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Chapter.6『超人与魔女共舞』

第二卷 Chapter.6『超人与魔女共舞』

1

刺的星灵使齐辛格。

身为始祖涅比里斯直系的少女,张开了她的小口。就好像真正的魔女在咏唱咒语一样。

「刺……刺…………c……刺…………过来…………」

传出了空气颤抖的声音。

若用比喻的话,就是响起了像是上万只虫子一起在振翅发出的嗡嗡声那般让人反感的声音,黑发的少女周围出现了「刺」。

黑色的针状物体在空中融合,变成了宛如带刺铁丝一般长着刺的鞭子。

这十几米长的鞭子。

「蜜思米丝队长,快蹲下!」

带着呼啸声被扬了起来。它在空中重重地扭曲,宛如蛇一般描绘着弯曲的轨迹袭向了地面上的伊斯卡他们。

……速度很慢。

……但,这不规则的轨迹很棘手。

并非直线而是出现了弧度。剑或枪之类的武器都是直线攻击。这种扭曲的轨道,可以说出鞭子独有的特色。

而且还是星灵形成的鞭子。

它的动作不见得会和一般的鞭子一样。因此伊斯卡没有用星剑挡住,而是向后跳去。

本应如此——但鞭子追着伊斯卡改变了轨道。

「!果然么!」

齐辛格的鞭子迫近到了眼前。

光从那带刺铁丝一般的外观就可以看出来它很硬,但在迫近至伊斯卡眼前的瞬间,弯曲的鞭子就像有意志一般伸长了。

「伊斯卡!?」

没有回应的余裕。

伊斯卡当场以脸几乎着地的姿势蹲了下去。伴随着奇怪的声音,无数的刺的集合体从他的头上掠了过去。

鞭子冲向了伊斯卡背后的铁栅栏。被星灵的刺刺中后,用坚硬的铁制成的栅栏便像是溶解了一样分解消失了。

「…………命令,失败?躲掉了?」

魔女扭过了头。

右手持鞭。接着用左手摸着眼罩,少女觉得很不可思议的歪了歪头。

「没关系么?那是保护你们宝贵的星脉喷泉的栅栏吧?」

架好双剑的伊斯卡。

和拿着带刺的鞭子的齐辛格对视了起来。

「——————同志夏诺洛特」

魔女齐辛格,终于叫起了部下的名字。

「同志」

「下,下属在齐辛格大人!下属就在这里,所以无论什么样的命令都——」

「碍事」

「诶?」

「让开。你呆在这儿的话……星灵……就无法展开了」

她解开了鞭子。融合在一起的刺分散成了上千枚细针,宛如要包围齐辛格一般浮在她的周围。

「…………………化为『星』」

刺上升到黄昏下的天空后突然停了下来。

隔了一瞬后,它们便宛如溃堤一般朝地面倾注而下。

流星。

以惊人的加速度冲过来的星灵刺,吞噬了地面上的一切。

车库的房顶宛如融化一般被消灭,屋内的运输车也连同墙壁被逐渐分解。

「无差别攻击么。队长,快去里面躲着!」

指着尖刺的攻击范围外这么说完。

伊斯卡握紧黑色星剑,向前迈出步子。

「——哈」

他吐出一口气,接着迂回起来。

穿过从斜上方冲过来的无数星刺之间的缝隙,伊斯卡马不停蹄的冲向了纯血种齐辛格。

举剑回转。

破坏身后的星刺后,伊斯卡发现了落在地面后又朝他脚下弹去的刺。

——以跳弹的方式袭来的星刺。

他又挥出一剑,将其尽数击碎。

「……你这家伙?!」

魔女夏诺洛特,发出了带有惊愕和激动悲鸣。

她有两点无法理解——

连导弹都能「分解」的齐辛格的星灵术,为什么却消灭不了帝国兵的一把剑。而且不但无法分解星刺反而还被击的粉碎。

还有,这名帝国兵异常的身体能力。

绝对不会停下来。

他一边以惊人的反应速度穿过刺和刺之间的缝隙,一边挥着剑。只有一瞬间的话还好说。但若换作夏诺洛特做出相同的动作她挺多撑十秒。

——可是伊斯卡,甚至还继续在加速。

对星灵使,特化。

因为他的肉体是专门为了打倒星灵使而打造出来的。

「难不成是野兽吗,你这家伙!」

夏诺洛特放出了雷击。

但甚至连这道雷击都预判出来用星剑挥落的伊斯卡,让雷之魔女哑口无言。

一边躲开纯血种的星刺,一边还能察觉到从背后来的攻击。就算夏诺洛特用怀里的帝国的自动手枪,结果应该也一样吧。

「…………」

戴眼罩的魔女皱了皱眉。

「你是谁?」

从她的嘴里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为……为什么。……术……术式……打不中……?」

