangram是连接各种次元的最上位存在,能自行选择接触之人。被拒绝者会被弹开,消失于无限的平行世界之中,然后顶替某人。你不是适格者。据我所知,完成这一壮举的只有白金之女。”

“啧!!”

“而我以我的方式得到了白金之女。以作为技术开发的特异点的学园都市为饵,牺牲一个了世界成功复制出了主匙!所以我会被Tangram接受。我的第一目标是回归,身边有能善用的东西当然要活用。通过那扇门门回归Virtualroid作为战争兵器的世界,利用两名普拉吉娜的冲突给予被定型的世界自由。这里不存在善恶爱恨,存在的只有少年你的认同与否!!”

不关心。

也不想关心。

Tangram、普拉吉娜、平行世界、主匙,一切都无所谓。对于上条当麻来说唯一绝对的法则只有,连流泪都不被允许的女孩在自己眼前这件事而已。

她在最后有所表示了。

被拉出第二白金的富良科凛铃回应了抱住她的上条,她用双手抱住了上条并紧紧地抓住了上条的衣服。

这就足够了。

即使没有付诸言语,即使没有付诸书信,富良科凛铃已经坦白了。

讨厌这样。

无法认同。

想活下去。

想被拯救。

所以电脑战机的规则根本无所谓,对方的力量平衡什么的都见鬼去吧。上条要破坏一切、毁掉一切、糟蹋一切、挑衅一切。

自私、任性、毫无顾忌,都只是为了遵守必定会拯救你的誓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现实是残酷的。

逆风超过了一定界限,上条不仅无法前进连停留都无法办到,正不断被往后推。在这期间抓着富良科凛铃的『Blue Stalker』仍不断前往Tangram。他们一旦接触到那个就会飞往其它的平行世界,上条就无法挽回了。即使明白,却出了目送外什么都办不到。不仅如此,渺小的上条当麻的存在像尘埃一样被吹向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