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7.以甩脱的速度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6.5卷 7.以甩脱的速度

我这样下去真的好吗?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出生于世的呢?————像这样陷入迷茫正可谓是典型的青春期。即使把这些当做别人的事情高高挂起,但看起来自己也早已身处中心了————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束缚住的这个世道。

小女子七海深奈实,是时常这样自我显摆的华丽的女子高中生。

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有全力把这些烦恼一次甩光的打算,但不知为何它们顽固地缠在我的背上,就像号码布一般抗拒着我的拉扯。等一下,这犯规了吧————虽然我这么想着,但也只能任凭自己被它们吞没。我能做到的也只有用头上绑着的橡皮筋弹它两下这种程度的攻击。之前已经给葵、友崎还有小玉她们添过一次麻烦了,我不想再发生相同的情况了。

我自己也清楚烦恼的原因。

是小玉和绘里香的事情。

因为那真的很厉害吧?本来我就十分尊敬小玉的那份强韧,即使以绘里香为对手也绝不曲折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但比起那些,更让我吃惊的是在最后的最后所看见的小玉身上产生的变化。

总是板着个脸,只会把自己心中所想直接说出口的那个小玉,用着那么天真无邪、恶作剧一般的口吻说着「只是小玉,呢!」让班级成为了她的伙伴。那时,我受到了难以言明的巨大冲击。只会投全力直球的投手突然投出了一个漂亮的曲线球————真的可以这么形容。虽然我对棒球不甚了解因此不太明白,但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好嘞,那与之相比我真的有变化吗?要是被问起的话答案大概是没有吧,今天也还是老样子以马马虎虎的直球和还过得去的曲线球为武器战斗着。我并非不明白人终究会成长这个道理,然而某种类似被抛下的感觉还是让我有些寂寞,因此心中才会焦躁不安————这就是名侦探深实实的推理。

明明只是个有些才干的凡人代表,我所抱持的烦恼之源却总是非常巨大。然而对活在自己的人生之中的我来说,这是十分重大的事情。

好想获得不必在意这些的强大力量————我胡思乱想着,和往常一样在不得不去上学的日子走在去学校的路上。今天的深实实依旧元气满满。

* * *

放学后的教室。

之前已经从社团活动中引退的我,在包含小玉在内的四人小团体之中闲聊着。成员是小玉、柏崎樱、濑野由纪还有我。葵享受特殊待遇,依旧待在田径部之中,向我们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跑走了。不愧是葵,真是厉害。

小玉和大家的对话传入我的耳中。

「总觉得放学之后教室就变大了呢!」

「不是的,那是因为我很娇小!」

「啊哈哈!是啊!」

已经成为固定节目的捏他让气氛活跃了起来。

「就是说啊!话说这个展开我快要腻了!」

「自己这么说?!」

「说真的,从一开始我就腻啦!」

「啊哈哈,可能吧。」

小玉正身处会话的中心————在这之前,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直到与绘里香起争执之前小玉还是很不擅长开玩笑,要是没有我偷偷协助的话,要与人亲近想必十分困难吧。

然而现在她已经不需要我的支援了。明快地讲着话,大家也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她。

但小玉也并没有去迎合大家,利落地说着「这个展开我已经腻了」————这种地方依旧很有小玉的风格。但包括把想到的事情全都说出来这一点,都已经被大家所接受了。

直率这点真的非常厉害。

「啊,之后怎么办?要去卡拉OK吗?」

樱如此说道,小玉歪了歪脑袋。

「唔,我不想去诶。」

「啊哈哈!直球!」

小玉一如既往地抛出直球,【这孩子真有意思啊】这样被接受了。

之前的话,我得适时插入吐槽,笑着改变气氛才行。

然而现在,即使没有我在也不要紧了。

小玉持有着【贯彻自己】这种我所没有的东西,反过来我也持有【能和大家顺利相处】这种小玉所没有的东西。因此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不支援小玉可不行————虽然我这么想,但小玉终于也获得了【能和大家顺利相处】的技能了。

到底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剧变的————我完全猜不出来。我明白那个男人一如既往地在暗中活跃着,但即使如此这依旧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小玉一定是拼命努力过了吧。

