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第一章 炎涡的邂逅』

第1卷 『第一章 炎涡的邂逅』





六日凌晨,位于山梨县甲府市岩窪的武田信玄公的陵墓遭不明人士破坏,人们仅发现现场坍塌的废墟。山梨县警方认为这是场恶作剧,并希望获得附近居民的协助,搜寻犯人的线索。

“嘭!”

少年被猛地打飞出去,撞上堆积在墙边的啤酒箱,伴随着一阵哐铛哐铛的崩塌声,他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咔哒 咔哒 咔哒————

[……!……]

让的肩膀突然流窜过一阵震颤。

自己正一幅刚刚击出右直拳的样子,伫立在原地。

他渐渐恢复了神志。

[咦?]

一瞬间,他搞不清楚自己所处的现状。

(这是……?)

他楞楞地凝视着自己紧握的拳头。

(怎么回事?)

抬头环视四周,四个身穿藏青色运动制服的高中生像是被什么撩倒了一般,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

让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啊……那个?]

少年们用同样惊恐的表情盯着让,他们的脸上都像被人痛殴过似的布满伤痕,畏惧着让的神情也仿佛被欺压的小学生一般。他们手脚并用地滚爬到一边,死撑面子地冲着让咒骂道:

[别、别太嚣张!混蛋!]

[你、你、你给我记着!]

失败者们勉强撂下威胁的话语。连回音还尚未消散之前,看来只有逃跑还算擅长的少年们就已经仓皇地逃出小巷口。

[哈啊?]

让一脸莫名地目送他们远去。

一群没见过的家伙,不过从制服上还是可以辨认出来。

(西高的学生?为什么?)

让将视线转回自己身上。凌乱的制服上沾满了灰尘,领带也松开了。

他现在才感觉到嘴角传来的刺痛,应该是流血了。试着活动手腕时,发现指节上沾有些许的血迹。

[啊……]

直至刚才还浑浑噩噩的让终于恢复了神志。

从巷口逃走的西高学生已经消失不见。但手上还残留着仿佛是殴打过别人后的钝痛。

仿佛是殴打过别人后……

不对!的确是打过架了。自己把刚才的那些西高学生……

(刚才我都做了些什么?)

让不禁用手捂住嘴,试着回忆先前发生的事。然而,无论怎么摸索都找不到那段记忆。想不起来,脑中一片空白。

他做了什么。

让的表情微微僵硬。他将今日的记忆重新倒带。是从哪里开始不见的?从哪里开始消失的?不记得了。刚才自己在干什么?现在又要做什么?

这里是什么地方?

[!]

让突然觉察到身后出现的人息,肩膀一阵冷颤。他猛地转过身来,在那里的是……

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和让相同的茶色运动制服的男高中生站在远处。不知是何时出现的他斜靠在由泥灰土砌成的平瓦墙上(译注1),遥望着这边。接着,他露出淡淡的冷笑,朝着让说道:

[你很能打嘛!]

[…………]

让愣愣地瞪着双眼。这次面对的不再是陌生的面孔。

[……高耶……]

让不自禁地喊出对方的名字。



清澈透明的蔚蓝天空无限延伸,笼罩在街区上方。北阿尔卑斯山的秀丽山峰俯瞰大地。铺展在山顶上的残雪,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五月,从高地吹来的清风,干爽怡人。

这里是长野县松本市。

在信州那青色山峦围绕下的松本,是有名的北阿尔卑斯山登入口,人们称之为山之都。而且它本就是发展自诸侯居城的古老城镇,历史悠久。

市区内有多出诸如国宝松本城、旧开智学校等名胜古迹,以及和长野一同被誉为信州的文化中心的古老街道。现今作为县内排名第二的商业城区,人口密集,市区郊外也被开发为广阔的住宅区。

那么————

他们两人,成田让和仰木高耶,正是位于松本市内县立城北高中的二年级学生。

[我要一分里脊肉、烤鱼和薯条,嗯……再来杯中可乐。]

