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3 多人游玩就有多人游玩才有的好处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三卷 3 多人游玩就有多人游玩才有的好处

然后终于到来了,集体外宿当天。

我在北与野站站前等待著的时候,没过多久深实实就来了。

「哦,很早耶友崎!那就出发吧!」

「OK——」

所有人一起会合的地点是池袋站,不过今天早上深实实突然用LINE传来『我们一起到池袋去——!』这样邀约,而变成先集合再两人一起过去。虽然是非常现充的状况,不过跟深实实相处也挺习惯的了,所以没有紧张到那种地步。不如说甚至还有点像待在家的感觉。这样子是很大的变化啊。

深实实还是老样子保持牛仔裤加上T恤的简朴风格,我又一次觉得她那样看来就很时髦身材应该很好。把看似轻便的背包塞得鼓鼓的也很有深实实的感觉。

我跟深实实储值来回的金额到Suica里,进入验票口。

「今天也很热呢~」

「是啊——」

「这才是烤肉的好天气呢!」

「是……这样吗?」

我回问之后深实实就迅速地指向天空。她大概是想指著太阳吧,不过现在是在车站里头所以指的是天花板。

「这是当然的啊,脑筋!肉在等待著我们!」

「哦,喔。」

虽然有时会听人这么讲,不过为什么炎热=烤肉的天气呢?就室内派的我来看,热天只想尽可能地避开日照的说……

不过就算说那种话也无济于事,所以我刻意展开别的话题。

「说、说是这么说,不知道外宿会怎样啊。」

「是啊~到底到底优铃她们会不会顺利在一起呢?」

深实实一边摆出像是用手指来回摩擦鼻子下方的胡须一般的动作,一边说道。

「嗯……应该得看中村的情形?」

「啊哈哈哈哈!的确!意外地很逊啊~中中他。」

深实实精力充沛地边大幅摇动鼓鼓的背包,边两手扠腰笑出来。胡子怎么了啦胡子。已经没差了吗?

「那么,这次有没有什么不错的作战啊!脑筋!」

深实实心情很好地注视著我的脸说道。轮廓十分清楚,实际上像是人偶一般端整的眼鼻逼近我的眼前。喔喔,皮肤好光滑……我不禁别开视线。

「就算这么说……那方面我又不擅长。」

「你又这么谦虚!选举的时候不是做得很棒吗!」

她一边说一边拋媚眼,强势地竖起大拇指给我看。

「啊,没,我不是那个意思,是说恋爱情事之类的东西我并不擅长吗……」

「原来是这样!那的确没错耶!」

「喂。」

「啊哈哈哈!」

就像这样谈笑著,也随著电车摇晃。总觉得,这样该说是已经习惯跟深实实交谈了吗?就算什么都不想也可以让对话持续进展,而且她是知道我是玩家还跟我说话,更重要的是深实实看起来很开心地笑了出来,所以跟她在一起的我也会跟著开心起来。明明只是在电车里站著讲话而已,却一点也不无聊。难、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死党吗!?

「话说我想要开始打工而去面试,结果水泽就在那边工作——」

「欸——!好巧喔~那你们以后就是打工同事了啊?」

我也有像这样拋出话题的时候,电车抵达了约好集合的池袋。

夹杂在走下电车的许多人之中,我跟深实实下了车。

「啊——说起来啊——友崎。」

走在月台上的同时,深实实有点客气地开口。

「嗯?」

「那个——该怎么说啊……」

深实实别开目光,搔著脸颊的同时说道。

「前阵子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喔!我受到……很大的帮助。总觉得要像这样再道谢一次!」

