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四、只有主人公的话无法进入其他种族居住的村落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四、只有主人公的话无法进入其他种族居住的村落

「戏剧的……脚本。」

菊池同学为了确认我话中的意思,重复了一遍句子。

「嗯。」我点了点头。「文化祭的舞台上要表演的,班级的戏剧。」

为什么呢,我无论如何都想见识一下。

菊池同学的脚本,让全班同学将其变成戏剧————我无论如何都想看到。

菊池同学垂下视线,语气中有些顾虑。

「可,可是……」

是想要逃避的语气。比起抗拒,我更多地感受到了类似恐惧的感觉。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我————想看。」

「这,这样啊……」

菊池同学的视线游移着,有些害羞。

「我不会勉强你的……不行吗?」

当然,我希望菊池同学也能打起干劲来。只是因为我想看这种理由,未免有些太过强硬了。

「也不是不行……」

「诶,也就是说————」

我如此询问,菊池同学垂下了视线。

从她嘴中漏出的是宛如轻抚着花朵的微风一般的声音。

「其实最后的短篇……在这之中是最早写下的。」

「……是这样啊?」

菊池同学点了点头。

「第一次写,所以有些刹不住车。我爱着这里面的每一个角色,自己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好……是最喜欢的,无可替代的故事。」

「……嗯。」

直接贯入心中的温柔音色,光是听着感觉心情就舒畅了起来。

我没有多插嘴,静静地听着菊池同学诉说。

「但是,正因如此……这个我最喜欢的故事,这些我最喜欢的角色,该给他们一个怎样的结局————我一直在烦恼。」

菊池同学就像在触碰婴儿一般,轻抚着自己的原稿。

「所以,我之前一直都写不出来。」

「……是这样。」

菊池同学的话语十分真诚。

关于技术层面的事情我果然还是无法理解,但是从作品中涌出的思念,传达给了身为读者的我。这一定是因为,菊池同学是注入心血地编织着故事的缘故。

「因为十分重要,所以我很害怕会毁了它……」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越是喜欢,失去的时候就越是痛苦。

这么一来,把这个故事交给大家当做戏剧,就会变成空有形式的俗气故事了。

「那么这个故事,还是放在菊池同学心中慢慢培养比较好。」

我得出了结论。

菊池同学点了点头,「也许那样会比较好」如此说道。

然后,她再度开口。

「————如果是之前的我的话,大概会这样说吧。」

菊池同学露出了有些淘气的笑容。

我一瞬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只能呆呆地望着她。

「我,有很多害怕的事情。要从自己的世界中出去————这非常可怕。」

菊池同学宛如翡翠一般散发着复杂光芒的瞳孔中,有着向前迈进的决意。

「但是最近,从友崎君这里听来了很多,学到了很多与至今为止不同世界的事情。」

她的眼睛就像阳光反射一般自然地闪耀着。

「我看到了从孤身一人的世界中“嘿!”地跳到我未曾知晓的世界之中的友崎君的背影……我是这么想的。」

我虽不明白她目光所及到底是何处————

「这一次,我也想看看那边的世界。」

————捕捉到那梦幻眼瞳的世界,毫无疑问是现实。

菊池同学有些羞怯地露出了这个年龄应有的笑容,转向了我。

「所以,我想做脚本。」

这是腼腆的女孩子腼腆地踏出的一步,她的笑颜里有着与之相符的强大。

* * *

当天放学后,文化祭会议照常进行,八名实行委员站到台前。

现在商谈的中心正是戏剧。因为没有决定脚本与方向性就选择了原创剧本,再不定下来就糟糕了————会场内弥漫着这样焦躁的气氛。

我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个。

让菊池同学的短篇成为戏剧的脚本。

「想要做什么样的故事呢?」

泉向大家发问,但并没有什么人回答她。嘛一半左右是顺着气势决定下来的,这也没办法。

我观察着全班的样子,找准一个没有人在说话的时机开了口。

「啊,那么……可以占用些时间吗?」

话音落下,班级的视线都转向了我。果然承受大家的视线还是会很紧张,不过我也渐渐习惯了,比起昨天来说稍微好些了。看来我的魔法防御力也提高了呢。顺便一提,菊池同学吃了一惊睁大了双眼,把手盖在了嘴唇上。

