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6.寒冷的早晨,在车站前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6.5卷 6.寒冷的早晨,在车站前

第二学期后半。

文化祭准备中的某个假日,泉优铃正在烦恼。

「总觉得最近很奇怪!」

她一边喝着星巴克的焦糖星冰乐,一边向坐在对面的川口睦美吐露感情。

「嘛嘛,是倦怠期吧。」

「诶……」

川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泉撅起了嘴,看着挂在衬衫领口里的松绿色项链。

「这正是要忍耐的时候啊。」

「交往之后连半年都没过呢?!今天也邀请他了,又是很忙……」

泉叹了口长气。

她正在烦恼的事情是————最近都没有什么能和男友中村修二相处的时间。

「你看,修二君好像也有点腻了,这也没办法吧?」

「不要说什么腻了啊……好不安的……」

对泉的抱怨,川口皱起了眉毛。

「嗯————不过,我觉得他也没有出轨。」

「别说了……出轨也别说……」

川口笑了起来。

「啊哈哈,什么意思嘛。我在说他没有出轨啦。」

「我不想听!」

泉瘫在了桌子上。

「哈……好了好了,对不起嘛。」

「真是的!好好帮我想啦!」

又拼命地向川口抗议了一番,这让泉的心里越发烦躁了。

然而事实上最近,两人一起出去玩的频率骤减了。对泉的邀约中村总是以【很忙】【有预定了】予以回绝,这让她深感不安。想和他好好谈谈于是又约了一次,结果又被拒绝,变得更加不安了————陷入了恶性循环。

「嘛,不是挺有男人风格的交往吗?」

「唔……是这样吗?」

「不清楚。」

「喂!」

泉摆出夸张的表情拔高了声音。

「优铃真的很好玩诶~」

「一!点!都!不!好!玩!」

然而放眼看去,围绕在泉身旁的都是些不必要的担心。

当时的她,还没有对这件事做过深刻的考虑。

* * *

然而,事态以某个契机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呐……优铃,你听说了吗?」

「嗯?」

上课前的教室。

川口向泉搭话,她的表情比平时认真不少。

「怎,怎么了?」

看着她这副样子,泉有些不安。川口压低声音,以只有泉能听到的音量开了口。

「好像,被看见了。」

「被,被看见了?」

「呃……修二君。」

泉的心跳开始加速。

「修,修二?」

本来就在烦恼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的,那个名字。泉有很不祥的预感。

请务必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她在心中祈愿。

然而川口维持着那副认真的表情开了口。

「修二君————和别的女孩子一起走着。」

「诶……」

感觉自己的心被开了一个小洞,表情也脱力了,脑袋里乱作一团。

「就,就他们两人吗?」

「嗯。」

但是,还不清楚状况。这是否是自己一直恐惧着的事件,还无法作出判断。

泉尽可能地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确认详情。

「什,什么时候?」

「上周日。」

「那是……」

周日。泉被中村拒绝了邀请之后和川口一起对此发着牢骚的,那一天。

那时中村正在和其他女孩子见面。

「……在哪?」

「呃,好像是隔壁班的小麻看见的,在LakeTown。」

「……这样啊。」

泉的心蒙上了一层阴霾。越谷LakeTown————学生们假日约会时经常会去的大型购物街。

「应该,没有认错人吧?」

「嗯……应该没有,她说她离得很近,看得很清楚。」

「这,样啊。」

「虽然也有可能只是长得像……」

「嗯,我知道了,谢啦。」

泉有些喘不上气,胸口就像被压上了一个保龄球,沉重的不快感向她袭来。

川口一脸担心地看着泉,向她询问。

「……你打算怎么办?」

「唔……」

泉迷茫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自己该怎么做呢。

直接向中村询问也是一个选项。

如果听到「我星期天在做别的事情」之类的回答,能看见当时的照片或者别的证据,就能以认错人了为结局放下心来。

或者说去了LakeTown是真的,但那个女孩子只是普通朋友,只不过是大家一起出游的时候恰巧有一段两人独处的时间————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假如说真的是两人出游,「是有女友啊,所以呢?」收到这种回答的话,虽然有点担心,但泉还是认为不遮不掩、老实地说出来就行了。当然感情上有些抗拒,但泉也不想束缚着他。

「我……」

然而泉在迷茫的是,向他本人询问真的好吗?

