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1 攻略困难的事件后成为伙伴的角色能力值基本上都很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1 攻略困难的事件后成为伙伴的角色能力值基本上都很高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Jakiro

扫图:风

录入:养老驴

修图:bulbfrm

============

「哼。太嫩了,日南。」

星期日,下午三点。

这应该是现充们跟朋友唱卡拉OK、打保龄球或者买东西而让关系更加密切的时间。

我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对电视、抓紧手把,同时独自一人叽叽喳喳地碎碎念。

真不愧是人生第一弱角友崎啊我。就连这种时候一举一动都让人不舒服呢。

「好了,砰——」

随著我完全显露恶心阿宅特质的自言自语而被打飞到舞台外面的,是日南所操作的忍者角色Found。

电视画面上的当然是Attack FamEres,也就是AttaFami。

「哼哼哼,爽快多了。」

这样就是我赢了。战果画面显示出来。

学校的完美女主角日南葵——不,她对我来说是年轻有为的超级游戏玩家NO NAME,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输给她过。光是今天就打了十场,要是从以前加到现在的话应该总共打过五十场吧。也代表五十胜零败。那家伙不甘心的表情在我眼里浮现。

不过,关于名为『人生』的战场,反而是我没有赢过就是了。

日南她藉由AttaFami的聊天机能,传来了讯息。

『如果你还不累的话,再打一场。』

我从那短短的讯息之中,感受到日南『想赢』的强韧,以及『就算在对手疲劳的状态下取胜也不会高兴』的原则,嘴角不由得上扬起来。

「还挺厉害的,内心都没有受到挫折啊。」

我一边对维持老样子的日南开心地呼出一口气,一边回想著昨天发生的,在北与野的义大利餐厅跟日南开完会后,去看电影时发生的事情。

* * *

总之能说的是,不该是这样子的。

「嗯——该说你那样有点说过头了吗,听起来像是要惹火别人吧?」

「惹、惹火别人啊。」

变得愈来愈热的六月午后。从春天朝气蓬勃的气息转为夏天炎热空气的中界点。

我跟日南,坐在位于购物中心一楼的露天咖啡厅的椅子上。

「别那样说话,再多加一点直率说出心声的印象试试看。」

嘴巴很坏的完美女主角身上套著看起来很凉爽,感觉像是会在无印良品之类的店家贩卖的布料所织成的短外套,优雅地用双手撑著脸颊对我指示。

身为在AttaFami之中最强,可是在人生里头只是一日玩家的nanashi,我只能老实地回应她了。

「呃呃。后半的,女主角她们从车里跳出来架枪的桥段的魄力……」

可是,我还是只有一种想法。

「好,重来。你还是留著口气变成在说明的老毛病。多投入一点感情。」

「感情吗……女主角她们!从车里跳出来的地方!」

果然,不该是这样子的啊!

「嗯,虽然不是说不好,不过带点手势的话会给人比较好的印象呢。在不会太夸张的程度中。」

该怎么说呢,虽然之前我是打算尽全力鼓起勇气约她的啦。

我跟日南两人从电影院出来之后,就一直严格地受著『跟女孩子看完电影之后要说怎样的感想才能把气氛炒到最高点呢!?~感想内容与语调篇~』的训练。

「手、手势吗……女主角们这样!从车里……不是这样啦。我说,日南。」

「怎么了?」

我先用视线观察日南,然后再说出心里一直在意的事情。

「你会接受我约你看电影,该怎么说,是为了上这堂课吗?」

日南大幅度地眨眼眨了两次。

「这是当然的吧?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理由看电影吗?」

这种过于理所当然的语调让我叹了一口气。

「……说得也是啊~」

虽然要说有她的风格的话,应该是真的挺有她的风格的啦,可是就有点那个啊。

如此这般,我经历了在旧校长室对绀野绘里香呛声、后来看似一点变化也没有却微妙地改变了的教室气氛,以及我自己心里那仅有一点点的想法变化之后,终于约了日南葵去看电影——这样子是不错,不过那些事从头到尾都被回收到一如既往的现充课程去了。不愧是日南同学,事情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啊。而且不愧是我,成长真缓慢啊。

