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2.于某次购物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6.5卷 2.于某次购物

第二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我和日南一起来到了位于大宫东口的BOOKOFF之中的某个旧服装卖场。(BOOKOFF,日本最大的二手书连锁店)

「好了,来进行考试吧。」

「我,我明白了……」

我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

休息日。我在游戏中心碰巧和日南撞见,在日南还没怎么练习过的游戏中把她虐得体无完肤。拜其所赐,我受到了以临时训练为名的报复。何,何等不讲理的女人。

「我在这之中搭配出一套冬装就好了对吧……」

「是啊,在这里也不会有那种人体模特给你看。」

「您说的是……」

「本来你也应该有这个水准了。」

现在要进行的是关于洋装品味的测试,我即将使用个人打工的收入来增加自己的私服。以日南所授的【照着模特买】的秘技为基准,已经购入了春、夏、秋三组套装。

根据日南所言,像这样不停地买衣服穿衣服,自己也能逐渐搭配出【还算不错】的套装才对。

「并不仅仅是照着模特买而已。以对他人的观察为依据,结合自己的思考好好做吧。」

「正有此意。」

日南紧跟在我身后监视着我的选择,我俩在店里逛了起来。果然进入了冬天之后,挂出来的都是些厚衣服啊。

「裤子……下半身可以用现有的来搭配吗?」

「可以啊,你想用哪条?」

「那就我现在穿着的这条吧。」

现在我穿着的是黑色细口的西装裤……裤衩。

「这条黑色细口的裤衩。」

「嗯嗯。黑色显瘦嘛,然后是黑色皮鞋吧。」(日南的黑色显瘦是片假名)

「hei se xian shou……」(友崎的黑色显瘦是平假名。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说明友崎没听懂日南上一句话里的单词)

我像个小孩子一样重复着这个单词。难得我没说西装裤说了裤衩呢。

「那就以这个为前提,来选上衣吧。」

「上衣……上半身穿着的衣服吧。也就是说,先选暖和的上衣,再从中挑出洋装来买对吧?」

「没错,挑选外衣和内衣。」

「wai yi和nei yi……」

我一边和日南用外语交流着,一边在店内踱步。

「啊,这个。」

首次入我法眼的是一件灰色长大衣。

「这种长式大衣,怎么样?」

「还行吧,这种西装长大衣。」

「xi zhuang chang da yi……」

「现在流行穿对自己来说尺码过大的衣服,买衣服的时候在尺码方面能犹豫很久呢。」

「chi ma guo da……liu xing……」

「你也差不多该努力记一记时尚用语了吧?」

这家伙在和主题无关的方面生起气来了呢。嘛,大衣本身倒是没被否定,我的心态积极了不少。

「好嘞,接下来是穿在里面的洋装……」

「内衣。」日南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挡住了我。「不过,在此之前让我问个问题————你为什么选了这件大衣?」

「诶?」

冷不防地被出了一个描述式问题。日南老师对不完全的正解是不会给一点分数的,不好好集中精神回答可不行。

「呃……首先我至今为止照着模特买来的那些衣服,黑、白、灰都是压倒性的多……很单调。」

黑色的西装裤……裤衩和鞋子;白色的衬衫、T恤和鞋子;灰色的衬衫、风衣和对襟毛衣。搭配了这么多次单调系,总之照着这个来就不会犯大错————我是这么想的。

因此我将其传达给日南。

「还算不错的思考方式。不过,为什么选了灰色呢?」

「啊啊,那是……」

选择灰色的理由。首先,单调系里的大衣————白色的大衣平时不太能穿出去,这我也懂,毕竟有点像舞台上的戏服或者cosplay。那么,就只能在黑和灰里二选一了,因此我选了灰色————

「这……不对吗?」

「嘿……」

我明显只是以最低限度回答了这个描述式问题,然而日南不知为何满足地眯起了眼睛。诶?怎么回事?

