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第二章 装甲兵进行曲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Run through the battlefront-上 第二章 装甲兵进行曲

特别侦察出乎意料地平稳,一行人前进的天数已经超出心理预期了。

在行军第一天就把挡在前方的部队解决掉,实在是太好了。因为穿过交战区之后,进入了「军团」完全控制的地盘,敌军巡逻的频率也跟着降低不少。透过辛的异能掌握了「军团」的位置与移动方向后,再选择前进的路径,或是就地潜伏伺机而动,总之他们尽可能避免交战,不断往东前进。

在渐渐进入秋季气候的野外露宿,吃的全是无味干燥的合成食品,在敌方势力范围内随时可能全军覆没的这场行军,对他们来说,却是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第一次自由自在的旅行。

「军团」的势力范围,过去也是人类所居住的地区,现在虽然少了居民,但城镇还留在原地。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探索这些城镇,狩猎野生化的家畜。若是条件允许,他们会在晚上露营时围着营火,畅谈沿路逐渐变化的街景,以及如今已无人知晓的大自然绝景。

没多久,秋天的气息越来越浓厚。在经过的废墟当中,再也看不见属于共和国的地名,转而开始出现各种帝国地名的时候——

他们抵达了那个场所。

「菲多。」

「你就是我们抵达此处的证明——直到化为尘埃为止,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单膝跪在侧腹挨了炮击,再也无法动弹的菲多身旁的辛,缓缓站了起来。

最后下达的这道命令,逐渐崩坏的「清道夫」究竟能不能接收到呢?——只具备粗浅处理能力的拾荒机械,能否理解这道命令当中蕴含的意图呢?

回过头来,就发现莱登走了回来。

「这样好吗?」

辛想了想,才明白莱登指的是刻有死去同伴姓名的铝制墓碑。

他们不久前才决定将包含哥哥在内的五七六枚墓碑,以及菲多及收集起来的「破坏神」残骸统统留在这里。

「嗯。事到如今,我们大概也走不了多远了。」

除了菲多以外的所有成员,虽然都勉强存活了下来,但在上一场战斗中,终于失去除了「送葬者」以外的所有「破坏神」机体。武器也只剩下算是自卫用的小型火器而已,再也无力与强大至极的「军团」战斗。

下一场战斗开打时,恐怕就是他们的死期。

明知如此,辛还是淡淡地笑了。

当。辛用手背敲了敲菲多烧得焦黑的货柜。

「这种程度才对得起这家伙的付出……毕竟我们没办法再带着这家伙上路了。」

因为这个忠实地替他们剥取装甲碎片,替死者留下存在证明的食腐者【清道夫】,已经离他们而去。

莱登也「哼」地一声淡淡笑了。事到如今,对他们来说——

近在眼前的末路又算得了什么。

「快乐的远足也终于要结束了啊。」

吐了口气随即收起笑容,望着西方——回首这一路跋涉过来的路途。

在充满秋意的晴空下,尽是一片枯黄的战场。残余的零星花朵迎着微风,黄色的花瓣在空中飘舞。两条复线轨道在附近会合,延伸到远方的八道黑色铁轨,显得有些讽刺。这是过去的人们在这片无人平原留下的交流痕迹。

「不过,这数量还真是夸张啊。」

「……是啊。」

用尽一切办法终于来到的「军团」支配区域最深处,证明了辛以前借由哀叹声所推测的结果没错,这里的确藏有海量的「军团」。

放眼望去,草原就像是被铁灰色的马赛克砖填满一样,挤满了进入待机状态的战车型与重战车型。两条如洪流般的队列,是不断往来前线与后方的回收输送型。收起翅膀的阻电扰乱型,让整座枯萎的森林就像挂了一层银色的冰霰一样。而前阵子辛等人曾不经意闯入一处大概是它们采集过矿物资源的地方,那些被切碎的山峰残块,以及挖到像陨石坑一样整片干涸赤红的大地,简直就是世界末日的景象。

