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五、无论在选项前犹豫多久故事都不会有进展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六卷 五、无论在选项前犹豫多久故事都不会有进展

我靠在被人抛下、很有弱角风范的路边,冷静地思考着。刚刚的路上,深实实最后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觉得那种喜欢也是有的?→就是那种意思的喜欢吧?一样吧?

过于单纯的算式在我脑中导出了一个答案,我陷入了焦虑之中。

但是以作为弱角的我来说,这样的事情怎么想都太不自然了吧?有必要对刚刚那个前提算式进行再计算,这个演算装置因为互相矛盾而发生了错误。

那么有没有哪位强角把他的计算力借我,代我计算一下这个问题呢……果然还是应该去找日南商量吗?

但怎么说呢,要是日南反而和我得出了一样的结论,那么在此之后该怎么做————感觉会被她完全掌控,我就发表不了意见了。总觉得那家伙会说出「利用一下这个」这种话。

我不想变成这样,也不想看见日南说出那种话的场面。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口袋里突然震动了起来。

我取出手机确认画面,是水泽传来的信息。

[现在来一趟大宫吧?]

为什么他现在突然约我?虽说不明所以,但这也算顺水推舟。北与野与大宫之间只有一站,在定期票的范围内,可以随意前往。

再这么独自烦恼下去也不会有进展。

总之我再一次背起书包,走向了车站。

* * *

我现在正在大宫的星巴克里,久违的现充空间。

面前坐着的是水泽。他一边看着手机一边轻啜着豆奶拿铁。

水泽和中村他们一起去了游戏中心。在解散的现今,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呃……怎么了,突然叫我出来?」

总之我询问了叫我出来的理由,水泽回答了我。

「你才是,发生什么事了?」

「……诶?」

居然用问题回答问题,我陷入困惑之中。问我怎么了,不是你约我出来的吗?我只是应邀前往啊?

「嗯?今天放学后发生了什么事吧?」

他的口吻十分确信。为,为什么会知道。

我焦急地陷入沉默之中。水泽考虑了一下开了口。

「难道是被甩了吗?现在告白会不会太早了?」

「没,没有啦。」

水泽说出的【告白】一词委实吓到了我,我更慌了。诶,怎么回事。明明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他好像已经知道了?你到底有多情报通啊。

「啊,莫非是反过来吗?告白,你拒绝了?」

「等一下,你为啥知道啊?」

我吃了一惊,打断了水泽。

水泽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果然如此啊,我都说了我什么都能看透。」

「真,真的假的……」

真不愧是情报通。不过他到底是怎么知道刚刚发生的事的?我没对任何人说,是深实实找人商谈了吗?

「呃,你是从谁那里听说的?」

被我询问着详情的水泽,说出了十分可怕的话。

「不是啊,你刚刚从图书室回来的时候,表情超级奇怪哦?」

我“嘶”地一下血气上涌。

「……从图书室?不是放学后?」

我惊恐万分。「嗯?」水泽窥探着我的表情。

难道说,我有一个天大的误会?

「什,什么事都没……」

我慌乱地试图掩饰,水泽保持着冷静的表情揉着自己的脑袋。

然后他好像发现了更好玩的事情,露出了笑容。

「也就是说————在图书室事件之外还发生了告白事件对吧!」

漂亮地抵达了真相。

虽然试图伪装成无事发生,但我在水泽的眼力面前就如同全裸一般。

「也就是说,是深实实?」

接着他的结论变得更加完美,我已经动弹不得了。

「不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哈哈哈,虽然我毫不知情,不过你碰巧告诉我了嘛。」

「咕……」

我反省着自己的失态。

「所以到底如何?深实实真的向你告白了?」

水泽颇有兴致。

不过,嗯。考虑到现在的状况,从现充这里得到些建议会比较好吧。任凭自己胡思乱想可能反而会很糟糕。

「呃……我不知道算不算告白,但说了类似的话。」

我如此招供,水泽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真的假的,这还真巧啊。我只是觉得你和菊池同学在图书室里发生了什么,比如你说你其实喜欢男人什么的。」

