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五、不断强化初期装备的话也能代替最强的剑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五、不断强化初期装备的话也能代替最强的剑

自那之后过了数日。

以小玉玉的呵斥为契机,班里对着绀野的负面情绪也有所收敛。绀野虽然不再是集团的首领,但如今也重回班级辣妹集团的中层阶级。当然,在那件事之后,简单粗暴地划分阶级这种事已经很少了。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再一次被集团所接受,向着班级的顶层阶级开始攀爬。

这之中一定也有她自己的政治力和平衡感的功劳吧。不过在这之上,泉的支持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事件刚过之时,虽然不再被迫害了,但难免与他人之间有些疏远的绀野————只有泉一直缠着她。

当然,找茬也停止了。无论是对着小玉玉的,还是那一天一时之间对着绀野的,全部华丽的消失不见了。

然后,作为当事人的小玉玉现在又如何呢————

「小玉!去卡拉OK吧!」

「诶,怎么办呢……那,大家一起去吧!」

「小玉!那是什么!我感受到了~爱~!」

「吵死了!好啦,快点走吧!」

「啊哈哈,又能一起玩了呢!」

「诶,等一下!这才不是一起玩呢!」

「又来了又来了~」

————要说的话,朋友数增加的很离谱。

实施讨人喜欢作战之后,慢慢地撒下被接受的土壤的小玉玉,在斥责全班的事件之后,彻底稳固了那个位置。取得了【异常一本正经,超好的家伙】这样固定的印象。

自此,每当小玉玉再耿直地发表自己意见的时候,班里的大家就会以【还是老样子呢】觉得她很可爱,就那么接受下来。

小玉玉本质的部分完全被作为角色特征理解了。

这正可谓【角色浸透的状态】————我是这么觉得的。

然后这也一定是在大家的帮助下取得的特训成果【讨人喜欢】的功劳————也不是不能这么说吧。

然后,我现在跟随着大部队来到了放学路边的家庭餐厅。

和我在一起的有水泽、中村、竹井、日南、深实实、泉还有小玉玉。

「吵死啦中村!绝对不能做啊!」

「真是的,你还真的是从不委屈自己……」

像这样进行着的是中村和小玉玉的拌嘴。

讨人喜欢作战唯一没有起效的就是中村。但在帮助绀野的事件发生之后,他的态度也有所软化。

对此水泽发表过评论【嘛,只是想要一个承认的理由吧】。

以绝不曲折自己的小玉玉为对手曲折自己的话,就会感觉是中村败北了一样。作为班里的领袖阶级,这是不被允许的。因此【嘛这样的话中村屈服也没事 吧】像这样能被大家接受的【故事】是很有必要的,而那个所谓的【故事】,绀野那件事已经十分足够了。像这样想的话,一直立于人上还真是辛苦。

「好就是这样~大家看过来~!」

深实实猛地举起双手,呼唤着大家。

视线聚集了过去,她「咳哼」地清了清嗓子。

「诶,这次把大家聚集起来不为别的————」

一边恭恭敬敬地说着,深实实从包里掏出一个纸袋,然后————

「这是援军!」

一边说着神秘军师的台词,一边把纸袋里的东西倒在桌子上。

咕噜咕噜滚出来的五颜六色的物体,在桌上四散而开。

从那里滚出来的是————与现有人数相符的带条纹的土俑挂件。

「呃,这是……」

小玉玉惊讶地发出了声音,而别的成员都偷笑了起来。

没错,今天全员组成了一个团伙。

「哼哼哼~小玉,请看!」

一边说着,深实实把那些挂件一个个翻过来,让它们全部背部朝上。等最后一个挂件翻过来之后,深实实露出闪闪发光的牙齿笑了起来。

「这样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啦!」

一边说着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小玉玉看着这宏大的光景,呆呆的笑着。嗯,果然会让人吃惊吧,这也没办法。

「……反正想出这种事的也是友崎吧?」

「诶,你为啥知道!」

我被小玉玉的突然袭击吓得心脏猛地一抽。呃这的确是我想出来的就是了。

摊在面前的是以背部朝上、五颜六色的条纹之中有着缝合过的红线的八个土俑挂件。(你可真是个小天才.jpg)

绀野把小玉玉的挂件弄裂了————我如是考虑着。

小玉玉的挂件背部开裂了,因此【这个挂件】失去了它的特殊性。

既然如此,把其余挂件的背部也弄裂,再一起缝起来不就可以了吗?

