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三、妖精居住的森林多半会掉落重要的道具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三、妖精居住的森林多半会掉落重要的道具

次日,星期四。

多亏事先给了日南照片,早间会议平稳地结束了。粗略地确认了一下我和深实实的谈话之后,」今天也像这两个课题一样努力吧!」就解散了。嘛就算你说「就照这样进行」我现在也完全不明白那个意思。

然后现在是,去移动教室前的休息时间。

我再一次在图书室的门前紧张起来。

因为菊池同学上次这么说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有东西想给你看……」

「我写了……新小说,所以……」

照那种说法,菊池同学今天大概已经把原稿带过来了。怎么说呢,虽然我现在很紧张,但是要把自己的东西给人看,菊池同学大概比我还要紧张一百倍吧。我必须表现得堂堂正正一些————然而这份使命感却让我更加紧张起来。

我推开图书室的大门。先行到达的菊池同学,就像一只在寻找着藏起来的骨头的小狗一样,缩起了小小的背。嗯,怎么说呢,很容易明白她在紧张。

我以不太自然的步伐靠近,坐在她的身边。

「你,你好。」

「嗯,嗯。你好。」

双方的招呼也有些僵硬。

我的视线落向菊池同学双手抱着的刻有圣印的古文书————不对,那恐怕是菊池同学写的小说原稿。

我确认了那个物体之后,等着菊池同学开口。嗯,这种时候不能操之过急。

「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菊池同学突然把音量调到最大,气势十足地向我递出原稿。她似乎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嘴唇微微颤抖起来。

「不介意的话,这,这个……」

我一接过原稿,菊池同学就啪的一下抽手,双手缠在一起,揪着自己的裙子。

一瞬间,奇妙的沉默流淌着。

「……我,我知道了。读这个,然后说感想对吧?」

「嗯,嗯……」

用微不可闻的音量说着话的菊池同学很罕见地有些慌乱,从她那随意散着的刘海中看着我。在那隙间不安地仰视着我的眼瞳散发着隐约的濡湿感,梦幻得宛如一碰就会破碎的沙之城堡。糟糕,不知不觉就燃起保护欲了。

然而我想不到能和这个状态下的菊池同学交谈的话语。

「哈,哈……哈。」

「……诶?」

菊池同学呼吸了几口,好像想说些什么,结果却没有蹦出一个文字。

「我是第一次!!」

然后又一口气把音量调到最大。菊池同学看来不能在0和100之间做出调整啊,又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

「因,因为是第一次给人看,还请你手下留情……」

「嗯,嗯,我明白了。」

我尽可能不去对菊池同学的音量和焦躁做出奇怪的反应,缓缓地点了点头。

然后,虽然是平时还会待在图书室里的时间,菊池同学却猛地站了起来。

「那,那么……再见!」

「诶,嗯。再见。」

我一边看着她的背影,一边回以问候。对着啪嗒啪嗒跑出图书室的菊池同学,我只能呆呆地守望着她。

有些心神不宁。

也有被菊池同学的小动物感夺去心思的成分在,但在那之上————

我对这份原稿很有兴趣。

* * *

第六节课之后。

平时的话到此为止课就已经上完了。然而今天的第七节课时间有关于文化祭的会议,现在正在进行中。看样子从今天开始,每天放学后都要商讨关于文化祭的准备。嗯,真的开始了呢,文化祭。

八位实行委员站在黑板前。

「那么首先来决定舞台上的表演节目吧。」

因为当上了实行委员长的缘故,今天主持会议的并不是深实实而是泉。泉虽然还有些不习惯,不过某种程度上已经有模有样起来了,不愧是交流力点满的强者。

现在要决定的是【总之来做吧】之后的具体内容,也就是在体育馆舞台上的表演内容。究竟该表演些什么呢————虽说得积极地提出方案,但我本来就没有什么想做的。

泉把双手撑在讲台上,向全班发问。

「有人有想法吗?」

「有!我想表演小品!」

举起手来的并不是坐着的同学们,而是作为实行委员站在前面的深实实。喂喂,深实实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小,小品是吗?能行吗?」

泉有些胆怯。

「没问题!交给我吧!」

「嗯,嗯……」

「嗯嗯!」

深实实自信满满地说着。总觉得从别种意义上非常可怕,班级里的同学们也笑了起来。话说深实实还真是喜欢开心的故事啊。

实行委员中的一位女生轻笑着在黑板上写下了【小品】。

「那首先是小品,还有别的吗?」

随着泉的提问又举起了几只手。戏剧、时装秀、卡拉OK……卡拉OK是什么东西。

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出小品之外的节目。要说为何,深实实昨天有说【我觉得脑筋很适合担当吐槽役!】。要是演变成那样,被日南要求调动最大限度积极性的我就很难拒绝她了。

