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5.魔王也有魔王该做的事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5.魔王也有魔王该做的事

向日南取材数十分钟后,学校食堂。

在四人座上,我和菊池同学相邻而坐,对面则是深实实和班里的男生·橘。

这组合可能有点奇怪吧,但这之中自然是有理由存在的。

「话说……橘你原来和日南是同一所初中啊?」

我在桌上摊开笔记本。

没错。我和菊池同学一起寻找着知晓日南过去的人物,首先采访了深实实。接着,她向我们介绍了在初中时和日南身处同个篮球部的橘。

「是啊。」橘的语气有些轻浮。「什么事?取材吗?」

我和菊池同学交换了一下视线。

我悄悄地瞥了瞥菊池同学。她果然很紧张,都不太敢看向正面————特别是橘的方向。毕竟这家伙再怎么说都是那种现充力满点的类型嘛。

因此作为代替,我点了点头。我也作为中村集团的一员度过了不少午休,在这层关系上,和橘接触的情况也有所增加,只是普通地聊聊天的话并不费神。

「对对对。作为日南将要在戏剧里出演的角色的参考,我们想要知道日南的过去。」

「哦。」

橘暧昧地点了点头。这理由的确有点牵强,为什么角色的参考会牵扯到演员过去的轶事嘛。不过,虽然不是很自然但也并非不能理解————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吧。虽然有几个疑点,但大体上应该还是能够被接受的。

「的确我也很在意呢~!毕竟是在大赛上看不到的事情嘛!」

「我记得深实实有参加过篮球大赛吧?」

我帮深实实补完了她的发言。

「对对!不愧是脑筋!记得真清楚!」

「噢,多谢。」

我轻轻地架开了深实实一如既往的吐槽。怎么说呢,有外人在场时还是算了吧,总觉得会给别人留下奇怪的印象————我和深实实都是。

顺便一提,我也有去邀请日南本人一同出席这场探寻她过去的活动,不过她说自己有工作要做,之后就跑掉了。“也没有什么想特别隐瞒的事情,你们就放手去做吧”————真不愧是完美女主角。

「嗯,印象最深的果然还是……」

橘噘着嘴若有所思,随后说出了冲击性的发言。

「和男子篮球部的————很受欢迎的前辈交往的事情吧。」

这句话吓得我肝胆俱裂。

「诶?!真的假的?!」

接着在场的某人用更大的声音盖过了我。

「脑筋你吵死了!」

「对不起。」

深实实用传承自小玉玉的严厉口吻提醒了我,我沮丧地低下了头。但我真的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这么劲爆的情报啊!嘛,会先入为主地认为那家伙至今为止都没有交过男友这点的确是我的错————果然日南葵无论何时都是个深不见底的女人。

「那个前辈长得又帅,又受欢迎,而且还是篮球部的副部长。」

「诶,诶……前辈。」

总觉得『中学生和前辈交往』这种事在整个年级里也是仅属于最上层阶级的权力诶————哈,这不就是在说日南嘛。

橘的话匣子完全打开了。

「而且很快就把那个前辈甩掉了。」

「甩,甩……?」

越听越觉得像是在听无法理解的遥远世界的故事。什么,那家伙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就已经是如此厉害的女人了吗?

「日南从以前开始就一直都是那样啊……」

我有些困惑地嘟哝着。

出乎意料地,橘轻轻地摇了摇头。

「也没有啦……是怎么来着?」

「诶。」我反射性地抓住了这句话。「……怎么说?」

橘开始回忆往事。

「啊,虽说我俩关系也不怎么好就是了……一年级的时候,我和她同班啦。」

「嗯。」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橘的发言。因为我注意到这和我所知道的她————和作为NO NAME的她、和作为完美女主角的她都不同,是日南还未完成的姿态。

「一年级的时候……我觉得她并没有多引人注目。」

「……呃。」

我不禁漏出了声音,而菊池同学和深实实也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橘。

这听起来还真是新鲜。嘛,毕竟初一是从小学生成为初中生的第一年。要从一张白纸的状态突然变得引人注目,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潜能,也需要一定程度的运气。她大概是因为某处的操作失误所以失败了吧。

