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5 埋好就扔著不管的伏笔大多会突然回收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四卷 5 埋好就扔著不管的伏笔大多会突然回收

开始练习带球上篮后,三天过去。球技大赛正式来临。

篮球比赛这边采所有队伍轮流对战的方式进行,本班打出非常不错的成绩。

地点来到体育馆。在眼前这片篮球场上,水泽正以俐落的动作迅速穿过防守员身侧,来一记带球上篮。

「孝弘灌得漂亮————!」

「谢啦————」

就像这样,那个特别活跃的人正是水泽。在这场大赛中可以自由安排每场比赛要出场的队员,他目前几乎每场比赛都有上场。水泽是篮球社的吗……好吧外观上看起来很像,但我不太清楚什么人参加哪一个社团。

对了,说到我这个人……目前连一场比赛都没参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看起来就不像能派上用场的样子。

话虽如此,我还不至于落得连一场比赛都没得参加。因为球技大赛有一项规则————「每个人至少要参加一场比赛」。以学校的活动来说,会有这样的规则合情合理。也就是说,总有我出场的时候……是说具体而言,等这场比赛结束就换我上场。

我好紧张。但我还是有努力练习带球上篮,实际上场是否派得上用场,其实我也满想尝试一下。我没办法透过比赛方式来练习,对这方面很好奇。好吧,这就是玩家的本性吧。

「呀吼!」

「哇喔!?」

突然爆出这个声响,我做出酷似外国人的反应,同时转头察看,结果发现来人是泉。

她穿著很有夏天气息的短袖短裤体育服,白色布料反射从窗户射进的阳光,看起来好耀眼。除此之外,肌肤之类的部位更耀眼。

「你们那边情况怎样?」

泉说话的时候朝我跳过来。当然,因为她是泉,其他还有好几个地方也在跳动。

「啊————那个……加上这场比赛,还剩三场赛事,在这之中只要获胜两次好像就能拿到冠军。」

「哦————!真的吗?好厉害喔!」

「是啊……而且————」我边说边看向球场。「这场比赛似乎能够赢得胜利,事实上再赢一场就行了。」

「是喔————!那冠军不就手到擒来了!」

「是啊。」

也就是说我必须在这种状态下参赛,压力超大。还好有事先做一点点练习。

「那我们或许能赢得男女冠军!?」

「咦?这么说来女生那边也……?」

当我问完,泉露出灿烂的笑容。

「要是这场赢了,接下来就是决赛!」

「噢唤!真的啊!」

这样啊,女生那边也很顺利是吗?女生比赛的项目是垒球,每场比赛的时间都很长,所以跟篮球比赛不一样,似乎采用淘汰赛的方式进行,接下来就要进入决赛。

「嗯!刚才绘里香打出再见全垒打,直接结束比赛赢得胜利!」

「绀野……打出全垒打……?」

光是想到这个景象,我就莫名有种想笑的感觉。之前完全不把球技大赛当一回事的绀野居然打出全垒打,那当下不就用尽全力挥棒了。这股干劲真不是盖的,小团体的首领一旦认真起来果然很强。

「友崎你呢!?已经上去比过了吗?」

「这个嘛,我还没上场……下一场会参赛。」

我答得很保守。

「哦!那不就正好!垒球这边会先打前三强决定战,那我就能来这边观战了~」

「这、这样啊……」

哪里好了,我边想边回应。毕竟一直在篮框下待机,持续等待带球上篮的契机,这种窘样不想被别人看到。不对,我个人会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感到很满足,但那只是讲好听的。算了没关系,就想成可以拿来当聊天题材好了,反正大家也不期待我会有什么帅气表现吧。

这时突然「哔————」了一声,有笛声响起。比赛结束了。

我朝计分板张望,上面写著十八比十。是我们班的队伍赢了。

「好,再赢一场就行了~」

水泽边说边展现爽朗又从容的样子,朝那些现充走去。跟平常散发的成熟气质有些不一样,他露出爽朗又无邪的笑容,看起来变得比较亲切。下巴跟脖子上都挂著汗水,在夏日艳阳的照射下散发青春光芒。

「这副帅样是怎么一回事……」

听我道出心声,泉「啊哈哈」地笑了。

「看样子在球技大赛上,阿弘的行情又上升了……」

泉开心地说著,视线朝一旁看去。感到纳闷的我随著那道目光转眼张望。

那里有一群女生,正为水泽的一举手一投足发出尖叫声。

「……真不愧是水泽。」

好吧,在我看来他也是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帅哥,怪不得女孩子会受不了。神真是太不公平了。

