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五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本篇 第五章

前男友看护病人。“小菜一碟。”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简直年少无知到了极点,但我从初二到初三为止,确实曾经有过一种名叫女朋友的东西。

我时常在想,人类虽然有着名为忘却的美好能力,但我觉得它在使用上有很难忽视的缺陷。明明必要的知识很快就会忘掉,但越是想要忘却的记忆,就越是黏在脑海中无法抹去。

仔细想想,通常不应该是反过来的么。只能觉得有哪里出了问题。如果生物出现异常的状态被称之为疾病的话,那么人类从出生开始就患上了疾病————像这样,我模仿着古代哲学家的语气试着发表言论。是的,这次要讲的,是关于疾病的事。

疾病。

虽这么说,但也并不是说我曾经患有危及生命的疾病什么的。这种设定应该交给那种一眼看上去精神满满实际上在却有哪些方面给人一种很脆弱的印象的美少女身上,而且那时候出现的病魔,也只是单纯的感冒而已。然后被病魔侵蚀的那位也不是我而是那个女人————当时还姓绫井的我的义妹,结女。

那是还瞒着同班同学偷偷和绫井交往着的,初中二年11月的时候。秋冬交替时节的某一天清晨,在往常的汇合地点,绫井没有出现。

当时的我,那可真是个超级温柔的家伙,很是担心便用手机联络了那个女人,得到了感冒了在家休息的回应。“这样啊,保重身体。”回复了这样的邮件后,我久违的独自踏上了上学的路。

放学后————

因为名为学校的组织是上个时代的组织,所以还在浪费着名为讲义的大量纸张。明明用邮件代替了多好,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想的,但仅限今天,它给我行了个方便。

班主任说了。

————有愿意为请假的绫井送讲义的人吗?

当时的绫井结女是个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落单女,所以理所当然的在班里没有朋友之类的存在。通常情况下,这种事最后会被推给名为班长的杂务处理员来做,但这次的事,不能完全说它仅仅是件杂务。至少对我来说不是。

我在刹那间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借口。你问我是什么借口?自然是一个即使被立为给绫井送讲义的人选候补也不会感到奇怪的借口了。虽说可能是平时我们隐藏关系交往起到了反效果,但无论如何,我即使烂掉了也不愧是我,在刹那间,我成功地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理由。

————那个……我好像顺路……

虽说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个完全没有任何亮点的借口,但总之,我现在已经能合法进入绫井家的大门了。

探病事件触发了。

站在从班主任那里知道的地址所在的公寓前,望着从班主任那里知道的门牌号,我紧张了。要是家里人出来了该怎么办啊。要不要送完讲义马上就告辞啊。不不不,绫井家是单亲家庭来着,这种时候家里应该只有绫井她一个人才对————

会不会寂寞啊,我突然这么想着。

我感冒了的时候,也是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所以绫井现在的想法,我感同身受。

虽然很想突然按下门铃吓吓她的,但病人不需要惊喜。我先用电话联络了她。

————呜诶!?伊、伊理户君!你来了?就在我家门前!?

结果还是在电话里吓到她了啊……

嘛,有能惊讶的体力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本想顺便让她把玄关门的锁也给解除了,但是,

————等、等一下……!稍微等一下就行!

————……难道说,是在换衣服吗?

————因、因为……!

————毕竟发烧了所以不用勉强也可以的。我不会在意的啦。

想看你穿睡衣的样子。————要是把我的台词翻译一下,就是这个这个意思。

去死吧青春期。

我的说服可真是值了,绫井就这么穿着粉色的薄睡衣出来迎接了我。超可a————咳咳,超普通呢,嗯。是挺适合那个女人的普通睡衣。

当然我没有送完讲义直接走人。那次我第一次走进女友的家,让绫井躺到床上并非常勤快地照顾着她————说是勤快,但也不过是给她削了苹果,喂了运动饮料这种程度的事。请容我强调一下用毛巾拭擦身体这样的事件完全没有发生。

最后没有了什么要做的事,我就坐在绫井的床边看着她。

今天绫井的母亲会早一些回来的吧,差不多到时间了————当我开始这么想的时候,被子盖过了嘴的绫井,用烧到发红的脸盯着我。

————……伊理户君。

————怎么了。有什么想要的?

