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一、就算数值很高但是裸装冒险果然还是不妙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一、就算数值很高但是裸装冒险果然还是不妙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取个名也是难灬

翻译:取个名也是难灬

放学后,在夕阳余晖照射下的教室里,有两个交谈着的身影。

其中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则是向我寻找「战斗方法」的小玉玉。

「友崎君觉得怎么做比较好?」

「说的也是,那首先……」

这几周的时间里被绀野当成找茬对象的小玉玉,现在遭到的迫害已经到了被全班无视的地步,

仿佛连环追尾那样渐渐地变成越来越严重的事态了。

正因如此,此时此刻,我与小玉玉结成了所谓的战友关系。

「嗯嗯。」小玉玉摆出一副认真的表情等着我的下文。

即使坚信自己一定是正确的,她也为了「不让深实实露出那样悲伤的表情」而下定决心改变,那么我自当竭尽全力对她做出支援。

「嗯……小玉玉需要的果然是,能把打过来的攻击化解掉的技术,我是这么想的。」

「化解掉……是吗?」

为了确认我提案的大纲,她的嘴中漏出了呢喃。我们二人的声音在已经空无一人的教室中回响。

「该怎么说呢,以攻击回敬攻击的话,流弹就会波及到周围这种感觉吧……」

小玉玉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的眼睛,静静地听我说着。

「话虽如此,实际上来找茬的是绀野,当然啦小玉玉并没有错,但是即使如此小玉玉也被大家……啊,该怎么说呢……」

正当我绞尽脑汁试图寻找一个合适的说法之时,小玉玉接上了我的话头。

「被大家疏远?」

「嗯,就是这样。」

把难以开口的事情像这样一口气说出来。面对这一如既往的率直,我不禁苦笑了起来。即使是处在这样的状况之中,我的心情也稍微变好了一点。像这样拜见这绝不动摇的强大内心,就会生出「无论如何小玉玉就是小玉玉」这样的安心感。

因此我为了回应这份强大,重新摆正了表情,再一次从正面以语言回复她。

「没错,就是如此。即使小玉玉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你所做的事情也会让你被疏远,在大家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如果想解决现在的事态,我觉得做事做的更加圆滑一些为好。」

面对死死盯着我的小玉玉,我也就这样盯了回去。

她用力地点了点头。

「嗯,说的也是呢。」

她很不甘心地咬着嘴唇,但很快,就像要斩断迷茫一般,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吐出了饱含斗志的话语。

「我,也觉得这样比较好。」

就像是与什么诀别了一样,坚强的表情。果然小玉玉她,是做好了觉悟才站在这里的啊。

我为了支撑住那份斗志,向小玉玉笑道。

「这就是所谓的「战斗方法」哦?」

我说完这句话后,小玉玉用她那橡子一般圆圆的眼睛窥视着我的脸,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的十分温柔。

「嗯,那就请多指教了。」

* * *

对游戏玩家来说,一场正确的作战会议无论何时都是从把握现状开始。

我和小玉玉随便挑了张靠窗的桌子并排坐下,开始了我们的会议。

「总结一下现在的情况吧————首先,绀野正在不断地找着小玉玉的茬。并非是什么很严重的攻击,只不过是踢踢桌子,说说坏话,全部停留在「是碰巧吧」就可以糊弄过去的程度。重要的是,都是些不会留下什么证据的找茬,比如涂鸦这种。」

像是要确认一般,小玉玉点了点头。

「就是这种感觉。就算自动铅笔的笔芯被折断了,也会被说一定是自己不小心弄掉了才断了的吧,不会留下证据。」

就是如此,我也学着她点了点头。

「但是这不管怎么想都是绀野干的吧,所以小玉玉每次都会激烈的抗议呢。」

「就是说啊。」

「但是绀野每次都是那副装傻充愣的态度,所以什么都没有解决啊。全都用碰巧来解释,到头来连找茬这件事本身都要被否定了。也就是说,那个……」

我又一瞬间卡壳了。

「看见我俩起争执的同班同学们,渐渐开始觉得我很烦人了。」

「……嗯,就是这样。」

不愧是小玉玉,又把我难以启齿的事情直率地说出来了。被她帮了个腔,我继续转动着我的脑瓜子。

「所以说想针对这个状况做些什么,没错吧?」

「嗯,因为深深她,很难受的样子。」

小玉玉她从教室的窗户望出去看着外边的操场,小声的应了我一句。我跟着她往外看,发现田径部正在做练习。

在练习的有数十人吧,在这之中,深实实异常地引人注目。虽然她平时就挺璀璨夺目了,但我想果然还是那种拼尽全力的气势才是跨越这种距离吸引着人眼球的主因吧。我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深实实先是向结束跑圈的日南挥挥手,之后一边拿着塑料瓶一样的东西喝水一边谈笑。

