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Triage·Black Tag平凡的日常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短篇 Triage·Black Tag平凡的日常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 米瑟冈萨斯

「――菲德,没事的,掀开吧」

掀开〈破坏神〉的座舱盖,辛通过扭曲的装甲空隙看向驾驶室内部,里面的同僚已经不行了。

在自行待机的〈破坏神〉中,光学屏幕上显示出九条的觉悟。

被近战猎兵型(Grau Wolf)从侧边突袭时,〈破坏神〉中的驾驶员处理单元(Processor)就没希望了。

而共和国引以为傲的垃圾,〈破坏神〉驾驶舱周围的框架要是受到攻击就会断成上下两截。里面的处理单元也是如此。随着框架被炸飞上半身的同僚的样子极其惨烈,但在这个战场上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被叫做菲德的旧型〈拾荒者〉用喷嘴和起重臂卸下了座舱盖,辛朝着暴露的驾驶室躬身。被菲德庞大的机体挡住,其他处理单元看不到驾驶室的内部。

〈军团〉的主力撤退了,似乎还有剩下自走地雷――一种装满烈性炸药,该死的人型自爆武器――,对战争结束后离开机体的处理单元来说是致命的存在。不过辛并没有要警戒的样子。肩上披着的折叠枪托(Stock)式冲锋枪也不像是要自卫。

伸出手去触碰了一下,然后端着步枪站起来,九条已经瞑目了。既然断气也没必要再解脱。

这运气算好了。作为维持生命的中枢神经系统与循环体系的头部与胸部不同,腹部即使受到致命伤也不会当场死亡。说不定还会痛苦几天才断气。与那相比运气的确算好了。

即便最终都是死,到最后还是没那么痛苦比较好。

优先治疗分类:0级《Triage·Black Tag》――哪怕现在还活着,但下一秒就将死去,没有必要救治一个即死的人。在投入战场之前便被打上这样的标签,八十六看来这已经是共识了。

所以说,他临死前致命伤带来的痛苦也只持续了那一瞬间而已,并没体会到那种渴望死亡的感觉。

――谁来 救救我

知觉同调(Para-Raid)连接上了,细微的话语传入耳中久久不能停息。没能帮到你。没能守护你。战斗时没能在你的身边,在没分配到先锋战队前就一同奋战了数年,如同妹妹一样的战友。

对不起,米娜。直到最后也什么都做不了。

至少死后也希望能安息,胸前划了十字向神祈祷。除了他之外,部队中的其他人并不祈祷。无法逃避、不断遭受折磨的八十六并不相信会有神来拯救,无头的死神――对于处理单元来说只有接受“死亡”这种忌讳的结局才能获得绝对的安息,而这支战队更是如此。

米娜、和最初分配到这个部队的马修也死了,……当我死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帝来指引我走向归宿。

光学屏幕里,在同僚的遗体与四足蜘蛛的残骸堆进行作业的拾荒者(Scavenger)旁边站着的是他们的战队长,那称号很适合他,既散发不祥又令人爱慕,如同美丽的死神。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整天就想着死的确很傻。

『离退役还有一百三十二天!! 愿那该死的荣光照耀先锋战队(Fucking Glory To Spearhead Squadron)!!』

「得了」

今天九条也在机库里用粉笔写着显眼的倒计时,手上也沾满了粉笔末。他是八十六中少见的有着黑色的皮肤、头发和眼睛的南方黑种(Astra),身材修长健壮,脖子后面还绑有马尾。

面对无法抗拒的命运,放纵自己活得自在,这就是被压迫之人最大限度的反抗。

来到队舍的食堂,早餐也在准备中,柜台对面的的厨房里,安珠用木勺在大锅里来回搅拌,莱顿用平底锅煎着几人份的煎蛋卷。赛欧和科莲娜也在柜台上摆放餐具,凯耶打开牛奶罐头倒给之前戴亚捡回来的小猫喝。其他队员也和维修班的在桌上喋喋不休,也像往常一样,辛远离喧嚣的环境走到后排的座位上看书。

