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4.女主角比勇者还强真是让人心情复杂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4.女主角比勇者还强真是让人心情复杂

次日,早间会议和之后的事情正常结束,时间来到放学后。

我正处于紧张万分的状态之中。

「……怎,怎么办。」

「对……对啊友崎!该怎么办啊。」

我身处的地方是二年二班教室旁的楼梯。与正门侧的玄关背道而驰的这段楼梯鲜有人迹,漂浮着些许寂寞的气氛。

而坐在我身边的————自然是深实实。

「是,是漫才的话题对吧。」

「对,对!」

空调完全无法起效、寒冷的楼梯尽头。偶尔有为了文化祭的准备四处奔走的学生经过、却也不会特别留意的空间里,我和深实实正在『商谈』。

「有,有想到什么方案吗?」

「啊,嗯……姑且还是有的。」

「嗯?」

「重新想想的话,果然还是算了……」

「这,这样啊。」

我和深实实无法互相对视,只能进行着不甚协调的对话。好奇怪啊,昨天午休的时候明明都可以普通对话了,怎么现在又不行了。难道即使一度顺利地聊过天,过了一个晚上就会被重置不成?

「脑,脑筋有想到什么吗?」

「呃,我……我只是被邀请来的啊?」

「对,对哦,说的也是。」

存在着奇妙空白的尴尬对话。一旦意识到这份尴尬,就会生出更严重的尴尬————陷入了无限的尴尬螺旋之中。脑中总是想着该如何填补空白的时间,根本无法像平时那样说话。

要说为何,现在我们正在学校里这个鲜有人迹的楼梯上,男女两人独处。这种情况下无论对方是谁都会让人感到紧张,更别说是现在的对象是深实实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在正准备着各种内外装饰的教室里进行商谈非常困难。话虽如此,专门跑去食堂又总觉得让人心神不安。折中之后,选择了靠近教室的场所进行商谈————然而这又生出了十分奇妙的非日常感。

话虽如此,文化祭还有两周就要正式开始了。要想在大家面前表演漫才的话,说明白点这差不多已经是死线了。

「唔,姑且问一下,你考虑的方案是……?」

「啊,那个……要听吗?」

不知为何深实实似乎非常难以启齿。

「哦,哦,姑且说来听听吧。」

嘛,怎么都比从零开始考虑要好得多吧。话说,我本来就几乎对漫才一无所知,叫我去想点子未免强人所难了。

随后深实实用手摸着脸颊,很难为情地开了口。

「唔,虽然平时就一直有说,我在考虑类似“夫妇漫才”风格的东西……」

这个单词又引起了我的注意。

「夫,夫妇……」

稍等一下。的确深实实平时经常把这个词当玩笑挂在嘴边,但在现在的状况下它的意义变化可太大了。

深实实红着脸,试图用笑容来蒙混过关。

「不过,嘛,还是算了吧。啊哈哈……」

「哦,哦……说的也是。」

奇妙的尴尬沉默再次降临。

该说什么好呢。该提起什么好呢。哪里又是不能触及的呢。

互相试探的微妙气氛在我们两人之间流过。

然后。

「……我说啊。」

深实实和我对上了视线。她笔直地看着前方,小声地说道。

她的声音中有着想要改变气氛、想要踏出一步的意志。

「怎,怎么了?」

对这有些像在钻牛角尖一般的气氛,我小心翼翼地做出了回应。

「那个……我,说过吧?」

这句话让我的心脏狂跳了起来。

说过————难道是……

「呃,说过是指……」

我向她抛去仿佛在测量彼此之间距离的问题。

深实实一瞬间屏住了呼吸。接着,“啪”地一声,像破掉的肥皂泡一般————

「————我,喜欢你。」

她移开视线,留下了声音。

「嗯,嗯。」

再次响起的话语让我的感情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高扬了起来。

深实实那炽热的声音,渐渐地带上了感情。

「友崎你又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

「被我这样……说。」

深实实盯着自己裙下的膝盖,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唔……」

虽然我并不知道该如何答复,但总觉得必须要直率地回应她才行。要说为何的话,那是因为这种时候的我,除此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高兴……我很高兴。」