「咦。不会,嗯。没什么。」

我由于突如其来的感谢而惊讶。感觉到脸颊因为害羞热了起来。

「回想之后就觉得你真的帮了我很多啊!总觉得非常有一种……英雄的感觉!我就是有这样的想法!呃——唔、嗯!总之就那种感觉!走吧!」

深实实不像她平常的样子著急地只说完那番话,然后咻的一下先往前了。

「咦、啊、啊啊。喔。」

我一边跟上她,一边思考。

从以前到现在,基本上没有过像这样子被人率直地感谢的情况啊。

有点温暖的舒坦心情在胸口扩展开来。

——该怎么说,有努力与人交流太好了呢,我有了这一类的想法。

(插图)

* * *

全体集合的地点,是从池袋站的JR验票口出去后稍微走一下,在西武池袋线验票口附近的地方。好像得从JR换乘西武池袋线到饭能站,然后再坐公车到野营场的样子。

跟深实实一起抵达验票口前的时候,日南、水泽跟中村已经在那边了。

「嗨——」

「欸~!」

中村跟深实实互相打了个像现充一样的随意的招呼,然后大家也跟著互相讲了「喔——」之类的话。我也算是有样学样而跟著他们说。

「就剩竹井跟优铃了吗~毕竟两个人都是迟到惯犯啊~」水泽说。

「真的是那样呢!早上传的LINE有显示已读了,我觉得没问题就是了……」

日南一边确认智慧型手机画面一边说。等了一阵子,就像她所说的一样,两个人确实来了。先到的是泉。

「大家都好早!?我最后到!?」

「不,竹井还没有来的说。」

「咦!?」泉大略环视我们身边。「啊,真的耶……」

竹、竹井……被忘记了……?

毕竟竹井也没被叫去开作战会议……呜呜,竹井他果然……

然后过了一阵子,那个竹井也过来了。

「奇怪!?我最后到!?算了没差!总之来个全体集合纪念~!」

一边说著这种随便的话,一边启动手机照相功能的竹井,以随兴的感觉集合所有人连续拍了几张照片。

「OK~!传到Twitter上喔~!」

这、这种我行我素的风格是怎样。觉得他可怜真是亏了。

在那之后,所有人都随心地一边谈笑一边跟著西武池袋线列车摇晃,抵达饭能站。接下来得坐四十分钟的公车去离野营场最近的公车站的样子。

而且,现在就已经要开始凑合中村跟泉的作战。

这时的重点在座位顺序。首要计画是设局让中村跟泉坐在一起。顺带一提,这次的成员中男生有中村、水泽、竹井加上我共四个人,女生有日南、泉、深实实三个人。因为合计起来总共七人的关系,两个两个坐的话就会多一个人出来。不过我觉得多出来的那个人是我也没关系。我要为了中村跟泉而牺牲啊……!

上了公车后,因为最后面的位子已经坐满了,果然是可以两个两个坐在一起的样子。

已经讨论过几种变成这种情形时的引导方法了。首先是日南动身。

「来,孝弘坐下来吧~!」

一边说一边轻快地坐到靠窗的位子,把水泽引导到她旁边。

像这样由女生们来指定男生座位,先凑出排除中村在外的配对,最后再催促那两人坐在一起。

接下来是深实实动身。

「好——脑筋友崎!我坐靠窗可以吧?」

深实实说了这一类的话,而坐在日南跟水泽位子后面的靠窗位置。咦!?指定我!?

我惊讶著的同时,还是坐到深实实的旁边。唔,距离好近。

那么,接下来只要泉最后指定中村就可以了!虽然对竹井很抱歉,不过总觉得他也没被叫去参加作战会议,受到那种对待好像也习以为常了所以应该受得了才对!

