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的拖油瓶是我的前女友_第七章

<( ̄ˇ ̄)/__体验充满BUG的阅读器

web版本篇 第七章

前情侣进行约会。“超————————————————”

说到第一次的约会是什么样的,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倒不如说,我和那个男人,可以说是几乎从未以约会作为确切的目的而出门过————大概,无论是我还是那个男人,被问及“你约会过吗?”的时候,都会瞬间作出这样的回答吧————

“要做些什么才算得上是一场约会呢?”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并不怎么清楚约会这一行为的定义。……这么一说,也许会被认为“呜哇来了落单者独有的烦人事”什么的,但是我们是真的不知道。毕竟我们两个人,一旦涉及到约会这一行为,总是只会去相同的地点。

图书馆和书屋。

……啊啊。已经浮现在眼前了。你们苦笑着说“作为约会地点还真是没有丝毫氛围呢”的脸。嘛,追究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假想听众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也就不计较了,但总之,我和那个男人都是活动范围极为狭窄的人。

水族馆,游乐园,漂亮的茶馆什么的————我们找不出任何去这种像是约会地点的地方的意义。究其原因,我们都认为,比起去那种花里胡哨的地方平白消耗自己的体力,在被书包围的地点聊有关书的问题,更能让我们感到开心。

甚至,我们连有关书的话题都不谈的情况也很多。

明明难得能在一起,却连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各自默默地看书直到结束的约会都有过————我们就是这种,并不一定需要对话的情侣。

……嘛,形成了这么稳定的关系,是在我们开始交往一个月之后的事了。一开始,我也曾由于人生中第一次交到了男朋友而干劲十足地想着必须做一些女朋友该做的事。然而我那个男友可是个如风一般随性的人,随着他一句“啊啊,你不必勉强自己哦”,我们的往来回到了交往前的节奏。

也就是说。……是的,也就是说。

就算我们曾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怎么习惯于那些像是男女朋友该做的行为。

我们和人世间普通的情侣们之间共有的经验,大概也不过是每天在睡前通过手机漫无目的地聊天这一点罢了。而除此以外,尤其是关于约会这一点,我们尤其显得经验不足。

就是这样一个前男友,对那样一个前女友。

偏偏就这么正面提出了“跟我约会去”的要求。

这是一个事件。

即使撇去我们现在是姐弟这一事实,这依然是一个大事件。

※※※※※※※※※※※※※※※※※※※※※※※※※※※※※※※※

……就这样,嘛,我毕竟也只是个普通人,多少有一点动摇,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嘴上说是约会,也不过是半开玩笑的表达方式罢了。关系良好的异性姐弟一起出门,被半开玩笑地称为约会起哄这种事也是常有的。大概。

是的,我们两个,不过是普普通通地出门而已。

既然对双亲演绎着关系良好的义理姐弟戏码,这样的伪装偶尔也是需要的,嗯。一定不过如此而已,嗯。

……话虽这么说,我倒是没料到会特意在外头碰面就是了。

毕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另找地方碰头。只要一起走出玄关门就行了才对。这样还能作为在双亲面前的伪装……。

我在车站前的钟楼下,一边用手机的自拍摄像头作为镜子摆弄着自己的刘海,一边焦急地想着。

完全看不懂那个男人的意图。

他说话时的语气是那么的认真,让我不禁马上点了头……但他究竟是想干什么呢?因为上次带女生回家的事件让我感到了不快,所以想要这样补偿我?那个男人会有如此令人钦佩的品质?

啊————,不懂啊!火大!

大概是想要找我搭讪的面相轻薄的男生二人组,突然举止可疑地逃开了。看来是我不愉快的气场已经四散在了空气之中。不过这样正好。就算我提升了沟通能力,也并不意味着我习惯了被搭讪。

同班同学有云,我这样的类型很难被搭讪。那个女生虽用“因为结女酱太漂亮了啊~”之类的糖衣包装过那句话,但其真实理由我自己也知道。我一看就知道是个很沉重的女人呢!搭讪什么的风险太高了呢!啊哈哈!

会对我产生喜爱之情并深陷其中的————是的,也就只有那个男人那样的好事者了。

“稍微迟到了点呢。”

我听到声音回头看去,“一点也不稍微你就是迟到了啊”————本想这么责备他一句的。

“嘿啊……?”

