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1.未完美女主角的忧郁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6.5卷 1.未完美女主角的忧郁

网译版 转自 弱气角色友崎君吧

扫图:取个名也是难灬

翻译:取个名也是难灬

===========



(贴吧自翻,水平有限,如有错漏还请指正。括号内会出现吐槽和注解,如若极度不适,还请等待购入台版。)

「好,上升了……」

初夏,初中二年级的教室。

日南葵看着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成绩,轻轻地点着头。

成绩单上写着【三位】。她仍未取得过第一名,但比起一年级第三学期的期末考试排名又上升了六名。

她从一年级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开始排位就没有下滑过,一直在稳步上升着。

脚踏实地的努力着,而那个结果现在静静地反映在成绩单上————日南对此有着确实的实感。

同班同学的松冈雪向日南搭话。

「小日考得怎么样?」

被称作小日的日南,一瞬间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最佳回答。该谦虚地应对呢,还是该反过来摆出自豪的笑容呢?她至今为止还没有取得如此好成绩的经验,在这个场合该如何接话才是最佳选择————她还无法判断。

日南考虑着各种方案。总之,她先堂堂正正地亮出了成绩单。

「锵锵,第三!」

夸张地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展示自己的成绩单。

「诶好厉害!是考得最好的一次吧?」

「嗯!真是太好了~」

「噢~很努力嘛~」

「嘛,多亏了我的才能啊。」

「得意忘形!」

进行着愉快对话的同时,日南正在学习。

原来如此,得到好成绩之时的态度,这似乎也是一个正解。恐怕重要的是,不要摆出不上不下的扭捏态度。日南在这一年间逐渐增加的会话技能的一本剧本上,加上了这个手法。

「雪呢?」

日南直接发问。

「诶,我还是平均分以下啦,七十名。」

她一边说着一边递过成绩单。日南有些迷茫,会话不知不觉流向了这个方向,但在这个场合做出回答委实有些困难。

自己已经说过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对雪取得七十名表扬一番会显得极不自然。虽说如此,七十名也不是可以调笑戏弄的那么低的排名。那么再使用一次刚刚用过的自我夸耀法呢?不行,可能会惹人讨厌。

日南整合着目前已知的情报和自己的知识,摸索着答案。

接着,她得出了结论。

「啊,这次的数学很难呢~」

她看着松冈成绩单上写着的各科分数。在这之中,只有数学分数远低于平均值。

松冈用力地点了点头。

「就是说啊!平均分也比平时更低,难过头了啦。我完全看不懂,根本到不了平均分!」

「我懂!那也是没办法的啦~」

日南也跟着她点起了头。事实上,考试难度高和拿不到平均分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日南把【虽然注意到了这个事实,但比起对她进行指摘,还是该先行推进对话】记在了心里。

「下次我会加油的!葵,期末的时候教我学习!」

「啊哈哈,要是到那时你还有干劲的话我就教你。」

「唔,感觉很难。」

「对吧?」

自己某种程度上掌握着主导权的,轻松愉快的对话。

日南对自己技能的日渐提升,感到满足与安心。

* * *

放学后,在她所属的篮球部部室里,日南一个人考虑着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事。

学习上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成果了。不对此满足,今后也好好坚持现在的做法的话,她有自信今年内就可以拿下年级第一。

而运动方面,一年级的时候她还处在平均水准,在二年级开头的体能测试中已经挤进前百分之二十了。继续踏实研究的话,记录一定能进一步提高。

社团的篮球也是,虽然还有身体能力方面的劣势,但投篮、运球、场面的瞬间判断之类的具体技能,她已经到达了决不会输给同级生的等级。

人际关系、外貌、集团中的地位也是如此。

一年级的第一学期之时她还很不起眼,满足于平均程度的位置。但到了二年级的六月,她已经得到班级女生领袖的地位了。更进一步的话,得到这个地位过程中所使用的手法有着再现性,她有维持这个地位的自信。(所以这孩子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要说为何,能得到这个结果,全都只是因为单纯的【反复练习】。

