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2 最适合把等级练高的地点会逐渐改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2 最适合把等级练高的地点会逐渐改变

在我家召开作战会议的两天后。

我随著电车摇晃的同时,心里也有「总觉得好像期末考当天的早上啊」之类的想法。

我所前往的地方,是上映著安迪作品的独立电影院的所在地,涩谷。

也就是说我接下来——要跟菊池同学去看电影。连我自己都还没办法相信。

「深实实在那之后……嗯。后来,日南对于服装也……」

我像这样一页一页地翻著单字卡,同时为了今天接下来要进行的重头戏,而对背起来的事情做总复习。其中也有像是逃避现实的层面在。虽然认为自己有确实利用几天的假期时间,几乎完美地都背熟了,不过要实际上场的时候总是会觉得不安啊。果然已经跟复习英文单字之类的一样了啊。背的不是单字而是话题就是了。

我久违地戴上口罩,不引起他人注意而在电车中牵动表情肌肉往各种方向动作、伸展。虽然最近对于被现充包围已经不会紧张到那种地步了,不过我现在猛烈地紧张著,所以总觉得要是不这么做的话表情肌肉就会僵住。当然预定在抵达涩谷后拿掉口罩。

电车在埼京线中「总觉得不知道搞啥」的车站排名第一的浮间舟渡站停下来。从这一站开始就是东京都。我脱离了关东中自称永远第三名的埼玉,来到了东京。没想到我的高中生活会有跟女孩子两个人一起到东京看电影的发展呢。

约好下午两点在涩谷的八公像前会合。我们要去看的安迪作品,是下午两点三十分开始在涩谷的独立电影院上映。日南的说法是先看电影,然后稍微吃个晚餐之类的同时以对话炒热气氛,后来再解散应该会比较好。炒热气氛什么的说得还真轻松。不过啊,首先是电影。

抬头挺胸,对屁股施力,让表情肌肉动作的同时默背著话题。从事著这样的全身劳动时,也愈来愈靠近洁谷。

这场艰难的任务会怎样呢!啊啊,肚子好痛!

* * *

由于「要是迷路的话该怎么办」这样子的不安而提早到达涩谷,在会合时间的十五分钟前好不容易到了八公像前。环顾四周后,确定菊池同学还没到。

不过人还真的很多啊,涩谷这地方。埼玉虽然也有人会说『大宫是都会』之类的话,不过该说跟涩谷这种真的就在东京的都会相比还差得远吗?在比较城里繁荣的样子或者人数之前,我总觉得从气氛给人的感觉就已经不一样了。把涩谷比喻成现充的话大宫就是看充的感觉了吧?勉强自己的感觉令人难受。

要是思考著这种事的情形被大宫站东口的铜像,小松鼠托托发觉的话铁定会被啃死的事先拋在一边,我等待著菊池同学的到来。托托,我觉得跟浮间舟渡站相比的话应该会赢所以就饶过我吧。

我望著以年轻人为中心、来来往往的人群,等待著的时候便看见一道光芒往人群照了进去。那是远观就可以辨别的神圣崇高气场,甚至让我觉得那周围正微微地飘浮著魔法阵。

我仔细地凝视,果然一如所料,是菊池同学。

菊池同学在像是白色榇衫一样的偏宽松衣物上套著长袖的黑色开襟薄外套,还穿著长度差不多到膝盖下方,偏暗橘色的裙子,看起来有点新鲜感。不过,为什么是穿长袖呢?