「你的弱点」

齐辛格向后退一步,他就前进两步。

……无论是威力,还是能抑制导弹暴风的防御力都不是盖的。

……她的星灵毫无疑问非常强大。但是。

「在你说出『碍事』的时候就是你的失误了」

「……?」

「部下不躲开的话就无法展开星灵术。因为会被卷进去。是你亲口承认了,自己无法操纵星灵术避开部下所在的位置」

欠缺精度。

在星刺之雨倾注而下把车库和房子全都一起消灭的时候他就确信了。

“冰祸·千枚棘吹雪”

“全方位的一千把剑,能躲的掉的话就试试吧”

之前爱丽丝用星灵制造的冰剑,全都是冲着伊斯卡来的。

但齐辛格不同。

这名年幼的魔女还在成长中。无法将展开的刺集中在伊斯卡身上,所以落到伊斯卡周围的刺是有限的。

「预,预预……预料之外的……强敌。使徒圣……?」

她看向了星剑的剑尖。

黑发的魔女,用力张开了双臂。

「能·力·解·放」

「——什么!?」

「再·结·合」

头上出现了黑影。

伊斯卡抬头看到的,是本应被那些刺消灭的短距离导弹。

「能把分解过的东西组装起来吗!?」

「……帝国兵……消失吧」

魔女齐辛格说道。

导弹的大爆炎,在伊斯卡的头上扩散了开来。

2

大地被冰冻了起来。

从红褐色的地表下涌出的冰层,在帝国营地内闪闪发亮。

——霜柱。

爱丽丝的冷气,一瞬间便将四周的温度降至零下。受到冷气的干涉地表的水分都被冻结了起来。

带着全方位延伸数百米的寒气。

「做好觉悟吧帝国的走狗」

「少废话魔女,和你呼吸相同的空气都让我觉得污秽不堪」

「……看我把你这份余裕一块冻起来」

爱丽丝水平抬起了自己的左臂。

不管对方是使徒圣还是什么。把这座基地内的一切全都冻住——在她打算这么命令的时候,她注意到了。

星灵的动作很迟缓。

「这是……」

一道亮晶晶的美丽冰墙升了起来。

在爱丽丝下达命令之前,星灵优先在她的面前生成了冰墙。

这是为何?

但,她的疑问马上便解开了。

冰墙刚完成,就被某种带着巨大质量的东西给撞上了。

『……星灵的自动防御么。本打算打碎你的头啊』

在爱丽丝的眼前。

全身都被光学迷彩大衣覆盖的男人,一拳头打在了冰墙上。

——碎裂的声音。

这是人类的拳头会发出的声音?

别开玩笑了。这声音根本就跟帝国战车的大型炮弹打在冰墙上一样啊。

她的脸上滑下一道冷汗。这非同寻常的威力虽也是威胁,但真正的威胁,是这个男人以爱丽丝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冲了过来。

「冰的星灵术,在发动时需要冷却周围的空气」

呲啦。

冰墙,在眨着眼的爱丽丝面前出现了裂痕。以它的强度不要说自动手枪就连散弹枪都不能伤其分毫。

竟然只凭一拳?