这时,遥远的记忆闪过脑海,九条眯起了眼睛。

孩提时期。在早上的家里,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着,弟弟妹妹们在一起嬉闹,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在被强制收容之前,这是难忘的回忆。

但,现在已经都不在了。

如果把辛比作父亲,莱顿是母亲的话,这样想着往咖啡里加了很多砂糖(奇诺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摘下挂在长发上的三角巾,安珠从柜台探出身子。

「做好了,大家都来取餐吧。还有,九条君你还拿着粉笔,快去把手给洗了」

「哦,知道了」

大家都纷纷起立(就好像地板上有什么脏东西),九条走出食堂去洗手。

回来就有人给他乘上了饭,道谢后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

早餐是罐装面包、炖兔肉和野菜煎蛋卷,饭后甜点是橘子和浆果,还有用蒲公英做的替代咖啡,蒲公英是从被遗弃的都市周围的森林里找到的,然后种在队舍里培养。虽说这样的菜谱相对简朴了些,但还是比用生产设备做的……或者说是没有味道只能满足人体所需的合成食品要好得多。

九条看了下周围,在餐桌的一角,明明早餐都准备好了但那个位置还是空的。

感受到视线的同僚们都看向那里,氛围在餐厅里传播,很快所有人也意识到了。

昨天,米娜战死了。

一下子,沉重的氛围弥漫在食堂。

对于处理单元而言,同僚的牺牲是家常便饭,也能很快接受同僚的逝去。大体就是那家伙牺牲的当晚会感到悲伤,不过到了第二天就会回归日常。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在这个战场上,死是再平常不过的,当然,这种性情本身就有问题――但偶尔也会给人一种无力的失落感。所以才会选择去淡忘,微笑着迎接眼前残酷的未来。

沉郁的寂静、早晨明媚的阳光和食物的芳香充满了食堂。

九条握紧了双手。

笑不出来就输了。享受不到也是输。

他们绝望的向将他们投入战场的白皮猪投降。

输了吗。

「呐! 三天后就是满月,到时候来『赏月』吧!」

――知道吗? 九条。月亮上可是有兔子哦。

――真想去月亮看一看。

九条突然大叫一声,然后说出那种话,同僚们都惊讶的回头看向他。

九条也越说越激昂。

「那是大陆东方的祭典,来吧。大体是跟『赏花』一样的感觉哦。对吧凯耶!?」

突然把方向转到凯耶那边,她慌忙地点了头。远东黑种(Orienta)特有的乌黑色的马尾辫随着不断点头而飞舞着。

「嗯,大概是这样。我也不怎么了解的」

「赏月还要喝酒聊天的哟! 但我们还不能喝酒!」

九条也知道,处理单元是不能接触酒精类的。因为喝醉了就无法战斗了。要是遇上战争,被〈军团〉袭击时就只能眼睁睁被杀了,而他们的自尊是不会容许这种事情的。

像是意识到提案的意图,莱顿笑着说。

「嗯,这主意不错。反正大家都有空,就去放松一下吧」

战队副队长都同意了。眼见如此的基地最年长的维修班长苦笑着,其他队员和维修人员也一阵欢呼。

为此,我们看向了有着最终决定权的战队队长――对周围事物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平静地把目光投入书本的辛。

「呐,怎么样,辛!」

「……」

辛沉默不语,在这种场合只有三种回答,同意、不同意或者不感兴趣。现在看来第三种可能性更大。

所以我想再问一遍。

「三天后会满月,一起去『赏月』吧!怎么样!?」

「听见了。不也挺好的么」

在他回答之前可没人敢插嘴。

啪嗒一声合上文库本,辛将血红色的双眸转向这边。封面上的标题是『变种第二号』,是旧时的科幻小说。辛与其说是读书家不如说是个性强的滥读家更好,什么种类的书都会看。在不久前还读了远东女诗人的反战诗,更久前则是嗑药独裁者写的政治宣传书。