「那么,接下来……」

也就是说,至今为止得到的一切都是【基础】。她还没有得到对特定场面能即时起效的具体技能,因此需要一个台基————这个台基能让她一心一意地提高自己的基础能力。

作为结果,踏实努力之后迎来的是全面开花————这是她自信的源泉,也对周围之人有着说服力。

那么,定一个新目标吧,有利于提高自己的舞台是必要的。

她考虑着这些事情之时————事件发生了。

* * *

「能和我,交往吗……」

放学后,校舍内。

日南葵从篮球部的前辈那里收到了告白。

日南有些吃惊。

当然,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被告白。就像是为了有所依靠一般开始拼命努力之后,不仅是学习和运动,容貌的等级也急剧上升的她从一年级开始就不时会收到男生的告白。

但是,她还是第一次被学长告白。

服部彰,初中三年级,男子篮球部的副部长。

作为几乎固定的首发成员活跃着,在部内有着良好的信用。在学妹之间也很有人气,也就是身处金字塔上位的存在。关系并没有到达会和日南两个人出去玩的程度,但在男女交流很多的篮球部里,算是经常说话的人。

「呃……」

日南思考着。

对告白本身,她坦率地觉得高兴。客观地确认自己的价值已经到达了这种地步,作为单纯的人类而言,她也有感到害羞。

但说实话,现在她并没有喜欢的人。自己正拼命朝着制定的目标努力着,要是会妨碍到自己的锻炼,她感到十分抗拒。

不过,在这之中她留意到了一件事。

新的目标,为了提高自己的舞台。

这对自己来说可能是必要的————她有着轻微的预感。

而现在发生的,初次经历的【被前辈告白】的时机,对现在应该前进的方向是种启示————她有着这样的感觉。

这种命运论一般的思考方式和双亲有些相像————日南虽然很厌恶这种无意识的想法,但即使理性、合理地思考过后,结论依旧没有变化。

对学生而言,学习、社团、朋友全都到手之后————接下来恐怕就是,恋爱。

最初的三个事项都已经几近立于顶点了。那么,在此对恋爱出手是非常自然的选择。

不如说,对至今为止自己的升级来说,恋爱舞台是从【在社团中很有人望的前辈】这种在学校共同体中拥有很高地位的人物开始的。

这对这个游戏而言,恐怕算是天选的环境吧。

那么尝试一次恋爱,为了今后好好调查一番吧。

现在的自己应该已经有了好好做出判断的经验与知识了。

日南考虑至此,换上一副喜悦的笑脸开了口。

「……好的!请多指教!」

* * *

当天,两人脱离了一直以来的集团,走在放学路上。

日南还在考虑着该不该公开两人的关系之时,作为男友的服部已经飞快地告知了男子篮球部的成员,当天就已经彻底传开了。

服部大概是认为【像个男人一样的行为】才去实行的吧。但考虑到可能会引起的人际关系变化,这真的是合理的选择吗————她残留着这样的疑问。日南无法对这个状况应有的正确选择做出判断。

事实上,社团的练习过后。

在女子篮球部的部室中这成为了热门话题。

「和服部前辈交往了吗?!」

「嗯,嗯。」

「什么什么?!是怎么个经过?!」

「呃,被邮件叫出去,然后被告白了……」

「呀!」

一片沸腾。

日南在此学到了一件事。

和某人达成【恋人】关系之后,虽说这应该是个人的事情,但自己一人无法控制的场面会一口气增加。

这对一切都是基于踏实的努力前进着的日南来说,算不上令人满意的状况。然而在这之上,日南感受到了【恋爱的话就会变成这样】之中所学到的东西的巨大价值。

毫无疑问,这是自己至今为止没有留意过的未知世界,崭新的舞台。恐怕这对铺平自己之后的人生来说,是必修的课题吧。在尚早的阶段窥见其一鳞半爪,应该并不是一件坏事。

「嘛,毕竟葵很可爱啊。」

这声音中混进了一丝嫉妒。

「没,没有啦……」

一边谦虚着,日南思考着回答。

「但,但是我……还是第一次交男友。」

「诶,这样吗?」

「嗯。真由已经有过了吧?」

「唔,一年级的时候短暂地有过。」

「我可以找你商量吗?」

「诶,嗯。可以啊!」

日南顺利地平息了这话题可能会引起的骚乱。【憧憬的前辈的女友】————对羡慕的人来说会变成这种地位吧。因此日南示以【第一次交往】的弱点,将关系的一部分支架让了出来。