特地去确认只会说明自己在怀疑他。就算是恋人,不和对方待在一起的时间也要对他的所作所为刨根问底,就像是把他绑住一样。泉对此十分抗拒。

不查探相互的私事,成为彼此信任的情侣。

泉期望着这样的关系。

「……我还是想再相信他试试。」

「嗯……这样啊。」

既然本人决意如此,川口也不便多说什么。

就这样,泉的心中被投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回到了平时的学园生活之中。

* * *

「哈……」

次个休息日。泉回看着数日前LINE上和中村的聊天界面,叹了一口气。

[下周六有空吗?]

[有点事]

[这样啊!了解!]

已经连续拒绝了三次假日的邀约了。

至今为止大多会在周六、或者在平日的某个节日空出时间一起去玩。然而,现在突然变成了这样的状况。

还无法判断这就是那个最糟糕的事态。然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完全搞不懂。

泉抱持着这份焦躁,把脸埋进枕头里叹了口气。从枕头上弹回来的微暖空气润湿了脸颊。

「……准备一下吧。」

泉从床上爬起来洗了个澡,穿上一件厚实的露肩白毛衣,套上灰色的格子紧身裙,化好妆。

披上大衣,在玄关穿好黑色的长靴,朝车站前进。

乘着电车,来到了大宫站。

「呀嚯~」

「呀嚯呀嚯~」

「好好。」

大宫东口。泉来到会合地点【小松鼠托托】的雕像前,和已经等在那里的川口、神前真央打了招呼。数分钟之后,她们和绀野绘里香合流,四人朝着西口的雅氏前进。

「啊,今天真的好冷啊?」

「就是说啊。」

绀野一边附和着川口,一边搓着自己的手。

「应该穿更厚一点的长袜的。」

交换着无关紧要的对话,四人走进了雅氏。泉就像要忽略掉心中的不安一般,将精神集中在了会话之上。然而,她心中的某处,果然还是对中村的事情念念不忘。

* * *

「啊,这个好可爱!」

「呐优铃,你之前也买了这种感觉的吧?」

「诶,是吗?怎样的?」

「这种黑色的、毛绒绒的?」

泉和神前一边挑拣着商品一边交流着感想。

「诶!那个和这个完全不一样的。那个是毛绒绒,这个是鸡毛绒。」

「呃,我完全不懂你的意思……」

神前十分困惑地看着拘泥于微妙过头的区别的泉。

「优铃,过来一下。」

「嗯?」

呼唤泉的是绀野,她正穿着黑色的运动夹克。

泉走向她那边,绀野转了个圈给泉看了看,出声询问。

「怎么样?」

虽然口气轻浮,但特地把她叫过来询问意见,这说明绀野十分相信泉的洋装品味。泉对此感到高兴,观察起试穿运动夹克的绀野。

做得十分紧凑的仿真皮革外套与绀野的体型十分吻合,充分地勾勒出了她的曲线。

「很合适啊!……不过。」

「不过?」

「以绘里香的类型来说,更短一点的外套会更合适吧?」

绀野似乎接受了,点了点头。

「啊,可能是吧。谢啦。」

绀野脱下夹克挂回原位置,再次物色起了洋装。这种时候的绀野让人搞不清她到底坦不坦率,泉十分喜欢这样的她。

泉的视线停留在了一件夹克之上。

「啊,绘里香,这件怎么样?」

「哪件?我穿穿看。」

「嗯。」

就像平时一样吵吵闹闹着度过了快乐的购物时间。然而在泉的心中,不安正咕嘟咕嘟地沸腾着。

现在这个瞬间,中村到底在哪里做着什么呢?