随后慢慢地聚集运气,稳定在了靠自己的潜能应该到达的位置————就是那什么班级势力图一类的东西吧。

不过,想象一下的话。

「一年级啊……」

那家伙应该是将一开始并不具备的能力————也就是成为现充的要素,用自己的双手一个个地获取了吧。

因为她并非是偶然被机会所眷顾的人类,而是以单纯的积累向上攀爬的努力家。

「不过,我想大概是从一年级的中途到二年级之间的这段时间开始的吧。她渐渐地作为“可爱的女孩子”变得出名,不知不觉间竟然都和那个副部长交往,而且居然马上就把他甩掉了————结果就变得越来越出名……三年级的时候都已经快被包围起来了,在后辈中人气真的很高。」

「包,包围……」

看我一脸苦笑,橘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也会有这种事吧。后辈们非常憧憬受欢迎的前辈,会去买和她一样的东西、或者用同一个牌子的洗发水之类的。」

「啊!是有这么回事!」

我一边回想着记忆朦胧的中学时光一边听他说话,深实实则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怀念啊~我也有过这种感觉!一年级的孩子们喊着“七海前辈!”朝我挥手,等我挥回去她们就会“呀!”地叫起来呢。啊哈哈,明明我只是区区一个七海深奈实而已。」

「啊……」

她这么一说,类似的情景也在我脑中浮现出来了。女孩子们带着奇怪的追星氛围,把很显眼很可爱的同性前辈当成偶像这样吧。我瞥了一眼菊池同学,她也在轻轻地点着头,似乎是理解了。看来无论是哪所学校都差不多嘛。

橘也做出了附和。

「然后葵就是那个的超级加强版。到后来已经厉害过头,变成免费素材了。」

「免,免费素材是什么意思?」

沉浸在回忆中的橘呆呆地笑了起来。

「怎么说呢,总之就是『然是葵』这个词汇流行起来了。」

「然是葵……?」

我完全没懂。

「就是“果然是葵”的意思。“总之在葵因为很厉害被表扬的时候就要说这个”像这样流行起来了。比如有个问题大家都不懂,然后葵过来把它解决了的话,大家就会异口同声地说一句『然是葵』。」

「原,原来如此……」

总觉得脑子里有画面了。在现充集团中突然流行起来的一个词汇会在各种场合被乱用————就是这种情况吧。

如果某个词汇开始被现充集团所使用,马上就会产生“使用这个词汇的人=现充”的氛围。随着使用的人越来越多,这个词就会逐渐渗透进去。我上初中的时候也有类似的记忆,在中村集团里也见过几次这个光景。

也就是说,足以被捏他化的『日南葵好厉害』这种说法,作为前提渗透进了群众之间。

「嚯,果然葵好厉害啊……」

深实实已经完全被压倒了,我也点了点头。

「……是啊。明明只是稍微问了问而已,没想到得到了这么多猛料。」

不在同一个初中就无从知晓的,日南的样子。

问到这个地步已经挺不错了吧————我带着有些满足的心情看向菊池同学。

菊池同学正用白净细长的手指抵着嘴唇,若有所思地看着斜下方。

注意到我正在看她,菊池同学转过头来和我对上视线,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诶?这点头是什么意思。

接着菊池同学将视线投向了橘。

「那个……我有件事情想问。」

「嗯?」

橘用柔和的表情回应了她。

随后,菊池同学一字一句地如此说道。

「————请问你还记得日南同学刚上初一时候的样子吗?」

这句话让我愣在了原地。

听到了我所不熟悉的那家伙的几个不得了的往事之后,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此应当询问的并非是『日南上初中时也是这么厉害的人吗』,而是『在变得厉害之前,日南是怎样的人』才对。

果然菊池同学她,是经常一边看着某个深层的要点,一边与话语进行对峙吧。

「刚上初一的时候……」

橘一脸为难。嘛,他对日南还处于不显眼时期的记忆要比成为偶像之后的记忆来得淡薄————这也没办法。

未完成的日南葵。

作为未完美女主角的她的脑中究竟思考着什么。

我偷偷瞥了一眼,深实实似乎也被勾起了兴趣,紧紧地盯着橘。

「啊,有一件事我记得挺清楚的。」

「哦?」

我将身体前倾,对这句话做出了反应。菊池同学也静静地用认真的表情看着橘。

「怎么说呢,以前有过吧?就是在画着奇怪角色的五颜六色的小纸片上写上『喜欢的食物是?』『对我的印象如何?』『有喜欢的人吗?』这种问题,和关系不错的人之间互相交换作答的游戏。」

