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二、只是单单完成任务等级也会提高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二、只是单单完成任务等级也会提高

去移动教室前的休息时间。

「……好。」

我在图书室的门前紧张了起来。

按时间来说,恐怕这扇门的对面菊池同学已经在了。从我打开这扇门开始,就是能让心灵平静下来的温柔时间,已经习惯了的和菊池同学的两人谈话————本应如此。

现在我的心境有些不同。

明明已经习惯于两人交谈的我会如此紧张————这之中自然存在着理由。

我慢慢地把手搭在门上,回想起了和日南的早间会议。

* * *

「————好了,杂谈就到此为止,接下来该商讨一下之后的事情了。」

「还是老样子,切换得很迅速啊。」

虽然到刚刚为止还在深入探究小玉玉和绀野的事情,不过日南就那么坐在椅子上迅速地切换口气改变了话题。我有点跟不上她的节奏,但姑且还是附和了她。

不过,这么简单地就能再次打起精神,该说不愧是她吧。和假面无关,这家伙的身体也强的乱七八糟的。

「理所当然的吧?因为这几周的事情,为了达成目标的课题可是一个都没有给你出啊。」

「嘛……这倒也是。」

我点点头。

【目标】————也就是说,在升上高三的时候交到女朋友。

已经是秋去冬来的时节了,就算把长假一起算上离截止日期也只有三四个月了。

「得把落后的部分补回来啊。」

「所以说……需要新课题?」

看我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日南露出了笑容。

「鬼正。」

「好久没听到这个词了。」

因为最近并没有说这些的余裕嘛。

不过,说的也是。

已经回到了可以像这样和她胡闹的和平的学园生活了啊。对这家伙说出的台词有着深切的实感————这让我有些不甘心。

「对吧?偶尔也得用用。花火也接受了【角色定位】作战不是吗,我也得给你树立个榜样。」

「这工于计算的一面还是藏起来比较好吧?」

我吐槽了她,日南又笑了起来。不过,说起【鬼正】这种和游戏有关的话题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她卸下了一层假面。反过来说,你平时假面戴的也太多了吧。

「然后呢,那个课题是什么?」

「我想想————」

听到我的问题,日南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注视着我的脸。

「你之前说过了吧?」

对这压迫性的气氛,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说过了?是指什么?」

日南慢慢地指住了我。

「基于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来决定目标与课题。」

是在说这个啊,我点了点头。

「没错。所以我不想对自己的心情说谎,也不想做出不诚实的事情。课题和特训,都要以这个为前提。」

我清楚地回答了她,日南不知为何又笑了起来。

「这样。」带着些许不详,她露出了洁白的牙齿。「那么,对自己说过的话不负起责任来可不行啊?」

看着日南确有所图的表情,我有些退缩,什么,到底要出多么抖S的课题啊。不过我可是不会输的,要说为何我的等级也有所提升————放马过来吧你这恶魔!

因此我很帅气地回复了她。

「当然会负起责任,男人是不会出尔反尔的。」

「这样啊……那我先说一个咯?」

「说啊?」

日南转向我这边,露出了嗜虐的笑容。

「————小风香、深实实、优铃、花火。在这之中,你想和谁交往呢?」(中村:???)

「什……!」

对这直到不能再直的直球,我完全被吓退了。

我脑子里还咕噜咕噜地搅成一团的时候,日南发动了追击。

「还是说————和我?」

「你……?!」

日南就像要勾引我的视线一般,把手指放在那娇艳欲滴、绝妙地微张着的嘴唇上。在冬日暖阳的反射下,那嘴唇带着微妙的湿润与倦怠感。

「呐……你喜欢谁啊?」

即使心里明白她这楚楚可怜仰视着我的动作不过是演技,但那单纯可爱的表情和声音在我眼前绽开的话,无论如何都会感到心跳不已————人是无法反抗本能的。

「这,这个……」

仿佛瞄准我这焦急一般。

「嗯。这个?」

对着她那湿润的视线,我的脸都烫了起来……不过。

只考虑内容的话————这大概是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我不想在不知道自己喜欢谁的情况下去为了【攻略】而行动————我是这么告诉日南的。我向她宣言我要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并且,日南也接受了那一点。