「冰·属·性·星·灵·太·慢·了。就算拥有瞬间做出自动防御的机能,也就这种程度么」

使徒圣的拳头,击碎了爱丽丝的冰墙。

「结束了」

无名的指尖碰到了爱丽丝的脖子。

他为了捏碎那纤细的喉咙打算向手注入力气,但却没能成功。在捏碎魔女的喉咙之前,无名的指尖就连同右手一起被冻住了。

「你说谁的星灵慢啊?」

毫不逊色。若说使徒圣无名是超人的话,那冰祸魔女爱丽丝也是一名卓越的星灵使。

「别以为冰星灵全都是一个样子」

「……真让人意外」

抽回手臂,无名笑了。

他轻松的握碎了冻住指尖的冰,若无其事的再次转向了爱丽丝。

「冰祸的魔女。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是谁嫌人家话多的啊」

「我改主意了」

原暗杀者愉悦的答道。

启动了大衣上的光学迷彩,使徒圣宛如融入夕阳一般渐渐隐去了姿态——

「始祖的血脉么。我看你那狐假虎威的态度,能坚持多久」

「我可没打算和你打嘴仗」

在他完全隐去行踪之前,爱丽丝打了个响指。

「接招吧」

红褐色的地面,出现了无数的皲裂。

突破坚硬的地表,从裂缝里钻出来的是几乎覆盖了整个基地的冰针。

那是在地下形成的霜柱,尖锐化后的产物。

它能够轻松的贯穿皮鞋。即便鞋底加有钢板,也能直接冰冻双脚将其缝在地面。

「切」

半透明化的使徒圣跳了起来。

这是为了不让双脚被冻住。虽然仅是如此他的反应速度就很惊人,但爱丽丝早已预想到了。

……毕竟他和伊斯卡一样是使徒圣。

……这种程度的攻击当然能躲过去吧?

「『冰祸·千枚棘吹雪』」

嘎吱,传来了凝结成冰的声音。

冰形成了冰剑。

被冻住的地面。周围的空气。乃至上了霜的军用帐篷里都接连生成了大小不一的剑。

「是被冰剑刺成串还是被冰冻。选一个吧」

「哼」

落在地上的使徒圣,笑了。

他瞥了一眼全方位包围他的冰剑,接着毫不畏惧的朝爱丽丝冲了过来。

「你觉得这种术式就能干掉我?」

「……贯穿吧!」

她扬起了手臂。几百把冰剑受到爱丽丝的命令后,从使徒圣无名的脚下,头上,背后朝他倾注而下。

「太慢了」

使徒圣扭动脖子以几厘米的间隔躲过了冰剑。

接着他又抬起脚踢飞了从地面飞来的冰剑,再以此动作的反作用力旋转身体,用双拳打向了从头上和背后袭来的剑。

「也太脆了」

冰的结晶们悉数被击的粉碎。

这幅光景,让爱丽丝难以置信。

「……不是吧」

虽然视星灵术的规模而定,但爱丽丝的冰的强度甚至在钢之上。即便削薄成了冰剑也绝非凭人类的拳头就能打碎的。

果不其然,在刚才他破坏冰墙的时候她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到底——

到底拥有何等的臂力啊。这名帝国的前暗杀者。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无名的肩部喷出了血。

就算他打碎了十把,几十把剑,也无法全都躲过去。毕竟这个星灵术就连伊斯卡也无法完全防住。

「将军了」

格外巨大的冰剑。一把剑刃宛如长枪一般的剑,向使徒圣无名那毫无防备的背后飞去。

……那么大的剑的话。

……可是要比钢还硬的。打得碎的话就试试吧!

他只能老实的回避。

但就算他跳跃进行回避,冰剑也会追着无名。

无名无法拉近和爱丽丝的距离。即便他丢出玻璃短剑也会被星灵的自动防御机能拦下。

「是我赢——」

「如果你的对手是我以外的人的话」

她正打算这么说,接着爱丽丝这次是真正的哑口无言了。

无名转过了身。朝以堪比子弹的速度飞来的冰枪伸出了手——

「把这个还给你吧」

接着轻而易举的便抓住了长枪。

他转了转枪将枪尖对准了爱丽丝。仿佛在说刚好有个顺手的投掷物一样。

……发现速度堪比子弹的冰块,然后把它抓住了吗。

……这简直是野兽。不对,是比野兽还恐怖的怪物啊!?

如果是像伊斯卡那样用剑挡住的话,还能理解。

但这个男人可是徒手。无论是帝国还是皇厅,都从没人完全只靠体术就能够抗衡自己的星灵术到这种地步。

「……使徒圣无名」

她咬紧了双唇。

虽然不愿承认,但这个男人不是浪得虚名。

「库!」

身为涅比里斯的公主竟然会后退这一屈辱让她咬紧了双唇,但爱丽丝仍向后跳去。跳到了在身后待机的磷身旁。

……不妙。

……若是帝国的手枪或导弹还好说,但·唯·独·这·个·不·妙!