真是很特别的爱好呢,这句话是相处了很久的莱顿说的,九条也这么觉得。

即使九条讨厌这个比他小三岁的少年的无礼举止,但多少希望他能知道其中的理由。

至于他在读什么,想都不用想――对周围的事物都显得不关心,大概是严谨类型的吧。

「不过,那不是秋天的活动么? 而且也没有那些的东西」

「都无所谓了。我只是想找个借口而已,具体怎么做也不清楚」

辛――也罕见地――露出一副嫌弃的样子。

「……那样的话大家都带水杯去赏花就行了」

凯耶迷惑不解地歪着头。

「说起来那时脸色好像有点奇怪,是准备干什么吗? 就用水来代替酒了」

喝不到酒就有点遗憾了,还想带上高级矿泉水的瓶子和远东的酒杯的。

辛疲倦般叹了口气。

「……没什么」

三天后。

下着暴风雨。

「妈的……! 笨蛋月亮 笨蛋暴风雨……!」

「算了,下个月再看就是了。本来都能想象到会是怎样一幅场景了,怎么就来暴风雨了」

食堂桌子的一边,九条伏在桌上摆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而对面的赛欧也撑着下巴不断在他伤口上撒盐。

「老板,再来一杯」

「差不多该清醒了吧?」

说着九条就拿起装水的杯子装出要续杯的模样。虽然外表是个可爱的美少年,但内在是个尖刻的急性子。

就这样两手叉到脑袋后面靠着椅子。

「啊ー真该死。我可是很期待那一幕的啊」

回想起过去。

――知道吗,九条。在东方国家的传说里,月亮上可是有兔子哦。

――真想到月亮上看看。

――等到满月的时候月亮就会很明亮,也许在这里就能看到哦。

在刚相遇时,这么说着的米娜天真无邪地笑了。

而那家伙终究也没能看到月亮上的兔子。所以,我至少要替你去寻找。

「大家也都知道,今天是不可能了」

赛欧看向机库那边耸了耸肩。晚饭后是自由时间,维修人员本应也在休息才是,但只有今天维修发出的声响仍未停止。

脆弱的〈破坏神〉战损率很高,修补的零件也供不应求。今天也是共和国空运补给的日子,但因为运输机飞行员宿醉而大幅延迟。所以就只能拖着等零件到了才匆匆吃完饭就重新工作。

休息中的戴亚捧着咖啡回来,坐到赛欧旁边的椅子。

「总算能开工了,但熄灯前怕是做不完了」

九条松了口气。维修班也有维修班该有的固执和矜持。作为处理单元生命线的〈破坏神〉要确保机体处于完好的状态,维修班也出于本职在内平时都不会让处理单元去碰机体。

「有什么帮得上忙的么」

「辛也听到了。但也没必要。说小鬼能帮上什么忙之类的。但比起那个还真不方便呢」

八十六区――只是一个文件上没有人类的前线基地,基地也只能供给最低限度的电力。而现在大部分电力都用在维修设备上了,队舍能使用的电力很少。在这个时间段包括赛欧和戴亚在内的其他队员都会待在食堂,所以每个房间也没有多余的电灯。

人数也被平时多了一倍,在六名女性队员的尖叫声中,食堂显得要比平时更热闹,九条也兴高采烈。虽然九条没有去过学校,但修学旅行的夜晚也是这样的感觉吧。少见的氛围在不断高涨下去,每个人都沉溺在这欢快的时间中。而辛也回到后排的座位打开没看完的书继续看下去,初次遇到暴风雨的小猫因为害怕也慌忙的跳起来紧紧抱着野战服的胸口,

