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间章 当「无名氏」迈步回家时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Run through the battlefront-上 间章 当「无名氏」迈步回家时

『——这里是北部战线第一区第一战队「大榔头」,呼叫所有能听见这个无线通讯的八六,呼叫处理终端各员。』

倒在一旁的搭档【破坏神】受到战斗重量超过五十吨的战车型猛力踢击,炮身和装甲都严重变形,再也无法动弹。

从压扁的机身中硬是爬了出来的他,拖着溃烂的右半身,在战区之外的古桥上,背部靠着崩塌了大半的石砌栏杆,耗尽了所剩不多了气力,光是睁开眼睛就快撑不住了。在枯骨般色泽的装甲上涂满了一大片的混浊色彩,是一路连接到自己身上的鲜血,在夜色之下依旧那么地红。

「这里是大榔头战队长『黑狗』。」

战队的同伴全都战死了。

而同一战区的其他战队,也不知道是否还有人幸存。

摧枯拉朽。大概可以用这样来形容吧。

「军团」本来就拥有「破坏神」无法企及的超高性能。而当这些「军团」集结成前所未见,将大地染成铁灰色的海量大军,向他们发动突袭时,兵力少得可怜的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胜算。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出击了。虽然身后并不是他们甘愿牺牲奉献的祖国,也没有了能够团聚的家人。

即使如此,他们之所以仍然愿意奋战。

「我们的战争结束了。」

原因在于,这是他们八六仅存的骄傲。

黯淡的装甲微微反射月光,通体金属打造的恐怖重量,却在不可思议的驱动系统的牵引下,几乎没有发出任何脚步声。一辆战车缓缓来到了他的面前。

之所以特地过来辗死他,大概是不想在一只快死的老鼠身上浪费弹药吧,所以那座可怕的一二·七毫米重机枪和凶猛无比的一二〇毫米战车炮,不但没有瞄准,甚至连转向都懒得转。带着肉食动物的傲慢与悠然,巨大身躯占据了整座桥的宽度,缓步前进。

连动都不用动,就能仰望逐渐接近的铁灰色身影。他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在单向通讯模式的无线电开放频道中,让无线电保持在发话状态,占用了整个频道说话。虽然无线电另一头没办法回话,但是他冥冥中可以感受到,有许多八六的同胞正在听自己说话。

「呼叫能听见此通讯的处理终端各员。坚持战斗到底的各位。存活到现在的各位。终于——能够退伍了。大家都辛苦了。」

在这个没有救赎没有回报,无论如何挣扎都是死路一条,宛如地狱般阵亡人数为零的战场。

该讲的话都讲完了,他挂断无线电,把耳麦甩了出去。随后又将一个做工粗糙的遥控装置,用左手从烂掉的右手掌中拿了起来。

战车型来了。就在眼前。来到只能无力靠在桥上石块边的他的眼前——踏上了桥面。

五年前。最初分发到的战队队长是过去共和国正规军的幸存者,后来直接被遗弃在战场上,成了八六。队长教导他战斗技巧、生存诀窍,以及这玩意儿的使用方法。

而如今在那群白猪当中,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人,有胆做这种事了。

烧烂的嘴唇和裂开的皮肤都无所谓了,倒不如痛快点!他笑着心想。

绝不屈服于绝望,不放弃生存。不会让憎恶玷污自己的矜持。

这是他为自己订下的原则,所以才能坚持战斗到这一刻。

不过既然都快死了,骂这么一句应该也无妨吧。

抬头看着高举到自己头顶上,准备踩碎自己的钢铁节肢,他带着笑容,按下引爆按钮。

逃避战斗,逃避现实,因此连抵御外敌的方法都忘光了,无法选择自己如何死去,既可耻又悲惨的共和国白猪啊。

「——活该。」

设置在桥下的塑胶炸药启动了。

身为渡河要道的古桥,和身为陆战霸者的钢铁巨兽,以及死后也不会列入阵亡者名单的八六,同时遭到爆炸火焰吞噬,摔落到黑暗的河流中。

共和国历三六八年八月二十五日。二三时十七分。

当那个警报在国军本部响起时,待在管制官共用办公室里的每个人,都无法理解这究竟是什么警报。

在某种意义上也情有可原。

因为那个警报是在近十年前设定的。

那是在他们之前负责国防重任,连后勤人员都亲上前线而遭到歼灭的共和国正规军,保持着死战不退,绝不能让这个警报响起的决心而设定的。

简报用的巨大全像荧幕自动启动了。占据整面墙的全像荧幕,出现了受夜色昏暗及电磁干扰而闪烁不定的模糊影像。

在带着不解或厌倦凝视着荧幕的同僚里,只有蕾娜一个人沉浸在难以言喻的紧张感之中,默默地抬头望着那个影像。

一座厚实到足以将装甲板或小房子整个埋起来的水泥高墙构造物,从直冲云霄的顶部,一路崩毁到地表。

建筑物实在太过巨大,以至于破坏的痕迹看起来跟溪谷没两样。数量多到形成一股铁色浊流——将杀戮机能开发到极致,散发恐怖气息的多足机械大军,正前仆后继地跨越那条「溪谷」。