「消失吧魔女」

无名投出了冰枪。

这把凶器,在就要刺穿爱丽丝的地方停了下来。

「恕下属冒犯」

「没有哦磷。帮大忙了」

她犒劳着保护了自己的侍从。

磷将自己的裙子像斗篷一样展开,挡住了无名扔过来的冰枪。由于裙子是有对刃纤维制成的,所以这种事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虽说如此但不在爱丽丝的战斗中「插手」是她们俩之间的规定。

也就是说,自己就是处在磷不惜打破那个原则也要插手的危机情况之中。

「…………」

「怎么了?之前的威风呢?」

「……我要为我的无礼道歉。使徒圣第八席无名。你的确很强」

她用右手捻起王衣的裙摆,轻轻提了起来。

世界共通的礼仪。

这在贵族的社交场所内,是年轻的淑女对长辈绅士行礼的姿势。

「这是我的一点小小的歉意」

「可笑」

而这个男人的回应,是晃着肩膀的嘲笑。

「区区魔女。自以为是人类的贵族不成?」

「是啊。不过看来我的意思没有传达到所以还是告诉你吧。这可不是见面而是离别的招呼哟」

「……什么?」

「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本·事」

冰冷的敌意。

带着能将所见的一切全部冰封的冰冷视线,魔女瞪向了超人。

——是你倒霉。

——让我拿出真本事。

当无名注意到她视线的含义之时,已经晚了。

「再见了使徒圣」

——『大冰祸』——

冰的世界。

地面到天空。营地内的军用车和帐篷,还有导弹发射器以及一切都蒙上了一层幻想般的白雾——

下个瞬间。

包含营地在内的峡谷一带,便被闪烁着青光的寒冰所覆盖。

嘎吱,一阵在冰上走路的脚步声。

「磷,没事吧?」

「如果有事那可就完了」

站在冰丘上的只有爱丽丝与磷两人。

大冰祸——这是作为被冠以冰祸的魔女这一畏称的爱丽丝其威胁象征的大星灵术。

全方位无差别。

不管对方是人是战车还是导弹,都会被巨大的冷气吞噬被无情的冰冻起来。使徒圣无名想防也防不住,现在他应该已经被冻在这层冰下了吧。

……不过我也不能进行精密的操作,是这招的弱点呢。

……如果周围有很多同伴的话是不能用的。

因为稍有不慎就会把同伴也冻起来。

而且这个星灵术就连爱丽丝自己也无法手动解除。被冻结的峡谷一带,应该会保持这个样子好几天吧。

「回去吧磷。本来是想抓住他带回去的,但被冻在冰砾的话就难挖出来了」

「如他是在能被俘虏的状态就好了」

「这个——」

就要看他的运气了。在爱丽丝打算这么说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道微小的声音。

脚步声?

她转过身去。接着,尖锐的冰碎片便划过了她的脸颊。

「——————!」

「爱丽丝殿下!?」

「不用担心……我没事磷。只是擦伤」

她用手摸了摸脸颊。

手指上,稍微沾着些从脸上渗出的血。冰的碎片。会是谁投过来的,她心里只有一个人选。

「……我还是太嫩了呢」

看着沾着血的手指,爱丽丝露出了苦笑。

无名。她已经切身体会到了那个男人超人一般的肉体能力。但还是给了对方多余的提示这就是自己的失误了。

——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本事。

这句话应该让使徒圣察觉到了吧。

接下来自己会用什么样的星灵术。因为让他察觉到了自己要使出会被冠以冰祸魔女这个称号的招式,所以给了他一瞬间的机会。

「爱丽丝殿下,马上返回涅比里斯的基地吧。您脸上的伤得消毒才行」

「这种小伤没事啦」

她用手指拭去了脸上的血。

没错,这道伤本身算不了什么。问题在他处。

「……磷」

「在」

「是不是暴露了」

「我想应该是的。从他不是用自己的短剑,而是特意把爱丽丝殿下的冰打碎丢过来来看的话」

「…………是吗」

脸上的伤。如果这是由帝国制的匕首造成的话,爱丽丝的星灵应该是会感知到威胁自动防御的。

但这次,爱丽丝的星灵却没做出反应。

因为无名投过来的是冰的碎片。

正·因·为·是·由·爱·丽·丝·的·星·灵·自·己·产·生·的·冰,所以,它才没有做出将向爱丽丝丢来的凶器视为危险的判断。

——这场胜负是你赢了。

——但我发现了你的弱点。下次就会了结你。

仿佛听到了逃走的无名传来的笑声。

「爱丽丝殿下」

「……没事」

又不是底牌全都暴露给对方了。

「回去吧。到头来这里也是白跑一趟」

同志夏诺洛特的部下们应该被运到其他基地了吧。

而且也没发现伊斯卡。

……难道是我误会了吗。

……只有队长被派了过来,部下们都留在帝都?