* * *

四人在雅氏一层层地逛完之后,结束了购物,移动到另一家十分有名的煎饼店。在原宿和涉谷也有开店,是以令人陶醉的口感为卖点的人气煎饼店。

坐下、点单、稍等一会之后,四人面前运来了四份质感犹如蛋奶酥一般的薄煎饼。

它的分量感与美丽的外表,让神前开心地叫了起来。

「糟糕!真的好漂亮啊。」

神前一边说着一边从各个角度拍起了照。

「的确,看上去很好吃。」

「我也~」

剩下三人也各自拍起了自己的煎饼,互相确认了一下拍出来的照片。在薄煎饼前一齐举着手机的四名女子高中生的风景并不怎么罕见,周围也有不少这样的团体。

「糟糕,优铃拍出来的感觉超可爱。」

绀野十分有感触。

「对吧?」

「优铃只有每次拍照拍得很好呢。」

「只有拍照是什么意思!」

绀野与泉和睦地交谈着,一旁的川口看着泉的手机画面开了口。

「诶,这不错!啊!之后给我发一张吧!」

「OK!」

摄影会终了,她们决定开吃。

「我开动了。」

泉一边说着一边把装在别的容器里的枫糖浆加了进去,米黄色的光辉在盘中绽放开来。枫糖浆划过的轨迹就犹如在强调煎饼的柔软一般。

在加入糖浆之前尚未发现的这个美丽的宝石箱,让四人再次沉醉其中。

「诶,糟糕,这个也得拍下来吧?」

绀野喃喃自语。

「就是说啊!」

「我也这么想!」

煎饼的摄影大会再开。

* * *

最近,在这四人组中,有一件隐约能感觉到的、不能说出口的禁忌事项。

「话说,睦美最近和桥口怎么样了?」

「诶,怎么样呢……前段时间一起去了迪士尼。」

对神前的提问,川口有些害羞。

「诶?就你们两人吗?」

「嗯,嘛……」

「喂喂!这不是几乎都定下来了嘛!」

神前兴奋地拔高了声音,绀野从一旁插进嘴来。

「所以还没有告白吗?」

「嗯……普通地去了,然后普通地回来了。」

「唉,真是的,你们是初中生吗?」

绀野一边嚼着煎饼,一边苦笑了起来。

「就,就是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川口十分不安,泉咽下煎饼之后开了口。

「唔,大概桥口是那种安全第一比较保险的类型吧?」

聊着恋爱话题,度过了愉快的时间。

在她们之中,有一个禁忌事项。

【泉与中村】的话题。

以恋爱为主题的谈话,即使自然地流向泉与中村的话题也丝毫不奇怪。然而谁都不会触碰这个话题,也不会被触碰。

要是绀野不在,另外三人也会聊起中村最近的奇怪举动与目击情报。但绀野在场的时候,就不会提起一丝一毫。

会话的流向迂回前进着。持续着闲谈、为了避开这个话题而寻找别的话题的时候,经常会空出一段奇妙的时间。

「……唔。」

「嗯……」

现在正是这个瞬间。川口察觉到神前的话题正渐渐地流向泉,寻找起了别的话题。这愉快的气氛,也因为这个原因变得有些僵硬。

「————我说啊。」

在此插嘴的是,绀野。

「嗯?」

泉附和了一声。绀野的表情并没有变化,仿佛理所当然一般说出了口。

「优铃最近怎么样了?和修二。」(绀野也成长了啊,欣慰……)