九条也好奇地试着打听一下

「现在看的是什么?」

「『雾』」

一部以孤立环境为舞台由恐怖小说大师写的作品。

而现在这个基地正处于暴风雨、〈军团〉和白皮猪的地雷原营造绝佳孤立环境中。

「……现在的时机也不错呢……」

呃,这风刮得。别说窗户,就连队舍都有种摇晃的感觉。

凯耶和科莲娜吓了一跳,辛也抬起视线。

大风轰隆地冲击着队舍,过了一会才稍稍减弱,但不祥的呼啸声和风透过窗缝吹进来的声音还在缭绕。

「……」

这样的状况下,大家不知为何都不吭声地看着天花板。

「……队舍应该不会漏雨的」

就如科莲娜所说,各个前线基地的队舍都是用破旧的木板搭建的,漏雨也漏得很厉害。

「不然呢,姑且也算是基地最重要的据点啊」

听到莱顿说的,九条露出一副夸张的苦涩表情。

「但是莱顿,在其他基地也同样是重要的据点吧,但是不漏雨的就很少见了。在之前我待的基地漏雨的时候,基地全员都会落得提着水桶不断运水的情况」

「啊啊……」

全员(待在个人领域的辛除外)都流露出讨厌的样子。好像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的确呢,都和水桶变成朋友了! 还有铁锤、木板和钉子」

「跟雨相比果然还是雪更麻烦。两年前下的那场大雪还刮进来了」

「而且,那时候辛还开玩笑地试着命令菲德去铲雪」

「比起那个最讨厌的还是从隙缝中吹来的风……。在前线的基地天气很冷,特别在冬天的时候,轮班的人都感冒了」

「啊啊,还有这样的一个基地,我之前在的基地仓库被冰雹砸出了一个大洞……」

大家都在争着分享自己『前线基地的轶事(天气篇)』,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轰鸣声,电灯熄灭了。

看着暗淡的电灯,赛欧说。

「……呃,停电了?」

「出了什么状况么。输电电缆在地下,风是刮不到的吧」

「难不成共和国灭亡了」

「……呀,科莲娜。要真是那样的话就好了」

哪怕这么说戴亚也是很兴奋,在小时候就被关进强制收容所,单纯过着不断战斗的日子的处理单元也很渴望这种聚会。无论是暴风雨、停电还是共和国灭亡也丝毫不影响他们,对他们而言这是一场欢快的聚会。

话题也从有趣的灵异现象到新型〈军团〉的攻击、外星人来袭再到停电的原因,大家都处于一阵类推的吵杂之中,忽然有人站了起来并无声地走出去,过了一会后突然又来电了。

「啊」

「啊」

安心的声音带着些许遗憾,这时辛无声地走了回来。

「断路器」

「什么嘛真扫兴」

刚才开口就扑通一声,电灯又熄灭了。

「……」

所有人都不自主的看向电灯,这回辛可没动身。

突然间知觉同调启动了,在『通话语音(Sound Only)』的全息窗口对面,传来了一个有点神经质的年轻男子的声音。

『管制官一号呼叫先锋战队。立即停止浪费电力的医疗单位工作』

那是在铁幕的另一面,待在共和国八十五区内共和国军本部的指挥管制官(Handler)的声音。与那高级的军衔和自大的态度相反,归根到底只不过是个看守家畜的人罢了,一个毫无用处的指挥官。

断路器关闭也是这个原因,九条皱了眉头。

所谓医疗单位就是在前线为替代军医而配置的医疗机械,能够自动判断伤病的种类与程度并进行相对应的治疗,是白皮猪所说划时代的医疗系统。

而且,治疗标准(Triage)也有很大的问题,只能治疗到可以重新上战场的程度。况且只要是受到严重的创伤哪怕还有治疗的可能也会被视为『无法治愈』而当做弃子。这也是因不愿在丧失战斗力的处理单元上浪费资源的共和国价值观而设定的。