和小玉成为朋友。

为小玉创造居所。

然后,让大家理解了小玉的厉害之处。

对此我也十分高兴。因为我最喜欢的人,终于也受到了大家的喜爱————这么梦幻的事情,我之前真的没有想过。

「那去打保龄球吗?」

「唔,保龄球啊,感觉球会很重……啊!只是小玉哦!」

「所以为什么要自己说?!」

她们三人欢闹着。我迟了一拍,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保龄球可以有!」

小玉如此说着,大家也考虑起来。

已经不需要我的协助了,这已经是个欢乐的空间。

「小玉还是老样子呢。」

不过,这是为什么呢,稍微有些寂寞啊。

小玉不依靠我的协助就与大家一同欢笑着,总有种自家孩子长大了的感觉。已经不需要我对小玉的发言做些有趣的吐槽了呢。嗯?总觉得有点想哭。

我到底在说什么呢?————我自问自答,不不不这完全是我的不对吧————得出这个结论。这个流程在我脑内重复了六遍左右。

真是的,我这个女人也太麻烦了吧。

「话说你们肚子不饿吗?」

「啊,有点。」

樱与由纪点着头。我一直沉默着,也是时候加入会话之中了。

「好嘞,那我们去一趟家庭餐厅吧!」

「这不错!」

「OK!」

樱和由纪兴致高昂地回答了我,不愧是能干的女孩子。

接着我把视线转向小玉。

「小玉呢?」

「唔……」

小玉考虑了一下之后。

「我也一起去!」

以阳光的笑容做出了回答。毫无阴霾、无比直率的表情与声色。

我不禁笑了起来。

因为,这果然非常让人开心。

小玉已经对和大家一起出游这件事没有任何抵触了。

「好嘞,那我们走吧!」

「哦!」

嗯,的确小玉独立起来的话我会有些寂寞。

不过,和大家一起去玩的时候,在那之中也会有小玉的身影。

无论怎么考虑,这对我来说都是无上的幸福。

* * *

「欢迎光临————是四位吗?」

「嗯。」

放学路上的某家家庭餐厅。被店员先生招待着,我们走向了禁烟席。

————那个瞬间,我突然被搭话了。

「喂!大家!」

我看过去,是竹井。竹井站在座位旁,朝这边招着手。还是老样子吵吵闹闹的。

真是没办法,就让我以深实实的方式回复他吧。

「唔哦!竹井!」

我挥舞着双手,以不输给竹井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然后和竹井同席的人正苦笑着看着我————中中、孝弘还有……友崎。

嘿~感觉友崎最近已经融入中村集团里了嘛。一开始还有些新鲜感,现在我已经完全习惯这光景了。啊,不过这可能是因为我也一起去合宿过,不知道樱和由纪是怎么看待他们的。

对我和竹井引起的骚乱皱着眉毛,三位男生各自「哦」「好啊」这样打了招呼。友崎打着「好啊」这样有些轻浮的招呼,而且居然还挺自然的————总觉得有点火大。「脑筋,你那是什么招呼!」我虽然想这么吐槽,但周围的人似乎对脑筋的「好啊」已经习惯了,要是吐了奇怪的槽反而会把自己置于险境所以就放弃了————唔,总觉得好像是我输了一样。

「请坐这边吧!」

竹井他们附近没有空位了,店员先生把我们带到了离他们有些远的座位上。算了,也没什么。

我们四人坐下。

「给,菜单。」

「谢啦。」

由纪拿起菜单,和身旁的小玉一起看了起来。

话说回来,这样亲眼目睹之后总觉得很有实感。

我偷偷瞧着小玉的样子,接着瞥了一眼离得有些远的友崎。

小玉成长了,但绝不仅仅如此。

因为友崎也一天天在确实变化着。

我也是明白的。虽然没有表露在外,但他们两人为了改变自己做了大量的努力,而那努力的结果就这么展现了出来。

对此,另一个我————黑深实实从心间探出了头。

————那,我做了什么?

感觉心脏被刺中了。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这种事我还是懂的。但是,我总是忍不住去把自己和他们作比较。

已经是第二学期的后半部分了。和急剧变化着的这两人相比,我没有任何成长。

从今往后我真的能有所改变吗?