————嗯……那个……

绫井从被窝里微微伸出右手。

————要是能……握住我的手的话,我会很高兴,呢……。

嘛啊,当然我并没有因为这种程度的事而心动不已(并没有!),但我隐隐约约能理解她的感受————感冒的时候,奇妙的会变得很弱气。要是家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就更是如此了。所以呢,就会非常的,留恋他人的体温……。

————小菜一碟。

我稍微用力的握紧了绫井的右手。她的手热热的,小小的,仿佛就像婴儿的一样。

————呵呵……。

绫井看起来很高兴的笑了。终于,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耳边传来安稳的呼吸声。

想就这样,一直握着这只手。……啊啊,我不会找借口的。那时的我,确确实实是这么想的。

但是,实际上,要是我就这样在这里坐着,就会和绫井母亲不期而遇。一个大男人入侵了感冒卧床的女儿所在的家里,这种情况实在未免有些不妙。

我静静的听了三十多分钟呼吸声,恋恋不舍的放开了绫井的手,离开了绫井家。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在路上和还未曾相识的由仁阿姨擦肩而过了,真的是千钧一发啊。

※※※※※※※※※※※※※※※※※※※※※※※※※※※※※※※※※

“咦?话说今天伊理户同学怎么了?”

这样,理所当然一般地,川波小暮走到了我的课桌旁,环视教室一圈后向我搭话。

我早知道他会过来,也早知道他会问我这个,所以我把早就准备好了的回答告诉了他。

“那家伙感冒了,在家躺着呢。”

“诶?真的假的?”

“是真的。……嘛最近生活环境变化挺大的,累倒了吧”

姓氏变了家也搬了,到头来还陷入不得不和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状况,没累倒反而奇怪。虽然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

“诶————?!结女酱今天不来了么————?”

有些大嗓门的喊声,狠狠地砸向我的后脑。

条件反射下我差点就失去了意识。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小个子女生。单马尾在脑后一跳一跳的。明明和初二时的结女一样小,但却是个很活泼很显眼的女生————可能因为这样,也可能是因为她一直和结女那家伙共同行动,所以我意外的记住了她的名字。

南晓月。

我的同班同学之一,是以伊理户结女为中心组成的女子团体中的一员。进教室第一个跟那家伙打招呼的,一直都是她。

南同学在我的桌上探出了身体。

“感冒很严重吗,伊理户同学?多少度!?”

“听……听说是38度……”

“38度!不是很严重了吗————!!”

“南,冷静一点,伊理户被你吓到了哦。”

这时候南波像是对付猫一样抓住了南的后颈,把她从我身边拉开。帮大忙了。我很不擅长应对这种容易把距离感微妙地拉得很近的人。

“什么嘛,川波!别把我当猫一样对待!”

“好好好。”

“喵!!?”

波川突然把手松开,南就这样掉在了地板上。真的就像只猫一样。

不过这个应付方式可真不见外啊,我看向川波。

“你以前和南同学是认识的?”

“啊?不————……嘛,姑且算是认识的吧。初中时是和她一个补习班的。”

“对对,真没想到这家伙也能进这个学校!”

“这点倒是彼此彼此啦。”

原来如此。以这种重点高中为目标的国中生,大多会参加类似的补习班吧。虽然我和结女那家伙都是自学的。

虽说这俩完全不像是会认真参加补习班的类型就是了。

“比起这种事!”

南用着宛如装了弹簧一般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难道说结女酱,现在是一个人在家!?”

“啊啊……是呢。父亲和由仁阿姨————母亲都有工作,我也不能请假。”

就算能请假,要我一整天看护那个女人我也敬谢不敏。

“欸————!好可怜————!结女酱一个人会不会寂寞啊……”

……某段记忆,从我的脑海里复苏。

想起了拜托我握着她的手,和如今的伊理户结女;一点也不像的某个女生的脸。

“好!决定了!”

突然南双手拍在了我在桌子上。

“放学后我要去探望她。可以的吧?伊理户同学!”

“诶……”

“别这么明显地摆出一张嫌弃脸啊!”

“喔喔,听起来好有意思!那我也————”

“啊,川波你就算了”

……嘛,在父亲和由仁阿姨回来之前,只能由我来照顾那家伙啊……。南同学能代替我照顾她,我是求之不得的。

就这样,演变成了放学后我要招待南同学来我家的展开————当然,川波被排除在外。

“你家还挺大的呢————。原本是伊理户同学你住着的家来着?”