当然,高官也很讨厌那些当作冷血机器的垃圾处理单元。

辛叹了口气然后开始说明。与管制官通信基本都是由战队队长的他来担任。

「管制官一号。由于白天的补给延迟了,〈破坏神〉的准备工作还未完成。而紧急程度较低的医疗单元维护就放到后面再做了」

『你懂不懂。还不快点做完的话我就不能回家了』

全员听闻后都默默叹息。比起医疗单元的维护,〈破坏神〉的维修则是更优先进行的任务。所以管制官加班什么的都无关紧要了。

『听到了吗家猪们。对上司的礼仪哪去了』

本就没必要对喊着家猪要有礼貌的蠢货表露敬意。

对于全员的无视,管制官急躁地喘着气。

『呵,真是不像样啊……随你们吧。我也是最后一回指挥你们这群八十六了。你们就和〈军团〉战斗到死吧』

啊啊,辛无所谓的应付一下。

「这么说一说是要退役了吧。本就是找不到工作才入伍,现在找到新职位了么」

管制官楞了一下。

『……谁告诉你的』

全员都在想他是不是喝醉了,但并没说出来。这时管制官用可怕的语气说着。

『对“死神”真是不能丝毫大意……那个被不祥死灵附体的怪物』

心火上头的科莲娜皱着眉,赛欧也目光冰冷的眯起眼睛,但本人却不以为然。

结果还是由管制官的沉默而宣告失败。

『……这像什么。肮脏的家畜怎么还关心起管制官(主人)来了?』

「并不在意」

辛断言道,但管制官并没听见。

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越说越得意了。

『似乎本人还没提过呢。接替我的是个小姑娘。是前贵族的同时还是个在跳级中毕业的精英。但那个未经人事的大小姐怎么可能正确指挥。充其量也就让你们白送死吧。……不过这也是你们八十六相应的下场啊,活该呢』

「……」

看着沉默不语的辛,九条心想该怎么办才好。处理单元通常都不相信管制官。毕竟有没有都无差了。……只要别乱指挥,在一旁看着就好了。所以才不在乎。

或许会感到有点寂寞,但很久以前就舍弃这种想法了。

在那件事之后的责任人发令时我都会选择无视。

「既然都辞职了,就不用担心我们早点回家比较好吧?」

但说到回家时他的语气就突然转变。

『别说傻话了。违反命令的话我的评价也会下降。要是我现在回去的话又会给别人添麻烦,不然早就走了――』

辛砸了咂嘴。管制官明显吓了一跳。

没错――无论他多么自大,在进行知觉同调时都会有点害怕辛。

『总、总之这是命令。停止机库的作业然后关掉队舍的电灯。行啊。一群猪不去替共和国的市民奋战,到晚上还游荡成性了是吧』

说完后他就像逃跑般迅速切断了知觉同调。包括辛在内全员都为此喝彩。

虽然那蠢货这样说了,但作为生命线的〈破坏神〉的维修工作可不能停止。

虽是这么说,但也还是把食堂的灯关了,拿出从废弃的军事基地找到的荧光棒(Light Stick)放到灯罩上,然后再挂起来就能照明了,而被有趣的氛围感染的处理单元们也继续热闹下去了。

维修的噪音和像磨碎石子的雨声还有如女性悲鸣般的风声在周围缭绕,虽然身处一片黑暗但我还想试着玩叠积木游戏,奇闻异事的话题也愈发激烈,我试着喝了标签模糊又存放久远的饮料罐中的液体。辛也没在黑暗的环境下继续看书而是在和莱顿下国际象棋。

「……不过,女性管制官倒挺少见的」

莱顿一只手拿起皇后灵活地转过身推动前进后,思考了一会突然说道。

哪怕打着市民平等和先进国家的旗号,在共和国正规军中依旧是男性主义盛行。而且,就算现在是失业者众多的时节,那里也不是大学出身的大小姐该去的地方、

「不过也是大小姐呢,也不知道长什么样」

戴亚在夜里喝着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混合液体。哈尔特脸色有点暗沉地转着玻璃杯。