不过啊,就算这么说,我的想法也是从觉得这家伙性格很差或者对自己太有自信之类的,变成觉得她果然很多地方都很厉害,感觉可以尊敬她了。毕竟心情上的变化也就只有这样,所以就算这不是约会性质的什么而成了上课性质的东西,也不会真的受到那么大的打击,反而应该说很健全吗?甚至觉得对今后的发展是有益处的喔。

「……欸。」

「啊……什、什么?」

「不该回我『什么?』吧。有在听人说话吗?」

身子突然探过来的日南,她大大的眼瞳撞击著我的视线,流畅飘动的美丽发丝柔和地抚触我的脸颊,有一点点觉得痒。太、太近了太近了。

「抱、抱歉!刚才你说什么?」

不由得把脸别开。

不过这也只是像以往那样,因为我并不擅长跟人四目交接。

「我说啊。现在是你说感想的课程。你知道这个结束之后就要进行听女生说感想并且附和的课程吗?快点达到及格分数做个收尾。」

「真、真的吗?」

「这是当然的吧。好,那接下来是……」

日南同学还是老样子摆出一副斯巴达态度,我的主导权也一直被她握在手里。这让我很不甘心所以试著做出这样的提案。

「在这之前先确认。日南,明天你有空吗?」

「啊?怎么这么突然。我说啊,我也有很多事要做的。怎么可能连续两天只把时间耗在你身……」

「AttaFami。」

「咦?」

日南以带点期待而发亮的眼眸看著我。只要是跟AttaFami有关的事就很容易看出她的心情啊。

「AttaFami,我想玩玩看先赢十次就胜利的规则,怎么样?」

「……求之不得呢。」

不愧是日南,只有关于AttaFami的邀约会轻易上钩。

如此这般,星期日就先赢了她十次而让我的心情舒畅。奇怪?我好像,染上了日南她那种很差的性格?

* * *

开始新的一周的星期一。教室,上课之前。因为星期六开过会议了,所以早上没有会议。

「啊,友崎友崎!」

「嗯?喔喔,泉。」

在班会几分钟前进入教室的泉对我搭话。还是一样散发一种香香的味道而且看起来傻傻的胸部又大大的。

「那个啊,听我说一下!」

「怎、怎么了。」

「大概……完全,背熟了。」

泉用既严肃又沉重的语调这么说。应该是在讲我当成功课出给她的,把AttaFami对战的动态背起来的事吧。

「哦哦!真的吗!」

「真的真的!」

旧校长室的事件之后,我在这个微妙地改变了的势力图中,过著比起之前多少更抬得起头来的生活。

「那么差不多,可以真的跟中村对战了吧。」

「真的吗……太好了。」

泉握拳曲肘比出小小的胜利姿势。恋爱中的女孩子纯粹的胜利姿势真可爱。

就像这样,我比之前都还有办法面对面地进行对话。说得精确一点,是泉很擅长跟人聊天所以我只是顺著她的势头而已,并不是我的成长幅度有那么大就是了。毕竟话题也是AttaFami这种我擅长的领域。

所以不能只有这样,我也要自己主动再踏出一步继续累积经验值。

「啊,说起来,好像要到了。」

「嗯?什么?」

每天都是特训。我从背起来的话题之中想出可以用在泉身上的。

「好像快到中村的生日了啊。」

「……呃,是没错啦不过友崎你怎么会知道啊!?说起来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

泉不知道为什么红起脸来还说个不停。啊,这代表太直接提起中村的事果然还是不太体贴吗?到底是怎样呢日南同学。

「啊,不,呃……啊哈哈。」

「你啊哈哈什么啊!而且明明是一个月后的事,根本就没那么快啊!」

虽然我会像这样子不怎么样地说出不合时宜的话题,不过还是希望这方面可以受到宽容的看待。

但最近就像这种感觉,比起之前的孤单,我有了些许的进步。会像现在这样在班上跟泉聊AttaFami或者随便闲聊而说上话,还有跟深实实和小玉玉,以及日南她们三个人一起聊天的场合也变多了。孤零零的感觉一点一滴逐渐减少。这可是很猛的喔。