他们也曾见过多半是自动工厂型或发电厂型的庞然大物,那巨大到无法一窥全貌的身影,在浓重的晨雾中匍地而行。也曾遇到正在大行军的「军团」,将周遭一带堵得水泄不通,逼得他们只好在寒冷的雨势中潜伏了好几天。

数量如此可观的机械亡灵大军——人力根本无法抗衡。

这场战争,是共和国输了。

或者,该说是人类败北了。

——总有一天,当「她」抵达了这个场所……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把完好的物资装进最后一个卸下的货柜后,安琪驾着「送葬者」机,利用钢索和卷动器硬是和货柜连接在一起,拖了回来。

「两位该走喽,这边的工作已经弄完了。要是逗留太久,侦测到战斗声响的『军团』就会跑来了。」

转头一看,才发现同样去帮忙连接货柜的可蕾娜和赛欧,分别从「送葬者」和货柜上跳了下来。

接下来,就要大家轮流驾驶「送葬者」前进了。要是路上遇见「军团」,就由当时驾驶机体的人负责战斗,其他人能逃多远就多远,不要碍手碍脚。这是刚才大家一起讨论所做出的决定。

伸了个懒腰后,顺势把双手枕在后脑勺的赛欧,撇了撇嘴说道:

「不过好死不死竟然是辛的『破坏神』啊……辛的操纵设定太过敏感了,实在很吓人。上头的限制器也都坏得差不多了。」

「送葬者」之所以能做出「破坏神」本来不可能完成的机动动作,原因大概就是这个吧。当然,也因为辛的操纵技术超过其他「代号者」一大截,才能做出这等惊人之举。

不知为何兴致勃勃的可蕾娜举起手来。

「那由我第一个开吧。刚刚我的机体是第一个被干掉的,所以一点也不累。」

虽然侥幸存活,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受专业整修的「送葬者」,也已经满身疮痍,再加上操纵不熟悉,可蕾娜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让机体站了起来。这时,辛坐在被拖着跑的货柜上,再次将注意力转向背后。

有一架「军团」跟踪他们好一段时间了。

对方不知为何没有发动攻击。虽然也考虑过是斥候的可能性,但对方并未呼唤其他「军团」前来,始终独自一机尾随在后。当他们停在原地躲藏时,对方也会跟着停下脚步,要是他们往回走的话,对方恐怕也会跟着掉头吧。

「破坏神」的武器都是以直射为主,所以射程很短,只能攻击目视范围内的目标。因此,对于躲藏在地平线另一端的「军团」,辛也无计可施。而对方似乎没有对他们下手的意图,所以辛也没把这件事告诉莱登他们。

从声音来判断,应该是「牧羊人」。由于对方极力隐藏的关系,所以听不清楚低语的内容为何,但是总觉得声音很熟悉。

究竟是在哪里听过——……?



没有在该死的时候死去,实在是因果报应。

拖着控制不良的机体前进,雷透过濒临崩溃的流体奈米机械神经网如此思索。

为了保存与归纳战斗资讯,「军团」储存于任务记录器中的档案,在遭到击坠时便会传送到邻近的僚机。若是「牧羊人」遭到击毁,则会传送到事先连同中枢处理构造一起备份的预备机当中。

相较于能够以同一人为材料,制造出无数复制体的「黑羊」,「牧羊人」则是只会产生单一个体。

因为拥有人格的「牧羊人」,无法忍受另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同的个体存在。但是对于「军团」来说,处理机能出类拔萃的「牧羊人」一旦遭到击毁就等于永远失去,实在过于可惜,因此为了保险起见,才会像这样准备了预备机和特别的传送机制。