还有,不知为何我发现日南今天存在感很低。

「首先,该从哪里开始改变好呢?」

这句话把我的意识拉了回来。我重振了一下精神,收回了视线,刚好和小玉玉对上眼。虽然视线很坚定,但她的目光深处果然还存在着不自信的感觉。是对至今为止都没有尝试过的「改变自己」感到不安了吧。

「要改变什么……啊。」

我开始一边考虑符合现状的行动,一边尝试在脑中做出总结。不过,果然没办法一口气就轻松通关啊。

虽说如此,我还是将现在已经掌握到的要素一个一个考虑过来,一点一滴地转化成语言。

「果然最重要的是……该说是与人交谈时的各种各样的态度吧,像是这一方面,我是这么想的,应该吧。」

「总觉得你说出来的话一点自信都没有!」

试图模糊焦点的话语一瞬间就被揭穿,受到了凌厉的指摘。哦哦,果然小玉玉毫无破绽!

「嘛,嘛,我自己也还没有改变完成,或者该说是还在发展途中这样……」

我吞吞吐吐地尝试解释,小玉玉摆出一副「就当是这样吧」的态度,扑哧笑了出来。

「不过,我觉得正因如此才有参考价值嘛。」

「因为咱俩很像,你是这么说的吧?」

小玉玉嗯嗯的点了点头。

「我不太擅长和别人搞好关系……比起从本来就很擅长的人那边学,还不如从本来不擅长然后自我改变的人那里学,能更好地理解他的心情。」

小玉玉像是要反省自己一样嘟囔了一句,表情也变得有些寂寞。

我为了让她打起精神,给了她一个滑稽脸。

「哦哦,我对我本来的无能还挺有自信的,放心交给我吧。」

「噗,那是什么意思啦。」

小玉玉稍微笑了一下。好嘞。本来状况就还挺严重的,至少让我把现在的氛围弄欢乐一点吧。

为此学会的想让某人欢笑的时候心里就会出现选项这个技能,是我宝贵的财富。

「啊啊,你就当自己上了泥船吧。」

「喂,那样会沉的啦!」

听着小玉玉耿直的吐槽,我也安心的笑了。

不过说实在的,去理解做不到的人的心情,在这一方面,我可是有着更加卓越的才能呢,在无能界也是十年一遇的水准。

但是这样一来,日南她又如何呢?我稍微有些在意。本来就很擅长的人,和不擅长的人。

最初相遇的时候,虽然我有她说过自己是原本不擅长的那种人的记忆,但是却没有听她说过详情。

我还在思考着,小玉玉她突然笑了起来,「不过。」她指着我说。

「怎么了?」

「对无能很有自信,像这种玩笑话,你以前是不会说的吧?」

「啊……」

我懂你的意思。的确,以班上的女同学为对象爽快地说出这种自虐向捏他,我并非这种角色。

说起来本来连「该怎么让她笑出来」这种选项都不会出现。就算有,也只会让人觉得「(不太明白,大概是让人恶心?)」这样吧,我进步还是挺大的呢。

「为了像这样做出改变,友崎到底做了什么呢?」

「啊,我啊……」

一边说着,就不禁回想起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确实,把这些回忆一遍是最有效率的吧。

这么快就被学生帮了一把感觉还挺悲惨的。

嗯,最初是从班里一个朋友都没有开始,以借纸巾为理由向泉搭话。以此延伸出和菊池同学讲话的机会。然后就是矫正姿势和表情,接下来————

「啊。」

我想起一件事。说起来那个不就是对这次的情况最适用的方法吗?

作战会议无论何时都要从把握现状开始————这对小玉玉来说应该也是一样的才对。

所以说师傅!把你的技能借给我吧!