「深实实决定了吗?」

樱的声音把我从自问自答中拉回了现实。

「啊,嗯。我点这个。」

我指着和风汉堡肉,樱打了个寒战。

「哇,量好大……」

「我爸妈今天会晚归!而且我正处在成长期嘛!」

「为什么这么吃却不会胖呢……」

樱一脸严肃地盯着我。这种时候的樱表情就像水豚一样,十分可爱。她一定也很想吃这个汉堡肉,但要是我点破这事她就会生气,还是保持沉默吧。

「诶,我直到不久前不是一直在跑步吗?虽然现在已经引退了。」

「啊,也对哦。我是不会去跑步的,太累了很讨厌。」

樱似乎接受了,再次看起了菜单。

除我以外的大家似乎都在犹豫,总觉得好像只有我变成了笨蛋,有点不服气。算啦,我去趟厕所吧。

「啊,我去下厕所!大家要是决定好了的话,我的和风汉堡肉米饭套餐还有饮料就拜托了!」

「好。」

樱一边看着菜单一边回话,叹了口气。

「哈……就没有什么既不用花钱也不用努力的减肥法吗……」

樱说着莫名其妙的蠢话。我看了她一眼,走向了厕所。

* * *

上完厕所洗完手后,我对着镜子做出笑脸————嗯,映出的笑脸和平时一样,刚才的黑深实实的一鳞半爪已经消失不见了。我对此感到安心,走出了厕所。

……然后。

「啊。」

「啊。」

和同样来上厕所的友崎遭遇了。噢噢,吓死我了,心脏差点跳出来了。

「哦,哦。」

友崎有些结结巴巴的。和刚刚与中村集团混得很熟的脑筋不同,像这样突然遭遇的话就会一瞬间惊慌失措起来,是之前那个有些靠不住的友崎。看着这样的友崎,不知为何我觉得有些安心。

我还在考虑着该说什么,友崎似乎已经取回了余裕。

「小玉玉和大家相处的很好嘛。」

居然在我说话之前抢先开口,果然最近的友崎有点得意忘形。哼,这个臭家伙。

然而与之前相比,那种唯唯诺诺感已经消失,他的说话方式变得堂堂正正。

为什么呢,感觉又有些帅气起来了,就像灵魂改变了一样。

不对!

「是啊!雏鸟已经完全从我手中飞走了……」

「哈哈……的确如此。」

友崎浮现出不会让人讨厌的爽朗笑容。怎么说呢,虽然友崎改变了很多,但在我看来这是他变化最大的部分吧,和至今为止的表情全然不同。心灵的变化也会反应在脸上啊。

「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小玉玉好像就改变了很多呢。」

友崎仿佛事不关己一般说着。短时间内发生大变化这点脑筋你也是一样的吧————我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我知道友崎其实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现在再谈起这事总觉得有些不识趣。

因此我略过了这件事,开始采访起别的事件————接招!

「不不不脑筋!好像改变了————不对吧?!」

「嗯?」

我稍微压低了声线。

「……小玉的事情,脑筋不也有掺一脚吗?」

「啊……」

友崎一瞬间有些困惑地看着我,但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算是吧。」

「果然!话说有好好地参考我告诉你的动画嘛!」

没错,我受到友崎的请求,告诉了他一些Youtube上的搞笑动画。其中有一个【因为脸很大】的家伙和最近小玉一直在做的【因为我很娇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像那样逐渐被别人接受,一定是借鉴了已经被接受了的某物。嘛,小玉本人倒是嚷嚷着腻了腻了。

