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_8.魔法之扉的前方一定有着想要的东西存在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七卷 8.魔法之扉的前方一定有着想要的东西存在

文化祭第二日。中午之后就要举行毕业典礼,第二学期最后的早上。

「那么,恭喜你了。……终于做到了呢。」

日南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

视线中充斥着祝福,平时那种严厉尖锐的氛围,现在完全感受不到。

「嗯……谢谢。」

因此我移开了视线,有些害羞地回应了她。

一如既往的教室,一如既往的第二服装室。

在这起源之地,我向身为人生师父的日南报告了我和菊池同学交往的事情。

日南扬起嘴角与眉毛,用捉弄的口吻如此说道。

「运用一起创作脚本的这个位置来提升好感度,这个作战相当不错。」

「喂,不是那样的。」

一边说着,我也笑了起来。这是对终于达成『中期目标』的我的简单粗暴的祝福。活用自己角色高超计算力所做的恶作剧,我现在也能抱持余裕地接下了。

「但是,谢谢。日南也是。」

「我也是?」

对我这直率的心情,日南有些无法理解地歪起了头。

「多亏有你,我才能办到这种事情。」

「……呵,不用谢。」

随意搪塞我之后,她轻轻地托着腮如此说道。是我的错觉吗,她似乎一瞬间移开了视线。

「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正确。」

「啊啊,说的也是。」

说到底,她一直坚持着这个说法。

我干笑了起来。是不够坦率呢,还是说这就是真心话呢?不论如何,我对日南那些过于冷漠的部分,已经不再讨厌了。

不仅如此,我还觉得很帅。

「嗯。不过,这样你就明白了吧?角色变更,大成功哦?」

「角色变更啊。」

回想起来,一切都始于这句活。

我与NO NAME邂逅。

说出真心话,然后被正面否定。

并且,人生中存在着无法推翻的角色性能差异,因此做不到。

————我认为我是『弱角』。

以这件事为契机————日南把我带回了家,向我提出了通过努力达成『角色变更』的建议。

而实际上,它现在正以谁都不得不承认的明确形式,实现了。

确实,角色变更可以称得上是大成功吧。

「真是的,你还真的是讨厌输呢。」

「哦?关于这点,你有资格说别人吗?」

「哈哈哈,也许是吧。」

我们两人好胜地相视而笑。

讨厌输的两位玩家。我虽然是以师父的身份来仰望日南的,但也时常会做出连这家伙都会吃惊的意料之外的行动。

这是身为nanashi的我,还有身为NO NAME的她才能做到的艺术。

「嗯,真的非常感谢。」

「这是第二次了吧?」

日南笑着戏弄我。

「吵,吵死了,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两次。」

「是吗?正因为是重要的事情,为了加强话语的分量,才应该要将感情注入到一句话之中吧?」

「可,可能是这样……」

好像的确如此————即使在这种时候我的这种想法依然健在。

「不过嘛。」

日南就像是想到了什么恶作剧一般的少女,露出了坏心眼的表情。

「为了平衡一下,我也再说一次吧。」

随后,那充满魅力、让人目眩神迷的视线贯穿了我的瞳孔。

「————友崎君,恭喜你。」

很明显使用了语气操作这个『技能』,既温暖又柔和的声音。

这像是母亲守望孩子一般的表情,轻而易举地就让我害羞了起来。

「……哦。」

因此,我坦率地点头。

相信在她制作而出的假面和声音的背后,有着真情实感这件事。

「好了,那么该迈向下一个课题了。」

「啊啊真是的,我就说肯定会变成这样。」

对这过于一如既往的风格,我在惊讶之余也抱持着与之等同的安心。

「这是当然。像你这种纯粹的非现充是不会明白的吧,与恋爱小说或爱情喜剧不同,人生中的『交往』说白了也只是个开始。不如说,如果你能做到从现在开始到毕业为止维持一年以上的关系的话,就能收获『明明是学生却交往了这么久』的评价哦?」