「到底长着什么样呢。果然还是个很棒的美女吧! 不会是个公主吧!」

从欢快的语调中可以察觉到同僚们的坏念头。

「就这么决定了。……很棒的美女公主猪」

「就算长着巨乳但也是猪啊」

「当然是白皮猪啦」

这种氛围是? 擅长绘画的赛欧在素描本上画着什么,走过去看的同僚们一个个都笑出声来。九条看了后也大笑不止。穿着褶边连衣裙的卷毛白色小猪,在向我们笨拙的眨着眼睛。

「哇,还背着粉色的蔷薇」

「就是这种样子。要是把词尾的『是啊』改成第一人称的『在下』绝对会更形象」(译注:『わたくし在下』这个的语气就比较正式,而『ですわ(desuwa)是啊』这个是淑女们爱用的语气词,而且还带有点炫耀的意思)

「这样的话,问候是『贵安』许可就是『好的』。……就算是辛也坚持不了三天啊」(译注:都是比较正式的语气词)

「那赛欧估计第一天就不行了」

「哈尔特你在说什么呢。这才是我要说话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只拿过刺绣针的病弱大小姐呢」

「说不定好像碰上风雨和阳光就会死掉哦」

「嗨,你是军人吗?」

「怕不是既懦弱又胆小,只能用细小的声音自己确定一下。……或许很容易就急躁了哦」

「各位,都冷静下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就这样决定了」

「女神啊女神你在说什么呢。大发慈悲地怜悯我们八十六为将我们从现实的苦海中解脱出而降临的女神化身……尊敬的下一个管制官是不是这样的呢」

就在大家都把新上任的管制官当成话题来打趣时……九条眯起了眼睛。

「……是啊」

哪怕不是女神,也不是温柔的公主。

「只要是个善良的人就好了」

即便那只是空想,但至少能遇见一次的话。

如果真有那种救赎的话,已经没有要守护的人了,这个战场真的很愚蠢。

视线转向前方,拿着素描本苦笑着的辛耸了耸肩。在处理单元看来,善良的管制官与无能是同一个意思。倒不如说无能就是把平时的伦理道德灌输到战场的『善人』,让这样的人来指挥只会凭白增添牺牲者。

管制官就应该是那种放弃指挥转交给现场应变的笨蛋,这也是处理单元的一致认为。

九条扯着嘴,真要是那样就好了,即便是当不了多久――。

不经意间,辛周围的气场变冷了。

如同听到呼唤的猎犬般抬起了头,然后视线转向遥远的东方――〈军团〉控制区域的方位。

全员都知道其中的意味于是都屏住呼吸。那双稍微有点锐利而又冷峻的红色眸子直视着莱顿。

「……出击」

「啊啊,第二战队他们也应付不了啊」

夜间战斗的原则是,在夜间由同样是第一战区的第二、第四战队负责作战,但如果收到求援请求的话第一战队也就是先锋战队就会出击。

而战队之间也禁止相互直接通信,还必须要经过管制官的求援通讯,特别是夜里管制官回家的时候,这会有致命的延迟。

放好素描本的赛欧站了起来,那些在分配到先锋战队之前的追随着辛的人很快就做出了反应。

「我去通知维修班,期限是多少?」

「最多三小时,准备完成后无需等待救援请求立即出击」

「明白」

有着如同猫眼般灵敏的赛欧在黑夜中向机库跑去。看着他的背影,辛又重新看向剩下来的队员。回头时已经没有打闹与私语,紧迫的战意弥漫开来,锐利的二十对眼睛正盯着他。

「现在,你们都回去休息一会。根据情况看来是要彻夜作战。等到作战开始就不能休息了」

「了解」

血红色的双眸,即便开战了也没有战意与觉悟出现,只是像往常一样归于平静,但九条却感到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并没有害怕。与压倒性的〈军团〉作战,可能最终会有人死去――也可能死去的就是自己。