紧接著那个水泽朝这边看,笑著轻轻挥手并走过来。他看起来笑得比平常更有朝气、更快乐,是因为运动完心情高昂的关系?脸上那对猫眼眯起,再加上烫著小波浪的时尚短发,这样的组合未免也太过完美,甚至给人一种整张脸周围都在闪闪发光的错觉。

他来到我身旁,这次换上有点帅气的笑容,同时拍拍我的背。

「来吧,文也。就让我们在接下来的比赛里拿下冠军吧。」

之后水泽的目光落在篮球场上,那模样未免也太有男子气概了吧。

「知、知道了。」

这样的气场不是单靠模仿举动就能学得来的,而是更有深度的————来自平常的举止或自信,是一种抽象的气质。那么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个吧,尽量透过反覆练习来锻炼表情、姿势和语气。

下一场比赛再过不久就要开打。队友有水泽、竹井、橘同学和其他不熟的人,再来就是我。

「好了————!那下一场比赛正式开始————」

其他班级的队长负责管理这块场地,他出声喊话。这句话一说完,水泽立刻走向球场。才刚比完一场比赛,体力还真好。相隔几秒后,我跟在他后头走去。嗯,好、看我的。

「加油!」

朝笑眯眯替我加油的泉报以笑容,我朝球场走去。

* * *

————糟糕,完全没机会。

我待在对手的篮框下方、在那附近待机,心里一阵焦急。

从比赛开始后,时间已经经过五分钟。

球技大赛的篮球比赛时间是十分钟,目前只剩五分钟左右。可是照目前的情况看来,我等同什么事都做不了。这样下去就糟了。更别提要创造跟爱运动小团体聊天的契机。

不,其实在比赛一开始,竹井有喊了一声「去吧小臂!」就好像丢飞盘给狗一样,把球传给我,接著我就冷静地照日南教的做,用她教的姿势、步伐、距离 感掌握技巧等,确实完成带球上篮动作。之后水泽和竹井便出现下列反应一个说「文、文也!?」、另一个说「小臂你怎么了!?」————不对,水泽就算了,竹井你 既然会感到惊讶就不要传球给我嘛。曾经一步一脚印做过的努力以这种形式呈现,我个人则是觉得很满足,到这边都还进展顺利。

可是后来我就被盯上了,我没有足以摆脱他们的技巧,体力也不够,所以就摇身一变成了木头人。在那之后,球是一次也没碰。也罢,照理说我这个人原本 没什么机会表现,却能让对方的其中一名战力将注意力放在我身上,也算是有一点用处吧。可以说我的努力以另一种形式呈现。大概是吧。

至于最重要的比赛情况,双方势均力敌。

应该这么说————我们输对方三分。

看起来似乎不是我方阵容有问题,也不是水泽太累的关系,好像是对方实力太过坚强的关系。印象中日南曾说「只是比个球技大赛,对方不至于盯你吧。」当时好像说过类似的话,结果第一次带球上篮后马上就被盯上了。

「好!」

水泽看穿对手的传球路线,将那颗球拦截,然后瞬间环顾整个球场,马上把球传出去。

「竹井!」

「好耶传得漂亮!看、我、的~!」

没人防守的竹井接下那颗球,迅速运球从对方的防守员身边通过,转眼间就来到篮框下方,然后用很乱来的姿势带球上篮。那副体格加上速度,还有过度拖泥带水的动作,给人一种类似强力灌篮的魄力。唔喔喔好华丽,看起来好像做了什么很猛的事。

大家纷纷吹起口哨。

场面整个沸腾起来。紧接著竹井露出满脸笑容,两手竖起大拇指放在脸的两侧。唔喔喔,看起来超逊。做了那么帅气的事情,之后却摆出这么逊的手势,这种家伙还是头一次见到,竹井。可是这样才像竹井,很棒喔,竹井。

之后球很快就回到球场内,比赛继续进行。这下双方就只有一分的差距。再投进一球就能逆转。剩下的时间差不多一分多一点吧。

球先给另一队。接著对方就开始传球,采取的战术就像在牵制,似乎要争取时间。看起来没有要积极进攻的迹象,球在五个人之间有节奏地传来传去。

也对,目前他们在分数上占有优势,而且所剩的时间不多,当然会采用这种战术。就算这么做欠缺男子气概,看起来很卑鄙,他们还是要按规则取胜,这种行为并没有什么好谴责的。对方采用毫无风险的传球路线,老神在在地传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战败的机率也越来越高。

