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3、石板上镌刻的纹样事关世界的谜团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3、石板上镌刻的纹样事关世界的谜团

第二天的早间会议。

「我从本人那里听说了,深实实向你告白了对吧?」

「正如您所言,试图隐瞒是我的不对。」

全都暴露了。

我将僵硬的双手置于膝盖之上,充分地做好了被说教的心理准备。

「嘛,是顾虑到深实实才会闭口不谈吧……」

「嗯,嗯。」

日南一脸烦躁地抱住了头。

「因为关乎到我给你的课题,希望你能来找我好好商量一下呢……反正总会暴露的嘛。」

「说,说的也是。抱歉。」

事实上就已经暴露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日南给我出了『进行“喜欢的类型”“想要交往的异性的条件”的交谈』这种课题,如果就这么去对深实实实行会变成十分恶劣的做法吧。

「话说深实实她告白了啊……」

「很,很意外吧……」

「是啊。」她一脸理所当然。「很意外,比我预想的时机要早上不少。」

这句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意思,你似乎对告白本身并不感到意外啊?」

日南呆呆地瞪大了眼睛。

「似乎?不对,这是理所当然的……深实实越来越在意你了,而且你俩相性又不错,这并非无法预测之事。」

「相性?」

日南点了点头。

「她这种类型,很容易喜欢上你这种性质的人。」

「这,这是怎么个说法……」

理解不能。那个活泼开朗、无所不能的深实实和我这种弱角相性很好?

「……嘛,关于这点还是请你自行思考吧。这并不难,稍微思考一下应该就能懂。用你自己的脑袋去思考,这也能与如何抓住女孩子的心挂上钩。」

「我,我知道了……」

既然日南这么说了,那她恐怕已经将通往答案的所有线索都集齐了吧……我倒是一头雾水。

「话说回来,既然都表白了,那这次的课题中深实实的部分就全都没有意义了啊。」

「是,是这样吗……?」

日南点了点头。

「说起来我好像还没给你好好说明过课题的意图啊。不过只要去思考,总能做出些推测吧?有明白什么吗?」

我再一次思考起课题的内容。

恋爱模拟游戏的事件地图。三个课题。

嗯,我大概明白了。

「……是为了缩短距离吧?」

根据刚刚对话的流向,我想意图大概就是这个吧。

「马马虎虎的正解吧。再说的具体一些————让对方意识到自己,提高告白的成功率。」

「唔姆,原来如此。」

我凭借直觉理解了。毕竟这次的课题比起以往来说,明显偏重于恋爱方面。

然而日南不知为何叹了口气。

「那么下一个问题……在恋爱模拟游戏中,如果某个角色的好感度已经到达了规定值,之后就会处于只要引发事件就会进入路线的状态吧?」

「……嗯。」

日南的语气中不知为何充满了责备,我战战兢兢地附和着她。

「再推进她的事件地图————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这是那个吧,日南的怒火正在静静地燃烧着。

「唔……嘛,嘛,如果已经达成了规定值的话,那除了快速破关和收集要素以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了……」

「对吧?」

日南狠狠地瞪着我。

「我好像出了一个效率极差的课题啊?」

「小,小的罪该万死……!」

我只能跪在地上拼命道歉了,真的非常对不起。虽说是为了不让深实实难堪才守口如瓶的,但让日南苦心准备的课题变成一张废纸果然还是不太好。

日南叹了口气。

「总之你明白就好。」

接着日南松下紧绷着的肩膀,轻轻地扬起了嘴角。她这副表情也让我安下心来,松了一口气。不过为什么我觉得这也是她有意为之的……

「好了,那么以此为基础给你重新出个新课题吧……虽然我很想这么说。」

「啊,难道不会吗?」

我还以为那个斯巴达的日南肯定会一边掏出更难的课题一边说着“是你自作自受,给我下地狱去吧”之类的话呢。

「嗯,这次就这么继续课题也没关系。对了,填事件地图的时候要以菊池同学为主。」

「根据刚刚的对话来看果然会变成这样啊。」

我老实地点了点头。因为这次的课题是为了让对方意识到我的存在、提升好感度————怎么说呢,不太适合现在的深实实。

「不过,继续填深实实的事件地图也没关系。」

「诶?」

我愣住了。

日南突然笑了起来。

「因为这个课题是为了让对方意识到自己啊?」

「……正因如此,这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为了让对方意识到自己?这不完全是在做多余的事嘛。深实实都已经向我告白了,再让她意识到我什么的也太奇怪了。

