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四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一卷 第四章

前情侣进行体检「……有汗水的味道」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男朋友的东西。

是个既冷酷又知性又温柔还很帅气的,犹如推理小说中的名侦探一样的人————虽说这样的评价依然留存在我的记忆里,但这大概是某种叙述性诡计吧。硬要说那个男人有什么像个名侦探的地方,大概就只有挠挠头能把头屑挠得漫天飞舞这一点,即使是在天大的阴差阳错之下,也不可能在莱辛巴赫瀑布的潭底达成奇迹般的生还的。

有一件能证明他无聊之处的事例。

当时的我————也就是那个无人能出其右的单身女•绫井结女,每周总有几次会周期性地遭受精神上的拷问。是的,那是体育课的时间。

就是那个每当「好————,你们各自组成双人组吧————」的恶魔指令如同终焉的号角一般吹响时,就会凄惨地像个亡灵一般毫无目的地四处游走,到头来还会落得个被分配给那些没能和朋友组到队的同学的那个时候。光是回想起来就觉得一阵窝火。

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和那个男人在同一个班级里。但是由于男女经常在体育课上分头行动,所以直到我们成为男女朋友为止,我都未曾注意过,那个男人在体育课上究竟是如何度过的。虽说在上课期间和课间休息时倒是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有在观察了————啊,当我没说。

……总、总之,我们开始交往后的第一堂体育课时,我有些好奇。

头脑那么聪明,人又那么温柔,那么可靠(被诓骗之下的错误认知)的他,运动神经究竟怎么样呢。

无论什么事情都能轻松办到的他,也一定很擅长运动的吧。

好想看。

好想看看他在运动方面活跃的身姿。

而那一天是足球课。

男生们被分为两组举行红白战————说到女生那边,虽说课程上安排的是网球时间,但女生们却以等场地为借口,成群结队地跑来看男生的足球赛,仿佛将自己当成了球队经理一般地送上声援,活脱脱就是发情期的行径。

什么「一————二……加————油!」嘛,你们究竟是想让他们在区区体育项目中加个什么油啊。对一个个连男朋友都不是的男生大呼小叫的是有多做作啊。

而人群中最做作的那个,没错,正是在下。

毕竟那可是在为偷偷交往着的男友偷偷地送上声援呢,论及做作的程度可是他人拍马所不能及的。脑海里的妄想从自己将纯白的毛巾递到他手上的场景开始就完全刹不住车,早已发展到了在校舍背后被满身汗味的他壁咚的地步了。那个痛恨着那些青春着青春的青春们的我究竟上哪去了啊。

但是。

遗憾的是————不,万幸的是,那样的妄想并没有付诸现实。

因为那个男人,我的男友。

……哪怕一瞬间,都未曾活跃过。

结束比赛的那个男人,脸上连一滴汗水都没有————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个男人可是在赛场的右端一动不动,仅凭着全身上下溢出的『别靠近我』的气场进行防守的操作秀爆全场,给足球界带来了一场全新的革命。

看到他那若无其事地远离人群,坐到了操场边缘的树荫底下的背影,我悄悄地跟了上去。

————难道说,伊理户同学也不擅长运动吗?

只见他的肩头颤了一颤,……然后,缓缓地转过了身。

————……你一直在看吗?

————……不可以吗?

————…………硬要说的话,是的。

我在错开视线的他的表情中发现了疑似羞耻的情感,不禁微微地笑了。

————这样啊……。伊理户同学你也不擅长运动啊~

————……你怎么看起来还挺开心啊。

————……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或许是因为,我明白了我们之间还是有共通之处的缘故吧。

个中缘由暂且不提,当时的我,确实是将自己的男友当作一个『孤高的完美超人』看待的。

这大概,是因为那个男人没有向我暴露过他的缺点的缘故吧。恐怕,是所谓男人的尊严在作祟吧。

————伊理户同学,好可爱呢。

察觉到这一点的瞬间,我脱口而出。

而他,则垂下头来,藏起自己的脸。

————对我来说,比起一句『可爱』,我倒更希望你能夸我一声『帅气』呢……

但就算他再怎么遮住自己的脸,身在他背后的我也能看到。

看到他那标致的耳朵,明显比起平时,显得红了不少。

即使是这个冷血又面无表情的男人,也不过是一个会为了无聊的自尊而死要面子的男孩罢了。他就算千差万错也不是夏洛克•福尔摩斯那样的英雄,而是抱有和我相同的缺陷的,……喜欢着我的,一介普通人罢了。