「嗯?你有什么提案吗?」

对水泽的提问,我点了点头。

「呃,该说是有了候补的脚本吧……」

我一边说着,视角一端眉毛抽搐着的日南进入了我的眼帘。虽然说了要我积极一些,但她肯定没想到我会插手脚本的事情吧。不过很遗憾,这并非课题,而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噢!不愧是脑筋!我就期待着你会这么做呢!」

深实实为我喝着彩。我姑且「噢。」这样干劲满满地回复了她。

「嘿,你想到了什么?」

水泽似乎十分期待。唔姆,这两个人都对我有着过高的评价啊。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挺方便的,但以另一种意义而言我对能否回应他们的期待感到十分紧张。

「唔,是这个。」

一边说着,我把从菊池同学原稿中单独抽出的最后一篇递给了水泽。班里的视线集中在了我俩身上,嗯嗯。

「哦?已经有成品了?」

水泽开始翻阅起原稿。

「……唔。」

他读了两页,轻轻地点了点头。

「总觉得完成度很高啊,这是谁写的?文也你吗?」

「不,不是我。」

「嗯?那是谁写的?」

「呃。」

我有些吞吞吐吐,水泽把原稿还给了我。

「这不是挺不错的嘛?虽然我不太明白细节,但写的很认真啊。」

「诶!什么什么让我看看!」

一边说着,深实实从我手中夺走了原稿。

她盯着原稿看了大约十秒。

「……噢噢,总觉得比想象中更好诶。」

这人只花了十秒读完开头就能明白了吗?是在说这份原稿密密麻麻的都是铅字很厉害?还是说真的读个开头就能大致了解了?唔,深实实的成绩意外的好,说不定是后者呢。

班级里也渐渐出现了「诶,是什么样的故事?」这样的声音。我把和菊池同学一起在食堂旁边的印刷机上复印的几份原稿的一部分,发给了每一列的第一个人。嘛老实说比起原稿,可能发个概要给他们会更好,不过实在没有那个时间了。

「准备得很好嘛?!」

泉显得十分吃惊。哼,泉你在说什么呢,我可是弱角啊,不如说不好好准备的话我根本无法普通的战斗。

「也没什么时间了,粗略地读一下开头吧……」

我对着大家如此说道。总觉得我主持的还挺吸引人的,最近对文化祭的事情我做的好像挺不错的啊?

等待了几分钟,我观察着班里的气氛。

班里渐渐有了声音。

「原来如此。」「我觉得不错!」「真是正统啊!」「嘛,嗯。」「挺像小说的!」

总觉得虽然被接受了,但似乎积极与善意也并不是百分百的。嘛,这也没办法。

虽说到了中途会变得十分有趣,但对有些艰深的开头不感兴趣的人也不少,我倒也没有追求全场一致地提起兴趣这种事。不如说绀野绘里香集团的成员几乎没怎么看就传给后面了,追求完全的团结从最开始就不可能。因此在这里得到【相当认真啊】程度的评价就足够了。

「以这个故事为基础来进行讨论,决定实际的演员,然后进行调整这样如何?」

我如此发言。这个故事还未完成,实际上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吧。

好了,这样就巩固住地盘了。其他的方案并没有准备得如此精心,我觉得被驳回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差不多也该针对这个方案本身来进行具体的讨论了。

「话说,这到底是谁写的?」

询问我的是实行委员中的一位女生,那个,是濑野同学。她和深实实关系不错,在实行委员中一直担任着书记角色,和前段时间我告诉Ins的柏崎同学也经常一起说话。

「这个嘛。」

我和菊池同学交换了一下视线。

菊池同学点了点头。可以吧?好嘞,那我说了。

我用全班都能听到的音量开了口。

「————是我们班的,菊池同学。」

深实实和水泽唰地一下看向了我。水泽似乎理解了,露出了笑容。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是这样————是哪样啦。我虽然这么想着,但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吐槽的事情,于是我坦率地点了点头。

「是,是这样啊?」

深实实轻声地附和着。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有点棒读。

我招呼着实行委员们。

「那么,既然没有别的方案,我觉得以菊池同学的脚本来做原创剧本也不错……如何?」

实行委员们纷纷说着「嗯,嘛。」「不也挺好吗?」。嘛,虽说没有完全肯定的意思,但也没有别的方案,脚本做的也蛮认真的————散发着这种感觉。菊池同学平时一直都是一副乖巧温顺的形象,这份印象也在推动着这个进程吧。

「那,那……还有人有别的方案吗?」

泉再次发起询问,果然没有人举手。

「好嘞,那就这个吧。」水泽以清爽的口气主持了起来。「菊池同学,下次能写一份简单的概要吗?」

被搭话的菊池同学吃了一惊,笨拙地用力点了一次头。

「好,好的。」

水泽爽朗地笑了起来。

「OK。那决定一下演员会比较好吧?」

「是啊!」

「还有,把这份原稿上传一下对大家来说比较方便吧。」

「噢!这不错!」

泉顺着水泽的总结决定了今后的方针。总觉得从后半段开始做主持的就是水泽了,这样真的好吗泉?