接着她笑着开口。

「不错的倾向。」

「真,真的吗?」

日南点了点头。

「因为这代表你【无意间有了些品味】啊。」

「……噢噢!」

真的假的。虽然听说买、穿、想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就能磨练自己,但没想到成长来得这么快。

「不过嘛,要是nanashi的话,我希望你能说出【下半身已经穿了显瘦的黑色,上半身还穿黑色总觉得难度很高】【单调系之中已经有了灰色的风衣和对襟毛衣的上衣了,偏向于披在内衣上的共通点来考虑,选择同样能披在身上的大衣】之类的说法呢。」

「这难度会不会太高了?」

尽管我如此说着,但还是十分赞同她的说法。真是值得钦佩。说起来至今为止我照着模特买来的搭配还的确没有过上下全黑,而灰色的话则是披肩系的上半身……上衣为主。

「的确如此啊,无意间就避开了上下全黑的搭配呢。」

「对吧?那么,教你一个简单的重要技巧吧。」

「重要技巧?」

「如果你现在选了黑色,也能将其运用自如的技巧。」

「哦哦。」

听上去很有用。

「在这里选黑色会很傻————这是因为【会变成上下全黑】没错吧?」

「对啊。」

以死宅的价值观来说,黑色是又酷又帅的颜色。不过,至今为止我照着模特买的衣服里还没有过这种组合,要用我好不容易培养出的品味来做出判断还是太难了些。

「那么,就这样穿上黑色的大衣,变成上下全黑之后该怎么办才好?」

「呃。」

我考虑了一下,做出了回答。

「改变一下里面穿着的颜色吧?」

「是内衣。」

「nei yi……」

「这是今天第三次了吧?」

日南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叹了口气。

「顺便一提,这答案是错的。」

「诶!」

我吃了一惊。因为大衣和裤……和下身全都是黑色了,改变内衣的颜色不就能避免一片纯黑了吗?就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这也应该是个正解才对。

「为啥啊?不是有好好地改变颜色吗?」

日南叹了口气。

「你说得对。」

日南咚咚地敲着胸口。

「————不过只是从前面来看。」

「啊……」

我懂了。

的确改变一下穿在大衣里的内衣颜色,从前面来看就不是一片纯黑了。

然而,后面来看依旧是全黑的。

「衣服可不仅仅是给在镜子前的自己看的。从旁边看的时候,从后边看的时候————开始考虑这些时候颜色和轮廓的平衡,才算是完成了一次搭配啊。」

「原来如此……」

这很好懂,是之前对衣服毫无兴趣的我所无法拥有的视角。

比如黑色细口裤和黑色大衣,然后在里面穿上白色的内衣。从前面来看的话,这应该是个说得过去、还算不错的组合。然而,从后面来看就是纯黑了。

「倒也不是说全黑就一定不行,但至少这不是完全的新手也能简单打扮好的组合。」

「是这样啊……」

说到这个地步的话,我也能理解自己刚刚的回答是错误的了。

「正因如此,才需要技巧哦?轻松地和一般人拉开差距的方法。」

「噢噢。」

我一脸期待,日南笑着开口。

「那就是————袜子的颜色要不同。」

「袜子?」

一点都没懂。

因为袜子平时基本上都看不见吧?不如说下半身的穿着实用性更为重要吧?

「难道说……你,还没有认识到袜子也是搭配的一部分?」

日南的眼神就像在看垃圾一样……唔,说实话我答不上来。

「……是没有。」

「哈……」

日南大大地叹了口气。怎么了,学校也没教过你也没教过,我不懂不是很正常嘛。

「说的也是。不久之前还在穿父母买回来的衣服,这对你来说还太早了吧……是抱有期待的我不对,十分抱歉。」

「我,我才是十分抱歉……」

被道歉了反而让我觉得自己很不可靠————日南的攻击手段又多了一种。

「回到话题上来。」

「嗯,嗯。」

虽然心受伤了但还是决定回到主题上的日南————觉得她好像很开心是我的错觉吗。

「上下全黑之后穿上不同颜色的袜子,把裤腿卷到九分高的程度,把袜子露出来————这样就能简单地调整颜色的平衡。」

「……原来如此。」

袜子也是搭配的一部分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至于颜色,白色倒也不是不行……穿红色这种鲜艳的颜色比较好。这样就能在不过分冒险的范围内,展现出自己的个性。虽说是速成,但这技巧可是效果拔群的。」