这个瞬间,气氛冻结了。三人竭力想避开这个话题,而那个主因却一脚踏入了其中。

三人面面相觑,寻找着该说的话。

「唉,我说啊。」

然而,开口出声的依旧是绀野。

「我不知道你们在顾虑什么————我真的不介意。」

绀野面无表情地看着泉。

尽管口气很粗鲁,但在这之中能感受到要将这份不和除去的温柔。这一定是作为班级女王的考虑,实际上不可能完全不介意吧。即使如此,对朋友的关心也胜过了那份介意之情。

泉吸了口气,慢慢地点了点头。

「嗯……说的也是。对不起啊绘里香,顾虑着些奇怪的事情。」

「就是说啊,反而让我觉得火大呢。」

绀野皱起了眉毛。虽然表情并不柔和,但也并没有不爽的样子。

「那么……我想和绘里香商谈一下,可以吗?」

泉开始叙述最近和中村之间的关系。

* * *

「诶?有这种事?」

「嗯,嗯……」

泉与中村的现状————一起玩的频率骤减,而且还目击到他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

泉将其传达给了绀野。

「真的假的?这不是很糟糕吗?」

绀野一脸惊讶。

「果然,很糟糕……吗?呜呜……」

泉沮丧地低下了头。

「不,不过优铃,我觉得应该并没有发生什么才对!」

「就是啊!修二君不是那种人啦!」

神前和川口鼓励起了陷入消极思考的泉。

「嗯,我觉得这有点糟糕。修二的话有可能干出这种事。」

然而绀野予以否定。

「也,也是……我也这么认为。」

泉点了点头,绀野也跟着她点了点头。两人神色微妙地皱着眉毛。

看着那副光景,川口和神前小声地交流着。

「呐,这两人都喜欢修二君没错吧?」

「是没错,为什么这两人反而对修二君怀疑的最深啊?」

两人苦着脸对视了一眼。

而泉与绀野完全没注意到她俩,正在烦恼着。

「总之,今天也被拒绝了吧?在LINE上问问他现在在干嘛怎么样?」

「诶,会不会绑他绑太紧了……」

「啊,说的也是。那————」

绀野一边说着一边把视线转向川口和神前。

「让睦美和真央来问吧。」

「啊,原来如此!」

「对吧。」

这主意十分单纯。不让泉直接询问,而是让周围的人若无其事地问一下,再告诉泉就好了。至少在发展成班级性的大麻烦之前,先以集团为单位让绀野集团和中村集团接触,作为成员的川口、神前两人和中村联络一下也很轻松。

「不过,该怎么问啊?」

「唔。嘛,借我一下。」

川口还没回答,绀野就拿起了她的手机。

「嗯,请用吧。」

「呃……」

给予许可的川口和理所当然地操作着的绀野————可以看出十分明显的上下级关系。

绀野首先点开川口和中村的LINE聊天画面,输入[现在在干嘛?],征得川口同意之后将其发出。

接着她点开添加照片功能,将先前拍的煎饼照片也发了出去。不仅是自己的,神前还有其他人的煎饼也一起发了出去。

确认送出之后,又发出了[我在干这个]的信息。

「————这样就行了吧?」

「哦~」

神前感叹着她的手法。

「试探他一下呢。」

川口也点起了头。

在询问对方在干嘛的时候,把自己这边的情况通过照片传达出去。并非直接说[拍张照给我看看],而是自然地引诱对方发出同样形式的LINE————也就是试探性的信息。

「这样的话,应该也会给我们发来照片吧?嘛,修二的话也有可能完全无视它就是了。」

「啊哈哈……我懂。」

泉尽管苦笑着,但还是觉得为了消解自己的不安而迅速行动起来的绀野十分可靠。绀野正在支援着自己和原本喜欢的人的恋情,展现出了很会照顾人的一面。吓人的时候还是很吓人,但现在也不怎么再欺负人了,果然还是无法讨厌她。(冬马绘里香还行)