而这,对当时的我来说,竟莫名地另我感到开心。

竟然会喜欢缺乏运动的豆芽菜男人,这个女人,怕是该去矫正矫正性癖了。



「————这个……81公分?哇~哦……」

女性的保健老师看着在我胸口围了一圈的皮尺的刻度,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一直以来我都在为女高中生测量三维,这还是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羡慕呢。这胸型可真美啊,好想沾一沾光……」

「……那个,已经可以了吗?」

我逃离了不知为何开始对我执二礼二拍手一礼的保健老师,跑出门帘之外。

从前开始一直都很不擅长身体测定。以为长年受困于矮小的身材,让我即使到了现在,也会自动泛起一股忧愁的心情。

我一边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一边拿起了放在保健室角落的运动衫。

……不行,我不能因为这种程度的事情就感到压力。更麻烦的事还在后头等着我呢……。

正准备穿上运动衫的我,顿时停下了动作。

盯————————。

一个绑着单马尾,个子比我矮上10公分左右的小个子女生,正在极近距离下向我的胸部递来热烈的视线。她从各个角度仔仔细细地端详着,把眼睛瞪得跟盘子一样大,连眨都不眨一下。好可怕。

如果是一副陌生面孔的话即使是同性也该报警了,但该说是万幸么,我认识这张脸的主人。

「南……南同学?怎、怎么了……?」

我用手遮住胸口退后一步,远离了那个女生。

只见她回过神来,有些困扰地笑了。

「我在想啊,伊理户同学你明明那么苗条,胸却挺有料的呢!你看,我毕竟是这副模样嘛~」

这个以毫不留情的力道砰砰地拍着自己没什么起伏的胸部的女生是南晓月同学。是入学以来,我处得最好的朋友之一。

她是个为人开朗又善于交际,拥有着如同小动物一般的可爱的天生现充型角色。如果是初中时期的我,即使被她单方面地温柔对待,也无法成为现在这样双方的朋友关系吧。

她睁着她那松鼠一般的大眼睛,

「虽说每年都想着『这次一定会长高的!』,结果却总是一点没有成长呢~。哈啊~。所以每次碰上身体测定就觉得一阵悲哀……」

「对对对,我懂我懂。我也是直到去年为止一直等不到自己的成长期……」

「诶?伊理户同学你也是小不点同盟的么?」

「去年的今天,我大概也跟南同学差不多高喔?」

「诶诶~!?才一年就已经成长了这么多么!?……不、不知能否顺便请教一下您罩杯的型号……?」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谦卑……。这个嘛,也不是说有多大啦……」

我弯下腰,叽里咕噜地对南同学一通耳语。瞬间,南同学本已经很大的眼珠子瞬间又猛地瞪了一瞪。

「……居、居然是……D……?」

「我、我话说在前头,我只不过是故意挑了个稍大一点的型号穿而已哦……!?」

「伊理户同学是我的希望!」

突然间被人搂住脖子扑过来,让我有些慌了手脚。南同学的肌肤接触攻势相当激烈,无论我再怎么改造自己的性格,也无法变成她这样呢。

「所谓近朱者赤,我这样贴着伊理户同学的话自己的个子是不是也能长高一点呢~?」

「嗯,很抱歉泼你冷水,但这个谚语的用法实在是错得离谱了所以能不能把我放开?」

赤的不是你,是我的脸啊。

别像只黏人的小猫一样蹭我的脸啊。

不过话说回来也真是的,那时候为什么突然间就迎来成长期了呢。是因为女性荷尔蒙发挥了某种作用么?……毕竟我开始长个子的那段时间,大概就是我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期了。

