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1 普攻威力提升会让冒险一下子轻松许多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1 普攻威力提升会让冒险一下子轻松许多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Jakiro

扫图:风

录入:养老驴

修图:Jackdaw

暑假结束不代表夏季结束,九月一日的天气依然炎热。

待在感觉有点老旧的教室里,我藉著打呵欠充分体现许久未曾早起所引发的睡意,加上精神抖擞的日南,她睁大眼睛、坐姿端正、用确实定焦的目光正面迎视,我们两个面对面坐在椅子上。

换句话说时隔一个月又多一点,我与日南来到常去的教室开会,也就是第二服装室。

「接下来,在决定今后动向前,要先确认几件事。」

动作快狠准,日南还是老样子,说起话来很重视效率。

「确认?」

我边说边环顾教室。

可能是每次来这就会不自觉拍掉灰尘,或是将桌子椅子移到比较方便谈话的位子,初次来这感觉到的萧瑟氛围稍微淡了一些,这个空间开始变得有点人味。在这样的氛围下,有个地方果然还是从那时开始就没有任何变化,就是这家伙现正展露的淡漠态度。

「打工培训应该都在暑假期间搞定了吧?进展如何?」

日南将富含光泽的头发柔顺地勾到耳后,一面用流畅又易于听取的声音说道。

「哦,想谈这件事啊……就是去那边五天,店长和店内员工各教我两小时,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也有跟水泽近距离接触,但没说到太多话就是了。」

「喔。也就是说在那之后情况没有任何改变……嗯,那今天就要来决定进入第二学期该展开的新目标。」

「嗯。」

接下来,该决定的事项果然还是「订立目标」。

暑假期间我们为了撮合中村和泉跑去集体外宿,我还与菊池同学交流,以及与日南交恶后重修旧好。跨越诸多困难来到今日,习以为常的日常生活再次回归。像这样交谈、谈论的方向完全是积极正面的,果然跟那时一模一样。

「总之,既然培训期间有五天,我原本希望你至少能自动自发做些特训……看来是我过分期待。」

「是,都是我不好。其实我个人是很想那么做啦。」

「哦,是因为要反抗我才把精力用完?」

「呜……」

「你还是一样好懂呢。」

「吵死了,我自己也心知肚明啦。」

此外,聊天内容都以让我成长为前提,途中稍微会起些无聊的口角。这种莫名熟稔的气氛果然也跟平常如出一辙。

————不过。

「算了。那就先来看今后的目标吧。」

「好。」

在这之中却有一个差异。

「上次的『小目标』是『跟我以外的女孩单独出去』,这个已经达成了……那下一个目标就是『跟女孩子分享彼此的秘密』吧。」

日南说到这,看似有些坐立难安地别开目光、不再看我,然后再次淡然地开口。

对,就只有一样。只有这点稍微起了变化。

「……关于这个目标,有什么问题吗?」

————那就是日南会针对『目标』的内容跟我做确认。

「没有————」

我将日南那番话与自己的感情两相对照,稍事思考后才接话。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若是不用当成习题跟某人告白,或是说些口是心非的漂亮话,那我个人也没什么问题。所以针对这项目标,我想再深入了解一下。」

而我也不遑多让,对于日南赋予的「目标」,我能出自本意,大方表示自己的意见。

对于我毫不避讳的语气,日南瞬间面露惊讶地微张著嘴,但她马上换回平常会有的冷静神情。

「说得也对。关于这个目标,其实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跟对方分享彼此的秘密,这种行为容易让双方认定彼此是特别的,一方面也证明你们互相信赖。若是能够达成,那你就向中等目标迈进一大步,该目标就是『升上三年级之前交到女朋友』。」

「原、原来如此。」

「『互相分享』是重点。不能只是单方面陈述,或单方面倾听。重点在于彼此都认为对方是特别的,能够敞开心胸。」

说到互相分享秘密这件事,我想起菊池同学说过「在写小说」这个秘密,但这不是「互相分享」,感觉似乎不太一样。可是这么说来,只要我向菊池说出某个秘密,就能达成目标吧?