「还有别的吗?」

泉再次发问,没有人再举手了。嘛,比起班级的开店方案,这边可能更加辛苦吧。

「……那就进入多数表决环节吧。」

要在小品、戏剧、时装秀、卡拉OK之中选择一个。

「首先……」

表决顺利地进行着。戏剧、卡拉OK占据了上风,分别得到了十一票和十票。接下来将具体讨论这两个方案的细节部分来决出胜负。顺便一提,小品得了四票,位居倒数第一。别在意,深实实。

嗯,但是卡拉OK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总觉得只是因为好玩所以才支持的,这真没问题吗?我也有课题在身,这事还是得管一管。既然完全没有在全班面前发言的经验值,那我就把想到的东西一股脑地说出来吧。

我重振精神,摆出自然的口气,稍微提高了音量。

「呃,卡拉OK是在舞台上唱歌这样的形式吗?」

「大概吧?」

泉的回答完全抓不住要领。

「那……要由谁来唱?」

「啊,对哦!」

「喂。」

完全没考虑过啊。对我的吐槽,深实实和水泽笑了起来,然而同学们并没有怎么笑。好可怕。

「那来问问吧!有人愿意唱歌吗!」

「我要唱~~!」

站在台前的竹井举起了手。你不用这么热情啦。

「还有志愿者吗?」

泉的募集没有取得成效,竹井不知为何非常高兴。那个,还没有定下来呢。

泉有些焦躁地看着水泽。

「弘,弘呢?!你不是很会唱歌嘛!」

「啊,我就算了。」

「这,这样啊。」

干脆地吃了败仗,果然会演变成这样啊。

我再一次转向泉,沐浴着全班的视线,尽可能冷静地开了口。

「……也就是说卡拉OK,是竹井的单人独唱?」

「好,好像是的?!」

泉焦急地面向大家,而同学们也纷纷露出「好像没救了」的苦笑。

「那,那么把这包含在内,再来表决一次————」

再表决的结果,卡拉OK得到了三票,其他的票数全部流向了戏剧,真是太好了。不过除了竹井之外卡拉OK居然还得到了两票。我看过去,是和竹井关系不错的运动集团的两人,大概是考虑着竹井唱歌会很有趣吧。虽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还请你们高抬贵手。

「那就决定是戏剧了!」

「诶!!真的假的~~~~!可恶~~~!」

竹井夸张地抱住了头,看见他这副样子,全班都笑了起来。虽然卡拉OK的梦想破灭了,不过从文化祭的准备过程开始就十分享受啊竹井。

水泽潇洒地插嘴进来。

「呃,那么戏剧该演什么呢?」

「嗯……」

泉又开始烦恼起来。

「……罗密欧与朱丽叶?」

「哈哈哈,还真普通啊。」

水泽爽朗地笑着。的确,就算说戏剧这范围也并不小。现代剧,古典剧,还有原创也不是不行。

虽说是和竹井独唱做比较以消去法得到的答案,仔细想想的话这难度还真不低。虽然有些胆怯,但既然决定了那也没办法————班里飘散着这样的气氛。

「嘛,嘛,普普通通的不也挺好吗?」

深实实如此说道。

「说的也是。」

以普通的剧本为前提推进着话题……就在那时。

我感受到了强烈的视线。

视线的源头是我那位斯巴达的师傅。呃,嗯,说的也是,这里要积极地通过我的意见对吧。话说,居然能用让人不由自主地注意到的视线送出暗号,你到底是什么人啊。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加油的。

但是我该怎么做呢。大家都已经接受了普通一点的方案了,那我不是只能提出完全不同的意见了吗……啊啊,这下只能堂堂正正地反对了。总觉得都渐渐习惯在人前说话了……好,我要上了!

「————反,反正都要做的话,不如来做原创剧本吧?!」

全班一瞬间被沉默所笼罩。

然后。

「小狗说得好~!」

竹井大声地应援着我。啧,真是失策,没想到会有被竹井帮助的一天。

「友崎你有这么大的野心吗?!」

深实实十分震惊。啊,总觉得成为了全班的焦点,已经骑虎难下了。

「噢!差不多吧!」

我挺直脊梁,自信而坦率地作出了发言。

「哈,你说到这个份上的话那就原创吧……老实说怎样都行啦。」

水泽愉悦地笑了起来。怎样都好才是这人的真实想法吧喂。

唔,话说。

「细节部分就交给友崎,原创好像也不错啊?」

中村如是说。交给友崎是什么鬼,这在我的计算之外!不要一脸无辜地把麻烦的职位推给别人好不好!

