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Eighty Six -_第二章 天鹅堡垒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五卷 第二章 天鹅堡垒

联合王国南方战线,列维奇观测基地。

这是个典型的易守难攻型要塞。

四方的断崖峭壁高低差最大可达三百公尺,最小也高达一百公尺。要塞具备南北纵长的菱形顶部,险峻地矗立于岩山之上。地区特有的纯白岩石表面如今覆盖着厚厚一层陡峭的冰雪斜坡,岩壁顶端环绕着强化水泥与装甲板的城墙。自北方顶点更有将近一百公尺高度的岩山延伸出去,厚重坚固的岩盘天篷以此处为支柱,宛如展翅的天鹅般覆盖住顶部。

闸门与通往闸门的攀登路只修了一条,位于面对军团本部西北的斜边,而且坡度异样地陡,还得一路九弯十八拐地慢慢往上爬。闸门周遭无数枪座的吓人炮口,俯视着如野兽内脏般蜿蜒的攀登路。

「————这里原本是国境线上的一座堡垒,现在用来当成着弹观测阵地。」

覆盖顶端的天篷有许多地方破洞,如同腐朽的羽翼。维克率领着蕾娜等人,沿着薄暮雪天淡红色的日柱微光一路前行。这种教人惊异的造型,据说是在太古时代由冰河切割岩山而成。

蕾娜一边尾随其后前进,一边环顾要塞基地的地面区域。于执行龙牙大山入侵作战之际,这座要塞将成为机动打击群的据点。

如同维克说过此处原本是座堡垒,它具有古老城塞特有的结构,设置了以隔墙细微区隔的阶梯状内城。一行人逆时针前进,登上作为堡垒主楼的北边岩山。据说这座主楼具有观测塔的功能,是挖穿北边岩山内部建造而成,能够将要塞周遭的战场景观尽收眼底。

虽然从这里看不见,不过在平缓的下坡前方,北边是联合王国军炮兵阵地,南边是交战区域,东西两边则是联合王国军机甲部队的兵营。周围有着长达数公里的雪地平原,不过再往前会唐突地变成针叶树林,然后是遥远龙骸山脉的山脊线。那是成为联合王国最后护盾的北方山脉,以及如今沦为「军团」巢穴的南方山脉。

遮蔽微弱阳光的天篷,加上狭窄区隔内城的又厚又高的隔墙,使得地面区域昏暗而窄小到让人透不过气。辛环顾一圈后眯起眼睛,可能是在想象这里万一发生战斗时的情形。

「你说————着弹观测?」

「因为在这座要塞周遭,就属这附近地势最高。虽然跟过去的城塞一样,对于空袭毫无招架之力,所幸『军团』不会拿天空当战场。这种古老的要塞视状况而定,还是派得上用场的。」

「军团」尽管保有对空战力,却没有航空战力。

飞行型「军团」不会搭载兵器,从观测到的事例来看,也不具有远程飞弹之类的武器。这些似乎也是它们的禁规〈防护装置〉之一。

所以,才会采用这种……避实击虚的手段?