「嗯。」

深实实保持着面向前方的姿势,聆听着我的话语。

「但是说实话……在这之后要怎么办,我自己也完全不明白……」

「……嗯,这样啊。」

深实实的头垂了下去。在头发的缝隙间若隐若现的侧脸唯有美丽二字可以形容,却也无法读出任何她的想法。

「但是,脑筋你……」

深实实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在中途停下了。怎,怎么了。

我正想着,深实实突然气势惊人地将身体转了过来。

「话说没事吧?!总觉得我这人真的好麻烦啊?!」

深实实一边说着玩笑话,一边从正面和我对上了视线。她的脸颊还带着隐约的热度,而我的脸恐怕也红得不像样了吧。真是的,今天怎么这么热啊。

但是作为恋爱新手的我并不是很明白,那个“麻烦”到底指的是什么啊?愿意坦率地表达自己的心意,怎么看都该归到“容易”里去吧。

「麻烦……?为什么?」

我表示我没怎么懂她的意思。

深实实一脸安心地再次低下了头。

「是,是吗?……那就好。」

「哦,哦。」

随后,沉默再一次降临。

是因为提起了告白的话题吗。在与刚刚相同的尴尬气氛中,又有一阵让人心痒难耐的风吹过。

突然经过的人影朝我们看了一眼,似乎并未怎么在意,就那么走了过去。虽然他似乎并没有发现我俩在聊这种话题,但光是视线扫过就让我紧张到不行,无意识间挺直了脊背。

但是。

我是怎么想的……吗。

说的也是。

不能就这么一直暧昧下去了。

「我想问一下。」

「……嗯?」

我尽可能冷静地向她说出内心所想的台词,深实实的反应有些迟钝。

我下定决心,将视线集中在深实实的侧脸上。

「深实实你————是怎么看待男女交,交往这件事的?」

虽然有个很难的发音害得我结巴了一下,但我还是清楚地把话说了出去。

这也许是完全符合课题『进行“喜欢的类型·想要交往的异性条件”的聊天』的提问吧。但是比起课题,我现在只是非常单纯地想要听到深实实的答案。

有为了能让自己得出答案的理由在内,也有想要去思考深实实的答案是否适合自己的理由在内。

「原,原来如此!男,男,男!男女对吧!」

「对,对。该说是那个意义吧……」

深实实以和平时的我基本相同的气势结结巴巴地说着,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回答。

「嗯,嗯。意,意义啊……」

她有些困扰地挠着鼻子,偷偷瞟了我一眼。

「说正经话可以吗?」

「……嗯。」

她用一句话改变了气氛。深实实细长的睫毛深处那像是要消失不见的瞳孔,正眺望着并不存在于此处的远方。她下巴处那优美的线条,果然除了“美丽”之外找不出第二个词来形容。

「所以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对友崎你。」

「……嗯。」

深实实含糊其辞地编织着话语。可一旦面对这个话题,我的心就会变得异常容易动摇。我已经没有去看深实实表情的余裕了,只能竖起耳朵倾听着那天籁之音。

「说实话,那个,那个时候也有一时冲动的原因在吧。」

「诶。」

这句话让我的心脏猛跳了一下。“感觉太冲动了,果然还是让我收回告白吧”这个想象在我脑中一掠而过。虽然自己也觉得这个想法实在太过弱角,但正因为是自己的意志所以才无法轻易抛下。

「但是,考虑了很多之后……果然想法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就这种感觉吧。明,明白吗?!」

「嘛,嘛,嗯。我明白。」

情况反转,深实实所说的话让我感到一阵安心。嗯,我还真是个不像样的男人。明明嘴上说着因为搞不清自己的心意所以做不出回答,却又无意识地在心里期待着对方的感情。

深实实对我的动摇一无所知,断断续续地向我传达着她的考虑。

「你想啊,我……那什么,总是跨不过去啊。」

「唔,那是……之前谈过的那件事吗?」

「嗯。无法成为第一的话,我就一无是处。」

「……嗯。」

和日南发生那件事的时候。

深实实一直在说着这句话。

自己并不特别,成为不了主人公。

所以,想要成为第一。

深实实就像是要向我展示她内心的景色一般,以和平时不同的速度,缓慢而细心地编织着话语。

「虽然想着不能去考虑那种事,但它早已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慢慢地就有些改变不了了。」