话虽如此,雷还是觉得这个机制一点也不实用。

因为在机体遭到击毁的瞬间,几乎不可能把已经被破坏的档案传送出去。多半连粗略的传送都无法完成,而且就算成功传送,能不能顺利启动预备机也是个问题。

事实上,雷的档案虽然在成形装药弹撕裂烧毁的过程中,勉强传送完成,但那时传送出去的却是已经濒临崩溃的状态。

无法维持多久了。

雷心知肚明,所以才会跟踪在支配区域中前进的辛一行人身后。保持在目视范围之外……也是为了确保自己能目睹辛走完这一程。

老旧的重战车型备用机体,一边发出刺耳声响一边前进。

自己究竟是不是修雷·诺赞的灵魂?他突然冒出这个疑问。

留存的档案明明破损到会随着时间渐渐崩毁,却不知为何保留了最后战场的完整记忆。违反了战斗机械本能,疯狂到将保护与杀戮混淆不清的那个自己。挡在辛身前的白银色少女幻象。面对好几次试图痛下杀手的自己,最后却仍然愿意喊一声哥哥的那道声音。这些雷全部都还记得。

在潜伏无数「军团」的支配区域中,辛与同伴避免交战,钻过部队之间的空档,一路往前迈进。

雷心想,这样就好。不要去考虑战斗的问题,只要一心思考如何走得更远就好。前方就是联邦了。就是那个遭受孤立却果敢与「军团」奋战,人类最大的生存圈。

只要能够抵达联邦,辛他们一定会受到严密保护。

和共和国比较起来,联邦的军人正常太多了。他们绝不会对不同血脉的战友见死不救,也不会将遗体弃置在战场上不管。

无数次死里逃生,而且还是孩子的这五个人——并非有勇无谋之辈。

见到他们抵达终点时,想必自己也就消失了吧。这样也好。虽然目前暂时还能保持清醒,但自己不知何时又会发狂。心中的期望、渴望以及一切,全都会被「杀戮」所掩盖……到时候,自己又会开始呼唤辛吧。

一旦发出呼唤,辛多半又会跑来寻找自己。因为他是个内心温柔的弟弟,无法割舍曾对自己痛下杀手,又不负责任地死去的愚蠢哥哥,在名为战场的地狱中徘徊了五年之久。

抱歉啊。这次我一定会死得彻彻底底。

只要容许我看着你走到终点就好。重战车型踏着祈祷般的步伐,往前迈进。



『——安琪,差不多该交班了。』

听见辛冷不防透过知觉同步这么说,正在操纵「送葬者」的安琪不解地眨了眨眼。与菲多及他们各自的搭档分别后,好不容易过了两天。此时他们身处于落叶及枫树翅果随风飞舞的红枫林中,秋天清冽的阳光正从枝叶间洒落。

「会不会太早?上午的班应该要持续到午休结束才对吧?」

『我腻了。』

听见这任性又直接的回答,安琪忍不住苦笑。他的确不太喜欢和人闲聊,而什么事也不做,只是看着风景的话,对他来说大概很无聊吧。

「早知道可以这么悠闲的话,辛就该带一本你的藏书出来呢。」

脸上依旧带着苦笑的安琪,将手伸向舱盖开关把手。



由于辛等人平安无事地朝着联邦前进,让因为逐渐崩溃而思考迟钝的雷松了一口气。

只要照这样走下去,就能安全抵达联邦军的巡逻线吧。位在巡逻线上的「军团」都把战力和注意力放在与联邦的战斗上,所以只要好好利用地形掩蔽,想靠着一架体型娇小的机动兵器,从警戒薄弱的后方偷偷穿过防线,也并非不可能。

虽然如今的雷,已经处于不知道会先崩毁还是先看到他们抵达终点的状态……不过,大概没问题吧,他觉得自己应该能安心离开人世。

——嗯?

勉强连接的资讯链中,显示着邻近友军部队的情报。确认内容后,雷带着几乎烧毁拟似神经网的焦躁感,站在原地不动。

这下糟了……!