「你那也差太远了……」

总觉得他明明在询问别的案件,我却自己全部招供了。这都什么事啊。嘛,但是知道这件事的是水泽真是太好了,这家伙不会去做坏事,我也能安心。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其实……」

既然他都了解到这个地步了我就认命吧。

我开始说起在北与野与深实实之间发生的事。

* * *

「————啊,原来如此。」

水泽一直严肃地听着。

「我不太懂这是不是告白……怎么说呢,我还是第一次,真的是一头雾水。」

「这样啊。」

水泽一边喝着豆奶拿铁,一边把视线转向我。

「那么,你在迷茫什么?」

直接询问我的迷茫之处。

以被异次元级的强角·水泽尽可能认真地教导过的思考方式,我考虑着该问的事。

「说到底,这究竟是什么状况啊?说真的告白这种事情我不太懂……」

水泽轻轻地挠了挠脸颊。

「有点微妙啊。这并不能称作告白,算是一种策略吧。」

「策,策略……」

感觉飞出来了很厉害的单词,我不禁僵住了。这是什么高级模式?

「展现好意,让对方意识到自己————就是这样吧。」

「我,我听说过传闻……」

在电视和漫画里经常能看到。

「并没有直接说出想交往,因此不存在说文也一定要去对深实实的话做出回答。要是想维持现在的关系,像平时那样自然地和她接触就行了。」(然而深实实并没有想那么多……)