不过仔细想想,会说『班上有几个人可以聊』这种单纯的事很猛的我说不定很糟糕。希望对这方面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要讲有什么困难的地方的话,该说是绀野绘里香跟她的跟班还是一样对我很严厉吗?她们会用我刚好听得见的音量说出「很恶心吧~」「那个眼神啊」「可是拚命的样子真的很有哏!」等等对话,效率很好地在我的内心积累损伤。我受不了了啦。不过,除此之外都很安稳。

可是思考一下就发觉我几乎都在跟女生交流,该说这是看在其他男生眼里会觉得不愉快的事吗?总觉得就算被别人用「那家伙是怎样」之类的眼光看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所以是不是差不多该拿这方面的情形跟日南谘询一下比较好呢?

我开始想著这种事情的时候,在第四节课之前的下课时间,发生了那件事。

「友崎。」

「……嗯?」

不太会叫我的声音叫起了我的名字。转过头去后,发觉在那里的是——水泽。

水泽。常常跟中村待在一起,烫了时髦发型的棕发清爽帅哥。和另外一个跟班竹井不一样,水泽给人的印象比起『跟班』,更像是在背后支撑著中村的军师。在家政教室跟深实实还有小玉玉发生了一些事的时候,也强烈地感觉到了这一点。

「呃——又要把我叫出去……?」

我小声地这么询问之后,水泽就「哈哈哈哈!」地用可以传得很远的高亢声音笑出来。

「不是不是!只是很平常地跟你说话而已。你这家伙到底有多习惯被人叫出去啊!」

是轻浮的语调。不过我这个弱角果然到了会被人无条件地用「你这家伙」称呼的程度啊。在我对于自己这种稳定的弱小特质甚至觉得感慨的同时,也因为不是被叫出去而安下心来。

「只是很平常地对我说话而已,所以?」

「『而已,所以?』个什么鬼啊。我说,前阵子还挺猛的吧?」

「前阵子?啊啊,跟绀野绘里香的……」

「对对对!」他像是很开心般咯咯咯地笑著。「第一次看到让绘里香那么怨恨的人呢。」

「吵、吵死了!」

我虽然想不到用什么话来回应比较好,还是意识著以开朗的语调吐槽。这也是练习。表情也打算摆成开朗的模样。理所当然地,我为了让语调跟表情稳定下来,每天都一点一滴地持续练习。然而面对地位比较高的人就是没办法好好表现。

「友崎啊。」水泽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佩服的表情。「不,比起那个……你那么做,挺好的。」

「咦,挺好的?」

我用傻里傻气的声音问了回去。

「对啊。该怎么说呢,当时那些是你心里头想的事吧?」

我回想那时在旧校长室里,对著绀野绘里香吼叫的记忆。呀——

尽管被别人说那是我心里想的事情让我有点害羞,不过因为也是事实,所以回以肯定。

「对,算是吧。」

然后水泽不知道为什么高兴地笑了出来。

「也对啊。该怎么说啊。我并不讨厌那样吧。」

「……咦?」

「你想想,那种行为真的认真过头了,看了就觉得闷,总是会觉得很逊吧?虽然有些人会因此就说那种行为很恶心之类的……像是绀野那种人。可是我啊。觉得那样子非常好,我其实也……」

他停在这里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听水泽讲那些出乎我意料的话听得入神,不禁说了「……其实也?」催促他把话讲下去。

