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6.妖精在泉水外孤单一人也会感到寂寞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6.妖精在泉水外孤单一人也会感到寂寞

时间来到周五。

我来到了阔别三日的练习现场,察觉到了些许违和感。

到底哪里有违和感————这很难形容。练习本身的气氛和大家的表情都有些许错位感。

但是,最为奇怪的是菊池同学的样子。

话是这么说,但也并非闷闷不乐、不与大家交流的意思。

岂止如此,菊池同学十分努力。

和同班同学们谋求交流、笨拙地交换话语、摆出表情————这都是至今为止不曾做过的事情。

一定是为了让我去和深实实进行漫才的练习吧。并且,菊池同学也能够朝着追求的『理想』做出改变。她真的很努力。

但是那副姿态,果然还是有着些许违和感。

「……水泽。」

「嗯?」

我向水泽搭话,向他询问这三日间练习的进度。

接着。

「啊……怎么说呢,菊池同学非常积极地在和大家搭话啊。」

「大家?」

水泽点了点头。

「似乎是想要模仿文也你之前所做的主持工作吧。」

「……嗯。」

「不过————我无意冒犯,菊池同学她并非擅长做这种事的类型吧?」

「嘛……确实。」

因此她才会想要改变。

「所以说啊,该说是在空转呢,还是说没有统合好场面呢。这段时间葵也不在嘛。」

「这样啊……」

「但我要是强行介入,反而会伤害到菊池同学吧?她好像正在努力着,并不想要我的帮助。所以我也只能克制住自己,跟在她身后转转。反正我是主演,练习又溜不掉。」(日南:excuse me?)

「……也是,谢啦。」

「哈哈哈,为什么是你来谢我啊。你是她的监护人吗?」

水泽笑了起来。

不过,我把握状况了————菊池同学正为了主持场面而努力着。

尽管想象着那个光景的我很想给菊池同学加油打气————但果然,还是有些正体不明的违和感在。

是因为菊池同学给人的印象和以前有所不同吗?还是说————

「那,那个。」

不知不觉间,菊池同学走了过来。

「嗯?怎么了?」

水泽迅速摆出了爽朗亲切的表情与声音回应了菊池同学。我也很想这么说诶,请你稍微体谅一下我的心情。嘛,既然是水泽那就原谅你吧。橘的话就绝不原谅。

菊池同学对水泽点头致意,一言不发地看向了我。是有什么话想说吗?

随后,水泽突然留下一句「那就这样啦。」之后就前往教室前方和男生集团汇合了。他大概察觉到了什么吧。

菊池同学再次抬头看向我,如此说道。

「这三天……我很努力。」

「……是嘛。」

她的眼中有着被逼到走投无路的拼命感。

「……这样我,是不是就有所改变了呢?」

我迷茫了。

但是,这是菊池同学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而采取的行动。

那里毫无邪念、视线笔直向前、也并没有在对自己说谎。

那么。

我点了点头,对她的话做出了肯定。

「嗯。我想一定已经因为你的行动……而改变了。」

「是,这样啊……太好了。」

看着一脸喜悦的菊池同学,我也安心了些。

即使菊池同学的视线中有着迷茫与疲惫。

但同时,也带着向前迈进的意志。

* * *

次周,星期一的早晨。文化祭正式开始的五天前。

「友崎君。」

在晨间班会前和菊池同学说话这事,最近已经渐渐不那么稀奇了。

「早上好。」

「早上好。」

首先互相问候。

随后菊池同学手中的东西让我探明了她的来意,我立刻开口询问。

「难道说……完成了?」

菊池同学十分开心地点着头。

「嗯。让你久等了……脚本,写完了。」

「噢噢!」

我不禁拔高了声音,犹豫不决的结局部分终于完成了啊。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我首先,非常单纯地想要去读后续。

因为我很单纯地,喜欢着菊池同学所写的故事。

「我可以读吗?」

菊池同学带着温柔的微笑将纸袋交给了我。

「嗯……当然!」

于是那一天,在课上的闲暇时间与午休的时候,我一直在读着————

最后,我的心情变得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脚本的发展方向,与我所想的并不相同。

利布拉和克莉丝乘上飞龙飞翔之后。

从天空中看到的世界是如此美丽、闪耀。知晓了其广阔的克莉丝,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变得十分强烈。

