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3 解决困难的任务后潜在能力可能会觉醒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3 解决困难的任务后潜在能力可能会觉醒

新的一周来临,星期一我来到第二服装室。

「那么,习题处理得怎样?」

还是老样子,日南看上去一脸无所谓,让人无法想像她刚才才做完晨练,我准备开口简单地做个现况报告。

「嗯————这个嘛,我总算知道要塑造什么样的情境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这让日南佩服地点点头。

「哦。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进度就比想像中快呢。」

「是这样吗?」

是因为我去跟很多人打听消息,所以才进展得这么快?

「反正时间上还很充裕,你要朝什么方向走,我就先不过问了。期待你拿出成果。」

「啊,不问详细情形吗?」

「对。总之一开始应该让你自行尝试,从错误中学习。」

果然没错,这次的课题重点不在于日南如何指示,而是要自行思考并决定该如何行动,并将它付诸实行。

「反正就是要我自食其力前进就对了。」

「没错。」

简短断言后,日南没有再多说什么。从她的言行举止来看,这次课题的大方向已经很明显了。

「原来如此,我懂了……顺便问一下,我这次找很多人商量对策。这样应该没问题吧?」

此时日南扯出一抹笑容并点点头。

「那样才是这次课题的正确解答方式。这样的模式不是都会在游戏里出现吗?有关这次的课题,魔王并不好对付,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应付就要藉助他人力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看清这点可以说是其中一项课题。」

「也就是说,你反倒鼓励我这么做?」

「答对了。」

「……我知道了。」

回话时,我想起之前遇到深实实的问题,全仰赖小玉玉解决。

就跟那个时候一样,假如我想到某个作战计画,但却没有将它付诸实行的技能,这时只要藉助他人的力量就行了。

「不过,要是从拟定计画开始就全部交给别人做,那样就本末倒置了。不管碰到什么事,你都要自己挺身而出去面对游戏。要是把操纵杆交给某个人,那样一点意义也没有。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我知道,当然明白。」

就这样,确认完课题的重点所在,我准备去拟定今后的战略方针。

* * *

结束晨间会议,我离开第二服装室。

接著我来到教室里,一进去马上发现一件事。

我来到水泽和竹井身边。

「中村他……今天也没来吗?」

这两人被我一问,其中水泽困扰地皱起眉头。

「好像是。发LINE给他也是这副德行。」

他边说边让我看智慧手机的萤幕,上头列出这段对话。

『你今天也不来上课吗?是因为佳子的关系?』

『稀有恶魔真的好硬喔————』

『把我当空气是吧。你又在打斗犬?』

『对啊。记得跟川村说我发烧。』

「喔、喔喔。」

还真是豪气。除了自己想说的话,其他都直接略过,硬是只讲要办的事。前阵子我跟中村一起去游乐中心玩过「斗犬」这个游戏。中村又在打那个啊。一下子玩AttaFam二下子玩「斗犬」还真忙。算了,从玩家的角度看,这是不错的倾向。

「你也看到了————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只能暂时随他去了。」

水泽用无奈的语气说著,竹井也跟著点点头。

「这种时候的修二真的很难搞~!」

「原、原来是这样……」

看到他们两人如此回应,我一面盘算该跟这个问题保持多少距离,一面问话。

这时水泽轻轻地「唔————嗯」一声。

「可是上次请假落在星期五,中间隔了星期六、日,今天又要请假,这次吵架也吵太久了吧。」

「啊,之前没有这样吗?」

这话令水泽颔首以对。

「依照以往的惯例大概休个一天就会来上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这次还吵到六、日去,大概是史上最长的一次吧?」

「可能是喔~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不晓得……没关系,之后再问吧。但我想他八成不会说就是了。」

「那不就只能等啦!」

「应该是吧。总之在球技大赛之前一定要让他来上学,因为那家伙是超强战力。」

「喂!孝弘超现实的!」

「呵呵呵。」

两人三两下将话题轻松带过,又像平常那样闲聊起来。我听著听著不免觉得担心归担心,还是要保持适当的距离,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友情,诸如此类。我至今为止不曾体验过的世界正在眼前展开。