那样子的菊池同学也察觉到我,意外地对上目光。我陷入了自己的MP受到那拥有不可思议光辉的眼瞳完全吸收的感觉,同时还是想像著水泽的形象而扬起嘴角,微微地挥手。不过我的内心是『喂喂,真的要上场啰……』这种搞不太清楚是啥的混乱状态。

尽管约好了要一起去,但之前果然还是多少没感受到真实感,所以脑袋的处理速度跟不上现在这个在眼前成形的『接下来真的要开始约会』这种压倒性的实际感受。

菊池同学以她那纤细的双腿哒哒哒地朝著我小跑步靠近。彷佛从深山的庄严巨石中毫无沉淀地渗出来的清廉涌水一般澄澈,菊池同学脖子的白色肌肤如同水晶般地让夏日阳光扩散反射,那闪耀的光线灼烧著我的眼睛。

然后,菊池同学她现在,在半径一~两公尺的距离。

「让、让你……久等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炎热,菊池同学脸颊边泛红边说道。些微低头而明显地由下往上窥视我的眼瞳,跟夏天的热气相辅相成,一点一滴地融化我的心。

「呃,完全……没有等喔。毕竟还没到约好的时间啊。」

虽然开头有一点点卡住,不过后来能流畅地说完。接下来要注意保持这种顺畅的说话方式才可以。

「是、是这样吗……?」

「嗯。那、那么……我们走吧。」

「啊,好、好的!」

果然还是觉得紧张,不过还是尽可能的不让紧张显露在外,慎重地调整音调,从预先做过的意象训练中的几种模式里选择台词,并且化为言语。

「应该是,走这边吧?」我这么说而往独立电影院的方向踏出一步。

「没、没有错……是这边。」

两人就像这样踏出步伐。

声音跟人们杂乱地混合在一起,人群之中,在我身边往后一点点的地方一起走著的菊池同学步伐细小而沉稳。在人们静不下来而行走交会的涩谷街道中,让人感觉只有这半径几公尺内的地方流淌著悠闲的时光,啊啊,菊池同学不只会用白魔法而且连时间魔法都能使用啊,我如此钦佩著。也感受到超乎钦佩的紧张感。

「……真、真让人期待呢,电影。我看过了预告片了,还满,漂亮的说。」

「对……说得,也是呢。」

菊池同学对于我拋出的话题,感觉多少有点顾虑地,断断续续地回答。她的样子跟平常在图书室那种沉著从容的神圣气氛不同,果然周围没有『书本』属性的场域的话就没办法随心所欲发挥魔力也说不定。她两手的手指在前方交扣著,扭扭捏捏地微微动著。不知道她现在是紧张,还是正为了发动魔法而在结印呢。我想大概是后者。

我不知道该从背起来的话题中拋出什么才好,忽然间,想起了日南以前某个时候教过我的,拋出『关于对方』的话题就好的建议。

「说起来……今天明明很热,还穿长袖啊?」

然后菊池同学她便揪起身上套著的开襟外套袖子。

「对……因为,我皮肤很敏感……」

「……嗯?」

「要是照到太阳就会立刻红起来……」

「啊,呃——是这样啊?」

对于预料外的回答,我不知道该怎么附和才好。

「……对。所以我在脸和脖子上都擦了许多防晒油,不过就算那样还是没什么效……」

菊池同学说话的时候,脸也渐渐地红了起来。真、真的红起来了……?

——以这样的感觉进行著对话而走了一阵子,到达了目的地的独立电影院。

「哦哦——」

那是符合独立电影院的称呼,以电影院来讲属于小型的建筑物。(注9:独立电影院的原文为「ミニシアター(Mini Theater)」,字面上的Mini(迷你)在以前是指影厅的尺寸,不过现在日本的Mini Theater这个词指的是独立营运的电影院,即没有受到大型电影公司之类的影响的电影院。)有著面对道路的售票处,售票处旁边延伸出去的通道则是入口。就像是在巷子角落盖了一栋小小的家一样,跟涩谷的喧嚣彷佛处于不同的世界。

与所谓盖在大型商业设施里头的电影院不一样,该说有种独特的味道吗?感觉得到像是风格一样的东西。所以就把这种感觉化为言语看看吧。毕竟日南之前也有说过,把在场的东西当成话题就好了啊。