一股颤栗窜过蕾娜的背部。

「这啥啊,电影吗?看起来满有意思的。」

「话说谁去关掉警报啊,真的有够吵。」

在没有看过「那些家伙」而悠哉到令人晕眩的同僚当中,蕾娜摇摇欲坠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十年来把战争全推给八六去解决,躲在虚假的和平中,不愿正视现实的共和国国民,就连军人也没见过敌人的模样。在场所有人之中,唯一认得它们的,就只有亲眼见过的蕾娜而已。

就在六年前,与亡父一同造访最前线时。当失去了父亲,而自己却逃过一劫的那一刻。

还有在整整一年前,为了援护先锋战队,和莱登同步的视觉当中。

在浊流的前头引导军势,拥有食人鱼般锐角外形的斥候型。

靠着六条腿的惊人运动能力,将墙壁崩塌形成的不规则断面当作踏板,反覆跳跃前进的近距猎兵型。

以一二〇毫米巨炮睥睨四方,组成整齐队伍向前奔驰的战车型。

还有凭借无与伦比的重量,踏碎、踢散瓦砾,如入无人之境的重战车型。

而这座崩毁得惨不忍睹,往日以牢不可破著称的四方建筑物是——那救世铁幕。

这就是——

最终防卫线陷落的警报。

「…………!」

终于——来临了。

在阻电扰乱型的电磁干扰帮助下,战力增强的「军团」转而采取攻势的这一天。沉浸在泡沫般的梦境中,不愿正视现实的共和国民,因为怠惰而毁灭的这一天。就如同辛留下的预言一样。

「军团」连绵不绝地跨过铁幕。

闯进了毫无防护的八十五区内。闯进了本以为能够徜徉在永久的安宁之中,却连自保之道都忘光的圣玛格诺利亚共和国当中。

其中大半数恐怕都是黑羊吧。窃取阵亡者脑部构造,克服先天寿命限制的「军团」。也是被共和国遗弃在战场,榨干最后一滴价值,甚至无法入土为安的数百万八六的亡灵。

亡灵组成的大军,回归故土了。

从崩毁的要塞壁夹缝中,可以看见钢铁海啸与夜空的彼方,好像有什么在发光。

就像幽暗的森林中,引诱旅人踏入无底深渊的鬼火一般,闪烁着幽蓝光芒的,是光学感应器的反光。

轮廓在月光中显得有些朦胧。大到令人丧失远近感的——宛如摩天大楼或神话怪物一般的巨大身影。

它的前半部突然扬起。

扰乱全像荧幕影像的杂讯,不知为何变得更严重了。

蕾娜猛然惊觉。

像是被疯狂的巨人不断痛击到粉碎殆尽,铁幕如今的惨状。

那是——炮击造成的破坏。

闪光。

随后影像消失了。全像荧幕瞬间变得一片漆黑。监视器……所设置的场所,恐怕是被「那个」的炮击夷为平地了。

警报声持续大作。

是那时候的——

先锋战队在第一战区曾经遇过一次,而就连在东部战线堪称最精锐的他们,也只能束手无策地选择撤退。透过火炮无法企及的超高速度与超长射程,将莫大威力的炮击如豪雨般倾注而下的,那架新型超长距离炮。

「——电磁加速炮……」

蕾娜喃喃自语,旋即抿起嘴唇。

周遭的同僚依旧毫无危机感,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而蕾娜毅然决然地独自离开办公室。军靴踏在拼接木地板上,发出清脆声响,快步走向自己的管制室。

这时,同步装置发出虚幻的热度。

知觉同步启动。对象来自研究室的一隅,以及远在彼方的「女王家臣团」的战区。

『蕾娜!刚才的警报是……!』

『姑且还是通知你一声啊,女王陛下!北部战线已经……!』

「嗯,阿涅塔、独眼巨人,我已经知道了——时候终于到了。」

变更同步装置设定,选择所有可能同步对象,开始连接。由于管制官本来只能同步一个战队,实在不够用,所以在阿涅塔的协助下,花了一年才偷偷将设定修改完成。

被共和国遗弃在战场,榨干最后一滴价值,数也数不尽的八六亡灵大军

为了抵抗它们,必须集结所有战力。

为了抵抗。

为了回应他们最后留给自己的话语,为了活下去。

「——这里是『鲜血女王』,呼叫全战线的处理终端各员!」

联邦军识别名,电磁加速炮型。

仅以一机之力攻陷铁幕,也将联邦军要塞基地毁灭殆尽的新型「军团」——从崩毁的国军本部中发现的这个纪录,就是人类首次观测到它的影像。

(待续)-->">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