在一条从近乎于悬崖的陡坡底下绕过的兽径,「送葬者」忽然停下脚步,在货柜里盖着从自机取出的毛毯睡觉的莱登也坐了起来。

「怎么了,辛?」

接着辛淡淡地开口回答。虽然声音如往常般平淡,却蕴含着平静的觉悟。

『——当初说好了,由正好在驾驶的人出战吧。』

莱登瞬间想通了。

「你这家伙!早就察觉到了吗!」

察觉到前方有着无论如何都避不开的「军团」……恐怕就是在他提出与安琪交接的那个时间点吧。

激动到浑身寒毛直竖的安琪,从货柜上跳了下来。

「你太狡猾了,辛!——哪有人这样耍赖的!」

安琪正要上前兴师问罪,就看见辛把牵引用的钢索切断了。猛力回弹的钢索,让安琪忍不住缩起身子闪躲,「送葬者」趁机踏着坡面上的小突起,一口气从斜面冲上去,登上近似悬崖,人类难以攀登的陡坡。就算想追上辛也得绕上好一段路,而他恐怕就是基于这个理由才选择走这条路。

龟裂的红色光学感应器对准了莱登他们。这架「破坏神」失去了两条格斗辅助臂,装甲烧得焦黑,驱动系统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毛病,可谓满身疮痍。

『你们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只要进入森林,就不容易被发现……再往前一小段路后,「军团」的声音就消失了。要是那边还有人在的话,就想办法向他们寻求保护吧。』

过去,还在八六区战场时,也曾听辛说过这件事。

而所谓进入森林就不太会被发现,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只要敌机——「送葬者」出现在自家地盘里,这一带「军团」的注意力全都会放在辛身上,其他地方的警戒就会相对松懈。

辛可能连这一点都计算进去了。

「别开玩笑了!这不就等于把辛当作诱饵吗!」

「不是说好大家一起走吗?都到了最后一刻,你怎么能一个人先——」

对于赛欧的含泪怒吼与可蕾娜的呼唤充耳不闻,甚至切断了知觉同步,「送葬者」就这样消失在绿荫的彼方。

莱登忍不住一拳打在货柜上。

「该死……!」

在遇上「军团」时由正在驾驶的人应战。因为最后一战的人选是谁,大家始终无法达成共识,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才决定交由命运来选择,但是看来他们都想得太美了。对于能够感应到极远处「军团」的辛来说,一旦发现了无法回避的敌机,自然能够暗中动手脚,决定谁要送死。

唯有自己上场战斗,他们才能躲得掉。

「那个……笨蛋……!」

抓起一旁的突击步枪,莱登站了起来。



在执行例行巡逻的途中,突然遭受所属不明机偷袭的「军团」巡逻中队,立刻更新了敌我识别资讯,透过战术资讯链提出遇敌警报,同时开始应战。

完全无视于机甲兵器的基本战术【理论】,利用偷袭式的炮击击沉一架战车型后,就冲入队列中的那架敌性机体,在它们的常备资料中找不到纪录,不过在比对广域网路中的资料库后,寻获了相符的机种。是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的主力兵器,识别名「破坏神」。威胁度低,以机甲兵器的标准来说,装甲与火力均嫌不足,是战力等同于装甲步兵的兵种。

何况是在地形起伏与障碍物极少的平原上战斗,这架陆战兵器根本没有能力抗衡具备压倒性火力与铜墙铁壁般装甲的战车型。

理论上是这样,但这架「破坏神」却展现了超乎预期的战斗能力。敌机将情况演变为混战,利用战车型的厚实装甲挡下其他「军团」的炮击,再借由零距离炮击弥补火力不足的问题。

这是一架近战型的「破坏神」——但是和普通款式的同型机,在性能上没有差异,推断唯一的差异应是来自中枢处理系统的性能。

担任护卫的四架战车型遭到击破。中队战力损耗百分之四十五。

即使如此,这群机械魔物依旧不见一丝焦躁。变更威胁度。判定为与联邦军主力机甲,识别名「破坏之杖」同等级。现行战力无法确实镇压敌机,于是向本队及周边部队提出援护请求。