「呃……」泉一边红著脸,一边小声地发出声音。「这样的话……呃——中……竹井。」

「咦?」中村反应。

「过、过来啦!竹井!坐下来啰!」

「真假?OKOK~!」

竹井好像没有理解现在是发生什么情况,摆出「被指定了好开心~」的模样坐到泉旁边。然后讲了「搭公车纪念~」之类的话用手机跟泉合照。或许竹井非常笨也说不定。但毕竟他不知道集体外宿的目的……

「传到Twitter上喔!」

他一边说一边操纵手机。那家伙是怎样。就他一个人无忧无虑。明明我们这边考虑了许多作战之类的。

然后当事人中村就一边臭著脸一边在泉跟竹井的位子后面一个人坐下。我维持在座位上朝走道探出身子的姿势看著那样的情形后,中村锐利的眼光就对我袭击过来。

「怎样啊?」

「没、没事。」

我不知为何觉得很对不起他,而把身体移回座位里头。

如此这般,公车座位凑对大作战的结果是,由于泉害羞而造成让中村孤身一人的这种意料不到的发展。嗯——没办法顺利进行……应该说,泉她稍微再直率一点不是比较好吗……?

然后我们随著公车摇晃了一阵子。

途中已经跟座位顺序之类的没什么关联,前面跟后面的人都热烈地聊起天,想到就算泉跟中村坐在一起也会变成这种情形,说不定这次的失败并不怎么重大。顺带一提,我虽然有办法跟上对话,但凑合作战的忙我什么也没帮到。同时达成两项课题果然很难呢。

抵达了公车站。接下来徒步五分钟就会到野营场的样子。

「果然有山的感觉呢~」

泉一边用手遮挡日光一边说。指甲上像是亮片一样的东西反射著太阳光正闪闪发亮。

尽管这确实是铺好的大马路,不过周遭有林木的绿意包围,感觉得到自然的丰饶。

「好热。」

中村一边说,一边皱著脸。光是那样子就莫名地有魄力。

就像中村所说的一样,太阳愈升愈高而愈来愈炎热了。因为在山中所以或许多少比都会凉快,但就算如此还是很热。

「好啦——!那就走吧~!」

深实实一手拿著不知何时捡来的奇怪树枝,站在最前头走了起来。

「深实实,不是那边!反方向!」

「咦!?啊,真的?」

不过她马上就被日南责备。傻里傻气地笑出来。深实实真是的。

* * *

日南带路走了一阵子之后,抵达了野营场。

是树木包围著周遭的大型设施。从导览图来看,分成十分开阔的一般区,还有沿著很大的河流而设的河岸区,有两个区域的样子。

这次预定要住的小木屋在一般区里面,会先在河岸区烤完肉以后再去那边。顺带一提,是男女各住一间。很健全。

「总之一人交一万啊~!」

水泽先跟每个人收钱,然后去付设施使用费跟住宿费之类的。因为还有剩一些钱,今后要花的费用就从那笔钱开始扣,要是还有剩就最后再分配给所有人。原来如此,效率的确很不错的样子。已经习惯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样啊。

进入设施之后,就看见几组已经在烤肉的团体。在除了长椅跟小小的休息所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像是宽广的公园一样的一般区,设置著一个个遮阳用的四脚篷或者大阳伞。从一家出游到看似大学生的团体,或是看来跟我们同个世代的团体,什么样的人都有。

「已经有很多人在烤了~!要快去借才行!」

泉开心地兴奋起来。不过我有点理解她的心情啊。这的确会让人情绪高涨。所以就尽管以那情绪高涨的气势接近中村吧。

「总之要过去啰。」

随著中村的一句话,大家到位于中央叫做『中心』的建筑物去租烤肉用的套组。堆了木炭的烤炉跟烤肉夹、七人份的食材还有调理用的菜刀跟砧板。连篷子的组件都加进去的话要搬的东西挺多的。总觉得开始有烤肉的感觉了喔。把那些东西都搬到河岸区后,便开始准备工作。可能是因为离水流很近,所以觉得空气比刚才还要凉爽。

「那么,现在来分配作业!」

「麻烦你啦——!」

对于日南加了演技展现出来的领导者姿态,竹井很配合地回答了。这个时候的策略是日南要让泉跟中村变成同一组。既然是那家伙的话,想必会很顺利地达成目标吧。

「那首先是食材备料……就拜托优铃跟修二吧。」

「咦!?」「好——」

不知所措的泉加上从容不迫的中村。一开始就无所畏惧地指名那两个人。不愧是日南。

既然这样的话,接下来的分配不管怎样都没差了吧。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那么烤肉用的篷子跟桌子的设置……因为有点辛苦所以就给孝弘和竹井,还有深实实也帮忙的话会比较好吧?」

「好啊。」「行——!」「OK——!」

那三人各自回应……欸?这样子的话。

「剩下来的我跟友崎同学就要生火了吧?像这样的感觉,麻烦大家啰——!」

不知为何变成跟日南一组。有要开什么会议之类的吗?