「你还真是愚钝啊。让对方意识到自己的课题————也就是说……」

日南用食指抵住了我的额头。

「————去实行这个课题之后,你不觉得自己也会开始意识到对方吗?」

这句话再加上额头上的感触所带来的冲击,让我完全愣在了原地。

「……原来如此。」

「明白了?」

「嗯,完全明白了。」

说起来的确,日南的课题基本上都是要我去进攻,不如说拥有更为强烈意识的可能是我这边也说不定。可是知道这个之后我又该怎么做呢?

「因此以填写菊池同学的事件地图为基础,如果时机合适、自己也有干劲的话,就去挑战一下深实实————以这种感觉推进课题就好。」

「……总之就是半自由对吧?」

我点了点头,日南露出了有些讽刺的笑容。

「你不是很喜欢遵循『想做的事』来挑战吗?」

「您,您说的是……」

日南扬着眉毛笑了起来。怎么回事,这种被耍得团团转的感觉。明明我是在挑战自己想做的事情没错,但却感觉依旧只是在她的掌心上起舞。

「……了解。」

「嗯嗯。那么,请继续加油吧。」

综上所述,在微妙发堵的心境中,事件地图课题的第二天开始了。

* * *

我到达教室,开始做起今日份的诸如看板一类的准备工作,突然被一位很罕见的人物搭话了。

「……友崎君?」

我转头看去,站在那里的是————菊池同学,她正有些顾虑地仰视着我。

「嗯?」

出什么事了吗。我们两人说话并不稀奇,但在早上的教室里说话就很稀奇了。

「唔……早上好。」

「啊,嗯。早上好。」

无论何时都会互相问好的两人交换了固定的问候,既然是早上那自然就是早上好。

「呃,有什么事吗?」

菊池同学从左手提着的纸袋中取出了一叠纸。

「诶……」

难道说。

「……已经写完了?」

「是,是的……」

昨天商讨的,关于脚本的修正方案。并非花心思在易于表演的方面,而是注重角色鲜活的部分。仿照阿尔西娅那种“活着”的感觉,将利布拉和克莉丝也一点点地向她靠拢————这个修正,已经完成了。

「真厉害啊,台词应该会有不少需要修正吧?」

「嗯,的确。有很多细节部分需要修改,所以台词几乎全都……」

「全,全部?!」

我差点叫出了声。

「不,不行吗?」

「不不不,并不是不行。亏你来得及啊,这才一天呢。」

虽说只是二十分钟的短剧,但分量上并非是可以无视的水准。这工作量至少也相当于写了几十篇作文吧?一晚上……就?

菊池同学露出了有些害羞的笑容。

「……不知不觉开心起来了,精神集中之后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了。」

她的话语中带着沉静的热量,这是从以前的菊池同学口中无法听到的音色。

菊池同学看着手中原稿的封面。

「想着必须趁现在把脑中跳动着的角色们的话语捕捉下来,渐渐地就停不下来了……」

「嘿……是这样啊。」

菊池同学的表情带着朝阳一般的光辉,我的内心也随之温暖了起来。

然而不知为何菊池同学一脸不安地窥视着我的表情。

「很……很奇怪吗?」

她的瞳孔有些湿润,仿佛害怕被人类踢出同伴队伍的妖精一般。

怎么可能对这样的菊池同学说出奇怪二字呢。

「怎么可能,不如说厉害过头了。话说,这就是所谓的才能吧。」

「……才,才能?」

菊池同学呆呆地注视着自己的双手,随后挥着手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

「没,没有的啦!才能什么的!」

菊池同学带着有些不好意思、却也有些高兴的表情上下挥舞着双手。我觉得她看起来有点好笑,于是将自己所想的事情又传达了一些过去。

「不,我是真心这么认为。专业的东西我不懂,只是单纯以读者的身份觉得有趣而已。」

「是,是这样吗?」

「嗯,毫无疑问。」

「嗯,嗯……」

菊池同学有些勉强地接受了我这积极的肯定意见。OK,就这么勉强下去吧菊池同学。平时总是过于谦虚,自信一点也是件好事。

「能写出有趣的东西这点也十分厉害,将如此大量的台词在一天之内修正完毕也十分厉害。这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做到的事情。」