不行,这样下去会输,任谁看了都会这么想————

就在这个时候。

那是野性的直觉吗?还是野性的动态视力?不管怎么说,竹井八成是靠某种野性的力量,照理说那颗球正要通过几步之外的传球路线,他却以一般人不可能会有的反应速度拦截。

「漂亮!」

水泽则用不该会有的热切声音大喊。

然而球从竹井手中溜走,在地面上弹跳几下,之后就滚走了。前方没有半个人。离它最近的就是竹井,还有盯著我的敌队学生,再来就是我。

「……啧!」

那个学生先是朝我偷看一眼,之后就咂了下舌,然后朝那颗球跑去。我没有从篮框下方挪动半步。球目前大约在竹井跟那个学生之间。不过,它朝我这边弹过来,大概会被敌方队伍以些许差距拿走。

「唔嘎————!」

然而竹井已经变成一头野兽了,看似不惜受伤的他朝球飞扑过去,抢在对手之前弄到那颗球。

「快防守!」

敌队的小队长喊出这句话,这时敌方队伍马上朝这半边球场冲过来,目标是篮框下方。

————可是目前篮框底下只有我一个。

「友崎————!」

维持倒地的姿势,竹井没有叫我「小臂」,而是叫我「友崎」,还将球传过来。我心想为什么在校内球技大赛上会出现像篮球漫画压轴桥段的剧情,同时接下灌满竹井意志的球。

剩下的时间恐怕只有十几秒,这是名副其实的最后机会吧。

可是这段距离要用来带球上篮有点不够。所以我运个几步球并用双手抓住它,就此摆出准备带球上篮的姿态。要是在这个时候投歪就输定了。

对,现在没投中就会输掉。

会输掉比赛。

————这股压力难免让我的动作乱套。

「唔喔喔喔?」

虽然认真练习,但我的带球上篮仅仅花三天赶鸭子上架,还没有熟到能在无意识之间投出,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又不能刻意把每一个动作按部就班做完。

我的脚步放得越来越慢,另一队的其中一名学生已经趁这段空档来到篮框下方。

「休想得逞!」

敌队学生用认真到令人畏惧的语气放话。

「喔哇!?」

我心里突然一阵焦急,脚也因此绊倒,惊慌失措地跌在地面上。这一摔让球跑出我的手掌心。球就这样掉了出去,在地面上弹跳。这下糟了。

我无论如何都要抓住那颗球才行,挣扎著、想办法让绊倒的脚向前进。但可能还是太过著急,我的脚完全被自己的脚绊住,朝前方大大地摔个狗吃屎。

另一队的学生被这个举动吓一跳,但还是朝这边跑过来,不想让球被抢走。我朝那颗篮球伸手。对方也伸出手。结果————

我倒在地面上,一只手将球夹在腋下,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对方的运动服衣襬。可、可是我要赶快站起来把球传出去————才想到这边。

在这一阵混乱中,场内外的人都在看裁判。

接著裁判「哔————」地吹响哨子。

「那个————红队……!」

红队。在说我们这一队。裁判的目光落到我身上。

「犯规触身……二次运球、带球走步……!」

大家又在吹口哨。

现场气氛沸腾起来,但是沸腾的方向跟我要营造的正好相反。

* * *

比赛结束后,地点换到篮球场边。

「咯咯咯……别、别在意。」

水泽再也憋不住,在那尽情取笑,还拍拍我的肩膀。

「吵、吵死了————……」

虽然整个人变得有气无力,但我还是想办法提起劲吐槽。特地跑来看比赛的泉也显得有点顾虑,不过她确实在偷笑。

至于在我正面的竹井,他则是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

「小臂……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同时违反三种规定的家伙!」

按住肚子眼角带泪,竹井感到好笑地指著我。

「少、少啰唆————!」

因为太丢脸了,所以我有点大声地回呛。我反覆练习可不是为了要用在这种丢脸场面。听我这么说,许多在附近的同班同学都跟著笑了出来。啊————真是的,可是技能生效范围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在附近观望的橘则强忍笑意跟我搭话。