因此这是基于我的感情,来决定下一个课题的对象的重要提问。

是要我以自己的意志,来选择自己想交往的女孩子。

菊池同学、深实实、泉还有小玉玉,从这之中。

「……喂,你等一下。」

我注意到了一件事。

「怎么了?」

「为什么泉也在选项里啊,这太奇怪了吧。」

泉才开始和中村交往,每天也都甜甜蜜蜜的啊?至少中村一直带着那个手织的纸巾包不是吗?中村也有可爱之处啊。

日南叹了口气。

「唉,虽说等级有所提升,但内心还一直是个处男啊。」

「肉体上也是处男,不用你多嘴。」

因为我还挺伤心的所以请你停下这种轻视。

「我说啊,如果你想选优铃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哦?【在交往】是不知何时会终结的不安定状态,也不会出现法律上的义务问题。对这种一时的关系过分尊重,因此选择退却是不合理的行为。」

「呃,虽然你这样说也不算有错……」

的确,学生们的恋爱最终会有九成左右走向终结……不过经历了那两人的事情还敢说出这种话啊。在大家的支援和泉自己的努力之下,我认为他们开始了一段很诚实的交往,不如说就算最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难道说,你觉得他们会就这样结婚?」

「诶。」

「那种可能性倒也无法否定,不过仅凭这种期待就处处顾虑还真是滑稽。你是受到罗曼蒂克教的荼毒了吗?真无聊。」

「这预想需要被毒舌到这种地步吗?」

我是不否定这预想也有一些理想成分在里面啦。这个女人,有时会发挥出那种超能力者的读心术,AttaFami里也偶尔能看见,因为挺恐怖的所以还请你饶了我吧。

日南「去去去」这样摆出一副挥手赶人的样子。

「并没有规定说有男友的女孩子就不能被列为目标吧?不如说这还挺常见的。在没有结婚的前提下,横刀夺爱这种事也不过是在名为恋爱的平等规则之下进行的男性魅力的竞争,从这个游戏里胜出了而已。并不会让人感到怨恨,从两人互相提高的角度上长远来看的话,这是十分美妙的事情。」

「唔,你要这么说的话……」

的确,这并非毫无道理。以游戏规则来阐述的话我就会生出和这家伙一样的价值观来接受————这是我的弱点。

「对吧?嘛虽说如此,优铃这个选项在这之中算超高难易度的吧。Very hard,对你这个刚出新手村的家伙来说还是不选为妙。至少在升上高三之前,我觉得你达不到这个规格。」

「呃,我本来也没有这个打算……」

那两人很般配,我并没有把他们拆散的动机。

「哦?也就是说你不想和优铃那种类型的女孩子交往?」

「不是这个意思!」

我急忙吐槽她。不过,的确会被理解为这样吧,明明只是个弱角还这么嚣张。

「那你想和谁交往?」

「就算你这么问……」

「哼……」

日南用试探的眼神看着我。

「咋了?」

我回看她,日南竖起了食指。

「那么,举个例子。」

然后就像是突入核心一般,她露出笑容。

「优铃和中村分手,然后来对你告白了————怎么样?」

「哈啊?!」

我被这例子吓破了胆。

「不不不,这不可能的吧!」

「也是,不可能呢。」

「额……嗯。」

被利落地肯定了,我有点消沉。那你这个问题算什么意思嘛!

「不过,这只是假设罢了。如果变成这样你会如何?」

「就算你问我会如何……」

「听好了,这并不是仅限于优铃,深实实、小风香还有花火都是一样的。如果现在她坐在这里向你告白你会怎么做,像这种事有在考虑吧?」

说实话,我并没有考虑过。

「……那个,这完全不可能啊?」

「嘛,的确不可能呢。」

「你够了啊喂!」

又被利落地肯定了。虽然我心里明白但还是会受伤,麻烦你选择一下说话的方式。就算是弱角也有活下去的权利吧!