我发出了生平最丢人的声响。

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和我的义弟很像的人。

恰到好处地给头发做了造型,好好地修整了眉毛,穿着一套比起花哨更重视整洁的服装,仿佛担任着学生会长的职务一般的三好青年。

诶?

你谁啊?

“瞧你这一副你谁啊的表情……。可恶。这样的行头果然一点都不合适啊,川波那家伙……”

清爽的学生会长一般的三好青年,就像是无处容身一般地四处游走着视线,摆弄着自己的刘海。

啊。啊啊啊~~~。

看到这可疑的举止,我得到了确信。

“啊……我说,那个……”

不知为何连我也仿佛回到了初中时期,变得形迹可疑起来。

“……你是,伊理户水斗吧?我义理的弟弟。”

“是你义理的哥哥伊理户水斗。而且为什么是全名。”

我用手遮在嘴边,重新看向变身后的水斗的样子。

明明平时给人一种不注重仪容的印象的他,现在竟然成了让女子初中生陷入初恋的大学生家庭教师一般,同时具备了儒雅和知性的理想型————

“超————————”

————————帅啊啊啊啊啊~~~~~~~~~~~~~~~~~~~~!!!

这什么啊这什么啊这什么啊!?你是从我的妄想里跳出来的么!?我原本就觉得他的素材本身并不坏,但只要好好打点就能到这种程度么……!?诶诶诶骗人的吧~~~!!为什么不一直保持这样的风貌啊!?啊啊但是如果家里总有这样一个人的话各种意义上我也许会把持不————

“超?”

看到水斗有些惊讶地歪着头,我找回了自我。

冷、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啊我。

就算这看起来有多么光鲜亮丽到像是就那么把我理想中的类型直接在现实世界里再现出来的样子,但到头来他的内在还是那个男人————是的,就算外表理想但性格可未必是这样的!

太危险了。要是对面在不经意间绅士般地牵住我的手的话,就算是我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刹不住ch————

“时间有点紧,我们快点走吧。”

带着八分温柔和两分强硬,我的手被自然而然地握住,拉走。

我死了。

什么啊!?怎么回事!?这个男人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我全神贯注地盯着在身旁走着的前男友现义弟。

今天到底吹的是什么风啊……今天的水斗,无时无刻不在刺激我的喜好。

比如说,在不经意间走在靠近车道的一侧。

比如说,在不经意间帮我挡住行人。

比如说,在等信号灯时不经意间向我挑起话题!

没错!我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在不经意间将我当成女性看待————不是这个问题!

明明一直都不是这么对待我的!但为什么唯独今天!?

平时的他可是一个一星半点的绅士影子都没有的男人。由于基本上只考虑到自己,由他挑起话题的频率还不如牛郎织女的会面来得频繁。从和我交往的那段时间开始他就是这样了。现在就更别提了。

奇怪的地方还有很多很多。比如说,我被展示窗口里罗列出来的商品吸引了目光时,居然!他会好好地问我一句“要不要进去看看?”!以前明明说着“在出门之前就应该决定好该买的东西。不要进行多余的采购”否定了所有的绕路行为!

……虽说冷静下来想想,我当初为什么会和这样的家伙交往啊的疑问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但总之,今天的水斗异常地关照我又很有绅士风度很对我的胃口————咳咳,不是的,是对我很是谄媚,超谄媚的。

他做作的言行举止目前只是一味地让我提高警惕,完全没有给我任何心动的感觉,但另一方面,也起到了一些副作用。

“……刚才那两个人真不错啊?……”

“……呜哦————,好厉害……”

“……关系真好呢————。好羡慕……”

“……喂,别老看那边啊……”

总觉得,我们现在相当惹人注目。

而且并不是在糟糕的意义上惹人注目。

而是在好的方面上惹人注目着。

由于至今为止,我们二人并肩而行,从来只在糟糕的意义上引人注目过,因此这次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发现了这一点。被注目着。超受注目。路上行人中,10个人里有6个人左右回头看了我们。这概率听起来微妙,但在现实中已经是相当厉害的数值了————并且,这6个人全都是情侣。

也就是说,在情侣们的眼里,我们两人的配对已经具有了相当的高水准————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呢,通过一年左右的努力专职成正统派美少女的我(如此自称有什么不行的吗),和突然变形为知性三好青年的水斗走在一起的话,就毫无疑问地会成为比街上四散分布着的轻浮情侣们高出一个境界的,气度高得让人感到美如画的级别的情侣了呢。

只有同为情侣,才会在互相比较之中被看穿我们的级别啊。也就是说10个人里有6个人,在我们面前感受到了彻底的败北感。就在一年前还是见不得光的存在的我们面前!