「哎呀,看到很有趣的事情~」

「拜托放过我吧……」

为了表现情感,我用非常悲哀的语气说著,结果橘笑得更用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手太强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唔————嗯……」虽然还是觉得有点抱歉。「剩下的就寄托在最后一场比赛上了。」

「包在我们身上~」

这时橘笑著拍拍我的手。要派人去参加赌上冠军位子的重要比赛,首选果然还是篮球社社员。就像现在看到的这样。

话说这样一来我就跟橘————有机会跟爱运动的男生团体说话了,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是有为课题带来不错的结果吧?唔————嗯……

想到一半,橘笑著笑著就顿了一下,接著面露爽朗的笑容并开口说道。

「不过这样说来。跟你谈过以后,意外的……」

他朝我看过来。

「……意外的?」

在那之后他接了一句话,脸上依然带著爽朗的笑容。

「————发现友岛同学也意外的有趣呢!」

「不对,我叫友崎。」

他果然还是没把我的名字记住。

* * *

接下来这段时间,另外还有两场别班的比赛,比完之后,这场球技大赛最后一场比赛开始了。我们班能不能拿到冠军就看这场比赛,可以说是一大压轴。

由于接下来的比赛是最后一战,而且将决定谁是冠军,篮球场这边聚集至今以来最多的观众。假如我们班打赢,就会拿下冠军。输了就变成第二名。顺带一提,这时冠军就不是接下来要对战的班级,而是刚才我上场后输给对方的那个班级。

「要上了。」

这次队伍由中村带领,参加比赛的球员纷纷进入赛场。

水泽、中村和包含橘在内的三名篮球社社员似乎都有参加比赛。这些好像都是我们班的顶尖王牌,中村明明是足球社的却能被选去参赛,可见他多么有潜力。

我正在等待比赛展开,这时看到一群人从操场那边走过来。是我们班的娘子军。照这样看来,女生那边的决赛已经打完了吧。

走在前面的泉小跑步靠近篮球场,朝男生们挥挥手。

「垒球这边拿到冠军了~~!」

泉边说边笑,脸上神情开朗到不能再开朗,同时散发队长特有的可靠感。日南跟深实实也在她身后,朝我们笑著挥挥手。后方还有绀野绘里香,她擦著闪闪发亮的汗珠,同时和那些跟班开心地闲聊,这点让人印象深刻。

再来看看泉,班上男生虽然有在向她瞎讲些什么,但她还是再次开口————这次朝球场上喊话。

「修二!要是输了可别怪我没警告你!」

面对这句半开玩笑的话,中村搔搔头,懒懒地挑起眉毛,但里头透著一丝愉悦。

「知道了啦————包在我身上。」

接著他笑了一下,露出强而有力的笑容。

* * *

决定谁是冠军的比赛即将结束,现在球来到中村手上。

中村边运球边左右张望,确认防守员的位置后————他一口气加速。

有那身身体机能加持的运球动作将其他防守员甩得一乾二净,一鼓作气冲到篮框下方。但他却没有直接投篮。

因为敌队的防守员及时赶上,并挡住他的去路。至少可以确定的是,这样下去没机会带球上篮。

就在那瞬间,中村突然在那个防守员的守备范围数步外紧急停止,就此摆出准备要射击的姿势。他站的位置在三分线外,距离只有一步。

发现这点的防守员伸手过去,然而中村朝后方跳开,藉此闪避防守员。剩下的时间只有几秒钟。中村跳了起来,在最高点伸手,甩出一个拋物线。

————就在这个时候,裁判吹响哨子。这是压哨球,就是在最后一刻投篮的球。

投出的球吸收四周所有的目光和声音,有窗外迎接夏季尾声的蓝天当背景,慢慢画出漂亮的圆弧。

紧接著。

静静地,它被吸进篮框里。

人们发出惊呼。

于是目前的得分是二十三比八。不管有没有投进那一球,我们都会获得冠军。换句话说那只是在鞭尸。在最后一战,并没有上演让人热血沸腾的逆转压哨球桥段。该说在序盘就大势已定。

先前跟我们对战的班级变成第二名,我们现在派上用场的球员比那个时候更强,就算用一般的方式打也会赢吧。嗯。而且最终战对手就算在比赛中打赢也没办法拿到冠军,所以动力也跟我们有一段差距。这就是所谓的现实吧。