“……没有看起来那么新啦。爸爸小时候就已经住在这儿了。”

“哼————。那、我打扰了————!”

我拿出钥匙打开门,南同学擅自就走入了玄关。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这人,明明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家。

“2楼吗?”

“里面那间,因为你突然来了,就算是那家伙也会大吃一惊的。拜托你老实点哦?”

“诶——。我还想吓吓她呢……”

“病人不需要这种惊喜。”

“这么说也是。”

比想象的还听话呢。

我带南同学上了二楼,敲响结女房间的门。若有什么万不得已的事情必须拜访对方的话,在进房间前必须先敲门————这是针对我们的同居而制定的规则之一。不过这种万不得已好像比之前预料的要多不少。

她没回应。可能睡着了。

“我进来了。”

姑且先打了声招呼,我打开了房门。

搬家时的纸箱已经全部清空————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书,不过比起我的房间,至少还能看得到地板。

结女横躺在床上。

还想着会不会在我上学期间已经痊愈,看来没有。她轻轻呼出睡着的鼻息。平日只会满嘴讽刺我的可恨家伙,也就睡着时的鼻息这么可爱了。

“……结女,在睡吗?”

“好像是的。”

我们靠近床铺时,结女微微睁开了眼眸。

吵醒她了么。还是说她压根就没有睡熟呢。

“……嗯……”

她半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向我。

接着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伊理户、同学…………”

嗯啊喂!?

我好不容易压下嗓子眼的悲鸣————这女人!你现在的叫法很糟糕啊!

“嗯,哦。身体怎么样了?”

万幸她刚才发出的声音很小,于是我装着无事发生一样。假设背后的南同学听到了,应该也只会当作听错了之类的而无视掉吧,大概。

当我想着结女可能因为半睡半醒,才会发出“嗯嗯……”这种宛如撒娇一般的声音时————

忽然,她紧紧抓住了我的衣摆。

“你……去哪里了……我好寂寞……”

唔喂诶诶诶诶诶诶诶!!结女同学!!你的记忆都退化到一年前了吗!!

不,我还不能放弃。我紧张得直冒冷汗,但仍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指向身后的南同学。

“喂……你看。南同学也来看望你了哦。”

“早上好————,结女酱————。你没事了吗————?”

大概是没听到刚才结女那句撒娇般的言语吧,南同学的问候一如往日地精神————也许正因如此,结女看着南同学的脸,眼看着瞳孔中理智的光芒渐渐回复。

“…………啊…………”

她似乎回想起了刚刚自己的言行。

脸渐渐变红,但幸好,现在的她正在感冒————脸红只是因为发热,南同学应该会这么想的吧。

结女颇有怨气地瞪了我一眼。明明不是我的错吧。

接着,她装出在学校展现出的优等生微笑。

“晓月同学,你特意来看望我,非常感谢……。我的烧已经退了不少……”

“你不用勉强自己说话的哦。……对了,你有什么想让我帮你做的吗?你饿不饿?我买了好多材料过来哦!”

南同学在来我家前顺路去的超市的购物袋里翻翻找找。不过到玄关之前都是让我帮忙提着的。

“你为我做到这种地步……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别客气别客气!厨房借我一用!伊理户同学,来帮忙吧!”

还想着交给女生之后就能离开的我,被南同学抓住手腕。

“诶……诶?我吗?”

“你不是很擅长料理吗?我听结女酱说过了哦。”

……原来这女人还会跟朋友聊我的话题啊。

我瞥了一眼,发现结女已经翻身面朝墙壁了,可能还在在意刚刚的失态吧。

“……嘛,如果只是杂烩粥的话。”

“足够了足够了!走吧————!”

我被南同学硬拽出结女的房间。

莫名感到了背后的视线。所以说刚才那明明不是我的错吧……。

“伊理户同学啊————,你跟结女酱关系如何呢?”

在我切菜的时候突然问我这种问题,搞得差点就能把我的手指都加在粥里了。

“关……关系,指的是?”