「唔……是,是这样啊。」

这突如其来的现实让我不由得感到了恐惧。这个嘛,虽说故事仅仅也就是故事,但也是名为『人生』的故事啊。

「而且,你还记得我设定的『大目标』吗?」

「……呃。」

我当然记得。

「成为和你一样的现充,没错吧?」

日南点了点头。

「因此,你所应该考虑的就不应该只是恋爱而已。虽然在网上抱有“有女朋友=现充”这种简单认知的人很多,但充实人生的形式并非只有如此吧?」

「嗯,没错。」

事实上这家伙,如果没有特意隐瞒我的话,现在也没有男朋友。但是敢说日南是非现充的人,我想一个都没有吧。不如说她要是真有那个意思,数十分钟后就能交到男朋友吧。

但是,我在想一件事。

那正是————事关充实的形式。

「日南。」

在暑假发生对立之后。

我向这家伙如此宣言。

所有的游戏,也就是说人生也是一样,『真正想做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以此为基准前进,才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快乐。

因此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真正想做的事情』的存在。

当然,我还没能创造出足以突破这家伙的存在证明的理论。

这一定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简单事情。说不定也会存在在这家伙的领域『道理』内,无法证明的、有着空洞的问题。

即使如此线索也一定,在人生游戏的迷宫各处散落着。

搜集起石板、水晶、宝石,打开通往下一个世界的大门。在意想不到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物品会成为解开一切谜团的关键道具。

所以,为此而踏出的第一步,我想与这位魔法使同行。

「我有————想带你去的地方。」

* * *

「呀,文也。我还在想你会何时下手,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啊。」

早晨的教室。

我被水泽、中村、竹井包围着,他们用胳膊肘和拳头戳着我。

「嘛,虽然明显很奇怪就是了。」

中村露出白净整齐的牙齿如此说道。顺便一提,头发已经变回金色了。

「对吧?!因为做了很多共同工作嘛?!这样就完全不是第一次共同工作了吧?!」

竹井的语气在兴奋中混杂着一丝懊悔。语言量比平时要多,内容也显得支离破碎。

「嘛,就是如此。」

昨天晚上,我与菊池同学确定交往之后,想着报告一下,于是给水泽发了LINE……我还想着第二天会如何,结果变成这样了。虽说也在意料之中,但男人的做法还真是简单粗暴啊。

看到我这怨恨的表情,水泽愉悦地笑了起来。

「又不是什么坏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总会暴露的嘛。」

「这,这倒是没错……」

「既然如此,还是早点说出来比较好吧?」

「确,确实……?」

这种轻而易举就让人接受的地方果然和日南很像。

吵闹着的中村他们将这件事说给别的男生集团听后,我一举成名。

「诶?!友崎交到女朋友了?!」

「真的假的?!是在文化祭上吗?!」

松本大地和桥口恭也————回想起来,这是在特训开始的时候,曾经与日南和我一起走在回家路上而得以认识的现充。现在他们正和中村一起戳着我。

「和,和菊池同学……?是,是这样啊……」

在那之中,只有橘的表情有些奇怪,控制着自己的声音,给人留下莫名其妙的印象。(这位老哥也不容易啊……)

* * *

当日,结束了毕业式之后,北与野的归家路上。

「啊……这样啊。」

「……嗯。」

对这似乎理解了一切的声音,我只能轻轻地点着头。

「果然,很顺利嘛!不愧是最强玩家,死缠烂打也很厉害呢!」

「是……啊。」

在下雪也不奇怪的寒空下,孤零零走着的两人。

我和深实实走在平时的路上。

「传达了自己的思念,然后被接受了……」

「嗯……友崎好好地做出了选择呢。」

伴随着寂寞的话语,深实实踢飞了路边的一块小石头。曾几何时,我也曾经看到过深实实如此瘦小的背影。

「说的也是。我,想要这么做。」

曾经以战友的身份和日南作战的深实实。

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自然地交流,度过快乐时光的深实实。

向我告白的深实实。

还有————对着已经放弃了的我,从背后推了我一把的深实实。

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朋友,她带着调皮明快,却又感觉随时都会消失的笑容面向了我。

「话说回来,脑筋你还真是个过分的男人!玩弄女人心!」

「呃……我没有……」

没有回应那份告白,作为结果,我和其它的女孩子交往了。唔,给我打上“玩弄女性”的标签也无可厚非。

「嗯,嗯……该说是诚实地思考过后,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我还在迷茫着如何传达这份心情,深实实就为了转换气氛干脆地开了口。

「啊,真是够了!老实说我明白的!正因为是友崎,所以肯定比我考虑了更多,认真地做出了选择吧?」

「深实实……」

「对我的事情……一定也,考虑了很多对吧!我懂的啦!」

「……抱歉。」

我低声道歉,而深实实的语气依旧十分开朗。

「喂喂喂!这也不是谁的错啊?」

「说,说的也是。对不起。」

我又道了一次歉。深实实撅起了嘴,狠狠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所!以!说!你道歉反而更让人火大!」