虽然不觉得会这样,但爱丽丝对帝国军的规定也不是那么的了解。

伊斯卡到底在哪儿。

「啊啊真是的,白跑一趟。亏人家对那个占星术什么的信以为真,照她说的做了……什——么你等待的人就在你的身边啊,哼!」

爱丽丝用力踩着脚下的冰吼道。

「伊斯卡你在哪儿啊!」

3

火焰之风,让峡谷激烈的晃动起来。

黑烟徐徐升起。在涅比里斯据点爆炸的导弹的热波被断崖发射,连续在谷底内回荡了好几次。

周围全部被粉尘所覆盖。

唯一没有变的,只有仍在发出淡光的星脉喷泉。

「排除,完毕」

带着眼罩的黑发少女,静静的说道。

纯血种齐辛格·佐亚·涅比里斯。

她用刺状的星灵将曾经消灭过的帝国的短距离导弹重组,在名叫伊斯卡的剑士头上引爆了。

「………」

唯一让齐辛格在意的,就是剑士的那对剑。

虽然她还是第一次见连能消除导弹暴风的「刺」都不管用的物质,但那应该也因为刚才的冲击被炸的粉碎了。

并非星灵使的帝国兵,是不可能在这种极尽的距离下躲过导弹的爆炸的。

「哈……哈哈哈……多么精彩!」

背对着粉尘,金发的女星灵使大声说道。

「真是太精彩了齐辛格大人!本以为被帝国兵逼入了绝境,没想到连这都是计算好的陷阱。用可恶的帝国兵器,制裁可恶的帝国兵。真是愉快!」

「同志夏诺洛特」

背对着赞颂着胜利的部下,黑发的纯血种头也不会的。

说了一句话。

「报告」

「是。属下立马照办!您打倒了帝国的刺客————」

「你·说·打·倒·了·谁?」

尘烟的后面出现了一道人影。

接着,从用烟雾的后面传来了些微的脚步声。

「……怎么可能!?在那种爆炸下怎么还会」

夏诺洛特发出了恐怖的尖叫。

就连纯血种齐辛格也哑然的当场呆住,而从灰色的烟幕后面,手握一对剑的帝国兵——伊斯卡,再次来到了星脉喷泉的面前。

「蜜思米丝的部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挨下了那种爆炸怎么会平安无事——」

「平安无事?那怎么可能」

他用手背拭去了嘴角渗出的血。

因为爆炸的冲击,他少说被吹飞了十几米。整个人都被打在了岩石上,仍能保持意识只能说是伊斯卡不幸中的万幸了。

「伊斯卡——」

「队长,待在我后面」

伊斯卡背对着在小声喊他的女队长点了点头。

从始至终一直在观察他们的齐辛格。

则是一声不发。

但伊斯卡的确看到了,她藏在眼罩下的表情变得险峻的瞬间。

「看你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难道没从爱丽丝那里听说吗?你不是皇厅的血族么」

「…………………………….爱丽……丝……?爱丽丝莉泽……」

齐辛格低语着。