时间来到隔天。星期二上课前,在教室里————

「唔————嗯,刷新最长纪录了。」

这话水泽是皱著眉头说的。

从上礼拜开始已经持续好几天了,今天中村还是没来。来到这个地步,就连我都有点担心。

最近水泽、竹井跟我常混在一起,我们早上会聚在一起开会,比起昨天的更显得有些凝重。

「他未免也跷课跷太久了吧~」

竹井说话的语气就跟平常一样,但里头透著一丝担忧。除了对竹井有「担忧」这类情感感到惊愕,我不忘专心倾听他们的对话。

「他还发这样的LINE讯息过来。」

水泽边说边让我跟竹井看智慧手机的萤幕。

『总之这礼拜都说我发烧就对了。』

这段文字让我不禁哑口无言。

「照这样子看来,情况好像越来越不妙了?」

水泽点了点头。

「说的是啊————虽然单纯只是跷课罢了,但是很快就要考试。现在上课也开始针对大考授课,说真的从一开始就老是缺席,这样很吃亏。」

「……也是。」

我也这么认为。新的讲义跟书册都一起发下来,课堂上会讲解该如何运用这些资料以及今后方针,都不来上这些课虽不至于造成致命失误,但我觉得这样不是很好。

「真是的!修二到底在想什么~~~!」

似乎打心底感到困扰,竹井胡乱搔弄头发。

水泽见状嘴角有些上扬,眼底却充满认真的色彩。

「总之说真的,比起在那深思熟虑,修二更容易先付诸行动。」

他边用手指抓脖子边说这句,接著盘起手陷入沉思。

第一节课上完了。

接受数学的洗礼,头脑被搞到很疲劳,之后就迎来一段休息时间。

这时突然有人戳戳我左边的肩膀。

「唔喔!」

「反应好大!?」

仔细看发现我隔壁的泉正向后仰,皱著眉头看我。

「啊,抱、抱歉。」

最近已经很习惯跟人聊天,不仅如此,我自认还有能耐三不五时捉弄人或是对人吐槽,但是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出手,我果然还是来不及应付。害我显露原本身为弱角会有的调调。

「那个————有什么事?」

当我回问,泉稍微低垂著头,但仍斜眼盯著我看。

「其实也没什么……想谈修二的事。」

她的表情很认真,脸颊有点红红的。做出这种让男人心痒的楚楚可怜举动,真不愧是强角,好狡猾。不过我早就知道强角会在关键处显露可爱气息。因此我对这点无动于衷,并开口回话。

「喔、喔喔……我、我想想,要、要谈他请假的事?」

等到我真的出声才发现其实比预料中还要动摇些,但泉不愧是泉,一说要谈中村的事就心神不宁,我们两个彼此彼此、算是打平了。

「嗯,对。」泉说著微微地点点头。「刚才你有跟阿弘他们聊天,我想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这才让我想起泉都叫水泽「阿弘」,同时思考该怎么回答才好。

「……这个嘛,他确实只是单纯的跷课而已,可是说到最后我们觉得这样下去不妙。」

「果然……是这样。」泉看似消沉地点头。「不晓得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这时我想起水泽曾经让我看过中村传的LINE。

「他有传过讯息,里面写『这星期要疯狂跷课』之类的。」

「是他本人传的?」

「嗯,是啊。」

「……这礼拜要疯狂跷课啊。那样实在很不妙呢?」

泉轻轻地「唔————嗯」一声。

「说得也是。大考就快到了,从一开始就没来上课好像满糟糕的。」

「啊————……那样确实也满糟的。」

泉用有点迷惘的语气说道,语尾让人有点在意。

「那个……『确实也』是什么意思?」

「啊————没什么……这是因为————」

泉用食指抓抓鼻头,同时继续把话说下去。

「修二他家————其实之前好像就常常跟父母亲吵架。这次是从上礼拜开始,因此他们已经吵了将近一星期对吧?而且好像还要再吵一阵子?所以说,跷课不来上学也很糟糕……可是一般而言都会让人怀疑他跟父母亲相处起来没问题吗?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喔喔。」

我不禁出声。对喔,我没想到这么远。

我当然知道泉是很体贴的人,可是看到她还会担心中村跟母亲的家族情感,让我对这点有了更深的体会。果然,她在想中村的事会特别投注感情。

「这点……确实也很重要呢。」

「是啊……」

看我表示同意,泉露出担忧的表情,轻咬著嘴唇开口。

「唉,要是修二至少能来上个学,我就能硬是找他问话。可是他跷课就没办法了……」

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她这样,我就试著跟泉提起昨天水泽他们聊过的话题。

「他应该……会在球技大赛之前过来上课吧。」

「唔————嗯……这就不知道了。可是希望他会来。难得有场比赛,我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同乐。」