因为身体测定的话题而聊得正欢的我和南同学,两人一起离开保健室后,来到了体育馆。

我们前往的体育馆,正是同时进行中的体力测试的场所。

若无其事地和我共同行动的南同学,摇晃着她的单马尾,观察着穿上运动衫后的我。

「腰腿都好细呢~。伊理户同学,你维持这样的体型一定很辛苦吧?放着不管的话马上就会长肉了呢。」

「是……是呢。」

「啊,也就是说你平时都有做点什么来维持身材的啊。是运动么?」

「嘛……对呀?」

我将纸糊的笑脸粘到了脸上。在这种场合下要是对她说什么「这一年来只是营养不断地往身高和胸部那边跑了而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做」之类的话,就会变成是在炫耀的。会被人议论的,『这家伙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什么的。

「我每次碰上体力测试也难免会变得心情沉重呢~。伊理户同学真好啊~。一定很帅气吧~。」

「也……也没有啦……」

「才没这回事呢~!啊~,为什么连重点高中都必须要进行体力测试呢~。对小不点来说可真是个残酷的世界啊————」

我随口附和着她的话,心底里却是冷汗冒个不停。

我改变了性格,改变了外表。

为了从过去的自己完成蜕化,改造了自己的一切。

————但唯独,不包括我的运动神经。

我一直抱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所谓的体力测试,不会像身体测试那样尊重学生们的隐私呢。为什么我们会被强制在他人面前披露出自己运动白痴的一面呢。这不简直就像是被吊起来游街示众一样吗。这是在叫世间的所有运动白痴全都变成小丑么。这样的世界还是毁灭了算了。

————不断重复着类似的诅咒,我踏入了体育馆。

「哦,男生们还在里面呢。」

南同学如此说着,纵身一跃跨过了体育馆的门槛。

身体与体力测试的时间是以性别和学年为组,错开时间来进行的。在我们一年级女生之前进行的就是一年级男生的测试,而其中率先完成了室外项目的小组,正在体育馆内进行室内项目。

在男生之中,我找到了一个相当熟悉————倒不如说,是一个每天都会在自己家中见到的脸,但还是当我没看到吧。

「那么,伊理户同学,我们快点搞定吧~」

「嗯,是啊……」

趁着其他女生还没怎么来的时候。

……我是伊理户结女。整个学年无人不晓的,才色兼备的女高中生。

绝不能破坏这个好不容易才确立起来的印象————为了至少做出个马马虎虎的成绩,我在私底下进行了特训。

当然,我那废物得宛如10年代的古董日式手机一般的运动神经,不可能因为临阵磨枪的特训就得到克服。但是,如果仅仅针对体力测定所需的少数项目的话还是能有办法的。即使无法成为学年第一,但应该是可以拿出一张对普通女孩子来说不算丢人的成绩单了才对。

接下来就只有祈祷会有其他像我这样的运动白痴了。在这一点上,能和自称运动白痴的南同学共同行动算是我的幸运————

————原本是这么想的。

「喂,你们看啊!」「南?好厉害啊!」「这灵活性算什么啊!」「是兔子啊兔子!」「反复横跳55次?」「呜哇,跳得比我还多!」

「可恶————!原本以为还能再多几次的呢~」

我沉默着迎接了面不变色心不跳地完成了测试回来的南同学。

————骗子!

这是哪门子的运动白痴啊!?你还真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啊!你还真好意思在这个名副其实的运动白痴面前把如此拔尖的运动神经称作是运动白痴啊!!

「南……南同学?你不是说,你不擅长运动么……?」

强忍着内心中的狂风骤雨开口询问后,南同学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我是说过心情沉重没错啦,但我没说过我不擅长运动喔?你看,像我这样的小不点要是比普通的男生还擅长运动的话,不是会被人寻开心嘛?」

原来是叙述性诡计。

不是会被人寻开心嘛?会你个头啦!不要把异世界的常识说得好像是理所应当的一样啊!

不会错的。这个名叫南晓月的女生,绝对是那种在长跑项目中提出「我们一起跑吧~」之后把人甩掉自己跑得无影无踪的类型!可恶……果然我就不该相信天生的沟通强人所说的话的……!