「……那是什么?」

「啊!有过!」

「是有过呢……」

虽然我一头雾水,但深实实和菊池同学好像能够明白。

「啊,是有过呢。嗯,没事了。有过的有过的。」

大概是孤独者所无法理解的世界中的事情,总之先推进话题吧。除我之外的两人倒是能理解呢。橘一边「哦,哦。」一边向我投来怜悯的目光,不过我根本没注意到,所以完全没问题。

「所以说就是……我突然从葵那里拿到了小纸片。明明我俩关系也没多好,所以我真的吓了一跳。诶?什么情况?这孩子难道喜欢我吗?社团也是同一个,难道说————嘛,虽说我当时是有这么在想啦。」

「虽说?」

深实实一脸兴奋地盯着橘,我也对后续展开十分感兴趣。

接着,橘稍稍皱起眉头,有些困扰地开了口。

「好像————不仅仅是我,几乎所有班级成员都收到了她的小纸片,不论男女都是。」

橘保持着双手托腮的姿势来回看着我和菊池同学。

「可能听不太懂吧?」

「嗯……是的。」

菊池同学若有所思地皱起眉毛,点了点头。

「唔,那是什么意思嘛!」

深实实似乎也不太能理解。

「没错吧?因为吃了一惊,所以这件事我记得很牢。反过来说,除此之外她真的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所以我也没剩下什么印象了。现在想想的话,她明明那么可爱,为什么当时会注意不到呢……」

「说的也是……」

「原来如此。」

大家都心怀不解地歪着脑袋。

只有我一个人理解了她。

的确,这行为乍一看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如果是我————了解那家伙作为NO NAME的思考与战法的我,就可以明白她的意图。

日南的行动。

按橘所言,那些纸上写着『喜欢的食物是?』『对我的印象如何?』『有喜欢的人吗?』之类的问题。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纸上写着的并非准确的文章而是这些笼统的问题的话,那么那家伙在班里分发这些的理由就是————

我想大概是收集数据吧。

这不过是我的臆测,但我想日南最为重视的问题一定是第二个『对我的印象如何?』吧。

从特训开始时她给我定下的第一个目标『自己之外的人指出了自己的变化』之中也能发现,日南非常重视变化的『客观性』。

那么,还没有变得完美的日南。当她追求自身的变化之时,会首先收集“周围的人是怎么看我的?”的客观数据,将它与自我感觉进行对照,为自我改革提供帮助。

为此所需要的显然就是征询意见————也就是市场调查。

也就是说如果我的臆测是正确的话,虽然还不完美,但从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开始“现在的日南”就已经有所萌芽了。这也太可怕了吧。

「啊,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也记得很清楚。」

「哦,什么事?」

像挖白薯一样渐渐发掘着自身记忆的橘抬高了声调,用手指指住了我。

「呀,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毛骨悚然,也不知道其他人还记不记得这件事啊。」

我对『毛骨悚然』这个词做好了心理准备,等待着他的下文。

「是在移动教室吗?还是在吃饭的时候?到底是啥时候来着……嘛,详细情况我也不太记得了,总之就是班里的男男女女们在说话的时候。」

「嗯。」

「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聊起“自己名字的由来”了。然后班里的大家就依次说了下去,“啊原来是这样啊”————就这种感觉的闲聊。」

「嘿!顺便一说小女子我的『深奈实』好像是『希望能成为亲切热情的人』的意思!考试会考,要记下来哦!」(如果是这样的话,みなみ翻成深奈实好像就有点奇怪了……反正屋久也不肯给汉字,就这样吧)

「哦。橘,继续吧。」

「嗯,轮到葵的时候……」

「好过分?!」

我无视了深实实的妨碍,向橘询问事情的后续。果然就算是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也能和深实实进行这样的对话。一旁的菊池同学正哧哧地笑着,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我的心情也变得温暖了起来。