「是,是这样啊……?」

总觉得好像不太诚实————不过要是说出口的话大概又会得到【你漫画看多了】的回答。

「反过来讲,如果你现在说想和深实实交往的话,直接就能成了吧。」

「诶?!」

我发出了周围的座位也能听到的巨大声音。「吵死了。」水泽苦笑着说道。

「对,对不起。」

水泽轻轻地笑着。

「嗯,不过的确有不少让人感到焦躁的因素啊。」

水泽又开始说些我听不懂的话了。

「焦躁?在说谁?」

「诶?当然是深实实啊。」

「……嗯?」

深实实感到焦躁?对什么感到焦躁?我完全搞不懂。

水泽叹了口气。

「……你真的很迟钝呢。」

「非,非常抱歉。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低声下气地询问他,水泽坦率地开了口。

「我说过了吧?受欢迎的人会变得更受欢迎。」

「……哈?」

又得到了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要点。

「所以说,是想着你会不会被菊池同学或者女校的女孩子抢走————像这样担心着,陷入了焦躁之中啊。」

「更,更不明白了……」

水泽十分严肃地注视着我。

「————不,你其实明白的吧。」

这个吐槽中包含着些许对我的斥责。

就好像他注意到了我只是视而不见一样。

「诉说着自己的软弱,对他人的期待与好意背过视线,是你的坏习惯。」

被人看透了内心,我的思考乱作一团。

「但,但是可以取代我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我吐露弱角之语的瞬间。

水泽带着沉静的魄力打断了我。

「————你啊。」

那目光无比锐利,静静地注视着我。

「有时会像这样开始自虐————之前不是告诉你要改吗?」

「……啊。」

我想起来了,不要像这样贬低自己比较好————深实实和水泽有这么说过。在那之后我就尽量控制着自己,但最近又死灰复燃了。

「你自己注意到了吗?」

水泽的视线既不遥远也不接近,只是单纯地守望着我。

那视线带着想要揭发我心底黑暗的锋锐。

「你啊,自己贬低自己的时候————不知为何会一脸安心。」

对这意料之外的话语,我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似乎有所自觉啊?」

「……是啊。」

我呆呆地对自己的心情进行了肯定。

————安心。

自己并没有要生出这种感情的打算。但扪心自问,它的确存在于我的心底。

「你打游戏超强的不是吗?那你应该明白吧?给自己加上保险、为自己等级降低一事感到安心,这对成长一点帮助都没有。」

「这……」

我对此有着痛彻的领悟。

为了在输掉游戏的时候减轻悔恨感,在游戏开始前就会为自己找好借口。这样一来,败北这件事渐渐就没那么可怕了,变成了不努力也行的状况。即使不战斗,也会变得安心。

————即使赢不了,也会变得安心。

但是,若是为了变强,这样是不行的。

「安心于弱小的自己,习惯于遭受的蔑视……听好了————为了提高自己拼命地努力,为自己的进步感到安心,这才是帅气的男子汉。」

水泽抱持着自信,堂堂正正地说出了这句话。

由水泽来说的话,这句话的确很有说服力。

「还有,你有想过吗?」

「……想什么?」

我思考了一下,无功而返。

水泽点了点头。

「如果,有喜欢你的人存在的话……」

「不————」

「你稍微闭下嘴。」

我反射性地想自虐的时候,水泽以沉静的口吻斥责了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有些发火的表情。

「抱,抱歉。」

我道了歉,但水泽的表情并没有变化。

「嘛,说实话你想怎么贬低自己都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随你去好了。只不过————」

接着,像是要教诲我一般,他缓缓地开了口。

「————你贬低自己的时候,喜欢你的人会为此感到悲伤。」

这句话深入了我的心底,我一时陷入了沉默。

「……这样啊。」

我好不容易挤出一句附和。水泽呼了一口气,撇开了视线。

然后他为了解开这近乎冻结的气氛,轻笑了起来。

「这件事,你一定不能忘啊。」

* * *

一片黑暗的房间内,我躺在自己的床上,独自思考着。

一周前。

日南问我喜欢谁,我回答她我想要能看清自己的时间。

我认为这是我能做到的,以诚实的心情面对自己的方法。

然而数日后,面对着菊池同学那看透一切的瞳孔,面对着她那无比直率的话语。

再一次被真实所照射的瞬间,我发现了沉积于我心底的某物。

我想要面对自己,并非谁也不选。

面对自己的软弱让人害怕,因此我不会去选择任何人。

然后和水泽交谈的时候,我注意到了。

水泽以在我看来并不诚实的做法,明确地选择了日南。

而我抱持着所谓的诚实,到头来却在【选择谁】的时候逃跑了。

【诚实】这个词十分便利,可以用来逃避责任。

果然我在【人生】中,是货真价实的弱角。

这并不是缺乏技能、容貌不佳之类单纯的弱小。

贬低自己,从选项处逃离。

为不用战斗感到安心,是我无意识间暴露出来的弱角秉性。

叫嚣着诚实,说到底只是为自己的软弱找个借口。

就凭我这样的人没有选择的权力————像这样停止自己的思考。

逃离本应面对的现实。

既然如此。

为了在此向前迈进一步,我必须直面自己的【软弱】。

在接受自己的软弱的基础上,必须再一次重新审视自己。

从未面对过的,自己以外的某人的感情————

为了以自己的力量承担起这冲我而来的感情。

【弱角之流还这么得意忘形】

【谁都不会选择你】

【由你来选择真是岂有此理】

【别误会啊,真是可怜】

【你不过是无害的石头】

因此我将在心中回响着的,自己对自己的否定之言全部压下。

即使听到,也将它们全都当做不存在。

也就是————【模仿】强角。

不好好用话语表达出来不行。

我忍耐着依旧从心底涌出的漆黑之物,深吸了一口气。

心中隐隐约约地明白着————我已经注意到了。

莫名交叠的视线,在对话与举止之中表露出的些许违和感。

在我面红耳赤的同时,带着更胜于我的热量,混杂着害羞的那个表情。

明明不可能注意不到,但我却故意视而不见。

因此现在,我要好好面对它。

不逃避自己的软弱,也不对自己说谎。

为了真正地对自己【诚实】,我要将其转化为言语。

没错,她,七海深奈实她————

她喜欢我。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