「总觉得,气氛挺不错的呢。」

然后菊池同学便一边沉稳地笑著一边悠闲地环顾四周。

「真的呢……啊!」

她像是发现了什么般发出声音,哒哒哒地往那跑了过去。

在那里的,是排列在通道上头的几张安迪作品电影海报。由于改编成电影的时间有几十年前以上的关系,设计上感觉得到年代。不过那种怀旧的气氛,跟这间电影院的气氛十分搭调。

「好厉害!」

菊池同学她,不是以平常那种彷佛能感受到魔力的不可思议的眼瞳,而是以小孩子注视著想要的玩具般闪闪发光的眼瞳看著那几张海报。就在感觉她彷佛要把最角落的海报给吸进去般盯著瞧的时候,她便像是迫不及待般,往旁边的海报移动。然后注视著那张海报一阵子后又往旁边去,接著再往旁边。

「哇啊……」

重复著那样的动作,一张张地轮流看著海报。虽然每一张都想看,可是只能一张一张看让人好著急!她以像是这样的举动,把她真的很喜欢安迪作品而且喜欢得不得了的心情传了过来。这让我会心一笑。

然后应该是终于从注视海报的活动中得到满足了吧,她往我这边跑了过来。

「……真的可以,在大银幕上看呢!」

她由下往上看著我并且以感觉真的很开心的笑脸这么说。她跟我之间的距离,比平常还要近。

「呃。唔、嗯。是这样呢。」

「啊,抱、抱歉!」

菊池同学这么说而红著脸飞快地跟我拉开距离。

虽然相处起来的感觉不差,但在一瞬间,散发出有点令人焦躁的气氛。

「……我们去买票吧。」

「……说得也是。」

我们俩就这样买了票。

饮料也买好了后就稍微提早进去影院,等待电影开始。不过光是像这种在黑暗之中并肩坐在身旁位子上的状况,就会让人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啊。该怎么办才好,这段时间。

该不会菊池同学就算在黑暗中也能微微地散发光芒吧?我这么想而看一看她之后,发觉好像没有那种事情的样子,她睁大眼睛,嘴角也很开心似地上扬,以两手抱著包包,注视著银幕。唔,好可爱。

像这样子坐了一阵子之后,电影正片开始上演。

* * *

在电影高潮下定决心,悄悄地握起她的手,这样子的发展当然没有发生而平安地观赏完电影。我跟菊池同学现在在独立电影院附近的咖啡厅里头。是稍微早了一点的晚餐。

菊池同学吃著叫做Loco Moco还什么的汉堡排加荷包蛋加沙拉加米饭的时尚拼盘一样的东西,我则是紧张地吃著以番茄味为主的义大利面。总觉得我最近好像常常在吃义大利面的样子。

「……啊。」

而且在这个时候,我发出小小的声音——卷起义大利面的量,没抓好。

该怎么说,由于『跟菊池同学两人在咖啡厅独处』这种状况令我感受到史上最强烈的紧张感而有点心不在焉,让我用叉子卷了一口吃下去的话明显过量的义大利面。该、该怎么办。

菊池同学静静地吃著Loco Moco的同时,偶尔也会把视线投向我这边。这种情况下,把这些面先放回盘子内再重新卷一次的话说不定会把我的紧张感传递出去。

所以我下定决心,把卷起来的大量义大利面一口气放进嘴里。

「……嗯咕喔。」

「……?」

我发出来的奇怪声音让菊池同学轻微地反应,把头歪向一边。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确认了我正拚命地全力咀嚼著的样子,又静静地回到自己的餐点上头。

……我是在做什么啊。

我花了点时间把义大利面吞下去并反省,为了挽回刚才的失败,自己主动率先提供话题。

「那个……最后岩雷鸟展翅高飞的桥段,我本来还在想会怎么拍成影像,不过没想到会用影子来表现呢!」

我塑造把真实的心情讲出来的形象,加上肢体动作的同时也注意举止不要太夸张。遵守著从日南那边学到的语调塑造方式,也为了把刚才的『嗯咕喔』抵消掉而对菊池同学表达电影的感想。