平日的这个时段,一般都不会有高中生们在这附近闲逛。然而收银员却毫不在意似的。高耶边听着她唧唧咕咕地重复菜单,边转身向后。

这间快餐店就位于松本车站前。无所事事的两个人,回到车站之后,高耶觉得无论如何得找个地方谈谈,边走进这家常来光顾的店子。然而……

跟随自己而来的让看上去不怎么有精神。他靠在贴有海报的墙边,眼神有些黯淡。

[…………]

高耶将手肘搁在柜台上,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让。一会儿,他再次转身面向店员。

[抱歉、再多加杯可乐。]

店里比预计得冷清,毕竟还未到中午的用餐时间。时钟刚敲过十一点而已。高耶端着餐盘走上二楼,在面对松本站前的终点站的靠窗座位上坐下,然后吊起眼梢瞅着随后入座的让。

[怎么了嘛?你比较想要墨西哥卷吗?](译注:tacos,墨西哥卷)

让用手支着脸颊,凝视着玻璃窗外回答。

[昨天吃过墨西哥卷了。]

[昨天?]

高耶情不自禁地向前探出身。

[昨天?!你果然没去学校!]

[什么‘果然’嘛!我才要问你,为什么高耶会在那种地方?]

高耶闹别扭地撅着嘴。

[因为数学课自习,我就翘课出来了。]

[自习?为什么?]

[天知道,那家伙突然垂头丧脑的,好象有什么不满,拒绝来学校。]

[拒绝?……啊!又是你惹的麻烦吧!不可以的!教数学的不是新来的吉川吗?才一上任就被欺负成这样,太可怜了!]

[我哪有欺负他!是他先跟我过不去的!]

[一头热血冷却下来的你还真可怕]

[不要你管]

高耶当真发起小孩子脾气,闹别扭地把头撇向一边,咬着可乐的吸管说道。

[先不提这个,你的事比较重要。让]

[?]

[你不去上学的理由是什么?]

[…………]

让的表情略显阴沉,高耶不发一言地打量好友,将搁在桌上的纸杯挪到一旁。

[这两天你都上哪儿闲逛了?]

让没有回答。

[……真是的……]

高耶长叹口气。

[打电话去你家,你妈妈却说‘让和平常一样去上学了’,我不明白你到底在搞什么就到处找你。最后却发现你在那种地方跟人。……你很不对劲啊]

[不对劲?]

让微微探出身。

[我很不对劲吗?]

[…………]

高耶淡淡地看了让一眼,随后用手托着腮帮子,将目光移向窗外。

[算了,你以前就一直比其他人奇怪]

[————]

让很没气势地紧抿着唇作为回应。他从刚才开始就不怎么有精神,也很少开口。

[现在还没换班,该不会是五月病作祟吧。还是头回看到你那个样子呐……打架什么的,一点都不想你的为人。]

这不是原本那个脾气温和,总是劝阻别人争执的让。

[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吧,有什么烦恼的事也可以告诉我啊!就算两个人做不了什么,但至少心理会舒服点。]

[高耶————]

[你拒绝上学的理由是什么?]

[我没有拒绝]

[?]

高耶有些生气。

[你什么意思嘛?那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着,让用手背抵着额头。

[今天我出门时明明是想去学校,自己也没注意是何时开始不对劲的。等到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把那四个人打倒在地,不仅打了架自己也受了伤。]

[让?]

[昨天也是这样,直到出门时还是平时的样子,清醒时却发现自己坐在马路中央。前天也是……]

高耶有些发愣地看着让,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期间发生过的事,都不记得了?]

[…………]

让点点头。

高耶不禁倒吸口气。

[你是说————]

[发生过什么,我全都不记得!怎么会这样!我真的很奇怪!完全回忆不起来。这段时间我去过哪里、又做过些什么!]

[————]

[可是,总觉得刚才的打架不会是我干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好像是自己以外的家伙做的一样……]

[……是啊]

[?]

[你不会是那种挑衅打架的人]

[高耶]

让求助似的以急切的口吻向高耶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不太明白,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双重人格?]

[双重人格?你怎么可能会突然变成那样嘛]

[那又为什么……]

被高耶正面盯视的让闭上了嘴。即便如此,高耶的眼神依然令人畏惧。他突然向前探出身,如同审讯室里的刑警一般,严厉地审问起让来。

[有发生过什么类似征兆的事件么?]

让十指交握,抵在下巴上,视线微微向窗外流动。

[征兆……的话]

[……有吗?]