「……不过一刀切也不行,现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哦?」

「诶?」

「这先跳过吧。那么假设发生了告白事件,你会如何行动?因为不明白喜不喜欢对方所以不想伤害她————明明说着这样的话,那你到底喜欢谁,到底想和谁交往呢?完全不考虑这些,难道不是一种不诚实吗?」

不断贯穿在意之处,日南一刀刀地向我发动斩击。

「你,你要这么说倒也是……」

的确,既然目标是交到女朋友,那首先就得搞明白自己的心意才对。像这样畏手畏脚还能顺利地交到女友什么的,就算是后宫恋爱喜剧类型的galgame里都不会出现。

「假设,只是假设的话能好好考虑吗?」

「唔……假设啊。」

如果只是假设的话。

「我想想啊,比如说在若无其事的漫谈最后,“放学后有些话想说,可以吗?在有人的地方不太方便,可以去第二服装室或者旧校舍的舞蹈教室吗?”然后两人羞红着脸,“其实我从之前开始就很喜欢你了”这种感觉吧。」

被日南如此描绘着,我脑中也自然地浮现出那个状况。

在旧校舍……两个人。这光景也太罗曼蒂克了吧?而且我是被告白的一方吗?这样真的可以吗?

不过,如果这样的话我会怎么做呢。总觉得会变成这样————我想拒绝又觉得这样太得意忘形,因此虽然对对方没什么感觉但还是会说OK吧。

混入预想的暧昧想象,在我脑中转变为影像。

那么,如果是这种情况呢?

被小玉玉告白的话。

被泉告白的话。

被深实实告白的话。

被菊池同学告白的话。

到那时————我。(是不是漏了一个?)

「脸很红哦?」

「诶?!」

我慌乱地拔高了声音,然后面前的日南露出了开心至极的笑容。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吓死我了。

「不过,怎么样?想象了一下具体的状况之后,明白些什么了吗?」

「……明白什么?」

我有些难为情地回问,日南“咚”地用手指点在了我的胸口。

「现在想着【感觉可以交往】的人,应该有了吧?」

日南仿佛确信一般扬起了嘴角。

「呃……嘛,是怎样呢。」

看见我用暧昧的单词试图蒙混过关,日南就开始夸耀起她的胜利。

「也就是说那个人,就是你今后作为【课题】的攻略对象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扬起眉毛。

「这样就————基于你想做的事了吧?」

「……原来如此。」

日南得意地哼哼起来。

「因此今后的课题,就以与那个对象交往为主题推进吧。」

这我也只能接受了。

日南的做法是如此合理,没有我反驳的余地。

比如说像这样,我通过想象确认了自身感情的基础上,展示以那感情为前提出课题的方向性。

的确这是基于我做想做的事情这想法,本来应有的一些悬念也高明的处理掉了。被这家伙的交涉术卷入的话,提不出异论也是没办法的。

「顺便一提,我希望你同时进行两条线或以上。」

我反射性地回话了。

「喂!你那什么意思,这太奇怪了吧!」

日南呆呆地叹了口气。

「嗯?我记得这好像很久之前就说明过了吧?还要我再说明一遍吗?」

「呃……」

我回忆了一下。说起来开始特训的时候好像说过这样的话。

「所以说就是如此,在射击游戏中比起只剩一命的状态,有多几条命的时候能更从容的游玩。被逼到绝境的话也不能好好玩耍了吧?」

「说的也对。」

这话的确有些道理。不管是射击游戏还是什么,残机很少的时候就会陷入焦急,操作精度也会下降。

「因此把复数的女生作为目标比较好————你好像是这么说的吧?」

「就是这样……啊。」日南指住了我。「鬼正。」

「哎呀你不用学回忆里再说一遍也行啦。」

日南满足地点起了头。

「嗯,果然在对话中加入吐槽这点已经很自然了呢。」

「你,你是在考验我吗……」

也有可能出现这种突击考试吗?普通的交谈已经够累了还请你放过我吧。

「不过嘛,就是这样哦?保有余裕可是很重要的。」

「余裕啊……」

没有得到提示的感觉诶。

「听好了。恋爱这种事就是充分地利用【人的感情】这种不安定要素来作战哦?不游刃有余的话感情就会乱掉,感情一乱行动也会跟着一起乱,做出乱掉的行动之后,关系就会后退。因此对恋爱而言,维持自己的平常心,战略的、理论的去看待是最为重要的。」

最重要啊。

「虽说如此,只要保持余裕不就好了吗?那么不用两线并行不也可以吗?还有别的保持余裕的方法吧?」

「嗯……那打坐怎么样?」

「不不,不是说那种……还有什么别的吧?」

「全错。」日南叹了口气。

「这是完全的恋爱新手做出的想当然的推测吧?恋爱啊,特别是交往之前这个阶段,做不好的人占大多数。一段时间见不到人就会想着是不是失去了对方,像这样没必要的恐慌起来。那个结果就是,会做出令人恶心的舔狗行为不是吗?」