强调有过男友这点展现对方的优越性,再说出【希望和你商量】这句话,就可以同时满足她的自尊和同伴意识。

然而日南从根本上有着【和憧憬的前辈交往的同级生】这绝对的前提存在,在社团内的地位并不会下降。像这样放出不会使平衡倾倒的话语,就能为发生巨大变化的这份关系打下崭新可靠的支柱。

这样一来,日南就能在不刺激她们的嫉妒心的前提下,以绝妙的距离摘除恶意的种子。

并且这对日南来说也可以学到新的知识,某种意义上是十分有趣的舞台。

* * *

放学路上。

「抱歉啊,好像引起骚乱了。」

「没事没事!我也会做那种事的啦。」

一般来说大家都会说出去吗————日南如此思考着,恐怕男生和女生对于恋爱的感觉不太一样吧。她并没有感受到自己的特殊性,体验着作为【男女朋友】的第一天的对话。

日南犹豫着是否应该从现在开始变更话题。总之她还是先以平时的做法,轻轻地开了个闲聊的头。

「服部前辈,期中考试考得怎么样?」

「嗯,有进步吧。不过我想比起学校的测试,现在还是为将来的考试好好学习比较重要吧。」

「啊,的确如此。」

日南感受到了【不满足于当下的目标,本质上目光还是放在中长期的目标上】这种思考方式的魅力所在。只是大了一岁,所看到的东西就会有这么大的不同吗?

「啊,说起来。」

「嗯?」

服部有些害羞地挠了挠脖颈。

「能别说敬语了吗?还有,前辈的称呼也是。」

「……啊。」

「我们,姑且也在交往了。」

只有两人的空间,若即若离的距离。

不经意间放出的【在交往】的话语。在无论怎么考虑都很合理的同时,也缓缓地摇动着作为未完成少女的,日南的心。

「……说的也是。」

服部得意地扬起眉毛。

「哈哈,马上又说敬语了。」

「啊,真的。啊哈哈。」

「哈哈。」

气氛得以缓和。比起告白之时,两人之间的距离明显缩短了,就如同纤薄透明的墙壁崩坏的瞬间。

初夏之时温热的风,一齐拂过两人的面颊。

「那么,彰君?」

「嘛,刚开始的话这样就行了。」

服部的说法总觉得话里有话。

「什么意思,称呼也去掉比较好吗?」

「又来了,敬语。」

服部恶作剧般地笑了起来。他面向前方的视线虽然很害羞,但依旧有着这样的余裕————日南轻易地察觉到了这点。

「哼……」

日南低下头窥视着服部的表情,半强迫地对上了视线。

「————彰,觉得直呼其名比较好吗?」

比起中学生更像是大人的,小恶魔发言。意料之外的直击让服部的脸涨得通红,他加快了步伐。

而日南正在思考。的确,交换恋人之间的台词的经验,以作为女性的自己来说,对今后的发展十分重要。

「哈,哈啊?那是什么。」

「啊,你害羞了吧?」

「才没有,害羞。」

「等一下我嘛,彰~」

「总觉得你好让人火大啊。」

「诶~为什么~」

展开恋人之间的对话对日南来说是十分新鲜的学习经历。果然作为经验来尝试一下真是太好了————她一个人默默地点着头。

* * *

第二天,午休。

发生了日南计算之外的事件。

校舍内。

「我说,为什么日南和服部开始交往了?」

「呃……」

日南被女子篮球部的前辈叫了出来。

三年级的女生三人对日南一人————也就是,完全的客场。

在这闭塞的空间中操作气氛化解麻烦————对当时还是初二,处在未完成状态的她来说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啊,不知道杏菜喜欢服部吗?」