“那当然、是姐弟关系啊。”

“嗯、嗯嗯……兄妹关系呢……”

当然是问这个吧。冷静啊我。

南同学一边打着蛋、说,

“直到去年为止,你们还是完全的陌生人吧?接着突然就变成了姐弟,还要住在一起,真的能做得到吗————。而且,你看,还是同龄的异性吧。”

我想,要真完全是陌生人就好了。

比起负值的关系,零值至少也不会让我们有这么大压力。

“……嘛,非要做的话还是能做到的。不过确实也会有很多需要顾虑的事。”

“例如?”

“例如……?”

“比如需要顾虑的事。”

“……是呢。”

我陷入思考。

“首当其冲的、就是泡澡吧……”

“诶——?果然还是,不小心撞见彼此换衣服之类的?”

“所以为了不让那种事发生,双方一直在努力啊”

“什么啊。还没撞见过啊。好无聊。”

发生那种事会死人的。我或者她的其中一方会死。

“我是这么想的啦。毕竟这种环境,不是很艰难吗?”

“比如?”

“比如要是交了女朋友怎么办?很难带回家吧?”

“哈?”

我看向身边的南同学。

“……我看上去像是会交女朋友的类型吗?”

“不是‘会交’女朋友,而是你‘交过’女朋友吧,伊理户同学。”

心脏猛地一跳。

南同学……莫非,知道?

“怎么说呢,我啊,莫名能察觉到哦。比如从观察对待女生的态度之中,就会想、啊————、这个人有过女朋友呢————什么的。”

南同学嘿嘿地笑起来。

莫、莫名……?这不是超能力吗。

“不过现在感觉是没有了,怎样?猜中了?”

“…………无可奉告。”

“哎哟,来这手啊。”

南同学把饭跟我切好的蔬菜倒入锅中,打好的鸡蛋画着圈浇进锅中。

“嘛我不会说出去的。但是,如果你又交到了女朋友要怎么办?”

粥悠悠地煮开。

“……交不到啦。我也没打算交。”

“交到了的话,会介绍给结女酱吗?”

针对这个假设————不知为何,我不禁脱口而出。

“不会的吧。又没必要获得她的许可,而且总觉得有些麻烦。”

“哼……。……也就是除非你结婚,不然结女酱不会知道你有女朋友咯。”

“嘛,大概就是这样吧……”

结婚的话,就另当别论了————虽说那种场景实在是难以想象。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呢。”

“……什么啊。我们现在的对话到底有什么深意啊?”

“讨厌啦————。闲聊怎么可能会有深意啊!”

说的也是。

被南同学牵着鼻子走的过程中,粥煮好了。

“来,结女酱。啊~”

“我、我自己会吃啦……”

“不————行。结女酱是病人。啊~”

“啊、啊~……”

结女一边似乎有些害羞地瞥向我这边,一边把送到口边的勺子含入口中。

“啊呼……”

“烫吗?要我吹一下吗?”

……我到底在看什么啊?错失了离开房间的时机,现在这场景还需要我存在吗?

女高中生就跟女高中生卿卿我我下去就好了,我就回房间去了不可以吗?

被晒了一脸百合后几分钟。

冷静想想,要是南同学不来探病的话,那个“啊~”,就可能要变成由我来做了……。

这么一想,不禁觉得南同学能来真是太棒了。要是由我来做,不管我还是她都会成为终生的耻辱……。

“嗯……。多谢款待。很好吃呢。”

“招待不周。全都吃完了啊!”

“谢谢你……所有的关照……”

“有一半都是伊理户同学做的哦。我不过就调了调味道!那接下来……”

南同学有条不紊地叠放好餐具,抬着装餐具的盆子站起身。

“我就先去洗洗这些了。伊理户同学,替我好好陪着结女酱哟————”

“啊啊。……诶、喂!?”

“那拜托你咯————!”

南同学急急忙忙就走出房间。根本没有阻止她的机会。

房间里,只留下我跟结女两人。

……这算怎么回事啊。

果然我刚刚就该闪人的。

事已至此,也不可能无视她逃走了。我不情愿地、坐上刚刚南同学坐过的床边的椅子。

床上支起上半身的结女,不知为何一直盯着我。

“……干啥”

“……没啥”

生硬的发问、受到了同样生硬的回应。

“你这家伙感觉真是糟……。我先说好,你刚刚醒过来时那事,完全就是你自己的责任。不如说我还帮你蒙混过去了。”

“我、我知道啊……!那时、稍稍有点、意识不清罢了……”

结女闹别扭似地裹起被子。

这么一来我也乐得轻松。病人就该老老实实睡觉。

“…………你们,关系变得真好啊。”

虽说该好好睡觉,但这女人还是背对着我开始小声嘀咕。

“哈啊?关系变好?跟谁?”