察觉到这点的利布拉,邀请了克莉丝前往王城外。飞龙已经可以飞翔的如今,已经不必再担心『污秽』的事情了。因为,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度起飞的飞龙会变得无法飞翔的情况。因此利布拉想利用自己的开锁技术从王城中脱身,带着克里斯一起去见见外面的世界。

没有拒绝的理由,克莉丝欣然接受了邀请。一想到自己也能加入从飞龙上所看到的美丽景色之中,心情就变得欢欣雀跃。

————但是,在成功来到外界的克莉丝眼前所展开的景色,与想象中完全不同。

「呐利布拉,那边的孩子们为什么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那是……别说那么大声……耳朵凑过来。」

「嗯?」

「……因为没有钱啊。」

「啊……」

「这个世界还尚不平等。既然有生活幸福的人……自然也就有不幸的人。」

「是吗……是这样啊。」

「现实并没有童话那么美丽……人间自有辛酸事啊。」

「嗯……我明白了。」

被封闭在童话世界中、除了庭院以外一无所知的少女。

而这位克莉丝所要经受的考验,还尚未结束。

和利布拉一起在街上逛着。穿过王城周边来到居住区,进入商店街之后,那里到处都挤满了人。

「啊,痛。」

「你在干嘛啊小姑娘!走路的时候好好看着前面!」

「嗯,嗯……对不起。」

「别说“嗯”,要说“是”!」

「是,是……」

光是走着就已经筋疲力尽的克莉丝挨骂了。

在另一种意义上————这也是克莉丝在庭院中无法知晓的景色。

「克,克莉丝,没事吧?」

「嗯,嗯……啊不对,是,是。」

「哈哈哈,克莉丝,你对我说“嗯”就好了。」

「是吗?嗯……这样啊……说的也是。」

「……克莉丝?」

在那之后,克莉丝在这一天中经历了许多。

不知道怎么买东西,惹怒了蔬菜店的大叔。

与利布拉的朋友碰巧遇见的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走不动了,在回去的路上扭伤了脚,被利布拉背着回到了王城。

既然是偷偷溜出去的,自然也希望偷偷地溜回去————但在那样的状态下,也没有忍到返回庭院就被守卫发现,挨了一顿训斥。

克莉丝一边看着向大臣道歉的利布拉,一边如此想着。

为了我去打开庭院的锁,将自己带到了外面的世界。

帮助了被人骂、扭伤了脚的我。

然而,自己却给利布拉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为自己的弱小生气的同时————克莉丝注意到了。

自己所在的这个庭院。

因为被关着,所以想出去的这个地方。

然而,这里有着干净的衣服与美味的食物,也会有最喜欢的朋友们定期来玩。

这个庭院,可能对自己来说才是最适合的吧。

「呐利布拉,我……好像有点太天真了。」

「天真?」

「并不用为了活下去而努力……一直被囚禁在这既广阔又狭小的庭院中。」

「……并没有那种事情。」

「不,我想通了。」

「想通了?」

「外面的世界啊,远远观望的时候就如同火焰魔法一般美丽……但如果想加入其中,不好好努力是不行的。」

「……克莉丝。」

「利布拉,我会努力的。」

自那天之后,克莉丝渐渐地改变了。

必须以自己的意志去打破至今为止的天真想法————她如此扬言。

慢慢学习外界的手段与知识,等待着机会。

改变思考的方式,做不到的事情就要努力学会,要变得更加自信。

有时也会和利布拉与阿尔西娅交谈,克莉丝渐渐地学会了在外面世界生存的方法。

然后在某个时刻,克莉丝从庭院中消失了。大概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吧,她并没有通知利布拉和阿尔西娅,很突然地就走了。这虽然出乎王城的意料之外,但已经完成养育飞龙工作的克莉丝对这个国家来说已经是一个累赘了。如果下次还有养育飞龙的工作,也许还会被授予相同的任务吧————但现在并没有那个预定。因此王城也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搜寻克莉丝,事实上已经默认了她的离去。