「……等等。」

说完我开始在我脚边的包里翻找东西。我摸了一会,却什么都没有拿出来,就这样重新面向小玉玉。

「怎么了?」

看来是对在包里翻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拿出来就回归原样的我感到不解。

「啊,没什么。」

「啥意思啊?」

虽然她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我,但看我似乎打算敷衍了事的态度,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不暂且把这当成秘密可不行————我倒也没有这么想。我「咳哼」咳了一声,继续推进话题。

「是在说我做了什么对吧?」

「对。」

「有特别练习的,果然还是表情、姿势和说话的语调吧。」

「表情、姿势和语调吗?」

我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样。

「原本的我的表情与其说生动不生动,不如说是死掉了比较形象吧。姿势也一直七扭八歪,说话方式也是乱七八糟叽里咕噜的,「这就是死宅啊」会给人这种感觉吧。」

「没错,就是这样。」

「也别这么理所当然的肯定啊……」

我使用了千锤百炼的「悲伤的语调」技能!小玉玉发出了「呼呼」的声音!好嘞,弱角想让别人笑笑可是要一边考虑很多事情一边发言的。老实说这还挺辛苦的,不过为了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明快起来,能做的事情我都想试试。

小玉玉好像觉得很好笑一般用小手轻掩着嘴,对我报以微笑。

「不过你现在说话方式也明快起来了,气氛也改变了呀。」

「是,是这样吗?」

突然被夸奖了一番,这不是搞得我超动摇的嘛。连「呼」这么恶心的笑声都漏出来了,超大意!

马上就被小玉玉发现了,于是我又被指着了。

「害羞方式还是太非现充了啦!」

「好过分!虽然我笑出来的一刻就有会被吐槽的觉悟了!」

这里就以我最近锻炼出来的吐槽的语调来回嘴她。然后小玉玉又笑了起来。

虽然说关于吐槽的事情只要稍微意识一下就很容易成功,但是仔细想想的话,这可是「提出反论」和「带有感情的语调」的合体技啊。是对对方话里奇怪的 点,以有感情的语调提出反论。也就是说在我一遍遍重复练习的过程中这两个技能都变得熟练了,而它们的合体技现在也进入了实用阶段,果然安稳的进步是最棒 的。

话说回来从刚刚开始就有一种气氛逐渐缓和下来的感觉。因此我乘胜追击,把声调进一步变得明快起来。

「所以就是这样,我现在也能比较开朗的说话了。」

对我这用上演技的俏皮话,小玉玉又笑了起来。怒涛般的连击!在AttaFami里以这样的感觉进攻的话也总是会取得成果的。(这个人怎么就开始撩起小玉玉了?)

「话虽如此,不过你自己这么说合适吗?」

「总,总之!不对自己努力改变的部分抱持信心的话可不行。你看,小玉玉不也觉得我变了很多吗?」

听着我有些急切的气势发言,小玉玉把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然后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不过,也有还在修行途中的感觉哦?」

「咕……」

总觉得被超级直率的眼睛看着发表了一些超级纯粹的感想。被言语的利剑狠狠地刺穿了,之前得意忘形真的很对不起。我明白小玉玉她全部出自本心,说法中也没有掺杂说谎的成分,正因如此她的话语分量十足。

「唔,这件事就从现在开始,对,从现在开始。」

对我这番像是说给自己听的话,小玉玉以「没错。」这样认真的回答点着头接受了。并非是跟着我的话头,反过来说也并非在捉弄我,而是给我一种她只是纯粹的接受了这件事而已的感觉。这就是夏林花火。

「呃,那个,是要讨论小玉玉从现在开始要做的事情对吧?」

「对。」

虽然有些消沉,但我依然决定回到话题上来。

「大概最开始该做的是,为了明确自己想怎么改变,首先要把握自己的现状。」

「自己的现状?」

什么意思?小玉玉像这样歪着脑袋。

「呼~呼~呼,这个嘛……」

「那种笑法总觉得超级恶心!」

对我这无用且无耻的笑声,小玉玉一下子就对我做出了指摘。我又一次开始翻找我的包,并且并非空手而归,而是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立方体机械。

小玉玉的视线被它吸引了。「那是什么?」

「这个啊,」我把它放到脸旁,「是电子记录器,录音机哒!」

「录音机?」

锵锵锵地得意的展示录音机的我,以及完全不明白我在干啥,歪着头的小玉玉,我俩之间产生了令人绝望的温度差。

我拿着的东西正是日南借我的录音机。为了录下自己说话的声音,确认自己是在用什么样的语调说话而交给我的特训用道具。最近每天晚上睡觉前,有用来检查自己的感觉和实际的语调有没有不同,姑且也有在随身携带。