想到一半,不知为何日南突然用过分完美的目光仰望我,将嘴唇微微张开,就像在撒娇一样。

「就好比这样,我跟你一直拥有这种不可告人的关系……明白了吧?」

「什么……」

这阵突袭害我的脸开始发烫,日南则露出调皮的笑容盯著我看。

「怎么了?」

紧接著就像要乘胜追击,日南用那双大眼望著我的脸。

「没、没什么……」

「哦~?」

堵得我哑口无言后,日南先是露出满意的笑容,接著又变得一派认真,她的表情恢复冷静,用手指指著我。

「看样子今后还必须提高这方面的防御力。现充女子很擅长自然而然缩短距离,动不动就被耍得团团转会被人看扁。」

「你、你也真是……」

日南就像这样又用平常会有的调调把我耍得团团转,我设法保持镇定。可、可恶,我在这方面的防御力几乎等同是零,所以那样超有效。怎么能输给她。

「另外还有一件事,应该也用不著我多说了,你要尽全力消化每天的课题。当然也要注意那些小目标和中等程度的目标。最后,最重要的一点莫过于……」

日南接二连三迅速做出指示。所以我针对这点————顺便回敬刚才那些,说了句「我知道啦。」将她的话打断。

「自行评估,一旦发现去做某种挑战有可能累积经验值,最好积极挑战……是这个意思对吧?」

当我的话说完,日南的眼睛便眨了两下。

「……知道就好。」

「嗯。」

其中一边的眉毛向上挑,我露出挑衅的表情。如果是不久之前的我,甚至不晓得该怎么摆出这样的表情。很好,这下稍微多点以牙还牙的能耐了。

在那之后日南瞬间忿忿不平地抿起嘴唇,但下一秒又变得笑咪咪。

「既然你知道该怎么自我栽培,接下来就好办了。」

可以肯定的是并非百分之百听懂,但我可以体会那句话所指的意思。

「或许……是吧。」

我点点头,莫名有种心有灵犀感觉。

「当然是了。」

一面说著,日南满意地看我点头。看她露出那样的表情,我心里开始有个疑问「我果然只是在她的掌心上起舞吧?」。事实上就是这样吧。我果然还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可是总觉得老是输给她实在不甘心,想要多少反击一下,所以我又补上这句。

「还有一件事,自行领悟该怎么栽培自己……感觉『满开心』的呢。」

这时日南诧异地皱眉,嘴里「哦~」了一声。

「觉得开心啊。」

像在试探的目光将我从头看到脚。

「没错。」————因此我大力点头。「毕竟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我说完扯出一抹笑容。

————在车站的月台上撕破脸后,我再次来到那个初始之地。

并且跟这家伙挑明。

决定今后该如何行事的最大基准在于必须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且我「真正想做的事」是这个————变成游戏里的「角色」,也就是真心投入喜欢的游戏,真的乐在其中。

所谓「真正想做的事」并非「短暂的假象」,也不是「单纯的自我催眠」————而是真实存在。

虽然这毫无根据,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只是空口说白话罢了。

总之讲都讲了,还说得理直气壮。

所以说,那天势必会到来。我必须对这家伙提出根据和证据。只是不晓得这天什么时候会来。

想到这边,装得从容不迫的笑容再也没有任何余裕,开始担心「该怎么办……」,那笑容也变得好像在乾笑一样,彷佛要掩饰这份不安。唔————嗯,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下一刻,日南疑似看出我没自信,用嗜虐的眼神盯著我瞧。

「刚才我出了一个超级难题,说这个证明题强人所难也不为过……期待你的解答喔?」

「知、知道了……」

被人下通牒,无从反抗的我只能点头。

日南同学依然精明得过分,不能容忍半点模糊地带。

「不过,那些事先摆一边。」

她改变话题。

「嗯,说得也对。」我点头道。「要先谈今日的课题对吧?」

这话让日南吐了一口气,嘴边含笑。

「说对了。你暂时先观察班上的情况。」

「观察班上的情况?」

日南点了点头。

「你至今做的都是在演练一些基础规则,为了提升表情或说话方式等基础能力,要在集团中炒热气氛,还做了许多基础训练,就为了与他人构筑对等之上的关系对吧?」

「是那样没错。」

我有在锻炼脸部和臀部的肌肉,已经变成一种习惯。去买送给中村的礼物时,我也做过「表达自身意见」的特训,更和深实实在学生会演讲上活用这种经验。透过数次调侃水泽和中村的特训去实践与人闲谈。这样回想起来,我确实做过各种尝试。