菊池同学笑咪咪的听著我说的话。

「呵呵,真的呢。拍成了非常棒的片段。」

「对吧!还有啊——」

我自己主动地说出几个感想。毕竟把心里想的事情原封不动地说出来,是我唯一擅长的啊。

不过,真的很有趣。

就是因为处于已经读过原作而觉得非常有趣的立场,所以才会对于「要是拍得很差怎么办」怀著不安,不过该说在好的层面上背叛了期待吗?感觉挺奇妙的。尽管对原作做了更改,还加入原创桥段,可是整体而言,电影确实完美地呈现了我所喜欢的原作气氛。光是原封不动地重现或许并非是拍成影片的正确答案。

不过我觉得像这样自说自话也不太好,再说我觉得光是一直用电影的话题衔接用餐间的空档应该也很困难。所以——

「说起来第一学期的时候,有在图书室聊过一些关于深实实的事情吧?」

「咦?啊,有聊过呢。那时好像很多事都满辛苦的。」

「在那之后啊……」

我就像这样,对她说出以快乐结局收尾的事件的前因后果,

「还有啊,说过也在意日南之类的。」

「你是指,我好奇她为什么会那么努力吧?」

「对对对!我不知道她有什么理由,不过……」

「不过?」

「我有看过几次她穿便服的样子,而且前阵子几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身上穿的也都是都是之前一次都没有看过的衣服,我觉得她在那方面也非常地努力。」

「不管什么地方都很讲究的样子?」

「对对对!又让我重新体会到……」

还有像是这样子,自己主动从之前默背的东西里头拋出话题,继续扩展下去。

「说起来是安迪作品的新作吗?好像要出了的样子。」

「啊!没有错!与其说是新作,好像是发现了没有发表过的原稿的样子……是《温柔的狗儿靠自己站起来》吧!」

「啊,就是那个!」

「这个月的二十一日发售喔!」

就像这样,我努力地以共同话题吸引菊池同学发言,让对话持续下去。

多亏跟深实实一起相处了很长的时间,还有参考水泽的做法,拋出一个话题之后把那个话题扩展下去,以及对对方所说的事情加以附和,尽管笨拙,但我还是多少抓住了感觉。所以,虽然没办法到运用自如,然而只要有大量的话题库助阵,还是有办法做到几乎不会产生沉默的时间而有办法撑下去的程度。

也就是说,『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主要依靠自己来拋出话题活络场子』这种,不管怎么想应该都会分类到现充那一边的技能,我已经有办法使用了——

——就在我想著这种事情时。

是我们两人都已经吃完餐点,喝著端来的餐后红茶时所发生的事。

菊池同学以像是在找寻什么东西般的眼光暂时盯著我一阵子,后来终究开了口。

「友崎同学,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人。」

「……咦?哪、哪里会?」

因为实在是太突然的一句话,我至今拋出跟扩展话题的气势受到削弱,不禁回答得不知所措。我觉得菊池同学才不可思议地说。

「该怎么说,虽然有点难以说明……如果失礼的话就抱歉了。」

「怎、怎么了?」

菊池同学彷佛在找寻恰当的话语般让视线朝下,表情认真地思考了一阵子。

然后她那纯粹地发著光的眼瞳笔直地捉住了我,先说了「友崎同学你」做为开头,然后说了这样的话。

「有时候会突然变得很容易聊……反过来……有时候,也会突然变得不容易聊。」

「咦……」

我一瞬间陷入混乱。然而我想办法让思考运作,终于得到了那番话所表现的事情的答案。

那个意思,就代表。就代表说。

——尽管有时候会很顺利,不过我的技能从根本上就还有许多缺陷。

我虽然觉得今天有办法讲话讲得很顺,不过其实也有很多讲得不顺的瞬间,那种时候,菊池同学就会觉得不容易聊。唔哇,刚才得意忘形还真是丢脸。说什么会分类在现充那边的技能啊。我是白痴吗?