「记得是“希望能像葵花那样面向太阳笔直地成长”的意思吧。因为有附带“葵花是面朝太阳开花的”的小知识,我想应该没有记错。」

「啊,应该没错吧。」

这个取名方式很常见。

「就是这样。不过,在那之后,葵很自然地、轻轻地又加上了一句。」

「……加了一句?」

我被这句话所吸引,菊池同学似乎也嗅到了关键的气息,身体前倾、竖起了耳朵。

接着,橘带着无从理解的感觉开了口。

「————嘛,和我无关就是了。」

不自然的话语回响着。

『无关』。

所指的意思很抽象,作为叙述『自己名字的由来』之后加上的台词来说十分违和……虽说如此,我却无法抓住她的真意。

「那是什么意思?不过的确……我明白你的『毛骨悚然』指的是什么了。」

「对吧?」

橘扬起了眉毛,一旁的菊池同学也轻轻地歪起了头。

「……是什么意思呢?」

橘耸了耸肩。

「不知道。但总之,只是轻轻的一句话,就变成了另一个谁都无法触碰的话题了。那并不是可以再行追问的话题吧。但总觉得有些违和感,所以这件事我到现在也还记得。」

「嗯……」

并不知道这能否成为线索。无论怎么考虑都有必要和其他情报组合起来,按照自己的方式作出解释吧。至少,单凭这一句话不可能解明一切。

说完之后,橘用手揉了揉脖子。

「关于葵的事情差不多就是这些了。」

「……十分感谢。我认为可以用作参考。」

菊池同学的声音十分紧张,她很有礼貌地向橘低头致谢。

随后橘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笑着开口。

「啊,对了。顺便一问————」

他带着有些害羞的笑容看向菊池同学。嗯?怎么了?

「菊池同学你有在用LINE吗?」

我的耳朵一阵抽搐。

「L,LINE是吗?」

啊嘞?这就是那什么吧,没错吧?喂,给我等一下。怎么,相对而坐之后发现菊池同学意外地很可爱?请你别这样,没看到人家很为难吗?————虽然脑子里这么想着但却找不到什么阻止的理由结果我也只能偷偷地看向菊池同学。

菊池同学有些困扰地朝我瞥了几眼,但是作为第三者的我并没有横加阻止的理由啊……我还在考虑该怎么办的时候,橘说出了如下发言。

「呃,要是我又想起了什么关于葵的事情,不就可以告诉你了吗?」

糟了,这样一来不就完全没有阻止的理由了吗?不如说我应该鼓励他们交换LINE才对……这也糟糕过头了吧。

「啊……我,我明白了。」

菊池同学点了点头。诶?可以吗?这样真的好吗菊池同学?

既然菊池同学本人都同意了,那也就没有什么我能做的事了。我只能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两人交换LINE的身姿。咕,但我总觉得必须阻止他们才行!然而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根本办不到!

深实实呢!深实实何在!

是想回应我的期待吗,深实实「啊,对了对了!」横插进他们两人之间。干得漂亮深实实!冲啊深实实!

我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深实实身上,守望着事情的发展。

深实实掏出了手机,如此说道。

「菊池同学,也和我交换一下吧!」

随后她带着“请和我交往”一般的感觉,低下头,将握着手机的右手伸了出去。啊嘞?好像和我想象的有点不同。她为什么比橘还要害羞啊?就算菊池同学她是小玉玉级别的小动物系女生,这反应也有点奇怪了。

「啊,嗯……好的。」

菊池同学顺利地和橘还有深实实两人交换了LINE。我没能阻止……

「啊嘞?话说你没有加班级群吗?」

我想起了最为根本的事情,而橘则说着「嘛,交换这件事本身是很重要的。」这种意义不明的话。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理论,但既然现充这么说的话,那就应该是这样吧。

「OK,请多多关照。」

「菊池同学!!请多多关照!!」

「唔,唔。嗯,好的……」

菊池同学一脸茫然地应对着两人。什么啊!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啊!