「我也同意你那些话啊。而且,该说抬头挺胸地说出那种事的你让我有点感动吗?或许我是想让你知道也有像我这样跟你站在同一阵线的人吧。」

「同、同一阵线?」

我反刍著跟自己至今的高中生活实在无缘的那种高尚说法。

「嗯,我也不是就这样子自说自话而已啦。是想跟你说下次几个人一起轻松地吃个饭这样!」

「几个人一起……」

我对他这番话这次感受到的是不祥的气息,不过我还是尽可能地用轻松的语调回他「O、OK」。这是参考泉跟其他人的反应。那种感觉很爽快的OK听起来很舒服。

「当然不会约修二啦。」

「欸,这样啊。」

水泽不知道是察觉到我的心情还是一开始就打算那样,乾脆地把我的不祥预感给抹除了。

「这是当然的啊。你不想跟修二待在一起吧?」

「呃呃……算、算是吧。」

我暧昧地模糊话语。

「友崎啊。」

水泽认真地注视著我的眼睛,然后摆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开了口。

「这种时候马上回答『嗯,不想啊』之类的会比较有趣喔?」

突如其来的建议出乎我意料地让我做出「咦?」的反应的同时——我也接受了他的说法。

「……的确是这样。」

没有理会十分佩服他的现充力的我,水泽迅速地进展话题。

「对吧?至于,还要约哪些人的话,我想想……」水泽露出贼笑,看著我的眼睛。「葵之类的吧。」

他的人选,又一次让我动摇。

「啊,嗯。日南啊。」

为了不让他发现,我装成平静的样子回答。

「对对。你们最近关系不错吧。然后差不多再随便找一个女生一起去吃饭的话会满有趣的呢,大概就这种感觉吧。」

「原来如此。那样子的确,感觉满有趣的样子。」

我一边运用脸部肌肉微微地做出笑容一边说。

「对吧?那我晚点再找你聊~!」

「OK。」

我再次发动从泉那边学来的OK,同时对于许多人认为我跟日南最近处得不错这件事情感到惊讶。深实实跟泉也都说过这种事啊。该怎么说,果然现充察觉人际关系变化的能力很强啊……

说起来,是要一起吃饭吗?老实说我真的觉得太突然了而有点怕怕的,不过这种程度,对一般高中生来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活动啊,大概吧。所谓的高中生好猛啊。活动有一大堆就对了。

不过只是那种程度的活动,日南也在场的话就有办法撑过去吧。虽然要依赖那家伙心情不太爽就是了。

跟他说完话之后当天午休又有一次,放学后也再一次地跟水泽稍微聊了一下。该说水泽有气势凌人的现充气场吗?当然深实实跟泉那样子的也是现充啦,不过是因为男性现充所以全身上下有种威迫感吗?散发著「弱肉强食!」这种气氛,比女性现充还要恐怖好几倍。让我有够紧张的。这也会化为经验值吗?

可是就像这样,虽然不知道之后会变得如何啦,不过我算是跟关系发展成稍微可以称作朋友的男学生有所交流,而且对方还是属于现充那一方的人,该说有点开心吗——

我会想说,当时喊叫出来的内容能被认同,让我有点开心之类的。

* * *

「那么,好久没在这里开会了呢。」

「还请您手下留情。」

放学后的第二服装室。从那起事件以来,还是第一次在这里召开会议。

处于现在已经看惯了的积满尘埃的老旧空间,我发觉自己的内心莫名地安稳了下来。

「那首先,还是先确认一下现在的目标,不过你有好好记著吗?那个微小的目标。」

日南俐落地推展话题。

「嗯,那当然。『跟日南以外的女生独处,两个人一起去某个地方玩』这样讲可以吧?」

「没错。」

日南点头。

「可是思考得愈深就愈觉得恐怖啊,那个目标。」

「我也已经听腻了你那种无聊的泄气话。」

日南一边触摸著如同丝绢一般美丽的黑发发尾,一边无情地吐出狠话。她换个姿势翘脚的时候微微窥见的大腿内侧,反射了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而发出白色的眩目光芒。包括体态在内,这家伙的外表真的是正到不行。