我不让感情的动摇显现在外表上而回她「这、这样啊?」的同时,也做著史上最强烈的自我反省。嗯,人类不能稍微觉得成功就得意忘形呢。意思是至少要能正常地卷起义大利面再说吧。啊啊我好想消失。

——然后,在那之后又经过了十几分钟。

尽管有时候会不容易聊,不过因为这样就放弃收手的话也只是更难聊而已,所以就拋出话题跟扩展话题,以到刚才为止的状态继续对话。毕竟就算只是累积一点点经验值,只要成长的话,说不定也能减少不容易聊的感觉啊。

「那么也差不多……」

「嗯。说得也是呢。」

然后喝完红茶的我与菊池同学走出店外前往车站,一起搭进了电车。

电车应声摇摇晃晃的同时,菊池同学感觉有所顾虑地看著我。

「今天很谢谢你。一起看了电影,我觉得非常地开心。」

那种小小声而似乎要铭刻于心的说法让我内心中招的同时,我还是点头回应她。

「我才是,非常地开心。咖啡厅的餐点也很好吃呢。」

「嗯……很好吃。」

菊池同学露出微笑。然后对话停了下来,一瞬间流淌著沉默。

我打算拋出新的话题而要开口的时候,「那个……」菊池同学的声音比我的动作还早了一瞬间,传进了我的耳里。

「嗯?」

「啊,呃……那个,刚才我说了有时候会变得不容易聊之类的话……」

「啊、啊啊。」虽然有点吓一跳,不过是讲那个啊。「我没有很在意……应该说,我觉得那是事实……」

(插图)