仰望银色与铅灰色的天空,可以看到时节已是晚春的天空还是一样,下着纷纷细雪。

从观测塔中不知为何开在三楼的入口,沿着狭窄的螺旋状阶梯往下走,通过三层防爆活板门进入地下的居住区域后,高亢欢喜的女声迎接一行人到来。

「欢迎您回来,殿下。」

「嗯,我回来了,柳德米拉。」

跑上前来的高挑少女,有着一头异样鲜艳,如火燃烧的绯红头发。周围其他身穿胭脂色军服的少女也跟了过来。

联合王国的军服为紫黑色立领款式,胭脂色的古风军服是「西琳」专用。

换言之集合于此的少女,全都不是人类。

她们有着即使染发也无法重现的,玻璃般透明的苍蓝、翠绿或桃红色的头发。额上嵌入了据说深入人造脑部的知觉同步以及思考控制用仿神经结晶,散放出深不见底的紫罗兰色幽光。

蕾娜四处张望,眨了眨眼睛。

能够制造出这般与人类无异的一群少女,维克的能力的确堪称异能,本人的特异才华也让人惊叹,蕾娜虽然好奇这样的能力是否真的不需付出任何代价,但更令她在意的是……

「全都是……女性呢。」

「做一群臭男人出来,也只会伤眼而已嘛。」

看来维克也註意到蕾娜忍不住露出的白眼了。

「开玩笑的,至少一半是如此……刚开始将她们投入战场时,前线仍然以成年男性为主。为了做出区别,才会采用少女的外形,不过如今战况已经紧迫到连女性及少女也得从军了。幸好当时为了保险起见,连发色也做了改变。」

真要说起来,不采用人类外形不就好了……?蕾娜一瞬间产生这个念头,随即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耻。

尽管是虚拟人格,但竟然只因为是机械,因为只是复制人脑组织,就觉得可以把这种存在当成零件处理。

更何况一定是有其必要性,才会特地做成管理或姿势控制上都比较麻烦的人型。

假如有一天,自己突然变成一只丑陋的大虫子……

到时候的精神状态,恐怕不只是混乱或绝望这么简单。六只脚、背上的翅膀、复眼的视野与名为触角的感觉器官。面对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感觉,维持人性的大脑想必会无法承受,在转瞬间发狂崩溃。

……雷也是。

那个明明说过深爱着弟弟,但在化为「军团」与辛重逢时却想手刃弟弟的青年,说不定也是如此。

说不定也是被与人类差异太大的「军团」————重战车型的躯壳逼疯,受到杀戮机器的本能所侵蚀。本来一心期望能见到弟弟,最后却想杀了他……

蕾娜有点想拿这个问题请教一下维克,但不便在辛面前提起这种事。就算隐瞒个人姓名,聪明的他也一定听得出来……就算听不出来,蕾娜也不觉得可以当着他的面讲。

蕾娜偷瞄一眼辛时,他正好开口了:

「……只能从军服与头发的颜色,还有额头的神经结晶做分辨吗?」

「假如你是问战斗中的救护问题,基本上座机不同,就算在最糟的情况下,拉一下手就知道了。她们几乎全由机械组成,也像机械一样重。制造工厂有脑组织的主资料,战斗纪录也会定期备分,所以弃之不顾无妨……还有————」

维克傲慢地哼笑了一声。

「别小看她们了,死神。她们是天生的战斗存在,怎么可能在战斗中输给人类?」

「————啊,辛,还有莱登跟芙蕾德利嘉也来啦。原来你们是今天过来啊,欢迎回来……这样说好像也怪怪的,总之好久不见了。」

赛欧在一字排开的长桌一角轻轻挥手,在他的对面,背对这边坐着的安琪与可蕾娜也转过头来。联邦军的铁灰军服与联合王国的紫黑军服,在列维奇要塞基地的第三餐厅杂处一室。

要塞基地的基地功能集中于岩山中的地下楼层,几座餐厅也都设置在地下楼层的居住区块。餐厅开阔明亮,天花板也很高,但一扇窗户也没有,为这个长方形的空间带来了压迫感。

整面天花板填满了莫名富有绘画才能的碧蓝天空,四面墙壁则绘有明显呈现出画师憧憬的向日葵花圃,让辛觉得跟监狱根本是同一套思维。

看到辛、莱登与芙蕾德嘉各自放下餐盘就座,可蕾娜偏了偏头。

「我听说葛蕾蒂上校跟……叫什么来着,阿涅塔?就是那个技术少校的女生会留在王都,那蕾娜呢?」

「去跟联合王国的指挥官和幕僚等等聚餐了。」

「因为她是指挥官嘛,听说会需要参加一些社交活动。」

「对耶……我想起来了,她刚来联邦时也是这样。」

安琪说着的同时,把放在桌子中央的几个小罐子一一打开,都是用来涂面包的果酱或蜂蜜之类。她耸耸肩说:「推荐莓果果酱。」

听说他们国力吃紧,看来的确如此。尽管不到第八十六区那么严重,但餐盘里的料理有一半以上是自动工厂的合成培养品,有点乏味。这下子要是连粮食生产都瘫痪……的确是撑不过今年冬天。