离开之后的克莉丝朝着街上前进。运用着至今为止所学到的知识和技术,尽管不断失败,但还是在这个世界上寻找着自力更生的办法。

数周之后,终于在商店街遇到了一段机缘。那时曾经斥责过克莉丝的蔬菜店老板,将她作为见习店员留下了。

她向利布拉和阿尔西娅报告了此事后,得到了两人的祝福。

努力得到回报的克莉丝一边工作一边赚钱,成功地靠着自己的力量在外面的世界生存了下来————故事于此告一段落。

读完脚本之后,我扭了扭头。

「唔……」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虽然与我的想象有些不同,但也能从中感觉到与黑·安迪相近的现实元素。

但我读完之后,心中又生出了强烈的违和感。

那与菊池同学勉强自己去和大家处好关系的身姿太过相近了。

就如同克莉丝至今为止的积累全都是徒劳一般————如此寂寞而悲伤的违和感。

* * *

去往移动教室前的休息时间,图书室。

我直截了当地向菊池同学发起询问。

「菊池同学。」

「啊……友崎君。」

我叫了她的名字之后,菊池同学一脸紧张地转过了身。她应该也察觉到我要提脚本的事情了吧。

「原稿,我读了。」

「十,十分感谢。」

低头行礼之后,她摆出了一副聆听的架势。

「唔……首先,我有些事情想问。」

「好,好的。」

我决定单刀直入。

「克莉丝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说到一半,我察觉到自己的声线有些阴沉,连忙换上了笑脸。

「啊,我只是有点在意啦。」

菊池同学的目光十分慎重。

「……变成那样?」

她的视线晃动着。那是动摇还是悲伤,亦或是不安呢?无论如何,那确实是某种不安定的颜色。

「克莉丝离开了庭院……从两人身边离开,一个人在街上生活对吧?」

「嗯……」

「也许菊池同学的确考虑了很多吧……但我读着的时候,心里觉得十分悲伤。」

菊池同学静静地聆听着我的话语。

「就好像将克莉丝至今为止的庭院生活,全部否定掉了一般……所以,我想问问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菊池同学沉默了一会,整理起了语言。

「唔……」

终于,她露出一副安心的表情开始讲述。

「我喜欢的安迪的作品中……有一本叫『猛禽之岛与波波尔』。」

「波波尔……嗯,我知道这个标题。」

我和菊池同学第一次在图书室里说话的时候,被安迪的作品这个误会所连系起来的时候,我记得她有问我「这不是和『波波尔』很像吗?」。

书店里几乎买不到,因此我也没有读过,但我知道这个故事对菊池同学来说十分重要。

「那是个非常励志的故事。」

接着菊池同学简单地说明了一下那个故事的梗概。

「波波尔知道自己是和大家不同的生物,但是,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

波波尔是某种双目失明的生物,是捡来的孩子。因此,它也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生物。双亲被不明人士杀害之后,它也变得孤苦伶仃。