但不管怎么说,这下男女两边都拿到冠军了。

「我们是第一名~~!」

竹井虽然是队长却没办法参加最后一场比赛,然而最后还是很有队长的样子,用食指高指向天、发出激励士气的战吼。而且中村跟水泽也很配合,一样将手指高高举起。两个人都开心地笑著。

班上的女孩子也几乎全员到齐,大家一起发出开心的欢呼。日南、深实实、小玉玉快乐地环住彼此的肩,就只有小玉玉努力伸直背脊。

仔细看发现绀野绘里香也露出开心的笑容,虽然没那么明显。泉笑容满面地搂住绀野的脖子,绀野也挺开心地摸摸泉的头。

喔喔好厉害,大家看起来都好开心。感觉全班都团结起来了。所以我这个时候也偷偷地————如果是之前的我肯定不会做这种事情吧,我偷偷跟大家一起喊「耶————」。我心想「怎么样啊」,但个人总觉得自己好突兀。嗯,有时也会发生这种事。表现快乐的方式也要看人呢。

「辛苦了!」

这时泉放开绀野并转过头,以队长身分开口慰劳大家。

「你们那边也拿到冠军吧?我们班真不是盖的————」

中村接著用轻松愉快的语气说了这句。

「就是说啊————!」

说著,泉突然将手举到头顶上。这是在做什么?感到纳闷的我继续看下去,结果发现中村也一样将手举起,以太阳为背景,两人的手正好拍在一起。啊啊, 原来是在击掌啊。我刚才一路看过来却没看出个所以然。这两个人果然心灵相通。还是我不了解现充文化的关系?应该是这样吧。

对了,这个时候我转眼,发现竹井用非常悲哀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手掌。也是啦,毕竟你才是队长嘛。照顺序来讲,现在应该要队长跟队长击掌才对。竹井真可怜。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球技大赛顺利落幕后,我们参加完闭幕典礼,大家一起回到教室。顺便说一下,在开幕典礼上是由新上任的学生会会长日南来致词慰劳。总觉得大家都有善尽自己的职责呢。

* * *

之后几个小时过去。我从学校走向车站,准备回家。

我们几个人待在转角后方,悄悄偷看另一边的情况。

目前在这里的人有日南、水泽、竹井、深实实和我。

至于我们在偷看什么,那就是在人烟稀少的道路上————并肩而行的中村和泉。

也就是说我们尾随一起放学回家的中村和泉。

「来看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这时深实实开心地说了这句话。

「对啊要看一下。」

嘴里一面说著,我想起球技大赛结束后的情况。

球技大赛结束后,当作是拿到冠军的奖励,每个人都分到冰淇淋。好像是川村老师跟日南一起想的主意,用学生会的会费或是其他费用买的。喂喂也太乱来了吧,但我不讨厌这样就是了。

之后班上同学一起热闹庆祝,几个小时后大家觉得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这时泉终于有动静。

她靠近在跟水泽和竹井讲话的中村,接著突然这么说。

「修二……要不要一起回去?」

胆子这么大,一旦下定决心就要付诸实行,最近的泉就是如此坚强,中村嘴上虽然不以为意的说「一起回去也没差」,但还是用有点狡猾的方式答应了。

而在附近的我们一听到就会说「啊,是这样啊,那就明天见~」假装随他们去,等那两人走掉,大家立刻聚集起来、一致认为「必须尾随」,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究竟会怎样呢————」日南小声说道。

「这个嘛,一定会朝那个方向发展吧。球技大赛都拿下男女双冠军了。再说之前优铃还用爱的力量解决修二跷课问题。」

「咦,在说什么,我怎么都不知道!」

水泽一番话让深实实出声抗议。

「啊————……在你跟小玉玉亲热的时候,发生许多事情喔。」

「是什么事情!说清楚讲明白!kwsk(注2:日文讲明白的缩写。)!」

就这样,大家一面跟深实实解释这几个礼拜发生的事情,一面尾随中村跟泉,结果那两个人开始偏离放学路线。车站不是朝那个方向走,这么说来……?