「用来干啥的?」

「呼~呼~呼,这个嘛……」

「所以说那种笑法超级恶心啦!」

虽说心已经被小玉玉切得七零八落了,我还是努力着按下了录音停止的按钮。确认了一下声音正常保存之后,把它放在桌子上,按下了播放按钮。

「总之稍微听听看吧。」

顺着我的话,小玉玉看向了那台小小的机器。

从那之中流出的,是这样的声音。

【有特别练习的,果然还是表情、姿势和说话的语调吧。】

【表情、姿势和语调吗?】

【原本的我的表情与其说生动不生动,不如说是死掉了比较形象吧。姿势也一直是七扭八歪,说话方式也是乱七八糟叽里咕噜的,「这就是死宅啊」会给人这种感觉吧。】

【没错,就是这样。】

【也别这么理所当然的肯定啊……】

小玉玉一边听一边眨巴着眼睛。

没错,刚刚第一次翻包的时候我就已经偷偷地按下录音按钮了。我们之间自然的对话就这样被录了下来。不过我只是在抄袭日南的做法罢了,也就是弟子接受师傅的传承。

随着录音的播放,小玉玉的视线和手指突然一起指向了我。

「窃听!」

那副表情看起来是想好好的教训我一顿。

「这说的倒是没错啦……不过你仔细听听嘛。」

我像这样赔笑道,小玉玉就开始连「嗯」「哦」都不愿漏掉那样,开始竖起耳朵听录音了。

两人暂且噤声,专注于录音之上。慢慢地,小玉玉开始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嘛我最初被日南搞这一套的时候也吃了一惊,这也没办法吧。

因为这一次这个录音机,可是录下了小玉玉那样子的声音啊。

【害羞方式还是太非现充了啦!】

【不过,也有还在修行途中的感觉哦?】

【那种笑法总觉得超级恶心!】

【所以说那种笑法超级恶心啦!】

很快录音就放完了。

我沉默着看向小玉玉,然后把桌上的录音机收了起来。

「感觉如何?」

被我这样询问,小玉玉十分单纯的回答道。

「我,好像嘴很毒?」

好像在客观地评判别人的事情一样,过于直接的感想。我不禁呼的吐出一口气,不愧是小玉玉,不知谎言为何物的女人。

不过,这就是我的目的。

「没错吧?也就是说这就是我想说的!」

「我嘴很毒的事情?」

并没有感到厌恶,只是单纯的在询问的语调。

「嗯,嗯。简单来说,就是这么回事!」

我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崩了。虽说我也是把心中所想就那样说出来的类型,但是在说话方式上还是多少会注意一下的。像这样完全不加包装、赤裸裸的对话,老实说我有些被吓到,但是感觉并不坏。不如说如果习惯了的话我觉得这样的对话更让人开心,果然我俩在本质上有相似之处。

「那个,所以说。即使是自己选择的这种说话方式,只是把想到的东西说出来而已这样,实际上像这样客观地听听看的话,还是和自己的想象有挺大不同的吧?」

回想起日南告诉我同样的事情时候的回忆了。

我也在那个时候,第一次长时间地,正经地听着自己的声音。并且就像现在的小玉玉一样,震惊于它和想象之间的出入。

「像这样可以客观地把握自己说话的样子的话,那么该怎么改变才好,也会变得心中有数吧?」

所以我只是把从日南那学到的东西,以现学现卖的感觉传达出去罢了。嗯嗯,果然我有确实继承师傅的遗传因子啊。

不过,就在不久之前连稍微做出点语调都千辛万苦的我,现在居然已经来到了教人的这一方,人生还真是让人搞不懂。

小玉玉认真地思考着,嘴里漏出了声音。

「这就是,【把握现状】吗?」

「没错!」

就像小玉玉用手指我的时候一样,气势十足的发言。

对游戏玩家来说,正确的作战会议无论何时都是从把握现状开始的。也就是说这个现状,虽然把小玉玉整个困住的客观现状的部分也很重要,这次果然还是【小玉玉自身的现状】要来的更为重要。