特别记载事项——建议捕获。

在零点几秒内向广域网路提出报告与申请后,「军团」再度展开动作。



……敌军的动向很奇怪。

在击破第四架战车型后,「军团」的阵型突然产生变化,于是辛将目光和注意力扫过周围。

进行包围时,为了避免误击友军,无论是复数或单一部队布阵,避开彼此的火线都是铁则。就算是必要时会毫不犹豫向僚机开火的「军团」也不例外——但是与自己对峙的这些「军团」,尽管闯入了友军的火线中,也要挡住自己的去路。

是想拖延时间吗?仿佛要证实他的判断一样,辛透过异能发现附近「军团」集团开始进行移动。距离最近的集团——多半是这支巡逻部队的主力——距离此地约八〇〇〇。以战车型的巡航速度,不到一分钟内就会进入对方的射程了。

要是让它们汇合就糟了。辛躲开近距猎兵型冲上来的斩击,顺势开炮回击,接着强行从转瞬即逝的缺口冲了出去。耳边传来重机枪弹擦过装甲的尖锐金属声,眼前的机体监控画面闪着警告灯,表示左后方的腿部关节已超出负荷极限。

「军团」的目标……

一想到这里,他就泛起微微的苦意,眯起双眼。

目标是这颗「头颅」啊。

「黑羊」以及「牧羊人」。那群窃取阵亡者脑部构造,遭亡灵附身的「军团」——

可是就连在处理终端当中资历恐怕是最久的辛,也没想到这次的攻击会跟「那个」扯上关系。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辛只遇过对方一次,只要对方潜伏在群体中,辛也分辨不出来。

最重要的是,就像辛以前曾经说过的,「那个」原本的职责是大范围压制以及破坏固定目标,不会为了区区一架机动兵器就动用王牌。

这时,辛感觉到有双眼睛在看着他。

距离很远,来自超过长距离炮兵型射程的远方。那强烈的恶意甚至让辛产生幻视——仿佛看见了一双冰冷的黑色眼眸。

『去死。』

大概是内容很相似的缘故吧,这道声音和应该已被自己了结的哥哥,相似到不可思议。

脑中闪过自己被杀死的那一夜。深不见底的恐惧,让握住操纵杆的手冻结了。

去死。

断片式的印象流入脑中。这些不是自己的记忆。就像利用知觉同步,或是过去自己的异能和其他人连接时,不经意瞥见的那些奥秘一样。

阴天。废墟。破碎的石砖。在化为灰色的这些背景中,显得格外醒目的——一张染血的深红色儿童斗篷,像绞首的罪人一样高高挂起。

去死。

无论男女老幼,无论是贵族或贫民。凡是加害……的人全都得死。

统统去死吧……!

辛认得这个声音。

就在共和国八十六区,先锋战队镇守的第一战区的战场上。

那场战斗死了四个人。来自雷达侦测范围之外的远方,一击便将「破坏神」灰飞烟灭的——

「……!」

辛之所以能立刻让「送葬者」向后跳开,不知该归功于长年培育的战士本能,或是那次遭遇的经验。

雷达发出警告的同时,炮弹也落地了。

带着初速高达每秒四〇〇〇公尺的超高速,以及推估达数吨的巨大质量所产生的恐怖动能,不惜波及巡逻部队,在这片战场下起了炮弹豪雨。

猛烈到瞬间让人以为寂静无声的巨大声响,以及将视野染成一片空白的炽烈闪光。

如狂风般的猛烈冲击波,和四处迸散的高速炮弹破片,将「军团」顽强的装甲挤压变形、撕裂,甚至连根拔起。在地面下疾驰的冲击波,掀起同心圆状的海量尘土,在大地上硬生生刻出一个宛如遭受陨石撞击的大坑洞。

平坦的秋日荒野——转眼间化为巨大的洼地。

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与猛烈的暴风之中,「送葬者」勉强逃出了炮击的有效范围。话虽如此,也不是毫发无伤。驾驶舱被飞来的碎片击中,主荧幕报销了。陀螺仪和冷却系统也从仪表上消失,全像荧幕彻底罢工。