尽管被胸中的苦闷所折磨着,我还是向接受采访的橘道了谢。

「呃,感谢你的协助……」

「嗯,不客气。」

综上所述,虽说我的确知道了一些深感兴趣的事情,但在最后却变得烦闷起来了。敌人原来在这里吗。

* * *

次日,星期六。

我和菊池同学在休息日约好了要见面。先在大宫站的『勤劳树』前汇合,再前往目的地。虽然在休息日和菊池同学见面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但该紧张的事情还是会紧张。

「你好。」

「你好。」

一如既往地交换了惯例的问候之后,为了做出引导,我尽可能迅速地向菊池同学搭了话。

「好,我们走吧。」

今天集合的理由不为别的。

是取材的后续。

大宫,以前曾有过阁楼的某座大楼里的萨莉亚。(萨莉亚是主营意式菜系的连锁餐厅,国内也有不少)

「唔……我叫友崎,请多多指教。」

我向坐在我对面的,初次见面的女高中生打了招呼。

这位女高中生将黑发扎在两边,穿着一身黑色的露肩装。脖子上挂着的并非项链,而是该称做项圈的东西吧。黑色短发上戴着一个形似十字架的装饰。

在她身旁的是————橘。虽然有些无法接受,算了。最近还真是经常能和他说上话呢。

而他们对面坐着的则是我和菊池同学,形成了一个二对二的局面。

「我叫前桥,请多指教。」

名为前桥的女高中生面无表情地向我行礼。明明礼仪非常端正却感受不到其中的情感,这氛围还真是奇妙。

「我,我叫菊池。请多多指教。」

菊池同学报上自己的姓名后低头致意。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要向初次见面的女高中生做自我介绍的情况呢————

我以在实行委员的工作和菊池同学的脚本会议中渐渐熟练起来的问话语调做出了发言。

「事不宜迟,那就开始吧……请问你是和日南同一所小学的同级生吧?」

没错,眼前的这位女高中生曾经和日南是小学同学。

也就是说作为昨天取材的延长战,橘向我们介绍了身为日南小学同级生的前桥同学。菊池同学在LINE上收到了橘传来的[明天有空吗?]的提案,因此我作为支援————并非监视,而是支援角色加入了战场。

顺便一提,这次我依旧有邀请日南同席。“我很忙啦。反正又没有什么称得上秘密的事情,随你们去查吧”————不愧是完美女主角。

「话说,大家都是同龄人,不要再说敬语了吧?」

橘从旁插嘴进来。说的也是,既然和日南是同级生,那也肯定和我同级啊。怎么说呢,在校外的场合碰到初次见面的人一上来就要我用简体总觉得难度很高。明明是同级生。而且这次还是带着取材的紧张气氛来的,总觉得更费劲了。

前桥同学————那是所谓的“美瞳”吗?她的瞳孔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辉。

她轻轻地开了口。

「啊,说的也是。」她看了看我和菊池同学。「那就说简体吧。」

前桥同学依旧面无表情,声音中也没有什么起伏,散发着人偶一般不可思议的氛围。黑色眼线描到连我都能轻易发觉的地步,而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脸上的腮红也挺明显的。口红也很鲜艳,和整体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知道了,那就说简体吧。」

我同意了她的提案。虽说做不到收放自如,但有意识地去说简体并不困难。

「呃,呃……」

菊池同学一脸困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啊,菊池同学没关系的。不如说就算对我们也还是说敬语呢,哈哈哈。」

向她伸出援手的并非是我而是橘。等一下,明明我也刚想说这个啊。总觉得被人抢先了一步,心里不太舒服。下次我会认真应战的,做好觉悟吧。

「我,我知道了。非常感谢。」

我一脸羡慕地看着被菊池同学道谢的橘。怎么回事,总觉得有种不能原谅的感觉。明明橘他什么坏事都没有做。

「呃,嗯!那就开始采访吧……」

为了切换话题,我摊开了桌上的笔记本。

「小学时代的日南是怎么样的人呢?」

前桥同学的声音依旧毫无起伏。

「唔,是个既认真又开朗的人吧。」

「唔姆,认真又开朗……啊。」

这样听起来,和现在这位完美女主角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不过,我对『认真』这个词有些在意。

菊池同学似乎也和我想到了一块儿。

「认真……是什么样的认真?」

「唔。」

前桥同学用涂着红色指甲油的食指抵住下巴,慢悠悠地说道。

「嗯,非常听大人话的那种感觉吧。」

「……原来如此。」

「这孩子一点都不任性————类似于这种印象吧。」

这一点也并没有什么太大违和感……但好像也没那么严丝合缝。的确,现在的日南也不是那种会去徒劳地违抗大人的类型……但要说她『很听大人的话』,就有些微妙了。

例如在学生会选举演讲的时候会去挑衅老师们。她拥有从正面与大人们交锋的胆量————就像从正面与国王进行交涉的阿尔西娅那样。

至少,并不是听到这些特征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不会说任性话』的性格。

「是这样啊……」

菊池同学一直紧盯着前桥同学,似乎若有所思。

「还有嘛……很为家人着想,尤其宠爱自己的妹妹们————给人这种印象吧。」(第8卷日南妹妹不会升上高一变成学妹吧……)