「是,是这样吗?」

日南点了点头。

「把游戏当老婆的你肯定没有这种经验吧……对对方发来的短信一惊一乍的,感情陷入混乱之中,渐渐无法做出冷静的判断,回信的时候就会送出不自然的文章。不如说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太多的话,可能会变成自我贬低的文章呢。然后发完之后就会后悔,下次见面的时候就会拼命解释,焦躁混乱的对话越积越多————没错吧?」(求求你不要再说啦,我的心已经菠萝菠萝哒)

这还真是具体的形容啊喂!这么说……这可能是日南的弱点呢。

因此我试图嘲弄她一下。

「这是你以前的失败谈吗?」

日南露出了游刃有余的笑容。

「对,没错。是想攻略我的男人的失败谈。」

「哦,哦。」

轻松地释放了华丽的反转魔法呢。嗯,果然这家伙是个强角,我的突袭完全没用。

日南保持着满血状态继续会话。

「总之,像这样陷入焦躁之中而失败的恋爱,基本就是由【自己只有她】这样狭窄的视野引起的认知不协调产生的。」

「视野狭窄引起的认知不协调……」

对这感觉不应该在恋爱话题里出现的句子,我不禁复述了一遍。

「因此现在就是为了让你不陷入这种误会之中啊。你想,大概就算对你说同时去攻略复数女性,一上来就是复数难度不会太高了吗?」

「嘛,的确如此。」

这是穷尽女性知识的恋爱大师才会做的事。

「不过,其实并不是这样。」

「并不是?」

日南竖起食指。

「恋爱啊————同时攻略复数女性,不如说难度反而会变低呢。」

「……啊?」

这出人意料的视点转换使我陷入了震惊之中。

「【自己还有其它人可以选】像这样思考就可以得到俯瞰视角,行动也会游刃有余起来,也能做出冷静的判断。」

「可能是这样吧……」

先不论这是否诚实,对各种事情保持距离来思考我还是做得到的,比较、检讨也是可以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并且,这可是攻守兼备的策略。也就是说,你身边还有其他女人这一点会让对方的感情陷入混乱。」

「那个,你未免黑过头了吧?」

日南叹了口气。

「这种程度就说我黑,证明你还没有脱离罗曼蒂克教啊。」

「还,还有更黑的吗……」

恋爱是这么肮脏的游戏吗?这样我真的能完成攻略吗?

「并且还有另外一个,不能忽视的效果。」

「还,还有啊。」

什么,原来这是一石三鸟的策略吗?

日南笑着指向了我。

「那就是————做着这么艰难的事情的话,自信也会涌出来的。」

「……原来如此。」

我又接受了,明明是如此肮脏的事情。

自信————这是我严重不足的东西。作为玩家的话我还挺有自信的,但是关乎到恋爱的话我就彻底萎了。

并且我作为玩家的这份自信,也是在AttaFami中,在面对关键场面之时做出正确判断才产生的。把它适用到恋爱之中,说实话我还挺能接受的。决定胜负的是相信自己的心,没有比这更重要的因素了。

「你自信不足,所以为了取得自信,首先同时和复数女生保持同样的距离。这对恋爱新手来说是十分有效的选项,个别的成功率也会上升。当然,这还附有与自己想交往的人交往的条件,虽然同时对两人告白属于不诚实行为,但这说白了也只是从正面面对两人而已。这是合乎诚实的结果,选择你真心想交往的对象去交往就好了————这样如何?」

日南滔滔不绝地对我在意的地方进行着说明,你是哪来的乐天派商品推销员吗。嗯,说实话我第一次起了点兴趣。

「嘛,嘛……这样听起来,还行吧?」

「不愧是nanashi,这样说话就方便多了。」

「哦,哦。谢……」

「那么,就以这为前提来出课题吧。」

「我,我明白了。」

像这样不失时机的夸奖一句,总觉得我就很难说出想放弃的意思了。这也是交涉术的一种吗?真可怕。

「所以说,是哪两位?想加深关系的。」

「呃,我想想……」

「嗯嗯。」

日南微笑着等着我的下文。

「……能稍等一会吗?」

我移开视线如此询问。日南很不耐烦地「哈?」了一声。

「一会是多久?」

哇,超棒读的。

「呃……一周?」

我一边说着,日南一边就叹起气来。

「这样啊。」

「真,真的很对不起。」

对下属什么具体的东西都说不出来而感到火大的上司————我感受到了这样的氛围,反射性地道起歉来。虽然渐渐习惯这家伙的毒舌了,但是那个程度再加深的话我这边的耐性就跟不太上了————哈,是瞄准那里吗?