似乎在回忆往事,她抬头望向天空。

「而让我得以改变自己的契机————就是友崎你啊。」

「……选举的事情?」

深实实点了点头。

「还有小玉和绘里香的时候……嘛,挺多的吧。」

「嗯……?」

选举的事情也就算了,小玉玉和绀野发生纠纷的时候我应该并没有对深实实做什么才对。何止如此,为了不让她担心,我还和小玉玉一起隐瞒了事实。嘛,之后很普通地就被知道了。

看着我一头雾水的样子,深实实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哎!反正只是我擅自在感动啦!」

「感,感动?」

深实实像是沉浸在回忆中一般,温柔地微笑着。

「明明我什么都没做,但是事件却解决了————就像世界本身发生了改变一样。」

「……啊啊。」

我回忆起小玉玉当时的身姿,点了点头。

确实,没有比那更为顺利的状况了。但那只是因为小玉玉自身足够强大……而且。

「正是因为有深实实在背后支持着小玉玉,才总算把事件解决了。」

深实实笑着挠了挠鼻子。

「可能是吧,谢谢。」接着,她谦虚地摇起了头。「但是,我能做的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那种事……」

「花费时间也好,暗地里支援也好,孜孜不倦地办着实事也好……像脑筋那样把小玉的事情整个推倒重来,我是办不到的!」

与口中所说的话相反,她露出了十分开朗的笑容。

「所以,我觉得你很厉害。」

「这,这样啊。」

「嗯。」深实实点了点头。「然后……我在想啊,我也想要成为你们两人那样。」

深实实曾经说过很多次。

我和小玉玉很相似。

「你们两人都拥有着我想成为的样子……但也有着我无法成为的样子。」

「……嗯。」

虽然不知道她能否做到,但她想表达的意思我听懂了。

我所擅长的事情对深实实来说就很棘手。反过来说,我感到棘手的事情深实实就很擅长。一定对我们彼此来说,想变成对方的样子都是一件难事吧。

深实实仔细地将话语与感情串在了一起。

「所以一开始虽然只是一时冲动,但好好考虑过之后果然还是……注意到其实都是一样的。」

「……一样?」

深实实点了点头,笔直地注视着我。

「————我真的很喜欢你们,不论是小玉,还是友崎。」

随后,她有些害羞地轻笑了一声。

「……谢谢。」

「嗯,嗯。」

我的感谢让深实实有些不知所措,她带着焦躁的表情看向了斜上方。

接着,她用有些滑稽的姿势再次转过身来,很不满地开了口。

「还有脑筋你啊,我明明只是移开了一小会视线,你到底要跑到哪里去呀!」

「诶?」

看着我这一头雾水的样子,深实实板起了脸。

「因为啊!你用超快的速度在改变自己嘛!气质也好,行动也好,全部都变了!」

「啊啊……」

这我倒是能理解,毕竟我的衣着、说话方式、交友关系都发生了改变。考虑到和水泽一起去了女校的文化祭,可以说和半年前的我相比已经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了。就连我自己都很吃惊,那么在一开始就认识我的深实实眼中,这变化速度可能有点无法理解吧。

「所以我既觉得不安,又觉得有点讨厌!……就是这样!」

「嗯,嗯……这样啊。」

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做出微妙的附和。结果深实实好像更加焦躁了。

「啊嘞?!我好像又变得麻烦起来了?!」

「我并不觉得麻烦啦,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

深实实气势汹汹地催促着我,她的脸已经一片通红了。我的脸大概也很红吧,不过和深实实比起来可能不算什么,她这个才叫通红。

「与其说麻烦……我觉得你向我传达了很多自己的考虑,不如说很值得高兴……」

深实实的脸变得更红了。

「真,真的吗?!我觉得我好像有点直接过头了,都快变成自爆了啊?!没事吗?!」

「嗯,嗯。没事……」

「感觉不到你的自信!说得再清楚一点!」

「诶诶……」

这莫名其妙的要求让我有些困惑。

「那就————嗯,没事。真的没事。」

「好!我相信你。」

这对话的走向实在太迷了。

不过,这槽点满满的对话倒是很有深实实的风格。

深实实一口气站了起来,转向了我这边。

「综上所述,因为太过羞耻了所以在这里所说的内容请你忘掉一半!」

「哈?……我,我知道了。」

我困惑地点着头,深实实有些焦躁地做出了补充。

「不,不过!全部忘掉的话会很寂寞所以请你别忘!」

「什么意思嘛……」

「少女心可是很难懂的!」

「是是是……」

真是的,乱七八糟地嬉闹了一会之后,事到如今反而紧张不起来了。

「那么明天再见吧脑筋!回家暖暖身子睡个好觉!」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呢。深实实也要睡个好觉啊。」