「好痛!!哦,哦……说的也是。」

深实实的笑容十分清爽。就像是在发散这份温暖的心情一般,她呼出了一口白气。

「不过嘛……老实说,我还喜欢着你呢。」

「……嗯。」

「我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才会喜欢上你的……真是意外,没想到我是对这种事这么认真的类型。」

我沉默地点着头,倾听着她的话语。深实实虽然看起来活得潇洒自由,实际上却是个聪明伶俐、抱持着众多烦恼、诚实而坦率的女孩子。

这种事情,我也是明白的。

因此,我既没有道歉,也没有做出所谓温柔的附和。

从正面接受她的心意————这就是我唯一能做,也不得不做的事情。

「所以说,今后也请不要介意……咱俩都是!」

「……我明白了。」

深实实侧脸上的笑容,与她的坚强一同绽放。

被这个女孩子喜欢上,一定是我出生至今最值得自豪之事吧。

「只不过————」

接着,她踏出数步,转身挡在了我的面前。

这笔直看向我的视线————不知为何,明明是过去早已看惯的东西,却又比之更加积极。

不知是快乐还是悲伤————一定,连她自己也没有整理好吧。她只是将这份行将溢出的感情倾注在瞳孔之中,笔直地看向我而已。

「要是以为我会永远喜欢你那就大错特错了!脑筋你这个大笨蛋!」

对着转身跑走的深实实的背影,我只能一言不发地目送着她。

* * *

年末,寒假开始后数日。

我和菊池同学来到了曾经来过的咖啡店。

在并列着五彩缤纷的酒瓶和西洋式摆设、却又充满怀旧氛围的不可思议的咖啡店中,我和菊池同学相对而坐。说起来,这里也是日南告诉我的。我总是被她给予各种各样的东西呢。

「嗯……很好吃。」

菊池同学一如既往地点了蛋包饭。而我也不知是受谁影响,回过神来就已经点了芝士汉堡肉。

「是啊,这个也很好吃哦。看,芝士溢出来了。」

这么一说,啊嘞?这种时候是不是该彼此交换一口……虽然这么想着,但情况也并未变成那样,一如既往的温柔时光流淌着。这就是我和菊池同学的安定风格。

我和菊池同学聊了很多。

结束后没能交流看法的戏剧。

两人相遇之后是怎么想的。

两人相遇之前是怎么活着的。

回想起来,我对菊池同学一无所知,也没有将自己的事情告诉过菊池同学。

因此,话题永远讲不完。

吃完饭后,我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

菊池同学的桌上放着A4纸的纸束。

第一张上写着『我所不知道的飞翔方法』。

「……脚本?」

菊池同学摇了摇头。

「是小说版的后续。」

「啊……」

是这样啊。

在学生面前演出的戏剧。

那个故事,本来就是未完成的小说。

小说在中途变为脚本,加笔后作为戏剧完结。但是,小说本身还尚未完结。

而现在。

「原作小说,完成了……能读一读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菊池同学有些害羞地将原稿递给了我。

但是为什么呢?那个表情可能是至今为止最为羞耻的吧。

仅仅是已经读过无数次的故事变成小说而已,需要脸红到这种程度吗?