只见深实实带著闪闪发亮的眼睛向前探。

「喔喔~?他们要去哪?」

「我说深实实,你跑太出去了。」这时日南面带苦笑将深实实拉回。

「果然不该把深实实带来……」水泽出言调侃。

「哎呦,真敢讲~?太在意小细节的男人会没女人缘喔!」

「哈哈哈,我早就交到不要交了。」

「哦~?是真的吗~?其实你现在根本没女朋友吧,孝弘!」

「少啰唆,我只是不想随便交而已。那你自己呢?有没有男朋友?」

「不、不用,我已经有小玉了!对吧友崎?」

「为、为什么问我。」

我们边拌嘴边尾随,发现那两人进到人烟稀少的公园里。

「这、这下不妙啊~!要来啰~!」

竹井嚷嚷的时候好歹知道要压低音量,但还是比应该要压到一个合适值的音量高出许多,大家都要他注意一点,对他「嘘————!」了一声。这让竹井垂头丧气又自责地闭嘴,还露出很哀怨的表情。用、用不著那么沮丧嘛。

……话说这个公圜不就是那个吗?我来练习带球上篮的公园。咦,这是怎么了,莫非会看到某种酸甜小剧场,像是投篮成功就跟我交往之类的。不,应该不至于。

大伙儿窸窸窣窣小声地吵闹,同时从公园入口旁的树木后方偷看内部,结果看到中村和泉两人并肩坐在面向入口的长椅上。水泽看了惋惜地开口。

「啊————他们面向这边,不能再接近了。」

接著水泽就要把书包放下,但我说了一声「……不」并制止他。

「嗯?」

水泽盯著我的脸瞧。我则点点头,伸手指向道路的另一边。

「那里还有另一个入口,从那里应该能靠得更近,打擦边球。」

「喔!真的吗?」

「对。」

没想到带球上篮练习会以这种形式发挥作用,那让我对这里的地形有点熟悉。我用力竖起大拇指,紧接著深实实就说了声「干得好!」然后大力拍我的肩膀。感觉超痛的,由此可知深实实今天也很有精神。

我们蹑手蹑脚从公园旁边绕过,大家从另一边的入口进到里头。

之后我们尽量在隐身的状态下靠近————最后来到距离长椅几公尺外的用品放置小屋后方。

换句话说在这种距离下,只要集中精神就能勉强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我们一群人先是你看我我看你,接著就专心听那两人说话。

「……对————就是这样!这个时候换葵当投手,就这样战到最后一刻!」

这句话传入耳里。这时我在很微妙的情况下发现一件新事实,原来日南在决赛的最后一刻担任投手啊。我朝日南看去,只见她露出滑稽的笑容,就像在说「啊,被发现了」。还是老样子,进入完美女主角状态时,日南的表情好有喜感。

「哈哈哈,这家伙还是一样,就爱多管闲事。」

「反正————因为这样才拿到冠军嘛!」

拿「多管闲事」来形容日南还真新鲜,害我差点笑出来。的确,要是有人问我「日南是不是很鸡婆」,我会说完全就是那个样子。一下子当学生会会长,一 下子又跑去球技大赛决赛上当投手,在班上也处于领导地位,真是不得了。即便如此也不会讨人厌,都是因为那家伙拿捏得恰到好处吧。虽然在我看来只觉得讨人厌 就是了。

「不过,你也很努力吧?」

此时中村爱理不理地应声。听到这句话,我们几个笑笑地互看彼此。真是的,说这种话有点帅气欸。

「咦……」泉答得支支吾吾。「唔、唔嗯。算是吧。」

「哦————」

「咦,修二怎么说这种话,真不像你。」

中村突然发出轻笑。

「在说什么啊。那怎么样才像我。」

「我、我想想……大概是嘴巴很坏?」

「爱说笑。」

他说完就一把抓住泉的头。

「好痛好痛!」

「你说谁嘴巴坏?」

泉双手并用抓住中村的手,但中村并没有放手。泉嘴上说「好痛喔~」却不是真心要把他的手甩开。这样的状态持续一会儿。

「————好吧,那我们交往吧?」

「唔欸!?」

此时泉发出好大的声音,这句话来得太过突然,害我差点发出怪声。我下意识用双手遮住嘴巴,以免声音跑出来。等我冷静下来就朝四周张望,发现竹井以 外的所有人都摀住嘴巴,竹井的嘴则是被日南摀住。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那家伙已经在瞬间猜到竹井可能会发出声音,除了摀住自己的嘴巴,还在同一时间 盖住竹井的嘴?如果真的是那样,这个判断也下得太好了。

话说这是哪招,中村在没有任何准备动作的情况下突然尽全力打出直拳。之前明明疯狂龟速前进,怎么能在这种时候用远远超越我们预料的速度出招。可是话又说回来,这样的确满像中村的作风。

中村看起来并没有特别著急的-->">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