辛默默把淡然无味的酸奶油炖肉与马铃薯泥塞进肚子时,隐约听见了其他餐桌的说话声。

这座基地的兵力,除了第八六机动打击群之外大多是「西琳」,但并不代表没有人类。「西琳」的指挥管制官自不待言,还有负责守卫基地的步兵、整备班人员、指挥所主要人员,以及操纵基地固定炮塔的炮术班。

一如联合王国只有紫系种须服兵役的法律规定,大多数军人都有着紫色眼睛。莱登看看他们,皱起了眉头。

「听说在王都,臣民与隶民只差在义务不同……但看来他们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啊。」

虽然无论军服或餐点都没有差别,但紫系种与其他色彩的民族并没有坐在同一桌。视野范围内隶民的阶级章都是从基层士兵到士官,就算同样是臣民,宵堇种与淡藤种之间似乎还是有着军阶差距与不和。

还有那些紫系种军人对待其他人的冷漠眼神与口吻。

岂止隶民,终于连外国人都来践踏我们的战场了,真是可悲,有什么颜面去见我们那些英勇的祖先?虽然指挥官好歹还是共和国或联邦的贵种……

赛欧兴趣缺缺地以手托颊,斜眼看着那些人说:

「这里不像共和国,是身份尊贵的民族在当兵呢……感觉好怪。」

「……?在联邦也是如此呀。联邦一样是以贵族为战士。现在亦然,军官阶级大多都是旧贵族。」

在古代,军役曾与参政权具有相同的意义。

只有参战者才有资格参政,将士的身份地位高于农民。在那个时代,从军不是义务,反倒属于一种特权。

「是这样没错,但我不是这个意思。该怎么说呢,在联邦还是有选择权的不是吗?而联合王国就跟共和国一样,是以与生俱来的色彩决定地位或职责,可是……两者的职责却正好相反,感觉好怪。」

「…………」

所以,无意间,辛产生了一种想法。

与生俱来的民族色彩〈颜色〉,决定一个人的职责————决定生而为人必须尽到的义务。

或许因为是这种国家,才会想到利用战死者打仗,容许专为战斗而生的机械人偶存在。

也就是说————因为臣民天生就是战士,所以他们的尸骸,也理当供战斗所用。

就在这时,一名十岁出头的桃红发色少女,走到联合王国军人的餐桌旁。她带着不适合稚嫩容貌的扑克脸,报告了一些事情。看似指挥管制官的青年对她笑了笑,但她连一个微笑都没回,转身就走……「西琳」不需进食。听说为了不浪费能源匣,在作战与训练以外的时间,原则上都会收纳在专用机库内。

「……你听说『西琳』的事了没?」

「大致听说了。对了,不可以叫她们『那个』喔,指挥管制官会不高兴,很麻烦的,所以最好註意一下。他们把『西琳』当成女朋友或是妹妹之类的,疼爱得要命。」

「这个国家的军人明明是指挥管制官,竟然这么宝贝那些无人机。」

可蕾娜不屑地说,好像由衷感到恶心……但也不是不能体会她的心情。

在君主专政的————不奉行自由平等理念的联合王国,指挥管制官把机械少女们当成人类一样对待。

而在标榜自由平等的共和国,却把八六当成无人机看待,而且连像样的指挥管制都不做。

这种讽刺意味,恐怕只有他们八六才懂。

就连蕾娜都不会懂。

人类把人当成物品或家畜看待,却把物品或家畜当成人一般珍惜。

她不会懂那种————讽刺至极的,人类这种存在的冷酷无情。

上前应门的维克,一看到蕾娜就变得垂头丧气。

「就快到熄灯时间了……这么晚还来造访男人的房间,只身前来不会太缺乏戒心了吗,米利杰?正是这种时候才该带诺赞来啊。」

「因为这件事,我不想让外人……特别是诺赞上尉听到……我想请你屏退旁人,维克。」

选在辛已经回房休息的这个时间,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维克没理她,眼睛转向背后的室内空间。看来他在阅读或写字时会戴眼镜。维克一边摘下造型简约的眼镜一边说了:

「蕾尔赫,谁都可以,去找诺赞以外的……我想想,依达应该就行了,你去把她叫来。还有,就是你,在蕾尔赫回来之前,你站在那里不要让门关上。」

「是!」「遵命,殿下。」

「维克……!」

维克再度无视于蕾娜的抗议,正好经过的士兵用背部撑着门扉站好,蕾尔赫动作机敏地走到走廊远处去了。

过了很久之后,西汀一副匆匆忙忙冲过澡的模样,被蕾尔赫带了过来。

维克看看她,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抱歉,打扰了你的好事……我是很想这样讲,但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西汀好歹也是面对着王子殿下,却一副懒得解释的样子把脸别到一边,抓了抓头。

「想怎么运用自由时间都没差吧。所以……呃,看来是不用问了。」

「嗯,麻烦你暂时当一下米利杰的护卫犬。虽然你也是女性,但起码比我能打吧。」

「真亏你有脸说耶,王子殿下。拳打脚踢的斗殴也就算了,你那手上的茧是怎么来的?」

「狩猎是王公贵族的嗜好嘛。」

「哎哟,好可怕喔。我还是乖乖躲在角落好了,以免被你当成猎物。」

西汀打趣地举双手投降。在人家请她坐下后,她就像放松心情的猎犬一样,一屁股坐到少说可坐五人的沙发上。

蕾娜则是有礼地坐下,维克也隔着矮桌在她的对面位置就座。

蕾尔赫暂时走进里间,然后端出白瓷茶杯,放上螺钿工艺桌面的桌子。维克这才终于开口:

「所以呢?你说不想让诺赞听到,那应该是跟他有关吧?……只是,为什么是找我谈?我对他可不怎么了解喔。」

「不,我想……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恐怕就属维克最懂这件事了。」

相关资料在共和国早已佚失,在联邦则是藏在名为军事机密的深沟高垒后方。

「是关于异能。」

维克的表情蓦然消失了。

「诺赞上尉能听见『军团』声音的异能,以及罗森菲尔特助理官能看见相识者现在与过去的异能。这些能力在军事上虽然很有用处……但是对于身怀异能的当事人,会不会造成危害呢?」

对于伊迪那洛克的异能者维克也是。

若是如此的话,或许也不该问他,但是……

「喔……你说这件事啊。的确,不具异能的人可能会这么想吧。」

维克一副兴趣索然的样子,翘起了一双长腿。

「原则来说不会。所谓的异能是在上古时期,贵种正如其名贵为王族的时代,为了指导黎民百姓而需要的能力。这种能力对异能者而言如同五感,是理所当然存在的感觉与机能。具有视力的生物,会因为眼睛能视物就弄坏身体吗?一样的道理,异能者不用付出什么重大代价。」

「即使是像诺赞上尉那样,与生俱来的异能产生变质时也是吗?」

「他是这样吗?不过,说的也是。我也在觉得以迈卡血亲的异能而言,他显现的方式有点不寻常。」

蕾娜以视线询问后,「我说的是他母亲那边的家族。」维克补充说明。军方提供的辛的人事档案里,似乎有提到这点。

「他那种例子的确不多……只是呢,既然说他有时会睡得比较久,应该表示他会在无意识之中,自行调整负荷与休息的平衡吧。我是觉得如果他有表示身体不适的话再来担心就好,现在想这个似乎无济于事。」