「接下来就轮到伊理户同学了哦。加油~」

这个小动物一般的笑容背后究竟隐藏着何种企图呢。该不会连我的运动白痴都已经被她看穿了吧?呜呜呜,好可怕……现充好可怕……。

内心中仿佛真正的小动物一般颤栗着,我来到了反复横跳测定的三条线中间。在那里,我看到了舞台前方正在进行的仰卧起坐测试区里,有我的义弟(以及最近和他走得挺近的男生)的身影。

「要开始啦伊理户!一————二~~~~~~————————」

「弃权。」

「才没有这种规则咧!!」

……那个男人,也未免太没干劲了点吧。

他的行为理所当然地遭到了围观学生的冷嘲热讽,监督测试的体育老师也正瞪着他。但那个男人却故作不知地仰面躺在地上,而那个负责按住他的脚的男生(好像是叫川波同学来着?)看到这副光景,抓着他的手硬将他拽起身来。这已经不是仰卧起坐而是仰卧被起坐了吧。这么一来只是在测试川波同学的体力吧。

……我决不会变成那副德行的。

我在心中发下毒誓。正是为了这个,我才这几个星期的时间里,每天勤勤恳恳地进行着并不习惯的肌肉锻炼,也通读了各种运动科学的书籍。因为昨天也是复习这些复习到了深夜,搞得现在还因为疲劳和睡眠不足而有些昏昏沉沉的。

好!

看着义弟的丑态而重新鼓起干劲的我,成功在反复横跳、坐立体前屈和仰卧起坐中交出了还算过得去的答卷。嘛握力项目则实在是因为膂力的不足而相当糟糕就是了……。

「哦————。伊理户同学,好厉害————!」

「还……还好,吧……」

南同学对我的称赞,真诚到让我不禁对怀疑过她的自己惭愧不已。更痛苦的是,对她的称赞,现在的我只能回以一抹生硬的笑容。

……好,好累……。

或许是因为在睡眠不足的状态下一直紧绷着神经的缘故,我消耗了相当的体力。还剩下室外项目没测呢,没问题吗。

竭尽全力稍微再加把油,回家之后马上就去睡吧……。

迈着好像有些飘忽的步伐走出体育馆的时候,我感觉那个终究还是被强制重做了一组仰卧起坐测试的义弟似乎偷瞄了我一眼。

立定跳远,掷手球,50米跑。这些就是室外测试的内容。

虽说还有名为长跑的拷问项目,但那项测试并不是在今天进行。关于那一项测试,我光是听到那毫不留情的电子音就会有种想吐的感觉,现在是一心只想早早掉队了算了。

我在立定跳远中努力不让自己屁股着地,掷手球则是最大限度利用了离心力,成绩还算可以。至于南同学,则又是双双拿下了令男生汗颜的记录。在体力测试中引起欢呼究竟是怎样的心境呢。完全想象不到。

睡眠不足的状态下在阳光下四处走动的我,疲劳的程度终于迎来了巅峰。现在哪怕一分一秒也想早点跑上床去睡上一觉。我靠着通过冷水机补充的水分糊弄了一下那份睡意,来到了今天的主要项目50米跑的起跑线上排成了一列。

「那么,我去去就回咯。」

排在我前面的南同学,以和我构成鲜明对比的轻盈步伐站到了起跑线上。她以漂亮的蹲地式起跑瞬间甩开其他测试者,独身一人冲过了终点线。

「7、7.3秒————!!」

负责测定时间的女生喊出成绩的瞬间,四周一下子喧哗了起来。堂堂正正的最佳成绩。说真的她到底哪来的脸面说什么心情沉重啊?所谓女生还真是不能相信呢……。

我一边看着在终点的另一侧被像是田径部员的高年级学生们围着的南同学,一边走上了起跑线。

「呼……」

无论如何,只要搞定这一项就结束了。只要再加把劲就行了。我调整好呼吸,反复回想着自己在练习和学习中学到的内容。

「各就各位————。预备————」

我猛地踏了一脚地面。

体型,摆臂,踏地的方法。我注意着一切的一切,努力再现着留存在脑海中的理想姿态。

我能感受到自己正以一年前无法想象的速度前进着。我只要努力还是能做到的。我和那个根本连想都不想的男人完全不同,即使是临阵磨枪,只要努力还是办得到的。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和那个男人『一样』了。

现在的我,已经比那个男人更加优秀了。

一起测试的同学们的身影已经从视野中消失了。终点线越来越近。只剩10米了。我将身体前倾,更加使劲地蹬着地面。还差一点,就差一点,只差一点了……!