要说为何的话,这次要改变的对象,并非周边的状况,而是小玉玉自身。

「你想啊,我、日南还有深实实,能够理解小玉玉就是这样的性格所以说没什么……但是这份毒舌,在名为教室的规则之中,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

「唔,的确……如此。」

小玉玉虽然摆出一副可以接受的样子,但还是有些阴沉的低下了头。

制定出【教室】这块领域规则的主要还是【阅读气氛】,或者说是在力量战和智力战中胜出,从而【绕到空气流通的一侧】。也就是说,是在顺从气氛和带领气氛中二选一。在无法带领气氛的情况下与其背道而行的话,也就意味着会被「气氛」这种怪物捕食掉。

在这之中,既不擅长顺从也不擅长带领气氛的小玉玉从正面反抗这种气氛,结果便成为了气氛的受害者————这便可以说是被教室的「规则」吞噬,小玉玉的现状。

当然,不擅长融入气氛这件事本身,并非什么坏事。不仅如此,我还认为小玉玉那份无论如何都不会对自己重要的「核心」作出妥协的强大十分耀眼。不如说比起没有自己的价值观,只是一味地迎合气氛的大多数人来说要更为【正确】才是。

然而,那份正确在名为教室的规则之中摇身一变成为了恶的一方。

所谓正确,说白了,只是对某个场合某个时间而言,相对变化的某物罢了。

那么现在,只能为了迎合它而战。

如果想要打破现状,想要作出决定的话。

小玉玉的嘴唇颤抖着,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声音。

「说的也是,不改变的话……」

那是混入了决意与迷茫的声音。表情也是,果然也含有一些不甘心的成分。

「就是这样。」

即使看见了那样的表情,我也从正面盯住小玉玉,用力地点下了头。

当然,对我而言,【正确】被毫无美感的「规则」所吞噬也很不甘心。若是小玉玉不输给这个现状,能够贯彻自己的正确的话,那一定更为美丽才对。像这样祈愿的自己,也的确存在于此。

但是,就当下来说,这是错误的。

我就像要确认这份共犯关系的决意一般,慢慢的开口。

「因此来利用这个‘规则’,来达成【不让深实实伤心难过】这个重要的目的吧。」

小玉玉张着小嘴,好像是被我吓到了,盯着我愣了一会儿。

最后她突然笑了起来,再一次用手指指住了我。

「说的对。虽然你有点靠不住的感觉,总之一起加油吧!」

「小玉玉,你真心话飚的也太快了吧?」

就这样,虽然还有很多令人担忧的地方,总之我和小玉玉开启了合作生涯。

* * *

「对对,就是那种感觉。」

互相确认了意志与决心的我和小玉玉,事不宜迟,在教室里开始了第一次特训。

我把至今为止从日南那里学来的东西,对照了一下小玉玉的说话语调、姿势还有表情,把练习方法传授给了她。

然后现在在做的,是我一直被日南出的课题的其中之一。

「抓住感觉?」

好像已经明白了的样子,小玉玉以元气十足,仿佛小孩子一般的气势嗖嗖点着头。

「嗯!」

比平时要开朗不少的声音。

「不愧是小玉玉,理解的很快啊。」

「咦~耶~!」

小玉玉用手做出万岁的样子说道,表情也笑嘻嘻的给人十分耀眼的感觉。嗯嗯,感觉不错哦?

因为体型很娇小所以和这种孩子气的举动相性很高。糟糕,在旁边看着总有种不妙的感觉。

「一个人能练习吗?」

「噢!」

小玉玉竖起大拇指,以十分可爱的表情说道。眉眼如画,目光如炬。好厉害!小玉玉都变得不像小玉玉了,这种笨蛋的感觉太厉害了!

就是这样,现在在做的是我第一次和日南去菊池同学工作的那个咖啡店时候她出的课题,也就是【只用元音说话】的特训。

把能说的话限制在一个范围里的话,声调、表情还有姿势就会变得生动起来,是可以锻炼语言之外表现力的特训方法。想试试看效果如何,总之让小玉玉尝试了一下。虽然有想过到底会怎样呢,结果就像这样变成了仿佛在和小动物玩耍的感觉。