大家看似开心地散开到指定的位置,在盛夏的阳光之中,开始准备。

* * *

「所以是怎样啊?」

我以平常召开会议时的态度对日南说话。现在正在其他成员听不见声音的位置进行作业。事实上,这似乎是为了让中村跟泉两人独处,并且让他们的对话可以不被其他人听见而刻意如此安排的作战。目前从远处观看就能知道的情况,差不多就是竹井一边闹来闹去一边拿手机狂拍搭好篷子的纪念照。自由自在过头了。

「你问怎样,是指什么?」

日南皱起眉头。

「不,难道不是有什么会议所以才让我们两个人一组的吗?」

「……没这回事喔。」

「咦?」

我感到惊讶。不是要开会议却还跟我一组?那是什么意思啊?欸?

「那、那么为什么?」

我总觉得有点要害羞起来了而问她,日南便冷淡地开口。

「首先单纯是要照作战让中村跟优铃凑一对吧?接下来,因为搭篷子很辛苦,才想让可以掌握主导权的水泽还有力气大的竹井去做,再来就是可以融入他们的深实实啰。至于生火要是失败的话就什么都没办法做,其中也包含我自己想做的成分就是了。这样的话你自然而然会落单,就变成这样的组合了吧?」

「……这样说也对啊。」

我对她那就像平常一样理性过头的思考叹气之后,日南就「而且,一直装乖也很累人呢」这样,小声地只补了这么一句。

「咦?」

「……怎样?」

她面无表情地看向我。

「没事……我想说你这个人也会觉得累啊?」

「这是当然的吧。毕竟我也是个人类啊。」

「是这样没错啦……人类。」

我点了点头。差点就忘了。

「不过顺便开个会也不错呢。毕竟今天的课题也还没对你提过啊。」

日南一边望著被烤肉夹夹起翻转的木炭一边说。

「课题吗?大致上的目标是要交到男性朋友没错吧?」

「对。就是这样。接下来果然还是得多累积对话经验值。毕竟有被小风香说『不容易聊』的情形,看来还是很严重。」

「啊啊,说得……也是啊。」

我再一次反刍那番话而有点消沉。当时我明明觉得还满能顺利交谈的啊。

「不过话是这么说,关于那点,我是觉得一起住在外面,无论如何都能获取比平常还要多的经验值,又能增加自信,我想自然而然地去做就可以达成了吧?」

「这样吗……所以说只要积极地进行对话,就没什么特别该做的课题了吗?」

「最重要的是赚取经验值喔。不过还是要出个另外同时进行的课题……」

「要出课题?」

「就跟上一次一样,就让你去嘲弄或者反驳吧。」

「……呜恶。」

我对于上次就感到棘手的课题畏缩。看到这样的我,日南便「呵呵」地呼出鼻息。

「而且,这次是——对中村那么做三次喔。」

我暂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中村……!?」

我勉勉强强压抑住差点就要大起来的声音说道。看到我这样的日南满足地点头。

「要是课题没有逐渐变难就没有意义了吧?」

日南刻意装出挑衅人的声音说。

「是、是没错……可是要嘲弄中村,或者反驳三次……」

我想像著,身体打了颤。那、那样子……是会被多么可怕的脸瞪,会被讲多么惨的话啊……他不是我可以嘲弄的对象吧……