只有,彻透的静谧

那种――不同的性质。

「在〈破坏神〉准备好之前我们不能出动。即便会有很多的死伤者,但优先目标还是摧毁〈军团〉的攻势。……在战场上不要轻易救助别人,也不要想得太简单」

『――战队的各位。由于你们的管制官不在,现在由我来代理。同战区的第四战队发出了求援请求,请立即采取措施』

「了解,管制官。……感想您的亲切」

正如辛所预料的,友军无法应付〈军团〉的大规模攻势,作战区域内废弃城市的失守也如辛所说,在那里留有大量的尸体与压瓦砾下〈破坏神〉的残骸

之前蹂躏过友军部队的〈军团〉,现在也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被先锋战队从侧面突袭,并将队伍分散开来在废弃都市的各处逐一击破。

就如字面意思般带头冲锋,九条注视着涂有无头骷髅个人标志的〈破坏神〉,他看得有些入迷了。那是辛的机体。

好强。

真的很厉害。在他压倒性的技术和无双的战斗技巧驱使下的〈破坏神〉有着所有性能方面都凌驾于〈军团〉之上的能力。作为战损率最高的前卫(Point Man),专门从事近战的〈送葬者〉的职责就是应对敌人的子弹与敌刃,并且如噩梦般的机械魔物,一个接一个地屠戮着,在黑夜中火焰被阴雨压得摇曳起来,仿佛就是神话中可怕的怪物。

是的,辛很强。

不只是战斗很强,精神(心灵)上也如此,九条这样想到。

辛不会笑也不会输给困境,即便看不见希望,也不会屈服于绝望。

比谁都要更接近死亡……与自己一样,都在死亡的恐惧中微笑着哪怕没有同伴可依靠也能一直这样保持下去。

即使周围的人都已战死,辛,一个人也将孤军奋战到底。

觉得羡慕的同时又感到寂寞。

但那不是人的生存方式,因为那是冰刀的生存方式。舍弃某些事物,只是为了打磨自己,当达成目的之后就会崩断――除了剑之外一无所有。

那样一定很寂寞。

所以至少,有――谁。什么都行,除了目的之外心里还留着――什么人。

如果是我就好了――。

我也知道那只是虚幻的愿望,被关在大地尽头战场的他们,新来的只有管制官,也都是无计可施的废物。事到如今也没有谁能拯救这个战场。

啊啊,不过,刚才那家伙的态度倒还可以。

就在之前,听到一个如银铃般清脆的少女的声音,让九条松了口气。在出击之前,明明不是自己管辖的战队却仍然告诉我们求援请求,不知道是哪个战队的管制官。

因为没有同调对象的设定,所以不能使用知觉同调,只能用基地的无线电联系,但那时小队长在内的全员都没有参加作战会议,只有九条接通了。

就像那样,但至于是谁的就。

撕裂般的声音打破了思考。

『九条(天狼星),你在干什么啊! 停下脚步就会死的!』

「该死,凯耶(樱花)!」

他所属小队的小队长斥责了凯耶并慌忙赶过来。机体下部的光学传感器传来的影像被投放到光学屏幕上。燃烧的瓦砾,被炸飞的〈破坏神〉的腿部与座舱罩。燃起火焰的一旁,能够看到近战猎兵型的身影――。

音频传感器传出微弱的声音。

『――救救我』

倒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去,在纷飞的雨滴与舞动的赤黑色火焰夹杂间,能够看到伸出手求援的野战服人员。是辛存者! 她逃了出来!

米娜的死又浮现在脑海之中。虽然没能亲眼见到,但值得庆幸的是亲友的痛苦并未持续下去。但处理单元要是不去救助的话还是会因痛苦而死。而且即便我救不了米娜……但我一定要救你!

准备拉开座舱罩的开关杆。〈破坏神〉没有装备有机械臂。那就自己走去出用双手去救。

霎时――不知为何,出击前辛告诫我们的话在脑中回响。

――在战场上不要轻易救助别人,也不要想得太简单。

摇了-->">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