「那你接下来就该做这个,要运用做那些事打下的基础。」

「嗯,要运用。」我懂她的意思。「可是……这样就需要『观察』吗?」

日南说了句「没错」,再次点头。

「你的能力已经从谷底攀升,也学到基础规则。有了这些打底,你还学到某种程度的基础技能,并且实际操作。换句话说,基础技能几乎都齐备了。」

「该有的都有了吗?」

被我一问,日南边说话边下注解「只是熟练度还不够」。

「乍看之下好像该有的都有了,但是学会基础再加以应用,这样并不能学会别的基础技能对吧?让学到的基础变得更加纯熟,而且能复合运用,这才是进阶活用的本质。所以接下来要透过反覆练习来磨练学到的基础,让它变得更加纯熟,并且磨练判断力,才知道什么情况下要用什么技能。这两个才是重点……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这个嘛……」,我说话时想起AttaFami。「我懂你的意思。」

AttaFami确实也是如此。将操作方法大致学过一遍,再来只要专心致志地磨练操作精确度,以便因应各种状况自由自在出各种招式,同时磨练判断力,才知道在什么情况下该出什么招式,实力将会自然而然提升。当这些转变成普及的技能,人们则称之为连续技或定式。

「必须反覆练习并判断情况。在这两大要素中反覆练习就只是一直埋头苦练罢了。但说起另一个,关于临机判断力的锻炼,只要多加留意就会有某种程度的提升吧?」

我稍微想了一会儿,接著就想通了。

「哦,原来是这样。所以才要观察吗?」

这时日南嘴角上扬,似乎在说我答对了。

「就是那样。谁在什么时候说过什么话,背后意图又是什么?班上的人际关系图是什么样子,奠定的契机为何?当一个团体基于强烈动机行动,这一切是什么促成的?你要确实观察这些,做完分析再将它们转变成言语。」

「简单来讲就是观察人类……该说比较类似观察一个群体吧。要仔细观察班上的情况,然后再磨练判断情况的能力。」

当我说完,不知道为什么,日南从椅子上站起并靠到我身边。接著嘴唇贴到我耳边,吐著气小声开口。

「鬼正。」

「唔啊!?」

看到我吓一跳还满脸通红,状似满意的日南露出嗜虐笑容。

「总之,差不多就是这样。若你能同步分析那些现充在使用的技能,将它们具体化并为自己所用,那样就更棒了。」

在那之后她装作若无其事,就像平常那样说话,反倒显得我反应过度。这种冷血又坏心的做法也让人不禁觉得很有日南葵风格。

* * *

「嗨,文也。」

我和日南先后离开第二服装室,当我来到教室,和中村、竹井一起在教室后方靠窗处聊天的水泽注意到我。他的手微微举起,用爽朗响亮的声音向我搭话。

「你好啊,水泽。」

我刻意模仿水泽的动作,一面露出轻笑,尽量用很潮的感觉举手、向他回礼。反正水泽本人都知道我在模仿他了,那我就看开点学个彻底。这样还是没有水泽那么帅,但我自认跟一开始的时候相比,已经很有模有样了。正确说来其实是在自我催眠。

我从教室后方慢慢走过,同时思考接下来该采取什么行动。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须思考的点如下,那就是我是否该就此接近水泽,加入那个中村军团。若想或多或少赚取一些经验值就该加入,我个人也想尽可能提升等级,所以打算就这样走过去。可是话又说回来,虽然集体外宿的时候整天都混在一起,却没把握来学校也能混在一起,总觉得虽然有一起住在外面,两者却不能混为一谈,让人怀疑在学校是否不该靠近他们,这部分令人在意。毕竟对象可是我。

因此我就像在争取时间,想要延长思考时间,慢慢让步伐缩小,开始转成龟速小碎步。必须趁这段时间检讨今后的行动。

就是这种感觉,我正在做惨不忍睹的挣扎,这时竹井突然异常欢乐地指著我。

「小臂也走太慢了吧~!?你是企鹅喔!?」

「吵、吵死了!」

这句话害我下意识吐槽。日南说过老是被人欺负不太好,再说我也身体力行学过好几次了。这种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反覆练习吧。还有竹井的基础音量原本就超乎一般行情,害我不自觉嫌他吵。感谢竹井这么吵。但拜托你别这么大声叫我小臂。