「啊哈哈,只是整个抄过来了而已。」

友崎笑着说道。

「果然是这样!哼哼,在我这里早就暴露了哦~」

「哈哈,因为就是你告诉我的嘛。」

开门见山的友崎总觉得非常痛快。可以满足于这个状况吧————他十分神清气爽。

不过,这倒也是。

因为,他在那么绝望的状况下,依旧考虑着打破现状的作战。

巧妙地实施了对小玉的协助。

而这些全都得到了回报。

这当然,会从心底里感到舒畅。

这大概就是友崎的强大之处吧。实施自己考虑的事情,创造出自己理想之中的环境,然后为此感到满足。

「……好厉害啊。」

「嗯嗯。」友崎愉快地点着头。

「是啊,我真的没想到小玉玉能做到那一步。」

「不是在说这个……当然小玉也很厉害,但友崎你也一样啊。」

「……我?」

「嗯。」

「我只不过是提了几个“这好像不错?”的提案而已……」

居然这么谦虚。可恶的脑筋,我讨厌你。

「就算如此,我也觉得你很厉害啊?」

不知为何,我不太敢直视他的眼睛。

友崎也有些害羞,奇妙的时间流逝着。

「这,这样啊……谢谢。」

「嗯。」

啊嘞,怎么回事。等一下,总觉得好尴尬啊。我好像失败了?该怎么办啊?我偷偷看了他一眼,结果和他撞上了视线,奇妙的沉默又开始流淌。

「……干嘛。」

「呃,深实实你才是,在干嘛呢?」

交换着不明所以的对话,我和友崎相视着笑了起来。嗯,虽然尴尬的沉默消失了,但总觉得好羞耻啊这个。

怎,怎么办啊。这么羞耻的时候总觉得根本分散不了注意力,打听一下之前就很在意的事情好了。

「不过啊,到底是怎么办到这种事的?」

「这种事?」

「唔,该怎么解决问题的思考力————这种感觉吧。」

「……啊。」

友崎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

「果然是最近锻炼出来的?」

最近友崎发生了许多变化。所以与此相同,是做了什么特训产生了意识革命一样的东西,提升了解决问题的能力————我是这么预想的。

「呃……不,这大概是我本来就有的。」

「诶,本来就有?」

答案出乎了我的意料。我一头雾水地等待着友崎的附加说明。

「那个,AttaFami,还有其它各种游戏,我都玩得很好不是吗?」

「嗯。」

「怎么说呢,这和苦思冥想游戏战法的时候感觉差不多……」

「嗯?」

我不太理解他的意思。解决小玉的问题,和思考AttaFami战法的时候感觉差不多?

「什么意思?」

「怎么说明好呢……有了一个目标之后,不断思考抵达目标的方法……这里的构造是一样的。」

「啊……」

他这么形容我就明白些了,虽然有点微妙。

我回忆了一下友崎之前的说明。

「你曾经是第一……对吧?」

「算,算是吧。」

明明这真的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友崎却有些害羞地撇开了视线。我觉得你可以更加挺起胸膛为自己感到骄傲的。

不过,果然这种时候的友崎与最初的友崎十分相似,一点都不帅气却让人觉得很安心。

「曾经……话说,我现在也还是第一啊。」

「啊……是,是这样吗?」

并非只是回忆过往,现在他依旧是第一————现实感一下就涌过来了。

日本第一。

嗯,友崎果然是个有点特别的人。

我心中的黑深实实又坏笑着露出了脑袋。

【你无论是学习还是运动都拿不到第一,成为不了特别的存在!】

接着又蹦出来一个白深实实,为我加油鼓劲。

【但是没关系,小玉不是说过了吗,对她来说我是世界第一的笨蛋啊。】

嗯,没错。

我被那句话拯救了。

虽说这样就像个真正的笨蛋一样了。那句有些幼稚、玩笑一般的话,让我觉得自己对他人是有用的————我是这么想的。

【对小玉来说是第一?那又如何!这种东西并不能说明你很特别!】

【这是由我们的思考方式决定的。只要认为自己是特别的,我们就永远都是特别的。】

黑深实实和白深实实激烈地扭打成一团。

对小玉来说,我是第一的笨蛋,啊。

我远远眺望着在座位上和大家欢谈着的小玉的笑颜。

即使没有我的支援,小玉也已经习惯了那个气氛。我站在厕所门口的现在,小玉也笑得十分开心。

我和黑、白深实实一起眺望着她。

然后这一次没有了黑白深实实,只有我一人,做着这样的考虑。

————现在在小玉心中,我还是世界第一的笨蛋吗?

「深实实?」

「嗯?!」

意识回归现实,友崎正一脸担心地望着我。

「怎么了脑筋,我们什么都没做哦!」

「我,我们是指谁啊……」

友崎如此吐槽。我将双手叠在胸前,做出了祈祷的动作。

「在我的体内有着很多很多的我……」

「哈,哈啊?」

友崎一脸不明所以地看着我。嘛,我也知道我现在说的话根本不知所云,倒也不是不懂你的心情。

「行了行了!好好洗个手就回座位上去吧!」

「不,我已经洗过了。」

「不要在意细节!」

「细,细节……?」

像这样胡搅蛮缠了一番掩饰住自己的消极情绪,我和友崎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嗯,总觉得最近的我有点奇怪。

* * *

在这之后我和大家一同欢谈着。友崎他们一直在讨论着游戏和动画的话题,而我们即使不用话题也一直在喋喋不休地浪费宝贵的时间。女孩子光靠聊天就能下饭,回过神来时针已经指向了七点。