“……跟晓月同学啊。你们两个都一起做菜粥了……”

“………………”

我考虑了一瞬间。

“……以防万一我先问清楚,我可以理解成「你这种无聊至极的男人接近我的好朋友真是让人不愉快」吧?”

“………………”

结女也仔细考虑了一番。

“……是的。”

“……这样啊。那我的回答是、我们看起来关系好纯粹只是因为南同学的交际能力高罢了。你懂得吧。交际能力真正高的强者、不够跟谁相处都能让别人觉得他们关系很好。”

“你仿佛在说我就是个假货……”

“不是仿佛,你就是吧,高中出道。”

“我才不是什么高中出道……”

结女的声音,感觉没多少力气。

吃了东西应该打起了不少精神,但看来离完全恢复还很远。

“总之你睡吧。睡眠是最好的感冒药啊。”

“……又会……消失不见吗?”

“我不会离开的。今天我都呆在家里。”

“骗人……你上次、就直接回去了……”

渐渐地,结女婉如梦呓的声音,变得仿佛棉花糖般柔软。

有困意了吗?

“……你说上次、是指什么时候?”

“之前……明明说过,会握住我的手……结果等我醒来你已经不见了……”

……啊啊、这样啊。

前年、秋去冬来之时。

我去看望这家伙的,那个时候……。

“……家里、漆黑一片……我、明明非常寂寞……”

那时、我不知道由仁阿姨何时回家。而且,我也想着握着她的手握到她入睡就可以了。我没有过错。

……但是。

那时、在回去的路上我与由仁阿姨擦身而过————但她说家里一片漆黑,也就是说我走之后她立刻就醒过来了。手中的我的温度消失之后,立刻就醒了……。

……真是的。

这女人的感冒,还附带让记忆回到几年前的症状吗?真是个怪病啊。

“…………好吧。”

我、把手伸到结女眼前。

“这一次,我哪里都不会去的。我会一直握着你的手的。……快睡吧。”

“……嗯……”

结女,露出了方才刚清醒时的那种安心的微笑。

紧紧地、双手、握住了我伸出的手。

“……谢谢,伊理户同学……”

接着————就这么、把我的手抱在胸前。

“笨蛋……!”

“嗯呼……”

结女心满意足地笑了,而后轻轻呼出鼻息。

随着胸口每次剧烈地上下起伏,我的手背被沙沙沙地反复刺激。唔咕哇哇哇咿呀哇咿呀啊啊呀啊呀啊呀啊呀啊!!

这么一来,我要被冠以对病魔缠身中的妹妹进行性骚扰的污名了!可恶啊啊啊啊……!!即使被病毒侵蚀也不忘贬低我吗、这个女人!!

……但是,既然我说了要握住,也不能就这么放开手。

我注意着不让结女醒过来、小心翼翼地错开了手的位置。

总之是放在了没问题的地方、我长舒一口气。

万一那时被南同学见到了,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

……啊咧。

这么一说、南同学、好慢啊?

南同学在结女睡着后10分钟左右回来了。

“呀、抱歉抱歉。接了个电话。”

好像是她家里来了电话。她差不多得回去了,我在玄关目送她离开。

当然、南同学回房间的时候,我也不得不放开握住的手,再说手被握住也不可能这么出门目送她吧。哪怕前年的绫井,这种程度也会原谅我的吧。

“我说啊、伊理户同学。我回去之前,稍微有件事想问问你……”

“嗯?”

在玄关前突然回头,南同学与平日别无二致的语调问我。

“小结女跟伊理户同学之间————真的只是、单纯的姐弟吗?”

猛然将我刺穿的,是那名叫言语的长枪。

那刺穿我心脏的言语,给对话带来了短短一瞬的空白。

但是————也只有一瞬。

仅仅一瞬之后,我回过神来。

“————是兄妹啊。只不过,是义理的。”

南同学仰视我、“啊————!”的一声接受了。

“义理的姐弟呢!不是单纯的呢!懂了懂了!”

踏踏、地走出几步,南同学渐渐离我远去。

“就这样吧。打-->"> 本章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