「这……我不知道。」

「杏菜都哭了呢。没事吧?」

「给,纸巾。」

篮球部的三年级生望月杏菜,正被同为三年级的须藤麻美子和日野纱由美安慰着。仿佛处在加害者立场上的日南拼命地观察、分析着这个状况。

「嗯没事……抱歉。」

望月低着头,接过了日野递过来的纸巾。

面对这个场景,须藤似乎非常焦躁。她向日南逼问。

「明白吗?杏菜喜欢服部已经喜欢了一年多了,为什么会被身为后辈的你捷足先登啊?这太奇怪了吧?」

「这……」

无理取闹的责备。而她们本人,应该也隐约明白这不过是无理取闹才对。

正因如此才会采取数量上的暴力。以三对一的不平衡形式,用多数表决压过日南的反抗,让她有话说不出。

「……对不起。」

接着,日南道歉了。

因为是从前辈那里收到的表白。

因为并不知道杏菜前辈喜欢服部前辈。

说起来,本来就没有在交往的话,也没有担心这些的必要。

反论要多少有多少,【正确】毫无疑问在她这边。但是在这个状况下,说出这些并非正解。

因此,道歉会比较好。

「对不起————不对吧?」

须藤面无表情。

「该怎么做————不说清楚你就不明白吗?」

「……呃。」

该怎么做?那是什么意思。

日南考虑了一下,终于明白了须藤她们的意思。

接着,她打从心底里对她们失望了。

日南缓缓地吐了口气,忍住叹息的欲望,换上了一副乖巧的表情。

这些人在说————分手吧。

这是日南最为讨厌的人种。

现实中发生的状况,总是会有正解的。

要是现状没有如自己所愿,在那背后一定会有原因存在。

为什么要将这些原因全部推给他人,否定现状呢?

当然,最后的结果中也会有运气和偶然成分。不管如何行动都无法破解的场面也是存在的,现状无法如愿的原因和责任并不一定都在自己身上。

然而,即使如此。

唯一能靠自己的力量改变的,为了改变自己而做的努力————她们将它们全部放弃了。

对后辈行使数量上的暴力,用胡搅蛮缠的道理排挤他人。

这实现愿望的方法,再怎么说都太过肮脏,太过丑陋了。

接着,日南将对她们如此蹂躏对手的不甘记在心里,忍耐了下来。

要说为何————自己被卷入如此低俗的情况,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行动出了问题。

正因如此,对这蛮不讲理的事情,不想摆出一副悲剧女主角的姿态。

那么现在该做的就是集结自己的力量,上演一幕逃脱剧。

日南回忆着自己所有的经验和技能。

「……要好好划清界限,没错吧?」

「是啊。」

须藤点了点头。由于想表明的意思传达到了,三人之间的气氛也略有缓和。日南抓住这个空隙,开始在脑内整理起了这三人在社团中的地位。

须藤麻美子,日野纱由美,望月杏菜。

这三人在女子篮球部的三年级之中,以学校制度来看处在中上游的水准吧,至少并不是三年级的领袖阶级。尽管在最上层面前抬不起头,但某种程度上性格还算开朗,因此也算不上底层成员————就是这种印象。

篮球的实力也处在中上水准。最近并没有直接对决因此不太清楚,但恐怕她们三人现在已经比自己逊上一筹了。

快要到新人战了,在那之后也将召开会议,决定部内首发成员的名单。到那时,日南的实力恐怕已经将她们远远抛下了吧,而这三人一定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了这个事实。

在那时将展现的是【输给二年级生被夺走正选宝座的三年级生】这样的构图。

而这个事实将特地在全员面前指出,部内的地位毫无疑问会受到影响。以日南的经验来说,这些家伙对【地位下降】犹为敏感,与抱持余裕的领导者不同,会很在意周围的眼光。

那么,这里该说的是————

日南像是在压抑着恐惧一般,嘴唇颤抖着。

「……我,在二年级的期间,不会要求上比赛。」

这恐怕并非是她们最想要的【界限】的提案,但应该并不是件坏事。

这句话似乎很有效。

「……唔。」

须藤偷偷看了看日野。日野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

「嘛,这样划清界限也不错吧?」

「……是啊。」

须藤与日野收起了锋芒,表情也没有那么险恶了。当然,看她们这副安心的样子,看来已经认同【实力被超越】这点了。形式上来说,还残留着最低限度的危险。

「真是非常抱歉。」

对此感到安心,日南再一次以总结的口吻说出了谢罪之言。虽然看上去低声下气的,但其实日南一直掌握着场上的流向。当然,除了日南之外谁都没有察觉,但气氛的确逐渐回归正常了。

「等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插嘴进来的是,被两人安慰着的望月杏菜。

「……嗯?」

日南尽可能表现得十分真挚。都到终盘了,不能再让局面重归混沌。

望月很不耐烦地瞪着日南。

「说起来,你本来就不可能出赛吧?二年级。」

糟了。

望月在这三人之中,篮球水平是最好的。即使日南进了正选,剩下的成员中望月也是最有希望的。

须藤和日野本来就不太可能当上正选。她们只是出于虚荣心作祟,想回避【那些人被二年级超过了】这种看法,才同意了日南的提案。

然而日南当上正选,和望月自己成为正选一点关系都没有。正因如此,她才能轻松地注意到日南以【虽然自己是二年级但可以出赛】为前提讲出的话,其中隐藏着的傲慢。

「唔……」

日南切换了思考模式。

这里果然还是要以【界限】为主题吗?

