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1 找齐同伴回到一开始的城镇之后有时会发生新的事件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1 找齐同伴回到一开始的城镇之后有时会发生新的事件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Jakiro

扫图:风

录入:养老驴

修图:琪一

暑假开始的第一天。

首先要说的是,我的暑假从第一天开始,就不是暑假了。

「嗯。一如预想地穿著难看的服装过来了呢。」

上午十一点。紧接著在我抵达大宫站的会合点『豆树』的那一刻,这番话马上就袭击而来。会吐露这种过于口无遮栏坏话的人物,当然只有一个人。

在那边等待著的,是身为学校的完美女主角,对我来说则是『人生』师母的,日南葵。

「别、别说那个啊。」

「嗯——这就代表你自己也知道很糟?」

「算、算是啦……」

跟深实实的选举战,还有后来各种错开的思绪。由于那一类事件接连发生到即将放暑假的时候,所以最近没怎么听到的日南式毒舌,在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就飒爽复活了。以完全感受不到空窗期的锐利,不停地突刺著我的心。

「你那样子,是有没有努力让自己好看一点啊?」

「姑、姑且有……」

完全被她的气焰压倒的同时,也往下确认自己的服装。会这样做,也是因为我现在穿的并不是被这家伙指挥而买下来的假人身上的那套服装。

写著谜样的英文而有一种二手感觉的T恤,加上国中时买了之后就一直穿到现在,长度到膝盖左右的牛仔裤。也就是我本来就有的,跟父母一起在永旺(注1:AEON的中文名,日本的大型连锁百货公司之一。)选的衣物。至于鞋子,则姑且穿著前阵子买的假人那套的那一双。

「那是看不到努力的等级而且还很糟呢。」

「可是,我也算是尽全力思考过了啊……」

要说为什么不穿之前买的假人身上的那一整套衣服——是因为那些衣服是长袖长裤,在夏天穿太热了。

「嗯——果然这部分需要个别的课题……」

没在听我的藉口,日南一边用大拇指按著嘴唇,一边开始思考。发生新的问题就立即检讨处置那个问题的方式。该说这家伙还是老样子严以律己吗?对日南而言暑假并不是暑假,这样子的前提猛烈地传达过来了。对于我的品味是糟糕到会产生问题的等级,希望她能暂时先搁在一边。

「不,该怎么说,前阵子买的衣服,现在真的太热了……我觉得穿了应该不对吧。」

我尽管没有自信,还是传达自己的想法。不管怎么说夏天穿长裤就算了,连长袖都穿应该就没有道理了吧?我是觉得那样穿的话反而会惹她生气,所以才选了这套衣服。是不是裤子至少要穿前阵子买的那一件才好呢?

可是这套服装,该说跟假人身上那套衣服比起来的确更有国中生的感觉吗?可以自然而然的感受到迸发著生疏感一般的东西。虽然是听了别人说过的感想啦。

「没错。以那个层面来说,今天要是穿那套衣服过来的话就是最不正确的答案了。不过,替代的衣服是这种样子的话,也很难说是正确就是了。」

日南毫无顾忌也面无表情,不对,不如说是浮现出有点嗜虐的笑容,指责刀刀见骨。明明从她的站姿到表情都完美过头,偏偏在这种没必要的地方却会发挥S性格所以对这家伙不能太大意。

「你这人还是老样子……」

「你啊,是小学的时候裁缝道具会选有龙的图案的那种人吧?」

我回想起来,心脏剧烈地跳动。好像有过要选装针线包之类的袋子,要从几个图案中选一个出来的事吧?记得那个时候,我确实是选了龙的图案啊。好像是黑色的背景上有一头帅气的龙的图案。想说有很帅的龙觉得很帅啊就选了。

「为……为什么你知道那种事?」

「品味像个阿宅的人啊,大多都会出自本能选择龙的图案。不先思考怎么把那种品味抹除可不行呢。因为很逊。」

「品味很宅……」

刚才好歹有一瞬间觉得这种跟平时一样的日南在某个层面上说不定相处起来比较自在,但我这种想法是错的。她接连直捣我的痛处,最后到了要让我哭出来的程度。

「不过,那种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今天叫你出来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喔。」

「撕裂别人的心灵还没什么大不了的吗……」

我虽然试著对她诉苦,不过日南无视我小小的吐槽继续进展话题。啊啊就跟平常一样。

「你到现在为止已经跟我独自出去过好几次,也有被拉进现充的群体,以及跟深实实长时间两人共处。尽管已经累积了各种经验值,不过跟女孩子独处的约会该做些什么事才好,你还没有理解吧?」