「十,十分感谢……」

发出“噗嘶噗嘶”这种像在冒烟一般声音的菊池同学好像还是很不好意思,就到此为止吧。她的面色变得通红,看得我都有些害羞起来了。我明明并没有说谎,却感觉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好,好的。那么这份脚本我也会在今天之内看完的。」

我话音刚落,菊池同学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明快起来了。

「嗯!」

发出了十分活泼元气的声音。

菊池同学发出的这两个音节如同带来此世全部幸福的琴音一般敲击着我的耳膜。

「……嗯?」

感受到了些许视线,我环顾了一圈教室,这才发现周围有不少人正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俩。啊,说的也是。别说菊池同学居然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光是看到她如此开朗的样子就已经足够稀奇了。第一次看见如此开朗地说着话的菊池同学,自然会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吧。“发生什么事了”的气氛漂浮在我身边半径数米的圈内。

提议采用菊池同学脚本的人是我,所以大家应该已经无意中认为我俩关系很好吧……即使如此,刚刚他们依旧受到了冲击吧,肯定。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转向斜后方,就在那时。

「……啊。」

「……啊。」

这到底是第几次了。和深实实突然对上视线之后,我又条件反射一般地避开了。总觉得被她看见了十分羞耻的场面。

随后又只会剩下尴尬的气氛,我和深实实今天也依旧错身而过————我是这么想的来着。

「脑,脑筋!!」

深实实用有些僵硬的声音叫着我。

随后她挥着手靠近,来到了我和菊池同学面前。喂喂喂。嘛,深实实从昨天开始就在努力地让气氛回归平常,但我没想到她在这个时机行动。

我的两位在意对象同时出现了。这,这空间是怎么回事。我该看着谁比较好啊?心脏跳得好快。

深实实来回看着我和菊池同学,突然举起了手。菊池同学被她的突然举动吓住了。

「脑筋!我们俩也差不多该碰个头商量一下了,不然就来不及啦!」

「商量……」我想起来了。「对哦……漫才。」

对啊,还有这事来着。这两天被日南的课题、和菊池同学的脚本会议还有和深实实之间的尴尬气氛耍得团团转,完全把这事忘在脑后了。一旦想起来之后就觉得有些不妙,时间只剩下两周了。

「就是说啊脑筋!难道忘记了吗~?你这家伙~!」

深实实边说边用食指戳着我的肩膀。诶干嘛,快住手啦。虽然平时也有这么在闹,但现在的我对深实实有着奇怪的意识,在这种状况下攻击威力也大幅提高了。我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肩膀上,几乎思考不了其他事情。

「与其说是忘了……只是有点忙啦。」

「啊~毕竟你有很多事情要做嘛!你这大忙人~!」

「所,所以说……」

怎么办啊。以我现在的精神状态,无论如何都会意识到“深实实正在和我进行身体接触”这个事实。因为她向我告了白,直到昨天,不,直到刚才为止我俩就连视线都无法好好对上,为什么现在又突然戳起了我的肩膀啊。

即使情报处理能力已经濒临极限,我也知道再过几秒所有的血液都会集中在肩部,然后会把我的肩膀挤爆。话说,这180度的大变身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所谓现充的适应能力吗?

「呃,那什么时候开始?」

我尽可能不去注意自己的肩膀,努力尝试自然地推进话题。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肩膀。手指。

「唔————那就~」

一边说着,深实实又往这边靠了一步。已经不仅仅是戳肩膀,就连那过近的距离感也一同复活了。说真的她突然怎么了。我的视野被深实实圆睁的杏眼和挺拔的鼻梁所占据,她的面部线条精致得如同人偶一般,如此近距离地观赏过后,脑中除了“可爱”的感想以外已经什么都不剩了————正确来说,还剩下一个“令人心跳不已”的感想。

「啊~但是脑筋你还有监督的工作吧?」

「呃,是指我对戏剧脚本的辅助工作吗?」

「嗯,就是那个。」

总觉得『监督』这个职位已经理所当然地渗透到深实实脑子里去了,真的没关系吗?话说在前头,我也就是稍微帮个忙的那种。

「老实说的确有……毕竟脚本也还没有完成。」

「唔,那就有点困难了呢~嘛,最坏情况下我会去找个人替你的,你就放心吧!」

深实实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说的也是。」

“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完成”倒也算是人类的美德……但实际一点的话,要我挤出这么多时间真的很难。现在倒还好,等戏剧练习开始之后,作为文化祭实行委员的工作应该也会慢慢增加。啊咧,这么一看,我的时间表好像安排地超不合理啊。