然而吐槽完才刚放心没多久,现充的波状攻击可不只这样,接著中村更用瞧不起人的神情开口。

「这样的确很像迟钝的文米。」

这话让我不知该做何回应才好,像这种时候比起内容,回话的速度和语气更重要吧,导出这个结论后,我深吸一口气。

「你说谁迟钝啊!」

「咦?当然是文米啦。」

被我吐槽,对方马上发动追击。这、这就是中村。能面不改色使出远远超过本人容许范围的连续攻击。

但我可不能在这示弱。正因为好像能赢又好像赢不了,这样才有挑战的价值。能够赚取经验值反倒该庆幸吧。

因此我再度出击,尽量不要散发弱者气息、中间尽量不要出现诡异的停顿,正打算出声————说时迟那时快。

中村看上去一脸淡漠,装作满不在乎。他们三人原本围在一起面对面说话,这时他朝旁边稍微挪动一小步,紧接著————

他空出约莫一个人大小的空隙。

这个动作就像在邀请另一个人加入他们。

「……咦。」

这是————

然而那三个人都没有谈到这件事,继续理所当然地聊天。

为此感到震惊的我到头来没能对中村那句调侃回嘴,最后总算让放缓的步调恢复原状,带著有点坐立难安的心情靠近那个三人群体。

再来我就顺势进入刚才空出来的缝隙。

如此一来,新的小圈圈成形,成员有中村、水泽、竹井和————我。

感觉有点不搭轧的四人聚首。

此时突然有个东西碰我的腰部。仔细一看发现水泽露出嘲弄的笑容,看似开心地挑眉,同时用拳头轻轻地戳我。那个笑容怎么看都像在捉弄人,但奇怪的是我并不讨厌,甚至莫名感到有些开心。

我又把这个小团体看了一遍。有水泽、中村和竹井。这三人看我的目光……充满调侃、明显是在捉弄我,不过,总觉得里头没有半点刺人恶意,并没有要排挤我的意思。

我至今为止都是独行侠,可是也许————

加入这样的小团体后,校圔生活搞不好会变得更加和平快乐,让人心情愉快。我一面发呆一面想这些事情。

下一秒,我的小世界外突然传来「喀沙」一声。这个声音让我回魂。

转眼一看发现一个放在红色花俏手机壳里的智慧手机正朝我对焦。

「……好欸!偷拍到小臂的蠢脸了~!看我把它上传到Twitter!」

「喂、喂你先等一下!」

才没多久的工夫,我马上就改观了,心想「不,这样哪里和平了」。

* * *

几分钟过去,我费尽唇舌终于说服对方,没让他把相片传到推特上,接著我们四人一起走出教室。一路上三不五时被人捉弄,要不就是跟人回嘴,但有时也会努力主动出击,试著调侃对方,在走廊上走著走著就来到体育馆了。四人各奔东西按照高矮排队入列,开学典礼顺利结束。对了,后来我独自一人匆匆回到教室,这点就别计较了。做特训也是需要中场休息的。

上第一节课之前。在教室中,我坐到自己的位子上,这时隔壁传来一声「嗨」。

猛一看发现是泉将手举在胸前轻轻挥舞,对我露出有点调皮的笑容。她的表情和举动依然是那么亲切,可见体内蕴藏的沟通能力有多高。

「……你、你好,泉。好久不见。」

我努力应对这个出其不意的攻击,向她回礼。刻意扬起嘴角,装出自然的笑容。

「好久不见!去外面集体住宿之后就没见过了~」

泉说完不知为何露出突然想到什么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看似害羞的她目光游移。怪了?我一时间没看出这个反应代表什么意思……喔喔我懂了,是因为我们集体外宿的目的在于撮合泉和中村吧。

试胆大会结束后,中村邀泉去约会,那场集体外宿缴出些许成绩。根据日南所说,事后好像只跟泉说这次外宿其实是为了撮合他们两个。听说感到害羞的她非常感谢我们。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中村目前仍然被蒙在鼓里。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

「这个嘛————好像是那样呢————」

我开始动脑筋。泉露出些许破绽。既然这样,眼下是否有机会「捉弄她」?平常很难靠我的力量调侃她,既然她都露出这种破绽了,那就等同用不锋利的武器砍肚子也不会被弹开,我的技能似乎也能造成伤害。但别说是武器不够锋利,搞不好武器太弱也说不定,我不想面对这个可能性。

于是我接著在脑中列出所有关于泉的已知情报,试著找话并调整语气。

「对了,结果后来你跟中村进展如何?」

「咦!?这个————!」

我用周遭学生听不到的音量询问,泉的脸变得有点红,她朝四周环视。喔喔有用欸。出其不意攻击对手的弱点,在这种超有利又卑鄙到极点的状况下,我的捉弄多少也会对泉产生效果是吗?