「嗯,这倒是……」

毕竟真要说的话就是没有跟女孩子约会的经验啊。

「所以也差不多变得必要了吧?综合性的约会练习。」

「差不多?不,我还没有那种预定计画的说……」

我的话让日南「哈啊」这样叹了一口气。这在某个层面上也是已经看惯的情景了。

「我说啊,现在你该达成的,比较微小的那个目标是什么?你忘了吗?」

「……啊。」

这时我发觉了。是一直反覆确认的事情啊。

「跟你之外的女孩子,两人独自去某个地方……是这个没错吧。」

日南很疲惫般地点头。

「那,这代表什么?」

「……约会的练习,非常必要。」

说了之后,日南就像个大人一般地指向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这么说。

「鬼正。」

啊啊,出现了。果然回来了啊,平凡锻炼的日子。

「嗯,说得也是啊……」我微微点头。「嗯。瞭解。」

如此这般,迅速到过头,斯巴达态度稳定到不行的日南所主导的,完全没得休息的暑假已经开始。这应该就是把时间化为效率的魔鬼,NO NAME的做法吧?反正都这样了,也只能确实地把能做的事情都做好而已。

「那么,顺便当成详细说明的会议,先吃个午餐填填肚子吧。」

我对于理所当然般提议的日南说。

「那今天,果然也是起……好痛!」

要说出来的时候脚就被踢了。

* * *

「……嗯,好吃。」

位于大宫站东口商店街的一间西餐店,日南心情很好地一边笑咪咪、一边把义大利面含进嘴里。她吃的是加了古冈左拉起司奶油酱的餐点。顺带一提,我正在吃午餐套餐的汉堡排,这个也很好吃。

「那么,综合性的练习是要做什么呢?」

在她正笑容满面地享受起司的途中询问之后,日南的表情有那么一点点不高兴,把义大利面吞下去之后开始说明。

「我想想。今天是要去几间店绕绕,然后有著想藉此出给你的课题呢。」

「呃——那个课题是……」

「嗯。」

日南又把义大利面含进嘴里。这次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我有在看,笑容比刚才还要收敛。不,你这样做也已经太迟了啦。然后她又把面吞下去。

「简单来讲,是要让你做约会的预演。我会事先告诉你今天该去的地点,然后再以那些地点为基础,像是你已经计画好的一样,由你带领我。」

像是我已经计画好的一样?

「呃——也就是说,像是做假的感觉?」

「对。就算只是形式上,也得做主导约会的练习。毕竟实际做起来会有很大的不同。」

「就算只是形式上……」

「意思是,要以我接下来教给你的资讯为基础,说一说『我有点想去这里呢』之类的话,由你来带我走。」

啊啊,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虽然有点紧张,不过我觉得只是形式上的话也不是做不到。是不是我松懈了呢?

「嗯……我知道了。」

「那么……来。就这种感觉喔。」

日南边操纵智慧型手机边说完后,我的智慧型手机震动了起来。看了一下,发觉是日南用LINE把三间店的名字,还有网址传了过来。

「呃——这就是今天要去的地方,没错吧?」

「对。」

日南吃著义大利面的同时,还是漂亮地做出回应。可是这个是……

「嗯,第一间跟第三间我知道……是服饰店,还有星巴克吧?」

「是啊。首先要到服饰店解决衣服很逊的那个问题,而在星巴克会出别的课题给你喔。」

「喔,好。」

尽管对于她顺口而出的「别的课题」觉得怕怕的,我还是注视著手机的画面。

从日南那边传过来的清单第一项,把『RAGEBLUE』这个店名跟网址写在一起,点进去看看就显示出位于大宫西口的一间服饰店首页。这个意思是,接下来要去这个地方买衣服吧?第三项则是单纯地只写著星巴克。

不过,我看著写在第二项的店名而皱起眉头。

「呃……为什么是BIC CAMERA?」

那里显示著『BIC CAMERA大宫西口 SOGO店』这样的店名,以及记载著店的地址。

然后日南就以怃然的态度开口。

「试玩机台。」

「……啊?」

我回问之后日南就不动声色地瞪著我,又一次强烈地,以明确的口气说。

「所以说,那里有试玩机台。不只是线上,偶尔也会想要线下对战吧?也有顾虑到避免lag的层面……那边有AttaFami的试玩机台,是这个意思。」

「哦,喔,这样啊。你这人果然……」

说到那种地步时我发觉了。日南的那个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在生气,脸颊只有一点点泛红——遇到跟AttaFami有关的事感情就会剧烈起伏的情形也还是老样子。这样的话不要过于深入应该比较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家伙真的很喜欢AttaFami啊。