「……OK。稍微普通一点地说话也行哦?」

「啊,嗯。」

我刚说完,小玉玉就变回了平时的调调。这样这个训练就告一段落了。

我把手抵在下巴上,稍微思考了一下。

「诶……」

然后我注意到了一件事。

「……做的太完美了。」

是的,作为现充来说,与人交流时候的必备基本技能,一切原点的基础能力值。

也就是————说话的语调,表情和姿势。

在做这个只使用元音的特训之前,也有做那个扬起嘴角保持合适表情的部分,还有那个挺胸抬头保持堂堂正正姿势的部分,全都有依次检查一遍,而现在就是在做说话语调的特训。

然后,说结论的话。

就我看到的而言,小玉玉的这三种能力值,全部在标准值之上。

「真的吗?做的很好吗?」

「嗯,是这样……不过话说啊。」

我认真地注视着小玉玉的眼睛。

然后就那样,把我心中所想传达了过去。

「全都比我做的要好啊。」

「诶诶?!」

对我意料之外的自白,小玉玉吃惊地叫了出来。

「等一下!不是还要教我很多东西的吗?!」

「我的徒弟啊,为师现在就赐予你免许皆传的资格吧。」

「喂喂!你还没教我什么呢!」

小玉玉摆出一副无法接受的表情,果断地向我发起抗议。哦哦,何等卓越的表现力。不过要是留心这里的话,就迈入了吐槽的领域了————像这样想着,我又注意到一件事。

「我说啊……现在小玉玉在做的,是向我发起全力吐槽的那种事情吧?」

「嗯?应该是吧。」

小玉玉呆呆地等着我下一句话。

「想和大家搞好关系,想成为现充,为此而应有的重要技能,【向对方发起反驳】还有【带有感情的说话】都是必需的啊。而所谓吐槽,就是这两个技能的合体技。」

「嗯?是这样啊?」

小玉玉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然后啊,就刚刚我听到的而言,小玉玉已经做的十分完美了……」

「是吗?」

「是的。」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切换成了慢悠悠模式。

「我能做到这个,真的只是最近的事情。」

‘呼’的吐出一口气,等待着小玉玉的回答。我现在已经很容易能想象出小玉玉她【啊啊果然不行嘛!】像这样,以超越我的精准度的凌厉吐槽向我开炮的情形了。可以的话就让我好好参考一下吧。

然而与我的预测相反,小玉玉只是呆呆地低着头喃喃自语。

「果然很靠不住……」

「原,原来如此,也有快慢之分吗……」

并非那种语速很快的凌厉吐槽,小玉玉她吐了一句慢悠悠的槽。原来如此,也有这样的情感变化方式啊,我又被上了一课……呃,啊嘞?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 * *

这之后又做了几个特训,果然小玉玉她从一开始就拥有水准以上的实力。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比方说刚刚的,只用元音说话的训练。

本来小玉玉她就是,与其说是将自己的感情用各种各样的话语表达出来的类型,不如说是抓住时机使用语言之外的东西来表达感情的类型。声音和姿势自不用说,表情也很丰富。也就是说和我不同,本来就是朝这个方面特化的类型。

说起来,只用元音说话这样的特训,是因为我过于依赖语言而忽视了语言之外的表现,所以日南才会给我这样的课题来着。也就是说这是把我的【过于依赖语言的变化】这个问题点封印起来,对我进行特定强化的课题。

那么把这个课题就这样原封不动的套在小玉玉身上,自然不会起效。

现在必须要做的,是针对小玉玉的问题点进行特化训练才对。应该考虑的是,为了这个目的到底需要怎么样的训练,到底该怎么做————应该是这样才对。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来简单总结一下的话,就是这样:

「不知道……」

就是如此,从今天开始的师徒关系,仅仅维持了数十分钟就立刻完美地撞上了暗礁。果然我想给别人做人生商谈还早了一百年。

不过,问题就是问题。不想想办法的话毫无疑问会一头撞向bad end,虽然能做的事情不多,但是我还是想都试试看。

「友崎你在做的特训,还算挺好完成的嘛?」

「唔……」

我只能点头了。小玉玉下的判断是错的————这种可能性应该也有吧?不果然还是不太可能……重新审视一下我千锤百炼过的技能的完成度,与日南的检查结果对照出来的经验,我的眼力应该没有这么差劲才对。

「大概就是这样,比起现在的我,小玉玉你要做得更好吧。」

「是这样……」

小玉玉像是要得出结论一样开始思考。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不能顺利地和人处好关-->">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