「可是,该怎么做才好?只要恰当地去约对方就OK的意思吗?」

我的话语让日南的头左右摇动。

「比起那样子,能够自然地藉由话题的推展去达成才是最好的喔。毕竟也是有只要单纯朝著目标埋头苦干、拚命邀约,就可以简单过关的目标在呢。」

虽然我不觉得简单就是了。

「嗯,自然地。」

「对。再加上,就算能够两人独处又一起出去,以你现在那种低劣过头的技能应对的话,没办法好好对话而让约会失败的可能性还比较高,首先要以那方面的强化为优先喔。」

「原、原来如此。可是对话的技能啊……」

「那并不是一朝一夕就有办法解决的问题,所以就是为了想办法改善才要你默背吧?有好好地做吗?」

默背。也就是说,把跟别人聊天要用的话题背起来。

没办法跟日南开会的这几天中,我也有像之前那样确实地把话题背起来。

「有做喔。」

「也是呢。至少就我看到的情况来说,看起来是有在做。」

「就你看到的?」

因为她的话出乎我意料,所以我问回去。

「你偶尔会自己拋出话题吧。跟我、深实实,还有花火聊天的时候也会。」

「——啊啊。」

这样啊。背起来的话题。不管是跟泉说话的时候,还是跟深实实、小玉玉或者日南说话的时候,我都会想著要尽可能地寻找当下有没有能从自己背起来的东西里头拿出来的话题,如果有的话就看时机拋出来。那种情形日南看一看就知道了吧,毕竟只是那种程度。

「这代表你有用那种方式努力吧。毕竟单纯背起来,跟实际把话题拋出来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你有办法那么做,成长可是十分地显著喔。」

虽然是不带感情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嘴形却浮现像是开心一样的笑容而这么说。

「是、是这样吗?」

受到夸奖之后总是会不由得变得不知所措。

「不过,你老是一副准备要拋出话题的架势,所以有时候语调会太不自然,像是发出『我、我说啊!』这种彷佛要开始很重要话题的气氛,结果说出来的却是『最、最近在电视上……』这种怎样都没差的话题,这是需要深切反省的重点。」

她一边浪费演技重现我那令人不舒服的语气,一边把话语刺进我的心灵。

「我会精进……」

我很单纯地因而沮丧了起来。看著我这样的表情,日南满足般地笑了出来。这家伙S(注1:应指Sadism或者Sadistic,嗜好虐待人的意思。)的倾向是不是增加了啊?

「说是这样说,要改善的地方显而易见的话还算不错吧。那么,接下来是今后该怎么做的话题……不过在那之前,有发生什么改变状况的事情吗?」

「状况……啊。」我想到一件该提出来的事。「虽然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过我跟水泽聊了不少。」

「跟水泽?说起来,好像聊了满多次呢。」

「对啊。也因为那样子,今天换教室上课之前我没办法去图书室就是了。」

「这样啊……嗯——这算是无可奈何的呢。」

日南有对我说要朝著『中等程度的目标』,也就是『升上三年级之前交到女朋友』这种扯到不行的课题持续努力,而其中一环就是要尽可能跟『要攻略的女主角』菊池同学说上话,她要我一定要那么做。

「换教室上课是在周一跟周三,所以我打算后天过去……」

「嗯,那样的话就没关系了。说不定反而比较好呢。所以,水泽的事是怎样?」

尽管在意著「反而比较好」的说法,不过被问了别的问题所以就回答。

「嗯,该怎么说,前阵子不是跟绀野之间发生了那件事吗?他对我说他认同我那个时候所说的内容,还有下次约几个人一起去吃饭之类的。有说加上日南,男女总共四个人还怎样。」

「……嗯嗯。水泽他这么说啊。」

日南皱起了眉头。感觉挺稀奇的。

不,皱起眉头的行为本身并不怎么稀奇,不过像这样,对于眼前的我以外的话题,而且对方明明没什么恶意的样子却让她露出这样的表情,这样子我觉得挺稀奇的。

「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你问怎么了,是指什么?」

「不,总觉得……」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说得也是。几个人一起吃饭,说不定刚刚好。」