「那就由友崎当监督,来做原创剧本吧!」

深实实又捉弄起我来。监,监督什么的……等一下,我的脑子跟不上话题啦。

「怎么办?要是有别的方案就提出来,和原创剧本进行多数表决怎么样?」

泉招呼着全班。

「但是并没有人有特别的想法吧?那原创不是挺不错的嘛。」

水泽愉悦地推进着话题。水泽的确表达了支持原创的意思,但我总觉得他好像还有些别的考虑。如果是觉得我当监督会很有意思所以才全力支持的话还恳请你千万住手。

泉点着头招呼着大家。

「如果没有别的方案那就决定是原创了,如何?」

并没有别的方案,因此多数表决也被跳过,戏剧形式决定为【原创】了。这,这该怎么办。作为课题的话进展倒是不错,但要说到监督就是另一回事了。

* * *

放学后。

今天的回家团体异常壮大。

「又是我输?!」

「拜托你了,竹井!」

猜拳猜输的竹井受到了深实实的捉弄。

现在我们以日南、深实实、小玉玉、中村、水泽还有竹井为成员在【搬行李】。猜拳猜输的人要把其他全员的东西,在到达下一个电线杆的拐角处之前————也就是标记处之前,都要把东西背在身上。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这游戏还蛮流行的,真怀念啊。

隐瞒起某个事实,现在是竹井的四连败。

「为什么又是我~~!!」

竹井抱住头咆哮起来。

嘛,竹井会连跪的理由还挺简单的,那就是他面对事关重大的猜拳绝不会出石头。大家一起猜拳的时候还挺普通的,等人数减少进入决战环节之后他就不会再出石头了。

一开始还会出现别人猜输背起东西的情况。经历过几轮之后,大家纷纷注意到了这个事实,于是就迎来了竹井的四连败。自作自受呢。

「那……到那个转角为止。」

「可恶~!」

中村有些厌倦地说着,竹井露出了十分不甘心的表情。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很乐在其中,这就是竹井的特征。

「唔哦哦哦!!!」

竹井把全员的书包挂在身上,第一个朝前方冲去。哇哦,真是厉害的马力。

「快点快点~」

一边说着,两手空空的中村也跑了起来,轻快地和竹井齐头并进。

深实实两眼放光。

「哦?!竞走吗?!」

「我先走了~」

水泽一边笑着一边比深实实先行一步。

「啊!居然抢跑!」

「我也先走了!」

「连葵也?!」

就这样被水泽和日南超越,深实实也跑了出去。在这又长又宽的直道上,大家开心地玩了起来。

「大家都很有精神呢~」

在我身边笑着说话的是小玉玉。唔姆,这是个机会。剩下的摄影任务之中可以在这条放学路上达成的只有【做鬼脸的夏林花火】,这个独处的机会非常重要。

「是啊。小玉玉你不跑吗?」

对我的询问,小玉玉笑得十分沉静,眺望着大家。这并不是之前经常能看见的那个一脸认真的小玉玉,而是舒缓地放松身体,有些脱力的表情。

小玉玉慢慢地点了点头。

「嗯。」

她一点一滴地为声音染上色彩。

「————即使不这么做,我也已经和大家混熟了。」

「……这样啊。」

小玉玉认真地注视着我。

「请容我再向你道一次谢!」

「不不不,说到底最后还是小玉玉你自己的功劳。」

这是我的真心话,小玉玉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才没有这种事!要是没有你教给我各种事情,我想我什么都做不到。」

「这样啊……」

对我这有些客气的回答,小玉玉笔直地、就像平时那样指住了我。

「够啦!老实地接受别人的道谢啊!」

无拘无束地张开翅膀,把真心话笔直地传达过来的小玉玉。

那身姿总觉得非常耀眼,我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不客气。」

「好嘞!」

小玉玉开心地笑了。果然对我来说,她的笑颜就像太阳一样照耀着我。

嗯,话说回来,该想想课题的事情了。虽然我也有思考过该怎么让她做出鬼脸……不过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那啥,我和小玉玉的交流方式一直都是同样的模式没错吧?