[嗯……嗯!]

窗外下方,来往的行人川流不息。终点站里车辆缓慢地蠕动着。让眺望着这些,忽然紧皱起眉头。

[梦……]

[诶?]

对着有些激动的高耶,让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是个奇怪的梦。做了那个梦之后就开始不对劲。跟着发生今天的事]

[梦?你还记得内容吗?]

[嗯,很清楚……]

[什么样的?]

[不要笑哦]

[什么啊,是很好笑的梦吗?]

[你这家伙老把人家认真说的话拿来开玩笑]

[谁开玩笑了!绝对没有的事。请继续说吧。什么样的梦?]

[浑身被火焰吞噬的梦]

高耶不觉睁大双眼。[什么?]

让偷偷看了眼高耶的反应,马上又恢复成无精打采的样子继续说道。

[就像是时代剧里那种战争结束后的情景。]

[战争?结束后?]

[嗯。天空一片赤紫。是个如平原般广阔的荒芜之地。到处都堆积着武者和士兵的尸体……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就一个人走在那里。地上斜插着残破的旗帜和折断了的长枪。……忽然,传来地鸣般的呻吟声。我觉得害怕,刚要逃跑的时候,那些原本倒在地上的武者突然抓住我的脚]

似乎是回忆起梦中的恐惧感,让无意识地用双手抱紧自己的身体。

[他们叫嚷着“别走!”、“请别抛弃我们”。这时候突然间————]

让紧紧地闭上双眼。

[突然间全身就被火焰包围了。]

高耶手里的薯条在嘴边停了下来。

让梦呓般继续说道。

[蓝紫色的火焰,炙热到我以为自己真的快死了。根本不像是梦境。就在以为会被烧死的时候,就醒过来了。]

接着让深吐一口气。

[真实到可怕的梦]

[…………]

高耶边凝视着让,边慢慢地把薯条送进嘴里。

楼梯那边传来小孩子们的吵闹声,高耶向那里投去了冷冷的视线。似乎是母亲们结伴出来购物。她们领着叽叽喳喳的孩子们,无视店里还有许多其它的空位,特意埃在高耶他们后面坐下。

高耶厌恶地白了他们一眼,让却对身后的嘈杂无动于衷。憔悴的让,脸色苍白地低垂着脑袋。

[…………]

高耶重新将视线落在让身上,闷不作声。身后的小孩子们则来来回回啪嗒啪嗒地从陷入沉默的两人身边跑过。

咔嗒!

呆不下去的高耶忽然站了起来。

[?高耶]

[走吧,让]

[诶?啊,等等我,高耶!]

让慌忙追在高耶身后走了出去。

[我说那个……让]

两人并肩走在流经大道中央的女鸟羽川的河畔上,高耶开口对身旁的让说道。

嘴里还嚼着刚才吃剩的里脊肉,让抬头看向同伴。

[什么?]

[与其说是双重人格,我觉得你更像是被什么附身了。]

[被附身?我?]

[因为这不是神经衰弱或是五月病之类的。忽然间碰到这种倒霉事,还有别的说法能解释吗?]

[也许吧……]

让的视线落到了柏油路上。

[我不清楚]

[你的那些事迹,还真可笑得让人趴倒]

高耶低声说道。之后,他眺望向河流那儿的小溪。五月清爽的和风温柔地拂过两人的脸庞,柏油铺设而成的河道上,落下他们身着制服的残影。交错的车辆从身后飞驰而过。河流潺潺的水声在耳边回响。

高耶开口说道。

[前些时候你不是在上课的时候觉得被人用什么捆住么?那回的确是十年前自杀身亡的的女学生的幽灵作祟。再之前你还被一个死于交通事故的老婆婆的怨灵给纠缠上,不是吗?旅行时和你一起拍照,`随手就会弄出个灵异照片来。你啊,果然容易招来幽灵呢。这种灵异现象跟我是不沾边的,但像你这样感觉敏锐的类型很容易就会被当作袭击的目标吧]

[就是说我被幽灵看上了?]

