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一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第一章

前情侣的日常快照 黄金周期间的生活

碰上了一部杰作。

我合上刚刚读完的那本书,盯着它的封皮一段时间后,将其抱在怀里。

不禁叹了一口气。

我躺在床上看向天花板,书中的情节在我的眼前重合、消逝。那些情节一个接着一个的,仿佛宝藏一般在我的心中存放起来。那是至高无上的幸福。

那是黄金周第二天的早晨。

因为我在校园中的立场比起直到去年为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朋友的交际让我读书的时间显著地遭到了削减。因此,我想要趁着这次黄金周的机会,将存书消灭得一干二净。

这是我开始行动后,接触到的第二本书。

我遇到了,这美妙至极的故事。

————好想和谁谈一谈。

好想向谁传达我的这份心境。

并且,但愿可以和谁共有这份感情。

但是,在高中时期交到的朋友里没有几个爱读书的人。虽说也有在网上寻找感想的手段,但我并不怎么喜欢。因为我曾有过在网上调查我喜欢的书的感想后被搞坏了心情的经历。

读后感只有面对面的交流才是最棒的。

之前在这种时候究竟是怎么做的来着……

隐隐约约之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的是一个男人的脸。啊啊,对啊。那时候从未对缺乏谈论书籍的对象而感到困扰过。那是多么的奢侈————想到这里的我,猛然间意识到了。

那个人,现在正和我住在同一个屋檐之下呢。

「……没……没办法了……」

并没有其他选项了。我以单纯的消除法,决定就这么办。嗯,消除法。

我走出房间。

虽说看了隔壁房间一眼,但随即察觉到客厅有人在,于是我走下了楼梯。

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我在寻找的男人。

伊理户水斗。那是我义理的弟弟……同时也是我的前男友。

他正以仿佛要埋进沙发靠背的姿势,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看上去闲到了极点。

「……你在,干什么呢?」

我不自觉地将拿来的文库本藏到身后问道。水斗微微瞥了这边一眼。

「手头上的书全让我读完了。本来想出去买几本新的,但是风实在太大而只能作罢。」

哪怕是现在这个瞬间,客厅的窗户也还在嘎嗒嘎嗒地悲鸣着。虽说没到台风的程度,但也确实算是呼啸而过的强风了。这种程度的风就不想出门了……。这个男人当自己是电车么?嘛虽说我也是因为不喜欢被大风吹乱头发而在家里窝着就是了。

……咦?这莫非,是个好机会?

这个男人因为没有可读的书而闲得发慌的时候,怕是一个月能不能碰上一次都难说呢。要是错过这个机会,这个男人怕是对我推荐的书根本连碰都不会碰吧……。

只……只有现在了……!

「哼、哼~……?这样啊……」

我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坐到了离水斗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水斗看向了这里。感觉好像有些惊讶地皱起了眉头。我用没有拿着书的另一只手摆弄着刘海,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冷静下来……要若无其事地……。

「如果那么闲的话……我倒是可以,借你一本喔?」

完美!太自然了!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奥斯卡最佳女演员!

水斗愈发皱紧了眉头。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啊?」

「没、没有啊~……?」

我躲避着他的视线让他看不到我的脸。不要在意细节!

虽说水斗脸上的疑云依然未散,

「嘛,总比没书读来得强……」

「对、对啊。毕竟是难得的休息日呢!」

「那就随便来一本————」

「这本!」

说着,我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的文库本递给了水斗。

「这本书,很有意思!」

「哦、哦……?」

水斗条件反射地把书接到了手上。虽说感觉有些太过强硬,但毕竟成功让他接受了这本书就算万事OK啦!

水斗重新将身体深埋进沙发里,一边摆弄着刘海一边端详着书皮。然后又将书翻了个面,看了看写在书皮背面的故事梗概。

「一眼看去,好像是一本随处可见的推理小说……」

「那个是……!」

我不禁借着一股子气势几乎就要谈起有关这本书的内容,反应过来后忙不迭地住了口。

好、好想告诉他……!好想告诉他这本书的什么地方很厉害!但是,我更希望他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品读这本书……!那样绝对会更加有趣的!但是如果不事先传达这本书的有趣之处的话或许他根本就不会读下去也说不定……!

