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图书馆窗边的杂谈 若隐若现的布料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第二卷 图书馆窗边的杂谈 若隐若现的布料

书籍版第2卷发售纪念SS(图书馆窗边的杂谈 若隐若现的布料)

「胸部总会透出来呢。」

放学过后,图书馆的角落。

东头伊佐奈抱膝坐在窗边空调之上,东头伊佐奈如此说道。

「……虽说怎么想都没有比这个更唐突的话题了,但我姑且还是问你一句吧,东头。你究竟是在说什么?」

「所以说啊,就是我的胸罩总会透出来的话题啦。你看,现在不是梅雨季节嘛。」

「是梅雨季节呢。」

「这不是会下雨嘛。」

「会下雨呢。」

「所以会透出来呢。」

「你伞搁哪儿去了?」

「嘁,嘁,嘁。请不要小看我的胸部喔水斗同学————会凸出来的啦,从雨伞的保护范围内!」

「啊这样啊。」

「反应好薄弱!」

「你自夸胸部的话题我早就听烦啦。是是是,好辛苦好辛苦。」

「你究竟烦了我这对巨乳的哪一点了啦。别连摸都没摸过就厌烦啊。」

「毕竟总说闻一知十呢。关于你胸部的话题我少说也听过三十次了,那么按照这种算法,就相当于我已经摸过了你胸部三十次喔。」

「我怎么在不知不觉间成了碧池了!?」

「在男生面前谈论胸部的女人怎么可能不是个碧池啊。」

「讨厌啦~。我怎么可能跟水斗同学以外的男生谈论胸部的话题嘛。你以为我是有多缺乏常识啊。」

「至少有到面对异性突然间开始谈论起胸罩透视的相关话题的程度。」

「对对,我讲的就是胸罩透出来的话题。」

「不是!我们谈论的是你有多缺乏常识的话题!」

「说实在的,我很困扰呢————说具体点,我从去年开始就一直感到很困扰呢。因为胸部开始发育是我初二时期的事情。」

「不要画蛇添足地加上一些我根本没问过的情报。还困扰呢,你不是为了这个才穿着校园线衣的么?」

「话是这么说啦,但说实话闷热得很好想脱掉呢。」

「那脱了不就行了?」

「可以么?」

「至少这里不会下雨。」

「你可不要后悔喔。」

随口说着令人不安的话,东头开始脱起了身上的线衣。

胸口一次,脸上一次,共计勾住了两次过后,总算是脱下了自己的线衣。

「呼~……」

东头用手梳理着被弄乱的头发,将身体转向了这边。

「怎么样?」

「即使你问我……」

人类存在着察觉危机的能力。

而人类的知觉,大多都依靠着视觉。

所以,我的视线自然而然地投向了被我认定是最为危险的地方。

那是东头衬衫上的,纽扣与纽扣的间隙。

由于被极力挺出的胸部左右撑开,本该闭合着的纽扣之间,打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在这缝隙之间,若隐若现着。

那泛着青色的,本不该被看到的布料————

「唔呵呵。」

东头用袖口掩住了嘴。

「我怎么感受到了视线呀?看来虽然听是听厌了,但并没有看厌的样子呐————呵呵呵,怎么样?光是布料少了一件,也是全然不同的视觉体验吧?是不是对一个对女孩子缺乏免疫力的御宅族来说有些刺激过头了呢~?」

听到摆起架子开始得意忘形的东头所说的话,我感受到了一股违和感。

难道说……她没注意到么?

「……我说,东头。」

「什么事呀?你还想再多看几眼么?水斗同学你可真是色呢~!」

「不是,东头。……看到了。」

「诶?」

东头低头看向我的手指指着的方向后————战战兢兢地,将自己的手指伸入了衬衫里被撑开的间隙。

看来,她总算是察觉到了。

东头将脱下的线衣抱到胸前,挡住了自己露出的空隙。

「……这……这就是,类似于胸罩透视的,胸罩窥视……开玩笑的。」

东头发出了「诶嘿嘿」的尴尬笑声。

嘛,毕竟她也只能这么做了,而对我来说,也唯有将眼神错开这一种选择。

「……总之,看来线衣还是穿上会比较好呢。」

「就这么办吧……。即使入夏之后一身汗味也请多多担待喔……」

「实在是热得受不了的话,我也可以走在你前面帮你挡一挡。」

「哦哦————」

「怎么了?」

「不不。我只是觉得你好帅气呀。诶嘿嘿。」

「……能不能不要突然间摇身一变表现得那么像一个异性?」

「这反倒是我想说的话呢。」

东头重新穿上了线衣,

「那么,那个,如果有个万一,就拜托你了。」

「啊啊。」

「我一辈子都不会让水斗同学以外的人看见胸罩了。」

「也没有必要给我看哦。」

「你是想看胸罩里面的东西是吧我懂我懂。」

「……好烦。」

「对不起~~~~!!是我太得意忘形啦~~~~!!」

就这样,我们开始读起了书来。



-->"> 本章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