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2019年生贺短篇(5.19)- 辛 续篇

短篇 2019年生贺短篇(5.19)- 辛 续篇

翻译:米瑟冈萨斯

86吧群号:464257667

「……唔」

看到送来的小包裹的寄件人时,雷眨了眨眼。来自吉亚迪帝国帝都一一圣耶德尔。

「诺赞候爵……祖父寄来的啊。」

那位雷从未谋面,住在被父母舍弃的祖国的父系的祖父。父亲好像会定期寄送信件过去,但祖父好像从未回过信。祖父仅仅寄过一回,寄来的是对雷生日的祝贺以及作为礼物的画册。

雷弯着嘴角,虽然能送礼物过来是好事,但送的那本画册说实话他提不起兴趣。从房柱阴影处窥视着门厅的年弱弟弟,向他走近。虽然对送来的东西很感兴趣,但面对投递员(陌生人)好像还有些害怕。

「祖父?」

「嗯,辛你不知道么。就是父亲的父亲。因为……祖父居住在外国,不能和我们见面呢。」

听雷这么一说,辛歪了歪脑袋。

辛知道爷爷是什么样的人。他的青梅竹马丽塔偶尔会来玩,是有着和丽塔的银发有所不同的斑白头发,满脸皱纹的男人。但在自己家却没有听到过相关的话,所以他就觉得祖父跟朋友家里的『奶妈』、『女仆』一样,是有的家有,有些的没有的。

「我也有祖父吗?」

「有啊。虽然母亲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但父系的祖父还健在。……你看、」

小包裹的收件人是辛,应该是祝贺他的生日吧。虽然雷觉得应该先交给父亲比较好,但他还是当场撕破包装,拿出里面的东西。

就如他所想的那样,拿出来的是一本画册。外表绑着黑色丝绸缎带一一至今雷也提不起兴趣的一一有着无头骷髅骑士封面的画册。

果然会送这个啊,雷的嘴角愈发弯曲了。

大约十年前,送给自己的也是同样画册。虽然如今读起来故事情节很有意思,但奈何主人公是位无头骷髅骑士大人。对于年幼的心灵来说很可怕,雷也没怎么看过。

更何况辛还有些胆小,对他而言太勉强了……。

与雷的料想正好相反,辛哇了一声,然后目光炯炯。

「画册!」

「祝辛生日快乐。」

包裹里还有两封信件,一张卡片状的上面,写的是为了让孩童也能读懂的简单文章。

另一封信则是给父亲的,雷将卡片与画册交给辛。虽然只有雷一只手能拿住的大小,但辛的小手还是显得不足,最后是以双手抱着的方式接受了。

辛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反复扫视封面上的骷髅骑士大人一一但在雷的眼里看起来可怕一一脸有些僵硬的雷向辛问道:

「…………………………要读读看吗?」

「嗯!」

虽然吉亚迪帝国变成了吉亚迪联邦,但诺赞一族至今对政府与军队都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如果是被雇佣为见习佣人的佣人一族的孩子,想必刚开始时都会迷路,占地广阔的诺赞家族首都别墅中。在一张地毯仿佛能铺满整栋普通市民住宅的办公室内,诺赞侯爵一一赛艾·诺赞将夜黑种纯血的漆黑色、如同雄鹰般慑人的眼睛移向待命的总管。

「斯图尔特。」

「在,老爷。」

大贵族的佣人理所当然是如影子般存在的人,但当主人召唤时就不同了。诺赞侯爵抬头看向走到办公桌前的,身穿旧时代燕尾服与单片眼镜的总管。

「我记得你有个今年满十八的孙子。」

「在下送他到军官学校去了。虽然他还没有能被老爷接见的资格。」

「听闻也挺优秀的,但我想问的不是那个。而是……」

曾支配过一半帝国军的老猛将,现在简直就像经验不足,做不出决断的新手少尉一般支吾着。

「像这么大的孩子。如果要送生日礼物的话,会喜欢什么样的呢?」

老总管面露微笑。

「是送给辛艾少爷的吧。」

他是诺赞家里,舍弃了帝国而出走到邻国的诺赞候的长子一一赖夏的儿子。作为诺赞侯爵之孙的少年。由于战争爆发与之后各国之间失去联系,实际上在九年里都是生死不明。直至因为大约两年前的某件事,在联邦的战场受到了保护。

从作为他现在监护人的联邦临时大总统那儿接到联络以来,诺赞侯爵曾多次提出会面,但由于辛本人拒绝而未能实现。

「是啊……如果要送给十八岁的男子,果然还是……」

老总管郑重其事地点了头。

「给零花钱就好。」

诺赞侯爵在厚重的黑檀木桌上夸张地砸了一下。

然后突然抬起头朝总管大声怒吼。

「懂事后第一次从祖父那收到礼物,怎么能够没有那样的情感!」

「现金就可以。」

「你太烦了!」

哼,诺赞侯爵气冲冲地向将一只手抵在嘴边的幼年玩伴怒吼。从半个世纪前就完全没变过,一直维持着胡乱煽动的高超技能!