「那是为何?」

日南直截了当地询问着。

「呃……」

我陷入迷茫,考虑了起来。

说实话,我自己也不太明白。轻易地从中选择一人当做目标————我很抵触这样。

到底是为何————正因我不明白,所以才需要思考的时间,这也是为了诚实地提出课题。

「自己对各种各样的事情是如何考虑的,想要能好好面对的时间。」

「……面对啊。」

日南面无表情地说着,然后又大大地叹了口气。

「嘛,也行。的确至今为止的课题基本都是把你卷入班里的事件之中,没有好好面对自己的时间也说不定。慢慢考虑一下这个,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有效率的行动。休息也是训练的一环,这是现代肌肉锻炼法基础中的基础。」

「嗯,得救了……」

我一边想着这和肌肉锻炼有什么关系,一边呼出一口气。

「那么,就给你一周时间吧,最多最多两周。好好思考一下【自己在意的是谁】【想和谁加深关系】吧。」

「我,我明白了。」

日南抬头看向天花板。

「不过这样的话,度过完全没有课题的时间有些浪费啊……给你出点程度比较轻的好了。」

「程度轻的?」

「对。」

一边说着,日南掏出了智能机,操作了一会之后把屏幕对向了我。呃,上面有个挺时尚的页面呢。

「……Instagram?」

画面上是漂亮的衣服、看上去很美味的食物、还有日南和朋友玩闹的场景。而背景则是日南的脸或是全身照,排列着许许多多的照片。(我想看!)

也就是说,这是日南的Ins主页。

「不愧是万能的女人,拍照也拍得很好嘛……呃,等下?」

我把画面滚到最上方,那里写着日南的粉丝数。

「3K……我说,有三千人?」

「是啊。」

一脸淡定地回答了我,日南把手机放回口袋。

「呃,为什么有这么多啊?」

「不知道。」

「哈?」

不知道算什么回答啊。

「我不知道啊。非要说的话,只不过是按下快门,根据我自己的需求不断投稿高质量的照片,自然而然地就变成这样了。我并没有特意对外炫耀的打算,这粉丝数完全是计算之外的。」

「你有在玩Instagram啊……」

我怯生生地说出了这个和我无缘的单词,总觉得舌头都有点绕起来了。

「也不算吧,我现在已经没有在传大众可阅的照片了。即使如此粉丝数还是擅自在增加着,真是头疼,我可没有目指顶点而努力的时间啊。」

「理由太禁欲主义了。」

不以顶点为目标就不做————像这样思考着呢。

「这是当然。以年轻漂亮为担保的价值,无论如何都会不断降低。要是有着利用这个和有钱的男人结婚,和他度过摇摆不定的一生的打算的话,在这上面花大力气也算有价值吧。不过比起这个,我更信任我自己的能力能够取胜。那么这里该做的,就不是选择利用年轻的价值早早地抵达终点,而是把精力花在能终身受益的提高自身能力上才对。」

「你到底看到多远之后去了啊……有点恐怖。」

冷静过头了反而很吓人诶,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规划她的人生的。

我还在胡思乱想着,日南「咳哼」地咳了一声。

「……有点扯远了。」她用手指敲着手机屏幕。「也就是说,SNS哦?」

「SNS。」

社交网络服务的简称。也就是说推特啊Ins啊,往老了说还有mixi什么的。话说好怀念mixi啊,说起来有加入过【想穷极AttaFami的人们】这种会话组吧,没想到之后还真的站上顶点了。