因此我笔直地和小玉玉对上视线。

「呐。」

「嗯?怎么了?」

我取出了手机。

「我最近开始用Ins了,想上传小玉玉做鬼脸的照片,能让我拍一张吗?」

「那是什么意思?!」

嗯,果然和小玉玉交流的时候就该这样啊。要是想完成做鬼脸的课题的话,直接去拜托本人就好了嘛。嗯,真合适。

「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小玉玉很新鲜啊。」

「这还真是突然啊?」

「唔,可能是有点。」

我笔直地注视着小玉玉。毫无主张、毫无修饰的对话真的很开心。

小玉玉烦恼了一会之后开了口。

「嗯……也不是不行啦。」

虽然对我的请求很困惑,但并没有特意拒绝的理由,因此就答应我了。在日南的Ins上也时有登场,小玉玉大概并不怎么反感拍照这件事吧。

哼哼哼,日南肯定是考虑着让我用巧妙的对话来诱导小玉玉做出鬼脸之类的事情吧,但她忽略了我和小玉玉的亲密度。怎么样!没想到吧,我直接拜托就成功了哦?

「啊,那我占用你一点时间咯?」

我们暂时停下脚步开始进行迷之摄影会。

「这种感觉?」

小玉玉充分活用起她所持有的潜力,做了一个既可爱又有趣的鬼脸。

「哈哈哈,可以了可以了。」

我顺利地把它拍了下来。这还真是个浮夸的表情,要做比喻的话,就是刚刚那个太阳一般的笑容发生了超新星爆发。不愧是小玉玉,表情肌十分发达。

「这个可以上传吗?」

「嗯,可以。」

本人的许可也OK了。唔姆,果然能直接拜托就是开心啊。

「啊,那友崎也来一个看看嘛!」

小玉玉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自己手机的摄像头。诶,为什么我也要?我从来没做过鬼脸诶。

嘛,别人都答应了,我这边拒绝也不太好,只能做了吗……

「我,我明白了。」

我做了一个鬼脸,小玉玉把它拍了下来。

「唔……」

小玉玉看着手机的表情十分微妙。

「怎,怎么了?」

「不怎么有趣……」

小玉玉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屏幕亮给我看。的确,我的鬼脸做得有些客气,和小玉玉比起来还远未成熟。

「真,真的诶。我还得再加把劲啊。」

「我说啊,要在这块地方再多用点力气……」

「原来如此……」

之后我接受了小玉玉的鬼脸讲座。嗯,果然师傅已经被弟子超越,立场完全颠倒了。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小玉玉师傅。

* * *

当天晚上。

我在自己房间的桌前消磨了很长时间。

「这是……」

我手里拿着的是从菊池同学那得到的,约有一厘米厚的原稿。经过数小时的阅读,现在只剩下最后几页了。

「……哦哦。」

我完全沉浸于小说的世界之中。

我读过的小说称不上多,也不懂什么写作技巧。

虽然热爱游戏,但动画和电影之类的故事看的并不多,就算要我将之与其他故事比较,我也无法做出判断。

只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断言。

————菊池同学创作的都是温柔暖人的故事。

交给我的原稿上印着的是,世界观略有联系的五个短篇故事。

为了得到眼泪化作的宝石,去伤害人鱼的人类的故事。

在闭塞洞窟中,以边境之石为界交谈着的男人与兽人之间的友谊故事。

沉醉于湖中倒映的月亮之美,憧憬着人类的狼人的故事。

贵族的助手机器人爱上了铁皮玩具的故事。

每个故事都是在幻想的世界观下加入些许现实性的严肃部分,但最后都会以温柔的结局收尾。

认真观察着世界,将一切都以天使一般的视点宽赦————这毫无疑问反映了菊池同学的性格,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然后,我现在在读的是最后一篇故事。

【我所不知道的飞翔方法】。

在与世隔绝的王城庭院中,照顾着飞龙的女孩的故事。

————大纲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龙与人类共存的世界。

地龙被民间饲养着用于物资运送或移动手段。因为它繁殖力强又不怎么挑食,所以也被运用在各种方面。

巨龙反复蜕皮,最终成长为房屋大小————它蜕下来的皮会作为衣服或其他小物件的材料。因其坚固耐用,在各种地方都被当做重宝,渗透进人们的生活之中。另外,它力气很大,并且保有一定程度的智能,也被运用在各种工事作业之中。