「说到底,辛艾少爷到底喜欢什么,您也不会知道的吧。」

「那是……的确。」

「即使是原本就同住一座宅邸的孙子,超过十岁后,比起祖父,和同学一起度过的时间会更多。因为已经不知道孙子想要的是什么了,所以干脆给他零花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吧。您之前就没见过辛艾少爷喜欢什么,就这么猜也未免不自量力了些,哼。」

「别说了!」

这回老总管故意笑话了一下。

看着抱头苦恼的诺赞侯爵,老总管收起揶揄的笑容。

「……不想与您见面,说明辛艾少爷还无法整理好心情。应该体谅到他的心意,然后在的前提上为他庆祝一下才是吧? 那样的话,老爷仅需要祝贺,赠与他一个活到现在的祝福之类的,不就可以了吗?

「――啊啊,还有件事,大尉。派遣期间,有寄给大尉的行李送到了,请认领吧。」

「行李?」

听着机动打击集群本部一一吕思特卡莫尔基地管理中士的话,辛皱了下眉头。

派遣到联合王国是从春季开始的,为期两个月左右,现在返回基地已经是初夏的季节。不过在这两个月之间收到的行李与嘱托之类的,他都没有记忆。被共和国迫害而失去亲人的八十六,没有会寄来信件或者行李的人。

中士装作没看见辛惊讶的表情,从储藏库深处拿了东西过来。联邦的网购系统对于从幼年时期就被困在战场上的八十六来说很稀奇,虽然这段时间内被派遣出去,但似乎有不少人在期间订购了东西。理所当然,在物主来领之前都会占有储藏库的空间,作为这方面的中士,也是希望辛能尽快领走东西吧。

「请到这边。……这是收据,请确认后签名。」

将一手能拿住的大小与相等重量的包裹当垫子,他用专门的笔在电子纸上签了名。

包裹上有经由军检开过封,然后重新封回来的图章印记。收据和包裹标签上写着的,是寄件人的名字。

看见名字之后,辛眨了眨眼。

「诺赞侯爵?」

他的祖父曾经是帝国的大贵族。迄今为止的会面请求他都拒绝了,对方也大概理解他的意思了吧,之前信件以及包裹行李这类的东西都没有向他寄过……。

「派遣期间大尉过了生日吧。听说是那天寄到的。嘛,应该是生日礼物吧。虽然有些迟了,但还是要祝贺您生日快乐。」

「谢谢……」

是这样的么。

提起生日,他一边想着刚好来得及的蕾娜生日,一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用多功能刀把封口拆了。

至今为止,对于祖父。

他并不想与之见面。不是不见面也没问题,而是纯粹不想见面。

但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虽然现在还不想见面,但也不是永远不想见面了。

为了正视过去,应该要见上一面。

从前失去的东西。在想找回来的同时,也从心底感到害怕。

从包装里露出来的是名牌的盒子,盒子外面有着仿佛是黑色绸子的丝带。虽然他觉得这并不是什么恶趣味,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有些怀念,于是打开盒子的盖子。

「……相框?」

里面还有好几张照片和书籍……或者是模仿纪念册的家庭式用品。

由白银、玻璃制成,收录相片的页面里是空白的,只有那么一张,有着他所熟识的骷髅像的卡片夹在了最初的页面里。

一一能够与你再会,我对此深感欣慰。

生日快乐。

「…………」

虽然他没有见过。但不知为何,辛还是缓缓地描绘着略微让他怀念的画像,还有那难以看出的漂亮文字。

父母、哥哥、曾经的自己的照片,一张也没有剩下。无论是谁的面容,他都已经记不清了。

但在诺赞侯爵那边,或许还留有当初父亲寄过来的照片、信件之类的东西。找到照片之后,相框上的空白,与记忆中的,或多或少也能够填补了吧。

过来填补记忆一一也就是过来见面吧。

他大概想这样传达。

呵,不知不觉间,辛笑了。

就感觉像被素未谋面的老人,从背后推了一把。

「用今后得来的东西当作弥补吗? 一一诺赞侯爵。」

虽然他还不能称之为祖父。

但暂且去听一听这个相框的真正用意,以及骷髅画像的来历吧。

如此想到的辛,将空白的相框放在了桌子上。




本章已完,搜索"亲小说网"看最新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