在那之后,为了找寻『伙伴』,它踏上了孤独的旅程。

「————一开始,它那异形的身姿让所有动物都感到害怕。但通过语言交流,渐渐地就和大家打好了关系,成为了朋友。」

跨越种族的墙壁,增加着自己的伙伴,为了看海而踏上旅途。

「嘿……很有安迪的感觉。」

从菊池同学处听来的这个故事,在幻想中又带着温暖与寂寞,正可谓是典型的安迪作品。

「我在读它的时候……不,读完之后也是如此,我认为波波尔就是世界的理想。」

「世界的……理想……」

这是菊池同学在决意改变自己的时候,曾使用过的单词。

「即使连自己是什么生物都不明白……即使如此,也和所有的生物都处好了关系。这是足以跨越种族墙壁的、单纯的努力与话语的力量。」

「……是啊。」

我渐渐明白菊池同学想说什么了。

「这与某两人十分相似……对吧?」

「某两人……」

看我有所察觉,菊池同学点了点头。

「嗯,是小花火和友崎君。」

波波尔是无法和他人处好关系的异形生物,但是它却通过语言的力量、不断努力、跨越种族的隔阂结交了伙伴。

的确这是一直被菊池同学称作『理想』的小玉玉的存在方式,换句话说,这也是我正走着的道路。我想这与那些有着相似之处吧。

菊池同学继续说了下去。

「即使是『波波尔』的读者,到最后也没能明白波波尔到底是什么生物。」

「诶,真的吗?」

明明是作为异形被恐惧着的存在,却没有去揭晓其正体。而且如果它还是主人公的话,那么这个故事还真是拥有一个奇怪的设定。

「嗯。正因如此,我才会认为波波尔是『世界的理想』。就连种族都无法判明————但反过来说,无论是什么种族都能和大家关系变好,难道不是这样吗?」

「啊……原来如此。」

我情不自禁地接受了这个视点。

主人公的种族不明,仅以『异形』一词概括。基于这点,波波尔作为可以被任何东西所替代、笑话一般的存在所完成的事情,会给读者留下启示吧。

无论身为什么种族,通过语言不断努力的话,就能交到朋友。

「所以我非常喜欢波波尔的故事。我认为这是对故事而言,对世界而言的『理想』之姿……我想自己也必须要向波波尔看齐才行。然而我放弃了,我觉得我做不到。」

「……嗯。」

菊池同学向我露出了微笑。

「但是,当我看着友崎君和小花火的时候,就不禁会想:你们两人都拥有着闪闪发光的理想姿态……那么我也,能变成那样吗?」

「所以,自己也开始朝着『理想』努力?」

菊池同学点了点头。

「我想这就是我成为『波波尔』的机会吧。」

她的视线中混杂着觉悟与不安。

在非常重要的故事中看到了自己的理想。虽然一度认为自己无法成为那个『理想』,但却近距离地目睹了凭借努力将其跨越的『同种族』之人。

菊池同学在我与小玉玉的变化中,看到了波波尔的影子。

因此自己也想改变————想挑战那个机会。

「所以克莉丝也是一样。像波波尔一样努力地改变自己,被世界所接纳。因为,这样的改变对世界而言一定是『理想』的。」

「……这样啊。」

我如此思考着。

果然克莉丝与菊池同学的存在方式紧紧相连。

「我……烦恼过在故事的最后,利布拉要与谁结合的问题。但它本身,一定是关于克莉丝的『生存方式』的故事。」

「嗯……我明白了。」

这一定是菊池同学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发言吧。单纯只是听了其中一部分的我,并没有资格对此说三道四。菊池同学的话语总是那么平静,却又很有说服力,让我无隙可寻。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支持菊池同学向着『理想』努力了。

「……但是啊。」

我踏入一步,不,我仅仅踏入了半步。

「脚本新写的那部分……能不能暂时保留呢?」

「保留……吗?」

我无意阻碍菊池同学前进的道路。不如说就像帮忙脚本工作那样,我非常愿意对菊池同学向着『理想』而努力的身姿进行支援。

但是,我果然还是觉得这个故事的结局很违和。

「暂且再考虑一下,如果认为“只能这样”的话,那启用它就好了。虽然我明白没什么时间了……但我总觉得,这实在太过寂寞了。」

菊池同学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我的提议。

「……我明白了。」

她真挚地点着头。

此时的菊池同学在思考些什么,我完全无法明白。

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想之后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 * *

当天放学后。

菊池同学和上周一样,积极地和出演戏剧的大家交流着,以尽可能开朗的举止努力着。

今天难得日南也在,因此大家以没有代演的状态练习了一阵。结束之后,首先向菊池同学征求意见,再一起讨论在意的地方。

虽然是个非常重要的职位,但习惯起来的菊池同学也渐渐地能和大家交流了。

虽说并不知道她确立了什么目标、进行了何种努力,但我认为她已经达成了我最初开始特训之时所得到的『由自己之外的某人指出自己的变化』这个目标了。

「菊池,关于这里的台词————」

绀野绘里香针对台词提了些意见。

「我,我觉得不错!就按绀野同学说的去做吧。」

菊池同学将声调抬高,亲切地和绀野交流着。光是谈话的对象就已经挺奇怪了,再加上菊池同学的样子又和平时不同,看上去就像是平行世界的景色。

顺便一说绀野刚刚对台词所提出的建议是,将书面语变得更加口语化。我想她其实只是为了说台词能更轻松些吧,但实际变更之后听起来的确舒服了不少,让我吃了一惊。这就是辣妹所拥有的大众性吗?