迄今为止对伊斯卡的任何发言都漠不关心的纯血种魔女,刚才第一次,对伊斯卡的话做出了反应。

「这对剑有两种能力」

伊斯卡双手里的星剑,是黑白成对的。

本已做好能力早已曝光给了涅比里斯皇厅的觉悟,但这名纯血种魔女,似乎并没有从爱丽丝那里听说过这对剑的能力。

「黑色的星剑能够遮断多少,白色的星剑就能解放多少」

「……?」

「你应该能是知道的吧。和我几乎站在一个位置的你,能够毫不犹豫的引爆导弹把我们都卷进去的理由——」

那时,在冲过来的伊斯卡面前。

纯血种齐辛格同时发动了两个星灵术。

「第一次是重组导弹然后引爆。但那么做的话你就和自爆无异了。因为你也会被卷进去」

「………」

「你把冲向自己的暴风,再次用『刺』把它们分解消除了」

齐辛格和夏诺洛特回避了暴风。

最后只有帝国兵被卷入了导弹的爆炸。这,就是这名魔女构思出来的胜利手段。

……正因如此,我才也能防御。

……用白色的星剑解放『刺』,来消除导弹的爆炸。

但是。

当瞬间想起这个防御手段的时候,浮现在伊斯卡胸中的不是安心而是一种恐怖感。

「齐辛格」

他和黑发的少女面对着面。

接着瞪向了她被眼罩遮住的双眼。

「我把星剑的事告诉你了。所以接下来你也要回答我的问题」

「……?」

「刚·才·的·做·法(自爆),是·谁·教·你·的」

「……」

刺之魔女,颤抖了起来。

「将击落的帝国导弹再利用这种事,是不可能当场立马想得出来的。就算想到了也绝不会那么做。因为那是哪怕星灵术慢了0.1秒也会把自己卷进去的手段」

但是齐辛格却毫不犹豫的执行了。

因为她拥有利用刚才的自爆打倒敌人,而自己则能成功回避的绝对自信。

「应该经历过不少训练吧?你这种自杀行为」

「…………」

「到底是谁从什么时候开始,教给你这种凶恶的训练的?」

恶魔一般的想法。

应该是有什么人,把这种残酷的技术教给这名十代过半的少女的。

「…………禁…………禁…………禁…………」

变化突如其来。迄今为止一直纹丝不动的齐辛格的身体弯成了く字形,用双手按住了自己的眼罩。

「禁……忌……禁忌……」

「什么?」

「——禁忌事项抵触」

黑发的少女,解下了自己的眼罩。

「将提问者及听到的人全部无差别排除」

彰显魔女身份的星纹,浮现在了她取下眼罩后的双睑上。

接着伊斯卡看到了。

她·眼·睑·上·的·星·纹,宛·如·生·物·一·般·蠕·动·的·瞬·间。

「什!?」

星纹动了。

那个宛如蛇纠缠在一起的图案上的蛇,宛如在翻滚一般蠕动了起来。

「ci……ci……刺……刺…………我的……全部……!」

黑发魔女仰向了天空。在断崖之间出现的『刺』宛如乌云一般笼罩了她的头顶,渐渐的遮住了阳光。(A:打这么半天了我还以为都晚上了结果还是在傍晚XD)