「这……你说的或许没错,可是……」

维克稍稍偏了偏头。

那种目光,就像一条大蛇兴味盎然地观察陌生的小生物。

不带温度,不带感情。

「那我问你,假如我告诉你会有影响,你打算怎么办?」

意想不到的问题让蕾娜眨了眨眼。

「咦?」

「真要说起来,你既然要问这个问题,为何没带诺赞过来?如果你担心会有负面影响,不是更应该让他在场才对吗?」

「…………是的,但是……」

八六面对无可避免的死亡,仍然以视死如归为他们的存在证明〈Identity〉。而辛————也是以战斗到底为傲的八六之一。

「因为诺赞上尉……就算身体会受影响,一定还是不会离开战场。」

维克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

「你的意思是……被战争逼得精神失常的可怜八六无法做出正确判断,所以要由你这个正常的普通人帮他们做判断吗?」

蕾娜大吃一惊,抬起头来。

大概是她回看自己的表情与脸色太糟了,维克吊起嘴角轻声一笑。

蕾娜看着他那暗自炯炯发光的紫瞳,觉得他并不是真的在笑。

「你还挺傲慢的嘛,简直跟白缌女神一样。」

他指的是让联合王国一年当中有半年天昏地暗的冰雪女神。

是那丝毫不顾人类的心情,美丽却冷峭、傲慢的————……

「的确,你就像是纯白无瑕的初雪,但这就表示你有权利断定其他颜色是肮脏的吗?虽说诺赞……还有那边那只护卫犬也是,八六们确实是欠缺了某些部分。」

蕾娜反射性地看向西汀,她显得丝毫不感兴趣,正在啜饮红茶。

不知为何,蕾娜知道她是真的毫不在意。明明有人当着她的面说他们有所缺陷。

「这……是这样没错。可是……」

忽然间。

一种感情涌上心头,让蕾娜握紧了放在腿上的手。她觉得好像胸口深处被紧紧揪住般,眼前一片昏花。堵塞的感情疙瘩令她仿佛无法呼吸。

她总算明白了。

明白自己为何忍不住问维克这种问题。

「因为诺赞上尉……辛他……如果放着不管,一定会对自己过度苛刻……」

这一直让蕾娜感到害怕。

「『牧羊犬』投入战场后,他有好几天都起不了床,可是他却说很快就会习惯。的确,军医也已经准他回到岗位了。可是,万一又发生什么事,增加他的负担……」

亡灵的声音,事实上真的只有辛能听见。

自己无法分担辛的痛苦。

假如又发生什么事增加辛的负担,说不定这次蕾娜会不慎忽略,放任他磨耗自己的心力。

这让她……既害怕,又不安。

希望在那之前,自己能帮上点什么忙。

「————即使如此……」

维克的声音很平静。

「你一个人担心着他,也无济于事吧。如果觉得在意,应该先跟本人谈谈。假如谈过之后觉得放心不下……下次你再带他过来。哎,我会尽量提供协助的。」

「……好的。」

然后维克靠在沙发的椅背上,偏了偏头。

「话说回来,你总是在担心别人,但你该担心的其实是自己吧?好比说你那国旗画的是一套,其实只偏爱白色一种颜色的祖国。」

蕾娜一时语塞,闭口不言了。

「……你果然知情啊。」

「当然。你以为我在接受你入国时,费了多大的劲安抚士兵们啊?……共和国虽与『军团』开发毫无瓜葛,但目前最受人厌恶、轻蔑的就是共和国。现在共和国不管在哪个国家都被视为屠杀同胞的恶魔国度,你无论在何处战斗都得背负这个臭名。就连机动打击群这个洗刷臭名的好机会,共和国都只派遣区区几名军官,祖国这种怠惰的恶名就压在你肩上……你才是没那闲工夫担心别人吧。」

「…………」

「关于同步装置也是,我已经将亨丽埃塔·潘洛斯提供的资料过目一遍了,利用八六进行的人体实验结果也是……施加太多负荷,会对使用者的脑部与精神造成影响。你如果明白这一点,不会觉得跟一整个旅团规模的人员进行同步太勉强自己了吗?」

「说是旅团规模,但我只有跟战队长同步而已。」

「光是战队长就有多少人了?为了运用只懂战队规模————小部队战斗的他们,机动打击群不是采用了以战队为基本单位,与一般做法有极大不同的编队吗?在联合王国,我们可不会跟那么多人同步进行作战行动喔。我看就算在联邦也没有吧,更别说共和国了。」