接着,场面在日南和菊池同学的主持下进行着。

「OK,菊池同学也确认完毕了,大家就先去练习吧!」

日南以不会让人生厌而又干脆的态度发出了指示。

可能是因为眼前有着日南这位体现校园女主角『理想』的存在在场吧,菊池同学似乎也在模仿她的做法。

「是!那,那么就拜托大家了!」

但这看上去果然还是白忙一场。

说真的,我本来就对这种改变方式的正确性抱有疑问。

「————总觉得事情变得奇怪起来了呢。」

「唔哦?!」

一阵轻快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扭头看去,站在那里的是水泽。他靠在我身旁的墙壁上,以清爽的表情环视着教室。

「哈哈哈,你吓过头了吧。」

「麻烦你把自己的存在感再弄高一点。」

这个人的举动过于自然,等我察觉到的时候他已经理所当然一般地靠近了过来。这个能力应该也能用来接近女孩子吧。

「所以,情况如何?」

「……菊池同学?」

水泽有所感触地注视着我。

「文也,你似乎已经可以顺利地读取他人的表情和视线来进行交流了嘛。」

「诶?」

我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但水泽的表情并没有变化。

「刚刚我可没有指明对象哦?你是在读取视线吧,之前的你可做不到这种事情。」

「啊……」

这么一说,最近这种情况似乎有所增加。菊池同学和深实实好像都有所察觉了,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吗?

「算了,比起这个,还是来说菊池同学的事吧。」

水泽干脆地拉回了话题。

「嗯,是啊。」

「为什么变成那样了?」

他又将视线投向了菊池同学。

我跟着他看去。那个菊池同学改变的真相只有我一个人知晓,但是,我并不知道该说到何种程度为好。

总之,先以模糊的形式做些说明吧。

「嘛,菊池同学似乎也有各种考虑吧。」

「哦?各种?」

虽然语气十分平稳,但水泽却抢在我之前率先发问。我也没打算隐瞒,麻烦你别这样。我考虑了一下,决定将不涉及菊池同学具体内心的抽象部分告诉他。毕竟他不是橘而是水泽。

「……似乎在想着成为对世界而言的理想之姿。」

「对世界而言的理想?」

水泽想要了解它的详情。

「改变无法和大家熟络起来的自己,交到朋友。这样就能让自己与世界的理想相合……」

我的说明中隐瞒了具体的内容,水泽颇有兴致地撅起了嘴。

「嗯,世界的理想啊……」水泽将双手靠在脑后。「嘛,既然本人这么说的话不是挺好的吗?话说回来……」

水泽放下手,拍了下自己的大腿。他看向菊池同学的视线总觉得有些无聊,似乎有哪里无法释然。

「……水泽你怎么想?」

看他一副想到什么的样子,我决定出声询问。

随后水泽泰然自若地开了口。

「唔,我觉得这是件好事啊。下定决心改变自己,为此付出实际的行动————这可不是半调子能做出来的事,很厉害啊。」

「这……的确如此。」

因为我也有过同样的经验所以能懂。舍弃自己已经安居下来的场所,去往全新的世界————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呢,水泽的语气果然还是有些生硬。

「而且,理由还是『为了成为理想的姿态』不是吗?那就更厉害了。」

水泽的声音中并没有什么感情。

我果然还是无法明白他的真意。

「为什么这个理由……会让人觉得厉害?」

我老实地向他询问,水泽一脸意外地瞪圆了眼睛。

随后他一脸理所当然地说出了如下台词。

「因为这和————文也你完全相反啊。」

这句话似乎想要照亮某些看不见的事物。然而很遗憾,我依旧不明白他的意思。

因为,菊池同学是看到了我和小玉玉的变化,将我俩与看到『波波尔』时所感受到的『理想』相重叠,才会想要模仿我们的变化方式。

若说做的事情和我相同那倒还能理解————相反什么的,就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要说改变自己的方向,不如说是与我相同吧?」

水泽皱起了眉头。

「哈?你在说什么呢?」

「我在说什么……难道不是吗?为了和大家处好关系而努力,去改变自己……这不是和我一样吗?」

我把话说得更具体了一些,水泽用力地点起了头。

「原来如此!文也你是这么看的啊!」

「什,什么意思?」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什,什么啊?」

水泽明显是故意把话说得那么让人着急,而我完全中了他的圈套,急急忙忙地催促着他。虽然很不甘心,但我现在真的很急。

水泽考虑了一会说辞之后,暂且将视线投向斜上方,说出了如下的话。

「文也,合宿的时候……我和葵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他突然一脸认真地盯住了我,这缓急切换吓得我心脏猛地一跳。