日南深思般地把手指抵在嘴唇上。虽然感觉她好像是为了变换话题才这样,不过表情上没有破绽。

「刚刚好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指刚才的话题啊。对话的技能。真要说起来是约会的技能呢。这样看来可以做不错的练习。」

看来话题已经完全地转变了。

「练习吗……的确,要是能在我跟你、水泽还有另一个人待在一起的情况下练习的话,做起来会比较容易吧。」

「对吧?」

我想像著那种场面。

这种现充一般的景象是怎样啊,我这样想的同时,也对于会因为日南待在附近而怀有安心感的自己感到不甘。想著这些事的时候日南又开口了。

「而且,不只约会中的部分,还可以练习怎么约人。」

「咦?练习约人?」

也就是说……该不会。

「对。就是说另外一个女生,要由你去约。这是当然的吧?」

「……果然。」

就是这个意思呢~

就像这样一个接著一个,在名为人生的游戏当中被设下了修行的课题。

* * *

把后来跟日南继续开的会议中决定的事项统整起来的话,就是这样子。

考虑到我、日南、水泽这样的人际关系,由我来决定另外一个人要约谁。

决定好要约谁之后,我要思考该怎么约那个人比较好。

然后,我要用决定好的那个方法,去约那个人。

也就是说,要靠我决定靠我思考靠我去约。由我独挑大梁。所有的成败都背负在我身上。这样子真的好吗?这该不会就是那个吧?所谓狮子会把自己的小孩推下悬崖的意思吧?可是我大概不是狮子而是孑孓的说,这样子真的没问题吗?

话是这样说,不过既然是身为人生最强玩家的日南同学指示的那就没办法了。就算不甘心,但是这种做法应该也没有什么大差错,这样的话,身为AttaFami最强玩家nanashi的友崎文也就不可能放水了。

所以我回家后独自一人思考。

第一项,要约的人。

这部分倒没有迷惘到那种地步。要说我能约的女生差不多就是深实实跟小玉玉,还有泉、菊池同学她们了。在她们之中,首先菊池同学不管在类型跟派阀上都挺困难的,小玉玉看来也不是很擅长应付那一种的。毕竟前阵子在家政教室就挺糟糕。虽然说这次中村不在,不过我觉得也是很难应对。

这样的话就变成深实实或者泉了,不过要说谁跟水泽的关系比较深的话——嗯,就是泉了。毕竟泉所属的绀野绘里香集团,跟中村集团的关系挺深的啊。

这样的话就先假设要约泉。

以这个前提进展到第二项,邀约的方式。

虽然之前觉得这点是会困惑最久又最难的,却意外地顺利决定好了。

以日南教我的资讯为基底而储存起来的话题,里头的其中一项成为了光明。

附带一提,那个话题的内容也就是,之前也对泉说过一次的这个。

『好像快到中村的生日了啊。』

也就是说我打算拿这个当藉口来用。取名为『是不是不知道中村的生日礼物该买什么才好?这样的话问水泽就好了嘛毕竟他们关系很好!还有日南好像很擅长思考那方面的事情所以一起去就好了啊!奇怪?是不是不需要我大作战!』。我自己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然后到了隔天早上。在第二服装室召开的会议中诉说我思考的作战之后——

「……没什么,你觉得那样子可以的话就没关系。你行吧?」

我从她这种别有深意的话语中得到了赞同。因为问了「你是什么意思啊?」之后她也没有告诉我答案,不过虽然不知道还是决定用那个方法上阵了。之前唯一不安的是『说起来泉会买礼物吗?』这点,但根据日南的说法是几乎百分之百会买。她也有说毕竟在一个月前,所以已经买好的可能性很低。这样的话就只能上啦。

* * *

如此这般到了教室。虽然今天一定要约泉才行——

不过在那之前的第一个关卡是名为『告诉水泽我要约-->">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