[我也不清楚。不过,也有那种能看到驱灵的人吗?像是巫女、灵媒师什么的。]

[别我我跟他们摆一块儿啊]

[搞不好他们见到你就会说“那个奇怪的梦里有什么东西。是不是时代剧里的战役?”、“有没有战国时代的怨灵之类的。”]

[怎么会……]

让笑着说道。然而……忽然间,他停下了脚步。

[?]

察觉到同伴动作的高耶也跟着停了下来。让的视线直盯着两人的前方。

[让?]

[高耶,看那里]

高耶顺着让指示的方向看去。横跨女鸟羽川的朱漆小桥上,伫立着一名穿着制服的少女。她正俯视着桥下的河面。

背后披散着顺直的长发,年龄看上去和高耶他们相差无几。鲜艳的藏青色衣襟上结着天蓝色的缎带————附近没见过这种式样的制服。况且平日里的这个时段也不是普通高中生们可以到处闲逛的时间。

少女手中空无一物,看上去她就只是这样俯视着河川而已。苍白的脸上毫无生气,目光涣散。

好奇怪。

让像被牵引住似的凝视着少女。就在高耶诧异地想要问他怎么了的时候————

让的脚仿佛被吸引般向前踏出。

就这样睁大双眼,微张着嘴唇,无意识地又向前进了一步。双腿像被什么所操纵一般自行移动。没有支撑的让步履蹒跚地又走了一步————

[!……让!]

[诶?]

醒过来了!高耶抓住让的手腕,在他耳边大叫。

[笨蛋!你怎么回事!]

[高耶……]

[看到女孩子就想搭讪,这一点都不像你!]

[~~~~~~……]

让无奈地抿起唇。这时,桥上的少女突然将视线转向他们。

觉察到她的两人也向对方看去。

双方之间大约有十五米的距离。

看向高耶他们的同时,少女的眼瞳中涌上一阵紧张。原本空泛的目光,流光溢转,忽然间恢复了生气。她凝视着站在河道上的两人。然而那眼神却极不寻常。

那是不应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异质眼眸。

(……怎么回事!……!)

这异样的紧张感,仿佛进入到其它次元中的强烈排斥感。

忽然,从少女的背后放射出白色的光芒。

高耶“咕噜”咽下唾液。

(这究竟是————)

叽……。

让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少女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

如同古时身份高贵的王族俯视其臣民一般,那带着奇妙的威严感的表情,压迫得他们无法动弹。

突然,那瞳孔深处有什么开始摇曳。

[?]

高耶注意到少女的的异样。

她的表情发生微妙的变化,那威慑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在脸上荡漾开的安心的神情。她瞪大双眼。从她形态姣好的红唇中,逸出轻轻的低吟。

[……您……]

诶?

高耶瞪大双眼。

少女缓慢地向他们走来。嘴唇再一次张开,好像要说些什么。

刹那间。

[!]

少女的身体剧烈地震动。就在高耶他们想要赶过去的瞬间————

嘭!

[什么!]

从少女的身体内喷射出了青色的火焰。

伴随着能够刺破耳膜的凄厉悲鸣,少女的身体燃烧起来。

[什……!不会吧!]

浑身被火焰包围的少女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一记如同瓦斯爆炸般的巨响下,少女的身体被烈焰吞噬着。她不断地悲鸣着。青色的火焰,不、是紫色的————紫色!

[骗人的吧!喂!让!让!]

无论高耶如何叫喊,让除了一脸战栗表情之外,毫无其他反应。

[喂!你!]

高耶脱下制服,跑向少女身边。被火焰吞噬的少女激烈地挣扎翻滚。高耶慌忙挥舞着制服想把火扑灭,却骤然停手。

一点也不热……

这火一丝热度都没有。

(什么?……是幻觉?)

紫色的火焰。莫名的妖异的……剧烈火焰

[切!]

高耶咋咋舌,用制服包裹住少女,强压住陷入暴走中的她。他大声叫道。

[让!叫救护车!无论如何先叫救护车!]

让没有动作。

[让!你听到没有?!让!]

路上的行人不明所以地聚集过来。高耶大声喊道。

[让!……喂!让!]

《魔缘塚的封印已解

自大地回归的同胞们啊,聚集到我身边吧》

译注1:日本人以平瓦镶面、泥灰接缝、抹成海参形的凸棱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