穿过终点线。

我缓下了超负荷运转的双脚。喘不上气。我完全说不上任何话语,一个劲地渴求着氧气大口喘息着的同时,看向了测定时间的女生。

「8.5秒————!」

高处传来的记录,是我人生中最快的了。不,但是,比起刷新纪录的喜悦,现在————

「……结束、了……」

瞬间,天旋地转。

……怎么、回事?

骗人的吧。

糟了。

头好晕。

地面是,哪边————

「————哎哟。」

在我重新回复知觉时————我的身体,被一支手臂撑了起来。

一支完全没有任何肌肉的,瘦弱的手臂。

却又是一支抱着我的肩膀,支撑着我的身体却纹丝不动的,强有力的臂弯。

「(……辛苦了。)」

就在耳边,传来了早已听惯了的声音。

「(但是啊,逞强就到此为止吧。)」

抬起还有些昏花的视线,投进眼中的,是在极近距离下,那张司空见惯的哭丧脸。但是,那张脸看起来还掺杂着的些许怒意,让我在看到一半之后,唯有将头埋在他的肩里,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仿佛在安慰小孩子一般地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感觉就像是被说了一句『你很努力了呢』,让我更加抬不起头来。

好温暖。……有汗水的味道。

「伊理户同学————!没事吧————!?」

听到了南同学的声音。瞬间,我的身体被与刚才截然不同的粗暴举动给推了出去。

「呜哇哇!?」

再次变得步履蹒跚的身体,这一次看来是被南同学给支住了。

随随便便地把我推了出去的那个男人,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以随随便便的语气撂下这么一句话后,转身离开了操场。

无论是我,还是南同学,以及其他目击到事件始末的学生们。

都只能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目送他远去。

「……伊理户同学他,不是已经先一步结束室外项目了吗……?」

待到水斗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南同学喃喃地说道。

男生们是比我们更早一步开始的体力测试,因此我们之所以能在体育馆碰面,毫无疑问是因为他们早已事先完成了室外项目。

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那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伊理户水斗即使再怎么阴差阳错也不会成为英雄。

他既不可能在山穷水尽的绝境之下生还,也不会去帮助一个素昧平生之人。

无论多少次,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如此重复的。

伊理户水斗,即使千差万错,也不会成为英雄的。

至少……对除我以外的人来说。

我被南同学带到了结束身体测试后闲置出来的保健室里躺了下来。虽说我表示过自己不过是有些头晕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但南同学坚持说「『有些头晕』完全不算没有大碍好吗!」,我完全无法反驳。

横躺在洁白的床上,积攒起来的疲劳顿时烟消云散了。

……或许,我最近积攒的疲劳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也说不定。妈妈再婚,入住新家,新增了家庭成员,还升入了高中……是因为环境发生了大变样吗……。

「对不起哦,伊理户同学……。我完全没有注意到你已经累到这种地步了呢……」

「不,没关系的……。是莫名其妙地死撑着面子的我不好……」

「死撑着面子?」

莫非是因为我见识过那个男人毫无掩饰的举止么。我意外轻松地,对南同学坦白了一切。

将我实际上是个运动白痴的事,将我不想让大家知道这一点,而逞强着备战体力测试的事。我把这一切的一切,都说给了南同学听。

虽说我并不认为南同学是个知道了这种程度的事就放弃和我做朋友的女孩,但说不定多多少少会感到有些幻灭呢。……但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没办法。即使我比起一年前已经焕然一新,但即使有一两个不变的地方,也是理所应当的。

虽说像那个男人一样一成不变也实在有些那啥就是了。

「……哈哈。」

我本已做好了南同学感到失望的觉悟,但映入眼帘的,却是南同学看起来有些高兴的微笑。

「怎么说呢~,我啊,感觉泛起了些亲切感呢。」

「诶?为什么……?」

「说实话,伊理户同学你其实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呢————。人又漂亮,头脑又聪明,你看,就是所谓的高岭之花吧?不过……这样啊。原来其实是个运动白痴还很爱逞强呀~」