「衣服和裤子都是黑的,袜子穿鲜艳的颜色……」

我想象了一下那种样子的人,的确,浮现出一位善于打扮的人的全身像。在想象中把自己的脸换上去真是十分抱歉。

「说实话有点过于简便了,让人看见的话会因为太过刻意给人留下廉价的印象吧。不过,对高中二年级生来说已经十分足够了。」

「并不是万能的攻击魔法对吧?」

日南点了点头。

「有点像刚学会美拉米的时候吧。」(美拉米好像是勇者斗恶龙的一个火球咒文)

「一旦学会就能暂时无双一段时间呢……」

我很能接受。然后过一段时间之后就完全没法用了……

「顺便一提,除了袜子以外,在围巾之类的小物件上改变颜色也是有效的。在全黑的身上围上一条波尔多色的围脖,算是一种简单的打扮方式。」

「bo er duo……wei bo……」

「深红色的围巾。」

「原来如此。」

日南的声音里已经失去了感情。我一边点着头,一边费力地从一堆大衣里挑出了一件黑色大衣————选择它的理由是觉得材料很高级,十分暧昧。

「那总之,黑的和灰的都拿上吧。」

「啊啦,还挺积极的嘛。那照着这个势头,来挑选和两方都契合的内衣吧。」

「这两方?」

日南点了点头。

「至今为止都是照着模特买上一套,然后就那么穿在身上不是吗?但是持有的道具增加之后,就可以改变组合方式了。以【和自己所持有的道具容易搭配】为基准来选择,就称得上是擅长购物的人了。」

「的确如此。」

「比起选择单品,要更注重组合起来的效果。战士的确擅长战斗,但要是一个队伍里全是战士,平衡不就崩坏了吗?」

「啊,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不能光凭【这个穿起来很帅!】的感觉来买东西,能活用它的道具也是必要的,有点像作为辅助的僧侣的感觉————虽说我现在还不能判别哪个是战士哪个是僧侣就是了。

「那么,选选看吧。」

「哦……话虽如此,理性考虑一下我持有的道具之后,几乎就没剩下什么选项了啊。」

我走向因为是冬天所以正在贩卖厚实的针织毛衣的柜台,从中挑出一件纯白色的毛衣。

日南就像洞察了一切一般扬起了嘴角。

「……原来如此。」

「你已经懂了啊。」

我还没有培养出挑衣服的眼光。既然如此,我能做的就是以【单调系】为主题做些安全的组合考虑。再来大衣是灰或黑,下身是黑色细口裤和黑色皮鞋————以这为前提来考虑,当我脱下大衣的时候不能出现上下全黑的姿态。

那么,选项自然而然地就流向了白色。

「嗯,还不错的组合,是The·无风险的量产型呢。虽说没有个性但也不烂,无论在哪都吃得开的全面组合。」

听着她的称赞,我有些得意。

「嘿~无风险的全面————是这样的属性啊。要是把它当成游戏来考虑……」

我在此停顿。

「是呢。」日南笑着接了我的话。

「————首先要从这里开始,彻底地穷极它。」

我们达成了无用的共识,一起点着头。

无功无过。也就是说,这个选择对初学者的第一步来说,算是大正解吧。

就像我教泉玩AttaFami的时候让她练习【小跳】一样,要学习自己没接触过的东西,首先要从基础开始,慢慢地攀至顶峰。这是比什么都要来的王道的近路。

「嘛,以现在的流行来看西装长大衣有点半吊子,给人老土的印象。虽说如此,以第一次买的大衣来看算是正解吧。」

「哦,太难的事情我不懂啦。」

「没事,你还没有考虑到这一步的必要。」

虽然这发言很冷漠,但并不是在嘲讽我。我想她不过是基于事实,只选择必要的东西————以这样的合理性放出的话语。

「好的,我看看……诶?!」

我看着那两件大衣的标价愣住了。

「啊啦,怎么了?」

日南像是久候多时一般露出了笑容。

「好,好便宜!」

我目瞪口呆的同时,日南满足地点起了头。

「这样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选择自己的衣服了吧?」

「性价比好高!」

原来如此,所以她才会带我来这个旧衣服卖场啊。游戏也是,买半新的话可能会便宜一半。还真是省下了不少钱,这样的话打工收入也可以用在游戏中心和下载内容上了。

「照着商店里的人体模特来买的话,总会买下成套的衣服,无论如何都会花掉不少钱。店家也会选择摆上比较好的商品吧?但是在这里,可以好好地触碰选拔设计、搭配的过程,想搭几次就搭几次。这样一来,这件衣服到底哪里显得时髦,不就可以无数次地思考了吗?」

