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终章』

第1卷 『终章』

清朗夜空下,满目疮痍的街道,混乱不堪。怨灵们的暴行所留下的斑斑残迹,令街上的人们呆然而视……

之后,传媒亦对这一夜的事件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由于起因不明,事件最后仍不了了之,渐渐地被人们遗忘在脑后。

由比子那方面在随后不久,便恢复了意识,并在当时取回了全部记忆。第二天她同前来迎接自己的双亲一起回到东京的家中(据说她的父母也有向警方恳请搜索,竭尽全力寻找女儿)。她的名字是武田由比子。也就是说父亲这一方应是延承了武田血脉的家族。

她同纱织在事件之后仍有音信往来,似乎完全结为书信笔友的样子。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让我们将话题稍稍拉回现在。

经过噩梦般的一夜,翌日的清晨,天晴气爽。

先将纱织送回家的高耶,再一次与直江回合,一同四处奔走、调伏残留下的怨灵。让也一路跟随着他们,大致上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天都已经放亮了。

[让你跟着受累,真是对不起]

这么说着的直江,正站立在停泊于学校一侧的Cefiro车旁,取出了钥匙。

[一同去喝杯咖啡什么的,如何?]

[反正都要吃早饭的,不过————]

高耶一脸疲惫的表情,依靠在一旁的栅栏上。

[那么,我送你回家吧]

[啊、就劳烦你了。那……]

说到这儿,高耶忽然转向身旁的同伴。让正神情古怪地注视着这边。

[————]

稍稍注视了让一会儿,高耶重新面向直江。

[果然……啊、不。我和让一块回去。又不算太远……]

[是这样吗?不过,昨夜你表现得十分出色]

[直江先生]

身旁的让出声了。

[真的是非常感谢。给你添了那么多的麻烦————]

[我可不觉得是什么麻烦]

直江露出温柔的笑容回答。

[这是我的工作。而且————]

[?]

[在某种意义上,我也有必须向你致谢的地方]

让微微显出讶异的神情。

直江再一次说道。

[请留在他身旁]

让了解了话中的意味,露出仿佛浸染着阳光的笑容。

[……嗯]

高耶自一旁探出脑袋。

[喂喂。别说些人家听不懂的话啊]

[指什么?我有做过么]

[你这家伙]

直江边坐进驾驶座,边说。

[虽然只有能力恢复,但记忆却似乎未能取回,不过,高耶]

高耶回望向直江。

[即便你自己并不承认是景虎,昨夜的事件仍是无可争议的证据。你在没有经由我引领的情况下,自行通晓来临法,连调伏也能独自完成]

[————]

[就算没有记忆,现在你的力量对我们而言仍是不可或缺。自此往后还多有需要你协助的地方,请你对此有所觉悟]

[协助?你们?]

[要消灭“暗战国”,我们的对手并非武田一人而已哦。北条、今川、毛利、伊达……以及]

直江的眼神微微锐利起来。

[————织田信长]

高耶吃惊地为之一动。

数秒的时间过后。

直江小心地窥探着陷入沉默的高耶的表情,开口说道。

[高坂弹正,是另一位非常棘手的角色]

[那个人谁啊?你认识?]

[……。相识的时间并不算短]

直江嘟哝着。

[曾经发生过很多事件。他也曾帮助过我们,光是通晓内部情报这方面就已经很难对付了。也罢,从以前起,就是个不明白脑袋里在想些什么的家伙]

[什么呀?难不成、是个危险人物?]

直江头疼地按住额头,呻吟着。

[罢了,这种事不必在意。我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前来拜访。今次连这里的名产马刺都未能品尝————]

[你是跑来观光的么]

直江微微地笑了。

[景虎大人]

[?]

[你失去记忆这一点或许是件好事。对于你……还有对于我]

高耶露出讶异的神情。

[直江?]

直江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他转动钥匙,发动引擎。

[请你多少预习一下日本史的教科书。同时也能提高成绩,一石二鸟哦]

[咦?开玩笑]

直江笑了。

[以你的立场而言应该说复习才对。那么,下次见……]

让点头致意。直江也回应地点点头。

脑海里又萦绕起高坂的话:

“成田让的存在是六道界的威胁”

当时高坂的话就让他介怀。最终,也未能自他口中探出详情。

让……究竟是————

不知怎地感觉到某个巨大的齿轮开始运转了————自从与景虎重逢之后。

[再见……]

说着,直江踩下加速器。

车子缓缓驶离。两人目送着它。

[…………]

高耶将手插入裤袋,目送车子离开。排气管残留下的烟尘未散,直江的Cefiro沿白杨树的林道驶离了两人的视线。

风吹起他们的制服。

高耶忽然低声开口。

[让]

[?]

让应着声看向高耶。高耶追逐着离去的车子的身影,微微垂下眼帘。

[我……在此前并不想做任何改变,但是]

[高耶]

[————万一……]

喉间的话语未能说至最后,然而————

[……。怎么了嘛,高耶]

让露出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

[你就是你哦。就算改变,也还是高耶]

[让————]

高耶转向同伴。一脸清澈无饰的笑容,让率直地注视着自己。

[…………]

高耶轻轻撩起刘海,露出小小的微笑。

[去喝罐果汁吗?]

[什么?你请客?]

让以平日的轻快语气欢呼起来。

[那么,我要“水瓶座”哦](译注:不知其为何物的日本饮料)

[水瓶座?改PF吧](译注:连名字都猜不透的奇怪饮品)

[这附近没有朝日的自动贩卖机吧]

[那就去找呀]

嫣然朝霞自东侧山峦的峰顶,向四方扩染开来。两人在白杨树道下并肩步行。晨风清凉,吹拂过两人的脸颊。

模糊的预感包围着高耶。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背后推动他似的感觉。将他推向无法回头的道路。

自己能够抵抗那股力量吗。

紫色的朝霞浸染着松本的天空。

仿若青色的海市蜃楼般的北阿尔卑斯群山,静待着沉眠的街道醒来。

来自东方阵阵清风,温柔地抚过大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