「交给我吧!」

说完之后,深实实嗖地一下跑走了。

于是我一个人被留在了这个刚刚还很热闹的空间中。

怎么说呢,感觉就像是彼此用真心话互殴了一顿,让人坐立难安的感情还残留在我的胸口。

结果漫才的事情依旧毫无进展,而不得不去思考的事情却又堆成了一座小山。

在空调无法起效、寒冷的楼梯尽头。

虽然只有一点,但我确实有所收获。

日南所言的『相性良好』。

至今为止,我一直抱有着疑问:为什么像深实实这样活泼开朗、受欢迎、既可爱————又帅气的女孩子,会喜欢上我这种人呢?

但是。

现在我稍微有些明白了。

即使那么无所不能,深实实依旧不认为自己是特别的。

与此相对的,很笨拙、只擅长说出自己心中所想、不知为何脑中会蹦出『就是这个!』的想法、能够无条件地去相信什么的我和小玉玉。

这或许只是在强求并不存在的事物。

但是,那副姿态在深实实的眼中,一定是在闪闪发光吧。

并且,如果。

如果深实实是因为有什么理由才选择我的。

那一定就是,对于深实实而言的『特别的理由』吧。

「……好难啊。」

没错。

既然如此————

于我而言的『特别的理由』,又在哪里呢?

* * *

次日的早间会议。

我向日南说明了自己已经和深实实聊过『喜欢的类型·想要交往的异性的条件』的事实,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嘿?我还以为你肯定会只管小风香的事件地图呢。」

「嘛,顺势而为啦……」

日南小声地嘟哝了一句。

「顺势而为啊。」

她有些诧异地看着我,而我则对她回以笔直的视线。

「与其说是为了课题,我其实只是自己想问而已。」

我有些别扭地说完之后,日南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如果可以保持这个动机,那就没问题了。」

随后,她扬起眉毛,换上了试探性的口吻。

「所以,结果如何?」

「什么结果?」

「你决定好了吧?」日南指住了我的胸口。「要选择哪一边?」

她的视线柔中带刚,仿佛带着尖刺一般压迫感十足。

「……还没。」

我这暧昧的否定让日南视线中的压迫感又增加了。

「你打算迷茫到什么时候?」

「我并没有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我快要被这份压力压垮了。

「不是说要以自己的感情为基准做出选择吗?」

「话虽如此……」我的句尾变得含混不清。「但是我,还不怎么明白。」

日南似乎理解了,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唉,我就知道。」

「什么意思嘛……话说,你就不能想个办法帮帮我吗?」

我向人生的大前辈讨教经验。

日南有些为难地抿起了嘴。

「解决的办法?」

「我无法认清自己的感情。所以就是说,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我面对自己、效率高点的办法啊?」

我将问题具体化之后,日南一脸迷茫地撅起了嘴。

没错,能看清『自己的感情』的『有效率的办法』。这家伙是个连感情都会放进理性里去思考的专业人士,向她询问是最为直截了当的办法。

日南为了推进思考,编织起了话语。

「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感情,对吧?」

「……没错。」

她将食指抵在了下巴上。

「这样啊……但是,这……」

日南吐出一口气,随后带着比刚刚更为认真的表情再次垂下视线,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

我十分在意她的后续。

终于,日南抬起头来,盯住了我的眼睛。

但是,为什么呢。她的眼中满溢着近乎放弃的颜色。

「这————我也不知道。」

她的声音与其说是无感情,不如说是开了一个大洞。在这空虚至极的魄力面前,我失去了言语。

「这,这样啊。」

虽然这家伙说话动人心魄也是常事了,但现在所感觉到的魄力又与平时有些不同。平时所感觉到的,是如同巨大岩石一般的威压感;而现在所感觉到的,是如同巨大洞穴一般拥有着吸引力的什么。一旦脚底打滑掉下去,就再也不可能爬上来————散发着这种压迫力。