「是这样啊……」

果然要用自己辛苦工作赚来的钱买衣服,就会抱有不想浪费钱的心态啊。这样一来,每次穿衣服的时候,都能思考这个组合到底是哪里好,思考穿着的时间也会增加。

「像这样培养挑衣服的眼光,以后自己买衣服时也能节约不少。有这种便宜的旧衣商店岂有不用之理?」

我点着头。

「为了这个目的……创造出一个不得不思考的环境对吧?」

日南华丽地指住了我。

「鬼正。」

「啊,是。」

和平时一样呢。

「所谓努力————当然,理想状态是能约束一无所有的自己不断前行,但只有如此是无法顺利的。因此重要的是,以俯瞰视角分析、管理自己感情的波动,控制自己的欲望。」

我很明白她的意思。

不过,我稍微有些意外。

「……你也会考虑这种事啊。」

说实话这家伙,难道不是将欲望这种东西全部无视,犹如机械一般不断操作着自己吗?

「没错啊。嘛,对我来说【努力】一直都是我最强的欲望,倒也没有感到困扰。」

「那种怪物式的性质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在AttaFami里更强的我,要是没有【很快乐】作为大前提,想坚持练习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过,首先搞清楚数值是很重要的,这你应该懂吧?」

「……是啊。」

的确,不断接触以正解组合起来的衣服,就能一探其中隐藏着的无数构造模式。既然如此,将其化为言语,然后思考对策就行了。

说实话,这个和在格斗游戏中脱离对手的连段的思考方式很像。

「那我去柜台……」

我还没说完,日南的眼神就变得犀利了起来。

「……在结账之前还有事情要做吧?你到底明不明白啊?」

「唉,又在乱发牢骚了。我自己会去的啦。」

日南有些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我说啊,我自己买东西的时候姑且也会试穿的好吧?为了遵守你说的话,我也有在特训的啊。」

因为这是玩游戏的做法。

虽说每回都会试穿,但【会不会有点大啊?】这种程度的判断老实说我做不出来,所以也可以说没什么意义。不过,要是实在大过头的话我还是能明白的,拿去给店员看的话就会得到【选小一号的尺码比较好~】的回答,我也只能遵从她的话。

反过来说,要是觉得【这衣服有点紧】拿去给店员看的话会被说【虽然大一号可能比较好,但现在这样也挺可爱的呢~】,可以学习到大一号的尺码和现在的样子的好处,日南刚刚也说了类似的话。这和查看游戏相关的SNS和博客时的感觉是一样的。

「这种地方,该说不愧是nanashi吗?」

「对吧?那我去了。打扰一下,我想试穿……」

接着我被店员带着前往了试衣间。我先穿上了灰色的大衣在镜子前确认了起来————那一刻,日南「怎么样?穿好了吗?」的声音穿过帘子进来了。这家伙在透视吗?

「没,我才刚穿上。」

「快点。」

「果然要给你看吗?」

我自己还没有好好地确认过呢————我一边想着,一边拉开了帘子。

「嘛,变成这样啦。」

「嗯?……啊。」

被她说了一句,我看向镜子,这才发现大衣的袖子不够长,里面的衣服都露出来了。针织毛衣也很短,最初照着模特买套装的时候买下的那条腰带,现在完全露出来了。

这就是那个吧?就连我这个时尚新手看了也能明白,平衡崩坏了。

「行了,去穿穿看黑色的吧。像这样不断重复之后也能掌握些尺寸感吧?不是挺好的嘛。」

日南一脸嫌弃地说着,我不禁皱起了眉毛。

「是啊,说起来尺码过大不是正在流行中吗?」

「就算你一脸得意地说出刚刚新学的单词也一点都不帅哦?」

「要你管,我是在战斗中成长的类型。」

「是吗?现在可还是在防具店里买东西的时候呢。」

「不~对,战斗从挑选装备的时候就开始了,你还真是不懂啊。」

以RPG的感觉进行的购物比我想象中要开心不少。结果在这之后,我买下了试穿过的黑色大衣和尺寸合适的白色针织毛衣,顺便买了一双红色的袜子和波尔多色的围脖。这样一来区区冬天根本不在话下。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