「其、其实,暑假期间修二似乎要忙家里的事,好像还是没空出门……」

「喔、喔喔,是这样啊?」

后来对话仍持续进行。

「就是————这个样子……不过。」

「嗯,不过?」

泉先是说了句「跟你说喔」,接著就微微地垂眼。

「下星期的周末……我们两个要一起去买东西。」

她话说得支支吾吾。

「噢噢!原来是这样啊!」

这样的进展著实令人开心,所以我运用所谓的声色并茂「技能」,尽量忠实呈现那份情感。为了表示真心运用技能,这就是我的真心加技能混合技。

「嗯……就是这么一回事。」

话说回来,暑假做了约定,直到九月的第二个礼拜才要出去。这两人的龟速进展令人不禁苦笑,话虽如此那个中村跟泉终于要单独出去了。真是可喜可贺。完全不会想诅咒这两人被炸死。

「太好了!」

「嗯……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我要加油。」

缓慢点头的同时,泉小声说著,这话听起来像是对我说的,一方面又像在说给自己听。

「这样啊……嗯,说得也是。你加油。」

因此听她这么说的我为了不流于敷衍,回答的话是出于真心。

然而正处于感性状态的我被人出其不意攻击。

「对了!那友崎你呢?」

「咦,我、我?什、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最近不是听说你有在追女孩子吗!?」

「没、没啦……」

被人这么一问……老实说脑海中是有浮现某张脸,但我没那个胆跟泉吐实,所以眼神飘了一会儿————

「没、没什么特别的对象……」

「不,刚才那阵停顿未免太可疑!」

「没、没这回事……」

「哦~?好可疑~~」

还是老样子,一讲到跟恋爱有关的事就两眼发光。说我最近疑似有在追人是怎样……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该不会在讲色色的事情!?」

背后突然响起超有活力的声音。就算不看后面,光听这句话也知道是谁,但我还是转过去看,在那的人果然是深实实。

「深实实你听我说!其实刚才友崎他……」

「不,泉你就别说了!用不著说明!」

「哎唷————!?看样子真的在讲色色的事!」

「就说不是那样了!」

就这样,当我被卷入这阵骚动,教室前方的座位传来斥责声————「喂!」。朝那一看发现是小玉玉从远方指著深实实。

噢噢,隔了一个暑假,好久没看到小玉玉了。她的个子还是一样娇小,栗色的头发正闪闪发光,会坐在前排应该是个子太小的关系。

「女孩子家别大声说这种话!」

她个子小,就算斥责别人也没什么魄力,但是直挺挺的指头依然很有杀伤力。

被指到的深实实不愧是深实实,不知为何一脸幸福地发抖。

「噢噢……小玉的斥责在疲惫身躯上游走……!」

「别擅自拿人家的指责疗愈身心!」

小玉玉毫不留情地指责再指责,那样的她看起来生气蓬勃,光看就觉得连我都跟著开心起来。顺便说一下,深实实的活力是好几十倍,这两人是怎样。

「我要补充欠缺的小玉元素!」

深实实边说边冲向小玉玉,用力抱住她。嗯嗯,她平常就是这样。

「等等,你这个笨蛋、深深!」

对小玉玉的抵抗视若无睹,深实实将脸埋在小玉玉的颈边、一脸幸福。

后来深实实总算从该处慢慢抬起脸。她的表情莫名认真,一直看著小玉玉的侧脸。

「我、我说,小玉……」

像在确认什么,低垂著眼的深实实摸摸自己的鼻子。

「……咦?」

「你该不会……」

她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眼神有些不安地游移,嘴微微地张著,看起来又像在烦恼该怎么开口才好。深、深实实你怎么了。