我把心里的想法照实传达。

「那个,不是那种意思……」

「不是那种意思?」

「呃……那个,我和同个世代的男孩子聊天的机会非常地少……」

菊池同学的脸变得更红的同时,开始断断续续地说话。

「所以……我认为,跟男孩子聊天的时候,几乎一定是不容易聊……不过。」

「不、不过?」

「和友崎同学聊天的时候,有时候会非常地容易聊,所以,我自己也能非常自然地说起话来,这种感受我是第一次……」

「……咦?」

我由于她说的内容而惊讶,没办法回以流畅的附和。

「所以……虽然说过有时候不容易聊,可是和你之间很平常地,也有很容易聊的时候,这让我很惊讶,所以,呃……」

「唔、嗯。」

「我刚才说的,并不是负面的意思……虽然其实一开始只要说我是第一次觉得很容易聊就可以了……但如果那么说,那个……感觉就怪怪的……」

这时菊池同学的脸红通通的,不禁朝著斜下方。

「所以刚才所说的事情,是非常正面的意思……是很珍贵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

我感到惊讶的同时,也感受到胸口渐渐热了起来。

「所、所以!」

「嗯!?」

菊池同学非常拚命的与我对上目光。脸颊泛起潮红,眼瞳湿润。

「所以……还想要像今天一样,一起去某个地方……我有这样的,想法……」

紧紧揪著自己衣服袖子的同时还说著这种思绪的菊池同学的话语,根本就不可能视而不见。

所以,我又一次把心里所想的事情原封不动地说出来。

「……当、当然可以!」

——跟菊池同学一起的电影鉴赏会,就以这种感觉结束了。

离开车站而踏上回家的路途。我把今天鉴赏会结束了的消息用LINE传给日南后,马上就显示已读,接著便传来了通话通知。那家伙回覆的速度快得很啊。

「……喂喂。」

『那么,情况怎样?』

对于日南突如其来像是试探的话语,我边走边大致说明今天的来龙去脉。

『——哦。虽然好像发生了许多事,从结果来看是非常成功的感觉嘛。』

「哦,喔……」

总觉得内心有点害羞起来,我还是回以附和。说是这样说,闷热的夏天夜晚,在受到路灯照亮的住宅区,一边跟班上的女生通电话一边走路的这种状况,有一种奇妙的浮游感啊。

『不过,就算那不是负面的意思,关于「不容易聊」这点,还是该反省呢。』

「果、果然……」

那是我最有悬念的点。

『因为我不是当场看见所以不晓得情形……不过有可能是害怕沉默而迅速地开启话题,或者是……也有背起来的话题跟菊池同学不搭的可能性呢。』

「嗯——这样啊……」

并不是只要背起来跟讲出来就可以了,这方面还挺困难的呢。

『总之,简单来说就是经验不足,还有技能不足呢。』

「呜呃。」

『有那种闲时说些呜呃还什么的话就尽早进入有办法解决那种问题的状态。』

迅速地训斥。

「我、我知道了。呃——解决方法是……」

『你当然知道吧?』

「嗯,大概……知道。」

我放弃了,叹了一口气。

「就是更多的经验还有特训吧。」

『鬼正。』

结果,不管怎样都会导引到那个方向去呢……

「总之,下次也要以那样的感觉去努力,这样想就可以了吧?」

『没错。要以乐观的角度去思考说外宿有课题可以做了。』

「那、那样子算是乐观吗……」

原来有课题可以做是一件好事呢。我在日南的精进志向之前抬不起头来。

『嗯,下次约她去烟火大会应该还不错吧。』

「……烟火大会吗。」

然后又有强列的现充词汇飞了出来。

『对。你一到家之后就要马上约她。对她说今天谢谢她之类的,顺便约。』

「咦,那、那么快啊?」

『那当然,毕竟她都对你说过还想去哪里玩,现在约的话她不会拒绝的吧。考量到过了一段时间有可能变成『果然还是算了……』的可能性的话,尽早做好预定不是比较好吗?』

「啊、啊啊,嗯,说得也对……」

日南擅长的正确论述又让我接受了。

『户田那一带的在这附近算是比较大的吧?』

「户、户田吗……」

『对。约在中旬左右的什么时候都可以,那方面大致上就交给你啰。』

「喔,好。」

以这样子的感觉结束了通话,我到了家里。

进入自己的房间后看了智慧型手机,发觉日南已经传LINE过来了。确认了一下,她贴了刊载埼玉周遭特别有看头的烟火大会日程网站网址。

……真不知道她是热心于照顾人,还是在对我施加压力呢。

不过她都为我做到这种地步了,如此这般,我开始编写要传给菊池同学的LINE讯息。

『今天谢谢你!电影也很好看,我很开心。

然后在这个月的六号啊,如果可以的话,要不要一起去户田的烟火大会呢?』

对于自己完全无法判断成果是好是坏的讯息,我还是尽全力去琢磨。

「……喝!」

振奋精神点选了传送钮。接著把手机随意扔到床上,闭上眼睛。

我约了她啊……约她去烟火大会……

对于点一下就可以简单达成这种重大事情的文明利器感到恐怖的同时,我还是悠闲地等待著我这颗迅速鼓动起来的心脏镇定下来。手机震动了。

「唔唔喔喔咿!?」

出乎意料的震动不禁让我心脏的鼓动更为加速。这样子最后会跟上手机震动的速度啊。看了一看之后发觉手机上……显示著菊池同学传来回覆的通知。回、回覆得真快……我紧张地按下查看。

『六号,我有空!

烟火大会,我很想去!』

我的脸上绽放出笑容。

从日南说过的『菊池同学回覆很慢』这样子的资讯来看的话,光是回覆很快这点就能轻易地让我的脑袋摇来晃去,就连那简洁的LINE字句都不禁让我觉得飘散著妖精般的气氛。我忍耐著那压倒性的魔力,同时开始思考回覆她的讯息。

『这样的话,就一起去吧!