「啊,显示已读了。」

「诶!」

绀野的声音让泉吃了一惊。这之中也有着对中村的回复的紧张,但自己给他发LINE的时候都不会这么快已读的————也有着微妙的嫉妒。

「会发什么过来呢?」

川口的语气有些兴奋。泉的不安毕竟还是事不关己,而且现在也不能确定中村是个轻浮的花花公子,她对现状还是挺乐观的。

等了一会之后,中村的回复来了。作战发挥了效果,是附带着照片的回复。

送来的是在家庭餐厅和水泽孝弘一起吃着汉堡肉的照片和[在和孝弘吃饭]的短文章。

「什么嘛。」

泉安心地吐出一口气。

「我就说嘛,你们担心过头了!」

川口拍着泉的肩膀,大笑了起来。

「是啊。话说你们平时那么卿卿我我的,一般来说根本不会出事吧。」

神前也抓住机会做出了积极的发言。

「也,也是呢。让大家担心了,非常抱歉……」

泉如此说着的时候。

绀野注意到了一件事。

「等一下————这个。」

绀野把手机放在桌上,放大了那张照片的某一部分。

那里是。

「……诶?」

「真的假的?」

「呃……」

三人漏出了不详的声音。

绀野指尖所指的是————套着明显是女用手机壳的,iphone。

「这个,既不是修二的也不是弘的吧?」

自己也心知肚明,但泉还是像想要有所依靠一般向大家确认起来。

「没错。」

绀野冷静地点着头,皱起了眉毛。

「嘛,既然孝弘也在,就算有个女孩子也不能说明他花心了……」

「……嗯。」

泉点了点头,就那么说了下去。

「为什么……要瞒着我?」

* * *

在那之后四人激烈地讨论着照片的真相。

「既然隐瞒起来了,那绝对是内心有愧!而且明明都给我们发LINE了还要隐瞒,程度不就更严重了吗?」

对川口所言,绀野歪了歪头。

「嘛,是用睦美的LINE发的,他应该不会想到优铃也在吧?」

「啊,这倒也是。并没有说身旁还有谁。」

绀野点了点头。

「话说,修二和孝弘两个男生再加上一位女生不觉得很微妙吗?应该还有一个人在吧?」

对绀野的推测,川口一脸震惊。

「也,也就是说类似联谊吗?」

绀野表示赞同。

「嘛,毕竟是修二和轻浮弘呢,不是挺有可能的吗。竹井也不在。」

「啊哈哈,轻浮弘是什么啦。」

绀野这奇怪的称呼逗乐了神前。

「呜呜……」

泉十分消沉。这也难怪,毕竟自己的男友正和别的女性在一起,而且还隐瞒起了那个事实。

绀野苦笑着拍了拍泉的肩膀。

「现在真相还一团迷雾呢。因为说起来会很麻烦所以才隐瞒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自己加戏加太多,之后发现搞错了也有可能啊。」

「……嗯,是啊。」

泉的脸色没有好转。绀野看着这样的她,考虑了一下之后又补充了几句。

「嘛,你在意的无非就是那个吧。晚上回去以后去问问孝弘不就好了?[还有谁在吗?]这样。现在去质问修二[这个手机是怎么回事]还是有点太微妙了。」

这个提案让泉的心情好了一些。

「啊,对哦。这还挺简单的。」

绀野点了点头。

「要是被告知只是普通的女孩子的话,那就只是朋友。要是被告知只有我和他在一起,那就说明孝弘也和他们是一伙的。」

「……这样啊。对,说的没错。」

泉似乎下定了决意,点了点头。

「绘里香,谢谢你。」

「嘛,没事啦。」

绀野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接着她陷入了困惑。

这该称之为女人的直觉呢,还是女王的预言呢?总之,有种奇妙的预感。

该再补充一句吗?还是不说为好?

别问会比较好吧————她如此想着。

* * *

当天夜里。

泉躺在床上操作着手机,手心里全是汗。

画面上是LINE的聊天界面。

对象是,水泽孝弘。

泉经过认真的考虑之后,输入了文字。

以若无其事的态度适当地闲聊几句会比较好吗?但是,这个时间点突然找他闲聊也太不自然了。况且水泽是个十分敏锐的人,很有可能会注意到这份违和感。

那么与之相反,坦率地传达自己的不安呢?

但是那样的话,水泽有可能会把这件事告诉中村。要是如此,自己就成了占有欲过强的麻烦女人了。泉对此十分抗拒。

那么,就这么办吧。

泉输入文字,发出内容。

[呐呐]

[今天和修二两个人出去玩了??]

并没有加上别的情报,十分单纯的文字。

这样他就应该很难明白这个问题背后的意义了。

泉压住早早鼓动起来的心脏,打开主页等待着回信。

要是被告知还有别的女孩子一起————那就是白。

反过来说,如果被肯定了仅有两人这点————那就是黑。

泉把手机朝床头扔去,手机倒在了床上。接着“叮”的一声传来,说明有了通知。这回信来得太快,吓得泉浑身都抖了一下。

急忙在床上滚了一圈拿过手机,画面上显示有新的通知。

通知栏上出现的信息,是这样的。

[是啊,两人一起]

[为什么?]

泉再一次,静静地倒在了床上。

* * *

自那天之后,泉接连数日没有回中村的LINE。

话虽如此,也只是无视了那一天中村发来的LINE结束了会话而已,在那之后中村也没有追加过任何信息。在学校一副不露痕迹的冷淡态度,也并没有提起这件事。因此要说无视也有点微妙,只是个小小的反击。

泉在思考。

————恐怕他对自己没有回信这件事,根本就不在乎。

如果中村回复自己稍迟一些,自己心里就会焦躁起来。然而自己放置他,他却好像一点都不介意。

泉对此感到莫名的悲伤与寂寞。自己到底还能做些什么————她自暴自弃起来。

「嗯————!!」

为了不让声音漏出来,泉把脸埋进枕头里大叫了一声。明明是为了发散感情的行为,但她的心却变得愈加不安定了。

「……真是够了。」

泉回想着和中村之间的回忆。

在公园里被告白的时候。

假日里突然被牵住手的时候。

两人第一次在他家中独处的时候。

额头碰撞之时的温度。自己从未见过的他的表情。

等意识到的时候,脑袋里已经装满了中村的事情。

自己总是在追逐着他,一直留心着仿佛不好好抓住就会消失不见的他。

但他除了自己以外,一定还有很多别的东西吧。

比如————那时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子。

那个iphone的主人,到底是怎样的孩子呢?