「刚才的还不是全力吗」

比起那种事。

在头上密集的刺,如果只是冲自己来的话未免太多了。如果那些全都冲向地面的话,她的部下夏诺洛特肯定也会被卷进去的。

「你就是这个打算么齐辛格!」

——『解放·刺之龙』——

齐辛格那银色的『刺』聚集了起来,宛如巨大的蛇一般呼啸着冲向了地面。

以「没有腿的龙」来比喻可能更贴切。

而那条龙的全身,都是刺。

被蠕动的星灵龙的尾巴扫中的断崖,宛如溶化一般消失了。

「————」

紧握星剑,伊斯卡冲向了黑发的魔女。

察觉到他的动作而抬起镰刀状脖子的刺龙,挡在了主人齐辛格的面前保护着她。宛如在守护主人的守护者一般。

既然是星灵刺的集合体,那么只要被龙的巨躯碰到应该就会被消灭吧。那是一头对于单骑去挑战的人类来说太过巨大的怪物。

「不愧是涅比里斯的血族……」

被称为魔女的恐怖存在。

过去帝国对她们做出了非人道的迫害这是事实。但毕竟她们拥有这等的力量,伊斯卡现在也能理解会害怕的那些人的心情。

「普通的人类是赢不了星灵使的。我也是如此。所以我不打算单纯用力量和你硬碰硬。我只能用别的方法,用力量以外的选择——」

伊斯卡跳了起来。

他跳向的并非齐辛格,而是她刚才仰望的那个断崖。

「来拼死抵抗了」

他踢了一下岩壁又跳了一次。接着利用三角跳的要领——他跃过了刺龙和齐辛格的上方,跳到了她背后岩石的里侧。

「……………………诶?」

齐辛格皱紧了紧闭的眼睑。

还以为他会攻过来结果藏到巨石后面去了?的确这样自己就看不到他了,但那样他也没法攻击自己了。

而另一方面齐辛格的龙,只要碰一下就能消除那块巨石。

只要巨石被消灭了他就无处可躲了。

「消除」

黑发的魔女,向星灵下达了消灭眼前的巨岩的命令——

而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觉醒吧!」

伊斯卡在巨岩的后面大声喊道。

朝着白色的星剑。

他让星剑再生了齐辛格的「刺」的星灵术。

「然·后·消·除·掉·吧!」

巨岩,被银色的光芒所贯穿。

白色的星剑再生了齐辛格的星灵术。被释放出来的刺接连命中巨石,将其一部分化作了空洞,造出了一个能让一个人通过的隧道。

——隧道将伊斯卡和齐辛格之间的距离连成了一条直线。

躲在巨石后面只是诱饵。是为了让齐辛格觉得他躲在巨石后面没法攻击。但伊斯卡却能利用在巨石上制造的隧道直线前进。

只要跑数米他就能冲入魔女的怀中。

「!」

纯血种毫无防备的站在那里。刺之魔女指向挖开隧洞一口气冲过来的伊斯卡,打算命令星灵迎击——

「……………………!?」

「没用的」

冲出了巨石。

钻入茫然若失的魔女怀中,伊斯卡小声这么答道。

刺·星·灵·没·有·动·作。因为齐辛格她自己,刚刚才下达了「消灭伊斯卡藏身的巨石」的命令。

因此她需要取消上一次的命令。

当齐辛格注意到这点时,伊斯卡已经来到她的怀中了。

「而且也没能保护你的星灵了」

自己制造出来的「刺」全都用来组成刺的大蛇了。

因为将星灵的能力全部转化为了攻击,所以也没有用来自动防御的星灵。

……我承认你的星灵很强大。

……当正因如此,像我这样的人类才会采取用力量硬碰硬之外的方法来抵抗。

他利用峡谷的地形将星灵反利用,达成了逆转的一击。

人类(伊斯卡)的智慧与技巧。

凌驾在了拥有强大力量的魔女之上。

「————————」

「你很强。可能有人告诉过你只要使用你的力量就能让大部分人恐惧。但是……」

他举起了星剑。

「别以为,凭这股力量就能简单的战无不胜」

随着一声清脆的剑声。

黑发的魔女,缓缓的倒了下去。

昏倒。

雷之魔女夏诺洛特不知是否明白没胜算,还是为了逃离那条刺之大蛇,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留下的只有伊斯卡和蜜思米丝队长,以及昏过去的纯血种齐辛格三人。

「……完了,吗。剩下的就是星脉喷泉了」

翻涌着星灵能量的灵泉。

光芒宛如温泉一般储蓄在谷底的洞穴里,现在它的浪花也正宛如肥皂泡一般在向空中飘去。

「伊斯卡!」

蜜思米丝队长趔趄着一路小跑赶了过来。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人家就相信,大家一定会来的!」

「别慌啊队长。在这种岩场跑的话——」

「呀!?」

「是会摔倒的……已经摔了啊。你瞧你,请振作一点儿」

他伸出手把发出可爱的悲鸣的队长拉了起来。

「有伤到吗?」

「……没,没有。虽然我没事但其他的部队都被带走了。烬和小音音呢?」

「应该马上就会来汇合了。咱们得先找地方躲起来」

现在,星脉喷泉的周围并没有星灵部队。

虽然那些涅比里斯兵都因害怕帝国的导弹暂时撤退了,但伊斯卡担心的是不见踪影的雷之魔女夏诺洛特。

在明白纯血种齐辛格败北的同时,她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毕竟她对蜜思米丝队长那么执着。

……现在应该老实的撤退为好吧?