唯一的好消息是驱动系统和火器平安无事。现场还有敌人。辛下意识地伸出一只手进行损害控管,同时撇开派不上用场的主荧幕,试图搜寻敌踪——

就在此时,挺着超越极限的负荷,勉强撑着机身站立的左后腿,从关节处折断了。

「!」

靠着剩下的腿勉强撑着不让机身倒下,但做到这样也是极限了。由于在炮架上装设重量与机身不成比例的重炮,导致重心偏后的「破坏神」,只要失去一只后腿就无法行走。

感觉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那个老整备员令人怀念的怒吼声,在耳边重新响起。

——我讲过几百遍,这玩意儿的腿部很脆弱,你不要乱来啊!

——你要是再这样继续乱来,总有一天会死在战场上!

到此为止了啊……

划破了冲天而起的尘土布幔,失去半数腿部却勇往直前的战车型跳了出来。

眼睁睁看着对方举起最前面的一条腿——辛只能露出一抹不合时宜的苦笑。

机体碎片四散在空中,「送葬者」整个轰飞出去。

好不容易找到路径攀上斜坡,循着炮击声走出森林的莱登他们,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就连莱登也是第一次看见,他们的死神败北的瞬间。

生存本能发出哀号——只是血肉之躯的自己,怎么可能与战车型抗衡。

理性拼命说服自己——要是这时候冲出去,辛就真的白白牺牲了。

但谁管这些啊!

脚步仅仅停滞了一瞬间,听着耳边同伴如离弦之箭般的脚步声,莱登已冲出了森林。

突击步枪的枪声传入耳中。

听见那熟悉的锐利声响,辛勉强抬起沉重的眼皮。才发现自己待在光学荧幕和仪表全部报销而且变得十分昏暗,横躺在地的「破坏神」驾驶舱中。

呼吸十分困难,肺里就像烧起来一样,呼气中带有微微的血腥味。明明没有大量失血的感觉,身体却异常寒冷。看来是受了内伤啊,辛仿佛事不关己地想道。

既然还活着,就该起身行动,至少该拔出随身携带的手枪,自我了结才是,可是却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隔着轻薄的装甲,可以听见这时理应远走高飞的同伴,发出的怒吼与枪声。

真蠢啊。但转念一想,自己不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才会落到这般下场,所以根本没资格取笑他们。

这场无意义又愚蠢的战斗——结局也是那么无意义而愚蠢,但这至少是自己所期望的死法。

呵……脸上又再次浮现不合时宜的苦笑。

将兄长彻底了结,又走过了比预料更长的路程,自己应该没有任何遗憾才对……可是到了这一刻,才发现自己好像还是不想死呢。

死了之后,自己也会成为「军团」吧。

化身为「军团」的自己——又会呼唤谁的名字呢?

那张就算想回忆,也从没见过长相的人,似乎在自己心底留下了些许痕迹。

怒吼与枪声十分唐突地消失了。

倾听亡灵之声的异能到了此刻仍然发挥作用,让辛确切感受到扯开座舱罩来到眼前的,这架「军团」的气息。

——钨质弹头硬是贯穿了厚实的装甲,发出金属的哀号声。

这就是辛在落入意识深渊前,最后的记忆。



确认五具敌性个体无反抗能力后,唯一幸存的战车型,透过战域网路报告状况解除。

顺道也提出了方才提供火力支援的「试作型」再度进行调整的请求。由于该机无视于本机提出的捕获建议,同时为了摧毁区区一架敌性机甲,导致我方损失一个部队,不得不怀疑该机中枢处理系统的判断能力可能有瑕疵。

发出申请后,战车型将光学感应器对准已经报销的「破坏神」。

包含其余四具在内,破坏程度并未影响其生命活动。由于敌性个体的中枢处理系统十分脆弱,在取出进行扫描后组织便会崩坏,而且在生命活动停止后开始劣化,因此必须尽可能活捉。