「当然,记得啊。」

他们两人在那所说的话。

假面与真话。

演技与真心。

也就是————玩家视角与角色视角。

两人都生活在假面的世界中。水泽想从那里脱离,而日南则隐瞒了自己戴着假面这个事实,始终坚守着操纵『日南葵』的『玩家』这一立场。

听了那个对话之后,我认为日南的做法中有着违和感,决定将『真正想做的事』和『技能』相结合,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游玩法。

但是,这和菊池同学的事情又有何关系呢?

「因为菊池同学不是这么说的吗?」

水泽同学竖起了一根食指。

「————对世界而言的理想。」

「啊……」

「那可并非是“对自己而言的理想”啊?」

虽然只有一半,但我理解了那个意义。

就像是在推动着我的理解一般,水泽清晰地如此回答。

「也就是说,文也你是以自己的视角朝着『自己想这样做』的理想向前迈进;而菊池同学所看着的『为了世界应该这样做』的理想却是以俯瞰的视角得出的。」

自己的视角(角色)与俯瞰的视角(玩家)。

至今为止的迷茫渐渐地在脑内连接了起来。

这是根本的『动机』与『动力』的问题。

我为了『开心地攻略人生这个游戏』拜日南为师,改变着自己。

小玉玉为了『不让深实实悲伤』向我请教战斗的方法,改变着自己。

那么菊池同学又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接近世界的理想』。

也就是说,那里并没有主观的、以角色视角来看待的『想做的事』。

而是客观的、以玩家视角来看待的『应该这么做』的俯瞰式思考。

我一直在菊池同学的言行中所感受到的模糊不清的违和感。

其真面目正是这个。

「……原来是这样!」

看我一脸兴奋,水泽露出了苦笑。

「哈哈哈,也不用这么情绪高涨吧?」

对水泽来说可能的确如此吧。但是对我来说,这是十分重大的发现。

「不,能注意到这一点真是帮了大忙。」

水泽坦率地点了点头,不知为何露出了有些不甘的笑容。

「不过……也是,文也的确察觉不了啊。」

「诶?」

他的话语和表情无法对上号,我有些不解。

「因为文也你————理所当然一般地拥有着那边的视角啊。」

「那边的视角……啊。」

我咀嚼了一会,明白了他的所指。

合宿的时候,日南与水泽的对话。

那时,水泽想要从『不会认真地去做任何事』『只是行动着而已』『只能以俯瞰的方式处理事情』这种玩家视角中脱离,为取回角色视角而战。

也就是说对水泽而言,自己只能用玩家视角来看待事物这点,某种意义上他甚至抱持着自卑感————因此他会将一个人的思考方式是玩家还是角色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即使不愿意也会去留意这点。

因此,他才能迅速地注意到菊池同学的“视角”。

与此相反,我一直以角色视角作为前提,因此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我对这点根本是毫不关心。所以,我没能注意到菊池同学视角上的问题。

反过来说————还没有得到角色视角的水泽,却总是看着我炫耀自己的角色视角。

发现了这件事后,我有些哑口无言。看着这样的我,水泽愉悦地笑了起来。

「对对对————因为我是为了去往『那一侧』而不断努力着的人啊。」

尽管这句话某种意义上是在暴露自己的弱点,但他的笑容却显得自信满满。

水泽的这种地方,真的非常强大。

这和日南所持有的强大又有所不同。

「……这样啊,说的也是。」

我尽可能真挚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明白了就好。」

他现在这自信满满的笑容中已经失去了软弱的影子,果然这个人从各种意义上都强过头了。怎么样,厉害吧。

* * *

「……原来如此。」

当天练习结束之后,食堂。当我告知和水泽交谈后注意到的事情之后,菊池同学点起了头。

玩家视角与角色视角。

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日南相同。

「的确,我想我应该是友崎君所言的『玩家视角』吧。」

「这样啊……」

我陷入了迷茫。

应该让菊池同学从玩家视角中脱离吗?

还是说尊重她的做法?

作为nanashi而言,我一直认为游戏就应该用角色视角来玩。因此,我得到-->">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