我思考着折中方案。

「总之先以能上台为前提来商量吧。肩……不是,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再一起找个人来代替吧。」

「嗯,的确如此。了解!」

虽然我的意识依旧集中在肩膀上,但对话本身还是顺利地进行下去了。还好还好,开始交谈的时候还非常紧张,但一旦顺着话题聊下去,对话就渐渐顺利起来了。

「总之,今天放学后还有脚本会议……」

「……嗯。」

「明天找个时间商量一下吧。」

「嗯!了解!」

我俩快速地推进着对话,一旁的菊池同学「呃,呃……」地挥舞着双手注视着我们。

啊,好像有点放置play了。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但深实实的对话节奏即使在现充中也算是非常快的。突然被卷进漩涡之中,溺水也是在所难免。

我正想着————深实实突然冲着菊池同学露出了笑容。

「菊池同学没问题吗?戏剧那边好像也有不少事情呢。」

「诶!啊,是,是的!」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菊池同学吓得舌头都打结了。

「啊哈哈,别吓成这样啊。」

「啊,对,对不起,十分感谢……」

菊池同学来回看着我和深实实,一脸困扰地眨着眼睛。她的小动物感远远凌驾于世间的常识,要是手上有葵花籽的话我就全都给她了。

「嘿。」

那个瞬间。

突然,深实实用食指戳上了菊池同学那如同新雪一般白嫩的脸颊。

「……呼呀?」

菊池同学那因为被戳而变形的嘴中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随后她自己注意到了这件事情,脸蛋变得通红。你在干嘛啊深实实。

「什,什,什,什么……」

对菊池同学来说这身体接触实在来得过于突然了,会受惊也是在所难免的。要说为何,正常人是不会做这种事的,只是深实实比较奇怪罢了。

然而深实实毫不在意地用白净的手指描摹着那赤红的雪面。

「呼呼呼呼呼呼呼。」

「哇哇哇哇哇哇?!」

「喂。」

深实实笑得太过邪恶,我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出手阻止。菊池同学已经吓到不行了,要是再继续下去————想象了一下我也开始害怕起来了。

「……哈!因为菊池同学实在太可爱了,我的理智就……」

「我觉得你的理智就没在线过……」

所以说就是如此吧。深实实喜欢小玉玉那种小动物系的女孩子,而菊池同学正中了她的好球区。快逃啊,菊池同学。

作为当事人的菊池同学正摸着刚刚深实实触碰的地方,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眼睛眨得好快啊。

「没,没事吧?」

「啊,嗯。虽然没事,但我完全搞不明白……」

「嗯,关于这点我也是一样的所以放心吧。」

「是,是这样吗?总觉得这行为中好像有什么意义……」

「啊哈哈,我觉得没有哦。」

「没,没有吗……?」

我用比起和深实实说话时更慢、更沉静的语气附和着菊池同学。为什么身为弱角的我要在两边左右周旋啊,给两位类型完全不同的女孩子牵线搭桥对我来说担子太重啦。

深实实呆呆地看着我和菊池同学的交流,她的表情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之物。

「……怎么了?」

我向她询问。深实实吓了一跳,睁圆了眼睛。

「……诶,啊,没事啦!」

「哈,哈啊?」

「那,那就这样吧!我差不多该走了!回见!」

「诶?嗯,拜拜……」

也不等我的回复,深实实就从教室的后门跑了出去。到,到底怎么了……

菊池同学一脸不明所以地目送着深实实的背影。

「就像风暴一样……」

菊池同学呆呆地摸着被戳的脸颊。

「嘛,那就是深实实平时的样子……」

「是,是这样吗?」

综上所述,天使族和深实实族的异文化交流以深实实族的突然跑路落下帷幕,担当翻译官的我已经累到不行了。

* * *

当天的午休。教室。

我一个人陷入了深沉的感动之中。

「写的太棒了……」

我现在在读的正是今天早上菊池同学交给我的原稿。

调整了角色的方向性、最新版的脚本。

「噢噢,来这招啊……」

我以最近有些罕见的、独自吃着面包的形式读着脚本。想要集中精神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时能轻而易举地选择此种形式,原本就是孤独者的强大之处。用怎样的音量自言自语才不会被周围听见————这也早已变成了身体记忆,怎么样很厉害吧。