「不过,毕竟时间十分充裕,所以要看好机会再好好做。我想你再怎么样都不会对我做假报告,就算在我没看见的地方做也可以喔。」

「我、我瞭解了……」

虽然对她那份信赖很高兴,但今后要面对的恐惧完全压过那种心情。

「嗯,再来就是……这个没到课题的程度就是了。」

日南把视线移往在远处准备篷子的深实实、竹井,还有水泽的方向,

「也意识到要跟水泽积极地拉近关系的话,会比较好呢。」

「……跟水泽?是要交到男性朋友的延伸吗?」

日南说了没错,点了头。

「因为现在最有可能成为你的朋友,而且在之后的『人生』攻略会带来最大优势的人,就是水泽。」

我对于『带来优势』这种实在太像日南会说的话语苦笑的同时问道。

「是指可以偷学对话技巧,也比较容易融入水泽跟中村他们群体的意思吗?」

日南点头。

想了一想,确实到了她会特地安排我到同一个地方去打工的程度啊。

「总之,差不多就这样了。跟水泽拉近关系的话也比较容易进行『嘲弄中村』的课题……而且,必须要成长到不会再被人讲『不容易聊』的程度才行呀。」

日南不知道为何用了似乎有点情绪化的口气说道。虽然我不确定原因,不过说不定是那样吧?自己培养的角色没有得到预想中的评价,所以不甘心吗?这几乎已经是在拿我来玩育成游戏了吧?

「那么既然都知道这些了,就来生火吧。虽然工作很平凡,不过这是最重要的。」

「咦?喔,好。」

接著,日南她这次不知为何很雀跃般地眼光闪耀,在烤炉里面放了像是火种一样的东西,开始排起木炭。她的眼神很认真,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大概与其说她是对烤肉感到雀跃,不如说是「生火这个责任重大而且难度也挺高的游戏到底能不能破关」,这样子的玩家之魂正在燃烧所造成的结果吧。水泽虽然说我满奇怪的,不过我觉得这家伙才是个奇怪的人。

就像烟囱一般,日南把木炭排成筒状。

「等、等一下,这样氧气的通道不就变少了吗?」

「真笨耶。像这样让上面有开口的话就会有上升气流让空气流动喔。」

「真的吗?话说氧气的流动很重要喔。」

「我知道。毕竟所谓『燃烧』最重要的就是碳跟氧的化学反应嘛。」

「是这样没错啦。想一想木炭跟空气在某个层面上,是最单纯的燃烧形式呢。」

「是啊。木炭的主原料是碳。再加上空气里的氧让它产生反应且燃烧。从开了许多小孔让空气容易进去的层面来看,也可以说木炭就是为了燃烧存在,最单纯且效率最高的美丽构造呢。」

「这样说来,用木炭生火的游戏,只要摸清楚做法的话其实就是难度低到不行的游戏也说不定呢。」

「对。就是那样。」

「……所以空气的通道真的那样就够了吗?」

「真固执。」

像这样,到现在都与平常相同地互相聊天。总觉得说不定我也没办法说别人。

「刚才就已经说过了吧。这样就完美了。制造上升气流,空气从下方进去。你好好看著。」

「真会说啊?」

后来名为生火的『游戏』,以日南的做法顺利成功了。真的完全无法反驳耶。不愧是NO NAME啊。

* * *

「……好。拍好了。烤好啰——!」

竹井我行我素的先拿手机拍肉,才分配烤好的肉给大家。这就是所谓年轻人的社群网站中毒吗?