「怎样?」

「没……没事。什么都没有。」

我含糊带过后,日南就像是在瞪我一样皱起眉头。然后一瞬间思考般地让眼光向下,说了「说起来啊」而戏弄我似地笑出来。

「……怎样啦。」

「你自己没发觉到吗?」

「啊?」

日南有点嗜虐地指著我的脸。

「明明之前去服饰店的时候你还会东看看西看看,彷佛很不安的样子,刚才却稀松平常地接受了呢。还会被BIC CAMERA吸引住,挺从容的嘛?」

「啊……」

这时我自己也发觉了。说起来,我刚才并没有害怕到那种地步。

「觉得怎样?跟深实实、优铃,还有水泽——跟现充们长时间对话而获得的经验值带来的成果如何?」

被她这么说,我注视著自己的手掌心。获得的经验值带来的成果。那就是。

「应该是……等级有提升了吧。」

我找寻合适的话语说出来后,日南一副满足的样子,说了「没错」而点头。

「你还记得吗,刚开始一起训练的时候,我有说过很多次,重要的是能够『时常』、『下意识』地把事情做好吧?」

「……对,有说过啊。」

「怎样呢?关于那点,现在的状况如何?」

——不知不觉之中,下意识地减少了对于服饰店的恐惧。

「嗯,这该怎么说呢……」我从日南身上别开眼光。「……应该算是,OK吧。」

我有点害羞而说得不清不楚,并且用泉常用的OK回答后,日南便表情认真地紧紧盯著我的眼睛。

「做得很好。」

接著她的表情改变,散发著温柔的,大人一般的温度,露齿微笑。

彷佛是年长的大姊姊像个孩子一般笑出来的样子,洋溢著有点矛盾气氛的笑脸向我袭击而来。希望你别用这种出其不意的招数啊。

「哦,喔。还好啦。」

对于那充满魅力的表情,该怎么讲,我不禁完全害羞了起来。看著这样的我,日南正满足地笑著。奇、奇怪?该不会是我对BIC CAMERA有意见所以她还以颜色了吧?

——然后用餐结束,话题转移到更大的目标上头。

「开始今天的课题之前——首先,不先决定这个暑假该做什么可不行呢。」

「这个暑假该做的吗?」

「对。」日南露出认真的表情。「就是要在夏天努力,才能跟周遭拉开差距喔。」

「怎么像补习班老师一样……」

我收敛地吐槽的同时,等待著日南接下来的话语。

「总之,要在第一天内决定好这个暑假的目标喔。」

「目标啊。」

嗯,以日南至今的做法来讲就是会那样啰。

「对。所以现在的微小目标是『跟我以外的女孩子两个人独自去某个地方』。要以这个目标为底,立下要在八月结束前应该达成的目标呢。」

「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多月吗……」

那一个多月的暑假,会被日南的课题填满的情形,我已经可以自然而然地想像了。

「总之,以现在的状况为基础,用符合现实的范围来考量……」

「……喔。」

我点头。符合现实的范围。

该怎么说,这家伙在每个环节都会没有意义地变得嗜虐,不过谈到最重要的『课题』,就会变成『对女孩子搭话』或者『去问LINE』之类,只要我在当时的状态下全心全意去做就能达成的项目。

但她也曾提过,眼前的小课题也有用来维持『做到了,再继续下去吧』这种动力的功用,所以应该也是觉得出了做不到的课题反而没有意义吧。

我心里头这样理解的时候,受到了可以把那种想法整个吹走一般的话语袭击。

「所以这个夏天的目标是『跟菊池同学交往』喔。」

一瞬间,流淌著沉默。

「啊!?」

我不禁叫出声来后,日南便皱起眉头环顾周遭。总觉得以前虽然不是在这间店却有过类似的经验。

「……声音太大了。我说的意思你听不懂?」

「没、没有……」

我在慌乱之下把视线对向她之后,就发现日南一如预料地嗜虐笑著。

「那我就再浅显易懂地说一次啰。你——也就是友崎同学,要跟菊池风香发展成男女朋友的关系,这就是今年夏天的……」

「不用说得那么清楚也没关系……!」

我想办法比刚才更加压抑语调的同时,仍然满溢著动摇。

「你这人啊,刚才说的哪里符合现实……!」

日南嘟著嘴唇,像是故意装出傻愣的表情。

「哎呀。跟一个真要说起来本来就对你有好感的女孩子,有了安迪作品这个共同的兴趣,再加上甚至做了两个人某一天要一起去看改编电影的那种约定。而且现在开始有一个多月的暑假喔?不管要约她出去玩几次都可以。从那种状态走到『交往』的地步,是那么不切实际的话题吗?」