「友崎真是个笨蛋呢……不过,谢谢你!」

小玉玉对我露出了与平时相比稍显成熟的笑容。

我、深实实还有日南,原本就持有的人自不用说,水泽、中村、竹井和泉的份也去买了新的,再特地弄裂、缝合一遍。嘛,要说笨的话还是挺笨的。

「我很努力的在缝!」

一脸洋洋自得的泉。不过缝八人分怎么想都是个不小的工作量,这里就让她得意一下吧。

「嘛,这里绽开了哦?」

「诶,骗人?!」

捉弄着泉的中村,还有对他指着的地方急急忙忙观察起来的泉。关系良好比什么都重要。

「嗯,是骗人的。」

「太,太好了是骗人的啊……喂,别骗我啊!」

日南横插进两人之中。

「好了好了,别调情了。」

「不不,这只是在演戏。」

一脸严肃回复的中村。

「嗯?啊对,对就是这样!」

不怎么果断的泉。

「糟糕~~~!我该选哪个好呢~~!」

中断了这个话题,竹井兴奋地看着五颜六色的挂件。

「好了大家不要着急!那再看一次脸,把中意的那个选走吧!」

对深实实的话,水泽呆呆地笑了起来。

「嘛,看脸的话长得都一样啊?」

「那边那位!不要在意细节!在我看来大家都是长得不一样的!」

一边说着深实实把挂件翻到正面朝上,排成一个圆形。

「你看啊!完全不一样吧?」

「这样啊,深实实眼睛真好啊。」

「哦哦?很能干嘛~?!」

然后两人很开心地笑了起来,水泽对深实实也很宠啊。

日南突然嘟囔了一句。

「话说……这样摆一起,总觉得很漂亮。」

伴随着静静落下的话语,大家看向了桌子。

的确,像这样围成一圈的条纹土俑挂件们,每个都持有不同的颜色————该怎么说呢,像彩虹一样。(你插图是黑白的诶!这里应该上彩插才对!)

「……的确很漂亮呢。」

我小声地说道,深实实若有感触地点起了头。

「噢~!的确!圆圆的又五颜六色的,就像看见了烟花一样呢!」(烟花=花火)

一边说着,一边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漏出了「啊」的声音。然后小玉玉指住深实实,得意地笑了起来。

「只是烟花而已哦!」

「别,别抢我的台词啊!」

深实实颇为狼狈地说着。嗯,【只是小玉而已哦!】的本名版本呢。

「那个那个,差不多该选了吧?!」

竹井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怎么了这挂件对你很有吸引力吗。

「啊稍等一下!首先就先请本来就有的四名人士,回收自己的小土俑吧!」

把手卷成扩音器状的深实实把场地分成两块。现在又是什么?街上的政治宣传车吗?

「啊~~~!!我好想要这个颜色!但这是友崎的吗!」

「噢,噢。抱歉啦。」

说实话什么颜色不都一样嘛,不过清楚地说出喜好倒是很有竹井的感觉。

「好嘞,那么剩下的人就从四个里面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吧!这边的不许参加了哦!」

在深实实的指示下,水泽、中村、竹井还有泉都选了自己的,土俑的配给结束了。还有怎么又从街头宣传车变成泳池救生员了?

得到新土俑的四人依照惯例端详起来。难,难道说这个展开是!

在沉默的尽头,水泽小声地开了口。

「这个,怎么说呢,有点……」

对水泽所言,中村、泉还有竹井点了点头。

「嘛,的确。」

「嗯,果然如此。」

「就是说啊?!」

终于来了,第二次现充考试。那个时候只有我一个人感想不同,被孤独感折磨着。但是从那时到现在,我已经多少得到了现充的感性,对这个土俑的感想,也已经有点不同啦!

我为了复仇,以「是啊。」这样跟上了他们的步调。

下个瞬间,水泽、中村、竹井、泉再加上我,同时开了口。

「「不可爱。」」

「好可爱。」

水泽、中村和泉三人说着不可爱,我和竹井说着可爱。

看到这个光景,水泽「噗」地喷出一口气。

「哈哈哈!果然文也还有竹井,你们俩很像啊?」

我无法做出任何辩解,只能后悔地咬着自己的牙。

嘛我知道我俩是有点像,但总觉得不能接受!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