我们座位对面的窗户突然被人咚咚地叩响了。

「啊,是葵!」

樱拔高了声音。我向窗外看去,站在那里的是结束了田径部的练习,和数位后辈一起走在放学路上的葵。

葵的头发比起放学后与我分别之时显得有些凌乱。那个葵居然留下了这样的痕迹,努力程度实际上是那凌乱程度的数十倍吧。

但怎么说呢,那个瞬间我的心又开始焦躁了起来。

我聊着天消磨时间的同时,葵正为了提高自己而努力着。

大概那就是葵这么厉害的其中一个理由吧,即使去模仿她也只会半途而废,果然我无法成为特别的人。啊嘞,我怎么又说出了和黑深实实一样的话。

「啊,那我们也走吧?」

「是啊,合流吧~」

樱和由纪笑着说道。

「就这样吧!」

小玉也爽快地答应了。隔着窗户声音似乎传不出去,大家纷纷以肢体语言向葵示意。

由竹井带头,四名男生也学起了我们。

竹井嗖嗖地向葵挥着手。

「葵~!」

竹井发出了足以贯穿玻璃的声音,葵弯下腰笑了起来,那举动与表情都很天真无邪,她的这种地方真的很吸引我。葵就那样鬼头鬼脑地向竹井招着手————好可爱。

接着大家纷纷结账,与葵她们合流了。在不忙的时候即使是这个人数也会一一结账,这家餐厅果然是学生们的好伙伴。

* * *

友崎他们四名男生、我们这四名女生再加上葵与田径部的五名后辈————合计十四人的大队伍走在前往车站的路上。

可爱的田径部后辈们正和孝弘、修二愉快地交谈着。她们的目光比起平常要闪耀一些,就像是见到了一直憧憬着的前辈,看起来真的很好笑。喂喂,这两个人可没有那么了不起哦?

我和由纪一起戏弄着羡慕万分的竹井,而葵正和友崎聊得开心。

「要你管,这和日南没关系吧。」

「诶~友崎君好过分。」

友崎似乎有些招架不住,但怎么说呢,认为这两个人莫名亲近果然不是我的错觉吧。就算以葵为对象说话会紧张会不自然,但与其他人相比,友崎语句的使用方法明显更为直接,他们周围漂浮着相处多年的伙伴一般的氛围。

怎么形容好呢,葵果然很擅长与人拉近距离,而友崎也默许了她的做法。我噘着嘴盯着他们两人,和葵对上了视线。

「……葵,辛苦了!」

我为了蒙混过去而拔高了声音,向葵飞奔而去。

与葵分开的友崎一瞬间十分困惑地看着我,但刚好和后辈们结束交谈的孝弘把他叫走了,形成了一个只有我和葵的二人世界。唔哼哼,葵,尽情享受吧。

「喂喂,停下停下。我刚出过一身汗。」

葵一边说着一边避开了我抱向她肩膀的双手。

「呣,果然守卫很牢固……我燃起来了!」

虽说是为了掩盖某事而飞奔过来的,但对无法抱到葵我还是觉得十分遗憾。要说为何,刚刚结束社团活动的葵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

「啊哈哈,很遗憾。抱抱暂时先放一下吧。」

葵大概是田径部中练习最刻苦的那个人,也一定是田径部中最天真无邪的那个人。丝毫不显露自己的疲倦,奉陪着我的胡闹。既是努力家,又温柔可爱,这孩子前世难道是哪里的神明吗?虽然要我暂缓抱抱,但我已经快忍不住了。