「……怎么了?」

我试着开口询问,菊池同学就露出一脸焦急的模样。

尽管如此,她还是死了心,开始进行说明。

「唔,其实……这不是正式版,而是为我自己而写的故事。」

「为了菊池同学?」

菊池同学点了点头。

「不是友崎君你告诉我的吗,要我直率地面对自己的感情。」

「……嗯。」

「所以,这不是正式版……并非世界的理想,而是我自己想写————倾注了我本人理想的故事。」

说着这些的菊池同学,她的瞳孔就像人类少女一般散发着澄澈的黑色,正因如此————那双眼睛一定能看到五彩缤纷的世界吧。

「我知道了。那么,我会在今天之内读完,发表感想的。」

这种互相尊重,互相理解的关系。

那种温柔与舒心,即使交往了也不曾发生改变。

————我是这么想的。

「……我不要。」

「诶?」

她的脸颊就像苹果糖一样红。

将隐藏起来的感情,仅仅漏出了一点点。

「现在在这里,想听听你的感想。」

轻而易举地击穿了我内心柔软的部分。

「我,我会等的。」

不知道是因为交往,还是因为『想做的事情』的缘故,她的心境也变得坦率起来了。

「我会老老实实等着的……想直接听一下感想……」

————虽说只有一点点,但菊池同学确实『任性』起来了。

「我,我知道了。既然你说到这个程度……」

菊池同学马上就开心起来了。

「……嗯,嗯。」她低头行了一礼。「我……很开心。」

总觉得,能从她身体的内部感受到『交往』的实感。

我无法抑制地,觉得这样的菊池同学十分可爱。

包含可能会进展不顺的事情在内,今后这种关系也一定能持续下去吧。

「呵呵……总觉得很开心啊。」

将菊池风香这名女孩子————作为我第一次交到的女朋友。

* * *

自己家,自己的房间内。

我苦笑着看着手机上日南发来的『怎么样?』的LINE,倒在了床上。就算你问我怎么样,这也是就算将我的大脑超频运转也无法一言概括的事情。

「……啊,对了。」

我想起了一件事。

比起报告约会的细节,我有另一件想向她报告的事情。

因为,这一定会出乎那家伙的『预想之外』吧。

因此我鞭策起筋疲力尽的身体,将这些话打在了聊天栏里。

『事件地图剩下的目标也做完了。只不过,是以和你想像中不同的做法就是了。』

确认安全送出之后,我卸下了全身的力气。

今天发生的事情,交谈的话语,初次得见的表情。

这一切都太过尊贵,让我无比幸福。

但这是我自己想要的————是我自己选择的。

所以,我想要在心底永远保留下这份感情。

既然如此————对了。

菊池同学小说的最后。

再重读一次那个场景吧。

因为这是我和菊池同学一起书写的故事结尾。

加入了菊池同学自己的心意,对我来说最棒的杰作。

* * *

克莉丝和利布拉,并肩走在排列着商铺的商店街上。

庭院之外的事情仍未习惯。但克莉丝觉得,只要身旁有利布拉在,就可以去往任何地方。

「啊。」

「哎呦。」

利布拉拉了一把差点被小石头绊倒的克莉丝。

从克莉丝头上掉下来的花饰,被利布拉的手好好地接住了。

「小心点啊。」

利布拉将花饰重新放回克莉丝头上。至今为止倾注了最多心力的花饰,散发着和这个世界相似的美丽。

「嗯,很合适。」

「谢谢,利布拉也是。」

克莉丝用开玩笑的语气看向利布拉的脑袋。

被仰望着的利布拉,他的头上也有着花饰,花瓣在风中摇曳着。

两人看着彼此的脑袋相视一笑。

「嗯,我是男的,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啊。」

「没事啦!我想试一回两个人一起戴嘛!」

两人一边回忆着往事,一边缓缓地眺望着街上的景色。

「像在做梦一样……但这全都是现实啊!」

「当然,你的所见所感,全都是真货,全都是现实啊。」

「……是啊!」

克莉丝逐一确认着重要的宝物。

「呐,你还记得吗?两人一起从空中看过的景色!人类是那么渺小,其实很大的巨龙也比不过我的手掌。虽然因为离太阳近所以很热,但是反射着光的大海非常漂亮。我,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美好的世界!」

克莉丝十分兴奋地拈起连衣裙的下摆,咕噜噜地转起了圈。

「哈哈哈,是啊。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天空能让人心情那么愉快。」

为了守护那个天真无邪的身姿,利布拉露出了笑容。

克莉丝转着转着突然停下了。

「————但是啊。」

克莉丝环视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气势磅礴的鱼店。牵着手走路的不同物种的情侣。追赶着凤蝶的人类小孩。一个一个的喧哗声就像铁皮玩具的叫声一般热闹。可以用杂乱无章来形容的这个世界,仔细看去的话,就会发现无比珍贵、无可替代的美丽事物。

声音、气味、景色、触感————一切都是五彩缤纷的。

那是被封闭在庭院中的克莉丝不曾知晓的颜色。

「这是利布拉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事情对吧?」

克莉丝用惹人怜爱的表情注视着这一切。

终于,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一样。

就像是两人曾经近距离见过的、过于炎热的太阳光辉一般。

露出了照亮世界的笑容。

「不要勉强自己在空中飞翔,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美丽的景色对吧?」

为了给那份笑容增色,为了祝福————

「所以,谢谢你。最喜欢你了,利布拉。」

天空中的纯白飞龙将阳光透成虹色,悠然自得地飞翔着。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