「说得也是……」

「嗯。」

只见泉立刻用认真的语气回应并点点头。

「刚才跟水泽他们聊天时,我们讲到中村在用脑之前可能会先冲动行事。」

「啊,这个我懂。」

泉看起来颇有同感,用手指轻轻指著我的脸。听到这句话,我不禁露出苦笑。

「中村平常果然就是那个样子呢……」

看在泉眼里也是那样啊。然而她连中村的这个部分都喜欢,恋爱中的女孩真有包容力,让人不免为之感叹。

「就是要连这点也包含在内才像修二嘛。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同班,已经习惯了。」

泉说话时好像乐在其中,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看泉这样————

「总觉得……你们好像夫妻。」

我不经意说出这句话,只见泉满脸通红。如何、大家看到了吗?刚才我说那句话捉弄人说得很顺吧。但刚才那个不是为了捉弄人才说的,而是我说出心里话偶然导致那种结果罢了。就好像转手把要出招刚好使出升龙拳。但总而言之还是出了,就结果而言是成功的。

* * *

这天上到第六节课的时候。

我们即将迎接今天最后一节课,也就是漫长的班会。

「那么,我们在上星期的班会上已经选出队长,今天就来针对球技大赛决定一些事项吧。」

川村老师在黑板上写下「想比的项目」,一面跟大家如此宣布。

少了中村的会议就此展开。

「跟去年一样,每个学年分男女各决定一种比赛项目,跟同学年的其他班级对战。去年比过的项目好像是……足球、篮球、躲避球、排球、垒球。但除此之外,只要场地能够配合,还是能在某种程度上自由选择比赛项目。因此,首先就让队长带领大家讨论……竹井、平林。」

老师说完就分别朝他们两人看去并且跟他们招手,要他们到前面来。

「好耶————我们一定要选足球啊!?」

竹井在班上同学的窃笑声中精神抖擞地上前,平林则躲在他后方安安静静地出列。平林同学感觉起来果然不习惯做这种事。这种时候只能交给竹井了。虽然不是很可靠,但你要拉她一把。

「先说一下,在队长集会上不一定能拿到大家最想比的项目,大家就表决选出三种项目吧。毕竟根据传闻,竹井猜拳好像很容易输。」

「等等!怎么连老师都说这种话!?」

就这样,班上再次扬起一片笑声。我试著观察平林同学,紧张的她不至于满脸笑容,但还是露出开心的表情。很好就是这样,竹井。

对了,这时我有偷偷观察绀野绘里香,她也在笑。也对,队长都选出来了,她再也不需要咄咄逼人了吧。像这样面带笑容虽然还是满潮的,但看起来就像一个可爱的辣妹。平常的表情跟态度未免也太可怕。

话说回来,要我们选想要比的项目啊。我的课题是让绀野绘里香拿出干劲。为了达成这点,在比赛项目的选择上似乎很重要。要是第一志愿决定选绀野绘里香讨厌的球类比赛,套用在让人努力的CP值上,「成本」相对就提高了。

「……对了,泉。」

我压低音量,跟和我有共同目的的伙伴泉搭话。

「嗯?」

泉听了也小声回应我。

「刚才那些比赛项目,选哪个才有可能让绀野拿出干劲?」

「啊————……」泉犹豫了一会儿。「应该是垒球吧?」

「哦,是这样啊。」

说真的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大概每个都不喜欢」这种答案,像这样得到一个浅显易懂的答覆,还真是好消息。

「嗯……像躲避球、排球、足球或篮球这类会被球打到脸和身体的比赛,绘里香好像都不喜欢。」

「啊,理由原来是这个啊……」是超消极的消去法。「她还有其他喜欢的运动吗?」

「这个嘛……她运动神经不错,但感觉起来好像不是很喜欢运动。」

「这样啊……」

「嗯。所以若是想尽量提升绘里香的干劲,只能选垒球了。」

「我想也是。」

当我点完头,泉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替自己加油打气。「既然要做就得全力以赴」,不管面对任何事情都有这种气魄,以玩家的角度来看并不讨厌。不愧是我的徒弟,我也要加油。虽然在女生的志愿项目上出不了什么力就是了。