「不……」

虽然对细微的部分有话想说,可是像这样陈列著客观的资讯,又被不准反驳的视线突刺,就会变得可以接受了啊。这、这就是所谓的洗脑吗?

「可是……说起来连联络方式都没交换……」

「你说这个?」

她朝我拿过来的手机上,显示著LINE的『菊池风香』这个帐号。

「这、这是理所当然的呢……」

既然是这家伙的话当然会知道同班同学的LINE吧。日南以得意洋洋的笑脸呼出鼻息。说起来,她本来就打算无视彼此的心情呢……

「如此这般,总之夏天的第一项课题,就是约小风香看电影约会,再接续到下一个阶段。后来再不断地培养感情,最后要做到可以交往的地步。就这样而已呢。」

「什么『就这样而已』啊,内容不是挤得满满的吗?」

我说话的同时,不禁觉得这有点像是别人的事,自己无法直视现实。

然后晚了一瞬间,发觉不协调的地方。

「先等一下。刚才,你是不是说『第一项』课题?」

日南无惧地呵呵笑出来。

「变得愈来愈敏锐了呢。就像你所察觉的,这个夏天的课题可是多得很喔。」

「多得很……」

我一边按著额头的同时,已经有一半放弃了。夏天充满了特训。是地狱的暑修啊。

「至于其他的课题,我想想……」日南用食指轻柔地按到嘴唇上。「集体外宿的计画已经开始进行,我就只告诉你这个好了。」

「集体外宿!?」

「吵死了。」

「好痛!?」

日南不高兴地用食指戳了我的脸颊。

「虽然集体外宿也有像是喜从天降的成分,不过还在做调整喔。意思是能不能把身为超阴沉角色的你加进集体外宿的一员,就看我怎么处理了。真让人跃跃欲试啊。」

日南一边摩拳擦掌按出声音一边说。你这人到底是觉得哪里有搞头啊。

可是这家伙真要全心全意去弄的话,就算硬来也会把我加进成员里吧。啊啊,这件事情直接当成几乎确定的事会比较好吧……但是。

「那、那些成员是……」

战战兢兢地询问详情之后,日南便故意把头歪给我看。

「嗯~?」

然后在这一刻中断了话语。像是恶作剧般笑著的她,眼瞳中充满著嗜虐的光辉,我明确地感受到她打算在所有事项都决定好之后才突然告诉我而令我困惑的那种决心。这样的话,不管问什么应该都没用吧。我放弃般地把所有话都吞回去。

「我、我会做好心理准备……」

「嗯。」日南看似满足地点了头。「接下来,还有一些其他的事要考虑……」

「还、还有别的啊?」

我不由得退缩之后。

「那就得看今天约会结束时,你的表现如何啰?」

「约……」

「啊,麻烦买单!」

没有等我把对于那个单词感受到的疙瘩化为言语,日南就转变音色呼唤店员。

「啊,好的!」

在店员过来之前,只有一瞬间把视线投向我这边来的日南表情,果然是嗜虐的,并且多少像个小恶魔一般。哼,我怎么可能被这种招数扰乱内心呢。我可没说谎喔。

* * *

我们两人走出西餐店。

「真好吃呢——!」

是不是因为刚才提过的『约会的预演』的关系呢?日南从走出西餐店开始,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平常那种讲求理性且完美主义的模样,变成了学校完美女主角的日南葵。

「是、是啊。」

我暂且配合她,跟笑咪咪的日南两个人并肩行走。

「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她一边说一边把手交握在背后,做出往前弯腰的姿势,由下往上看著我的脸。这个散发女孩子气的姿势是怎样。直视的话好像会受不了的说。我马上把目光移开。

「呃——日南。」

尽管对于这种奇妙的状况多少静不下心来,我终究还是切进话题。预演,预演。

「嗯?怎么啦?」

那种刻意装出来的小恶魔语调使我内心的纷扰加速,我「呃……」这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日南她说了「怎么了~?」而用手肘轻推静不下心来的我。

「没、没事。」我重新振奋精神。「有个地方我有点想去耶,可以去吗?」

「嗯,想去的地方?好啊~去哪里?」

是你这家伙要我讲的吧!我把想这么说的心情用力压抑下来。

「西口那边的服饰店。」

「啊,不错耶!西口的话是指ARCHE?」

「对,没错!」

我想到这家伙传给我的网页上的地址,大楼名称确实是那样写而回答她。她刚才是不是在试探我有没有好好地看地址呢?