让她带着留在这个基地里的同伴过来反击。

如果变成那样就遭了。

「找个房子什么的躲起来吧。而且,还得向他们提出交换被抓住的队长们的交涉。这方面我不太擅长所以就拜托蜜思米丝队长了。」

「交,交涉?但那种交易……啊,是这么回事啊!」

理解了伊斯卡视线的含义,蜜思米丝小声说道。

倒在地上的齐辛格。涅比里斯皇厅的血族,足以拿来交换被抓住的帝国部队。

「我明白了,交给我吧!」

「拜托你了。那名纯血种就由我来背——」

「那可是会让我困扰呢」

声音与气息。

紧接着,伊斯卡的背上传来了一阵刺痛。

「……唔…………库……!」

「伊斯卡!?」

勉强撑住没有跌倒的他拔出星剑,跪在地上转过头去。

站在身后的是已经穿着黑色礼服的奇怪男子。他握着带血的匕首,用金属制的假面遮住了脸。

「和夏诺洛特的报告一样呢。原来如此。让我吃了双重惊呢」

假面男反手握着匕首,凝视着他们。

「本打算从背后刺你一剑,但你在那一瞬间察觉到了我的气息迅速扭过了身子呢。真是了不起的反应速度和体术」

「……你是什么人」

咬牙忍耐着背后传来的剧痛,伊斯卡用苦闷的声音问道。

如果晚一秒的话这会儿背后肯定就已经被捅穿了吧。察觉到了他的气息并进行回避实属万幸,勉强才没有被匕首刺中。

但,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明明从背后靠了过来却完全没有脚步声。

「第二点。没想到齐辛格会被压制到这种地步。看来除了使徒圣以外仍有应当视作危险的对象呢,这次就当做教训了」

男子用单手抱起了黑发少女。

「不过今天先到此为止吧。毕竟这孩子还没有调整完成。等『完成』的时候,再请你陪她玩吧」

「……你觉得我会放你们走么」

对方现在抱着齐辛格。

虽是个正体不明的魔人,但不能放他抱着同伴逃走。

「在这儿——」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家的队长吧?」

男人晃了一下。他突然从眼前消失,接着,出现在了远离伊斯卡的女队长旁边。

「蜜思米丝队长!」

「……诶?」

「失礼了。来日再会吧,不知名的帝国兵啊」

一道沉闷的声音。假面男的踢击,将蜜思米丝猛的向后踹去。

朝着喷涌着光的大洞。也就是星脉喷泉——

「你这混蛋!?」

假面男和齐辛格逃走了。

接着失去意识的女队长,沉入了充斥着星灵能量的灵泉之中。若要打比方的话就宛如投身于喷发着岩浆的火山口一般。

她掉了下去。

直至星体内部层的中枢。只要掉下去就没有任何办法能救她上来。因此伊斯卡没有犹豫。

「——————队长!」

冲向了星灵能量的光之洪流。

伊斯卡跳向了星脉喷泉。他的视野被光芒包围。在近似暴风雨的狂凤之中,他勉强听到了部队同伴的声音。

「伊斯卡!?喂等一下……!」

「伊斯卡哥!」

接着。

在被星灵的光完全吞噬之前伊斯卡看到了。

看着跌入星脉喷泉的自己的,冰祸魔女爱丽丝的身影。

「……爱丽丝!?」

为什么。你会在这儿!

感觉背对着夕阳的爱丽丝,似乎在喊些什么。她丢下侍从磷跑了过来,朝着这边伸出了手。

「——————————————」

与此同时。

伊斯卡落入了星脉喷泉。

============

「伊斯卡?!」

回过神来。

爱丽丝,已将这里是佐亚家星灵部队据点的事抛在脑后喊出了他的名字。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啊。

黑烟在涅比里斯营地内寥寥升起。

房子的屋顶像是溶化了一般消失不见,本应用来遮盖星脉喷泉的栏杆也消失了。

而女队长和伊斯卡,一起落入了露出来的星脉喷泉。

这就是爱丽丝看到的画面。

星脉喷泉是延伸至位于地下几万米处的星体内部层的洞穴。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应该是能抓着洞壁爬上来的吧。

但,如果和那名女队长一起呢?

以伊斯卡的性格,不可能会丢下上司见死不救。

但爱丽丝也不知道,在星灵能量的洪流肆虐的星脉喷泉里,他能否抱着一个人爬上来。

——再也上不来的星球中枢。

若是懂得使用星灵能量的人便会利用气流飘上来,但若非如此的话就只能沉入星球的深处。那样的话就再也上不来了。

伊斯卡会消失?不要。自己还没有和他做个了断。

「……开什么玩笑。伊斯卡,给我等一下!」

「爱丽丝殿下,您要做什么!?」

在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