然而下个瞬间,平时那个永远直面前方、不断前进的日南就回来了。

「是啊,所以你也要认真地面对『目标』这条道路好好地前进。」

「哦,哦。是这样啊……」

心中依然残留着违和感的我被日南哄了过去————于是,新的一天到来了。

* * *

那天放学后,菊池同学向我提出了意想不到的请求。

「想了解……日南的事情?」

我现在正和菊池同学在图书室里相对而坐。

「嗯……我想知道日南同学是怎样的人,又在想些什么。」

菊池同学轻轻地点着头。她的眼神十分认真,是写作时的那种炽热视线。

「这样啊……是为了脚本对吧?」

菊池同学点头称是。

考虑到练习的需求,至少也该完成一份给同学们看的脚本了。但是在撰写脚本结局的时候,总觉得有什么不足————因此,想要详细了解一下扮演阿尔西娅的日南的事情。

「我想将阿尔西娅的人性描写得更深入一些。」

「的确……现在这份脚本里的阿尔西娅比起利布拉和克莉丝,总觉得印象有些单薄呢。」

「嗯,没错。」

利布拉的青梅竹马,担任克莉丝老师的阿尔西娅————她是货真价实的主角级人物。例如在潜入庭院的事情即将暴露之时的大爆发;在利布拉的『污秽』被认为是飞龙无法飞翔的原因的场景中,她也十分活跃。阿尔西娅在这篇故事中承担了推进主线的任务。

但那也只是『任务』罢了。

「直率却笨拙的利布拉的成长、害怕着外面世界的克莉丝的内心……我在阿尔西娅身上几乎找不到这些东西,但这对撰写结局来说又是十分必要的。」

菊池同学将细长的手指抵在嘴唇上。她对准斜下方的视线中,有着探寻某物的尖锐。

「我懂了,阿尔西娅她强过头了对吧?」

「嗯嗯。」

生于王城,自幼接受精英教育的阿尔西娅。

不只环境优异,就连才能也是出类拔萃的阿尔西娅吸收着给予她的一切。

她的才能有时甚至凌驾于生父之上。即使不提为了将利布拉从处刑中救下时用花言巧语说服身为国王的亲生父亲的事迹,这也是谁都看得出来的事实。

「利布拉很笨拙,克莉丝心怀恐惧……但是阿尔西娅强到了没有『弱点』的程度。」

「嗯,我明白。」

我点了点头。

「虽说我一开始写的时候,就一直在强调这个角色的强大……」

「这个角色?」

「嗯。不如说,原本就是带着要强调这点的打算去写的。」

「……啊,原来如此。」

我想起来了。

「修正脚本的时候也是,只有阿尔西娅越变越强了呢。」

没错,那是在修改初稿的时候。在利布拉和克莉丝之中加入了对弱点的描写,与之相对————只有阿尔西娅,反而在极端地强调她的『强大』。

想将『强大』作为一个主题来写————这其中传来了这种意图。

「但是我写着写着,渐渐就产生了疑问……」

「疑问?」

菊池同学那仿佛看透了什么的视线与声音摇晃着空气。

「————阿尔西娅她,到底为什么会如此强大呢?」

通透的音色如同祛邪的钟声一般在室内响彻。

那是想要从根本上揪出隐藏起来的什么、强劲有力的话语。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现在依然是一个谁都无法知晓的黑箱子。

「所以,想了解日南的事情?」

我慎重地向她询问,菊池同学面有难色地点着头。

「嗯。我想知道强大的人平时都在想些什么……在我的印象里,日南同学是最为强大的人。」

「啊啊,原来如此……」

的确,这只能苦笑着同意了。强到阿尔西娅那种程度的人,我在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所碰到的也只有日南了吧。