「先讲清楚,我是例外。」他说,一双帝王紫色的眼显得冷漠无情。那是横亘千年的漫长历史,绵延至今的异能者系谱。是随手为之的发明就能彻底改变世界的,伊迪那洛克血统的紫瞳。

「知觉同步是在无异能者身上重现异能的技术。以刚才的例子来说,就像硬是让人能看见紫外线一样。谁也不知道这会造成何种负面影响。」

「这……可是,我是指挥官,所以这些……」

为了与八六们一同奋战到底,这些都必须承受。

「我已经有所觉悟了。」

维克大叹了一口气。

「对别人慈爱得有如圣女,而且还边做边怕是自己多管闲事,对自己却是这种态度?真是无药可救……蕾尔赫。」

「是……殿下虽然这么讲,其实自己也很善良……」

「住口,小心我拔了你的脑袋,七岁小孩。」

蕾尔赫一边轻声偷笑一边退下,从看似寝室的里间拿了某种东西回来。

维克把东西扔给蕾娜,要她接住。蕾娜一时没接好,手忙脚乱地把东西抛来抛去,看不下去的西汀从旁伸出手来,看都没看就一把抓住。

「这是思考支援装置『蝉翼〈цикада〉』,是为了『西琳』指挥管制官开发的装置,可以减轻知觉同步造成的负担。」

「蝉翼」。

与名称给人的印象不同,它是个颈炼状的装置,内含浅浅紫藤色的纤细银线描绘出精致的蕾丝花纹。中心有颗银线缠绕的淡紫色仿神经结晶,仔细一看,会发现银线是自神经结晶中延伸出来,如同细细织成的丝线。

「很遗憾,联合王国军没有制式采用这种装置,不过安全性已经做过确认,未经采用的理由,也只是因为士兵们不喜欢使用罢了。」

不喜欢使用?

「……维克也有在用吗?」

「没有喔。」

隔了一段奇怪的空档。

「呃……这是用来减轻知觉同步负担的装置,对吧?」

「是没错,但我不能用。指挥管制官那些家伙更不能用。」

「为什么?」

维克一本正经地说:

「男人戴这种东西有什么意义?」

「喔……」

不懂什么意思。

维克暂时从蕾娜手中拿回「蝉翼」,(戴着刚才摘下的眼镜)连上挪到身边的情报终端后输入了一些讯息,然后摘下眼镜,把装置丢还给蕾娜。

「初始化完成了,你到那边的休息室戴戴看吧,我会按照计测值帮你做调整……放心,我没在自己的房间里装监视器。」

「喔……呃,谢谢你。」

「只要戴在脖子上,就会自动启动了……喔,还有————」

蕾娜在关上休息室的房门之前回过头来,维克突然把脸别开说:

「它的配戴方式……该怎么说呢,就是有点特殊。总之……你加油吧。」

包括蕾娜进去的休息室在内,这整座地下基地都是以隔音建材建造而成。但是没过多久……

『咦……噫,呀啊啊啊啊啊啊!』

蕾娜的尖叫声甚至略为高过它的隔音效果,在司令官室的寂静中微微回荡。

西汀一边当作没听见,一边啜饮人家重新泡好的红茶。来到联邦之后,人家告诉过她这样很没礼貌,但她改都不想改。

她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只转动眼睛看了看装置的原主。

虽然蕾娜进入休息室之后,维克将装置的设计理念解释给西汀听过……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问一下,那东西没有危险性吧?」

