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漫画1卷短篇(第一卷剧情)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短篇 漫画1卷短篇(第一卷剧情)

无名战士无墓冢

「〈送葬者〉……!?」

辛对用颤抖语气呻吟的共和国蔚蓝军服的士兵投以讶异的目光。在共和国八十六区,东部战线第一战区第一战队“先锋”的前线基地。从时隔半年的重组中被编成分配到这个基地,辛站在历经风雨和阳光的冲刷下褪色的队舍前。

队舍的墙壁已经完全掉色,上面还有上下颠倒的共和国五色旗涂鸦。

「怎么了?」

「没……」

士兵用支支吾吾的语气敷衍后,便移开了视线。他并没有军人应有的风貌,是个身材消瘦且懦怯的人事部所属士兵。……虽然八十六不被认为是人类,但不知为何,他们的信息不是由共和国军装备部处理,而是让人事部负责。

在以『先进的无人机与人道的国防』为宗旨的共和国军,没有战斗人员。因此,只会在每月的物资空运与职场变更时才会看手续的共和国军人,显然不能称之为军人。甚至怀疑他们是否懂得怎样开枪,一部分人还十分害怕着立场在他们之下的八十六。尽管面对的是笼中野兽,却还像个孩子一样担惊受怕。

眼前的士兵也是胆怯成性的一员。

辛淡然自若的看着他的丑态。他不知道共和国人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待他。如今八十六就像动物一样,被当成野兽忌惮着,被蔑视为人形的家畜。

士兵像是要摆脱那没有感情的视线一般,闭上了眼睛。

之后,他挤出带有刚开始惊愕与动摇的声音,用极具官腔的口吻说

「一一收容编号E022-23093。重新拍照。到这边。」

共和国八十六区各战区的任期,原则上为半年。每半年便就会将部队重组,重新部署。这是为了防止处理单元勾结叛乱的措置。

重组时也需要重新拍照,当结束管理文件用的照片拍摄后,辛来到士兵面前。在画着身高线前的墙壁上举着编号牌,就像囚徒的照片。不被承认是人类的八十六,包括名字在内的所有个人信息都会从共和国行政系统中抹去,只用收容时的编号来进行管理。

因为只是随手写的缘故,笔画有些歪斜。忽然看到了展示的自己的编号。

前四位数是收容所编号,后五位是收容者编号。而这个编号也在部队重组时的照片拍摄、战时通信和警戒战斗中的报告书里细分使用,即使再讨厌也能记住了。

忘记他的名字怎么叫的人也有很多。

一一辛。

突然间,听到到有人在叫他,他看了过去。

忘不了。……忘却不了的同伴。

名字什么的,归根结底,还是与这个编号一样,只不过是个体识别用的单纯符号而已一一。

不过拍照和配属的手续,归根结底也只在共和国军内部才是必要手续,对于处理单元来说不具有任何意义。

虽说只是重新拍照,但也是战队二十四人一个个轮流来。也都是十多岁的一群人,处在精力旺盛的年龄,在辛的周围,同伴们都按耐不住寂寞,开始喧嚣起来。

同样拍完照回来的科莲娜,将零散在草地上的一个小石子踢飞。似乎是被眼前这意外的一幕激起竞争意识了吧,名叫奇诺的少年将散落的钉子踢飞得更远。短暂的等待时间,瞬间演变成看谁踢得更远的竞争。

持枪负责运输的共和国军人,虽然看见家畜们在胡闹而面露难色,但也不会去制止。……包括基地在内,八十六区的各项设施都位于要塞群格兰幕百公里外,被对人·对战车式地雷原完全与共和国本土隔离。即使他们不去管理,八十六也逃不到哪去。

赛欧一脚把生锈的螺栓踢到墙上的颠倒五色旗。一下子,看谁踢得远的比赛又更换了,现在是看谁踢到什么颜色就得多少分的游戏。而在不知不觉中,踢的动作也被取消了,变成一场投掷游戏。

辛认为总是这样看的话会有点眼花缭乱,通常来说,这种最终会演变成倒立用脚踢东西的迷之游戏,所以他还是打算与这场骚动保持距离。

像是猜到他内心所想,戴亚看向他那边笑道

「辛艾君? 别老是观望了,偶然也露一手吧?」

「…………。好吧」

被指名了也逃不掉。

他将目光看向脚下的双头螺栓,用力一踩将其颠上来,然后眺准时机抓住在空中旋转上升的螺栓,趁势投了出去。

“唰”地一声,长条棒状的双头螺栓已经刺入五色旗的中央。

随后,同伴们、惊呆与微笑各站脸半边的基地整备人员、一旁观望的共和国军人,都陷入了沉默。

「……太强了。」

「不愧是“东部战线的无头死神”……果然名不虚传……」

「…………」

实际上。

完全不过是偶然而已。

虽然只是碰巧,但辛并不想说明,只是保持沉默。似乎知晓他沉默的理由,分配到同一队伍中,与他相处时间最久的莱顿无声的笑了。

回过神来,似乎已经拍完全员的照片的人事部士兵走过来。

「交情挺不错啊。……你和他们很熟么。」

辛稍微扬了下眉毛,共和国军人除了骂人外,聊闲话倒是极其少见的。

「……是啊。因为都被分配到这里了。」

东部战线第一战区第一战队“先锋”。是由战斗时间最长的处理单元————从这绝死战场上存活数年的处理单元组成的精锐部队。

霎时,士兵沉默下来。……这样,就一部分人吗,传来自言自语的声音。

并没理会他,辛看向士兵手中的相机。那是如今已经很少见的,在拍摄现场就能冲好的宝丽来相机。

八十六没有坟墓可以长眠。现今拍的照片,在战死或战队重组时,也会扔掉不保留。

但即便如此。————还是。

「一张。……可以拜托你吗?」

看向月亮的银色双眸并未回头……辛指着“那个”将话继续说下去。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