「好————那接下来这二十分钟……到两点三十五分吧。由队长带领大家讨论,若能讨论出一个共识那就再好不过。要是没办法决定,我们就根据大家想比的项目进行多数决投票表决。那就先从男生这边开始,现在可以开始讨论了。」

「男生选足球应该可以吧!?」

当老师将司仪的权利转给队长,竹井就开始跟全班喊话。该怎么说,与其说是现充的强项,倒不如说是竹井个人厉害的地方。

不过男生这边,当竹井自告奋勇要当队长的时候,他就放话要选足球了,根本用不著讨论,班上的志愿项目早就已经决定了吧。

————原以为是这样。

「不,选篮球比较好吧!」

有人跟竹井唱反调,是之前也有跟我一起聊过天的橘。我主观认为他是篮球社的,也许被我猜中了。不过,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出现意见分歧。嗯,我必须仔细观察并找出原因,看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咦咦————!?不会吧————竟然不是选足球!?」

别说是主导全场了,竹井单纯是以「竹井」的身分做出惊讶反应。完全不打算做好司仪的工作,真不愧是竹井。

「啊,那我比较想选垒球。」

有人放出第二箭,是跟橘那一挂男生常混在一起的人,名字叫什么来著————好像叫清水谷。留个和尚头、体格壮硕,这样看来应该是棒球社的。总觉得我从这阵子开始就超有看人的眼光。

「垒球其实也满有趣的啦!」

像这样表达意见也不是站在主事者立场统整各方意见,竹井单纯只是说出感想罢了。不错喔,就跟平常一样呢竹井。我觉得你一点都不适合担任司仪喔,竹井。

话说原来如此,事情朝这个方向发展。还以为竹井事前放话说「绝对要选足球!」,再加上处于班上金字塔顶端的中村是足球社人马,基于这样的权力关系,大概会顺顺利利决定要比足球,但怎么会变成这样……想到这边,我发现一件事。

对喔,中村不在。

仔细想想刚才那两个人说要选篮球跟垒球,他们说起来都属于男生那边擅长运动的小集团。虽然是现充团体,地位却不像中村集团那么高、立于顶点。小团体内的人数多是多,在班上的权力却没有中村集团大。

换句话说,在这种情况下,要是中村在场,那些中间阶层的人就会顺从中村之意,但负责支配氛围的中村不在这里,所以他们就从集团分化成个人,开始表 达自己的意思,让意见出现分歧。朝这个方向想似乎就说得通了。而且属于这个阶层的人很多,处理起来不容易。原来如此,中村的影响力果然很大。

「我们班有很多篮球社的人,应该很有胜算吧?」

「确实是那样没错————」

「可是棒球社成员也很多啊————」

「好啦两边都有人。」

而在那个运动类小团体里,大家的意见也各不相同。感觉不像强行主张要别人接受,更像是在顾虑彼此的反应,再来进行意见磋商,跟平常中村那种甚至可 以说是在威逼他人的自我主张相比,大家的行事风格都比较客气。在这个团体里恐怕没有像中村那样明显的核心人物。因此才没有属于整个团体的大方针。

没办法统整大家的意见似乎让竹井感到焦急,他看起来很困扰、脸上表情显得不知所措,并朝大家开口询问。

「那这下该怎么办?现在就是从足球、篮球或垒球中选吧————?」

「靠投票表决就好啦?」

这位同学的意见让竹井也点点头说「有道理!」。

于是讨论时间都还没用完,我们最后变成用投票表决,竹井在黑板上写下大大的「足球」、「篮球」、「垒球」,开始让大家表决。

「那从男生先来!有人想选足球吗~!?」

竹井说话的时候将手高高举起,可是包含水泽在内,其他举手的男生总共只有三票。顺带一提,我也没举。虽然我不擅长运动,但为了尽量打得开心点,我 打算选篮球。这是因为说到不擅长运动的人,跟一般人相比,更不擅长用脚或棍棒控制球。会这样考量都是为了让自己好过点,抱歉竹井。还有中村。

只见竹井失望地说著「真的假的……」,然后在「足球」这段文字旁边用数字写上大大的「4」。接下来要说的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但这种时候通常都会用「正」字来数,这种超有竹井风的计算方式让我差点笑出来。好险好险。