「……话说,改变的不仅仅是角色啊这个。」

我越读越惊讶。

以昨天的谈话结果而言,相较于小说版内心出现较大变化的利布拉和克莉丝,把他们往“活着”的角色这方面靠拢————这应该是主要的变更点才对。

但是读着成品就会发现,除此之外的部分也发生了大幅的变化。从中途开始就几乎已经变成完全不同的作品了。

「不过……克莉丝的话就会这么做吧。」

然而,并没有任何违和感。

不如说,根据经过调整的角色内心而改变的行动、根据改变的行动而改变的展开全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自然————这么说比较正确吧。这些为了契合演员所做的角色变更为人物形象添加进了新的灵魂。

总而言之,这个故事又增加了一个优点。

锁匠之子·利布拉和青梅竹马的少女·阿尔西娅两人在城中探险的结果是,与为了养育飞龙而被隔离在庭院中的少女·克莉丝相遇了。为了净化那份『污秽』,利布拉将要被处刑。

为了避免此事,利布拉和阿尔西娅成为了虚假的姐弟,一个负责照顾克莉丝,一个负责教育克莉丝————到此为止都和原稿没有区别。

然而,在这之后就不同了。

克莉丝是为了养育飞龙被王城捡回来的孤儿少女。农民出身?还是骑士出身?也许是奴隶出身?谁都不曾在乎过。因为生性乖巧所以在庭院中养育飞龙,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就连出都不曾出去过————就是这么一位悲惨的少女。

但是————庭院中应有尽有。

松软舒适的床铺。干净的饮水处。温暖的浴池。王城的园丁所选的,美丽高贵的花朵。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各式与众不同的树木。神话、童话一类的书也能自由阅读,每天的食物也和王城的贵族们吃的一样。

但是————除此之外,庭院中一无所有。

家庭。朋友。学校。大海。森林。地平线。飞龙以外的动物。

快乐之事与悲伤之事,一定不存在于任何一个地方吧。

虽然心中经常会觉得寂寞,但却不曾知晓不寂寞的事情。这到底能否称得上是寂寞呢————我无法做出判断。

给这个安全、闭塞的世界带来变化的是————利布拉他们的到来。

脚本最初的大幅变更是利布拉他们到达庭院时,克莉丝做出的反应。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克莉丝预感到自己可以从至今为止的孤独中解放出来,对两人表示了欢迎。

「除我之外的……人类?呐,那边的两位!我是克莉丝!你们的名字是?」

恐怕是在笨拙地遵循从书上学来的『初次见面要询问名字』这个文化吧。先报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询问两人的名字。

这是克莉丝对外界好奇心的直观体现。

但是,在这最新稿中。

对着来到庭院的两人,克莉丝首先说出的话是。

「是,是谁?到这里来有何贵干……?」

既警戒,又害怕。

当然,和初稿一样,她并非完全没有能从孤独中解放出来的预感与期待。

但在此之上,克莉丝对『变化』与『未知』感到恐惧。

这是在孤独生活着的等身大少女心中所表现出的,现实性的弱点。

与菊池同学相似的『恐惧』与『好奇心』的对比,流露出既真实又矛盾的情感。

而利布拉的人物形象也发生了大幅度的变化。

话虽如此,好奇心旺盛、擅长与人拉近距离这个基本印象并未改变。大幅变化的是,这个印象的表现方法。

初稿中的利布拉,其形象就是十分标准的男主。擅长与人拉近距离————直截了当的说法就是自来熟,单纯地只是交流能力高而已。

因为好奇心旺盛所以什么事都想掺一脚,靠着自来熟结交伙伴,将事件导向解决。用一句话来总结的话,就是“主人公”之中的一个典型形象。

然而,最新稿中的利布拉并非如此。

驱使他在王城擅自乱逛的好奇心和擅长与人拉近距离这点并未改变————改变的是,那个拉近距离的方法。

比起巧妙地和人打好关系的情况,不如说因为笨拙而失败的情况要来得更多。但利布拉并不气馁,而是贯彻他那堂堂正正的做法,朋友数也自然地增加了。加入这个缺点之后,利布拉的印象就变成了讨人喜欢的直率男孩了。