就像这样,人类社会的一部分存在着龙的世界。

在那之中地位非常特别的是,可以在空中飞翔的飞龙。

和其他龙相比,飞龙的繁殖力异常之低,只喜欢以清澈的水和其滋润起来的果实为食。脾气反复无常,与人也不怎么亲近,精神上也很脆弱,总之是非常难养的龙类。

然而它的身躯是美丽的纯白色,飞翔于空中,挥着在太阳照耀下闪烁着的七彩幻想翼。在这个没有飞机、热气球的世界之中,这是人类唯一可以升空的手段。它拥有着具现人类梦想的性质,因此被王族和贵族当做重宝对待。

飞龙十分纤细脆弱,一旦养育方法不对就有可能早夭。不仅如此,即使成功养大,无法顺利挥动翅膀的话也无法在空中飞翔。

养育飞龙最为重要的是————【不能沾染世俗的污秽】。

故事的主要人物有三个。

作为锁匠的儿子与王城定期来往,好奇心很强的平民少年利布拉。

王族直系的女王候补,性格强势、头脑聪明的少女阿尔西娅。

还有从幼年时期就断绝了与王族直系之外的联系,作为飞龙的饲养者,在与世隔绝的广阔庭院中与其一同生活的孤儿少女克莉丝。

故事是从遭到舍弃的婴儿被王城的守门士兵发现开始的。

以【自己无力抚养,送到王城来希望能让她过上好一些的生活】的父母心舍弃婴儿的事并不罕见,士兵以平常的【处分】向大臣报告了。

然而,正在寻找没有沾染上【污秽】且【不会有人抱怨与世隔绝】的存在的大臣,看上了这个孩子。

可以作为飞龙的饲养者来利用。

若是奴隶,则已经被世俗所污染了。就算拜托没有遭受污秽的王族,那个人之后也必须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

况且王族之人到了一定年龄之后也会出城,并无法探明是否遭受过污秽。王族之血是纯洁无垢的,但一旦与尘世产生联系,那个界定就变得暧昧不清了。

理想状况是王族生下来的孩子,从出生后就开始隔离————当然,孩子的父母不会允许。

那么,这个被舍弃在城门前的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呢?还没有来得及遭受污秽,也不会有亲属跳出来反对抱怨,非常适合当作飞龙的饲养者。

自那之后过了十五年。

住在王城外的锁匠之子·利布拉与父母一起前往王城。王城是父母的老主顾,为了将来继承家业,利布拉和父母一起前往王城学习工作上的事情。

利布拉一边在王城学习开锁的技术,一边与女王候补的少女·阿尔西娅交了朋友————也就是青梅竹马。

利布拉和阿尔西娅一样都是十五岁,正是好奇心旺盛、活泼好动的年龄。

两人的好奇心自然而然地流向了某处。

实际上那禁止进入的区域就如同他们所期待的那样,保管着作为过去的遗物的拷问道具,还有封印着毁灭世界的魔法的禁断之书————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因为渐渐腐朽老化,事关王族的威严而关闭起来不让客人看见的,某个隐藏起来的广阔空间罢了。

两人当然并不知情。

终于,两人抓住避开父母和大臣注意的机会,利用利布拉的开锁技术打开了那个古老的空间。

虽然眼前所见的光景比起期待之中要来得朴素,但探险的感觉还是让他们欢欣雀跃,在城中到处乱逛。

在探险的最后。

两人打开了被嘱咐绝对不能打开的,与庭院相连的大门。

在那里,他们邂逅了身披巨翼的纯白之龙,还有拥有着更胜于其的雪白肌肤、对世间一无所知的孤单的少女————

「……嘿。」

与其它短篇一样,这一篇也到处散落着菊池同学的风格。我忘记了时间,沉浸于幻想世界之中。

其中一个角色开心地行动起来,看着他的我也会觉得乐在其中。我完全不懂这其中的区别,但和之前读过的四篇相比,这一篇的角色更容易引起我的共鸣。

翻动原稿的手停不下来。

在这之后,故事的发展逐渐严肃了起来。

————和克莉丝相会之后,被大人们发现了的两人被押走,作为外人的利布拉被关押进了地下监牢。

作为飞龙的饲养者,克莉丝必须远离【污秽】。对克莉丝而言,与非王族直系的利布拉接触可能会沾染上【污秽】。该如何处决这件事,该如何祛除【污秽】————利布拉等待着他的审判。