好厉害,好舒心。

“……唔呵。唔呵呵呵呵呵呵呵……”

“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

哦,糟了。优越感写到脸上了。

必须错开话题。

“……话说,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书屋?还是图书馆?”

一说到我们俩一起出门要去的地方,无论是交往期间还是没交往的日子都只有这两个选项。虽说偶尔也会有旧书市场这种额外选项就是了。

“啊————这个呢……”

水斗将视线投向别处,轻轻挠着自己的面颊。

也许是胡思乱想着“只要打扮得足够正经,就算是这种优柔寡断的姿态也能变得如此美如画呢————”的缘故吧,水斗接下来放出的话,轻而易举地对我的心造成了致命伤。

“……按计划,是要去水族馆呢。可以吗?”

超像一对情侣呢。

我站在支付入馆费用的水斗身旁,如此想着。

水族馆什么的,那不是只有情侣或者家人才会去的地方嘛。他为什么会选择去这种地方啊?又不是在约会————

……不,啊咧?好像……确实是在约会来着?

“还挺昏暗的呢。别走散了哦。”

“我、我知道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嗯”

本以为他会回我几句讽刺之语的水斗,竟只是略微答应了一声而已。

啊咧————?

这、这什么情况啊……。既不讽刺又不顶嘴,只是温柔地顾虑我的感受的水斗什么的……这简直就像是男朋友一样不是嘛!

难道说,他今天是铁了心的要把这男友角色贯彻到底了?想以这样的方式提升我的好感度?

虽说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我可不能让你称心如意。和你正式分手以来的半年期间,我对你的好感度早已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即使事到如今想要破镜重圆,宛若达到绝对零度的分子一般的好感度也不会有丝毫动摇的。想要动摇我的少女心的话就尽管试试啊!虽说横竖都是不可能的!!

“————小心。”

不经意间被轻轻抱住肩头拉近了距离。

“水族馆这种地方,人意外地多呢。没撞到吧?”

…………超。

————————————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诶————!?轻轻地!肩膀被轻轻地抱住啦————!在我的耳根子边轻声说话啦————!而且这气味居然还有那么一点点好闻啊————!!诶————!?万事啊————!都得有个心理准备啊————!?

“————噗嚯!轻松爆了啊”



总觉得从稍微远些的地方传来了有些耳熟的声音,但回头望去却只有亲子和情侣的人山人海吵吵嚷嚷的。

嘛算啦。

“……你想抱着我的肩膀到什么时候?”

“啊,啊啊。抱歉。”

水斗将手从我的肩头放开,拉开了半步左右的距离。

你明明没必要离得这么远————不是这个!

……嘛?确实,今天的他和平时比起来有点不一样呢。我还是承认吧。不知不觉间水平有所提升嘛。大概是跟谁一起练习过吧?比如说,你看,比如在图书馆里和他一起的那个戴眼镜的女孩子之类的?……别把利用其他女人培养起来的手段用在我身上啊混蛋。

啊啊不对不对要疯啦!光是外表和态度有所不同就能不同到这种程度的么。看来所谓人类的印象有九成来自外表这句话算是正中了真理的一端呢。居然有本事诱惑到我可真有你的。

刚才那个不过是突然之间有了身体接触的趁人不备之举罢了。只是对和水斗交往的那段日子里都没怎么黏在一起过的我来说,触觉是我的一大弱点罢了。水斗不过是卑劣地戳了我这一软肋罢了。可别以为刚才那个就是你的真实实力啊。

比如说呢,是的,如果没有到光是无言地站在那里就能让我小鹿乱撞的程度,可称不上是赚到了我的好感度喔。尤其你可是几乎没有什么交谈能力的呢?看来你是有好好地打点过外观的样子,但光凭一朝一夕的临阵磨枪,你就能达到么?能达到光是站着不动就能笼络我的境界么?

“……………………”

“……………………”

“……………………”

“……………………”

我望向看着悠然地游来游去的鱼群发呆的水斗被水槽反射回来的蓝光照得仿佛万华镜一般的、不知是在忧伤还是在微笑的侧颜,

“……哈啊……”

!?

我……刚才,叹气了!?

难道说,我是看呆了么……?看这个男人的侧脸看呆了?怎么可能!