之后我们继续计算篮球跟垒球的票数,结果篮球得到九票,垒球得到六票,本班男生部分的球技大赛志愿项目顺序已定。没想到足球变成第三名。关键在于 中村没来导致中间选民的票数分散,也就是较不显眼的同学大多把票投给篮球吧。在班上较不显眼的同学之所以会集中把票投给篮球,与其说大多数人的想法跟我一 样,倒不如说大家认为以出场人数来看,自己要参赛的机率可能比较低。直到去年之前我一直都有那种经验,所以很清楚。

「可恶————算了没办法!那照顺序排列就是篮球、垒球、足球!」

如此这般,这位司仪主持的讨论会直到最后都参杂私情,大概花五分多钟就结束了,司仪这个任务自然而然交棒给平林同学。

「那、那个————接下来,女生这边的志愿顺序也要表决一下。」

跟刚才相比,教室里变得比较安静一点。或许只是先前竹井一直用大嗓门说话造成落差,才让人有那种感觉也说不定,然而大家若是觉得场面变得比较安 静,气氛就会慢慢冷掉。我悄悄斜眼观察周遭的人,感觉大家的表情好像变僵硬了。看在我眼里会变成这样或许只是主观意识作祟。

但我好奇在这种状态下,绀野绘里香会做出什么举动,所以就朝那边张望,结果看到那一幕————原本用来支撑脸颊的手慢慢放到胸前交叠,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看起来很不爽。喔喔,这种肢体语言还真是好懂。光是看到她出现这种举动,在附近的人就会有点退却吧。

「……唔哇。」

这时在我隔壁的泉发出轻叫。

「……是因为绀野绘里香?」

当我小声问完,泉便睁著那对亮晶晶的圆眼睛,轻轻地猛点头。看起来好像小狗。不过说真的,行为上做得那么明显,大家都会发现吧……想到这边,我突然灵光一闪。

搞不好这也是绀野绘里香用来支配气氛的一种伎俩。

不只用言语表示,还透过看人的方式、姿势、举动等各种方法表达意思,藉著不言而喻的压迫感支配现场氛围。这么说来,日南最先开始教我的也是表情和姿势。

就是这个样子,由于绀野绘里香发挥她的支配力,班上同学就会觉得很难对彼此大方表示意见,但现场氛围并没有完全处于停滞的状态。

「有————我想选篮球!有葵跟我在肯定能打赢!」

有人边说边精神抖擞地举手,是深实实。

对此,日南也苦笑著回应。

「这个嘛,我大概只能出赛半场。」

「咦!?……啊,对喔!你还要当学生会会长!」

「就是这样————但我个人也比较想选篮球~」

班上氛围因为开朗的声音而活跃起来。

就这样,将绀野绘里香的意思踢到一旁,其他思维开始活泼地作用。简单讲就是,在男生的权力构造面由中村集团一党独大,女生这边则是绀野集团和日南集团两大政党,就是这么一回事吧。班上的势力图还真多元。

「篮球……是吧。其他人有别的意见吗?」

就算平林同学朝大家问话,也没有人特别站出来反对。这下糟了。照这样下去就不能选垒球了。

我朝泉那边偷看,泉看起来似乎也很焦急,在深实实、日南和平林同学之间看来看去。最后目光终于放到我身上,我为了推她一把,一直小幅度点头。糟糕,被

泉传染了。泉也朝我猛点头。

紧接著,在几秒钟的犹豫之后————

「我想比排球。」

这时小玉玉直直地举著手发话。怪了?泉举到一半的手移向头,用手梳理头发。不对,现在不是在那掩饰的时候。虽然我懂她的心情。

「要选排球是吧。怎么办,哪个要排第一顺位?还是说,其他人有别的意见?」

没有像竹井那样立刻投票表决,平林同学想要按照老师的意思先讨论再决定。真了不起。

话说回来像这种时候,小玉玉还真是临危不乱。也对,一方面是因为她跟日南和深实实这两边的关系都很好吧,但是其中一个领头羊绀野集团因为女王心情 不好都不敢吭声,另外一组领头羊日南集团则希望比篮球,竟然在这种状态下一个人举手并发表意见。我觉得一般人可没这种能耐。