「……那个。刚才,我可是稍微感到有那么一点火大了,我可以发火么?」

「好呀。我也想见识见识生气的伊理户同学呢!」

「那、失礼了————喂、喂」

我躺在床上伸出手指,顶了顶南同学的额头。

……实在是太不习惯生气了。

「噗噗……啊哈哈哈哈!还『喂、喂』呢!好————可————爱————啊————!」

「别、别笑啊……。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一把潜入被窝里将脸藏起自己的脸。我可真是,所有事情的经验都太过不足了……。

「呐,伊理户同学!」

透过薄薄的被子隐约可见南同学的身影,似乎探出头来看向了我。

「我可以,叫你『结女酱』吗?」

直……直呼其名!

被、被朋友以名称呼什么的还是第一次……。倒不如说,被家人以外的人直呼其名这件事本身都是生平首遭也说不定。呜哇啊,怎么说呢,好像有点,心里痒痒的!

「诶?结女酱?结女酱————?可以吗?不可以吗?到底行不行呀?」

我在被窝里折腾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将眼睛微微探出外面,面对着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的南同学,竭尽所能地挤出了声音。

「可……可以。没问题。不如说是……那、那个,请务必。」

紧接着,我想到了,既然已经被对面以名来称呼了,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直呼南同学的名字呢?

……好。好好好。要叫了要叫了。这也是成长的一步……!

「晓……晓……晓……」

————呜哇啊啊啊啊!有、有点羞耻!朋友之间以名相称……这简直就像是闺蜜一样嘛!真是诚惶诚恐……。明明我们相识才不过一周左右的时间……!

正当我像个回想起了以前发生过的凄惨事件的PTSD症状的重要参考人一样地晓晓晓着的时候,晓————南同学不知怎地露出了笑容。

「好啦好啦,慢慢来就行啦————。慢慢去习惯吧~。」

像个母亲一样地摸起了我的头。

我这是被小看了吧!?

「……从今往后也请您多多指教了,南同学。」

「哎呀,还是不肯叫我『晓月』吗。……而且还是敬语!」

我们面对着面对视数秒,双双笑了出来。

啊啊————我……交到朋友了啊。



躺了一阵子之后,身子已经好转了不少。想着这样一来至少已经可以换个衣服回家了,我和南同学一起走出了保健室。

我们两人都还穿着体操服,正当我们为了先回更衣室而来到楼梯口时,身穿夹克的某个男人从上面下来了。

「啊。」

「……………………」

那个男人————伊理户水斗,脖子上挂着一根歪得不成样子的领带也丝毫没有矫正一下的意思,就那么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刚才,我是被这个男人,帮了一把……吧。

这个男人,应该没什么必须来到操场的理由才对。所以,大概他是察觉到了我的身体状况糟糕,才故意从体育馆里追出来的————

……姑且,我还是得好好道声谢才行吧。出于礼仪,出于人性。是的,对一个拥有者基本常识的人来说,这是理所应当的。……好。

我下定决心开了口。

「……那个。刚才的事————」

「眼睛。」

仿佛为了占得先机一般,水斗突然指着我的眼睛说道。

「黑眼圈出来了。」

「……诶?不是吧!?」

看到我慌忙取出手机打开自拍功能,

「骗你的。」

水斗露出一副恶作剧的笑容,转身走向了鞋柜的方向。

…………哈啊啊啊!?

这算什么啊!?这算什么啊那个家伙!?本来还以为他少见地温柔了一把呢,刚刚那个毫无意义的谎言算个什么事啊!?

咕呜呜呜……。对了,我竟然忘了。那个家伙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啊。他就是这么一个最喜欢看着我困扰的样子的,性格糟糕透顶的男人啊。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觉得他来到操场不过是为了看看我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样子罢了。不,一定是这样的!啊啊真是的,糟透了!和他分手真是太好了!

正当我愤愤然地看着义弟的背影,身旁的南同学喃喃地说道。

「……伊理户同学,对结女酱真的很温柔呢。」

「诶?哪里温柔了!?」

「到底是哪里呢~。」

南同学略微棒读地说完这句话跨步走在走廊上,发出巨大的脚步声。

我看着她摇晃着单马尾远去的身影,不禁困惑不已。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