详细时间之类的,等时间快到的时候再决定吧?』

「嗯!好的!」

这次是十几秒后就回传的这段讯息让我中招,我同时把LINE关掉,趴在床上倒了下去。不行了。体力已经到极限了。

承受那么美丽的白魔法而被夺去体力,说不定我果然有著不死者的属性……我就这样子闭上了眼睛。

『所以……还想要像今天一样,一起去某个地方……我有这样的,想法……』说著那样的话而红起脸来的菊池同学,在我眼皮底下浮现。

她的模样让我感受到像是羞愧、害臊也像是幸福一般的心情,回过神来才发觉我已经睡了一阵子。虽然是以如此平稳的心情躺下,不过两天后有打工的面试,三天后有集体外宿啊……嗯,现在就让我先忘掉吧……

* * *

电影约会的两天后。集体外宿的前一天。

尽管明天有被现充包围并且在外面住一个晚上的大型活动,但我现在是因为别的理由而觉得紧张。

眼前,是卡拉OK店。包包里头装的是履历表。

也就是说,今天是打工的面试。已经愈来愈不晓得这是暑假中的第几个活动了啊。不过也有每一个活动都有为自己派上用场的感觉,所以我想这不是没意义的。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干劲也一直持续下来。

进入店内后,似乎是年轻学生的女性店员发觉我进来就「欢迎光临~」这样子慵懒地搭话。然后「呼哇」地打了个呵欠。喔喔,真的假的。突如其来的洗礼。

那位店员留著稍微烫成波浪卷的及肩棕发,其中一侧的发丝盖到了耳朵上。不知道是否跟我差不多年纪呢?

「啊,我是下午三点有打工的面试,叫做友崎……」

我对她说完后,她又「啊~!让您久等了。麻烦稍等一下~」这样如念稿般地回应,而往里头跑去。那个店员打工的样子真有够慵懒的啊……

接著换了一位三十五岁左右的男性出来。身高很高体格也挺不错,是有著独当一面风范的大人。

「你好,是友崎同学吧~!」

「啊,是的!」

「我是店长柳原。那就麻烦你到这边来吧!」

他以清晰明瞭的语调带我进去一间包厢,开始面试。

「那么,首先——」

虽然说是面试,不过似乎也没有严谨到那种地步,而是把「一周可以来几次呢?」、「以前有打工过的经验吗?」或者「预定打工到什么时候呢?」之类的问题从头到尾问过一遍,后来几乎有一半是闲聊,变成在聊暑假的预定计画或者有没有跑社团,那一类跟打工没有直接相关的事情。我心里留意著至今培养的语调塑造方式而尽可能清楚明确地说话,我想应该是没有重大失败地成功撑下来了。

与此相比,这跟被丢在满是现充的人群中,或者跟女孩子两人在咖啡厅独处对话容易得多,虽然问我是不是一定会被录取我也说不准,不过单纯讨论能不能顺利地撑过整场的话,靠至今的习惯算是有办法成功撑过去的感觉。可以做到这种程度不知道算不算有成长了呢?不过,因为至少有敬语这种固定好的形式,跟长辈对话的难度或许比跟同世代的人对话还要低吧。

「面试就到这边!有没有录取我会再联络你。」

「好的!非常谢谢您!」

面试结束,我跟柳原先生一起走出包厢。然后。

「欸?文也?」

「咦?」

转向声音的来源之后,发觉是身上穿著卡拉OK店制服的水泽在那边。

「哦——!你在做什么啊!咦,今天面试的人是文也吗?」

「咦,怎么了水泽,你认识他?」

「要说认识吗,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啊!」

「啊,水泽也是读关友的?欸——!友崎同学,你知道这小子在我们这边打工吗?」

「不……」

这时我马上就联想到。指示我来这边面试的是日南啊。

也就是说,那家伙又给我弄了多余的惊喜……

「欸——!那就是偶然呢!」

「是、是啊,非常地巧……」

我一边苦笑一边回答。-->">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