「但是真的辛苦你了!很厉害哦,大家都引退了只有葵还在继续。」

「啊哈哈,谢谢。」

葵丝毫没有骄傲自满,坦率地笑了。

「想有所收获嘛。目标是全国大会。」

「……这样啊。」

那句话带着的是【再一次拿到通往全国大会的门票】还是【想在全国大会上登顶】的意思呢?光听这句话感觉两种都说得通,但我想葵的意思一定是后者。

「……不愧是葵。」

「诶?」

就像在谦虚一般,葵的声音有些困惑。

「目标啊,我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唔,深实实的目标?」

「嗯,说到底好像并没有呢。」

我带着有些轻松的心情挑明了自己的烦恼。葵以十分认真的表情思考着,总觉得她好像感到很抱歉的样子。嗯嗯,果然这种地方也是个好孩子。

「我……觉得目标什么的怎样都行。」

「怎样都行?」

我有点在意这句话,于是率先发起了提问。

「嗯。不用非要目指哪里,最重要的是向着它不断前进,达成它的时候就会有【太好了】这样的感情涌现。」

「啊,像是成就感一样?」

「对对!」

葵点了点头。

「比如说我现在正以全国大会为目标,但并不是说我从小开始就一直喜欢着田径。你看,我原来不是篮球部的吗?」

「的确!」

「但不知不觉开始搞田径了,既然开始了就以上层为目标努力吧。努力着,然后就感到很快乐。所以我觉得啊,目标什么的大概怎样都行吧。」

我边听边点着头,对此感同身受。我知晓初中时的葵,因此这份感觉格外强烈。

「……葵老师,我完全理解了。」

「啊哈哈,那就太好了。」

这样一说就给人恍然大悟的感觉,我擅自对葵所抱有的劣等感和嫉妒一类的东西,因为葵自身而有所消化。嗯,果然葵实在厉害过头了根本讨厌不起来,我好喜欢她,根本赢不过她。

「老师,那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准了,说来听听。」

抱起手臂吐出鼻息的葵实在过于美丽了,我用手指对准她吐出鼻息的两个孔刺了过去。嘿————啊,我做到了!

「喂喂你这个坏学生,赶快停下。」

然而就在我将要得手的时候,还是被葵极限地回避掉了。不愧是葵,反射神经太厉害了,都没有用到手脚或者指头。

「所以,想问什么?」

葵呆笑着向我询问。

「啊,对了对了!怎么说呢,虽然非常努力,但总是得不到理想结果的时候,该怎么办才好呢?」

「啊……原来如此。」

「嘛,葵可能没有这样的经历吧~」

我笑着说道。

葵以理所当然的口吻做出了意料之外的回答。

「诶?当然有啊,不顺利的事情。」

「真的吗?!」

我大吃一惊。这个人明明在所有方面都取得了第一,至少我还没有见识过她哪怕一次的败北。

「嗯,有的有的。虽然偷偷藏起来了,但其实真的不少。」

「诶,我超意外。」

虽然吃了一惊,但仔细想想的确如此。就算是葵也不可能永不失败吧。

「啊哈哈,所以我是这么想的哦————人生绝不会事事如愿,要是不以“不会顺利”为前提制作环境,就很难把事情坚持下去了。」

「以不会顺利为前提,吗……」

唔,这还真是个惊人的意见。该说是很现实吗?因此才能全部顺利完成吗?

「嗯。举个什么例子好呢?要决定一个失败之时的减压法,这样才能重新振作起来之类的吧。」

「减压法……的确,这很重要!」

我又发现了一片新大陆!感觉葵已经成为我的人生导师了!

「不过,葵都是怎么消解压力的呢?」

葵露出了笑容。

「我的话就是不管不顾地跑步,还有就是打游戏和……起司吧?」

「啊哈哈,出现了。」

我也笑了起来。葵也理所当然地在想着这些事情呢。

「……说起来我啊,跑步的时候也会有放松下来的感觉呢。」

「对吧?我懂我懂!」

葵用力地点着头。接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窥探着我的脸色。

「差不多要到退部仪式了吧?」(这边的原文我有点拿捏不准……暂时口胡成退部仪式吧)

「啊!说起来是到这个时候了呢!」

我也想起来了。

退部仪式————基本上就是让在夏季新人战上引退的二年级生们和还在社团中的后辈们一起赛跑的,田径部传统的送行仪式。

葵的口气有些轻佻。

「深实实最近有在锻炼吗?可不能输给低年级生哦?」

「的,的确……」

虽然我引退了也没多长时间,不过以现在这松懈的状态去和后辈们赛跑,输掉的可能性并不小。要是处在万全状态的话我有绝不会输的自信。

嘛,【请前辈们安心地引退】才是这个仪式的意义所在,我们这些二年级生输掉才是正确的吧。不过,我是既然要做就要全力争胜的类型。

葵面带笑容说出了这样的发言。

「我大概会在赶人的那一方,请多指教。」

「那不是没人能赢了吗?!」

没想到葵会作为那边的战力参赛啊。尽管苦笑着,但我还是被葵的话刺激到,陷入了思考。

* * *

家中。

我在LINE上[看看这个!]向小玉送去在网上看见的一条和她长得很像的小狗画像,得到了[一点也不像]的冷淡回应,陷入了苦闷之中,考虑起了各种事情。

自己的目标。

葵所说的【减压法】。

接着我做了个决定。

久违地出去跑跑吧。

我取出衣柜里的防风外套和尼龙短裤,久违地穿在了身上。嗯嗯,这个沙沙的手感真是不错,一穿上这个就想跑步了。

我从鞋柜中取出跑鞋穿在了脚上。比一般的鞋子更为合脚,穿起来十分舒适,有种人鞋合一的感觉,我非常喜欢。

我出了家门,乘电梯下楼,从公寓的自动门出去,一片漆黑的北与野住宅街出现在我的眼前-->">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