「肉啊————!」

深实实精力充沛地发出欢喜的呼声。烤炉的烤肉网上还有些肉。

肥肉跟瘦肉随意分开的厚切牛肉,由于热度而滋滋滋地融出油脂,一滴到木炭上就发出听起来很舒服的啪滋声。洋葱、青椒、玉米不只是本身的色彩,连烤出焦痕的部分都散发著引起食欲的香气。我已经不行了。好想快点吃到。

「欸?这个洋葱的形状好怪。是谁切的啊?」

「吵死了修二!你就安静地吃!」

泉跟中村的对话光从互动就可以瞭解他们两人之前应该是开心地切著食材,让除了当事人跟竹井之外的四人都露出了贼笑。然后说了「真好吃耶——」之类的话瞒混过去。不过能这样自然地嘲弄泉的中村果然是个强角啊。

「哦,竹井,那块肉是我的啊。」

「等等,修二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那是我的!」

「你从刚才就一直只吃肉吧?也吃点蔬菜吧蔬菜。」

「好、好狠喔修二~优铃铃救救我~!」

「咦、咦咦!?呃,竹井别在意!加油!」

「怎、怎么这样~!深实实救我~!」

「交给我吧!说起来中中不是也没在吃蔬菜吗!?」

「哦,你还真敢说啊深实实?那你也吃虾子看看啊?」

「咿,对不起!虾子真的不行!」

「好好好,那肉跟虾子我会吃下去的。」

「好啊虾子就交给你……连肉也要拿走!?可是为什么葵那样还不会胖啊……?」

「秘密♡」

「葵只是想吃而已啊……」

「孝弘你刚说了什么?」

现充的对话不断地扩展。这样看来中村果然很强啊。「深实实受不了虾子」这类的资讯有记起来,而且在那种时候拿来使用是不是也算一种技巧呢?

不过像这样在夏天的热气之中,开开心心地你一言我一语嬉闹。这样吵闹的用餐时光到了我以前从来没有经验过的程度,这大概就是所谓烤肉的醍醐味吧?

该怎么说,这虽然是我从前一直否定的气氛——不过如果不站在打算否定它的观点,而是用打算乐在其中的心情来看,我也会觉得这是笑容、阳光,还有木炭的热气混合在一起,而闪闪发光的美好光景也说不定。

宴会终将结束。

「吃、吃太多了……」

泉脸色发青地摸著肚子。看到她那样的中村皱起眉头。

「你啊,我中途就提醒你了吧?说你吃太多了。」

「可、可是……因为很好吃……」

「那种像个白痴的理由是怎样啊?」

「真、真啰嗦!」

看起来感情不错真是太好了。凑合作战不是正以挺不错的感觉进展著吗?不过我对于得嘲弄这么强的中村的恐惧感可是随著时间愈来愈增加啊。

然后大家分配收拾木炭跟拆解篷子,还有把烤炉洗乾净等等的工作,而各自做著事后处理。途中竹井偷懒不做事在玩手机时被深实实警告。他好像在把肉的照片传到Twitter上的样子。竹井他已经没救了。

经过几十分钟后事情都处理完,归还租来的道具后,下一个作战就要开始。

说是这么说,接下来的计画单纯至极。只是大家在河边玩耍而已。

虽然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而没办法拟定作战,不过由于他们是两情相悦,所以之前讨论的结果是营造两个人可以独自玩在一起的气氛的话,他们应该就会自然而然地发展成不错的气氛。就刚才切食材的情形来看,的确应该会有那样的发展。

「好了——东西还好啦!」

一边说一边跟竹井一起回来的水泽,竟然换穿了泳裤。咦,等一下,河里玩水要做得那么彻底吗?我可没有带泳裤耶。

「哦——!孝弘跃跃欲试呢!这样的话我也来!」

深实实就像要竞争般地一口气脱掉T恤跟牛仔裤。我心想「咦?」的同时目光也被吸引过去,而在衣物之下登场的是穿著泳衣的深实实。啊,是直接穿在衣服下啊。吓了我一跳。小蛮腰的白色肌肤让我不由得别开眼光。

「友崎那表情是怎样~好色——」

我被泉戏弄。

「才、才没有……」

被这样说之后目光又不禁看过去。深实实穿著腰部一带围著像布一样的东西,以蓝色为基底的泳衣。虽然她就算穿著衣服也能自然地看出身材很好,不过该说像这样看到泳衣的姿态就更会被击倒吗?纤细的腰跟丰满的胸部,手脚修长而且散发健康的气息,微微显露的晒痕也挺鲜明。因为她平常都开朗活泼,表情变化很多所以看起来没有那种感觉,不过她那静下来就像个人偶般端整美丽的五官,在夏日的景色跟泳衣的映榇下十分突出。