「瞭解!」

日南精力充沛地点头后,有意无意地注视著我这边,就那样一直站在原地。

……呃?

我观察著日南的态度而暂时停下脚步,后来终于恍然大悟。

对、对喔……今天应该是我必须『带著她走』才行的状况啊。好,上吧。

对方是日南却还得那么做的情况让我感受到莫名的不协调感还有紧张的同时,我开了口。

「那么……我们走吧。」

说完而走起路来之后,日南就像个女孩子一样「嗯」地点头,踩著小小的步伐来到我身边并肩。喔喔,好危险好危险。总觉得刚才心里头有点涌起强烈的感情了喔。

「呃,这里。」

我靠著手机地图在日南前面带路,抵达了大宫站西口叫做『ALCHE』还什么的时髦大楼。总觉得被人带著走,跟靠自己朝著目的地去的时候所看见的景色完全不一样啊。要是走错路就会变成自己的错,有著藉由自己的选择做出行动的实际感受,强烈地感觉到这种像是责任一样的东西。

虽然去买中村的礼物时,被赋予『让自己的提案通过』这样子的课题时也有感受到责任,不过感觉上是比那个时候还要责任重大的版本。课题果然一点一滴地变难了。

「这里有很多东西呢~」

日南装出很开心的表情一边环望四周一边说。陈列著几间以女性为客群的服饰店,因为没有太宽敞的通道,而被许多年轻人挤得水泄不通。其中有八成是女性。奇怪?我来错地方了?

因为不安而再一次确认地图后,发觉目的地是在这栋大楼的五楼。

「对、对啊~呃,我想去的是……五楼那边。」

「OK!呃——到五楼的话……」

日南刻意地边东张西望边这么说道。这家伙绝对知道哪里有电梯或电扶梯吧?我知道我知道,连这都要我带你走吧?

「……这边吗?」

我推测著方向而开始行走后,日南就从后面跟了上来。虽然也有不知道走对了没的不安,不过因为通道几乎没有分岔,这次便没有迷路而成功抵达了电扶梯。

「……呼。」

我呼出一口气,同时脚踏上电扶梯。一变成要带领人的情况,就连找电扶梯这点小事,需要思考的东西都比预料中多很多又累人啊……

我心想是不是多少开个话题之类的比较好而看向她,日南就一边点头一边看著我的脸。

「友崎同学意外地很可靠呢!」

对于那用著充满精神的口气评价我的日南,我又心跳加速了。啊啊该怎么说,我完全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啊。

* * *

电扶梯侧边那非常细长的镜子里,映著不起眼的我。

「那么……」

应该是需要先解说的关系吧,日南从女主角模式转回平常的语调开口。

「你现在还是只能买假人身上的一整套衣服吧?如果只是想把外观上最表面的部分伪装起来的话那样就可以了,可是就像你现在所看的一样,没有品味的人买衣服来穿,就会变成这副惨状喔。」

日南满不在乎的,优雅地指著镜子里照出来的我这样说。

「有必要说成惨状……?」

我一边用手指擦著因为室内空调而冷掉的汗水,一边发挥小小的自尊吐槽。快把到刚才为止的日南还给我。我不禁这么想了喔,嗯。

「不过你看看这个,觉得怎样?」

映照在镜子里的我头发有做造型,嘴角也自然地提起来,眉毛也有一定程度的修整而且背也有挺直,所以算是没有到之前那种恶心阿宅的程度——然而想必是因为服装所散发出来的很逊气氛吧,果然确实是一个不起眼的男人。

「你自己也微微地瞭解到了吧?有什么不太一样。」

「算、算是啦……」

虽然问我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我也没办法化为言语,不过只有散发著『不起眼的感觉』这点我有办法理解。