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和我很像吗?还是说类型完全不同?

……比我,更可爱吗?

泉一团混乱的脑袋里不停地考虑着这些。

「嗯呜————!!」

从枕头中再次传来了一声闷响。

* * *

次日,那个发生了。

早晨,泉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泉掏出手机一看,画面上是[修二]两个字。

那是,从中村而来的LINE的通话请求。

「……诶?」

还有些迷糊的泉瞬间清醒了。相对的,脑袋里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最近完全没有和中村交谈过。

还有,数天前中村那明显十分奇怪的行动。

女人的身影。

再加上这个时机打来的这通电话。

这一切所指出的,恐怕只有一个事实了。

————大概,就是这样吧。

泉犹豫着,一直盯着画面。

在这里逃避,状况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既然已经得出了结论,这也不过是将其延后而已。

即使明白————泉也无法下定决心。

终于放弃了么?电话声停止了。

「……什么啊,我不行了。」

泉用刚刚睡醒还不太灵光的脑袋,拼命地思考着。

我该做什么?该说什么?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回避掉在前方等着的最坏的展开?

在她得出答案之前————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不想接。但是再这样下去,自己也只会被不安压垮。抱持着想从这份不安中早日解放出来的心情,泉狠了狠心,接起了电话。

「……喂?」

拼了命地摆出平时的语气。是心理作用吗,总觉得电话对面的声音比平时要来得疏远。

「……噢。」

「怎么了?」

「那个。」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十分低沉。与其相反,泉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情而摆出一如既往的语调————总觉得自己十分可耻。

中村一字一句慢慢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现在……能和你见个面聊一聊吗?」

「……诶?」

不祥的预感变为了确信。

内容也不说,只说想见个面聊一聊。

「为什么?」

中村沉默了一会,语气略微强硬了一些。

「呃,你应该明白的吧。」

这句话让泉的心完全冻住了。

没错,应该是明白的。

「嗯……是啊。」

「那,能来我家附近吗?」

一定是————要提出分手吧。

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里失去了生气。

同时袭来的还有强烈的后悔。

为什么在看到那张照片之后,或者在向水泽确认之后,要燃起毫无意义的自尊心与对抗心,选择不给他的LINE回信这种手段啊。

如果那个时候,能察觉到中村的心逐渐从自己身上远离,能想出什么对策的话。

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不要。」

无法抑制住的颤抖就那么显现了出来,化作感情向中村传达了过去。

「诶?」

「我说不要!!」

泉猛地拔高了声音。

「……怎么了?不要不要的。」

中村有些不耐烦。

「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你懂的吧!“不要”的意思!」

「我懂的……哈?」

「我不去。」

泉自暴自弃地说着。

「我什么都不想听,所以绝对不会去的。今天我要一直待在家里。」

「你是怎么了?」

「我是泉优铃。」

泉说着孩子气的话,刚说完她就后悔了。重复着这样的对话,痛苦在泉的心中越积越多。

「……那,我去你家附近那个车站好了。」

「诶。」

「等到了再和你联络。」

「等……」

「那我先挂了。」

「叫你等一下啊!」

这句话没有传达到,中村果断地挂了电话。

「呜呜……」

“呯呯”手机响了起来。

泉看过去,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好好充过电的手机电量已经掉到了5%,图标变红了。

就像在暗示这段濒临绝境的关系剩下的时间一般。

「哇————————!!」

泉以能贯通枕头的音量发散着心中的焦躁,等待着中村的到达联络。

* * *

[我坐的10:24那一班电车]

来了信息。

察觉到自己已经无计可施的泉关闭了LINE。泉把手机和充电线连上,为了不进一步加重心中的不安,将它塞到了枕头底下。

在中村到达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泉放空了脑袋,在床上蜷成一团。

分手之时最后一句话该说什么啊?还是说死缠烂打一番就能被原谅吗?唔,原谅什么啊?说到底就是厌倦了自己吧,要是说不想分手未免也太沉重了。

不停地问着自己没有答案的问题,时针也已经划过了十点。

「……差不多了。」

泉在虽是素颜却依旧很大的黑瞳上戴上了隐形眼镜。即使是在这种时候,想到一会要去见中村,她还是认真地挑选起了衣服————泉对着这样的自己苦笑了起来。

在中-->">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