「那我也来~」

日南也一边说一边开始脱衣。喂喂你也是穿著泳衣过来的喔?日南她没有脱下裤子,只脱去身上穿的像是T恤的衣物,而变成了短短的牛仔裤加上泳衣这样的服装搭配。

脱掉上衣的日南,身材简直像把完美这个词汇化为实体,绝妙地残留著女性化的肉感,不过在腹部一带确实可以瞧见腹肌与小蛮腰的结实线条。肚脐莫名地性感。或许是因为她的姿势很好吧,尺寸上应该比深实实还要小的胸部魅力受到强调,完成了兼具健康氛围跟女性魅力的混搭型泳衣姿态。我到底在讲什么啊。

「我、我也穿过来了……总之就脱裤子!」

可能是害羞吧,泉的泳衣也穿在衣服底下的样子,不过她只脱掉穿著的短裤,而变成上穿T恤下著泳衣的状态。

穿著T恤就能感受到丰满的胸部当然不用说,而上面有穿下面却没穿的那种脱离常轨的穿搭,刺激著我的想像力。明明是因为露出肌肤会觉得害羞才选择那种穿法,却反而赋予比露出许多肌肤更加情色的想像,这种含有悖德矛盾感的泳衣姿态就在那里。所以我到底在说什么啊。谁快来阻止我。

想说这样下去我就会孤单一人顾行李还之类的时候,看来中村跟竹井也没有带泳裤的样子。不过想想也是,烤完肉之后要在河边玩,不会认真地想到要穿泳裤之类的呢。本来还想说是不是因为我的非现充思考方式作祟不过看来不是那样所以安心了。

可是这样子,要让中村跟泉两个人凑在一起的话该怎么做才好?

「男生们除了孝弘以外都没带泳裤来吗~?早知道就叫你们带了说~」

对于傻乎乎地笑著的深实实,中村说了「你是小学生吗——」这样的坏话。

「没差!就是要玩啊!?」

在他旁边,竹井直接穿著衣服就冲进河里。因为是短袖短裤,而且看来也不是那么深的河川所以应该不是没办法玩水,不过闹成那样的话一定连内裤都会湿答答吧?他有没有带衣服来换啊?因为要住在外面所以应该有吧。

「各位——!总之先把行李寄放到置物柜吧!」

所有人都同意日南的提案,先把行李寄放好之后开始去河里戏水。

* * *

竹井如同预料马上就全身湿透,一副已经玩开的模样而跟有穿泳装的水泽、日南,还有深实实开心地玩水。日南下半身穿的裤……Bottoms也湿掉了,不过既然是那家伙的话应该有做好准备吧。

细致的水花就像宝石一样反射著太阳光,而在其中绽放孩童般笑容而雀跃玩耍著的日南跟深实实,甚至让我觉得会把这片河岸里的男人目光都紧紧吸引过去。毕竟附近类似大学生的团体也一边往她们两人看去一边小小声地谈话。哎这两个人聚在一起真的太美了啊。

然后在河里比较浅的地方则是中村、泉,还有我哗啦啦地玩水。抱歉……因为我没带泳裤的关系,没办法让你们两人独处……

说著「接招!」之类的话而开心地对中村出手的泉,还有就算小瞧她那样的行动还是陪她一起玩的中村。非常地要好啊。也感觉得到两人非常搭。我应该要立刻消失到某个地方去才对吧。所以我尽可能地压抑气息,消除我的存在。我由于长时间的弱角经验所以只有这个技术非常高超,可以说在某个层面上我就是适合这个位置。我总觉得大家之前好像都有摆出「虽然不是两人独处,不过是友崎的话……」这样子的表情,我也得回应那样的期待才可-->">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