话虽如此,这么轻易地改变说到那个份上的提案,会给人留下自己心有不甘的印象。

既然如此,就围绕这个主题整理一下前提吧。

「并不是那样……因为和前辈交往了的话,不是有可能会受到偏袒吗?」

「……啊啊。」

望月轻点着头。

「所以,果然在交往的期间还是不出席比赛为好,不然就太卑鄙了。以划清界限而言。」

日南将自己的提案换了个角度重新提出。重要的果然还是————主题。

实际上,偏袒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反正自己都能将之击溃,怎样都行。

「……嘛,这倒的确是。」

望月接受了这个说法,但心里似乎还有些芥蒂。

这并没有达到她原本想要的效果。日南以【界限】为由做出的约定,对望月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好处。

日南为了突破她心中的这份芥蒂,踏出了一步。

「这一次真的,做了很自以为是的事情。非常抱歉。」

日南一边爽快地作出发言,一边以至今为止最大的角度低下了头。

想与多人争夺场面的气氛,这种简单好懂的行动是最为有效的————这是日南从这个实践中学到的事情。

须藤和日野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嘛……那就这样吧?」

「……是啊。」

须藤和日野又点了点头。

对这两人来说,日南的提案很有吸引力。

对她们来说,日南一定不只是作为队伍的正选候补,而是某种类似眼中钉的存在。而吞下这种提案的日南,至少在竞技方面,到自己毕业为止都可以压制住她。

也就是说,这对她们两人而言,是十分理想的【界限】的制作方法。

日南在这个瞬间,成功在台面下制作出了另一种【三对一】的构图。

「杏菜,也能接受吧?」

「嘛……」

对身为同伴的须藤的催促,望月虽有些不服气,但还是点了点头。尽管并没有取得最理想的结果,但要直接对后辈做出【请你们分手】的要求,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她已经无计可施了。

得到望月的同意后,须藤再次对日南摆出了形式上的压迫视线。

「那,你可以走了。」

「……是,非常抱歉。」

日南最后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从正门进入校舍,取出室内鞋前往教室,在那途中。

日南打从心底里感到厌恶。

我什么都没有做错。

我只是一心一意地在努力。

因此,我得到了比常人更多的东西。

过去的自己投资的时间和劳力,逐渐反馈在了现在的自己身上。

然而,那些什么都不做的人只会嫉妒,只会使绊子。

并且,对自己本应无法得到的东西,厚颜无耻地接受了。

无聊,再怎么说也无聊过头了。

这只能妨碍他人,对提升自己的价值毫无益处。

然后,日南再一次下定决意。

我绝对,不会变成那样。

要是有人比自己更厉害,那我就认同他,然后去模仿他。或者直接向他请教、学习也行。

要是有人持有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我就变得比他更强,蛮不讲理地夺过来就好了。

因为,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并非是把别人拽下深渊。

只是一心一意地、愚直地。

靠自己的力量不断获胜,然后往上爬而已。

「嗯……鬼正。」

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自言自语着的日南,仅仅在这一刻,露出了有些孩子气的表情。

* * *

「呐,葵。」

「嗯?」

自那之后过了数周。

日南再次取回了平稳的生活。学习也是社团也是————还有恋爱也是,进展都十分顺利。

接着,今天的放学路上。

日南从身为男友的服部那里,听到了这样的发言。

「今天,要来我家吗?」

「……呃。」

即使是日南也觉得有些困惑。在那之中也有一如往常地思考着合理的行动,在计算着得失的成分在。但同时,她也单纯地在踌躇着。

「今天,我父母会回来的晚一些。」

「……这样啊。」

这句话让日南的心怦怦直跳。

两人还是初中生。被招待到空无一人的家中,虽说应该不会越过那一线,但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

