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间章 无头骑士Ⅳ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间章 无头骑士Ⅳ

悄声无息地,无止尽的大雪降临大地。

从夜空中飘落的白雪,就像心中不断累积的绝望一样,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拒绝自己,却有一种残虐的美感。严冬中冷酷无情的纯白色,将泪水冻结,甚至连叹息也冻结了。

为了能够看着天空离开人世,雷让自己仰躺在座舱罩被轰飞的「破坏神」中,静静望着从漆黑彼方渗出,飘落到自己身上的白雪。

「……辛。」

在自己十岁时出生的弟弟,是雷等了好久才终于等到的手足。

雷比父母更疼爱弟弟,结果把他养成一个有点爱哭又爱撒娇的孩子。在弟弟的眼中,总是陪伴在身旁,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始终保护着自己的雷,就是他的英雄。

在雷十七岁时,战争爆发了,于是雷与父母和弟弟一夕之间不再是人类。

被祖国的枪口瞄准,像家畜一样被塞进卡车,接着又装进货物列车里。

这段期间,辛害怕地哭个不停,雷只好把这个挨着自己不放的娇小身躯抱在怀里。我要保护弟弟,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遇上什么敌人。

粗制滥造的组合屋、自动工厂、戒备森严的铁丝网与地雷区,就是构成收容所的一切。

之后来了封通知,说是只要响应兵役号召就能拿回公民权,于是爸爸便应召入伍了。当时爸爸笑着说「至少让你们几个回家也好啊」,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爸爸死后,征召妈妈的通知和死讯一起送了过来。

明明应该拿回的公民权却拿不回来。政府辩称,既然入伍的只有一人,那么能够拿回的公民权自然也只有一人份,但对妈妈来说,她却有两个孩子要保护。

没多久,妈妈也死了。伴随着死亡通知,雷的征兵通知也到了。

在分配到的卧室中,雷看着那份通知站在原地不动,心中的怒意令他目眦尽裂。

一人付出换取一人份报酬。政府就连自己的诡辩也推翻了。

究竟要沦落到什么地步?这个政府……这些白猪……这个世界……

我明明隐约察觉到问题了,可是那时为何没有阻止妈妈……!

「……哥哥。」

是辛。

别来烦我,现在爱去哪里玩就去哪里。我没有心情安慰你。

「妈妈呢?妈妈不会再回来了吗?为什么?」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都讲过多少次了?对于年幼弟弟的驽钝,我打从心底感到不耐烦。

「为什么死掉了呢?」

雷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绷断了。

是你。

就是因为有第二个人在的关系。

抓住他纤细的脖子按倒在地,双手使尽全力掐紧。就这样折断吧,要是能扯下来就更痛快了。在激动的驱使下,忍不住大喊都是你的错。

没错,妈妈会死都是辛的错。就是因为有这家伙在,有这个愚蠢的弟弟在,为了让这家伙拿回人类的身分,妈妈才会自愿去送死。像这样直接定罪实在太痛快了。我就是要伤害你,要是你承受不住死掉了更好。

「——雷!你在干什么!」

肩膀突然被人抓住,往后一扯摔倒在地,他这才回过神来。

刚才……我做了什么?

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看见穿着黑色修道服的神父正背对着自己,为倒在地上的辛做检查。神父将手放在口鼻一探,又摸了摸脖子,立刻脸色巨变,开始为辛实施心肺复苏术。

「……神父……」

「你给我出去。」

神父那低吼般的话语,让雷益发感到困惑,眼神飘忽不定。因为,辛都动也不动了。

雷依旧伫立在原地。而神父用银色眼眸瞥了他一眼,又大喝一声:

「你想让辛死掉吗!给我出去!」

那是真的发怒的声音。

从房间落荒而逃之后,雷失魂落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啊……」

吃了败仗的白系种转而开始凌虐八六,这些八六又会欺负更为弱小的八六同胞,雷一直很瞧不起这种恶质的转嫁行为。瞧不起他们只是默默忍受痛苦和折磨,却不愿起身抗衡,只会拿比自己弱小的人来发泄,实在低劣不堪。

但自己也做了同样的事。

源自于父母的死、共和国的卑劣、世界的无情,以及自身的软弱无力而产生的炽烈怒火与憎恨,都被自己一时冲动爆发出来了。发泄在远比自己弱小,也是自己该守护的弟弟身上。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份罪孽有多深而感到战栗不已。他忍不住抱头蹲坐在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明明……想要一直守护着他啊。

幸好,辛很快就恢复呼吸,清醒过来。但雷却一直见不到他。一方面是神父对雷保持警戒,不愿让两人相见,另一方面,雷自己也害怕得不敢去见对方。

于是他为了逃避一切,接受了征召。

出发的时候,虽然神父带着辛来送他,可是辛却一句话都没对他说。那双始终不敢望向他的目光,让雷感到十分心痛。

我绝对不能就这样死了。我一定要活着回来。

雷抱着这样的想法,看着战友在战斗中纷纷死去,还是拼了命地让自己活下来。

可是。

落在身上的雪花好冷,这下子也差不多该完蛋啦。雷那颗因失血过多而有些恍惚的脑袋这么想着。

无意间,他看见了扭曲变形的装甲上的那个纹章。无头的骷髅骑士。来自绘本的封面。是那个故事的主角。

在雷的眼中感觉有些不舒服的那个绘本,不知为何却成了辛小时候最爱的书。

现在辛还记得这个绘本吗?还记得自己曾经每天晚上都读给他听的事情吗?

还记得自己疼爱过他的事情吗?

雷忽然鼻头一酸。

出发的那天,要是有和辛说说话就好了。

那不是你的错。自己应该要和他好好说清楚的。

就在那个晚上,雷在辛身上下了诅咒,而自己就这样逃跑了。

家人会死都是你的错。被雷这样怪罪的辛,之后究竟会多么自责呢?

原本疼爱自己的哥哥,却对自己痛下杀手,究竟会让辛的心灵多么扭曲呢?

父母的死和雷的暴力,肯定会让他哭得很惨吧?而他现在还能露出笑容吗?

「……辛。」

白茫茫的朦胧视野中,闯入了铁灰色的影子。是「军团」追上来了啊?

望着视野角落的骷髅骑士。那个为了帮助弱者,无惧于面对任何强敌的正义英雄。

好想继续当个保护弟弟的英雄。

虽然是自己亲手毁坏了这段关系,却还是想见那个人一面。雷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

而这份思念,成就了现在的「他」。-->">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