「所以作为参考,我想了解日南同学的事情。」

「嗯,我明白了……不过。」

我已经理解了菊池同学这个请求的必要性。

但是,有一个问题。

「老实说,我也对日南几乎一无所知……」

就是这样。

的确,我知晓那家伙作为NO NAME的一面,也知晓她计算力高到异常、目指顶点而努力的禁欲主义者这一面。

的确,这是与身为完美女主角的她有所不同的侧面。

但我觉得,这些依旧不过是『表面上的日南』而已。

在更深的地方所隐藏着的,那家伙会如此强大的『理由』————我完全一无所知。

「的确,我和日南关系不错,也许知道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也说不定。但是……」

「但是?」

「日南她为什么那么努力,她的动力究竟从何而来……关于这些,我完全一无所知。」

「……连友崎君也是如此啊。」

菊池同学的表情就如同在窥视深渊一般。的确,那家伙的内心宛如深渊一般深不见底,能照亮那里的人一定还未曾出现过吧。

「嗯,所以就算菊池同学你问我……也是收效甚微。」

「我明白了……」

菊池同学一瞬间露出了行将放弃的表情。但不知为何,她的眼中很快又充满了向前迈进的炽热光辉。

那是菊池同学在写作之时会发出的,令人目眩的光芒。

「友崎君。」

「……嗯?」

我被她的视线所压迫着,感觉自己也渐渐地染上了热意。回想起来,我就是被这沉静的热意和作品的力量所打动,才走到这一步的。

「既然如此————」

随后,菊池同学非常罕见地露出了有些兴奋的、仿佛要去挑战什么的笑容。

就像要直击我的身体一般,她如此说道。

「要不要直接去询问本人?」

* * *

教室前的走廊上。

我和菊池同学一起,站在了日南的面前。

「呃,这是传唤吗?!」

日南打趣地说着,摆出了一个十分警戒的姿势。

「不对不对,是采访啦。」

「嗯?是关友高中小姐候选人的事情吗?」

「不是。话说你要去参加那种玩意啊?」

日南一边用玩笑话应付着我,一边将话题的流向掌控在了自己手中。

「啊哈哈。因为不出场的话不是很对不起优胜者吗?」

「真,真是说了句很了不得的话啊……」

也就是说,那人即使获胜也会变成『但是日南她没有参加吧?』这种情况。这人还真是说着十分可怕的话啊。这种既委婉又直接的说法反而不会让人心生厌恶————越来越可怕了。

「哎呀,我乱说的啦!所以,有什么事吗?」

她快速地推进着话题。

「唔,唔。」

我被她打乱了思考,舌头有些打结。

果然和完美女主角模式的日南对峙之时就会疲于掌握主导权。这家伙到底有多少种战斗手段啊?

「不是啦。作为班级戏剧脚本的参考,想采访一下你……可以吗?」

顺着我的话,菊池同学也向日南投去了视线。日南若无其事地将她的视线正面接下了。

「唔,请问可以吗……?」

菊池同学这拘谨的说法让日南露出了笑容。

「原来是这样。可以啊!虽然之后还有学生会的工作,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还是可以为你们空出来的。」(不愧是一天拥有48个小时的女人)

「十,十分感谢!」

于是菊池同学开始了对日南的采访。

————然而。

「那么首先是……」

「嗯。」

这场采访并没有朝着我期待的方向发展。

要说为何。

「请问日南同学总是这么努力的理由是什么呢?」

「唔,果然还是因为大家都对我有所期待的缘故吧,虽说最近感觉这份期待越来越沉重了呢。一开始的话是抱着“既然要做就不想输”的想法一直努力下去的。之后就如同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既然都对我有所期待,那不回应这份期待可不行————想着这些,一直努力至今!」

或者是————

「对日南同学来说,『努力』究竟是什么呢?」

「唔。嘛,已经变成自己的习惯了吧。你想啊,既然要努力,那么制造好环境、培养好习惯就显得十分重要吧?因此划定时间养成努力的习惯,制造不努力就会惹周围的人生气的环境————不知不觉间努力就变成理所当然的事情了。所以说仔细想想,我可能是喜欢努力本身吧。这样说会不会有点太直接了?话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偷懒呢!开玩笑的,啊哈哈。」

还有————

「请问日南同学最后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呢?」

「目标吗?唔,目标也有很多种啊。比如说现在的话就是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要是笼统一点的话,也有“想要变得幸福”这种目标哦?所以要我说出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还挺困难的。但是像这样不断地努力下去,果然还是为了增加选项吧。因为你想嘛,虽然现在还找不到想做的事,但等找到的那一天变成“这不是完全不行嘛!”的状况不是很为难吗?所以说为那个时候而做准备,“让现在的我尽自己-->">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