一定是因为长时间的步行让我感到了疲劳。没错,所以我才有点喘不过气来而已!什么嘛真是吓了我一跳呢。我还一度以为是我不顾好似在水槽里舞蹈一般地游泳的鳐鱼光顾着看向身旁的水斗的侧脸时不知为何胸口感到有什么东西堵着就不知不觉地叹出了气来呢。啊————真是累了呢————。

“嗯?”

呆呆地抬头看着水槽的水斗望向了我这边。

“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你为什么会知道啊!?

“喏,你是要红茶是吧。”

“谢……谢谢……”

水斗向在水族馆通道旁的长椅上坐下的我递来了一个红色的易拉罐。

我明明没有点过这个……。是不是因为,他还记得我喜欢喝的饮料就是这个呢。

水斗在我旁边坐下,打开了灌装咖啡的拉环。顺带一提我是红茶派,而那个男人是咖啡派。

……这么说来,以前,曾经有过这样的事呢。

初中时代的我,可是一个连灌装饮料的拉环都拉不开的柔弱土包子。如果只是柔弱也就算了,最糟糕的是我甚至连请求别人帮忙的方法都不知道。我只会为了自己不可能办到的事情白白浪费时间,到头来还要给周围的人添麻烦……。而那时候的我也是,就连对和我在一起的伊理户同学说一句“拉环太紧了帮我开一下”都办不到,一个人在那里和拉环斗智斗勇。

就在此时,伊理户同学从我的手中轻轻将饮料罐拿走,轻轻松松地打开了拉环。

然后说着。

————你唯独可以随便给我添麻烦,没关系的。

真是个能说得出帅气话的男人呢。真的是一个只会说帅气话的男人呢。事到如今虽觉得这种地方也有些可恨,但对当时的我来说,他甚至可以称作是我的救世主都不为过。

但是————我望向手中的易拉罐。

将指甲卡进拉环,轻轻注入力气,拉环就简简单单地被打开了。

“…………已经,不需要,再给人添麻烦了呢。”

“倒不如说,现在会给人添麻烦的,反倒是我才对呢。”

原本不过是一句自言自语罢了,但身旁的水斗却立即做出了回应。

应该是通过我俯视手上的易拉罐这一动作,投影了我的思绪吧。……他就是能做到这种事的男人。

水斗小口小口地喝着灌装咖啡,说。

“以前的你看起来是那么让人感觉放不下心,但现在反倒是可靠得过了头,可靠到了根本没有任何能让我帮忙的余地呢。可真是极端啊。”

“……不行么?”

“没有啊?”

水斗还在用嘴对着灌装咖啡。但是从他喝的量可以看出,里面已经没有了饮料。

他的表情,有那么一点点,能勉勉强强让我读得出的寂寞。

“…………我已经不会被骗了。就算你再露出这样的表情,我也不会被你攻陷的。”

“呜”

水斗露出了尴尬的表情。这次不是装的。

“已经暴露了啊……”

“当然暴露了啊。我全忘了你是个扑克脸的达人呢。”

“那样的话就给我无视掉啊。特意做出表情引起别人的注意这种事被当面拆穿可是超羞耻的啊。”

“所以我这不是一直无视到现在了嘛。”

“嘛话是这样说没错啦……”

太好了。

看来我完全中招的事还没有暴露。

“你想干什么啊。事到如今……还约会什么的。”

“撒。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就算摆出一副神秘感十足的样子也没人会觉得帅气的。”

“我只不过是行使了沉默权而已啊喂。你要是有意见你不来不就成了。”

“……那个……嘛。”

被对面的气势压倒不小心点了头这种事怎么说得出口啊。

“而且,这身打扮算什么啊?有一瞬间我还怀疑过到底是谁呢。”

“川波那家伙吵吵嚷嚷着说要打扮得好看点再去……。果然不适合我吧?”

“肯定超适合你的啦你是不是傻啊?”

“果然呢————嗯、诶、啊?”

“啊”

糟了,不小心说漏了心声。

“刚……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过————”

“啊、啊啊……这样啊……。评价不错可真是太好了。”

“我不是说了当我没说过那句话吗!?”

“疼!”