「可,可以上传吗?」

「可,可以!」

菊池同学又被吓了一跳,真挚地点了点头。

「OK。那就建立一个文化祭用的全员的LINE群组,把它共享到那里去吧。」

「我,我明白了。」

这个提案迅速地通过了。虽说是全员,不过班里会不会有谁都不知道他的LINE的人啊?嘛,既然有水泽和日南在,应该全部网罗到了吧。虽说直到数月之前只有我没有被网罗……

「好嘞!!我要当主演~~!」

「不,只有这个不行。」

「诶?!」

对竹井和中村这见惯了的一唱一和,全班都笑了起来。

不过嘛,真是太好了,看样子已经完全决定下来了。

这样那个故事,就能以班级戏剧的形式散播出去了。

我看向菊池同学,菊池同学安心地笑着,轻轻地对我行了个礼。真是守规矩啊。

就在那时,我感受到了来自身旁的视线。我转过头去,那里只有一个并没有特别看着这边的深实实在。唔姆,是错觉吧。

* * *

从这里开始,话题的重心渐渐朝着漫画咖啡店转移。该怎么装饰内部,该怎么设计菜单,谁拿什么漫画,像这样热烈地讨论着,写下必要的东西之后商谈就此结束。唔姆,开店这边也十分有趣,这还真是令人吃惊。总觉得很普通地就能享受整个文化祭了。

之后进行了一下漫画咖啡店的看板、菜单等等的制作。我在中村小组里捉弄着很有干劲的中村,度过了十分热闹的时间。

今天为了做文化祭的准备,几乎全班的同学都在做着工作。

也就是说,在这里我巧妙地行动起来的话,今天也能完成任务。

我确认了一下和日南的聊天界面。

现在剩下的摄影任务还有四个。

·戴着眼镜的水泽孝弘

·吃着冰淇淋的泉优铃

·和从未说过话的两人以上的女孩子的照片

·和菊池风香的合照

在这之中————首先泉的任务很难办。虽说在学校食堂吃冰淇淋并非不可能,但我邀请泉吃冰淇淋的话她又会摸不着头脑,总觉得会承担奇怪的风险。而且泉总是待在绀野集团之中,想把她们分开也十分困难。

关于水泽的任务,说实话我认为我和水泽的关系相当不错,但要拍戴眼镜的水泽我就有点为难了。我平时说话的对象都不戴眼镜,菊池同学也只有打工的时候会戴上。那么去眼镜店试戴的时候拍照会比较好吧。明天就是星期六了,考虑到作战必须要和水泽见一面。

这样剩下的选项只有两个了。总之平时拍照的机会非常之少,就让我挑战一下吧。那么,在图书室和脚本会议上我还有不少和菊池同学单独相处的机会,就以【从未说过话的两人以上的女孩子】为优先吧。现在我也算和班级产生了联系,应该会容易一些。

我一边漫不经心地在分发给中村小组的菜单上涂色,一边观察着日南小组的样子。要说我唯一能达成课题的手段,就是同为实行委员的柏崎同学和濑野同学了。出课题的时候我和这两个人还从未说过话,应该是OK的。她们两人正和日南·深实实·小玉玉一起描着大大的纸板。

我定期地侦查着那两人的情况,然后经常会和深实实对上眼。怎么了,为什么一对上视线她就冲着我笑。嗯?什么意思?