若是要寻找两人性格变更方向的共通点,那就是在变更的途中强调『弱小』与『笨拙』的部分。害怕改变的克莉丝,还有笨拙的利布拉。

这一定就是菊池同学所认为的,人类的缺点吧。

但是,只有阿尔西娅有些不同。

比起原稿,最新稿中的阿尔西娅以更为尖锐的形象展示着她的『强大』。

初稿的阿尔西娅在和利布拉一起到达庭院的瞬间,就认识到利布拉的存在对于王城来说是『污秽』,也联想到了『污秽』与飞龙生态之间的矛盾,预想到了利布拉的处刑。因此她选择了『就当没来过这里,赶紧逃出去』的选项,却立刻被警卫们抓住了————就是这样的展开。

然而在最新稿中,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

将利布拉的『污秽』与飞龙的生态联想到一起的瞬间就预想到了利布拉的处刑————到此为止都是一样的,然而。

那个瞬间阿尔西娅所选择的行动变成了————『折断飞龙的翅膀』。

沾染污秽的飞龙无法飞翔,王城会以祛除污秽的理由将利布拉处刑。

既然如此————若是飞龙原本就处于不能飞的状态,那就与污秽无关,也失去了处刑的理由。

这既正确又错误的理论。

当然,伤害飞龙乃是大罪。然而,如果是作为王城公主的阿尔西娅“不小心”为之呢?至少,不会被判死刑。

得出计算结果的瞬间就行动了起来,阿尔西娅为了拯救利布拉的性命想要折断飞龙的羽翼。

那个瞬间。是看透了阿尔西娅的企图吗?还是说只是从她的表情中察觉到了什么吗?总之,利布拉抓住阿尔西娅的手腕将其阻止了。

「你要干什么?」

「放开我。利布拉你可能想不明白,但要是我不行动起来,你会被杀掉的。所以,拜托了,放开我。」

然而,利布拉并不退让。

「不要。」

「别闹,快放开我。我现在必须去把那头飞龙的翅膀折断才行。」

「果然在想着这种事啊。我绝对不要,要是放任阿尔西娅做这种事,你肯定会死的!」

「没事,我不会死的。因为,这终究只会是一场意外罢了。而且身为王族的我除非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不然是不会被处刑的。」

「就算如此,我也不放手。」

「为什么?」

「因为,就算可以保住性命……即使如此,阿尔西娅你也会“死”的!」

在他们对话的期间,警卫赶到,将擅自闯入的两人带了出去。

之后的展开大体都与初稿相同。

阿尔西娅半胁迫性地与父亲交涉,免除了利布拉的处刑,两人成为『姐弟』,利布拉被任命为克莉丝的生活主管,三人之间的奇妙关系就此开始————

我大口吃着炸肉饼,沉浸在这个世界之中。

故事的主轴终于来到了庭院中三人关系的描写。

利布拉作为生活方面的主管,负责给克莉丝运送食物还有她想看的书。

阿尔西娅作为教育方面的主管,负责对无法去学校的克莉丝进行教导。

当然,两人并非只是把它当成工作。利布拉偶尔会和克莉丝交流某本书的感想,两人成为了朋友。阿尔西娅有时也会教些如何制作花饰这种在学校学不到的知识。既像朋友又像家庭,或许也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生活、教育主管吧。

三人维持着这种有些微妙的关系。

克莉丝很喜欢读书。

不如说,庭院之中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消磨时间————这样说还比较正确吧。除了看书之外的娱乐……例如,实践从阿尔西娅那里学来的制作花饰的方法,将庭院里的花做成花冠之类的。除此之外,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撼动克莉丝的读书时间。

然而,一天可以读好几本书的克莉丝不出几个月,就几乎已经将书库中的神话、童话类的书籍读完了。

因此成为克莉丝下一个阅读目标的是————利布拉带来的,外面世界的话题。

「实际上,龙类之中速度最快的是巨龙。虽然大家可能会因为它们身体巨大,长得又蠢蠢的就认为它们行动迟缓,但它们的步伐实在是太大了。咚,咚咚咚,能以很快的速度前进。」

「诶!还有呢还有呢-->">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