我狠狠敲了一下水斗的肩膀。

啊啊,进入状态了。果然,现在的我们就应该这样才对。用憎恶与讽刺的言语互相抵着对方的咽喉,持续着除了压力一无所有的舌战才是我们如今的德行。

已经过去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

“……还继续吗?约会。”

“你不喜欢的话就结束吧。”

“我无所谓……怎样都行。”

我将长长了的头发绕在手指上反复打圈摆弄着。

“但是,反正都来了,总觉得就这么撤退有点浪费呢……毕竟入馆费都已经付出去了。”

“那是我付的。”

“话说回来,这或许是你第一次为我掏腰包呢。”

“那下次就该轮到你了。”

“你为啥能面不变色心不跳地要求女生来请你客啊?”

“这是男女平等的精神。……啊,对了饮料费。120日元。”

“……突然间变得这么敷衍反倒让人有些无法释怀呢。”

直到刚才为止把我当公主一样对待的态度又算什么呢。

但是,即使如此也比欠他人情来得强。我今天第一次打开自己的钱包,将零钱递给了他。

“……嗯。”

水斗看着递到他手上的零钱,不知为何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点了点头。

“实际上呢,今天我是带着和你做一场脑子发蠢的情侣戏给人看的使命来到这里的。”

“哈啊?给人看……是要给谁看啊?”

“到底是谁呢。大概算是所谓的情敌吧?”

“……???”

水斗无视掉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我,将钱包收进口袋站起了身。

“不干啦不干啦!仔细想来,我不仅没演成关系良好的情侣戏,反倒是完成了完全相反的目标了不是嘛。那样的话还不如别演了,自然一点反而效率要高得多。”

“……什么意思?”

“你迟早会知道的。”

“这神秘的态度真是让人火大……”

“对,就是这样。”

就这么坐在长椅上,也没有对我伸出手,水斗一边俯视着我一边露出了笑容。

“水族馆这地方可不常来。就当是为了作为将来的参考资料,好好去转一圈吧。”

“虽说有点不知所云……也是呢,为了作为将来的参考资料。”

“为了作为将来的参考资料。”

我自己站起了身。

从那以后,我们既没有手牵着手又没有挽着胳膊,就这么在水族馆仔仔细细地玩了个遍。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啊————总觉得今天异常的累呢。”

“豆芽菜。”

“我的意思是当你的护花使者累死人了啊暴走女。”

“你说谁什么时候暴走了啊!?”

“你都坏事了好几次了你都没发现么?”

水斗走上玄关。

诶诶?我明明演得很完美才对啊……。

“啊————!烦死人啦,发胶这种东西!搞得头发粘成一团的好恶心啊!我去洗个头去。”

“诶!?你、你等等!”

我连忙阻止了想要进入盥洗室的水斗。

“怎么了?”

帅哥家庭教师打扮的义弟,一脸惊讶地回过头来。

诶……?这、这就结束了吗?这个模式就这么结束了吗?别啊,太浪费了!

从这个男人的性格上来看,他恐怕再也不会变成这身打扮了吧。这样的话,现在就是欣赏这个形态的最后机会……!

“洗……洗头之前,让我拍张照。”

“哈啊?为什么啊?”

“是、是对知识的探求心!看到了难得的东西怎么可能不记录下来啊?”

“你又是哪门子的学者啊……”

水斗有些无精打采地“哈啊……”的叹了一口气(好帅),

“随你便啦。来吧。”

“失……失礼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人类在帅哥面前就会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卑躬屈膝呢。

我将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补习班讲师(一对一辅导的那种)风格的义弟。水斗似乎是由于害羞而避开了视线,但这样反而更好!

咔嚓。

我确认着拍到的相片。

“……嗯————……嗯嗯嗯嗯嗯~~~??”

“已经可以了吧?”

“等等!再稍微等等!”

不对。

总觉得还有更帅气的拍照方式。姿势啦,角度啦,装饰啦什么的。

“……去客厅吧。”

“……为何?”

“我去准备道具!你听好了,绝对不能把头洗掉喔!”

我十万火急地冲向了二楼的自己房间。

首先是这个。包着漂亮封皮的文库本。然后————

“……我记得,应该有个笔记本电脑用的蓝光屏蔽眼镜……”

然后进入水斗的房间,拿到了目标的眼镜。这是读书或者用笔记本电脑时水斗会用的东西。虽说款式有点土气,但倒不如说这样反而更好。

我折回客厅时,水斗正百无聊赖地摆弄着电视频道。

“坐在这。对。然后,翘起二郎腿。对!戴上这副眼镜!对对!再把这本书放在大腿上打开!对对对对!!”

完成了。

我将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透过眼镜看向文库本的水斗的姿态,以略带俯视-->"> 本章未完