「意思是,你至少必须依照季节来买东西。」

「依照季节吗……」我钱包里的样子浮现在我的脑海。「现充,还真是辛苦啊……」

然后,不知道日南是不是看透了我心里想的事情。

「说是这么说,不过也并不是每次都要买假人身上的一整套喔。」

「咦?」

我因看见了希望而亮起眼睛后,日南就忽然往把视线朝向电扶梯比较上面的地方。

「总之简单来讲,只要有品味不错的人跟著一起来,把要搭配前阵子买的Pants的T恤买下来就可以了。」

「内裤?」(注2:此处的原文为「パンツ」,即pants这个英文单字的日文发音,在日文中一般是指「内裤」的意思。)

我以「我没有买什么内衣裤吧?」这样的意思询问之后。

「虽然你那样搞错真的一点也不稀奇所以我不想吐槽,不过我是指裤子。」(注3:此处「裤子」的原文为「ズボン」,即「裤子」在日文中的常见说法,而Pants在英文中原本也是「裤子」的意思。)

日南她便这样小声地说出不屑的话语。

也、也就是说……现充会把裤子讲成Pants吗?所以『Pants』的语调才不是像『Dance』那样而是跟『衣橱』一样呢。嗯。(注4:此处Dance的原文为「ズンス」,衣橱的原文为「タンス」,两者的重音不同,若以日文字典中常见的重音标记来表示的话,前者的重音标记为【1】,后者为【0】。)

不知道是不是确认我像这样子退缩了,日南的笑容从充满魅力的模样渐渐地转为嗜虐,后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

「虽然这么说,毕竟现在是那种完全显露阿宅性情的服装,我认为你应该觉得更害怕一点就是了。不知道店员看到你这副德行会怎么想呢?」

「明、明明我好不容易才稍微提起自信的!」

再次意识起自己现在的打扮,对于服饰店的恐惧感复发了。服饰店好可怕。

我由于恐惧而双腿僵硬,差点就要让走出电扶梯的两腿绊在一起而跌倒的时候。

「所以,今天我就特别……帮你选啰?」

可爱到让人不爽还把头歪向一边的日南所说的话语,又漂亮地让我中了一记奇袭。突然换成女主角模式太狡猾了。

「喔……好。」

就像这样,后来我姑且还是说了「走这边」而以带领她移动的形式抵达了服饰店。

让我觉得甚至连空气中的气味都带点时髦的空间,在我眼前展开。

「哪个才好呢?啊,友崎同学也来选一件嘛!」

日南随著这样的话语选了两件,我则是选了一件T恤,总共买了三件。

根据女主角模式的日南所说——

「因为选了两件跟你现在有的Bottoms很搭的T恤,这样的话,我想就算不买新的Bottoms也能换著穿。友崎同学选的也不差喔!」

我回问她「Bottoms……?」之后,她就露出非常疲惫的目光,只说了「……我是指裤子」。不,干么一下子把裤子讲成Pants一下子又讲成Bottoms,这不是差太多了吗?统一讲成裤子嘛,裤子。

* * *

拿著买好的T恤离开店内。

我悲伤地确认著更加空荡的钱包内部时,日南用手指柔和地抵在嘴唇上,开始思考什么东西。视线朝著我用单肩背著的包包。

「……怎样?」

「嗯——果然,也带著这个的话比较好吧~」

日南维持著女主角模式说话后,就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跟她的背包不一样的,折叠好的黑漆漆背包。那是没什么特别装饰的朴素背包,散发出像是大学生之类的人常常会背的气氛。有男女生都可以使用的感觉。

「咦?」

「你没有吧?这种实用的背包!」

她一边说,一边把那个黑色背包递过来。

我尽管疑惑,还是收下了那个背包。

「……是要借我吗?」

「与其说是借你,差不多是送你也没关系的感觉呢。」

我对于她那番话感到惊讶。

「不不不!那、那样的话该怎么说……我会不会从你那边拿了太多东西了啊?一开始拿了口罩,数位录音机也是借了就一直没还吧?」

「啊——这样说也对呢。」日南把视线移到那个黑色的背包上。「可是这个,你仔细看这边。不知道是不是勾到了什么尖尖的地方,有点破掉了。」

被她这样讲而仔细看一看,黑色背包左上方一带的布料确实已经破了,线也散了开来。

「咦,可是才这样……」

「我会在意啊——」

她没有感情地这么说。虽然我觉得还没到需要在意的程度,不过她都成为了完美女主角,-->">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