重复了几次这个流程之后,终于深实实一脸「怎么了怎么了」的表情盯住了我。不不不,我不是在看你啦。啊,小玉玉、日南、柏崎同学还有濑野同学也都注意到了我俩。唔姆。

「为什么老是看这边啊!」

深实实对着我如此说道。

「是你的错觉吧。」

小玉玉如此回答。

「嗯,错觉错觉。」

我附和着她,深实实很不服气地开了口。

「明明视线经常碰到一起?!」

「我没有这样的记忆呢。」

就这样有些散漫地交流着,我寻找着完成课题的方法。然后深实实发动了突然袭击。

「话说!你什么时候和菊池同学开了会议啊!还做出了那么认真的脚本!」

「啊……是有点认真呢。」

对我的含糊其辞,深实实嘟起了嘴,不知为何显得十分不满。

「怎么~?果然很想当监督吗~?」

「没啊……」

我为什么非要回答这个有点微妙的问题……我扯开话题,尝试把会话的流向转到有关摄影任务的方向。

「话说回来……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我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日南和柏崎同学,而小玉玉则回答了我。

「在考虑走廊上的设计!」

「这样啊。」

深实实用力地点了点头。

「对对!要看吗?」

她转向日南、柏崎同学还有濑野同学这么说着。接着,听到我们交谈的竹井插进了嘴。

「很想看吧?!」

「噢,噢。那就看看吧。」

我接着竹井的话头做出了回复。

「OK,在这边!」

顺着这种感觉,我和竹井一起加入了日南小组。嗯,要是作为游击队一起出击的话还是拜托中村或者水泽比较好,但这也没办法。人啊,只能自己救自己。

我和竹井、深实实还有小玉玉四人走进女生的圈子。

「锵锵!就像这样!」

深实实猛地挥舞着双手向我们展示了那个设计。

「……哦哦。」

我不禁发出了感叹。

在那大大的纸板上,有着用蜡笔以孩子一般的笔触画出的流行的食物、饮品还有漫画的插图。

在这组里似乎有很会画画的人,在关键的地方整理着线条,避免太过自由散漫的同时,贯彻着【小孩子的画作】的概念。

也就是说,这是即使不擅长画画的人也可以尝试参与的十分有效率的做法……嘛,估计也是日南在诱导着吧。顺便一提当事人正十分愉快地用蜡笔画着有点幼稚的鸡蛋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些孩子气的日南。

「感觉很棒啊?!」

竹井坦率地表达了他的称赞,濑野同学似乎挺高兴的。

「对吧?!竹井君也要画吗?」(我突然发现竹井到了第六卷都没有出现过全名?)

「诶?!可以吗?!」

竹井话都没说完就拿起了蜡笔,开始烦恼起要画什么————这人对他的欲望也太诚实了。

嗯,我就说他两句吧。

「哈哈……已经干劲十足了啊?」

我用捉弄的口吻吐了个槽。

————接着。

不只是深实实、日南还有小玉玉,柏崎同学和濑野同学也笑了。

这,这是?

「啊哈哈,一边说着【可以吗?!】一边就把蜡笔拿起来了呢?」

柏崎同学赞同了我的发言,而她身旁的濑野同学则笑眯眯地看着我。等一下,什么情况。如果不是错觉的话,我好像已经被接纳了?

我被这个展开吓了一跳,为了维持住语调思考着幽默诙谐的回答。唔,这里能让场面更热闹的必要要素是……

「对对!」

然而我什么都想不出来,只能尽量明快地做出了普通的附和。唉,不愧是弱角。

「啊,说起来Ins我看了!小玉的照片真的超好笑!」

濑野同学插进了我们的对话。诶,这是什么展开?虽然搞不太懂,我现在正在以两个女孩子为对象交谈吗?

我身处完全超纲了的情况之中。正是在这种时候,基础中的基础就是挺直腰杆抱持自信锤炼语句。

但是我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场景。向小玉玉要求拍照的时候我的确是把心声直接说了出来,虽然看上去是即兴表演,但实际上我也是有考虑过的。

「啊,那个的确很厉害,就像超新星爆发一样。」

接着濑野同学又笑了起来。

「啊哈哈那是什么形容,壮丽过头啦!」

啊,啊嘞,好像还挺顺利的?经常在脑内自言自语真是太好了。虽说我的CPU都快烧掉了,但表情和姿势还是伪装得很好。

一旁的深实实十分惊讶地插嘴进来。

「诶?什么!给我看看?!」

「啊,嗯……」

我给深实实看了看小玉玉的照片,然后她很开心地露出了笑容。

「啊哈哈哈!糟糕,这只小玉好可爱!」

「还好吧!」

小玉玉有些得意地回答了她。唔,这些地方总觉得和之前有些不同————小玉玉的感觉还残留着,不过比以前要来得亲切不少。

而日南则像第一次看到那张照片一样笑了起来。

「啊哈哈,这个好糟糕!好可爱啊,我能画张肖像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指着纸板。

「不用做到那个地步!」

接着大家都笑了起来。

嗯,虽然聊天很愉快,但是我的摄影任务该怎么办呢?