这个乘坐「破坏神」的敌性个体。

克服了性能诸元上的不利,是性能极高的处理系统。要是能应用在友军个体,想必能进一步扩大战果。

包含战车型在内的战斗型「军团」,不具备物资搬运功能。为了将目标搬运到附近的自动工厂型,透过战略网路提出了派遣回收输送型的请求。

这时,一架急速接近的友军机体,刚送回敌我识别讯号。

那是一架所属战斗部队不明的重战车型。是侦测到炮声赶来的吗——

巨响。

炮塔正面能够弹开同为战车型主炮零距离射击,相当于六五〇毫米钢板防御力的复合装甲,在一五五毫米高速穿甲弹的直击下,像纸片一样地被贯穿。

来自重战车的炮击。虽然它是不懂恐惧也不会惊愕的自动机械,还是花了点时间才掌握现况。因为对它们来说,这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态。

友军误射——不,双方都回应了敌我识别讯号。明明识别为友军,却对本机发动炮击。换句话说,是敌人。

幸好对方采用的是旧式钨质弹头的高速穿甲弹。如果是成形装药弹,或是贫铀弹头的穿甲弹,光是一发炮击就能烧毁机体内部。更新敌我识别情报,将对方登录为敌性机体。透过战术资讯链提出遇敌报告,制定应对——

第二发炮击。

和第一发几乎是连续发射的炮击,将方才勉强幸存的中枢处理系统彻底粉碎,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为了不造成诱爆——不让紧邻身旁的「破坏神」因为四散的爆炸余波而出意外,重战车型才会使用高速穿甲弹,而非成形装药弹这件事,已经倒下的战车型永远也无法理解。

破碎的光学感应器倒映着伸出银色奈米机械「手臂」的重战车型,那异形般的身影——而这架战车型已经完全停止运作了。



作了一场梦。

梦中的辛是个小孩子,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正被某人抱着走。除了这个人以外,就只能看见空无一物的幽暗。就像平时在机械亡灵哀叹声的背后所感受到的,位于意识底层,那片黑暗的深处。

目光往上一看,原来是哥哥。

比自己记忆中大了几岁,年纪超过二十……恐怕是哥哥过世时的年纪吧。

「哥哥……?」

雷笑了起来。那是辛十分怀念的温暖笑容。

「你醒啦?」

雷停下脚步,「嘿咻」一声弯腰把辛放下。年幼的身体因为头比较大,平衡不太好。稍微适应了一下,才勉强站了起来。辛再次抬头望向对方。

为了和辛靠近一点说话,雷依旧蹲在地上。即使如此,雷还是稍微高了一点。

「我就陪到这里为止。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喔。毕竟还有陪你一起前进的同伴在啊。」

雷说着说着,就站了起来。

虽然辛只是微微抬头,也只隔着一点点距离——但是兄长站起来后,感觉两人的高度差还是没变。

「你都长这么大了呢。」

辛猛然回神,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才发现已经变回十六岁的自己了。

哥哥……辛想要喊出口,却喊不出声音。

因为亡灵——死者和活人之间,本来就连一句话都不应该交流的。

望着说不出话,只能静静抬头望着自己的辛,雷突然露出强忍伤悲的表情。

雷伸手触摸辛脖子上的伤痕。和那晚一样,和那座战场上一样的,哥哥宽大的手掌。

「抱歉,你一定很痛吧……我没有彻底死去,不停呼唤着你,才让你也来到这种地方。」

不是的,辛想要这样回答。至少摇摇头也好。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要说自己不痛,那是骗人的。对于哥哥向自己表现的憎恶,辛觉得好痛苦。那不断叫唤「都是你的错」的声音,还有每天晚上都会梦见被杀死的那一夜。就算捂住耳朵,还是时时在耳边缭绕的惨叫声——日复一日想着哥哥直到最后也没有原谅自己,实在太难熬了。

即使如此,就是因为有哥哥在,自己才能走到这里。

与「军团」之间永不停歇的战斗-->">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