「为了在学校这种空间里当上现充,在班级社会中往上爬是很有必要的。有至今为止的经验的话应该挺好懂的吧?」

「唔,这是基本中的基本————有这种感觉吧。」

从开始做课题之时就强烈地感受到的,本来就是不论是谁只要投身进去就能感受到的吧。在这闭塞的环境中,想要逃离这金字塔式的等级制度是十分困难的。

「为此最重要的自然是,进入最上层的社会集团。然后注意着做出不会被当成狐朋狗友的行为,巧妙地保持住位置。到此为止明白吗?」

「我明白,就是凭自己的能力决定吧?」

我最近虽然算是进入了中村集团,但要说我在集团中处在什么位置我还真的不太明白。

「说的也是,你在那个集团里的话,【挺有趣的客人】这样的感觉吧?」

「挺,挺有趣的客人?」

什么啊这轻飘飘的位置,一点都不牢固啊。

日南点了点头。

「还算不上是完全混熟了的成员,因为有点特色挺有趣的,所以成了被招待的客人这样的地位吧。嘛在学校社会中还挺常见的。」

「常见……吗?」

对至今为止一直处在班级社会的底层————不如说是被埋在更下面的地底的我来说,这是不太能理解的话题。

「对,有一技之长所以被招揽,让集团在厌倦你那一技之前开心开心。在厌倦、出局之前,将另外那些不足的部分人为的填上的话,就能成为正式成员。」

「原,原来如此……」

虽然对教室里的政治没什么兴趣因此不太明白,但是我有在各种方面引发过这种状况,倒也不是无法想象。

「但是我,好像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吧?」

日南马上吊起了眉毛。

「哦,真的吗?有对绀野绘里香大声呵斥过,合宿的时候也有轻视过中村不是吗?」

「那,那个是……」

的确绀野那件事是水泽对我感兴趣的契机,自合宿以来也有和中村距离缩短的感觉。但是那个真的能算一技之长吗?

「中村说白了就是那种独裁者类型的,像你这种会笑着挖苦他的人,对他来说还蛮稀奇的。因此那些行动是以【这家伙挺有趣的】为契机而做的吧。」

「嘛,从那之后的确感觉和他交流轻松一些了……」

「对吧?」

虽然我知道赤裸裸的交往能缩短距离,但是还有这种效果啊。不过我只是照着日南的课题在做而已啦。

「伴随着这种氛围,你在班里、集团里的位置也有所改变。这和你自己怎么想无关,说穿了是【别人是如何看待你的】在变化着。」

「这总觉得……能懂。」

以集团为对象的时候净是这种事情,比起自己的意志要更重视气氛和印象。说复杂一点就是打造品牌吧。

「没错。因此从今天开始给你的课题就是————【开设私人用的Ins,把照片上传上去】。」

「在Ins上……传照片?」

刚刚光是要说出口就有些困难的Ins,更别提要开设了……

「对啊。通过这个就可以重新认识、意识到自己是如何被看待的,然后就可以对那个看法做出控制。这两点就是这个课题的主要目标。」

「认识……控制吗?」

日南点头称是,再一次把手机画面对准了我。

「举例来说的话————如果你不认识我,看到这个页面之后,会觉得她是怎样的人?」

「唔,这个嘛……」

日南的Ins。

净是些虽然看上去吵吵闹闹但却健康的在游玩着的照片,并不惹人讨厌。还有偶尔会登场的深实实和泉之类的女孩子们,也从非常绝妙的角度把她们拍的很可爱,能感觉到满溢而出的开心。

更重要的是当中村水泽之类的现充男子登场之时,为了明显地让人看出他们是现充,特地放大了摄像倍率……啊嘞?竹井呢?

「嘛,超绝现充的感觉吧。不过并不惹人讨厌,反而看的很清爽。」

「对吧?就是这样哦。能感觉到清爽,证明你也有所成长了。」

「噢,噢。」

被表扬了,还有这家伙居然自己说自己清爽啊————两种感情交织着,我说不出话来。

「也就是说使用SNS,像这样截取自己的生活上传上去,看到这个主页的人就会对你的地位提起兴趣来。」

「引,引起兴趣吗……」

「现在在班里,对你并不特别注目的人也是有的吧?让那些人像【和中村集团玩得很开心的友崎】这样建立起兴趣,就能控制你在班级中的地位。」

对这高度计算过的内容,我只能干笑。

「你啊,果然时常会让人觉得恐怖。」

怎么说呢,这是最大程度地考虑到周围看法的,十分厉害的战略性转移。这家伙是考虑着这些事情在使用SNS的啊。

我重新看向日南的手机。

「话说,深实实和中村他们也有登场啊……」

「是啊。我有好好地取得他们的许可哦,本来这也不是什么会抗拒的事情。」

「这,这样啊……」

像我这样从小学低年级就开始-->">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