现在在这里的成员都已经知道我开始用Ins了。看柏崎同学和濑野同学的应对,感觉【最近刚开始用Ins】的看法是通用的。

这样一来,也许可以使用这种手段。

我找准时机,向大家发起提案。

「……那,大家都来拍张鬼脸吧?」

深实实很快就上钩了。

「这不错!我不会输的~!」

「深实实,这和输赢没关系吧?」

日南耿直的吐槽又让全场笑了起来。刚,刚刚我也想说一样的话,但是完全输在了反射神经上。师傅击溃弟子的时候也是有的呢。

接着我启动了手机的摄像头,就在这时小玉玉向我伸出了手。

「嗯?」

我困惑地看着这只手。

「我已经拍过了,友崎你也加入大家一起吧?」

「……哦哦,这样啊,谢啦。」

我感叹着小玉玉那坦率温柔的心思,和大家站到了一起。大家站成两排,做着拍照的准备。顺便一提竹井已经在全力做鬼脸了,不愧是竹井。

终于从小玉玉那里传来了「那我拍了哦?」的声音。哟,呦西,鬼脸是吧。之前刚接受过小玉玉【这里再多用点力气】的鬼脸讲座,好好运用的话就不会有问题了,我紧张地做出了表情。不过没想到活用讲座知识的日子来得这么快……

「茄~子。」

“咔嚓”一声过后大家纷纷询问小玉玉「感觉如何?」。确认了一下手机画面,那里有日南、深实实、柏崎同学、濑野同学、竹井还有我加起来六个人的全力鬼脸,非常有现充的Ins感的照片。真,真的吗!这张照片在我手机的数据库里?!

柏崎同学看着照片露出了笑容。

「不妙!友崎君和小玉玉在做一样的鬼脸!」

柏崎同学一边说着一边指着我的鬼脸。因为沿袭了小玉玉教给我的方法,看样子似乎做出来一样的鬼脸了。

包括濑野同学在内大家都「真的诶!」这样笑了起来,气氛又热闹了一阵。

怎,怎么搞的?感觉以Ins为契机我很好地被大家所接纳了。

我拿着小玉玉还给我的手机,有些心不在焉地参与着对话。

竹井兴奋地转向了我。

「小狗的照片很不错!也给我发一张吧!」

「诶?噢噢。」

虽说对象是竹井,但我还是觉得有些开心。维持着那份心情,我在LINE上向竹井发去了照片。

「OK!谢啦!我要上传到推特上去!」

「……诶?」

由于我不谨慎的行动,好不容易拍来的照片比起我的Ins,先行在竹井的推特上刊载了。真的假的,我已经完全不知道敌人都潜伏在哪里了。

* * *

当天放学后,我和中村集团一起走着,陷入了迷茫之中。

今天已经是星期五了————也就是说马上就要变成星期六了,有必要把三个课题中的两个搞定。

剩下的是【戴着眼镜的水泽孝弘】【吃着冰淇淋的泉优铃】【和菊池风香的合照】这三个。在休息日应该优先进行在学校拍不了的【戴着眼镜的水泽孝弘】才对。

因此我必须在明天或者后天邀请水泽一起出去玩才行————然而,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大家都是怎么开口邀人的?我之前有邀请过菊池同学一起去看电影,但那是因为有着安迪的作品这个共通点。然而我想不太到我和水泽的共通点……我和那个爽朗的帅哥现充能有什么共通点?都是人类?在一所高中上学?在一个地方打工?感觉我俩的兴趣完全合不来。

但是这样什么都不做只是走路的话,机会就会越来越少。

因此我跟在和平时一样插科打诨着的中村、竹井身后,向水泽搭话。

「呐,水泽。」

「嗯?」

水泽摆弄着手机,抽了个空应了我一声。真是的,我可是正在挑战困难的课题诶。

「明天或者后天有空吗?」

水泽终于把目光从手机上移开,看向了我。

「怎么了?还真是稀奇啊?」

「嗯,嗯。」我小心翼翼地推进着话题。「我想去个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

水泽皱起了眉毛。嗯说的也是,没有这么冷淡地邀请别人的吧,我还是应该考虑一下再开口的。

「那啥,因为很闲所以想着去个什么合适的地方……」

水泽「啊」地抬高了声音。

「也就是说文也,你明天有空?」

我不是才说过吗?总之先回答他吧。

「是,是很闲啊。」

水泽笑了笑。

「那倒是正好。」

「……正好?」

水泽拍了拍我的背。

「去文化祭吧。」

「……文化祭?」

水泽点了点头。

「鶇儿她们学校的文化祭啦。因为是招待制,所以我拿到了两张票。」

「原,原来如此。」

水泽吊着眉毛笑了。

「我正在想着和周日一起打工的谁一起去呢,文也有空真是太好了。」

「哦哦,那就去吧。」

虽说对意料之外的展开有些困惑,我还是答应了他。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虽然我是第一次去别校的文化祭,总之先去了再说吧。