「……总之,你先读读看!」

在进退维谷的情境下反复拷问着身心,我能做的唯有低下头发出如此的呐喊而已。呜呜呜呜,人类还没有开发出来么!?在类似情景之下的对策手段!

水斗一脸惊讶地看着我的样子,

「虽然有点不明白……好吧,我知道了。」

他打开文库本,看向了书中的内容。好……!

他用对男生来说算是相当纤细的手指不断地翻着页。他直接跳过了推理小说必备的登场人物一览,进入了序幕。

我从旁观察着开始读书的义弟的脸。

他的视线也瞥向了我这边。

「……你这样搞得我有点读不下去啊?」

「啊……对、对不起。我离远点!」

我连忙拉开了一段距离。我不能妨碍他读书……!

见我在距离一米以上的距离紧紧盯着他,水斗露出了一副似苦笑又非苦笑的表情。

「…………嘛,算啦。」

他重新看向书本,开始翻页。

我紧盯着他的那张侧颜。

能看出眼前的这个男人越来越潜心于书中的世界。仿佛被他的状态所影响一般,我也屏起了呼吸。我回想起我读这本书时的情景,想象着他所描绘的书中世界。

很快,书页的三分之一已经被翻了过去。

「……唔……」

水斗略微地倒吸了一口气。

那是全书的第一次反转。

他露出了一副进一步被情节所吸引的表情。

我不禁微微地笑了起来。

瞬间,水斗又偷偷地瞥了我一眼。

我慌慌张张地用手遮住嘴,无言地摇起头来。

水斗重新看向书本,改成了将手肘放在膝盖上的前倾姿势。

窗外已经染上了夕阳的红色。

哗啦,哗啦,哗啦。

剩下的页码被以双倍以上的速度翻过。

在此期间,水斗的姿势没有过丝毫的变动。

仿佛把现实世界中的自己完全置身事外一般。

不知不觉间,书脊右侧的页码已经变得比左侧更厚。

整本书已经读了超过一半,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

就在此时,自从水斗翻开书以来,客厅首次发出了翻页声以外的声音。

「……啊」

轻轻地,水斗叫了一声。

他的双眼略微一瞪,瞳孔中散发出了然的光芒。

在他的视野之外,我反复地点着头。差不多就在这一带,读者就能了解到作者的意图了。

没有丝毫停歇,水斗进一步翻起了书页。

就在来到了剩余四分之一左右的时候。

差不多来到了进入解决篇,一切真相被揭发的时候了。

水斗翻页的手猛地停了下来。

「…………?」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他竟然开始将书页往回翻去。

……他在干什么呢?

他重新确认过之前的几个场景后,用纤细的手指代替书签夹在书里合上了书本。接着,他直起前倾的身躯,又缓缓地靠到了身后的沙发垫上。

然后,他闭上原本看着天花板的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地不知说起了什么。

在……在观看解决篇之前开始推理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还真有如此读推理小说的人。就算是还在交往的那段时间里,我也从未自始至终全程在一旁观察他读书的样子……。本以为我看书的速度比他更快一些,但难道说,这不过是因为他在每次看书的过程中都夹杂着这样的流程么。

「那个变成这样……所以说————啊!」

大概过了有十分钟左右吧。

水斗突然张开双眼,又回到之前的页码确认了些什么,不断地点着头。看来是心中有了答案。好快。

然后,他终于挺进了最终的解决篇。

我忍住扬起嘴角的冲动。

还差一点。只要稍微再前进那么一点点————

「————诶?」

针眼一般的瞳孔。

摆在我的眼前的,就是这样一句话的实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水斗发出了不知是认可还是悲鸣般的喊声,双手抱着头。

全书最大的误导被漂亮地完成了。

明明连自己做出的粗略推理都遭到了背叛,但好好归纳思路后回看过去的情节却会发现,那锐利的文笔让人感到那么的爽快。他露出了一副『被算计了』的表情,甚至让我感到有些羡慕。