「啊啊,说起来好像的确如此。」

「……呃。」

橘点着头,而我则一脸震惊。在日南“为家人着想”之前,她有妹妹这事我还真是头一次听说。而且橘也表示了同意,也就是说是升上高中之后改变了自己的角色设定吗?

「还有什么别的嘛……我小学的时候还挺闹腾的,和日南同学几乎没什么交集啊。」

因为很闹腾,所以没什么交集。

这是,有些残酷的说法。

这是现在的日南绝不会得到的、明显身处学校阶级下层的评价。果然,她并不是那种生来就在顶点、在顶点成长的人。

「嗯嗯。说的话也可以、对她的印象也可以————什么都可以,再告诉我一些吧……」

「嗯,那就……」

于是,她向我讲述了日南经常一起玩的朋友的类型、有在学什么、所着想的那个家庭是怎样的感觉。

笼统地总结一下的话,日南并没有那么老实,但也并非活力十足的类型,基本处于一个中庸的位置。

另外,她还去上过钢琴的基础教育班。那家伙,会弹钢琴啊。钢琴班似乎还是和前桥同学一起上的。

还有,根据前桥同学所言,她家的感情似乎很和睦。日南的双亲有着无论是谁都能接纳的开朗,在学校参观时也很引人注目。既然能在数十人的“别人的父母”中给人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想必前桥同学所言不虚吧。

虽然前桥同学和日南的关系并没有多好,但也跟着大家一起去日南家里玩过几次,她们家总会端出手工制作的烤饼干和果汁进行盛情款待。嗯,怎么说呢,是个非常典型的富裕温馨的家庭啊。我越发搞不懂为什么会从这种家庭中诞生出一位魔王了。就我听到的这些而言,那家伙的魔王性质似乎和家庭环境毫无关系。

「……差不多就这样吧。」

前桥同学说完之后露出了十分满足的表情。偶尔是会有这种人呢,不论内容,只要能说话就会变得开心起来。

「十分感谢,我认为这些能作为参考。」

菊池同学先行道谢之后,我也橘也效仿她进行了致谢。

「好嘞,那就这样吧?」

我为了掌握主导权而有意识地发言。他们三人应了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好,好嘞,顺利地做好了总结的工作。橘,我可不会输给你的。

随后,取材结束,我们四人就此解散————本应如此。

大宫站的检票口前。

「大家都是坐哪条线的?」

前桥向我们三人询问。我最近经常和别人一起出去玩,也算是个老手————我已经明白坐同一条线的人就要一起回去这个道理了。

我正如此想着,橘突然说出了意想不到的发言。

「啊,这之后我们三人还要开个会。」

「诶?」我漏出了惊慌失措的声音。啊嘞,我刚刚是不是犯了什么错啊?

然而前桥同学并未留意,她向橘点了点头。

「是这样啊。」

「嗯嗯,那就在这分别吧。」

「好,拜拜。」

虽然不太明白,但橘应该有在考虑些什么吧。也没有挽留前桥同学的理由,于是我选择了不插手。

「嗯。再见。」

「嗯,嗯……?唔,再见。」

菊池同学虽然有点困惑,但看我没有说什么,于是也老老实实地目送着前桥同学离开。前桥同学朝我们挥了挥手,消失在了检票口。

————接下来。

「嗯?」

我转身面向橘,橘笑了起来。你笑什么啊。要是说出想再和菊池同学待一会之类的话我就揍飞你哦?爸爸我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有什么事吗……?」

菊池同学笔直地看向橘。怎么样,被这样盯着就没办法说谎了吧?我总是被这道目光照亮心中的黑暗、被她发现事情的真相。

橘有些目眩地眯起了眼睛。

「呃,其实也没啥。只是有些在意的事情。」

「在意……?」

橘点了点头。

「的确,我知道葵和她妹妹关系很好。」

「啊,果然会有这种反-->">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