这个状况完全超过自己现在的能力范围,日南对此毫无自信。

「怎么办呢……」

「我,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服部的态度十分坚决,而日南依旧在迷茫。然而,在这里累积经验值对今后的确有益,这也是事实。

因此日南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回答。

「————我明白了。」

* * *

现在,两人正在服部的房间里。

书桌、床和几个柜子,这房间十分无趣,只有一个在地上滚动着的篮球才能让人记起服部是篮球部的副部长。

两人背靠着背,在铺上坐垫的床边地板上坐了下来。服部似乎还没有直接坐在床上的勇气,这让日南稍微松了口气。

「……我说啊。」

「嗯?」

紧张兮兮的服部,和自然地应对着的日南。虽说形成了鲜明对比,但日南也并非完全不紧张,只是好好地藏起来之后进行着对话。

「今天,不是发表了吗?正选名单。」

「嗯,是啊。」

没错,今天是三年级生最后的大赛————夏季大赛的正选发表日。

然后,那上面并没有日南的名字。

「我觉得绝对是选葵比较好。」

「……是吗?嗯,这也没办法啊。」

没有被选上是理所当然的。日南事先就已经暗中告知顾问老师,自己今年没有参加比赛的打算了。

「是啊。可恶,本来还想着能成为双重正选情侣的呢。」

「啊哈哈,那是什么嘛。」

「诶,因为很厉害吧?副部长的我,和身为二年级却取得正选资格的葵是情侣的话。」

「啊,的确听上去很厉害呢。」

日南苦笑着附和他。

「葵……我姑且想问一下。」

「嗯?」

服部拿过在地上滚着的篮球,声音比起刚刚稍有些低沉。

「没有退部的打算吧?」

「……诶?」

日南有些吃惊。

「怎么说呢,听到了些嫉妒你的传闻。」

服部一边抛接着篮球,一边以无关紧要的语调说着。

然而日南在那一刻,与合理的计算得失不同,她感到十分满足。

想要将自己的正确歪曲的数量暴力————即使自己守口如瓶,结果却依旧被察觉到了。

「嗯,有点。」

日南含混着做出了肯定,服部把手中扔着的篮球丢在床上,叹了口气。

「果然……」

「啊哈哈,也没什么关系啦。」

日南阳光地说着。按这个发展,恐怕他所说的【对上位者的嫉妒】指的是对身为二年级就成为正选的日南的嫉妒吧,看来他还没有察觉到有人嫉妒着自己与他在交往的这个事实。

然而即使如此,日南还是对与别人共享一部分真相这事,感到些许的喜悦。

「呐,葵。」

服部坦率地朝着日南转过脸来。

两人的视线重合了。

空无一人的房间中,气氛也变得有些不安定。

服部放在肩上的手,触碰着日南柔软的脸颊。

「可以,kiss吗?」

毫无手腕可言,这不过是身为初中三年级生的服部鼓起勇气拼命说出来的话罢了。

但对夺走比他年纪更小的日南的余裕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呃……」

日南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将内心的基准和害羞放在一起,开始自问自答。

要她说的话,恋爱还有亲吻这些事本身,并没有感受到多大的价值和意义。但问题是,若是为了自己今后的履历做打算,在这里体验一下是不是个好选择呢————现在的她和理性无缘,只是出于自己的感情在困惑着。

注重理性而忽视感情,这可以说是非逻辑性的思考方式。正因为人类是有感情的生物,想要保持理性思考到最后,那份感情也必须一并计算在内。

因此,这个场合。

现在自己所感觉到的,从未有过的困惑与动摇。要将其忽视,仅仅抓住【行为的无意义性】这点,她认为这是非逻辑性的思考。

那么在这个场合下,自己为什么会对与这个男人kiss感到犹豫呢?

那个理由————她还在考虑的期间,服部动了起来。

嘴唇迫近了。在她理性思考着的这段时间,两人之间的距离急剧缩短。

下个瞬间。

日南的脑内,闪过了刚刚服部说过的一句话。

「……好了,不~行。」

日南露出成熟的笑容,将手指按在服部贴过来的嘴唇上。

心跳、紧张、兴奋都到达最高潮的服部,失去了宣泄这份情感的场所。

「为,为什么……」

「唔————」

日南为了向服部传达那个理由————因此,为了先行探明自己行动的理由,再次进入思考时间。

现-->">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