随着水斗继续开始阅读,他又忽然沉默了起来。

读最后几页之时,甚至仿佛像是完全屏起了呼吸一般。

似乎有些恋恋不舍地,慢慢地翻着页……。

最终来到尾页,终于,啪嗒一声合上了书本。

水斗仿佛脱力一般地倒在沙发靠背里,一脸茫然地看向天花板,轻轻张开了口。

「……怎么样?」

虽说这架势似乎连询问的必要都没有了,但我姑且还是轻声地问了一句。

水斗就这么将身子埋在靠背中,看着书的封皮。

「是一部杰作啊……。」

他意犹未尽地下了断言。

「这算什么啊?这样的标题,在网上也没见过啊……。这样的作品居然没有引起热度,这世界绝对有问题吧!?」

「对吧对吧!?」

「无论是故事、角色、诡计还是逻辑,从头到尾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而文字方面也没有让人疲倦的地方,能读得很顺。明明如此,但到了后半部分,信息量的密度突然间变得令人窒息……」

「对!对对!」

我几乎要在沙发上蹦起来一般地靠近水斗。

「从前半部分开始到后半部分,这本书给读者的印象完成的转变称得上是无缝衔接!读完之后,发现前半部分在文笔上有些轻松的地方,甚至就连那超平凡的前情提要,看起来都变得别有风味……!」

「对啊,那个前情提要!这种随处可见的前情提要里为什么会蹦出这种话题啊!?」

「对吧!我一开始也完全没在这方面上有所期待过呢!」

「最初不是有个伏笔嘛。就在序幕的那个地方……」

「啊,嗯嗯!」

见到水斗打开书本开始了讨论,我忙不迭地将身子凑近,一起看向了那本书。

「嗯……是这个吧?有关犯人心理描写的那部分……」

「对。虽说也有这方面的意图,但是你看,接下来是这边。」

「……诶?啊,这是这个意思吗!?」

窗外夜色已深,但我们却毫无察觉。

然后妈妈他们回到家中,夹杂着晚饭和入浴,我们两个人再一次对这一本书展开了品读。

最终,两人两度重读了同一本书,午夜两点过后方才入睡。

第二天,比平时晚些醒来的我,通过LINE和晓月同学定好了出门游玩的行程。

随口附和着朋友发来的信息,我的脑海里回想起的是昨天发生的事。

昨天的讨论让我感到了久违的开心。完全不顾及时间以及其他事情,只是随心所欲地讨论喜欢的书————那段忘我的时光化为记忆定格下来,留存在心中仿佛炭火一般噼里啪啦地四散着火花。那份温暖的余韵,依然萦绕全身。

……曾几何时,这份幸福是我的日常,是我的一切。

直到————我做出了那个选择。

<那么,12点在车站回合吧~!>

我回复完晓月同学发来的信息后,站在试衣镜前完成了打扮。嗯,还不坏。虽然我也觉得一如既往的长裙有些太过缺乏新意,但太短的裙子也会让我感到羞耻,而即使如此,换上短裤又有种装腔作势的感觉。虽然晓月同学总是对我说短裤相当适合我。

拿起包包,我走下了一楼。

紧接着,仿佛是追着我下的楼一般,发型被睡得乱七八糟的水斗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那个身穿着深灰色汗衫的义弟,睁着惺忪的睡颜看向我这边。

「……这是要出门么。」

「是啊。毕竟和你不同,我可是有很多朋友呢。」

「哼~……」

对他含糊不清的应和声感受到了违和感的我,看到水斗的手上正拿着一本书。

……真是个既不好懂又好懂的家伙呢。

我装作没有看到那本书的样子,

「你也偶尔跟朋友出去玩玩不好吗?比如川波同学什么的。」

「对我来说没有那个必要。」

以十分无聊的语气丢下这么一句答复后,水斗打开了客厅的房门。

「……这样啊。」

我一边走向玄关,

「————等我回到家,」

「啊?」

「你也,借我点什么吧。不然太不公平了吧。」

比如说,现在你手头上拿着的那本。

沉默持续了一会儿的功夫。因为并没有回头,我不知道水斗的反应。

最终,轻声的答复从背后传来。

「……我会考虑的。」

我略微地……真的是略微地,笑了一笑。

然后,一边朝着玄关走去,一边开了口。

说出的,是恋人时期未曾出口的话语。

「那,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