「OK。那明天十二点集合吧,之后我会用LINE联络你。」

「了解。」

「嘛,既然是文化祭的实行委员,就当是去侦查一下别校的文化祭吧。」

「说,说的也是。」

水泽倒是一点都不紧张,我光是想着明天的事就有些坐立不安了————这就是弱角和现充之间无法跨越的墙壁吧。

「OK,那就这么定了。」

「噢,噢。」

似乎看透了我的紧张,水泽不怀好意地向我投下了重磅炸弹。

「————顺便一提,鶇儿的高中是女校哦?」

「女,女校……」

我越来越害怕了。等一下,女校?这很糟糕吧?这好像是可以当做最终关卡的难关啊?

* * *

次日。

北与野站前。

看样子鶇儿的高中和北与野站离得不远,我正等着水泽和我会合。

从检票口出来的水泽看见我后轻轻地招了招手。

「中午好。」

「中,中午好。」

我学着他的口气回了招呼,这暴露出了我的紧张。我已经没有余力去考虑打招呼这种事情了,这个状态的我真的能把课题给完成吗?总觉得比起课题我更在意文化祭的事情。话说文化祭里应该不会有眼镜店吧?这该如何是好。

「好嘞,那我们走吧。」

顺便一提,我俩穿着的是制服。我昨晚头痛于私服和制服的选择,在LINE上向水泽询问之后得到了怎样都行的答复,因此选择了制服。理由是天气变冷了,但我还没有买厚衣服。根据日南所言,爱打扮的人会在天气变冷之前就买好————可我不是那种人,只会在注意到天气变冷之后再去买。

「啊,这是招待券。」

「谢了。」

从水泽那得到了一张写着【德静高中文化祭】的黄纸。在招待者一栏用荧光笔写着闪闪发光的【成田鶇☆~】,圆圆的字体颇有女子高中生的感觉。总觉得直到现在我才发现鶇儿还有这样一面。

在我周围有不少穿着各式制服的人,恐怕都是来参加文化祭的吧,不过更多的人则穿着私服。

「从这里开始要坐巴士了。」

我和水泽乘上巴士,向着德静高中前进。

到达目的地后,水泽一边看着手机地图一边引导着我,我们进入了学校之内。不妙,怎么感觉我成了跟班……

从装点着金银丝缎和手制花束的大门进去后,我看见了许多混杂着制服与私服的小团体,从男女比例来看女生略占上风。考虑到男生全都是别校的学生,结果来玩的人还真是不少。

「总之先适当地转一圈————」

「嗯,嗯。」

我努力保持着平静,水泽皱起了眉毛。

「……你好像很紧张啊?」

「是,是有点。」

我说了实话,水泽愉悦地笑了起来。

「嘛,挺起肩膀来!笑容笑容。」

他游刃有余地摆出了笑脸。

「我,我明白了。」

于是我努力模仿着那个笑脸————好,好嘞,感觉紧张感消去了一成。模仿个表面形式也是十分重要的。

我们进入校舍之后四处看了看,走廊的墙壁上装饰着很有女校感觉的可爱饰品。各个班级上写着【鬼屋】【煎饼·炒面】【逃脱游戏】之类的大字————果然文化祭的方案无论是哪里都差不多。

水泽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开了口。

「好嘞,首先是搭讪的基本。」

「怎,怎么一上来就要开讲座?」

对理所当然地说着的水泽,我畏缩了。

「两个大男人来到女校的文化祭,当然要搭讪啦?」

「不,不是来做文化祭的侦察吗……」

「哈哈哈,那个是大原则啦。」

「那是什么意思……」

真是的,可不能把话题往那边发展。这就是所谓现充的生活吗?不不不怎么可能。

「嘛,虽说是搭讪,说到底也只是和初次见面的同龄女生说话而已,你就想象成换班的时候就好了。」

水泽啪啪地敲着我的肩膀。说真的这人在说什么呢……

「那啥,我在换班的时-->">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