「什……什么事?」

当小玉玉紧张地回问,深实实再次与她四目相对,缓缓地开口。

「————你是不是换沐浴乳了?」

这话问得既真切又落寞,小玉玉先是哑口无言地沉默几秒钟,之后便红著脸用力直指深实实。

「别擅自去记他人身体的味道啦!」

「欸嘿!」

深实实完整发出「欸嘿」这个声音,瞬间露出华丽的笑容并吐出舌头。该怎么说,总觉得深实实的变态度与日俱增,应该是我多心了吧。要是放著不管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真是大意不得。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结束一场骚动后,两人就像平常那样感情要好又开心地闲聊,不时穿插指责,或是被人上下其手。呼、呼————这下害我遭受波及的骚动总算落幕了,回归和平的日常生活————原以为是这样。

当我将视线转回,泉正用亮晶晶的目光看我的脸。

「那我们继续聊刚才的事……友崎的恋情进展如何!?」

「没、没啦,这个嘛……」

泉一遇上这种话题就会紧咬不放,这份强劲果然也不容轻忽。

* * *

我暂时对泉的追问避重就轻闪避,这时开始上课的铃声响起。

班导川村老师在同一时间入内,泉嘴里吐出一声「啧————」,但她还是面带笑容、满足地结束对话。总觉得就算不能问出真相,光是能聊这件事似乎也让她心满意足。

「好了,大家就座。铃声已经响了————」

给人感觉就是一位坚强的女性,川村老师用坚定的语气说著。这句话让大家不再交谈,安安静静地坐到位子上。

就这样,第二学期的第一堂课开始,要花一大段时间开班会。川村老师在讲台上咚咚咚地整理约一半A4大小的纸束,接著语重心长地开口。

「……各位还是二年级生,但是你们也该正视大考了。我想你们在暑假期间都有用自己的方式自主学习,不过,学校这边也要正式展开专门应付升学考的课程。因此今天要做最终会选择的未来去向调查,并针对今后的选课进行说明。」

老师还是老样子,先是用莫名充满自信的语气说完,接著就将一叠讲义发给每一排的第一个学生。讲义发到手上,上头印刷的调查表几乎都是以「升学」为前提,明确列出这所学校的方针。这里虽然是埼玉县,但我们的学校升学率还算高。

「首先要针对大家的应考科目选课……」

如此这般,比起做些指导课程,今后上课更以教授应考具体对策为主。因此会根据所选的课程在不同教室上课,并针对考试会考到的科目集中授课等,以上就是说明内容。

也是,再过一年多就要考试了。我并不讨厌读书,但是目前还未做出任何具体决定。是不是也该认真思考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我要努力升学,目前只想到这个。

说明结束后,利用一小段时间将调查表填完,大家都把问卷交出去。

将收来的问卷确认一遍,川村老师的表情放缓。

「……嗯。那我们的时间还很充裕,顺便连这件事也一起决定吧。来谈将在三个星期后举行的球技大赛————」

话一说完,竹井就高声说了句「就等这个!」,惹得班上同学小声窃笑。噢噢,只是一句话就能博君一笑。既然有值得参照的技能,就让我偷走它————想是这样想,要我直接照抄好像满难的。因为我若是在这说出「就等这句!」,大家肯定会觉得莫名其妙,我想那是长久以来培养角色形象的成果。我算是不起眼的阴沉角色吧。好悲哀。总之就先照日南说的做,要观察一下。

「这么说也对,竹井你等很久了吧。不过时间都来到这了,接下来能决定的就只有……男生跟女生的队长吧。」

川村老师在黑板上写下「队长」这个字样。

「队长要做的大概就是出席队长会议。各个班级的队长聚在一起决定哪个学年要比哪种球技,讨论场地的使用顺序。再来就是比赛当天帮忙准备场地和球,还要在比赛中以队长的身分指挥,多担任这类实务性的职务。那么男女各推派一位。有人要自告奋勇吗————?」

「我要当————!」

面对老师的喊话,竹井以几近反射的速度举手。这让班上同学又开始窃笑。竹井这招已经不是技能了,更像是一种才能。就很像是角色的特性。竹井的特性恐怕就是「单细胞」吧。

「好————若是没有其他人选,男生这边就决定让竹井当————」

「好耶!我一定会争取到足球-->">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