由于维克面对着休息室反方向的墙壁紧紧捂住耳朵,因此西汀把这句话写在桌角的便条纸上拿给他看。

「没有,动物实验跟运用实验都做了够多次。之所以没有制式采用,就如同我说过的,是因为士兵们反应不佳。」

「好吧……听起来像是这样。」

西汀也是,光用听的都不喜欢。

看到维克在对话中仍然捂着耳朵,蕾尔赫狐疑地偏头。

「话说回来,殿下,您为何要摆出这种姿势?」

「你连这都不懂吗?听好了,我还不想死。」

「喔。」

「这件事要是让那个无头死神知道,我的脑袋也会搬家。」

「什么!」

蕾尔赫睁大了她那绿宝石般的眼眸。

「也就是说,死神阁下是爱慕着鲜血女王阁下了!这可真是意外……」

维克与西汀同时用力拍了她那金色脑袋一下。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地甩了甩手。

毕竟蕾尔赫的头盖骨是以金属制成,手还满痛的。

「我说你啊……脑袋里面是不是生锈了啊,白痴吗?」

「哪里不好讲,不要偏偏选在这种地方大声说出来啊。是说你到现在才发现吗?你这七岁小孩。」

「真……真是惭愧……」

所幸蕾娜正忙着哇哇大叫,似乎没听见这段对话。

在基地的居住区,处理终端们分配到的一个角落。

四人一间的房间,由于地下空间受限而很窄小。辛正在双层床的上铺看书,忽然好像听到一阵遥远的声音,抬起头来。

也不像是那些「军团」的沉默之声,而是在远处的某个地方————

「……刚才是不是有人惨叫?」

总觉得有点像是蕾娜的声音。

被辛一问,莱登从下铺抬起头来,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

「……没有啊?」

过了一会儿,涨红了脸,军服有点凌乱的蕾娜从房间出来。要不是维克是王子殿下,她可能已经一巴掌掴过去了。

维克似乎也猜到了她的心情,但他始终保持着微笑对蕾娜说话,而且看起来既假惺惺又莫名开朗。

「很高兴能帮上你的忙,女王陛下。」

「…………!」

哇啊,幸好辛现在不在这里!蕾娜瞪视王子殿下的凶恶眼光,让西汀忍不住做如此想。

蕾娜把「蝉翼」丢到维克伸出的手里,愤愤地转过身去。

「失陪了,维克。」

「嗯,晚安。」

蕾娜又羞又气地顾不得矜持,发出重重的脚步声走着,但等到怒气平息下来后,换成让她想挖个洞躲起来的后悔与厌恶涌上心头。

————你的意思是,可怜的八六无法做出正确判断吗?

自己又搞砸了。

「……西汀,我……」

蕾娜头也不回地直接问道。跟在她背后的西汀,似乎扬起了一边眉毛。

「真的……很傲慢吗?」

西汀兴趣缺缺地用鼻子哼了一声。

「你现在才知道?」

面对肩膀一抖的蕾娜,西汀没特别顾虑她的心情,继续说下去。就好像只是在道出真实的心声。

「我是照我的方式活着。王子殿下跟辛应该也是吧。你也一样,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这样的话,会起冲突也是很合理啦。」

「……可是……」

无论是起冲突,还是与你们形同陌路,我都……



在列维奇要塞基地的第八机库。

机动打击群与联合王国的兵员,在这座建造于地下最下层的要塞基地最大机库中整齐列队。待机状态的成群「破坏神」深陷于猫道的阴影之下。

「————好了,我想联邦的诸位将士大多是初次见到我。我是联合王国南方方面军的维克特·伊迪那洛克。军阶太复杂了,不用记没关系,反正再过不久就会有所更替。我不会直接指挥你们,不过呢,把我当作一名长官就是了。」

一瞬间有种难以言喻的气氛飘过八六们之间,大概是类似「谁啊?」之类的疑问吧。有几人的目光看看沉默地站在投影作战图旁的蕾娜,又看看站在前方的维克。

这种或许称得上有失敬意的眼光,让联合王国军的副长板着脸孔眯起一眼,但维克从容不迫,看了蕾娜一眼之后还对她耸耸肩。这位少年不愧是北方大国的王室成员之一,又曾经担任过南方方面军的司令官。面对数千人以上的兵员,连一丝畏缩都没表现出来。

顺便一提,维克是「西琳」与指挥管制官的统括部队长,在指挥体系-->">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