如此这般,照目前的走向来看暂时是由篮球或垒球一对一角逐第一志愿,此时泉一脸迷惘地偷看我。也是啦,一般来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吧。要在这个节骨 眼上另外主张新的,应该要花费不少心力。我不是不懂。看在周遭人眼里或许没什么大不了,但自己亲自上场做了才知道累,这种感觉我懂。

不过,要让绀野绘里香提起干劲,重点果然还是得从环境开始整治。为了让大家好好享受球技大赛、为了帮助平林同学,果然还是得让两大女子龙头都拿出 干劲,这样肯定比较好办事。所以说,我朝偷看我的泉摆出双手握拳姿势,再次鼓励她。泉看了又像小狗般微微点头好几次,接著彷佛下定决心似的,转头面向前方 ————

「……我个人————应该会选垒球吧。」

她稍微将手举起,同时小声主张。干得好,泉!

「那个————要选垒球是吧。嗯————大家会选这些,是各自有什么理由吗?啊,选篮球的七海已经说过了。」

虽然感到困惑,但平林同学还是贯彻老师的方针————「要先讨论再决定」。

「那么夏林同学,你有什么理由吗?」

被人这么一问,小玉玉稍微想了一下。

「我想想……因为我想比这个。」

小玉玉这句话说得太过直接,现场顿时沉默了一下。

「不对啦,未免太没料了!?」

这时马上有人半开玩笑地吐槽。仔细看发现深实实正从座位上朝小玉玉那状似滑稽地伸手。这让班上笑声四起。

喔喔原来如此,为了让一群人发笑可以这么做,在第一时间朝说话有点奇怪的人吐槽。我一边学习这项技能,一边记她的姿势,以防某天换我要用这招。我的脑袋疯狂空转。嗯,就算记起来还是难以实践。

话说回来刚才的深实实还真厉害。能够让整个群体发笑是其中一个厉害的点————但曾几何时我曾经听说过那件事,就是小玉玉无法扭曲自我,深实实保护这样的她,让她融入群体。刚才那一段互动似乎就在体现这点。假如刚才深实实什么都没做,尴尬的气氛很可能会持续下去。

「那么————接下来换泉同学……」

讨论会大概就以这种感觉进行,途中教室里突然响起一道不悦的声音。

「————我说。大家意见不一样,投票表决就好啦。」

这句话是女王说的,语气里满满是对司仪的责备。

「啊,那、那个。话是这么说、没错……」

绀野绘里香话里充满敌意与尖锐的魄力,平林同学听了瞬间步调大乱,话说得断断续续,目光飘向老师和班上的同学,想跟他们求救。

发现那道目光,在一旁静观会议发展的川村老师开口了。

「……绀野,你先别这么说。我个人认为突然就用投票表决的方式决定不太好。我只是想试试看,看你们透过开会讨论能不能获得共识。罢了,那从这里开始就由我来问吧。嗯————首先是……」

川村老师如此说道,同时像要袒护平林同学,不著痕迹转移司仪权利,要让讨论会继续下去。看起来属于冷艳型,又是精明能干的女人,感觉好帅气。平林 同学似乎松了一口气。后来老师问泉有什么理由,她则说出不至于得罪大家的动机。我偷偷观察绀野绘里香的反应,发现她跟刚才没两样,看起来一脸无聊、整个人 靠在椅背上,还翘著二郎腿。

告知理由的泉坐回椅子上。我朝那边看去,目光刚好跟泉对上。

「……绘里香好可怕。」

「是啊……」

我悄悄跟泉做个确认,之后有一阵子都在观望会议发展。

在那之后,大家有进行讨论并投票表决。结果是篮球六票、垒球五票、排球两票。篮球变成第一顺位。嗯。垒球没有变成大家最想比的项目。天底下果然没这么好的事。

对了,看样子绀野绘里香不管是哪个项目都不打算举手,但她被老师盯上了,对这点似乎还是有留意一下,就投一票给垒球。也就是说泉的预测正确无误。不愧是很会看场合的女人。

讨论会结束后,休息时间到来。

泉疲惫不堪地趴在桌子上。

「……辛苦了。」

我就近看她做出那些小小的努力,所以就出声慰劳,这让泉稍微抬起脸庞,露出充满破绽的傻笑。

「谢啦。」

「-->">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