然后,阿尔西娅的父亲————也就是国王得出了结论【为了祛除污秽,将利布拉作为生祭向神进贡】。

这为了对外宣布而加上许多修饰的政治性说辞,其实质正可谓是处刑。

养育飞龙乃国家的一大计划。整备庭院的环境自不用提,入手幼年飞龙也要花费莫大的金钱。

为了不让这些辛苦化为乌有,哪怕一丝的风险都要避免。如果可以祛除这【污秽】,即使只有一点可能性,也该去实施那个计划。

因此,处刑。这就是王下达的判断。

然而那个时候,他的女儿阿尔西娅缓缓地编织出话语。

「————父亲大人,您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什么?」

国王的眉毛抖了抖。

「父亲大人在城外到底有多少私生子呢?」(绝了,被15岁的女儿威胁,你还是赶紧退位让贤吧)

「阿尔西娅……你在说什么?」

「失礼了,那么这个事实就向民众保密吧。不过作为交换……我有一个请求。据我所知,其实利布拉也是其中一位私生子,也就是王族的直系。因此他对飞龙而言是没有【污秽】的————」

阿尔西娅虚张声势的话语起了效果,两人从青梅竹马变为了虚假的【姐弟】。(这么刺激?)

与阿尔西娅成为了姐弟关系的利布拉,对克莉丝而言也不存在【污秽】了。他的处刑被赦免了。

以民众不知情的事实为要挟说服父亲,诉说着【利布拉是王族的直系】这种谎言的阿尔西娅,以菊池同学来说还真是个很意外的角色。果然菊池同学对很多事情都有很深刻的考虑。

在那之后,利布拉被王城接去,负责照料克莉丝。换种说法的话————作为避免处刑的代价,给予了他一个无关紧要的闲职。

远离尘世的克莉丝与利布拉、阿尔西娅之间产生了联系,故事在高潮与日常之间来回切换,迈向结局。而在这之中隐约可见的三人之间的恋爱要素,以菊池同学来说还真是非常新鲜。

透过这篇故事可以窥视到菊池同学的内心————我以这种感觉推进着阅读,翻开了原稿的最后一页。

「……啊嘞?」

然而,原稿就像被腰斩了一般中断了。

「到此为止了……不对吧。」

很明显还处在故事的中途————并不是那种留白的开放式结局,明显还有许多事件没有写完。

怎么回事,哪里出了问题吗?

我虽然想立刻通过LINE询问一下,但一看时间已经超过十二点了,还是打消了念头。菊池同学是那种早睡早起的类型。

「……唔。」

我带着一种消化不良的感觉把原稿装进书包,刷完牙后钻进被窝,合上了眼。

描写克莉丝、利布拉和阿尔西娅之间关系的故事,到底迎来了怎样的结局?

菊池同学到底对那个结局有着怎样的思考?

在睡着之前,我一直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地思考着。

* * *

次日。

早间会议的时候我把小玉玉的鬼脸给日南过目之后,得到了「这样就OK了,终于有一张正常的照片了呢」混杂着挖苦的合格通知。

午休。

「……菊池同学。」

「诶……嗯,嗯。」

我罕见地在这个时间向菊池同学搭话。菊池同学就坐在我的斜后方,在上午四节课结束之后,为了做好心理准备我深呼吸了大概十次,终于下定决心开口。深呼吸十次之后马上搭话总觉得有些微妙,总之我会努力的。

「占用点时间行吗?」

「诶……嗯。」

在午休时间向她搭话还是第一次,菊池同学显得有些困惑。

因为接下来要聊的不是在课间休息时间就能说完的,是有些长的话题。写在原稿上的短篇每个都非常有趣,因此我想尽可能地发表一下感想。

「那个……」我注意着不被周围听见,小声地说道。「小说,我看了。」

菊池同学迅速撇开了视线。过了一会,她颤巍巍地看向我。

「全,全部?」

「嗯,全部。」

唔,这么说来我看的还真快啊。昨天收到的原稿今天就全部看完了,怎么回事,这家伙有干劲到让人恶心诶。要是照日南的说法,这就是那种没有余裕的行动。

「谢,谢谢……」

然而菊池同学红着脸向我表达了谢意。太好了,我放心了,菊池同学是天使。

「所以说,我想发表一下感想……」

「嗯,嗯……我想听。」

一边说着,我们错开了视线————怎么回事。

菊池同学就像一只从巢穴中探头出来侦查的松鼠一样张望着周围。她吸了口气,轻轻地张开了嘴唇。

然后。

「那么一起去……吃午饭吗?」

菊池同学断断续续地说着,她的声音混杂着吐息,颤抖着、却又如风铃一般清脆悦耳。温柔地包覆过来的视线宛如午后的流水落花-->">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